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這裡有人?」楊柏依舊沒有停下來,靈霧包裹,已經徹底隱身。楊柏來到這裡就是救人,發現這些軍營,楊柏不想被發現。

「緬甸雇傭兵?」楊柏穿過一座軍營,雖然不會緬語,可是異能之下,楊柏居然發現這座軍營,只是前哨,整座伯舒拉嶺當中,居然隱藏上萬名雇傭兵。

「這些居然是蟲門的武裝勢力?」楊柏瞳孔一縮,看到前方一些雇傭兵,正在訓練拼殺,而最中心的帳篷,一名黝黑男子,光著膀子,手中拿著一把手臂長的戰刀,正在切著山羊腿。

「看來蟲門不遠了?」楊柏身形一晃,這名正切割羊腿的軍官,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楊柏給抓走,消失在軍營當中。

幸虧帳篷當中,沒有任何守衛,畢竟這裡是深山,人跡罕至,圍繞在這裡,都是蟲門的雇傭兵。

「嘰里咕嚕!」楊柏剛把這名男子,扔進土溝當中。這名男子頓時警覺的狂罵起來,而此時的楊柏點在男子的眉心。

「告訴我,這樣的軍營,就還有多少?前方就是蟲門山門所在了嗎?」屬於神魂的交流,這名猙獰的男子,還想爭辯什麼,強大的心靈能力,摧毀這名軍官的神魂,所有的信息都融入楊柏的腦袋當中。

「王八蛋,真不是人!」楊柏一腳就踹了過去,當場就把這名軍官轟殺。從這名軍官的記憶當中,蟲門不光在華國抓人,甚至在緬甸更是肆無忌憚,但凡看上的,雇傭兵直接出手。每年死在這些人手中的,居然上千人。

這些人根本不把人當人,當做蟲子。而蟲門能夠這麼快發展起來,完全憑藉的邪術。而這些雇傭兵,依靠蟲門,都是在蟲門長老慕狂帶領下。

慕狂是門主慕玄明家族中人,天資太差,無法進入修真。不過卻是先天巔峰,掌控山脈當中所有雇傭兵,在緬甸就是殺人狂魔。

穿過前方的三座山峰,就能進入蟲谷當中。而蟲谷之後,閻錵觀就是蟲門的山門所在。雖然是一處道觀,可是經過這些年經營,已經在山脈當中,形成一處山莊。雖然這些房屋,都是木質結構,都是被這些雇傭兵弄來的緬甸民工所建造,而這些人,也統統都被掩埋下去,無人能夠走出伯舒拉嶺當中。

在緬甸,伯舒拉嶺山脈已經化為魔神之山,無人敢進入魔神之山。而緬甸一些強大勢力,都是跟蟲門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你們居然當人為蟲,那統統都要死吧!」楊柏心中發狠,看都不看這具屍體,身形一晃消失的前方。

