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樂果橙真的考了狀元,她高興的都找不著北了,嘴巴一直沒合上。

高三的其他班主任,尤其是實驗班的班主任,對秦嵐都羨慕極了。 重生八零:媳婦甜辣辣 人樂果橙高二快結束的時候才轉過來,秦嵐的命怎麼這麼好呢?白撿了一個狀元學生啊!光是這份榮耀就夠吹噓一輩子的了。

校長也高興,一中出了個理科狀元,還是理綜滿分。這代表什麼?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這就是活招牌,招生的活招牌。只要樂果橙願意配合宣傳,還愁優秀的學生不願意來一中嗎?

按理說一中是帝都最好的學校,不愁沒有好生源的。可是其他的幾個學校校長可雞賊了,開出好多誘人的條件搶奪優秀生源,像二中,直接就砸下一百萬搶奪市前三的學生,簡直是喪心病狂啊!

競爭日漸激烈,現在樂果橙考了市狀元,這可是一中大大的優勢,校長能不大宣傳特宣傳嗎?

分數一出來,大紅條幅:恭喜我校高三學生樂果橙同學榮獲市理科狀元,就拉起來了。

不僅校園內有,校門口有,學校附近也掛了好幾條,離得遠遠的就能看到了。

校長正在和記者介紹樂果橙學習多麼多麼努力,一中的老師是多麼多麼負責,心裡卻十分焦急,樂果橙怎麼還沒到?他都快望眼欲穿了。

樂果橙總算是來了,她身上穿著一中校服,長發紮成高馬尾,又清爽又漂亮。

兩名記者一看到她,眼睛都亮了,連報道的題目瞬間都想好了:美女學霸狀元。

都不用別人指點樂果橙就知道怎麼說,她落落大方的樣子贏得了記者的好感,心道:真不愧是學霸,瞧人家這話說得多有條理?

校長和在場的老師也很高興,人家樂果橙考了狀元,一點都不驕傲,還十分謙虛的把功勞都歸結到各位老師頭上,人家說了,剛轉來的時候才考了年級第七名,是各位老師的悉心教導,她的成績才一步步提高的。

仔細想想,他們也沒在她身上費什麼功夫,主要是人家樂果橙學習努力又自覺。就因為這樣才更顯得這個學生有情有義呀!

在場的老師,無論是教過樂果橙,還是沒教過她的,嘴上都是嘖嘖的讚歎。

隨後記者又採訪了樂果橙的同學,哪怕從校園隨手拉住一個,都說:「樂果橙?知道呀!高三的年級第一,不僅學習好,還特別樂於助人,他們班這一次能考這麼多一本二本,就是她的功勞——」巴拉巴拉每個人都能說一堆。

權少求娶:天黑說晚安 挖到這麼料記者興奮極了,一高興又圍觀了頒獎儀式,還跟樂果橙約好,明天要她家拍狀元日常,務必要從全方位讓大家走近了解高考狀元。 校長滿臉笑容把十萬塊獎金頒給樂果橙,並和藹的告訴她,這只是學校的獎勵,等局裡和市裡的獎勵一下來,立刻就給她送去。

局裡和市裡的手筆怎麼也得比學校的大吧?這麼一算,樂果橙能拿幾十萬的獎金呢。想到這裡,樂果橙臉上的笑容更加真誠了,「謝謝校長,我能取得今天的成績和學校的領導老師們的關心是分不開的。」

校長就更加滿意了,樂果橙是個好同學呀!非常優秀的學生!

