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經理的態度,已經看出來清歡的身份不凡,可萬萬沒想到,她是慕氏集團的千金。

整個A市的人,誰不知道慕洛琛和慕氏集團?

那可是天一樣的存在。

女員工哪裡還敢鬧,只得灰溜溜的夾著尾巴,離開了Dark。

……

妞妞又去了警察,調出了當初喬崢被打一事的檔案。其實,調查證據,已經不是她主要的目的了。她完全的相信喬崢,只是,她想搞清楚,雪薇到底在暗中,做了多少損人利己的事情。

妞妞詢問警察道,「這件案子,至今還沒破嗎?」 我成了二周目BOSS 不過是找兩個行兇的人,怎麼就破不了案子呢?

「是的。襲擊喬崢的二人,都戴著面具,當時的監控也都破壞了,根本找不到一絲的線索。安小姐,真不是我們辦事不給力,而是實在沒辦法。」

妞妞看著卷宗,道:「喬崢說,那天晚上,他得罪了一位客人,所以才會被打。你們有沒有去調查那位客人?」

「調查了,但對方是從東洋來的客人。我們詢問他,也得知了,那天晚上他喝的酩酊大醉,根本沒辦法找人去打喬崢。所以,基本排除了他作案的嫌疑。」

妞妞聽到這話,眨了眨眼睛,道:「警察叔叔,我還知道一個人,可能針對喬崢。」

「安小姐,您說的是哪位?」

「雪薇。她一直暗戀喬崢,偷偷的搞了不少的小動作。我想,既然那位客人,沒有作案的可能,那會不會是雪薇,為了得到喬崢,故意找了人襲擊了喬崢,而後自己假裝救人的那位呢?」

警察聽言,渾身的雞皮疙瘩直起。

現在的高中生,可真是恐怖呀,為了愛情,能做到這個地步?

不過,的確有安清歡說的這種可能。

「好,我們會去調查雪薇的。」

「嗯,多謝警察叔叔。」妞妞露出一抹微笑。警察看著她如花的笑容,莫名的覺得臉紅。心裡暗暗的想:這慕家的小姐,長得可真好看,比電視里的那些明星,都好看多了呢。 接下來的時間,妞妞沒有親自去調查了,只是求慕洛琛派人去,調查清楚了有關雪薇的所有事情。看著一大堆的證據擺在眼前,妞妞這才發現自己究竟被欺騙了多久。

雪薇這人……真是罄竹難書……

不管怎麼懲罰她,都覺得太輕了。

可現在雪薇也不知道被父親弄到了哪裡,又施與了什麼懲罰,她也就不再追究了。

……而在妞妞調查雪薇的事情時,喬崢跟喬母說了自己想出國留學的事情。喬母當然希望喬崢能出國留學,最好能上世界頂級一流的大學,那會為她增光添彩不少呢。而且,這一出國便是三四年的時間,能把

他跟安清歡隔離開。什麼情愛啊,在時間和距離跟前,都會化為虛無。到時,不用自己做什麼,說不定阿崢主動跟安清歡分手了呢。

可喬母沒有立刻答應,因為她覺得有點蹊蹺。

之前,阿崢不是還口口聲聲的要求,留在A市嗎?為什麼忽然之間改變了態度,要出國留學呢?

喬母按捺著心頭不安的預感,問:「你怎麼忽然想到出國留學了?難道現在的學校不好嗎?」

「不是不好,只是我覺得國外的學校培養學生,更注重素質一些。國內的學校,更注重理論知識。」

「這樣……那我幫你申請建橋大學吧,你爸爸就是從那邊畢業的,他的導師能幫的上忙,你的申請也更容易通過點……」

「媽,我不想去建橋,我想去美國的哈大。」喬崢鄭重的聲明自己的意願。可他不知道,他這樣堅持,反倒讓喬母更覺得蹊蹺,冷聲道:「哈大跟建橋,不是一樣的名聲在外嗎?而且,根據統計,建橋出名的政客比哈大多。阿崢,你將來畢業了,遲早要進入政途,去建橋讀,對你