山路崎嶇,可是走過這處軍營之後,卻能夠分辨方向。這些山路都有特殊的標示,顯然每一座軍營,都被監控起來。

楊柏一直在隱形的狀態,沒有任何人能夠發現楊柏。就這樣,楊柏從進入山脈,已經走過一天一夜。

如果換成別人,估計得走一周。楊柏的速度太快了,而就在曙光剛剛出現的時候,楊柏的身形突然停止了。

楊柏的前方,出現一條黝黑的山谷。谷中安靜無比,沒有任何風聲,就連樹葉的抖動的聲音,彷彿都消失,四周一片死寂。

楊柏依舊在隱身,可是就在楊柏隱身的所在。楊柏的腳下突然濕漉漉起來,楊柏瞳孔一縮,而就在此時,楊柏的身影突然朝著前方縱身而去。

「轟!」一條二十多米的巨蟒轟然從密林當中而出,頓時腥風血雨,無數的樹木被掃飛出去。這頭巨蟒太粗了,鋒利的牙齒,冷酷的瞳孔都死死的看著楊柏。

就算楊柏隱身,可是巨蟒憑藉的不是視力,而是特殊的感知。在巨蟒的眼中,楊柏只是特殊的紅線。

「找死!」楊柏已經從隱身當中而出,看著這頭巨蟒遊走,楊柏猛的鬼魅的出現在巨蟒的下方,一拳砸向巨蟒的七寸所在。

可就在楊柏出拳的時候,空中突然傳來嗖嗖的聲音,一根根弩箭突然凌空而立,密林當中,降下一道黑網,想要抓住楊柏。

同時這些弩箭,上面都是綠色光芒,明顯都是劇毒。楊柏閃身又一次躲避,可是此時巨蟒猛的一抬頭,居然沖著楊柏獰笑一聲。

巨蟒的口中,居然突出蟒息。這頭巨蟒居然有如此靈性,蟒息腥臭無比,可是卻能夠震撼神魂。

「轟!」巨蟒的尾巴猶如鋼鐵,猛的轟在楊柏的身上。無數的弩箭被楊柏躲避開來,可是楊柏卻無法躲開最後的一擊。

楊柏會被抽飛出去,進入山谷當中。就在楊柏落地的時候,地面突然翻滾起來。那黑色枯葉下面,居然是無數的蟲子。

蠍子、蜘蛛、瓢蟲和螞蟻,朝著楊柏就要吞噬下去。楊柏也頭皮發麻,猛的長嘯一聲,靈氣護罩轟然而出,猛的掃飛這些毒蟲。

「啪啪!」就在楊柏掃開這些毒蟲,從蟲谷出來時候,巨蟒的後方,居然傳來拍掌的聲音。在巨蟒的後頭,慢慢的走出一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滿身都是彩色紋身,嘴裡還叼著銀環,奇怪無比。男子的手中拿著枝條,好像在抽打什麼。

「嘰里咕嚕!」緬語又一次出現,而此時的楊柏看到被發現,頓時冷冷說道:「你瑪德,會說中文嗎?」

楊柏現在哪有好脾氣,蟲門的人沒有一個好東西。無論是從軍營當中,還是從錢川和木白衣那裡得到的消息,加上周芷燕被玄毒子抓走,楊柏一直都在暴走的邊緣。

「嘎嘎嘎,華國人?你怎麼來到這裡了?」奇怪的腔調,這名紋身男子,殘忍的看著楊柏。同時巨蟒已經低頭,這名男子居然慢慢的坐在巨蟒的頭顱之上。

這頭巨蟒吐著舌頭,也兇殘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山谷當中,無數的毒蟲都出現,恐怖的景象,頭皮都在發麻。

這毒蟲也太多了,尤其這裡面,居然還有一條條黑蛇,正在瘋狂吞噬這下毒蟲。山谷當中,慢慢凝聚五彩之氣,還挺好看的。

可是楊柏明白,這些都是特殊的毒氣,普通人進入這裡,化成乾屍都是最好的下場。就算武者,也無法踏入這片毒蟲谷當中。

「你是蟲門的人?」楊柏想要動用異能,可是對面的紋身男聽到楊柏話,突然更加狂笑起來。

「小子,你知道這裡是蟲門,居然還敢來?你居然有靈氣?華國什麼宗門的人?」這名男子,是蟲門鎮山長老解黑水,也是築基期,修鍊將近百年。蟲門的毒蟲,大部分都是解黑水培育出來的。