十萬塊獎金自然不能是現金,而是一張銀行卡。

樂果橙把裝著銀行卡的紅封遞給奶奶,得意的說:「奶,這是學校獎勵我的獎金,十萬塊!」

樂奶奶開始還沒在意,她孫女往家裡領獎金領的可多了。一聽有十萬塊,驚得眼睛都亮了,「十萬塊?哎呦喂,我乖橙可真能幹!老頭子你快來,咱乖橙領了十萬塊錢獎金。」

「哎,來了。」樂爺爺一邊在圍裙上插手,一邊從廚房裡出來,「什麼十萬塊?」他沒聽清楚。

樂奶奶臉上都是笑,「乖橙領的獎金,十萬塊!」

「這麼多?」樂爺爺眼裡都是驚喜。

樂奶奶斜了他一眼,很看不上她家老頭子的大驚小怪,「十萬塊錢就多了?咱乖橙可是考了狀元。擱古代,三年才出一個,全都是天上的文曲星轉世。」

樂果橙笑著解釋,「奶,我這個狀元和那個狀元不一樣,那個是全國狀元,我是市狀元,帝都的市狀元相當於省狀元了,全國還幾十個省,好幾十個狀元呢,不值錢。」

樂奶奶反駁,「怎麼不值錢了,你可是帝都的狀元,自然比其他省狀元更厲害。」一副我孫女最棒我孫女天下第一的模樣。

樂爺爺跟著附和,「你奶說的對,咱家乖橙就是棒,比你爸出息多了。別說帝都的狀元了,你爸當年連個縣狀元都沒考上。」嫌棄的不要不要的。

樂果橙撲哧就笑了起來,毫不客氣的踩起渣爹來,「我聽爺奶的話,我爸不聽,我可不就比他強多了嗎?」

頓了下又說了個好消息,「奶,明天有記者來咱家採訪,您和爺準備準備唄!」

「記者還要採訪我和你爺爺? 總裁的祕密前妻 乖橙啊,為啥採訪我和你爺?我們,我們說啥?」樂奶奶有些慌,記者採訪她倒是不怕,就怕自己一個鄉下老太婆,大字不識幾個,說錯了話給孫女丟臉。

樂果橙連忙安慰,「他們問什麼就說什麼唄,奶,別怕,我這不是考了個狀元嗎?我又是您和爺養大的,記者就是想知道我平時在家是咱們表現的,你和爺爺是怎麼教育我的。」

樂奶奶頓時就不慌了,「是問這些呀,那我知道怎麼說了,實話實說唄!」任何像突然想起來似的哎呦一聲,「乖橙,那我和你爺是不是就上電視了?」臉上是期待和驚喜的表情。

樂果橙重重點頭,「那當然,帝都特別重視教育,電視台準備製作一檔宣傳高考狀元的節目,記者都來咱家採訪了,肯定是要上電視的。」

「哎呦喂,我這老了老了還沾我孫女的光上了電視,奶這心裡敞亮,高興,活這大半輩子真值了。哎呦,我的乖橙呦。」樂奶奶看著孫女的目光慈愛極了,跟看個金娃娃似的,突然臉色一變,「你爸那個沒良心的果然是個沒福氣的,我就看他后不後悔?也不知道樂雨菲那個死丫頭考了幾分,哼,肯定沒我乖橙考的好。」

那是當然的了,宋明睿都被她壓下去了,樂雨菲算老幾呀?不過她奶真是太可愛了,啥時都不忘踩她爸一腳。

「我記得我還有兩件體面的衣服,我去找找,明兒可得好好捯飭捯飭,不能給乖橙丟臉。」樂奶奶一陣風似的跑去找衣服去了,還不忘交代樂爺爺,「老頭子,你好好把家裡拾掇拾掇,可是要上電視的,不能讓人覺得咱家亂。」

