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給你!」金清石又從口袋裡拿出兩大塊巧克力放在了小虎的手裡,小虎立即撕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這個時候劉超打完電話走到金清石的身前笑了笑道:「這傢伙腦袋雖然不好使,可是天生的神力!我們三五個警察都不是他的對手!他是跟聶貴在一起的,幸好殺手的目標只聶貴!要不然他不死也得重傷!」

「哦?他是現場的目擊證人,你要帶他回警局嗎?」

「帶回去作用也不大,他的證詞法院是不會採納的!」劉超搖了搖頭道。

「那我先把他帶走了!如果他們家裡人來找他你就給我電話!這小子和我一樣都是跟著爺爺在深山裡長大的,我來這裡也是的爺爺的!我們算是有緣吧!」金清石笑了笑道。

「金局你放心!一有他家人的情況,我立即通知你!」 重生之都市仙尊 劉超連忙回答道。

「謝謝劉局!那我先帶他下山了,晚上我還要回省軍區去!」金清石說完向著小虎道:「小虎你願意跟我下山嗎?過幾天我們一起進山找你爺爺好不好?」

「哥哥是好人!給我好吃的!我跟你走!不過我很能吃,怕你不喜歡!」小虎認真的道。

「呵!呵!哥哥別的沒有就是吃得東西多!你想吃什麼哥哥給你買什麼!不過你要答應哥哥不要隨便打人!要聽我的話!」金清石笑著道。

「我聽哥哥的!我要吃很多很多的豬腳!」小虎不停點著頭道。

「下山就給你買!先跟哥哥去鎮上給你買幾件衣服!光著上身多難看!」

「沒關係的!我從小就很少穿衣服!穿了很快就破了!」搖了搖頭道。

「破了哥哥再給你買!買多多的!你只管穿就行!」金清石說遠拉著小虎的手就向門外走去,這個時候聶柄突然大喊道:「金大爺!金大爺!求求你把針拔出去啊!」

「對不起啊!一高興給忘了!」金清石說完走到聶柄身前,手一揮,銀針立即消失在了大家的視線里!

在劉超和那些警察的震驚中金清石拉著小虎從山下飛快的跑了下來。

兩個人來到車上,甘朝陽看到金清石帶著一個兩米高、大塊頭的黑鐵漢上了他的車,他連忙向著金清石道:「金大哥!這人是誰啊?你把他帶到那裡去啊?」

「在山上撿來的!叫小虎!以後就跟我一個姓!就叫金虎!」金清石笑著道。

「小虎你好!我叫張朝陽!很高興認識你!」張朝陽伸出右手向著小虎道。「哥哥!他把手伸給我幹什麼?我可沒有東西給給吃啊!」小虎向著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小虎!你以後叫他朝陽哥!他伸手不是向你要東西,而是大家見面時候的一種問候,你應該也把自已的右手伸出來,和他握一下!就是禮貌!」金清石微笑著道。

「哦!那我們就握一下吧!」小虎伸手大手一把將甘朝陽的小手全部握在裡面,這個時候甘朝陽立即發出一聲慘叫,金清石連忙大叫道:「小虎快鬆手!快鬆手!」

小虎立即鬆開了大手向著金清石問道:「哥哥!我只是和他握了一手!他怎麼大叫啊?是高興的嗎?跟我們家小白一樣!」

金清石向著不停在甩著手的甘朝陽笑了笑道:「讓你不練武!找人握手都疼成這個樣子!真是太丟人了!」

「親哥!他那裡是握手!簡直就是一個老虎鉗!疼死我了!以後他就是給我再多的錢,我都不跟他握手!搞不好就是一個殘疾啊!」甘朝陽苦笑著道。

「臭小子!回去給我好好練功!真是太丟甘家的人了!」甘白緣瞪著眼睛道。

「爸爸!你沒看到我受傷了嗎?你就不心疼一下你兒子啊?」甘朝陽鬱悶的道。

「心疼?我要是不心疼你,你早就成材了!我再心疼你,你的命都快沒了!」甘白緣大聲的道。

「甘叔叔!朝陽會好好練功的!要不然你先當那個藥材公司的總經理!等他什麼時候練好武功了你再把位置讓給他!」金清石笑著道。

「行啊!這小子剛才還想讓我給他當助理呢!這回好了!他先當我的助理吧!」甘白緣呵!呵!呵!的笑著道!

