「等等等等,我錯了,上官姐姐,暴風雪真的算了,不要傷及無辜啊!」

沐羽連忙道,因為他現在正身處於這家小吃店的棚內,如果暴風雪一下,這裡的東西基本都會被毀的。

「老闆,你不說點什麼嗎?這可是你的家啊!」沐羽試圖叫老闆也來求情。

老闆一臉正色道:「不怕,上官家會賠償我的。」

「嘖,行吧,超音蝠,就決定是你了。」沐羽知道求情沒用,用左手拿出了精靈球,準備讓超音蝠迎戰美納斯。

可是就在這時,一道水藍色的光芒突然出現,一隻攔住了美納斯。

這隻精靈呈猴狀,頭頂如噴洒出來的水花穗子形狀,小麥色的小臉眼睛眯起,下半身也基本是小麥色,尾巴的末端是一個水藍色雲團狀的絨毛團。

水系的冷水猴。

「夢紉,你現在都已經是天王了,怎麼還跟個小孩子一樣?」

一道略顯不悅的男聲傳來,沐羽朝著那邊看去,這是一個中年男子,穿著一身標準的西服。

這是來了救兵嗎?沐羽感覺有救了。

「叔,你知道他剛剛說什麼嗎?他說奶奶就是個比他還小的孩子!」衛衣少女指著沐羽對男子道。

沐羽身體一僵,而那個男子臉色也是一沉,不善的眼神轉向了沐羽。

「這……這是有很深的原因的。」沐羽訥訥著,卻沒了下文。

最後還是老闆打了圓場,把沐羽的話歸類成了是誇上官殤長相年輕,雖然很勉強,但也讓沐羽逃過了一劫。

在送走了這兩人後,沐羽癱笑著坐在椅子上,一陣涼風吹了過來,讓他感到有點兒冷。

「這不比你在家裡,下次注意點。」老闆哭笑不得的道,「他們倆一個是天王,一個是咱們當地的館主,還好氣量大,不然你今晚可就沒了。」

沐羽有些后怕的道:「知道了,我再也不亂說話了。」

「拉魯拉絲你也是,剛剛就應該過來幫我啊,你看我的手。」沐羽伸出了他的右手,上面的冰已經融化了,但是現在也凍僵了。

「你自己作死,雨我無瓜。」拉魯拉絲攤攤手。

沐羽嘆了口氣,不過他也只是簡單抱怨而已,如果拉魯拉絲剛剛不避開,他會選擇直接和那個叫夢紉的天王現場對戰的。

夢紉,也是上官殤的孫女嗎?全名上官夢紉了。

「快點回去換身衣服吧,你這樣會感冒的。」老闆好心提醒道。

「嗯。」沐羽點點頭,之前訂的房間起到了作用,帶著精靈,他迅速的前往旅館。

……

訂的旅館房間是205號房,也就是2樓的5號房,現在在旅館的人並不是很多,走廊上只有沐羽拖著濕漉漉的身體走著。

「我找找,鑰匙在……在哪來著。」沐羽摸著口袋,卻不小心把鑰匙從口袋裡滑出,落在了地上。

落在了另外一個人的腳下。

那是206的房客,也正好在開房間。

他穿著的是一身潔白的燕尾服,上面有著許多金色的紋路,白色的貝雷帽斜壓頭,他的頭髮比較長,背後綁了一個垂馬尾,貝雷帽下露出了他的斜劉海。

「抱歉啊。」沐羽說了一句,彎下腰就要去撿鑰匙。

白衣少年一聲不吭,先一步的把鑰匙撿了起來,遞向了沐羽。

沐羽挺起腰,看了他一眼,貝雷帽下的他那張臉很是白皙,長長的睫毛下眸子漆黑如墨,渾身乾淨整潔,就連手上也是帶著雪白的皮手套。

「謝謝,小哥你長的很帥呢。」沐羽微笑著調侃一句,從他的手中接過了房門鑰匙。

這是實話,就單論顏值而言,沐羽見到過的那麼多女生可能都比不上面前這個少年。

沐羽的稱讚並沒有引起他的注意,把鑰匙給還沐羽后,他推開門徑直的走了進去。

「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男人,還好我不搞基。」沐羽聳了聳肩,用鑰匙打開門便進去了。 換衣服。