「我不是宗門之人,我是來殺人的!」楊柏冷冷的看著解黑水,而此時的解黑水聽到楊柏的話,突然伸出舌頭。

解黑水的舌頭跟蟒蛇一樣,都是分叉的,噁心無比。此時的解黑水,看著楊柏,又一次獰笑起來。

「正好,我研究一個方法,能夠利用修真者的精血,培育真正的蠱毒蟲王,哈哈,你這個人蟲不錯。」

解黑水相當不屑,就算楊柏是修真者,進入這裡,也就是死屍。而此時的楊柏也聽到這句話,看了一眼雙手。

「玄毒子,在嗎?」楊柏的聲音很輕,只是有點冷。而此時的解黑水聽到楊柏,猛的一愣,不過卻噁心說道。

「你居然認識玄毒子?不管你認識誰?剛才你差點傷了小青,你就要死!」解黑水說的小青,就是那頭巨蟒。

「是嗎?看來他在,那就好!」楊柏已經抬起頭來,雙眸都是血色,可怕的殺氣終於徹底釋放出來。

「什麼?」解黑水也被這股殺氣所驚,而此時楊柏已經化為一道匹練,猛的一拳砸了過去。

「你是武者?」只有武者才有這樣的動作,解黑水更是不屑,手中的枝條綻放光芒,朝著楊柏就抽了過去。

「我是你大爺!」血劍突然而出,上空的巨蟒還要噴吐蟒息,可是鋒利的血劍,在枝條當中,還有巨蟒的身軀,猛的劃出一道血色的軌跡。

「不!」解黑水都要瘋了,楊柏的出手太快了。解黑水也沒有想到,楊柏居然擁有這麼鋒利的法器。

「我要殺了你!」巨蟒已經被楊柏斬為兩半,甚至枝條也斷裂。血劍在楊柏的頭頂盤旋,此時的楊柏陰沉的臉,腳踩巨蟒之血,冷酷說著。

「我說了,來殺人的,你是第一個!」

「想殺我?小青,我要毀了你,我要讓你永遠墜入地獄!」解黑水看著巨蟒在悲鳴,失去一半身子,這頭巨蟒還活著。

「殺,給我吞了他!」解黑水的雙眸突然豎立起來,一股靈氣波動,從解黑水的身上散發出來,遠處的毒蟲突然轟鳴起來,那些可怕的黑蛇,居然朝著巨蟒遊動過來,居然開始吞食巨蟒的血肉。

「嘎嘎嘎,你的血肉,給我!」解黑水猶如魔鬼一樣,張開滿口黑牙,瘋狂的說著。 掛斷電話,楊寧抱著被子,嘴邊的笑容根本抑制不住。

怎麼辦,她似乎越來越喜歡安天翔了?

即使知道走下去可能是深淵,此時此刻她也不想再回頭了,不管最後結果如何,這都是她的選擇。

拉斯維加斯的第二天,楊寧在一個美夢中醒了過來,夢中她和安天翔走在結婚進行曲的背景音樂里,純白的一切都十分的美好。

不過,鬧鐘極盡全力地吵醒了她,讓她不得不洗簌穿衣和組員們匯合。

上午八點,酒店外的陽光十分可人,朝霞和雲彩印染著天邊的幕布,眾人坐著車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一路到達了拍攝地點,是在一家游泳館中。

「好了,我們到了,你們都看過劇本了,這一期是泳池追逐,比較考驗體力,大家先熱好身。」

導演把眾人帶到了游泳池邊,接著便一邊讓演員們好好準備,一邊讓節目組的工作人員準備好了攝像機。

楊寧四下張望了一番嘉賓成員和拍攝環境,腦中自然的浮現出上一世在《奔跑吧,明星》中所看過的那些橋段。

第一季的《奔跑吧,明星》的內容豐富多彩,能充分展現明星充滿活力的一面,受到了許多年輕人的喜愛。

而泳池追逐這一期,作為節目的開山篇章,更是充分地表達出了這一點。

嘉賓們熱身完畢,去換衣間中換了泳衣出來,導演那邊的設備調的差不多,場館內已經開始了試拍。

「好,大家集中注意力,雖然有劇本,但是要如何發揮看你們自己。」

導演的目光掃視過眼前的男男女女,嘴角一絲顯而易見的嚴肅感讓眾人繃緊了神經,正式地拍攝馬上開始了。

錄製開始后,楊寧全程的表現尚且可圈可點,就算是被男人們推進水池中,或者用一些道具砸到了臉,都一直笑呵呵的,根本就沒有一點點生氣。

一旁一起拍攝的男人們此刻也對她有幾分刮目相看,覺得楊寧的韌性相當的厲害。

「楊寧,你有點厲害啊!」

同組的鄭鳴一直都是個不溫不火的明星,趁著中場休息,他忍不住跑過來和楊寧搭話,一雙亮閃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楊寧。

