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啊,我就是來看看你,很久不見了,我倒是挺想你的。」女人故意說著。

她怕是瘋了吧!在這裡瞎說什麼呢!顧忘緩緩站起來,走向辦公桌。

「你今天怎麼這麼閑?」

「我本來就很閑啊,我回國的目的就是參加一個好朋友的婚禮,也沒有其他事情可做啊。」 狄振華不能失去京都控制權,他想從渤海調大軍過來,可時間上不允許!坐在會客大廳沉思的他,如今值得採取非常手段了!

「報。。。老爺,敵人已經知道大院這邊兵力薄弱,已經攻打大門前了。」

好快的速度啊!狄虎望著面色變化不斷的父親,一顆心變得焦慮起來。

狄振華抬眼,沉聲道:「打開大門,讓他們進來!」

護衛回道:「大門打開了,他們不進來,也沒越國第一陷進!聽他們說,狄無雙告訴他們大門前有死亡線。」

「什麼?」

狄振華額頭黑線直冒,嘴角也在抽出!他側臉怒視著大兒子。「這就是你生的女兒,狄虎,狄無雙竟然把大院秘密說出去,只怕大院保不住了!立即放話出去,他們只要再往前一步,立即殺掉林天奇。」

「是。」

為保狄家大院,保住狄家的名聲,狄家老爺子只能這麼做了!不然,一旦狄家被損,虎視眈眈的赫連家和藍家必定趁機攻來,到時候,華夏岌岌可危啊。

「是。」



狄家大院正門,氣勢威武!可現在卻被一些不入眼的小勢力攻到這裡,這不得不說是狄家的恥辱;可誰又這些年華夏海域很不安定,狄家已經將大部隊調去防守了,這才導致狄家大院的兵力不足。

渾身黑乎乎的林峰站在狄家大門前,就是不靠近一步!這小子背著的炸彈,不知毀掉多少生命。

程翀、沈滔、劍芒等人站在最前面,不敢再往前一步,因為他們已經接到狄家傳出來的話,為了林天奇的安全,他們不能莽撞。

「狄家算個球,竟使出這麼卑鄙的手段,老子瞧不起你們。狄家老烏龜,有膽量出來跟你林爺爺單挑。」

林峰破口大罵。營救林天奇的眾人,雙目噴火,要不是顧及林天奇的安全,他們不會這麼被動。

劍芒握劍的手緊緊的,顯然是很不滿狄家的舉動。

程翀面色雖沒什麼變化,可她那雙美麗的雙眸,卻是閃過一抹不宜擦覺的寒意!

眼見狄家護衛守在大門前,程翀邁著輕盈步伐,踏前,玉手一伸,其手下一名女子將弓箭呈上。

程翀的真實身份,知道的人不多,林峰他們目光定格在程翀完美嬌軀身上,程翀美眸凝視前方。

三支箭羽搭在弓箭上,拉弓,面准,程翀不溫不和的說:「林峰,把炸彈給我綁上。」

「好嘞!」

林峰卸下炸彈,綁在箭頭上,程翀猛然發力,「嗖嗖嗖」三道破風聲響起,箭羽宛如炮彈射出,眾人不曾看見箭羽射出方向,但在幾秒之後,狄家大院中突然響起幾道轟鳴的爆炸聲。火光在夜裡格外奪目,地面顫抖之際,火星四濺升天,嘹亮!

「狄家敢動林天奇一根毫毛,川州冥殿定十倍償還。」

冰冷刺骨的嘶吼聲緊隨響起,程翀身子一側,以迅雷不及之勢再度拾起一根箭羽,再次放箭!黑色箭羽閃電般的擊中狄家大門前右邊石獅子。

「轟。。。」

石獅子當即爆炸,旋即,大門前地面連續顫抖,眾人在看見第一步世界下方的石板開始下墜,一條裂谷漸漸出現,程翀喝退眾人。

佳期傳 不大會兒,十米寬深不見底的峽谷進入眾人眼帘!一個個愣在原地,萬萬沒有想到程翀嚴令他們不得在前進一步的原因,這要是觸動機關墜下去,這裡的人,縱然有幾千,怕是也填不滿這條峽谷。

「雲梯準備。」

沈滔大喝一聲,隱門百名高手涌了出來,架起雲梯,準備強攻了!