沐羽是這樣想的,旅館房間很大,而且自帶衛生間,裡面的洗漱用品是一次性的,毛巾之類的倒是更換了新的。

「拉魯拉絲和超音蝠玩會兒吧,我先洗個澡。」沐羽把精靈球打開,將超音蝠給放了出來。

「洗澡跟我彙報做什麼。」拉魯拉絲撇撇嘴,同時對著超音蝠的興趣也不大,只是安靜的坐在床上冥想了。

超音蝠更是無聊透頂,直接選擇了原地睡覺。

……

「沖個熱水澡真是舒服,得勁啊!」沐羽用毛巾擦乾淨了身體,下意識的摸向了洗漱台。

他洗澡的時候都習慣的把衣服放在那裡。

手一抓,空空如也。

好像……忘記了什麼東西?

「卧槽,我沒衣服穿啊!」沐羽的臉色僵住了,他並沒有帶背包出門,本來是準備到了地方另外買衣服的。

然後今天玩忘了?

「怎麼了,在裡面大呼小叫的。」冥想中的拉魯拉絲被吵醒,她皺著眉頭來到了浴室門口,一手掀開了門。

沐羽一愣,這裡的浴室並不是正常的門,而是用著一張帘子遮住的。拉魯拉絲一手拉下,室內風景直接曝光。

熱水帶起的蒸汽雖然很遮眼,但是拉魯拉絲畢竟是超能系精靈,這些東西是無法遮擋住她的視線的。

而沐羽卻也剛巧正面對著她,當下就走光,一切都落入了拉魯拉絲的眼中。

拉魯拉絲:……

沐羽:???

「速度真慢。」拉魯拉絲面表無情的說了一句,眼前的情景似乎被她免疫。

說完,手再一拉,將門帘給拉上,淡定的回到了床上繼續冥想。

一秒……

兩秒……

噗——拉魯拉絲雪白的小臉瞬間變得通紅,眼睛變得有點迷離,呼吸也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超音蝠沒有眼睛,房間里出現了什麼問題它也不清楚,只是微微抬頭表示了一下疑惑后,就開始打盹。

話分兩頭,沐羽一直都是處於懵逼狀態的,半晌才反應了回來,忙撿起剛才的臟衣服穿上。

拉魯拉絲是精靈,是的她是一隻精靈,應該沒什麼大不了的。

沒心沒肺的沐羽很快就穩住了心態,穿上了之前的濕衣服走出浴室,他尋思著要出門買套衣服了。

「算算時間,買套衣服穿上再參加接下來的活動,半小時時間是足夠的。」

確定了時間,沐羽若無其事的對著拉魯拉絲和超音蝠道:「走起走起,出門了。」

超音蝠醒來,乖乖的落在沐羽的肩頭,也許是玩心起來了,它沒有想進精靈球的衝動。

「不想走,讓我進精靈球吧。」拉魯拉絲破天荒的這樣說了一句。

「啊?你其實可以用超能力飛的。」沐羽說道。

「那算了,你們去吧,我在家裡休息。」拉魯拉絲別開頭,似乎是有點生氣,沐羽也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家不安全,只好把她收進球中。