「爸爸!你是打擊報復!回去我要向爺爺投訴你!」甘朝陽大聲的道。

「隨便!你爺爺已經撤回了保護傘!一切都讓我做主!」甘白緣笑著道。 「悲劇啊!我的大樹啊!」甘朝陽大聲的叫道。

「朝陽哥!你想要大樹嗎?我這就給你扛一棵回來!」小虎說完就要跳下汽車,金清石一把拉住他笑著道:「你朝陽哥想要家裡的大樹!不是山上的大樹!」

「哦!」小虎點了點頭又搖搖了頭。

「快開車吧!我們先去鎮上,給小虎買幾套衣服和鞋!」金清石笑著道。

「還有豬腳!」小虎立即補充道。

「就小虎這身材,恐怕要到區里或省里才有!」甘朝陽一邊開車一邊搖了搖頭道。

「沒關係!先到鎮上轉轉!我如果沒有,我再去省城給他買!」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四個人開著車殺到了鎮上,轉了一大圈后什麼也沒買到,買了一大箱熟豬腳后開車回到了家中,甘大山看到他們平安的回來立即向著金清石道:「是什麼情況?」

「是聶貴在那裡偷挖金礦,騙了很多人幫他挖礦,死了十一個礦工,還糟蹋不少女孩子!這個人渣!」金清石咬著牙道。

「這個聶貴膽子也太大了!這種人死了活該!」甘大山瞪著眼睛道。

「他要不是有一個好哥、好侄女!能有這麼膽嗎?他哥和那個吳區長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甘朝陽道。

「爸爸!金先生!聶貴雖然死了,可是主謀還逍遙法外!老百姓還是敢怒不敢言啊!」甘白緣嘆了口氣道。

「我們先吃飯!吃完飯我和石頭還有事要辦!今晚就不回來了!」甘大山忍不住現在就想動手去抓那個聶權了,他催促著道。

甘媽媽很快把準備好的飯菜端了上來,可惜大家沒吃上幾口菜,就全部裝到了小虎的肚子里,金清石苦笑著道:「我沒想到他這麼能吃!要不我請大家去鎮上再好好吃一頓吧!」

「算了!我也沒心情吃飯!這個傢伙可真能吃!如果教好了真是一個好幫手!他的外功已經練到了很高的境界!皮膚由古銅色轉成了黑色,這是身體細胞緊密的一種體現,現在拿著刀在他身上砍一下也只會留下一道白印,這小傢伙絕對是一個怪物!」甘大山看著小虎羨慕的道。

「甘爺爺!你說小虎練的是不是少林金剛硬氣功呢?」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這個我也看不出來!少林金剛硬氣功只有少數有天分的弟子才能修鍊,練成的人都是寺里的得道高僧!一般不會隱居在深山裡的!」甘大山想了想道。

「哦!小虎你爺爺是光頭嗎?」金清石向著正在啃豬腳的小虎問道。

「不是!爺爺的頭髮、鬍子長得可長了!」小虎搖了搖頭道。

「先別管他了!晚上要帶他出去嗎?」甘大山小聲的道。

「還是不帶了!我們處理完事情馬上就回來了,就讓他陪著朝陽在家好好練功!」金清石想了想道。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這次出去不能有任何的在閃失,我們還要帶著一個人去省城,這裡的變數比較大!我怕他有危險!」甘大山點了點頭道。

「嗯!」金清石點了點頭向著小虎微笑著道:「小虎!哥哥要和爺爺出去辦點事,可以要一天才回來,你跟朝陽哥好好在家裡呆著,那裡也不準去!等哥哥回來給你帶好吃的和好看的衣服回來!」

「好!我那也不去!就在家裡等著你!我怕再走丟了,沒東西吃!」小虎用力點點頭回答道。

「甘叔叔!朝陽!麻煩你們幫我照顧一下小虎!我和甘爺爺這就出發了!」

「你們一定要小心!小虎我一定會照顧好的!」甘白緣擔心的道。

「你在家給我好好監督朝陽吃藥、練武!如果你捨不得打,就讓小虎幫你出手!只要死不了就行!」甘大山狠心的道。

「爺爺!救命啊!」甘朝陽大叫著道。

甘大山拉著金清石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家裡,兩個人先是來到了富貴藥材公司,從後面翻到院子里后,兩個分別向著兩個放藥材的倉庫悄悄的潛伏了過去。