「我看誰敢動。」

這時,一道蒼勁有力的怒吼聲在場中響起,眾人尋聲望去,一位長袍老者領著數百名狄家精壯護衛出現在峽谷對面。

程翀她們定眼之時,一渾身是血,頭髮凌亂的人被架著出現在眾人視線里。程翀、劍芒他們三年不曾與林天奇見面,對現在的林天奇不是一見就能認出,何況林天奇不是現在這個模樣的。

「叔。。。我日你狄家十八代,我跟你們拼了!」

林峰怒吼一聲,雙目不滿血絲的他,一眼便認出對面那是他林峰的親叔叔。

聽到喊聲的程翀她們,都在尋找林天奇,再看見林峰擰著戰刀奔向峽谷已架起的雲梯,劍芒閃身攔住,急道:「天奇在哪裡。。。天奇在哪裡。。。」

「你走開,老子非跟狄家拚命不可。」

「林峰。。。」

剛推開劍芒,眾人便聽到一道虛弱的低沉聲在對面響起!聲音雖虛弱,可鎮住了就要衝過去的林峰。

也就是這道虛弱聲的出現,令得程翀、劍芒他們這些身子顫抖起來!眾人尋聲望著,剛好看見林天奇對林峰搖頭。

「叔。。。你這是怎麼了,以你的功夫,狄家的人抓不住你的。」

林峰死後著,站在對面,沒有再上前,因為他看見了林天奇的眼神。

「五弟。。。」

「天奇。。。」

「奇少。。。」

劍芒的聲音充滿了太多的語言,昔日威震藏州三萬大軍的林天奇,沒有人會想得到他會被狄家弄成這個樣子。

程翀鼻子發酸,緊咬紅唇的他,怒火直衝腦門,含淚望著她多年來最牽挂的人兒。

已知道林天奇真實身份的沈滔,望著兄弟這般模樣,他恨不得衝過去把兄弟救過來。

人群中有不少人認識林天奇,一個個滔天怒火。

而天奇呢,他能夠想象得到昔日促膝相談、把酒言歡的兄弟會來救他,但他沒有想到程翀也來了。

目光一一劃過眾家兄弟,定格在火紅色衣裝的程翀身上,望著對面這張與三年前有著區別的臉龐,天奇鼻子忍不住一陣發酸,星目被衝上腦門的熱氣熏得紅紅的。

「翀。。。」

天奇虛弱的叫了一聲,聲音落盡程翀耳里,宛如千萬隻螞蟻在啃噬著她的心頭肉。

「天奇,翀來晚了,讓你受苦了,翀對不起你。」見天奇搖頭,程翀一抹眼角剛濕潤的地方,說:「如果你有什麼不測,冥殿所有人將血洗狄家為你陪葬。」

劍芒低吼道:「再加狄家二十五萬軍隊,五弟,劍庄與你共存亡,這是我父親對你許下的諾言。」

「奇少。」

沈滔喊了一聲,大聲說:「我們兄弟會救你的,你點頭,你現在就點頭,一萬兄弟馬上踏平狄家大院。」

「叔。你快點頭啊!」

林峰恨不得撕碎狄家所有人,可林天奇卻對他們所有人搖頭。

「叔,是不是狄家威脅你,有我們在,你就點頭吧!」 狂妻來襲:帝少請接招 林峰含淚吼道:「褶子山和血刃都已經到了,兄弟們全都在都京都,血刀門兩萬大軍集結在涼州,不會有事的。叔。。。」

血刀門出動了兩萬大軍?

錯愛成癮:前夫,好久不見 天奇心中一驚,嘆了口氣,慢慢釋然下來!

