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熙華深吸了一口氣,忍著怒火轉身離開。

待他們走後,顧寒琛慢悠悠的來到了蔣舜的身邊,蹲下身子。

蔣舜已經昏迷了過去。天籟小說

顧寒琛轉過頭對保鏢吩咐道,「把他送到醫院。」

……

蔣舜睜開雙眼,王幸宜正坐在他旁邊,眼眶紅紅的盯著他,

看到蔣舜醒來,王幸宜立刻站起身,彎下腰,「你醒了。」

蔣舜蠕動著蒼白的唇,回想起在他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

萬熙華要殺他,然後顧寒琛忽然來了,是他救了他。

自己這一次沒死,那些害過她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阿舜,你感覺怎麼樣了?」

這一次蔣舜傷的比上次還要重,昏迷了一天一夜,王幸宜甚至不知道蔣舜為什麼又受傷了,難道還是跟葉家的人有關?

「幸宜,別擔心,我沒事。」蔣舜想抬起手撫摸她,可是手臂上卻抬不起半點力氣,最後只能頹廢的放了下來。

「你先別動,醫生說你要好好休息。是誰把你打成這樣子的?」

蔣舜輕輕的吐了一口氣,眉頭微皺,呼吸都有些吃力。

王幸宜見狀,連忙說道,「你先別想那麼多了,等你好了再說吧。」

蔣舜不告訴她,她也能猜到的。

那些人為什麼還不放過他?

即便是蔣舜之前綁架了萬熙華,可是他也是有原因的。

「幸宜,你走吧。」蔣舜睜開了眼,目光悲傷的望著她。

「你說什麼?」王幸宜睜大了眼睛,「你讓我走?」

「嗯。」

「我要留下來照顧你,你傷成這個樣子我怎麼能走呢?」

「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們兩個分開吧,不要跟我這種人在一起了。」

「什麼……你在胡說什麼?」

「幸宜,你聽我說,我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是我自己不好,我擔心你跟我呆在一塊,我有一天會連累你,所以……」

「你別說了。」王幸宜十分氣憤,「我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離開你?你又怎麼能跟我說出這樣的話?當初當初是誰求著我跟你在一起的,現在倒好,你居然讓我離開你,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幸宜,可是我真的害怕,我自己出事沒有沒有關係,但我害怕……」

「別說了。」王幸宜緊緊握住他的手,「我不想離開你。」

蔣舜怔怔的望著她,沙啞的開口,「幸宜,這或許是你最後一次離開我的機會了,或許下次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你確定嗎?」

「阿舜,你之前不是說過我變了嗎?我變得更愛你,當時我沒有回答你,現在我可以回答你,我的確是更愛你了,不想離開你,別再說這樣的話了好嗎?你這樣只會讓我傷心。」

「幸宜……」蔣舜哽咽的喊著她的名字,「那以後都不要離開我了好不好?」

或許是蔣舜現在的模樣實在是可憐,王幸宜不忍拒絕他,於是腦子一熱點頭,「我不會離開你的。」

此刻她的感性已經完全碾壓的理性,讓她說出這些話,完全不計後果。

這是他黑暗中唯一的慰藉。 ……

慕氏集團。

公司里來了一些外國人,在跟慕淵臨洽談一個跨國項目。

這個項目非常重要,中間的牽扯十分複雜。

聽說這個項目很多公司在爭搶,最後落在了慕氏集團的身上。

慕淵臨與他們握手,寒暄了幾句之後,便派人將這些人送走。

若是平日里,慕淵臨會和他們一起吃晚餐,但是現在因為童阮阮還在等他,所以他就免了這些應酬,雖然童阮阮壓根就沒有等他,可是他想跟童阮阮在一起。

慕淵臨拿著手裡的文件和一個U盤走進了辦公室。

童阮阮正捧著手機在玩遊戲,慕淵臨進來,她看都沒看。

「在玩什麼?」慕淵臨坐在了沙發上,看了一眼童阮阮的手機屏幕,她每天都在玩不同的遊戲。

「一個女孩子怎麼比男孩還愛玩遊戲?」

「不玩遊戲讓我玩什麼?玩你嗎?」童阮阮冷冷的瞥了他一樣,「我對你沒興趣。」

慕淵臨有些囧,尷尬的笑了笑。

「好,那你玩,我不打擾你。」慕淵臨拿著手裡的文件和U盤來到了辦公桌前,然後打開了電腦。

童阮阮偷偷的瞥了一眼文件,他親自拿進來的,應該很重要。

慕淵臨在埋頭工作,而童阮阮就在玩遊戲,她玩的有些累了,剛剛放下手機,叮咚一聲,孫小悅傳了一則視頻。

童阮阮立刻戴上了耳機,將視頻點開。

是在醫院裡,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像是醫生,正在跟岳薇雯說話,而且偷偷摸摸的。