嘎吱——開門。

「……」

沐羽剛一出門,就看到了旁邊的門也打開了,剛剛看到的那個少年站在門口,身前被一堆漂亮妹子給圍住了。

「小哥哥,能不能留個聯繫方式?」

「小哥哥,我想認識一下你,可以么?」

「小哥哥……」

顯然,長得帥也是有很多的麻煩,沐羽無奈的搖著頭,心想這也不關自己的事,趕快去買衣服吧,穿著一身又濕又髒的衣服的感覺真不是太好。

「讓開。」少年冷冰冰的說了一句。

可是那些妹子只當他是開玩笑,還要糾纏著。

盯——

眼角受到了一抹反光,沐羽發現這個男子的手腕處有著一個鋒芒在慢慢透出。

一個不好的念頭閃過,沐羽立刻退後站在了男子的身邊,強行的推開了那些妹子們。

「我說你們夠了吧?不嫌煩人嗎?」沐羽冷聲道。

突然被一個不認識的人推開,並且顏值又不如後面的白衣少年,那些妹子的火氣立刻就上來了:「你又是誰?憑什麼干涉我們?」

白衣少年眸子一沉,右手微微動作,沐羽心道不妙,忙一手摟住了白衣少年的肩膀,叫囂著道:「這是我兄弟,怎麼,我護著他有問題嗎?」

被沐羽給摟住肩膀,白衣少年明顯的愣了一下,眸子斜瞥沐羽,右手漸漸的給收了回去。

「切,不給聯繫方式就算了,還有一個這麼臭的兄弟,真是給自己丟人。」幾個妹子邊走邊罵著離開了。

沐羽摸了摸鼻子,我這不是剛剛洗澡嗎?難道這身衣服直接把身上的沐浴露香味給蓋過去了?

「好玩嗎?」

冷冰冰的聲音從白衣少年的口中穿出,不知何時他的手已經放在了沐羽的胸口上,袖口中的銳利刺穿了他的外衣。

感受到沐羽的情況,超音蝠從他的肩頭上飛下,降落在了他的脖子上,利齒貼著他的頸部,隨時都可以咬下去。

「看來好心當做驢肝肺了,你這樣真的讓人很難堪的。」沐羽眉頭微皺,白衣少年的銳利已經刺進了皮膚中,痛感迅速的傳達出來。

「哦?你不怕死嗎?」白衣少年輕笑道。

「豈止,我也很怕疼的呢。當然,如果是死了還有著漂亮男人陪葬,感覺並不是太虧呢。」沐羽微微一笑,超音蝠的利齒已經碰觸在對方的脖子上,少年白皙的脖頸上出現了兩個小小的紅點。

「哈哈哈,真是有趣的傢伙,要不我們各退一步吧。」白衣少年笑出了聲,他的笑聲如同銀鈴般悅耳,繞是沐羽也不由得愣了愣。

「如果可以的話,我覺得自然沒問題,我才剛剛成為訓練師,還有很多東西要做呢。」沐羽笑道,「超音蝠放開他!」

超音蝠還是很不放心,但是在沐羽的強烈語氣下,只好安分的退開。

白衣少年也沒有食言,他緩緩地抽回了右手。

沐羽往後退了一步,他的外衣被劃了一個大口子,好在對方並沒有下狠手,只不過是刺破了皮膚而已。

「有趣有趣,我叫白衣,很高興可以結交到你這個兄弟。」白衣少年對著沐羽伸出手,揚起嘴角說道。

「你應該不會再給我一下吧?」 帝國掌門人 沐羽試探性的說道。

見到對方一臉警惕的樣子,白衣再次笑出了聲:「如果你怕了的話,現在逃跑還來得及。」

「開什麼玩笑,我會放過給一個顏值老哥結交兄弟的機會嗎?」沐羽毫不猶豫的伸出手,和他握在了一起。「還有,你可要賠我一身衣服。」

成功省下了買衣服的錢 成功的坑了對方一筆,沐羽和白衣很快就來到了一處服裝店裡,除此之外,拉魯拉絲卻是也一起出來同行了。

用她的話來說,就是怪自己疏忽了,最開始在旁邊的話,這個叫做白衣的少年是不可能抓住機會威脅沐羽的。

所以一路上,她對著白衣可謂警惕萬分,哪怕是一個多餘的小動作都會引起她眸子緊盯。

白衣也早就發現了拉魯拉絲的意思,只不過並沒有興趣與之計較。

「那麼錢就靠你付了,我的——好兄弟~」沐羽笑著道,一雙眼睛眯成了月牙狀。

他只買了兩套衣服,現在身上已經換上了一件,沐羽好像酷愛黑色,買的是一套黑色的連帽衛衣,穿上去還挺帥氣。

「看來你比較喜歡便宜貨,也難怪。」白衣有些輕蔑的掃了一眼沐羽,繼而拿出了一張黑色的錢卡放在了收銀台上。

一張黑卡相當於一千塊錢。

「不用找了。」白衣淡淡的對收銀員道。

卧槽,這麼闊氣?沐羽摸了摸鼻子,本來還因為坑錢而不好意思,這下那些感覺都一掃而空了。

拿到黑卡的收銀員雙眼放光,沐羽這兩套衣服也就不到兩百,顯然他們是土豪啊!