「哈哈哈。。。一群烏合之眾也想攻陷狄家大院,不自量力!」

狄家大兒子狄虎狂笑豪言,程翀和劍芒相視一眼,比多次讀懂對方的眼神之時,夜空中一道驚雷聲突起,下一秒,一道黑影幾乎踏空而來,一眨眼的功夫,便湧向狄家陣營,手中那一把摺扇,直*狄家老爺子狄振華。

來人氣勢凌天,狄振華嗅到那鋒芒氣息后,身子忍不住一緊,縱身一躍,迎上來人的摺扇。

與此同時,程翀、劍芒兩人動了!林峰、沈滔也動了!四人縱身而起,腳踏雲梯掠暴而出。

見狀,狄家大批高手攔住林峰和沈滔救天奇,程翀與剛出現的人聯手對付狄振華,沈滔則是湧向狄虎。

高手過招,不是蠻幹,而是智慧!褶子山和程翀的智慧不比狄家老爺子的低,可在經驗方面,他們太年輕了,是不能與狄振華做比較的。

打鬥的驚雷聲直衝夜的雲霄,多年了,敢明目張胆襲擊狄家大院,對狄振華出手的,幾乎沒有,而今,很多的事都已超出狄振華的想象。 「周小姐,我覺得以後你還是少來這裡比較好。」顧忘直截了當的說著。

他是看清楚了,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會告訴他廠商老闆在哪裡,而那個老闆也就想這麼一直躲著他,這一家人,還真是沆瀣一氣!

「怎麼?怕人家說閑話?」周陽緩緩靠近他問道。

「一個廠商突然和一個公司終止合作,沒有任何緣由的,而且廠商老闆還突然失蹤了,老闆的女兒天天往人家公司裡邊跑,這說得過去么?」顧忘微微抬起頭,低聲說著。

有什麼說不過去的?她喜歡他啊!和合不合作沒有任何關係啊!周陽的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好,顧忘,那我就實話告訴你,確實第一次見面我是故意裝作那副模樣給你看的,實際上我這個人很挑剔,所以……嗯,沒錯,我看上你了。」她說的如此坦蕩,讓旁邊的顧忘有些驚訝。

這個女人是瘋了吧!竟然說出這麼沒裡頭的話。顧忘撇了她一眼,低下頭繼續看著文件。

「怎麼?你不相信我?」女人狐疑的看著他,有些好奇。

像他這樣的男人,被很多人喜歡著,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么?他應該習慣了才是啊!

其實顧忘不是不相信,而是他真的不想相信。自己的煩心事已經夠多了,他不想再無故添加一些無所謂的事情。

「周小姐,我想你是找錯人了,如果你真的很寂寞,可以去酒吧,在我這裡找不到任何的安慰和疼惜,門就在那裡,開著的,你可以走了,不送。」顧忘的語氣,冷冷的,有些不悅的開始趕人了。

他是故意的吧!自己都已經說的這麼明顯了,難道他就一點感覺都沒有?周陽的眼睛有一絲黯淡。

不行,越是難纏就越要搞定,她就不相信,一番努力以後這個男人還是對自己無動於衷。

「好,那我先走了,不過剛才的話我可是認真的哦。」說完,她便踩著高級定製皮鞋咯噔咯噔的離開了顧忘的辦公室。

一瞬間,顧忘抱著自己的腦袋,有些疲憊。

事情不應該是這麼發展的!他只是想通過周陽找到廠商老闆的下落,然後繼續和老闆溝通合作的事情,怎麼突然就演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了?

