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無理的理由。

「你幹嘛去?」宋庭君轉身之際,高禾兮叫住他。

他懶洋洋的回頭瞥了他一眼,「我也睡一覺,你自己坐著,看我醒來有沒有幫你看看林茵茵什麼樣。」

宋庭君知道他不敢跳。

高禾兮要是有那個敢跳樓的出息,他用得著跑這兒來求他?自己就能擺平這點破事。

於是,三個人,兩個真的午休,一個就在窗台上發獃。

過了一個多小時。

沈清水醒的時候,把他也叫醒了,得知他放任高禾兮坐窗台上,嚇了一跳,「那你還不去看看?!」

宋庭君勾了勾嘴角,看了一眼正在震動的手機,「你再睡會兒?我出去了?」

沈清水點頭。

他看完手機之後,看了她,表情認真,「林茵茵這事……」

「你處理就行。」她先一步說完。

宋庭君笑了一下,道:「喬田已經想辦法撈人了,那我就不多加阻攔了?出去通知一聲窗台上的。」

她點了點頭。

不過她之所以點頭,想的更多的是,未來,可能林茵茵母女倆真的會變成宋庭君的家人,這個時候如果水果不容,那以後會不會很難看?

而她,不就成了導火線,罪人?

當不了聖母,罪人還是別當了。 宋庭君拿著手機去了客廳。

高禾兮真的還老老實實坐在窗台上呢,他忍不住笑了一下,「冷了可以下來坐著,反正你也不跳。」

「你不是要讓我看茵茵那邊的情況嗎?不敢了?是不是沒證據,她壓根就不是你說的那種人!」

男人依舊微微彎著嘴角,在沙發上坐下,開了大屏幕,直接把手機投屏,然後開始打視頻。

道:「給你看看那邊的情況。」

那邊有宋庭君的人,這會兒應該是喬田剛好過去跟人交涉,準備把林茵茵帶走了。

視頻接通,第一眼就能看到喬田。

高禾兮是認識喬田的,上次見過。

「你怎麼就能證明喬田是過去保茵茵出來的?」高禾兮不死心。

巧了,視頻那邊,剛好林茵茵被帶出來,然後她看到喬田就幾乎是一瞬間梨花帶雨的委屈。

高禾兮看著林茵茵被帶到喬田一側的椅子上,但她一下子撲到喬田懷裡哭訴,整個人臉都有點白了。

宋庭君怕他受不了,真掉下去,「現在可以下來了?」

「她明明跟我說接近喬田,只是為了辦一些事情而已……」但是剛剛的反應看得出,他們太親密了,是個男人都受不了。

宋庭君詫異的看向他,也就是說,在此之前,林茵茵都被高禾兮質疑過她和喬田的關係?結果她隨便忽悠兩句,高禾兮就信了?

這還真是夠喜歡。

那邊視頻微轉,宋庭君看到了另一個到場的人,眉頭皺了一下,臉色已經不太好看了。

「宋少?」視頻那邊的人也意識到了什麼,低聲的開口。

宋庭君冷著臉,嗓音都沒了溫度,「他去幹什麼?」

「老爺過來,應該是來保林向麗的。」

林向麗就是林茵茵的母親。

所以說,那邊此刻的場景就是喬田保小的,宋老居然親自出馬去保老的。

宋庭君諷刺的嗤笑,「他可真是豁的出去!」

「那是你爸?」一旁的高禾兮不知道什麼時候下來了,正看得認真,「他去保茵茵的媽媽?」

逆世狂妃:絕世神醫廢柴三小姐 好像嗅到了什麼不得了的家族八卦。

宋庭君已經睨了他一眼,順便結束了投屏,「需要封口費?」

本來就是家醜,結果他還投屏放大被人觀看得清清楚楚,能不生氣?