當下,他露出了招牌笑容接下,一句一句少爺的叫著。

「看看時間,活動現在應該是開始了,白衣,要不和我一起去上官家那裡參加活動?」沐羽問道。

白衣眉頭輕皺,不過很快就舒展開:「那就走吧,我也想知道這裡會有哪些強者。」

「成,走起。」

雖然沒有問,但是沐羽猜測白衣的實力可能是非常的強大,並且袖口還帶著暗器,他的身份可能非常不簡單。

不過再不簡單又能怎樣?他也只不過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而已,沐羽如此想到。

再來到上官家的時候,這裡又聚滿了人,那些大家族的基本已經回去了,留下的是一些憧憬著活動獎勵的年輕訓練師。

為了公平起見,規定上指明只有年齡未滿18歲的人才能參加,所以這邊的戰鬥準備人員都是同齡人。

「你居然還真的來了,我以為你拿到了免金租館后就不會繼續了。」

耳邊傳來一道熟悉的女聲,沐羽朝著那邊看去,說話的人正是夢瑤,她正抱著伊布向沐羽走來。

「重在參與嘛,不過,你就這樣的過來找我沒問題嗎?」沐羽掃視了一下四周道。

夢瑤畢竟還是上官殤的孫女,沐羽可不想引起太大的注意。

「這點不用怕,家族的大小事務我都沒怎麼參與過,也就是很少出門,認得出我的人應該沒有多少的。」夢瑤邊說時,幾個路人不經意的看了看這兒,雖然還是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力,只不過都是因為她是個漂亮女孩吧。

「你們是什麼關係?」

就在這時,白衣突然冷聲開口。

「額。」夢瑤愣了愣,旋即就退後了幾步,「我們沒什麼關係,只不過是路人而已。」

「哈?虧我還把你當朋友。」沐羽哭笑不得的道。

「你想多了,本小姐和你的關係才沒有那麼好。」夢瑤哼了一聲,「當然,如果你非要想和本小姐做朋友的話,我也是可以勉強答應你的。」

說完,她偷偷的瞥了一眼沐羽,想知道他是什麼反應。

「真是噁心的傲嬌,整的很稀罕你一樣的。沐羽走吧,台上的人在挑戰了。」白衣冷笑一聲,推了推沐羽。

身處溫室長大的夢瑤哪裡受到過別人這樣評價,俏臉被氣的通紅,但還是忍著氣道:「你……我又不是和你說話,你插什麼嘴?」

「難道你有限制我說話的權力?」白衣問道。

礙於這裡的人很多,夢瑤自己也是上官家的人,如果真的在這兒生氣了那丟的可是上官家的臉。

「我……」

「等等等等,你們先別吵了,夢瑤,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咱們能交個朋友。」

沐羽急忙把這兩人拉開,苦笑著道。

「切,下次再說吧,今晚算我倒霉。」夢瑤氣呼呼的說了一句,瞪了白衣一眼后就徑直離開了。

「額哈哈,白衣你也是,人家是個小女孩,傲嬌一點兒也很正常吧。」沐羽說道。

白衣絲毫不為之動容,滿臉冷漠的道:「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說好聽點叫傲嬌,講真的來就是虛偽。」

沐羽打了個哈哈,雖然白衣這樣說,但是他卻認同白衣的看法,只不過現在也合適犟嘴,於是就把目光轉向了場上。

專門的對戰場地已經建造出來了,上官家就是財大氣粗,直接用了最先進的自補場地,也就是在每場戰鬥后可以迅速的進行自我修復的那種。

但是規矩卻很簡單,和普通的比賽一樣,只不過每人只能用一隻精靈戰鬥,通過贏了等下一輪,輸的淘汰,以此類推出第一名就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