藥材倉庫的大門同樣是被公安局的封條封住著,金清石打開天眼,看到裡面的架子上裝滿了一個個布袋晒乾的藥材,他圍著倉庫轉了一圈,找到一個排氣口后,立即飛身躍起,左手扣住排氣口的邊緣,右手拿出黑龍寶刀向著裡面快速的劃了一圈后,大大的排氣扇立即掉了下來,將排氣扇往空間里一收,金清石輕輕的鑽了進了進去。

雙手在長長的倉庫里連續的揮舞著,一個個裝滿藥材袋子瞬間消失在倉庫里,當金清石收藥材從排氣口出來的時侯,就看到甘大山正在倉庫的大門前轉來轉去。

金清石飛身躍到甘大山的身前小聲的道:「什麼情況?」

「那個庫房的門被人撬開了!我沒敢進去!過來找你商量一下!」甘大山小聲的道。

「我們先去地下室!」金清石想起了那個老頭說起的靈雲山莊,現在還是小心為好!

金清石和甘大山剛剛來到小樓的附近,就看到兩個人扛著兩大包東西從小樓里走了出來,甘大山立即想衝過去,金清石一把拉住他,然後從空間里拿出兩塊黑布,自已先蒙在臉上,甘大山點了點頭也跟著蒙住了自已的臉。

金清石用手指一下右邊的那個人又指了指自已,甘大山馬上明白了金清石的意思,自已對付是左邊的那個人,兩個人同時點了點頭,兩道身影同時向著扛著大包的兩個人撲了過去。

先天高手速度這個時候顯現了出來,他搶先一步衝到左邊那個人的身前,身體躍起一拳轟向了那個人後腦勺。

那個人夢都沒要想到背後會有人襲擊他,當甘大山的拳風吹到他的頭髮上的時候,他剛想回頭看看是什麼情況,就看到一個拳頭重重轟在了他的臉上,甘大山的拳頭直接從那個的面部砸進腦袋裡,那個人的身體直挺挺的站在那裡,甘大山迅速將拳頭收了回來,他一把抓過那個大包向著金清石的方向看去。

金清石這個時候雙手拿著兩把帶著消音器的手搶,正向著右邊的那個人快速的扣動著扳機!

那個的腦袋上已經布滿了血洞,身體軟軟的倒在了地上,金清石向著張大山小聲的道:「先去外面等我!我處理一下痕迹!」

甘大山點了點頭拎著包,身體連閃了一幾下后消失在夜色中。

金清石馬上將兩個人的屍體、包、子彈殼全部收到空間裡面,然後飛身向著甘大山的方向追去。 金清石的身影剛剛消失在院子內,從小樓內快速閃出兩道身影,其中一個身材瘦小的人用鼻子向著四周聞了聞,一直走到了剛出來的兩個人倒下的地方,仔細檢查了一遍後向著身邊一個身材魁梧的人道:「六師兄!這裡好濃的血腥味,而且剛剛我們聽到了響聲,才哲和才英會不會出事了?」

「不可能吧?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跟我們出來辦事,憑兩個人的身手,不會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吧?」

「難說!我們快去倉庫看看才哲和才英有沒有過去!如果沒有那真的出事了!」

「嗯!」六師兄點了點頭,兩個人快速向著那間開著門的倉庫奔了過去。

金清石飛身跳到牆外,甘大山看著兩手空空的金清石立即小聲的問道:「怎麼空手回來了?東西呢?」

「包里都是一些普通的藥材,一會還要去抓人,我就沒把它帶出來!我們先離開這裡,那些人很快就會找過來!」金清石小聲的道。

「恩!」甘大山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和甘大山兩個人來到一個偏僻的地方,甘大山打開那個大包,頓時眼睛一亮!裡面除了有幾支百年的靈芝、黃精,剩下的全是一捆捆的百元大鈔,金清石掃一遍,包里整整裝了300萬!