的前程更好一些。」

「我不管,我只要去哈大。」

「……」

喬母沉默了片刻,說:「阿崢,你該不是因為安清歡,所以才決定出國的吧?」

想來那安清歡,年紀小小就懷了身孕,慕家為了不把家醜宣揚出去,也只有將安清歡送到國外,來隱瞞此事了。

「媽,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你不是已經答應了我,接納清歡了嗎?難道你之前說的那些話,都是為了騙我的?」

喬崢敏感的察覺到,母親提及清歡,語氣有些不太對勁,鷹隼一樣的眸子盯著母親一錯不錯。喬母陰沉著臉色說,「我不是為了騙你,而是你為了她出國,那能在國外,安心學習嗎?還有,你不是答應我了,要讓安清歡把肚子里的孩子拿掉嗎?你現在做到這一點了嗎?為什麼我一丁點消息,也沒得

到呢?」「我已經說服清歡,答應了我這件事。可你總得給我們一些時間,來處理好此事吧?還有,我更傾向於,到了國外,再讓清歡做手術。留在國內做,人多嘴雜,難免會有風言風語。我不希望,任何人提起,

對清歡不利的言論。」

喬母聽言,忍不住冷笑。

到了國外再做?屆時,山長水遠的,他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哪裡是她能決定的?

阿崢已經被安清歡那個妖女給迷住了,萬一她說服阿崢,不做流產手術,只怕阿崢這個傻小子,還屁顛屁顛的,給別的男人養野種呢。

喬母心裡不滿到了極點,可沒敢當著兒子的面說出來,因為她知道,自己說安清歡的壞話,兒子根本不會聽進去,只會跟她爭吵。

最後,還不是她妥協讓步?兒子跟她的母子關係,進一步破裂嗎?

「媽,你到底答應不答應?如果你不幫我辦理出國的手續,那我就讓清歡幫我辦理了。不過,真的到了那一步,我再也不會回喬家了。」

喬崢看穿母親不樂意,出言威脅道。

「辦,怎麼不辦?不過,你們倆小孩子出國,總得讓我好好地準備准吧?不然,你們倆在異國他鄉,萬事沒個照應,我怎麼放心你們出國?」

喬母立馬換了一副慈母的嘴臉。

喬崢鬆了口氣,只要母親能幫他辦好出國留學的手續,那不管母親怎麼安排,他都可以接受。

「好了,你休息吧,我先去給你辦事。」

喬母給喬崢掖好了被子一角,站起身,打算走時,卻聽到門口響起了腳步聲,她下意識的看過去,見妞妞走進來,臉上的笑容有剎那的僵硬。

妞妞也沒想到,喬母在病房裡,腳下的步子也頓了頓。

兩人相互對視,彼此眼裡都沒有任何的溫度。

「清歡,你來的剛巧。我媽有幾句話,想要跟你說呢。」喬崢看到清歡,格外的開心,招了招手,示意她走上前來說話。

妞妞抿了抿唇角,有些不情願。

畢竟,之前喬母曾經去慕家,威脅辱罵過她。且,現在她查到的資料顯示,喬母跟雪薇也曾勾搭過。

不是看在喬崢的面子上,她根本不想理會喬母。

沉默無聲的走上前,妞妞問喬崢,「你感覺身體好點了嗎?」

「好多了。只要你陪著我,我什麼病都會好起來的。」喬崢看向自己的母親,喊了聲:「媽,你不是有話要跟清歡說嗎?」喬母聽到兒子的呼喚,硬逼著自己笑著面對妞妞道,「清歡,對不住呀,之前阿姨說錯了很多話,也辦了很多的錯事。阿崢已經教育我了,我意識到了自己的不對。現在,阿姨鄭重的向你道歉。我知道,你