坐在水池邊上,楊寧回頭瞧了一眼鄭鳴,不是很想搭理他。

因為,在上一世,眼前的這個男人火了之後便頻繁的亂來,簡直是渣男的代表。

「沒什麼,我只是有點敬業精神而已。」

顧及著同組面子上的的「友誼」,楊寧還是應了一句話,一旁的鄭鳴見她對自己這麼冷淡,心下一下子來了興趣。

他笑著坐到了楊寧的身邊,大長腿和她一起在泳池中漫無目的地晃蕩著,只穿著泳褲的身體幾乎是緊緊地靠在楊寧的身體邊。

「嘖嘖,看樣子,你也蠻高冷的啊,能一眼都不看我的女人可是太少了。」

鄭鳴彎下腰,似乎想要看清楊寧低垂著頭下地表情,他俊逸的臉龐上對她充滿了好奇。

然而,楊寧卻不以為意,要是誰擁有過安天翔,誰還會對眼前這種到處搭訕的男人感覺到有一絲的好感?

「喂,你怎麼不理我。」

楊寧坐在泳池邊,像是一尊雕塑似的,除了開頭的時候和他說了兩句話,現在是完全不搭理他了。

「你好吵。」

已經失去耐心了,楊寧斜過目光,冷冷地掃了他兩眼,連周身的氣質都變得沉悶了起來。

見狀,鄭鳴一驚,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反應過來后,又覺得大為火光。

還沒有哪個女人敢這樣對他。

鄭鳴咬牙切齒,小麥色的皮膚上泛著泳池裡淺淺的粼光,他靠近了楊寧了一寸,隔遠看兩人,會覺得兩人格外地親密,似乎快要吻上了一樣。

「你好像沒明白自己的處境,這裡是另外一個游泳池,即使你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也沒法第一時間趕過來。」

威脅性十足的話,楊寧忍不住偏頭看了一眼鄭鳴,不知道他究竟是有著怎樣的勇氣才來招惹自己的,莫非自己經歷的這些,都被另一個女孩子經歷過了?

她從泳池中從容地站了起來,低頭睥睨著還坐在泳池邊上的鄭鳴,冷笑了一聲:「你姑奶奶我也不是吃素長大的,威脅這種事情只有我做給別人看的份。」

囂張十足的話語,鄭鳴都愣住了。

他別開頭想了想楊寧的靠山,幾乎想不出來,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和她一起鬧緋聞的楊清風了。

難道就憑藉著一個楊清風,楊寧就想在娛樂圈橫著走?簡直是可笑。

鄭鳴站起來,嘲諷地盯著楊寧的臉,心中的不屑展露無疑。

「倒是看不出來,你這女人相當的囂張的啊,莫非你真的以為自己有很大的資本不成?」

聽見他無知的問話,楊寧甚至連一個表情都懶得擠出來,她扭頭欲走,卻又被鄭鳴拉住反覆逼問。

這個男人非要這麼死纏爛打嗎。

楊寧翻了翻白眼,回過身,冷笑了一聲:「資本,我就算沒有資本也不是你騷擾我的理由吧,我覺得你需要去泳池下面清醒一下,就讓我來送你一程吧。」

說罷,楊寧同情地瞧了一眼鄭鳴,回身一腿便直接讓鄭鳴掉進了水裡,巨大的落水聲,一瞬間便響徹了整個游泳館。

「你!」

鄭鳴是會游泳的,他張開雙臂在水中撲騰,胸腔中的氣幾乎快要把他撐炸了,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竟敢直接把自己踢下了水!