甘大山開心的道:「這些錢和藥材我們一人一半!要想富走險路!這句話果然有道理!」

「甘爺爺!這些東西全部歸你!錢留給朝陽做點生意!他成家也需要錢!」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那怎麼行?兩個人出來幹活當然要平分才行!你這是看不起甘爺爺啊!將來我還要跟你去國外搶錢呢!」甘大山瞪著眼睛道。

「甘爺爺!我可真沒有看不起的意思!要不我們就用這些錢在這裡成立一個藥材公司,你當董事長!收上來的藥材除了賣給療養院外,我們還可以製成中藥丸、藥膏等!配方我這一些,甘爺爺手裡也會有一些吧?」金清石笑了笑道。

「當然有啊!我這可是祖傳的!以前沒想過這些事情,可是現在朝陽大了,沒錢沒權真不行啊!那就這麼定了!我們先買地、收藥材!然我再跟你做幾次買賣,爭取把機器的錢掙回來!」甘大山笑著道。

「機器我來買!將來藥廠掙錢了再還給我就行!」

「你多投點沒關係!將來你是大股東!呵!呵!」

「這錢要先收起來才行!現在可不能存到銀行去!給別一查就麻煩了!」金清石提醒著道。

「鎮上我有一個親戚住在這裡!把東西先放那裡吧!我們趕緊去辦正事!」甘大山點了點頭道。

甘大山將大包寄放在親戚家后,兩個人悄悄的來到了鎮政府後面的小區里,就是住的全部是鎮上的公務員和離休幹部,聶貴住在一號樓的頂層9樓,面積180平方米,房間里擺著老款的電視機和舊傢具,聶貴這個時候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抽著煙,兩隻眼睛一直盯著牆上掛的一張放大的相片,相片上有兩個老人、聶權一家三口和聶貴。

聶貴被人開槍打死了,他馬上想到了這是殺人滅口,而聶貴能威脅到的人除了吳家父子和靈雲山莊,就再也找不出其它人了!」可女兒嫁進了吳家,如果想要為弟弟報仇就一定會牽連到自已的女兒,聶權的心在掙扎著。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聶權看著打過來的號碼立即接聽到道:「張先生您好!」

「聶貴到底得罪了什麼人?他自已死了就死了!還連累了我的人!今天我們來取貨,我的兩個徒弟在倉庫失蹤了,一些藥材和錢都不見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冷冷的說道。

「啊?人在倉庫里失蹤了?這怎麼可能啊?」聶權吃驚的道。

「別廢話!聶貴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聽說他得罪了一個總參的軍官,那個軍官直接告到了省里,省里開始追查這件事情,也許聶貴知道了太多的秘密,所以派人殺了他!」聶權連忙說道。

「我們的藥材不能斷了!你趕緊派人接手這件事情,那個黃金礦已經被發現了,我會再給你一個新的礦址,你可以繼續幹下去!其它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謝謝張先生!我會儘快安排的!」聶權立即回答道。

聶權放下電話后冷笑著道:「如果你們不幫聶貴報仇,藥材就別想得到!」

「聶鎮長!你是想讓靈雲山莊的人殺我還是殺吳家父子啊?」金清石拿著裝有消音器的手槍,微笑著客廳的陽台上走了進來。

「你是什麼人?」聶權「噌」的一聲!從沙發上站起來緊張的道。

「我就是你說的那個總參軍官啊!」金清石笑了笑道。

「啊?你來我家幹什麼?想要錢嗎?家裡只有幾千塊錢!」聶權聽到金清石是那個軍官,自已的命是保住了,他以為是別人派來的殺手! 「聶權!我來你家不是想要你的命,雖然我可以一槍斃了你,而不用負任何的責任!可是當我看到吳曉謀父子的時候,發現你們兩個兄弟也是受害者!這件事情我會直接向湘北省的有關部們彙報這件事情!你也不用擔心那個陳副省長!他也跑不掉的!」金清石認真的道。

「我跟你走!如果我不走你也會強帶我走,而且這些資料如果流傳到外面去,我女兒今後可怎麼活啊!走吧!」聶權嘆了口氣道。

「你能這麼樣算你還有點良知!吳曉謀已經開始在對付你了!如果你再不走,也許明天就會死在這間房子里!」金清石剛剛說完,從陽台上出現了一個黑影蒙面人,手裡拿著一把匕首,看到金清石和聶權,立即飛身撲了上來。