可能沒辦法原諒阿姨,不過沒關係,阿姨以後會糾正態度,用實際行動,來彌補自己的錯誤。」

這般誠懇的態度,讓妞妞對她的敵意,稍微減弱了一些。

但終究沒辦法做到,心無隔閡。

喬崢握住妞妞的手,暗暗地示意她,跟自己的母親和好。

妞妞清聲道,「阿姨,我做的也有不對的地方,也向你說聲對不起。以後,咱們還是好好地相處吧。」

「對,以後咱們三人,好好地相處,可千萬別再鬧矛盾了。」

喬母立刻順著台階下,拉著妞妞的另一隻手,故意裝出親密的模樣。可被她碰觸,妞妞覺得像是被一條毒蛇纏上了一樣,難受的想把她的手甩開。 第1811章雙生花:

但礙於喬崢在看著,只好忍著。

好在,喬母裝了一會兒,也不想繼續裝下去了,便放開了她的手說,「你們繼續聊,我去找人,給阿崢辦理出國的手續。」

喬母說完,出了病房。

妞妞坐在病床跟前,低聲詢問喬崢:「你把出國留學的事情,跟你媽說了?」

「嗯。你不喜歡嗎?我之前不是跟你說了,會陪著你出國留學嗎? 美人殤 難道你沒把我的話當真?」喬崢笑著問。

總受美人長無衣 妞妞搖頭說,「不,我信你說的每一句話,只是……」她沒想到,喬母竟然會同意,喬崢陪著她去出國留學。

總覺得喬母不會乖乖的讓喬崢,跟著她一起出國。喬崢怎麼會不明白她的心意?解釋道:「我跟我媽說了,如果她不答應我,跟你在一起,那我就不再回喬家了。她只我這一個兒子,聽到這話就害怕了,所以答應了。清歡,我不敢保證,我媽對你毫無芥蒂

。但是,我會盡我所能,在我媽針對你時,站在你的立場,全力護住你。」

自古婆媳多麻煩,母親跟清歡相處,肯定少不了矛盾。

喬崢知道母親辛辛苦苦的養育自己不容易。可清歡在慕家也是備受呵護的,憑什麼跟他在一起,就要受他母親的欺負呢?

他跟她在一起,是愛他、信他。

那麼,他就不能讓清歡受半點委屈。

母親欺負清歡,那他就護著清歡,讓母親知道,若是她欺負了清歡,自己的兒子也會受傷。

久而久之,母親便不敢再針對清歡了。

若是母親肯對清歡好,那他和清歡也會對她孝順,一家人和和睦睦的,難道不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

妞妞被喬崢柔情似水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的垂下了眼帘說,「阿崢,我已經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調查清楚了。你放心,我知道是雪薇搞的鬼,以後都不會再懷疑你了。」

喬崢沒做過對不起清歡的事情,內心坦蕩蕩,所以對這個結果,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清歡,以後我再也不欺騙你了,任何事情都會跟你說清楚。咱們倆,別在誤會彼此了,好不好?」

「嗯。」

妞妞點頭。

兩人之間的氣氛,格外的溫暖。

……

另一邊。

雪薇睜開眼睛,只覺得渾身都在疼,尤其是臉部那裡,似乎有刀子在剜割一樣。她下意識的想要撫摸自己的臉頰,可抬起手,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背上,扎著輸液的針頭。

愣了幾秒,想起來自己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

自己被慕洛琛的人抓去填海,然後被一個路人救起來……

現在是在醫院裡嗎?

雪薇觀察四周,卻發現不是醫院,而是一處獨立的宅院。窗外芭蕉樹和櫻花相間,偶爾有鳥兒和蝴蝶在鬱鬱蔥蔥的樹林里穿梭。

拔掉了枕頭,她支撐著身體,緩緩地爬了起來,正準備下床時,門吱呀一聲,被人從外面推開。

雪薇抬眸望過去,只見一個傭人,端著飲料走了進來。

「你醒了?那趕緊吃飯吧。」

「這是哪兒?我睡了多久了?」雪薇開口說話,聲音沙啞的厲害。

「這是封先生的別苑,你睡了整整三天了。」 見習考古生 女傭如實的回答。

「哦,我知道了,謝謝你。」

雪薇低聲說。

女傭道,「你先吃飯吧,等會吃完了,我再幫你換藥。」

換藥?

