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鳳熾生怕暴露了李承乾的身份,但李承乾知道,這個候光亮此次前來,一定也是沒有什麼好事的。

既然造反的侯君集來了,沒有理由不懟一下的,也許還能懟出點好技能也說不定啊。

且李承乾是太子,哪有對著國公迴避之禮?那不是十分沒面子。

「不必了,本王就在這裡會會他,到時候你不要講話,一切看本王臉色做事!」

「是!太子殿下!小人明白。」

完后,便站到了一邊,而李承乾則是坐於主座上面,拿著茶,往嘴裡送去。

一會兒,一切將由李承乾來掌控。

這時,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鄒鳳熾,還不快出來迎接我!」

李承乾認得這聲音,那便是候光亮的聲音,這傢伙還真的是囂張到不行啊!

才過了幾天時間,又是一副紈絝的模樣。

鄒鳳熾不語,只是站在李承乾的邊上。

過了片刻,從門外走進了一個人。

便是候光亮是也,他一看到李承乾也在的時候,整個人直接暴躁起來。

十分震驚的叫道:

「是你! 老公大人,莫貪歡! 真的是冤家路窄啊!想不到你還在這裡,正好,我們新仇舊恨一起算了。」

候光亮一見李承乾在這裡的時候,強壓著自己的憤怒。

候君集這個時候還沒有進來,大概還在樓下。

「是嗎?那得看你有沒有那個資格!」

李承乾正眼都不抬一下,完全沒有將他看在眼中。

氣得候光亮是暴跳如雷。

「你會死的!因為今天我爹也來了!堂堂國公,你要死了!」

「你爺爺來也是一樣!你祖宗十八代來了,還是一樣。老子依然不放在眼中!」

「好大的口氣,希望一會兒你還是這麼硬氣!」

候光亮冷然一笑。

李承乾則像看著白痴一般看著候光亮,真是死到臨頭了,還這麼囂張,恐怕世上只有這貨了。

「我什麼時候都是這麼硬氣,不像你被打得求了饒,那天的情況,我還記得十分清楚,那表情,我還記憶猶深!對了,還有磕頭的動作也是十分嫻熟。」

「你!很好,你成功的激怒我了!小子,今天你最好別跑,我爹可是潞國公!今天得好好教訓一頓你!」

「我說過,我不像你,我更不會跑,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一會你爹一看到我,會先跑!」

「口出狂言,是誰給你勇氣說這話的!你就等著被制裁吧!」

「是嗎?那我等著!」

李承乾話一說完,便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喝著茶。完全無視於候光亮。

至於候光亮則是上竄下跳的,不斷的看著下面。

甜寵蜜戀:覃先生,別撩我 他焦急不已,哪知道此時的候君集似乎碰上了熟人,在樓上與別人聊得十分開心,並沒有上樓的意思。

最後候光亮不得不對著下面叫道:

「爹爹快上來,孩兒的仇人就在這裡面,您今天一定要為孩兒報仇啊!」

他不斷的叫道,一會兒之後,不遠處傳來了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哪個不開眼的人敢惹我亮兒?真的是膽大包天啊!信不信我弄死你!」

李承乾喃喃道:「來了嗎?真好,本王好好訓訓你!」

鄒鳳熾看著場上的一切,那是緊張得不行。

這種緊張感,比上次去見李世民還緊張。上次李世民是有求於他,對他客客氣氣的,這一次,卻不一樣。

而他看了一眼身邊的薛仁貴卻是老神在在,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心中一定在想,這傢伙都不害怕的嗎?

最後,一個中年男子走入了房間之中。

三國之鬼神無雙 此人氣宇非凡,一表人才,相比於候光亮也不知道好上百倍都不止。

他便是李世民面前的大紅人,候君集是也。

李承乾依然是眼皮都不抬一下,只是閉目養神,完全無視於候君集的存在。

「我爹來了,你會死的!」

侯光亮囂張說道。

候君集卻是安慰道:「在哪裡?一會爹一定將他處罰!讓他知道我候某可不是好欺負的!」

說話間,竟然沒有正眼看過李承乾,一會被追究,只能說他活該了。

「喂!你現在跪下求饒還來得及!」

侯光亮又是說道。

李承乾卻是沒有理會之,而是慢慢的喝著茶,一臉享受。 候君集的出現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他看不起這一間屋子裡的任何人,感覺這個世界上他最大一樣。

同時,他身邊還帶著一些士兵,迅速的將這裡圍了水泄不通的樣子。

候君集的嘴臉,讓人看了十分不爽。

李承乾泯了一口茶,輕輕的說道:

「候君集,你好威風啊!」

李承乾直呼候君集的名字,一點都不忌諱什麼。

「大膽,潞國公的名諱可是你能叫的!快跪下道歉!」

他身邊一個文人立即喝道。

而候君集表情依然是十分欠捧。

而當他看到李承乾的時候,整個人就定在那裡,表情呈現出痴獃的模樣。

同時嘴上開始發抖著,候光亮並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直接開始指著李承乾道:

「爹爹,便是他,他是用計讓人打的孩兒!爹爹,弄死他!讓他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

候君集一直哆嗦著,眼睛狠狠的盯著候光亮,可是候光亮怎麼知道他是怎麼了。

不斷的說道:「爹爹,你怎麼了?快讓人將這傢伙打一頓啊!」

侯光亮依然十分囂張的大叫。

「來人,將他給我往死里打!」

而李承乾就像是看白痴一樣的看著父子二人。

他們就像跳樑小丑一般,李承乾則是盡情的看著他表演。

候君集整個人是尷尬到不行。

隨後,便甩了候光亮一巴掌道:

「你小子,天天給老子惹禍,讓老子天天給你解決這事那事,生你真是我候家的不幸!」

候光亮哪裡知道發生什麼事,為什麼自己的父親就打自己了。

他捂著自己的臉納悶不已。

「爹,我怎麼呢?您為什麼打我?」

啪,又是一巴掌。

接下來,候君集大喝一聲音道:「逆子!還不快快跪下認錯!」

隨之一推,便將候光亮給推在地上,撲通一聲,候光亮便跪了下去。

他依然還是一副茫然,怎麼回事?誰能告訴他!