樂爺爺不樂意了,抱怨,「這老婆子,我明兒也要上電視,我也得找找我那體面衣服。」到時老太婆打扮的富態氣派,襯得他灰撲撲的多不好。

樂果橙直樂,「爺爺,您也趕緊去找,家裡我收拾。」

「哎,老太婆你等等我。」樂爺爺直接就追著老伴兒跑出去了。

說是拾掇,其實沒什麼好拾掇的。樂爺爺和樂奶奶都是勤快人,家裡本就收拾的很乾凈整潔,稍微再整理一下就行了。

樂果橙是高考狀元消息一經傳出,許多人紛紛打來電話祝賀,八班的同學最多,不僅祝賀,還表示感謝,他們心裡都清楚,沒有樂果橙給他們講題估題,他們可考不了現在的分數。

其實從考場出來他們就十分感激樂果橙了,每一科的試卷多多少少都有樂果橙估中的題目,尤其是數學和物理,有三道大題就是樂果橙反覆給他們講過的題型。

不僅嘴上表示感謝,還都跟樂果橙約飯,他們和他們的父母都想向樂果橙表達感激之情。

江雪得知女兒是高考狀元就恨不得立刻關了店門回來,奈何訂花的電話一個接著一個,她走不開。好不容易應付過去了,她就立刻把店扔給阿亮看著,自己回家。

隔壁店的老闆娘見她急匆匆的樣子,好奇的問她,「江雪你這是去哪兒?」

「回家!看我閨女!」江雪又得意又自豪,「今天高考分數出來了,我閨女是理科狀元。」

「真的?那可不得了了,恭喜你了,你趕緊回家去吧。」隔壁店的老闆娘也是一驚,態度可好了。

附近店裡的人聽到動靜,都紛紛出來,有人問:「江雪今天心情怎麼這麼好?平時都從來不大聲嚷嚷的。」

那位老闆娘大聲說:「人家閨女考了個市狀元,能不高興嗎?」

「真的假的?她閨女成績這麼好?」有人懷疑。

「這還能有假?這事一查就知道,她犯不著說謊。」

「這倒也是。」

「之前就聽說她閨女成績好,沒想到會這麼好,市狀元,乖乖,可不得了。」

「她閨女咱不都見過嗎?上一回我就瞧著不一般,才多大的女娃子三拳兩腳就把黑老三揍得爬不起來,聽說現在還關著沒放出來呢。有錢人家的孩子就是厲害!」

「家裡有錢倒不算什麼,關鍵是人家那閨女還懂事,一來她媽這就幫著干這干那,就沒有閑著的時候,你說人江雪是怎麼教育孩子的?」

「要我說還是人江雪命好唄!」

一群人你一句我一句說的可起勁了。 「果橙,我的大閨女。」江雪衝進女兒房間就把女兒緊緊抱在懷裡。

被抱了個滿懷的樂果橙愣了一下,就回抱住媽媽,「媽媽,你怎麼回來了?花店不是很忙嗎?」

「我大閨女考了狀元我能不回來嗎?再忙也得回來。」江雪滿心自豪,「我大閨女就是爭氣。」

她一口一個大閨女,明明那麼高興,她卻心中一酸落下淚來。

「媽媽,你怎麼哭了?」樂果橙有些慌。

「沒,媽這是高興,對,媽媽高興。」江雪慌忙用手抹淚,努力想笑,卻笑出了更多的眼淚,「媽高興,我大閨女有出息了,媽媽高興呀!」

那又哭又笑的樣子,樂果橙卻特能理解。她一邊幫媽媽擦眼淚,一邊柔聲說:「高興咱就笑,可不能哭,哭就不美了。」

江雪捂著嘴直點頭,「對,該笑。」她飛快擦乾眼淚,露出大大的笑容。她捧著女兒嬌嫩的臉蛋,怎麼也看不夠。

這是她的女兒,她親生的女兒呀!給她爭氣孝順的女兒呀!

「我就等著看你爸那個忘恩負義的能有什麼好下場?不是嫌棄你嗎?這下看他臉疼不?果橙,你好好的,氣死你爸那個沒良心的。」江雪突然惡狠狠的說。

樂果橙一怔,隨即撲哧笑了出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媽媽這算是被奶奶影響了?