「大哥,你沒事吧?」山貓直接闖了進來,激動的問道。

「沒事,就是有點累,說吧什麼事情?」顧忘抬起頭說著,眼睛里有些憔悴。

「哦,是這樣,國外的那個廠商有了一點消息,老闆目前在度假,至於去了哪裡我沒有查到,但是他們提到過海……」山貓解釋著。

顧忘「噌」的一下子站了起來。

很好,只要有了消息,就等於有了希望。不管是哪個海,既然有去度假就一定會有行程安排,就一定會有人知道,只是人家不願意透露罷了,所以,自己還是親自去一趟比較好。

「好,我知道了,幫我定一張機票。」顧忘緩緩說著。

這次,他一定要找到那個廠商老闆。

「大哥,剛才我看見周小姐了。」山貓有意無意的說著。

「嗯,她來過又走了。」顧忘淡淡的回答。

然後呢?她說了什麼又做了什麼?這是山貓比較在意的。

「大哥,你還不打算放棄周家的廠商么?」

其實他早就想放棄了,只是在還沒有和國外的廠商打成合作之前,他還是應該繼續和周家的廠商保持聯繫,儘管他知道這些都是無用功罷了。

「沒事,先放著吧,我們的重心一直都是國外的那個廠商。」顧忘回答道。

旁邊的山貓終於鬆了口氣,他和上官娜娜之間的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他可不想顧忘和趙以諾之間再出現什麼意外。

「查清楚了么?」角落裡,一個女人狠狠地看著面前的男人問道,渾身散發著陰冷的氣息。

「放心吧小姐,這是所有的資料,我辦事你放心。」男人將手裡的提袋直接遞給周陽回答著。

「好,這是給你的酬勞不要告訴任何人。」她說的很是兇狠,讓面前的男人身子顫了顫。

「原來她就是趙以諾,確實蠻漂亮的嘛。」客廳里,周陽翻閱著手裡的資料,自言自語著。

而此時的趙以諾,正在林夫人的花園裡修剪著枝丫。

「以諾,累不累?休息一會吧。」林夫人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對不遠處的女人說道。

「沒事,一點都不累,超市裡最近搞活動她們都建議拿這些小盆栽當做禮物送給顧客,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怎麼想的。」趙以諾低聲抱怨著。

每年都是如此,林夫人早就已經習慣了。小山村裡的人,都很喜歡這些花花草草,而林夫人每天都把花園當做自己的寶地,不允許外人隨便進來。

這不,他們就趁著超市裡做活動主動向超市領導申請將一些小小的盆栽當做禮物送人,這樣還會增加效益,出於人性化的管理,超市領導自然會同意。

「怎麼樣了?修剪的應該差不多了吧?」突然,凌辰一邊推門而進一邊喊著。

一看到這個男人,趙以諾心裡就有些怨氣。

「你還說呢,要不是你同意,林夫人怎麼會犧牲這麼多花草。」

凌辰愣了一下,立即恢復臉上的表情。

「那我也是沒有辦法啊,人家顧客都向我申請,我總不能就直接拒絕吧?」凌辰聳了聳肩說道,一副無奈的模樣。

「沒事沒事,我都已經習慣了,再說了這些小盆栽本來就是要送人的。之前一直不讓他們進這個花園,是因為怕他們不好好珍惜,現在他們有這個急迫想要得到小盆栽的心情了,自然也不會損害這些盆栽,放心吧以諾。」林夫人向她擺了擺手,說道。

「請問,趙以諾在么?」突然,有人敲了敲門,大聲喊著。

這個聲音聽起來很陌生,趙以諾微微皺起了眉頭,緩緩走向門口。

「你是?」趙以諾狐疑的看著面前打扮的如此精緻的女人問道。

「你好,我叫周陽,是顧忘的好朋友。」 峽谷上空,眾人只覺人影晃動,卻分不清誰是誰!特別是那具有壓迫感的氣息漸漸增大,他們都震驚營救林天奇的這些人的功夫。

當然了,狄家老爺子狄振華也是個絕對的高手,褶子山、程翀、劍芒三人聯手,不能將其擊敗。

「轟。。。」

響徹大地的轟雷聲在褶子山和程翀擊向狄振華,狄振華雙手迎合瞬間響起,聲音伴隨著無形殺氣鋪天蓋地卷出,強大的氣勁將褶子山和程翀震回峽谷對面,狄振華倒退的身形也落地,顫抖的雙腳,發疼的掌力,都在訴說褶子山、程翀、劍芒的功夫不弱,不然,狄振華嘴角不會用那一縷鮮紅血絲。