「你們也跪下!」

候君集又是道,這數十人不敢不從,直接跪倒在地。

接著候君集呼道:「臣不知太子殿下在此,多有得罪!犬子無知,還望太子殿下大人不計小人過!放他一條生路。」

候君集的表現,讓得候光亮是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在他們面前的竟然是當今的太子殿下,這下自己惹的禍大了。

而李承乾就像是看白痴一樣,看著父子二人。

他也沒有說完,讓得候君集心中是忐忑不已。

因為李承乾一句話都沒講,只是在喝著菜。

「太子殿下!您有聽到我的話嗎?」

候君集有些畏懼的說道,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這裡會碰上李承乾,如果知道李承乾在這裡的話,打死他都不會來,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候君集你好大的威風啊!皇上都沒有你威風!」

「臣……」

不等候君集說著什麼,李承乾又懟道:「候君集,你教子無方,任其在這民間當紈絝,魚肉百姓,與民為敵,此事若是讓皇上知道,這罪可不輕啊!」

「是臣無知……」

「本王讓你說話了嗎?」

這話懟得候君集是無地自容,只是低著頭不敢講話。

這次,李承乾可是十分的爽啊。

一邊的鄒鳳熾也是沒有見識過李承乾的威力,沒想到這個九歲的孩子竟然有如此心機,並且每說一句話都要讓人透不過氣來。

既然要懟,自然要懟得爽一些,特別是對於候君集這個傢伙,更加不必去在意他的感覺,畢竟這傢伙早年的經歷真的是不算什麼。

「候君集啊候君集,你早年沽名釣譽,為人浮誇,學弓箭學不會,學什麼都不行,若不是皇上賞識於你,給你機會,讓你產下軍功,你現在還能頂著國公的名號招搖於市?

本王實在是不恥於說起你的過往,但既然說起來了,就是要讓你記得,你的軍功是皇上賜予的,而不是全由你取和。

縱然你是國公了,也不要覺得天下就是你自己的了。放任著這種畜生橫行於民間!」

李承乾懟得十分之重,讓得候君集是一句話都不敢講。

而且他也是好奇得很,為什麼太子什麼都知道,那可是早些年的事啊,為什麼太子會知道,太子才九歲,這些東西書上都沒有記載的。

候君集不敢回應,一半是因為李承乾的太子之職,另一半則是怕自己出來與自己教導不好兒子一事被捅出來,那樣的話,自己恐怕也不好過。

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任由李承乾來批評?

「你說是不是?本王說得對不對?」

候君集:……

「怎麼?無話可說了嗎?」

候君集依然說不上話來。

李承乾懟得十分爽,而在這個時候,系統也來了提示。

候君集掉下三個技能、屬性,請選擇其中一個選項。

技能一:弓箭精通

屬性一:魅力+3

屬性二:武力+2

弓箭精通?算得上是一個好技能吧,在大唐沒有點實力是不行的,而且這貨並沒有掉下智力,因此,也只有弓箭精通這一條路子了。

所以,他做了選擇,弓箭精通裝備上去了,指不定以後可以用得上。

面板刷新

宿主:李承乾

智力:42

魅力:0待解鎖

武力:0待解鎖

政治:0待解鎖

統率:0待解鎖

技能:過目不忘、治國之才、強身健體、釀酒精通、百毒不侵、瞞天過海(一次)、幸運技能(一次,被動觸發)、弓箭精通

回到現實。

候君集被說得十分不堪,若是其他人早就羞愧得不得了,但是候君集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臉上尷尬,沒有其他的感覺。

「候君集,你怎麼不說話了?本王說得不對嗎?你是不屑與本王說話嗎?」

候君集:……

候君集是鬱悶得很,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啥事都是李承乾的話。

今天若不是李承乾,他恐怕早就衝上去打一頓了。

李承乾心中卻是爽快得很。

再看侯光亮則在一邊瑟瑟發抖,因為他知道惹了大事。

若是李承乾不開心,就連候君集都有可能受到牽連。 候君集內心是崩潰的,嘴上卻道:「太子殿下不是讓臣不要說話的嗎?臣不敢說話!」

李承乾笑了笑,他是故意的。

嘴上卻說道:「本王倒給忘記了。好吧,你說,本王說得有沒有錯?」

「這個……」

「怎麼?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

李承乾有點想噁心一下候君集,所以才這麼說道。

候君集身邊的人,都為他捏了一把冷汗,特別是跪在邊上的候光亮更是憋屈得很,如果今天站在他們面前的不是太子,而是別人的話,恐怕會被他們父子給整死了。

只可惜,太子還是太子,他們不可招惹的存在。

「候君集,你可有將本王的話聽進去?你再不回應,本王要發飆了!」

「太子殿下說得是,太子殿下說得是!」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