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娜沉默了一會兒,拉娉婷到自己的身後,說:「娉婷,別理會這個花心小蘿蔔,我帶你進去休息。」

她帶著娉婷要走。

可娉婷怯生生的拉住了天寶的手,說:「大姐姐,我想跟天寶哥哥一起玩,不想休息。」

裴娜頓時被氣的跳腳。

這個臭小子,才這麼大點就會蠱惑女孩子的心了,長大了還得了?

真是一點都不像洛琛啊!

心裡瘋狂的吐槽了片刻,裴娜對上兩個小傢伙濕漉漉的,渴望的眼睛,自暴自棄道:「好吧,你們一起玩吧,我不管你們了。」 不管怎麼說,這是一個機會,他們兩個相處的機會。

儘管是因為一本不知道是什麼的書,葉景茂也不想錯過這次機會。

他們兩個計劃的好好的,但是出了火鍋店的大門之後,卻發現計劃有變。

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在火鍋店的門口聚集了一大批粉絲,有葉景茂的,也有玉傾歡的。

應該是這次直播讓粉絲們知道了他們所在的地點。

不得不說現在的粉絲都非常的眼尖,鏡頭只是照到了一小塊地方,就被他們發現了他們是在哪家火鍋店吃的火鍋。

玉傾歡對他們的偵察能力表示由衷的佩服。

葉景茂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只是這點粉絲攔路,他沒有絲毫的慌亂,玉傾歡更不用說了,她更不會慌,並且全程淡定無比。

「沒想到我只是做了個直播,你們就能找到這個地方來,辛苦你們了,我看你們人並不多,我請你們吃火鍋,怎麼樣?」葉景茂非常客氣地說。

粉絲們聽了他的話之後就開始放聲尖叫。

「葉影帝,你真的要請我們吃火鍋嗎?」

「葉影帝,葉影帝,請問你能給我簽個名嗎?」

「葉影帝,我們愛你,求合照。」

………………

當然,這些人裡面也有一些事玉傾歡的粉絲,玉傾歡聽到他們的聲音,非常友善地沖他們揮了揮手。

火鍋已經有人請了,她就不湊這個熱鬧了。

她對她的粉絲們眨眨眼:「你們聽到了沒有,剛剛葉影帝說要請你們吃火鍋,你們千萬不要跟他客氣,葉影帝什麼都不多,就是錢多,你們幫他花著點。」

聽到玉傾歡的話,粉絲們都非常善意的笑了,葉景茂也感覺有點哭笑不得:「我竟然已經決定請客了,就不會食言,你們跟我們進來吧。」

葉景茂把這些粉絲們交給了服務員,讓他們看著安排,在服務員們把飯菜都端上來之後,他才跟他們揮手告別:「你們就好好在這裡吃火鍋吧,我們兩個還有事兒,就先走了。」

玉傾歡跟在他的後面,轉過頭對那些激動的粉絲們說:「你們在這裡好好在這裡吃火鍋,千萬不要跟過來哦。」

玉傾歡的話,無情的戳破了某些粉絲們希望的泡泡,她怎麼知道他們想跟過去呢?

火鍋隨時都可以吃,但是愛豆卻不常見,他們好想跟我去啊!

但是玉傾歡發話了,他們還是乖乖地在這裡吃火鍋吧。

再一次走出火鍋店大門的時候,兩個人都送了一口氣,幸好沒有粉絲跟過來。

等到兩個人回到玉傾歡的公寓的時候,他們在火鍋店遇見粉絲這件事情已經在網傳開了,這個話題居高不下,很快就上了熱門。

玉傾歡刷微博的時候正好刷到了關於葉影帝請粉絲吃火鍋的帖子。

毫無疑問地,之前他們兩個一起做的那個直播也上了熱門,不,現在已經不單單是熱門了。

玉傾歡把手機丟到葉景茂的懷裡:「你看看網上現在正在說什麼,我先去洗個澡,一身的火鍋味。」 葉景茂目光閃了閃,開始認真地看起來網上的那些帖子。

玉傾歡磨磨蹭蹭地洗了好一會兒才從浴室裡面出來,她擦著頭髮走向葉景茂:「你也去浴室裡面洗一下吧,我相信你現在也很難受。」

葉景茂沒有很嚴重的潔癖,但是潔癖他肯定有,他肯定受不了一身的火鍋味兒。

葉景茂抬眼就看到了正穿著浴袍的玉傾歡:「我在你這裡又沒有可以換洗的衣服。」

意思就是他洗了也沒有衣服換,還不如不洗。

玉傾歡這裡確實沒有他的衣服,她自己也根本就沒有想過這一點。

「沒有衣服你就不會像我一樣裹著浴袍出來嗎? 隱少房東 你一個大男人,難道還怕我會吃了你嗎?」玉傾歡對他翻了一個大白眼。

葉景茂:「……那你把頭髮頭髮干,我去稍微洗一下。」臨進浴室還不忘了提醒她一句。

「我知道了。」

雖然這麼說,玉傾歡擦得卻不那麼認真,幾乎就是隨便擦兩下就停手了。

等葉景茂從浴室裡面出來的時候,玉傾歡看見了他身上那件跟她同款的浴袍。

剛剛出浴的葉景茂看起來特別像一個誘人的男妖精,玉傾歡的眼睛直勾勾地放在了他的身上:「茂茂,你出來的時候有沒有照鏡子?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有多帥嗎?」