對上媽媽詢問的目光,樂果橙趕緊說:「媽媽你說的對,咱們一塊祈禱我爸窮困潦倒那一天的到來。」

說完自己又笑了,她爸這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從親媽到前妻,再到親女兒,沒一個盼著他好的。

等江雪和樂果橙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就看見客廳里樂奶奶和對門的李奶奶相談甚歡。

樂奶奶說:「老姐姐,明兒記者來家裡採訪我和老頭子,請教我們如何把乖橙教成狀元的,還讓我們上電視,全國人民都能看到。」

李奶奶說:「大妹子,我真羨慕你,我活這麼大歲數還沒上過電視呢。」羨慕的不要不要的。

樂奶奶說:「我這也是沾了乖橙的光,我一個鄉下老太婆有什麼值得採訪的?這不是我孫女考了狀元嗎?」眉宇間那個得意呀,不要太明顯呦。

李奶奶說:「你家果橙的確爭氣,咱小區里就數她是個尖尖。大妹子,給你商量件事唄,明兒我也過來蹭個鏡頭行不?你放心,我一準幫你說果橙的好話,怎麼說這孩子也是我看著長大的。」

樂果橙,「——」她搬這小區才幾個月好不?怎麼就成李奶奶看著長大了的呢?難不成在老家那十幾年是假的?

樂奶奶很爽快的答應了,「成呀!誰讓咱老姐倆投緣呢?要換了其他人,我一準不能答應。」

李奶奶很高興,「我就知道大妹子你是個爽利人,你忙著,我就不打擾你了,我回家找找明天穿的衣服去,這麼重要的事,我可不能給你,給果橙丟臉。」

快七十的人了,那步子居然虎虎生風。

江雪和樂果橙對視一眼,不由面面相覷,然後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姜別的電話是最後打來的,倒不是不上心,相反他是最早知道樂果橙是理科狀元的,高考一結束他就讓趙助理盯著這事了。

接到趙助理電話的時候他正在外地出差,行程都安排好了,他臨時改變了主意,讓副總替他去巡查,而他則直奔機場。

樂果橙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正在飛機上,因為人多,就算沒打通樂果橙也沒放在心上,只當他正在開會。

接到姜別的電話樂果橙還怔了怔,「姜別哥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考了狀元哦,厲害吧?」

不用看就能想到樂小橙得意洋洋的小模樣,姜別嘴角一勾,「厲害。」

樂果橙卻不滿意,嘟囔著,「姜別哥哥,身為男朋友你不是該多誇我幾句嗎?你不覺得我是美貌與智慧的並存嗎?在你有生之年是不是就見過我一個這樣完美的女孩子?姜別哥哥,能有我做你的女朋友,你運氣簡直逆天了!」

聽著樂小橙理直氣壯的自誇,姜別輕笑出聲,這麼肉麻兮兮的話他怎麼說的出口?也就樂小橙這個小不要臉的才張嘴就來了。

「哼,你還笑?是不是在笑話我?姜別哥哥我告訴你,你這樣會失去我的,你已經得罪了你親親女朋友我了。哼,再見!」樂果橙翻著白眼嬌聲嬌氣的說。

趕在她掛電話之前姜別飛快的說:「樂小橙,過來開門。」

呃?樂果橙眨巴了下眼睛,然後就聽奶奶喊:「乖橙啊,去開下門。」

「哎,來了。」樂果橙大聲應著,跑過去開門。

姜別果然站在門外,樂果橙想起剛才的過節,對他噘了噘嘴。

姜別也不在意,把手裡的花往前一遞,「樂小橙,恭喜你考狀元!」

「一束花就想把我收買了?」樂果橙傲嬌的一扭頭。

那小模樣要多可愛有多可愛,姜別手癢心也癢,很想把這小妖精拉進懷裡抱抱親親,鑒於小妖精貌似在鬧情緒,所以他不得不壓下心中的渴望。

「當然不!女人除了喜歡鮮花,還喜歡有錢花和可勁花。樂老師的教導小的時刻放在心上,喏,大紅包早就準備好了。」姜別從口袋裡掏出個紅包放在花上。

「這還差不多。」樂果橙這才笑了起來,接過鮮花深深嗅了一下,「鮮花就行了,紅包就不用了,我都十八了,成年了。」拿起花上的紅包塞回姜別手裡。

姜別笑了一下就把紅包又裝回去,反正樂小橙早晚是他的人,紅包放在誰那不都是她的嗎?