「你什麼你,好好在這裡冷靜一下,什麼樣的人該惹,什麼樣的人不該惹,你這麼大的年紀了難道還不明白嗎?」

楊寧懶得再和眼前的男人周旋,他現在明顯是得而不能,所以才惱羞成怒。

不再理會身後的咒罵,楊寧煩悶地從另一個游泳館出來,和拍攝的眾人匯合,心情還是被剛才的事情影響,有些不愉快。

畢竟上一世兩人交集較少,她不知道鄭鳴不僅花心,竟然還這麼的惹人厭煩。

「怎麼了,楊寧,你好像有心事啊?」 楊柏身後的毒蟲在轟鳴,那是無數翅膀震動的聲音,那些毒蟻居然還有翅膀,甚至遠處的密林當中,那一片片黑色的樹葉,都是毒蟲。

「哈哈,居然還有人來蟲門?」解黑水放聲狂笑,可是楊柏卻一步而出,散發無匹的殺氣。

「是嗎?給我閉嘴!」楊柏要殺進蟲門,看到無數的毒蟲而來,楊柏的身上突然衝出兩道水火。

「什麼?」解黑水就是一愣,楊柏沒有憑藉法器,居然能夠召喚水火。解黑水本能的退後,可是就在此時,楊柏的雙手猛的揮動起來。

「你們蟲門就憑藉這些毒蟲?」楊柏是真的痛恨,痛恨這些蟲門修真者,利用毒物,也憤怒他們把人當做蟲子。

如今的楊柏已經是築基後期,靈氣雄渾無比。楊柏只是輕輕激發水火金丹,滔天的火焰,冰冷之水轟然而出。

楊柏的腳下已經化為焦土,任何靠近楊柏的毒蟲紛紛被燒死。而遠處的蟲谷,正在化為河流,無數的河水沖刷毒蟲。

楊柏的背後,發出一陣陣焦糊的味道,楊柏身上浴滿火焰,朝著解黑水而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解黑水也不傻,楊柏能夠召喚水火,明顯就是過來找茬的。蟲門這些年在山中當霸王,誰敢招惹蟲門。 風裏雨裏,我在情深處等你 就算那些修真門派,也唯恐沾上蟲門。

「說個屁!」楊柏哪有功夫跟解黑水在這,一抬手,血劍重新化為匹練,斬向解黑水。解黑水的手腕當中,突然衝出一道光圈。

手腕之上那是法器銀環,轟然在四周盤旋,形成金鐘罩一樣的護罩。血劍的鋒利,帶起無數的火星。

「行,那你就去死!」解黑水眼睛已經眯縫起來,防守住血劍的攻擊,解黑水又一次張狂起來。尤其楊柏的歲數太年輕了,應該不是什麼高深修真者。

解黑水手中突然也出現符籙,楊柏現在看到符籙就受刺激。血劍更是瘋狂的斬了出去,一股巨力,解黑水一直在後退。

「爆發吧,我的小寶貝!」解黑水突然大吼一聲,符籙突然朝著巨蟒的屍體而去,而此時在巨蟒的屍體當中,突然猶如氣球一樣鼓起。

「這是什麼?」楊柏就是一愣,巨蟒已經死亡,那些黑蛇也都鑽進巨蟒的肚子當中。 高傲總裁冷血妻 可是如今整個巨蟒居然在抖動,慢慢的抬起頭來。

「哈哈,死吧!」解黑水相當滿意,要知道這些黑蛇那是玄蛇遺種,不避水火,不避刀鋒,渾身都是毒,只有被黑蛇咬中一口,就失去任何意識,陷入蛇中迷魂。

巨蟒在楊柏的眼前又一次拔高,而就在拔高的時候,鼓起來的蛇皮轟然爆碎,就看到空中居然的出現無數的黑蛇。要知道剛才幾十條黑蛇吞食巨蟒,可是如今漫天而出的,那是成千上萬,無窮無盡一樣。