葉景茂:「……」雖然不知道具體有多帥,但是他可以完全想象的出來。

葉景茂不說話,玉傾歡卻沒有放棄調戲他,她輕手輕腳地走到他的面前,輕挑地伸出一根手指抬起他的下巴:「你這個樣子真的很誘人~」

葉景茂抓住她不安分的手握在了手心裡:「別鬧。」

玉傾歡嘖了一聲:「我沒有鬧,茂茂,接吻嗎?」

葉景茂危險地眯了一下眼,既然對方已經熱情邀請了,他要是拒絕了,豈不是不識好歹!

他捧住玉傾歡的後腦,襲上了她的紅唇。

正當他們兩個忘我的時候,外面忽然響起了門鈴聲。

玉傾歡眨了眨眼,把葉景茂推開了:「有人來了,我去開門。」

她話音一落就被葉景茂拽住了手腕:「我去吧!」

玉傾歡現在正穿著浴袍,出去開門不合適。

玉傾歡也沒有跟他爭,她知道是誰過來了。

葉景茂打開門就看見了玉傾歡的助理,手上還提著幾個袋子。

石珍在來的路上就已經給自己做好了各種思想準備,但是真的在玉傾歡家裡看到葉影帝的時候,她還是感覺非常驚訝,尤其是看到葉景茂穿著浴袍的樣子。

「那個……葉影帝,歡姐讓我給你送一套衣服。」石珍手忙腳亂地把袋子都交到了葉景茂的手裡:「我就不進去了。」

石珍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有那麼重的好奇心,萬一在屋子裡面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那她豈不是要被滅口?

她還是不進去為好。

葉景茂點了點頭,覺得傾傾的這個助理非常識時務,有眼力勁兒。

「你讓他給我送衣服?」

玉傾歡點了一下頭:「是啊,你不是沒有衣服穿嗎?」 裴娜說不管天寶和娉婷,當真不管他們了。在她的認知里,天寶雖然活潑的有些過頭,但還是知道存分,不會隨隨便便的跑到危險的地方去。

加之,安家那麼多的傭人跟警衛,兩個小孩子能攪翻了天?

留下他們在客廳里玩,裴娜跑回房間,給老爸老媽打電話。

……

客廳里,娉婷陪著天寶玩了一會兒,怯生生的一笑:「天寶哥哥,屋子裡有些悶,我們去外面玩,好不好?」

天寶眼珠子提溜轉了幾圈,看著客廳里除了負責打掃的傭人外,沒有其他的人,不由得有些心動。最近媽咪都不許他們出去玩了,整天待在家裡,他都快悶出蘑菇了。

心裡極想跑出去玩,可想到葉簡汐的吩咐,天寶還是咕噥道:「媽咪說,不能隨隨便便跑到外面去。」

「那我們就不跑出去,只在院子里玩。」

娉婷拉住天寶的手,站了起來。

她臉上依舊笑的燦爛,那一番小女兒的姿態,多麼天真無邪,哪個人看了會忍心拒絕她的要求?

天寶猶猶豫豫了一會兒,點了點頭:「那好吧,我們就出去玩一會兒哦,要趕在裴姨回來之前,回到客廳。」

「嗯!」

娉婷用力的點了點頭。

兩個小傢伙偷偷摸摸的往後院走,客廳里的傭人有人注意到了,不過也沒放在心上。

只要不跑出這個宅子,那就成。

……

由於剛下過雪,還沒來得及清掃,安家的後花園上蒙著一層雪。

對小孩子來說,這一片雪足以讓他們興緻勃勃的玩一個下午了。天寶挽著娉婷的手,踩在雪上,高興的臉頰都漲紅了,過了會兒,他放開娉婷的手,說:「妹妹,你站在那兒,我給你捏個雪人!」

他說著,彎下腰,捧起一捧雪,輕輕的、慢慢的想揉成一個雪團。

可他手太小,又掌控不好力道,那團雪非但沒成型,反倒漸漸的在他的手裡化成了雪水。

天寶手冷的厲害,索性把雪丟了,笑嘻嘻的對娉婷說:「算了,不玩雪了,我們去盪鞦韆吧?離這不遠,有鞦韆呢。」

娉婷搖了搖頭說:「哥哥,我不想玩鞦韆,我們玩捉迷藏吧?」

「捉迷藏?就我們兩個人,怎麼玩呢?」天寶疑惑的問。

娉婷黑白分明的眼睛,純真無邪的望著他說:「兩個人也可以玩啊,你在這裡等著我,我藏起來,等下去找我。」

「哦,哦,那好吧。」

天寶背對著娉婷,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那我開始數數咯,一,二,三……」

在他身後,娉婷稚嫩的小臉上,露出與年紀不符的冷漠和算計。

她邁著小短腿,快速的朝著安家的後花園更偏遠的角落跑。

跑到一處假山後面,從自己衣服的裡面,掏出一個迷你的手機,打了電話后,乖乖的躲在石頭後面,等著天寶過來。

……

天寶數夠了一百個數,捂著嘴偷偷地笑了笑,娉婷妹妹可真是個笨蛋。

在雪地上走路,不是會留下腳印嗎?