金清石立即沖了上去,寒光一閃,匕首向著金清石的胸口就扎了過來,金清石連忙各左一閃,那個黑衣人沒有再向金清石攻擊而是直接沖向了聶權,聶權嚇得連忙滾到到沙發後面,金清石迅速舉起手槍連續開了兩槍,那個人「啊!」的大叫一聲后,身體立即衝到了陽台上,飛身從九樓跳了下去。

金清石跑到沙發後面拉起全身顫抖的聶權急促的道:「我們快離開這裡!」

聶權連忙點著頭道:「我跟你去省城!他們既然想要我的命,我就跟他們同歸於盡!」

金清石保護著聶權來到樓下,守在樓門口的甘大山立即向著金清石道:「金局長!剛剛有個人從樓上飛了下來,我以為是跳樓的,剛想跑過去,就看見那個人握著胳膊向樓后跑去了!」

「有人要暗殺聶鎮長!我們立即送他離開這裡!」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那我去找車!」甘大山說完就要向門外跑,這個時候聶權急著道:「我的車就在這裡,開我的車!」

金清石拿著聶權給的車鑰匙,立即打開豐田霸道越野車的車門,甘大山立即拉著聶權衝到車上,霸道衝出小區直接向省城開去。

在湘北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李宏文的家裡,李宏文拿著手機在客廳里焦急的走來走去,他晚上接到國安部部長葉政仁的電話后,就開始焦急的等待著。

李宏文做為葉系裡的中間力量,一直在低調的處理著省里的各種關係,省委曹書記、省長王京亮、常務副省長陳其虎,這三個人分成了三股勢力,省長明年就退體了,很多人開始投向了陳其虎,因為陳其虎最有機會坐上省長的位子而且省委常委軍區司令員丁建偉、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袁安康都在支持他,可是陳其虎這次如果發生了意外,李宏文在葉家的支持下,很有可能坐上省長的寶座!

葉政仁雖然在電話中只說讓他處理好手上東西,並沒有明說什麼,可是處理好和利用好就要看自已的本事了!李宏文決定和省長王景亮合作一次,利用他們現在之間的矛盾,阻擊陳其虎!

凌晨三點鐘,坐在沙發上的李宏文剛剛拿起一支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李宏文立即拿起電話道:「是金局長嗎?我是李宏文!」

「您好!李部長!我是金清石!葉部長讓我來找你,想請你幫點忙!」金清石客氣的道。

「葉部長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金局長現在在哪裡?」

「我就在省委大院有門口!」

「你現在去大門左邊大約500米的地方有個君悅大酒店,我在那裡已經訂好了房間,你們先去房間等我!我馬上趕過去!」李宏文小聲的道。

「好的!」金清石掛了電話直接開著車來到了君悅大酒店,報上自已的名字后,金清石拿著房卡來到19樓的1908房。

「金局長!一會誰過來啊?陳其虎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以前還動用過軍隊去強行拆遷,他和丁司令可是好朋友,現在馬上又成親家了!」聶權擔心的道。

「一會宣傳部的李部長過來,我們商量一下看怎麼辦好!首先要保住你的命!」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我的命已經不重要了!我現在只想著報仇!」聶權咬著牙道。

「現在就怕你仇還沒有報,人就死了!你放心!如果這裡解決不了,我馬上帶你去都城!」金清石笑了笑道。

這個時侯門外傳來了敲門聲,金清石立即閃到門前打開天眼把站在門外的人掃了一遍后,才將門迅速打開,一個五十多歲、戴著一副眼鏡,身高約176、頭髮梳理的整整齊齊,一看就是一個文化人。

李宏文看到一個年輕人開了門先是一楞,雖然葉部長說是金局長是一個年輕人,不過這也太年輕了吧?看來這個人的身份不簡單啊!他連忙微笑著道:「你是總參的金局長吧?我是李宏文!」