「臭小子,你馬上就要死了!」這麼多黑蛇,血劍在蛇中瘋狂的斬殺,無數的毒血沾染在血劍之上,血劍居然爆發出一道血芒,速度逐漸慢了下來。

楊柏頓時心驚,持續的後退,同時水火而來。楊柏能夠感受到血劍的威力被鎮壓,這些黑蛇的毒血的確太強了。

可是楊柏更加震驚,這些黑蛇居然無視水火,已經瘋狂而來。地面,空中,楊柏的四周都是黑蛇,這些黑蛇吐信,空中都瀰漫一股詭譎的能量。

楊柏都感覺彷彿來到蛇窟,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解黑水更是狂笑連連,一抬手,一股股靈氣轟進蛇群當中。

「哈哈,殺了他,我要用他的血肉,重新生長我的小青,哈哈哈!」解黑水就是魔鬼,望著楊柏得意連連。

可就在解黑水相當張狂的時候,楊柏突然不動了。楊柏的嘴角居然露出輕蔑的笑容,甚至揉了揉眉心。

「我怎麼忘記了!」楊柏心中大定,望著這些黑蛇,楊柏都想抽一巴掌。楊柏的目光突然犀利起來,而同時楊柏突然朝著這些黑蛇走去。

「幹什麼?自殺?」解黑水就是一愣,可是此時的楊柏堅定無比,速度奇快,朝著這些蛇群而來。

可是這些黑蛇並沒有攻擊楊柏,一個個猶如潮水一樣,紛紛退避開來。楊柏所過的地方,所有的黑蛇都老實趴伏,猶如臣服一樣。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你用了什麼法術,混蛋!」解黑水頓時大驚,手中的符籙又一次出現,要徹底激發黑蛇。

楊柏是利用眉心的山字,要知道山中任何動物,山字都能夠控制。楊柏一直都沒有想起來,等真遇到黑蛇的時候,一直都想戰鬥,卻把眉心山字忽略。

楊柏也發現,山字的確能夠控制這些黑蛇,可是隨著符籙的激發,一股股力量好像要掙脫出去。

「不能夠等待了!」楊柏瞳孔極度的收縮,楊柏的雙指突然併攏,一股龐大的氣流突然匯聚在手中。

「這,這是什麼?」解黑水本能的又一次後退,跟楊柏保持一定的距離。同時防守銀環,瘋狂的盤旋。

「龍元劍指!」楊柏突然長嘯一聲,第一次激發龍元劍指,楊柏也是相當的期待。

雙指當中,突然爆發金蟒,猶如一把黃金澆築的神劍一樣。楊柏一抬手,一道龍元劍指,已經飛出。

可就在龍元劍指飛出的時候,楊柏丹田內的靈氣消散不少。那種空虛的感覺,楊柏都差點失去平衡。

「需要這麼多靈氣?」楊柏也沒有想到,激發龍元劍指消耗這麼多。可就在楊柏有點後悔的時候,虛空當中出現一道炸雷,前方的解黑水慘叫一聲,整個銀環徹底的爆開。

龍元劍指轟碎銀環法器,一劍穿透解黑水。當場就把解黑水轟爆開來,龍元劍指的能量太強了,一指而出,擁有一股狂暴之力。

轟爆解黑水的劍指,依舊斬進密林當中。楊柏彷彿看到一股氣波,毀掉對面的一切,遠遠的能夠看到劍指已經轟開一百多米,最後才消散。

「這麼強?」楊柏傻乎乎的站在地上,四周的黑蛇已經瘋狂的逃竄。失去解黑水的控制,這些黑蛇也不敢停留在蟲谷,朝著遠處的密林而去。

「太好了,原來龍元道這麼恐怖!」楊柏已經開始興奮起來,龍元劍指消耗很多靈氣,可是帶來的攻擊力卻是驚人的,要不血劍的威力要大。

「以後要省著用,不用積攢這麼久的劍指!」楊柏吐了吐舌頭,以後要施展龍元劍指一定要算好,這需要海量的靈氣。

楊柏並不知道,龍元道的功法,本身就太過霸道。尤其以後產生龍元,擁有龍力,更是霸道無雙。

這天下,無人能夠修鍊龍力。龍,傳說中的神獸,龍元道是一本特殊的功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