樂奶奶從房間里伸出頭來,「呦,小姜來了?在門口站什麼? 齊天之心 快進來。」又嗔孫女,「乖橙啊,快請小姜進來,你爺出去買菜了,今晚咱家裡慶祝,小姜正好一起。」

姜別朝樂果橙投去得意的眼神,像是在說,樂小橙,奶奶都發話了,你趕緊把我請進去。

樂果橙斜了他一眼,小聲哼了哼,「小人得意。」這才不情願的把路讓開。

樂果橙抱著鮮花回了房間,解開外面的包裝紙,找了個盛水的容器放進去放在書桌上,能開半個月呢。

她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就見姜別已經和奶奶聊得火熱了,確切的說是奶奶在說,姜別在聽。

「小姜啊,別看乖橙是在鄉下長大的,她可聰明了。那麼點。」她比了個很矮的高度,「我趕集賣雞蛋她就能幫我算賬了,算得又快又准。哎呦喂,老多人爭著買我的雞蛋,我要是有一回沒帶乖橙去,她們都還問呢。」

「都是孩子聰明和那什麼遺傳,基因有關,我琢磨了,還真有這麼點道理。她爸,雖說老乾糊塗事,但在讀書上頭腦子還是很好使的,不然能考到帝都來嗎?她媽,出身書香門第,也是大學生,要是不聰明,能一路念到大學嗎?」

「再說我和她爺吧,雖然我們不識幾個字,但那是因為條件所限沒機會念書。我和她爺都是十里八村的能幹人,可見我們也聰明著呢。乖橙遺傳了這麼多聰明勁,能不聰明嗎?」

樂果橙都想捂臉,奶啊,我咋不知道還有賣雞蛋這回事?奶啊,您到底是吹孫女還是吹自己?奶啊,咱能低調點不?

她瞥了一眼姜別,見他還一臉贊同的嗯嗯啊啊附和點頭,更覺得沒眼看了。姜小別啊,咱做人能實誠點不?為了刷女朋友奶奶的好感也太拼了吧?

為了阻止奶奶繼續無腦吹,樂果橙果斷走過去,「奶,既然晚上慶祝,那就連我生日一塊補過了唄!」 「那不行。」樂奶奶一口回絕了。

樂果橙問:「為啥不行?喜上加喜不是更喜嗎?」關鍵是省事。

樂奶奶就拉著孫女的手,語重心長的說:「乖橙啊,這是你的十八歲生日,是個大生日,去年咱就說好了的,一定得給你辦個生日宴會,帝都的小姑娘不都興辦生日宴會嗎?是不是小姜?」

「對。」姜別果斷站在樂奶奶這邊,「十八歲的成人禮更該鄭重。」

樂奶奶一副「你看我說的沒錯吧」的樣子,「雖然你爸媽離婚了,那爺奶就更不能虧待你了。別的小姑娘有的,奶也得讓你有。你今年又考了狀元,比別的小姑娘都爭氣,奶更得好好給你辦個生日宴會。」

「奶——」樂果橙感動。

樂奶奶拍拍孫女,「你不要怕花錢,奶有錢,從去年奶就給你攢著呢。地點我都想好了,就在你媽那別墅辦,地方大,能招待開,到時把你的同學,哦對,你師傅他們不是也要過來嗎?正好趕上給你慶祝生日了。陳嬸和你爺就當大廚,我聽說還要訂個幾層樓高的蛋糕?奶也給你訂。小姜,小區門口那個蛋糕店能訂不?」

姜別趕緊說:「奶奶,蛋糕的事不用您老操心,我來辦就好。」

樂奶奶很爽利,「行,就交給你了。至於宴會的布置,我和你媽媽都商量好了,到時從她店裡拉鮮花。乖橙啊,啥事都不用你做,你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著當壽星就行啦。哦,我聽你李奶奶說她大孫女過生日還戴皇冠,奶回頭把金鐲子溶了,給你打個金的。」

樂果橙撲進奶奶懷裡,雙手緊緊抱住奶奶的腰,「奶,您真好!您對我太好了。」哎呀,好想掉眼淚怎麼辦?