雪薇聽到這話,下意識的撫摸向自己的臉頰。

被潮水卷到溶洞時,有尖銳的石頭,劃破了她的臉。

她的臉毀容了嗎?

「鏡子呢?」

雪薇詢問女傭道。

「在洗手間里,不過,我不建議你現在照鏡子。」女傭友善的提醒。

雪薇哪裡會把她的話聽進去,踉蹌著爬起來,跑向了洗手間。

站在鏡子跟前,她緩緩地揭下了自己臉上的紗布,看著那一道幾乎橫貫了她左臉蜈蚣似的傷疤,瞬間崩潰了。

這麼醜陋的臉,真的是她嗎?

以前的自己那麼美麗……

可現在呢……

雪薇將紗布貼回去,雙手抵著琉璃台,怒吼出聲。

「慕洛琛!安清歡!你們給我等著!」

她一定要讓他們不得好死!

否則,怎麼對得起,自己承受的苦難?

聽到洗手間里傳來撕心裂肺的吼聲,女傭無奈的搖了搖頭。

最初,封先生把她帶回來時,看到她受傷的臉,自己也差點被嚇得暈厥過去,更何況是她本人呢。

容貌對一個女孩子那麼重要,看這女孩也不過十七的年齡,卻被毀了容貌。

這輩子都差不多要毀掉了吧。

除非接受整容。

而且,肯定不止一次整容。

雪薇在洗手間里,呆了很多,這才走了出來。

女傭看著她紅紅的眼睛,說:「別想不開了。容貌重要,但身體也重要。你先把飯吃了,才有力氣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謝謝你。」雪薇端起飯碗,食不知味的吃了幾口,問:「封先生呢?他現在在哪兒?」

「封先生出去辦了點事,很快就回來了。你稍等。」

「哦。」

雪薇淡淡地應了一聲,又繼續吃飯。

事實上,她一點胃口也沒有,可是,想到自己的臉,想到那一晚自己被拋在大海里經受的苦難,她就不甘心。

她要報復,首先得活下去。

……

吃完飯沒多會兒,女傭把飯碗都端了出去,開始幫雪薇換藥。

葯有點辛辣,塗抹在傷口上,疼痛難忍,雪薇忍不住流眼淚。女傭讓她忍耐點,很快就好。

雪薇卻說,「我沒事,你幫我多塗抹點葯,我想早點好起來。」

女傭聽到這話,越發的心疼。

幫她在傷口上,塗抹了一層厚厚的藥膏,又換上了新的紗布。

處理好這一切,院子里響起了汽車的轟鳴聲,女傭道,「封先生回來了。」

雪薇起身,走到了窗戶跟前,透過窗外的那抹新綠,看到了從車裡下來的封景。雖然他年紀看起來,比她大了不少,但這樣成熟、英俊的男人,還是相當的出色的。

受傷的那一晚,她身體虛弱到了極點,根本沒看清楚封景的樣貌。如今看來,救她的人,並非凡品。 倘若能得到他的幫助,自己說不定能東山再起,對慕洛琛和安清歡進行報復。

雪薇略作一番思考,便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封景走進客廳,傭人告訴他,他救回來的那名女子已經醒了。 買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他微微的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但沒有打算去看望雪薇的意思。畢竟只是順手救得一個人,能指望她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幫助呢?找人好

好地照顧她,已是最大的仁慈了,想勞煩他親自去看她,那得等他有心情的時候了。

「去泡一杯咖啡吧。」

封景命令傭人。

「是,先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