狄振華受傷,程翀三人也相對性的遭受創傷,只是他們先發制人,傷勢不嚴重。

反觀林峰和沈滔這邊,林峰自知難以靠近林天奇,便選擇與沈滔聯手,先是打傷狄虎,隨即在林天奇的低吼聲中,退到大部隊前面。

狄振華受傷,這讓狄家護衛嗅到了危機!落地的狄振華,眼中驚訝之色顯然可見,輕撫鬍鬚的他,強壓制體內氣勁的流動,直起身子側臉。

褶子山、劍芒、程翀三人並肩而立!

狄振華帶著驚訝的眼神望著褶子山三人。道:「大漠孤煙直?你應該是神運算元褶子山了!」

褶子山手中摺扇搖晃著,輕微躬身道:「狄老爺子真是好眼力,子山佩服!」

此人是褶子山?狄振華深褐色眼眸眯了起來,聲線逐漸陰冷。「當年老夫曾多次命人前往大漠請你出山,你拒絕;如今你卻為林家小子出山,看來今晚一事都是你在背後*縱了!」

「子山多謝狄老爺子厚愛,只是子山無福消受!狄老爺子,狄家氣數已盡,您老若現在將二十萬兵權交出,帶著你狄家幾百口找個沒人認識你們的地方隱退,或許能保住狄家血脈;不然,多不過三年,狄家必亡!無一後人。」

「褶子山你。。。」

大漠褶子山一字千金,繼承天神衣缽,所預算之事無一錯誤,華夏所有家族曾在十年前為爭奪褶子山而起殺伐戰爭,後來褶子山隱退大漠,消失在中原,這才平息長達三年之久的戰爭。

如今褶子山預算狄家未來,聞言后的狄家眾人,面呈豬肝色,狄振華更是怒火攻心!怒指著一臉淡然的褶子山,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褶子山對狄家怒氣視而不見,仰頭一點星空。「狄老爺子匆忙回京,想必是發現夜中星斗變異,只是天命不可違;狄家多年守衛華夏,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可是,天尊降臨,他日必君臨天下!狄家不足以繼續守衛華夏。老爺子你是聰明人,明白子山的意思!」

這番話出來,狄振華出奇沒有震怒,而是沉思起來!因為褶子山已經把話說到他心口上了,他若再動怒,只怕會給狄家帶來更加的災難,只是他不明白褶子山這種人物為何肯為邊陲林家小子出山。

在狄振華沉思的時候,褶子山向前踏出一步,對著林天奇的方向微微躬身,隨即,迎上林天奇投來的目光。

兄弟兩人目光相撞,均能感覺到那股濃濃的情義!不管是林天奇還是褶子山,腦海中均出現了剛認識的場景,兩人大打出手,卻沒有殺對方,彼此惺惺相惜,向蒼天起誓做一輩子的兄弟。

望著褶子山清澈眼眸慢慢泛紅起來,天奇嘴唇微顫,想說什麼,始終沒有開口。

褶子山望著天奇的那雙眼睛,心口堵得慌!點點頭,對這種方式告訴天奇一切正常,都在按計劃進行之後。側身對劍芒他們說:「芒、翀,命人撤退!」

「褶子。。。」

「芒,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畢竟我們的五弟就在對面,可現在。。。」褶子山眉頭緊皺,搖搖頭。「時機不到,撤退!」

「可是。。。」

「芒。」程翀出聲道:「聽褶子的,撤退!」

劍芒對天奇的感情,可是生死之交,當年天奇在江州歷練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是兄弟了!緣分,有緣才有份,劍芒不肯這就樣撤退,他側身望著不斷搖頭的林天奇。讀懂林天奇的意思之後,咬咬牙,揮手大喝道:「劍庄的人給我聽著,全部撤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