樂奶奶摸著孫女的頭,「你個小傻子,你是奶的大孫女,咱老樂家唯一的大孫女,奶不對你好對誰好?乖啦,乖啦,誰讓我孫女又聰明又好看呢?」

「對,對。」姜別乾巴巴的附和,然後話鋒一轉,說:「奶奶,那個小皇冠我已經準備好了,從國外定製的。」好幾天前他就著手準備這事了。

「這不好吧?怎麼能要你的呢?」樂奶奶猶豫,從國外定製的,一聽就花很多錢。現在果橙還沒過門,可不好讓小姜花這麼多錢。

姜別表情真誠,「這有什麼不好的?奶,這輩子我就認準橙橙一個人了,您可得給我個表現的機會。」

這樣溫情的話姜別和他爺也沒說過,為了刷好感,他也是拼了。

姜別的話明顯取悅了樂奶奶,看他的眼神越來越慈愛,「行,那蛋糕和皇冠就交給你來準備了。」

樂果橙趴在奶奶懷裡,聽著奶奶跳動有力的心跳聲,只覺得特別幸福。

對於樂果橙考了市理科狀元,樂雨菲恨得表情都扭曲了,她看著校門上方醒目的橫幅,恨不得能爬上去撕下來。

憑什麼?樂果橙憑什麼是高考狀元?

想到自己才考了四百多分,她心裡就一陣難堪,還有壓抑不住的憤恨。

要不是樂果橙,她能只考了四百多分嗎?比樂果橙整整低了三百多分,一本二本是別想,她連上個好點的大專都上不了。

大專?她才不要上垃圾學校!

要不是樂果橙非從老家轉來,能發生那麼多事情嗎?沒這麼些事情她會受影響嗎?沒有樂果橙刺激她,她還是二班的尖子生,怎麼也不會只考四百多分。

樂果橙,都是樂果橙害得她!

這一刻樂雨菲心中充滿了對樂果橙的仇恨,連看條幅都覺得異常刺眼了,好似樂果橙在嘲笑她。

程雅和樂益民也知道女兒考砸了,樂益民氣壞了,皺著眉頭盯著分數條,「你怎麼才考了這麼點?你成績不是很好的嗎?你給我說說你是怎麼考出這個分數的?」

不僅失望,還十分生氣。

他的朋友圈都知道他二女兒成績好,現在才考了四百多分,這不是打他的臉嗎?

樂雨菲低著頭咬著唇,一副很難過的樣子,「爸爸——」才剛開口,眼淚就掉了下來。

程雅趕忙把她拉到自己身邊,「你看你,雨菲沒考好已經夠難過的了,你還罵她,這不是在她傷口上撒鹽嗎?」

拍著女兒的後背,「雨菲,別傷心了,不就是沒考好嗎?再復讀一年就是了,你年紀本來就小,不怕的。」

程雅不是不失望的,但事情已經發生,她失望有什麼用?她就這麼一個女兒了,可不能產生了隔閡。

「你說的輕巧,是復讀一年的事嗎?我對她報了多大的期望,她就是這樣回報我的?」樂益民氣惱,「你看看她高三這一年,成天光想著玩了,一天到晚不著家,光靠學校課堂上那點時間能學好嗎?我要管,你還說我,這就是你護著的結果。四百多分,夠幹什麼的?」越說越氣憤。

他根本就不知道樂雨菲在課堂上也時常走神,有時甚至請假缺課。

「你這是怪我了?不是你說雨菲學習辛苦,讓她注意勞逸結合的嗎?」程雅的臉色也不好看,「她也不想考砸,你現在罵她還有什麼用?」

眼看著爸媽就要吵起來,樂雨菲哭出聲來,「爸,媽,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讓你們失望了。」

程雅立刻就心疼了,「瞧你把孩子嚇的?其實這也不怪雨菲,高考第二天她就身體不舒服,為了不讓咱們擔心,她硬是忍著沒說。等她考完了我才知道,聽她同學說在考場上她都吐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