視頻里率先傳來的是岳薇雯的聲音,「你在威脅我。」

「沒錯,我就是威脅你。」

「姓劉的,我要是不接受你的威脅呢,你想怎麼樣?」

「童夫人,你可別忘了,四年前咱們兩個是聯手過,你收買我,要在手術台弄死童阮阮,要是我把這件事情說出去的話,你覺得你會有什麼好處?」

「你說誰會誰會信你的鬼話?」岳薇雯的聲音都有些慌了。

「當年我們兩個交易的錄音,還有你給我的轉賬記錄,可都還在呢,你以為我會白白給你利用嗎?」

岳薇雯十分氣惱,「你要多少錢?開個數。」

「2000萬。」

「什麼?你居然敢問我要2000萬?」

「怎麼,難道你覺得你的下半輩子,不值這個價錢嗎?一旦我把當年咱們兩個人的交易內幕公開出去,你不但會身敗名裂,還會坐牢,要不然的話,我們可以試試看!」

「我怎麼會知道你這次問我要錢之後,以後還會不會再拿這個威脅我?」

「你放心,這一次是我最後一次威脅你,如果不是沒辦法了,我也不想干這樣的事,我的兒子欠了一大筆債,我必須要這麼做,你給我2000萬之後,我們兩個橋歸橋路歸路,我也會出國。」

「好。」岳薇雯無奈之下答應了他,「我可以給你2000萬,但是你給我記住了,如果你下次再敢來威脅我,我會跟你魚死網破,別忘了我可是童家的夫人,我想要你一條命的話不是什麼難事。」

視頻里的內容大概就是這些。

童阮阮冷冷一笑。

原來當年,岳薇雯收買這個醫生想讓她死在手術台上。

之前那個林雅也是想讓她死在手術台上,一個個都想讓她死。

童阮阮的視線忽然落在慕淵臨的身上。

只見男人在埋頭工作,很是認真,都說認真的男人很迷人,尤其是像慕淵臨這樣的男人。

有那麼一瞬間,童阮阮的心頭忽然跳動了一下,可是一想到慕淵臨曾經對她的所作所為,此刻男人所有完美的外表都不過是假象而已。九九中文www.99zw.net

發現童阮阮在盯著他,慕淵臨抬起頭,目光剛好對上童阮阮獃滯的視線。

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童阮阮這樣的眼神,心裡有些竊喜。

慕淵臨也在看她,童阮阮心頭一驚,立刻將自己的視線收了回來,轉眼間又是一副不屑的模樣。

可是已經來不及,慕淵臨已經從童阮阮剛剛的眼神中找到了些許希望。

「阮阮?」慕淵臨喚著她的名字。

童阮阮不想理他,繼續撥弄手機。

慕淵臨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沒有再打擾她。

這時,慕淵臨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他拿起電話接通,「喂。嗯,這些資料都在我這裡,由我親自看管,沒問題的。」

說完,慕淵臨掛了電話。

童阮阮聽到他說這些話,更加確定了他剛剛拿的文件和U盤,一定是非常機密的東西。

由慕淵臨親自看管,這麼機密的東西,肯定是對慕氏集團有莫大的好處。

童阮阮的心裡忽然有了個主意。

她就是想讓慕淵臨不痛快。

她放下了手機,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裙子,然後來到了慕淵臨的身邊。

看到童阮阮靠近,慕淵臨疑惑道,「怎麼了?」

只見童阮阮快步朝他走來,等到他身邊時,忽然坐在他的腿上,雙臂勾住他的脖子。

慕淵臨有些詫異,身子都有些僵。

不過僅僅只是一瞬,很快,便摟住了童阮阮柔軟的腰,「阮阮,今天是什麼日子?你居然主動鑽進我懷裡了。」

慕淵臨有些受寵若驚。

童阮阮一隻手觸上他的臉,「我看你好像有點憔悴,是不是這些天工作有點忙?」

女人突如其來的關心,十分可疑,可是慕淵臨寧願暫時壓下這些懷疑,享受她的詢問和關切。

「我忙不忙,你不是很清楚嗎?白天為公司工作,晚上為你工作,也為我自己工作。」

他呢喃著在她臉上親了一口,語調中充滿了曖.昧。

童阮阮臉色一紅。

這個男人,每次都說這種不要臉的話。

「你應該多休息,」童阮阮說,「要不然身體累垮了多可惜。」

「阮阮,好端端的你怎麼關心起我來了?要是我累死了你才高興吧。」慕淵臨輕輕捏了捏她的鼻子。

「哪有,你死了兩個孩子怎麼辦?我可不希望他們沒有父親。」

「……」

慕淵臨愣住。

童阮阮的話,讓他有些吃驚。

「阮阮,你的意思是……」他很驚喜,但同樣也是疑惑的。

他的確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可是,還是頭一次聽到童阮阮說這樣的話。

阮阮不是一直都不在意兩個孩子有沒有他這個父親嗎?今天一反常態。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 頑皮千金:帝少,晚上好! 童阮阮一臉單純無害,「我想過了,雖然我不待見你,可是你畢竟是兩個孩子的親生父親,既然兩個孩子都已經知道你的存在,而且跟你接觸過這麼多次,萬一你要是沒了,我擔心會對兩個孩子造成傷害,所以就算我自己討厭你,還是希望你好好活著吧。」