順著腳印找過去,一定會找到她的!

以往跟天佑玩捉迷藏,他就犯了這個錯,被天佑很輕鬆的找到了,現在終於有比他笨的小妹妹來啦!

天寶一邊順著娉婷留下的腳印走,一邊故意假裝找不到,喊著:「娉婷,你在哪裡呀?我找不到你了?」

漸漸的,他靠近了娉婷藏身的位置。

準備過去的時候,走廊那邊忽然閃現一道小身影,「寶寶,你怎麼在這?我找了你好久了。」

天佑?

天寶停下去找娉婷,轉而向著天佑走過去:「哼,誰讓你整天跟著妞妞姐玩的?我現在也有新的小夥伴了,才不跟你們一起玩呢。」

天寶滿是埋怨。

天佑伸手捏了捏他的臉,說:「你個笨蛋,媽咪說,太爺爺病了,要我們多陪著妞妞,免得她想太爺爺。我跟她一起玩,是不想看著她傷心。」

天寶托著圓圓的下巴說:「真的不是因為妞妞姐是你小媳婦,你才喜歡跟她一起玩的?」

「不是。」

「那好吧,我就原諒你一次。」天寶抱住天佑,喜笑顏開的說,「我們一起找娉婷吧,她在跟我玩捉迷藏呢!」

「玩捉迷藏,怎麼跑到了這麼偏的地方?」天佑看了眼荒涼的院子,小小的眉頭皺在了一起。

「娉婷說,她喜歡這裡,我就跟來咯。」

「那個小丫頭說的?」

「嗯嗯,好啦,別說了,我們趕快去找娉婷!」天寶迫不及待的拉著天佑朝著娉婷藏身的地方跑。

天佑想阻止天寶,可兩人身量差不多大,只能被他拖著走。

……

到了假山跟前,天寶看到藏在裡面的娉婷,大叫著說:「哈哈,妹妹,我找到你了!現在該輪到你來找我跟佑佑了!」

娉婷看著天寶身後的佑佑,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配合著她那大張的小嘴,猶如一幕無聲的黑白劇,讓人覺得古怪。

「娉婷妹妹,怎麼了?嚇到你了?」

天寶似乎不明白,娉婷為什麼不說話,拉著她的胳膊問。

「天寶哥哥,他,他……」

話音未落,娉婷的身後忽然出來一個高大的男人的身影。

天寶迷糊的抬頭看向那個人,覺得有些臉生,不過他也沒放在心上,安家那麼多人,他不認識的很多,所以見怪不怪了。

「叔叔,你也藏在這裡呀!要跟我們一起玩捉迷藏嗎?可好玩了!」

天寶回過神來,露出兩顆小老虎牙,熱情的邀請。

「好啊,寶寶過來,叔叔跟你一起玩。」

男人伸出手臂,示意天寶走過去,天寶邁開步子,準備過去。

天佑卻立刻高吼,「不許過去!」

天寶被嚇到了,愣愣的扭過頭去看天佑。

娉婷仇恨的瞪著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天佑,小短手立刻去抓要逃跑的天寶,「天寶哥哥,跟我們走。」

「不,我不要!」

天寶總算察覺到了危險,虎著一張臉,推了娉婷一把,就要朝著天佑跑過去。

娉婷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可她吭也沒吭。

站在她身後的男人,沒去管娉婷,迅速的跑到天寶身邊,長臂一撈,將他摟到了懷裡。 「那我先去把衣服換上,我們等會再說吧!」

玉傾歡:「行,你去浴室裡面換衣服吧。」

玉傾歡覺得她自己也應該去換件衣服,本來想來個浴袍誘惑,沒想到葉景茂居然不吃這一套!

葉景茂從浴室裡面出來的時候,玉傾歡已經換好了一條連衣裙坐在沙發上。

「衣服非常合適,看來石珍的眼光不錯。」

葉景茂:「……這難道不是你替我選的嗎?」

「尺寸是我跟她說的,但是衣服卻不是我選的。」

葉景茂:「……總之沒有你的話,就不會有這身衣服,我們先不說這個了,說說你給我的那本書吧。」

葉景茂主動提起了這個。

玉傾歡:「把你的書拿出來吧,你看了那麼長時間的書,有沒有看出來點什麼來?」

葉景茂:「什麼都沒有看出來,書上面的字看起來都通俗易懂,但是他們串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有點迷茫了,這本書到底有什麼用處?」

他記得玉傾歡說過,他能不能看得懂這本書對她來說非常重要,重要到什麼地步?

玉傾歡臉上帶著笑,眼底卻藏著認真:「這本書可以讓你成神,你信不信?」

魔神也是神,沒毛病。

葉景茂好險沒有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還算給了玉傾歡面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