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尊依舊在窮追不捨。

他想阻止的,可黃帝母鼎的速度太快,根本就追不上。

黃帝母鼎內。

白小鳳的意識飛速退散,猶如退潮。

視線,也越來越模糊。

他聽到了冥尊的怒吼聲。

卻是頹然一笑:“我白小鳳,一心求死,秉承先祖意志,照亮陰陽,怎麼可能住手?怎麼住的了手?”

恍惚間。

腦海中忽然響起了無良師父的聲音。

鮮妻撩人:伏醫生,別太急 “優秀如你,你不死,誰死?”

這話,很刺耳,很殘酷,甚至,很不講道理。

可白小鳳明白。

站在什麼位置,就該承擔什麼樣的責任。

如無良師父,悍不畏死的去陰間看看。

如大師兄風長卿,悍不畏死的緊隨師父之後,也去陰間看看。

現在,該輪到他了。

“這一戰,不管結局如何,我都要爲陽間,殺一條活路出來。”

白小鳳笑着呢喃道:“這話,我說的,天王老子也改變不了!”

砰嚨!

血海,被黃帝母鼎撞開了一個大窟窿。

視線,豁然開朗起來。

隱約間,白小鳳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輪廓。

那是發動屍路獄場的烘爐。

“爆!”

他強撐着席捲全身的虛弱感,費力的擡起右手,一揮。

轟隆!

氪金醫生 巍峨如嶽的烘爐,轟然爆碎。

他看到了,鋪天蓋地的鬼魂飄蕩在陰間冥途的入口處。

很礙眼。

很噁心。

所以。

“爆!”

右手再次一揮。

轟隆隆……

九州山河的金光,潮涌而去,吞沒了所有鬼魂。

他又看到了九座白骨王座屹立在遠處,每一座王座都巍峨如山,森嚴肅殺。

而在王座前,九大至尊,已經悚然站立了起來。

哪怕這一刻他的意識退散,視線模糊。

但他,依舊能感應到,那九雙目光中透露出的驚恐忌憚之意。

很好。

就是這種感覺。

他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個的上?”

白小鳳笑着開口,語氣中,盡是不屑。

轟隆隆……

九大漆黑的陰力,直貫雲霄,遮天蔽日。

磅礴如獄的威壓,橫掃八方。

厲鬼哭嚎着,驚恐地四處飛逃。

下一秒。

九大至尊同時飛起,恍若九團遮天蔽日的黑雲,烏泱泱的朝着白小鳳這邊碾壓而來。

“我要照亮陰陽,誰敢遮我鋒芒?”

白小鳳右手再次一揮。

鋪天蓋地的金光,照亮了這一方陰間。

九州山河轟鳴推出,華夏之氣運,灌入其中。

轟隆!

一團黑雲,被瞬間撞爆,其中的那位存在,也煙消雲散。

替嫁萌妻:九爺,求抱抱 “我要殺出血路,誰敢擋我腳步?”

白小鳳再次一揮右手。

九州山河裹挾着華夏氣運,當空橫移。

轟隆!

一團黑雲,再次爆碎,其中的至尊,瞬間秒殺。

“我要巡遊陰間,誰敢敝我眸光?”

轟隆!

氣運金光,遮天蔽日。

九州山河再次橫移,撞散了一團黑雲。

“我要tú shā至尊,誰敢與我一戰?”

轟隆!

九州山河倒卷着氣運金光,再次橫移撞向了一團黑雲。

第四位至尊,卒!

白小鳳的聲音,迴響在陰間天地,霸道無雙。

語氣中,充滿睥睨衆生。

好似至尊在他眼中,也只是螻蟻而已。

一道道聲音,決絕又霸道,炸響陰間,迴盪天地。

“我要救活蒼生,誰敢阻我意志?”

轟隆!

“我要護衛華夏,誰敢斷我之念?”

轟隆!

“我要陽間永世安平,誰敢亂我陽間?”

轟隆!

“我要陰間光芒萬丈,誰敢黑雲遮天?”

轟隆!

“不可能,這不可能的!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這一戰,爲什麼我們會輸?”

眨眼間,九團黑雲盡皆被九州山河撞碎。

獨剩一團黑雲,孤立長空。

黑雲中,傳出不敢置信的咆哮聲。

憤怒,驚恐,不敢接受,種種情緒,盡皆包含在這一聲咆哮中。

白小鳳一句出,一位至尊滅。

來不及反抗,無法反抗。

系統的超級宗門 一切,就彷彿是擡手之間而已。

強勢碾壓,揮手即滅。

我們,是至尊啊!

是掌控陰間的至尊啊!

殺至尊如踩殺螻蟻,這個傢伙,怎麼會恐怖到這種程度?

不可能的!

這一定都是假的!

假的!

黃帝母鼎中。

白小鳳虛弱到了極限。

那種氣運灌注身體,席捲全身的劇痛,根本無法形容。

但他。

依舊緊盯着長空上的那團黑雲。

猶如,猛獸鎖定了獵物。

他記得這聲音。

這一戰,從頭至尾,這道聲音出現的頻率最高。

貌似,一切都是這道聲音的主人,在掌控。

“我不信!我大至尊不信!你不可能這麼強的,你就算借了整個華夏氣運,也不可能強到這種程度,你也不可能承受這麼龐大的氣運加身的。”

黑雲中,大至尊瘋狂的咆哮了起來。

“差不多,該結束了!”

白小鳳緩緩地擡起了右手,冰冷的聲音自黃帝母鼎中傳出:“我只問一句,誰敢?”

轟隆隆……

九州山河裹挾着滿天金光,朝着那團大至尊的陰力黑雲,碾壓了過去。 然而。

就在這時。

砰嚨!

巍峨的黃帝母鼎,猛然一震。

同時,朝着大至尊所在的黑雲撞去的九州山河也戛然一頓,籠罩在九州山河四周的滿天金光,猛然一暗。

正在驚恐中的大至尊悚然一怔。

隨即,黑雲中,傳出大至尊的狂笑聲。

“哈哈哈……你,你到頭了!撐不住了吧?你,你要死了!”

聲音,無比張狂。

他之前,確實驚恐白小鳳還能調動九州山河的氣運。

但,現在黃帝母鼎和九州山河的異變,卻讓他反應過來。

白小鳳,真的到了強弩之末了!

不然,黃帝母鼎和九州山河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變故。

與此同時。

“白小鳳,快出來!”

遠處,滿天血色陰力洶涌着,冥尊恍若閃電一般,朝着黃帝母鼎飛去,滿目猙獰的咆哮了起來。

身爲曾經九幽十獄的主宰,白小鳳此時的處境,他再清楚不過。

肉身到達極限。

黃帝母鼎出現異變。

這已經是油盡燈枯的地步了。

此時脫離,還是九死一生。

可如果再勉力將九州山河轟向大至尊,那就是徹底的十死無生了!

剛纔,白小鳳揮手間,一言滅殺一位至尊,八位至尊盡皆魂飛魄散。

這樣的戰果,足夠了。

僅存的大至尊,以陽間之力,也足夠擒王滅殺了。

完全用不着白小鳳再繼續催動九州山河的氣運之力。

黃帝母鼎內。

白小鳳已經衰弱到了極限。

視線不再模糊,而是徹底黑暗了下來。

也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甚至,任何感知,在這一刻,都消失不見。

唯獨能感覺到的,就是那種生機快速退散,死亡逼近的感覺。

他感覺天旋地轉的,四周一片漆黑。

彷彿正急速的朝着黑暗的深淵墮落下去。

“可是,還沒完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