童阮阮不知道自己的這些話,是不是違心的話,有些事情她也搞不懂了,只是遵循著本能,還帶著一點目的。

無論是真的還是假的,此刻慕淵臨幸福感爆棚,他直接將童阮阮的身子抬了起來,讓她跨坐在他腿上,「阮阮,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兩個孩子需要父親,而你也需要我。」 童阮阮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別胡說,我才不需要你呢,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兩個孩子,但是你別以為我為了兩個孩子就能妥協接受你,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的心,現在我或許沒有辦法再一次佔據,」慕淵臨林的手觸到她的心臟位置,「可是你不能否認,你的身體早就是我的了。」

童阮阮身子一顫,溫柔呢喃的話,就像電流一樣閃過她的全身。

她不希望這個男人得意,於是故意嗆他,「我的身體又不是你一個人的,別的男人也得到過,你可別覺得我是你的私有物。」

果然,一提到這個話題,每一次慕淵臨顏色都是驟然陰沉,「你騙我,你只有過我一個男人。」

「你哪來的自信這麼認為?我現在有容貌有金錢,想要男人還不是輕而易舉。」

「話是這麼說,可是……」慕淵臨的手觸上她單薄的肩膀,「我能感覺到你只有過我這一個男人。」

「你憑什麼這樣感覺?」

「直覺,你們女人有第6感,我們男人也有屬於自己的直覺,每次碰你的時候,我能感覺到你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童阮阮輕嗤一聲,「你真是不要臉,自大又自戀。」

「我就是這樣一個男人,自大自戀,並且對你無法自拔,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呢?」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後腦勺,將童阮阮的身子一拉。

童阮阮被迫貼上他的唇瓣。

感覺到這個男人動作的霸道,她已經習慣,並且熟知他想做什麼。

童阮阮按住他的肩膀,將自己的身子往後仰,與他拉開了距離。

「好了,我不跟你爭論這個問題。不過你口口聲聲說在乎我,那你應該願意幫我辦一點小事情吧。」

「你說,我幫你辦。」他自然願意。

童阮阮想了想,說,「我肚子有點餓了。」

「……」

聽到她的話,慕淵臨忽然笑了,「那你想吃什麼?我讓人給你買。」

「讓人給我買?」童阮阮咬中這幾個字,有些不悅,「慕大總裁,你果然養尊處優,嘴上說著愛我,可是每次幫我做什麼事都讓別人做,那乾脆晚上睡覺的時候也讓別人跟我睡,你就不用親力親為了。」

慕淵臨皺了皺眉頭,「不準拿睡覺這種事開玩笑,我不允許。」

他的語調雖然有點訓斥,可是卻充滿了溫柔和無奈。

童阮阮伸出雙手,一下捏住他的臉,大膽又放肆了,「我說的是事實,憑什麼跟我睡覺的時候你就要親力親為,辦別的事你總是假別人之手?」

慕淵臨無奈的抓住她的手,向兩邊拉開,「好,我幫你做,你想讓我給你做什麼?」

「我想喝草莓味的奶茶,還想吃劉記的鴨腿,你去給我買。」

「為什麼今天突然想讓我親自給你買?」

「問題可真多,你要是不想的話那就算了,我不強迫你,只不過,你慕大總裁嘴裡的愛真是廉價,這點小事都不願意做,還有臉這麼說。」

童阮阮一臉都不高興,要從慕淵臨腿上下來。

忽然,慕淵臨緊扣著她的腰,「等一下,」

「幹什麼?」她的語氣有點沖。

「我可以去給你買草莓奶茶,劉記的鴨腿,還有呢,想吃什麼?」他沒有辦法拒絕童阮阮。

別說童阮阮讓他去買奶茶和鴨腿了,就算給她摘顆星星,他也得去。

童阮阮拉下來的臉色,終於又笑了,明媚璀璨。

她滿意的點點頭,「這才對嘛。」

她的雙臂勾住了慕淵臨的脖子,湊近他,故意給他一點小甜頭,柔軟的身體緊貼著他,「還有,給我買些零食來,你都不知道在這裡陪你工作我有多無聊。」

「好,我去給你買,只是你為什麼一定要讓我去給你買,可以告訴我一個理由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