「李部長您好!我是金清石!這次要麻煩李部長了!我先把事情給你講一下,然後你再看一下物證和人證!」金清石仔細的把事情跟李宏文講了一遍,李宏文聽完他一邊看證物一邊沉思著,過了幾分鐘后,他向著金清石道:「金局!這些物證和人證,那吳曉謀父子一定逃不掉了!可是單憑這一份電話錄音,無法讓陳其虎認罪啊!」

「那李部長的意思呢?」

「我們還是要從吳鎮身上找突破口,他手裡一定有賄賂陳斌的一些物證,只要找出陳斌的證據,陳其虎就是不被雙規也不會再當這個副省長了!」李宏文想了想道。

「李部長!你把李其虎家住的地址告訴我,今晚我就去他家看看!如果找不到什麼,我連夜回區里,爭取一次就能搞定他們!免得讓他門有所防備!」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他就住在四號樓!我住在十二號樓!小樓的牆上有標記,很好找的!」李宏文笑了笑道。

「李部長你開車來的嗎?」金清石問道。

「嗯!我可以帶你進去!」

「你路過李其虎家的時候別停車,一直往家開!我自已會想辦法下車的!」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向著甘大山點了點頭,甘大山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向著金清石點點頭道:「我會保護好聶鎮長的,你自已要小心點!早去早回!」

金清石先離開了酒店站在離酒店不遠的路邊,沒過多久一輛奧迪A6掛著湘A.00013的車牌向著他的方向開了過來,車還沒停穩金清石已經拉開車門飛身跳到車後排,李宏文現在明白了,剛剛這位金局長為什麼不讓他在四號樓停車了,就憑這身手根本就不用自已停啊!

李宏文開著車進到了省委大院的後門,這裡就是他們常委住的地方,道路兩旁種著高高大樹和花花草草,在快到四號樓的時候,李宏文小聲的道:「前面就是了!」

「好!」金清石回答完打開後面的車窗,雙手扣住車窗的兩邊,在汽車路過四號樓的時候,人影一閃金清石瞬間從汽車內穿了出去,在地上輕輕一滾來到四號樓前,身體緊跟著高高躍起,向著三樓的樓頂躍了過去。

這李其虎還挺有雅興,在三樓的天台上種了好多花花草草,一把逍遙椅和一套紅木喝茶的桌椅,一看就知道是高檔貨!媽的!收了!

金清石將樓頂上花花草草也收到空間里后,看著乾乾淨淨的樓頂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從開著門的樓梯直接下到三樓,三樓有兩間房,一個是主人房、一個是書房。

金清石輕輕的推開書房的門,裡面一個長沙發、一個茶几、一套辦公設備和一面牆的書架,架子上擺著各種書籍,在辦公桌下有下個中型的保險柜,金清石直接拔掉電源將保險柜收到空間里,緊接著將房間里的所家物品全部收到了空間里,然後轉身離開書房來到了主卧室的門前,他輕輕推開門,就看到一張大床上,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和一個胖胖的婦人背靠著背睡在床的兩邊。

金清石拿出兩支銀針輕輕的走到床前,將兩支銀針分別插進兩個的昏穴后,開始在房間里大膽的找了起來。

現在的社會!小幹部家裡藏現金,大幹部家裡都藏房產證,錢都藏在情人那裡!

金清石開始熟練的房間找了起來,床頭櫃裡面除了兩隻手錶和香煙什麼也沒有,金清石來到化妝台前打開幾個抽屜,當看到裡面擺滿了一個個盒子后,金清石的臉上終於有了笑容,因為盒子里裝著都是一塊塊女款的名牌手錶、各種黃金、鑽石、寶石首飾!而裡面還有一個盒子里裝著一個小筆記本。

金清石打開筆記本,上面寫著某年月日,是誰送了什麼東西,上面的記得現金最少都是十萬元,看著記了小半本的筆記本,金清石眼睛頓時亮了起來,然後他馬上又搖了搖頭,這些錢也不知道藏在那裡了,就是知道也不能拿啊!這可是罪證!

將所有的東西收到空間里,然後打開衣櫃的門,裡面除了衣服什麼也沒有!奇怪了!沒有房產證這不可能啊!也不可能將這些都放在他兒子那吧?

金清石又仔細的房間尋找了一變,最後連兩個人睡的枕頭都看過了,就是沒有發現有價值的東西。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