高禾兮一臉無辜和驚恐的搖了搖頭。

掛了視頻,宋庭君打了兩個電話,意圖很明顯:無論如何,就是不放林向麗出去。

這樣的直接結果就是,老爺子要親自來找他。

*

一個小時左右,他的門鈴再次被人按向。

開門的時候,他的父親站在外面,臉色非常難看,然後冷哼,「覺得翅膀硬了,真以為這樣我就會早一天死了給你讓位置?」

宋庭君已經轉身回屋,少見的刻薄,「你放寬心,死人的位置我沒興趣。」

宋老也不換鞋,直接跟進去,看起來脾氣已經到頂了,「我告訴你,立刻讓人放了她!」

他已經靠在沙發上,雙臂張開,大刀闊以的倚著,「否則呢?讓我重新投胎?」

「那我得謝謝您!下輩子千萬別投到你兒子,丟夠人了。」

「我是你老子,你給我說話放尊重點!」

宋庭君歪著腦袋,冷笑,「你做的那點事,是老子該做的么?如果是,我給予你充分的尊重!」

頓了頓,「可惜,你是在配不上我的敬重。林向麗我是不會放的,誰讓她栽了?法不放人,與我無關。」

宋老雙手叉腰,「你一定要跟我叫板是嗎?」

他氣得手指著宋庭君,「要不是我只有你一個兒子,我真的早把你趕出去了!」

宋庭君不怒反笑,「是么?然後把人盡可夫的女人接進來,把財產都給別人的女兒繼承?又或者,你打算舔著臉把我哥從墳墓里叫回來?」

他攤手,「我倒是樂意。」

他不想回家搞他的產業這件事,家裡上下都知道。

宋老被他的態度氣壞了,尤其是他提到他哥的時候,「我倒是想起來,就因為你哥沒了,我只有你一個兒子了,我絕不允許你走你哥的老路,跟沈清水那個低級保姆繼續瓜葛!」

宋庭君臉色一下子陰了,「麻煩你對她放尊重點!」

「你把林向麗給我放了!」父子倆幾乎吼起來了,「否則我不介意也對你的女人下手!」

宋庭君笑了,「可不是么?做這種事,你是最有經驗的,可以活活逼死自己的大兒子,你多厲害?」

他冷了臉,然後慢悠悠清楚的道:「但是我告訴你,你敢動她一下,宋家這輩子、上輩子、下輩子所有基業、祖德,我可以讓它化為烏有,你不是最在意這玩意么?要不要試試?」

「你!!」 宋老這回估計是真的被宋庭君給氣到了,或者是提到了自己的大兒子,多少是有些痛心,眼眶紅的更加明顯。

也不打算再跟他糾纏了,狠狠的一個轉身帶起一陣風,最後砸著關上他的門。

走了。

「把你吵醒了?」宋庭君不經意的轉頭才看到她站在卧室門口,擔心的稍微蹙了眉,起身走了過去。

「抱歉,忘了給你把門關好。」他已經刻意的把自己的聲音放溫和,不是跟老爺子吵架時候的鋒利和冷漠。

沈清水其實站了一會兒,但這會兒只是勉強笑了一下,「我剛醒,剛剛……怎麼了?」

宋庭君看了看她,最後只是說:「沒事!要不要再睡會兒?」

她搖頭,「高禾兮走了啊?」

「額,走了。」

那後面的話沈清水就不打算再問了,高禾兮捨得走了,那肯定是林茵茵已經被人接出來了。

林茵茵確實被喬田接出來了,不過她的母親依舊在審訊中,畢竟實打實開了那個店在經營。

至於那天到底經營了什麼,她自己說了也不算,所以調查時間肯定要比較長,總之宋庭君鬆口之前,都得走正常程序,除非她真沒問題。

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她周一請假,周二回去上課就被林茵茵堵在了宿舍里。

「你這個幹什麼?」林茵茵站在門口,她出不去,「我馬上就上課了。」

林茵茵咬了咬牙,「你就說吧,要我怎麼求你才肯放過我媽!」

沈清水皺了一下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沒錯!我是讓人教訓你了,但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你讓宋庭君把我媽放了!你要是想報仇,那就沖我來,想看什麼我給你表演行了吧?」

她還真是沒想到林茵茵會這麼說。

意外之餘,挑了挑眉,索性把書包放下,「我這兩天本來心情也不好,翹一節課而已,你想求我,是不是?」

沈清水伸手拉了椅子坐下,「首先,給我道歉。宋庭君給你之間的矛盾,憑什麼燒到我身上?就好比我跟你的恩怨,燒到你母親身上,你覺得爽么?」

「還有,你不是求我么?那就好好求,麻煩對得起我專門翹課。」

沈清水對高禾兮那種方式的請求就不滿,心裡憋著委屈,這下剛好,都倒在林茵茵身上了。

林茵茵吸了一口氣,「好,我給你道歉!」

「我跟宋庭君的矛盾也不算重,只是不爽他看不起我們母女!確實是我不應該牽連你,但是他那個人私生活很乾凈,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可以刺激他的。」

私生活乾淨?

沈清水懷疑自己聽錯了,還是說,宋庭君在泊林,真的很乾凈?

有這個可能。

她正想著,林茵茵居然真的給她跪下啦,她差一點從椅子上站起來,最後還是忍著沒動,只稍微移開視線。

「這樣可以了嗎?」

說實話,她還真沒想到林茵茵這麼豁的出去。

好一會兒,她才道:「我可以幫你給宋庭君打電話。」

這個電話,她確實打了。

只不過,她原本就要給他打電話,但是又不太想,需要個理由,所以就借著林茵茵了。

電話通了一會兒,宋庭君「嗯?」了一聲,「怎麼不說話?」

「林向麗的事,怎麼樣了?」

男人片刻的沉默,「這事你不用擔心了,我處理。」

她明白,因為那個女人,跟他父親有關。

沈清水看了一眼林茵茵,表示她無能為力,宋庭君意思很明顯了,這事跟她沒關係了。

捂了手機,她拿了書包,對著林茵茵,「有機會我會再跟他說,現在我去上課了。」

出了宿舍,她放開了手機話筒,接著道:「我這周可能過不去你那邊,周五的約,能不能后延?」

「有事?」宋庭君問。

她只是說「嗯。」

「也行,我可能也有事。」

這才是她這個電話的重點,說完告個別就掛了。

掛電話后,宋庭君盯著手機看了會兒,總覺得她哪裡不一樣,但是說不上來。

周四的時候,西蒙院長忽然給他打了個電話。

「宋先生,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我想確認一下,沈清水同學的這次費用,是由她自己出?這事您知道嗎?」

宋庭君手裡的筆頓了一下,「什麼費用?」

她沒有跟他提過,宋庭君都不知道這周有費用產生。

「哦,是直升班臨時加課,其他學生費用是直接走公司的,但是您之前交代過,沈同學的費用走您這兒,所以……」

「她自己怎麼說?」

西蒙笑了笑,「她倒是沒說,可能以為您會自己交。」

宋庭君點了一下頭,「我交,一會兒麻煩西孟院長把票據發過來。」

掛了電話,宋庭君眉頭輕輕蹙著。

她不是以為他會交,壓根就是沒告訴他,那就是,她要自己交。

這下好像知道她哪裡不對勁了。

又想跟他劃清界限是不是? 難怪她說周五不過來了,周末幹什麼去?

不管去幹什麼,反正看起來不想見他就對了。

宋庭君是下了班去她的學校,車子停在外面沒開進去,雖然是傍晚,但天色比較暗了,校內路燈都是亮著的。

他直接去了她的宿舍。

門鎖著。

林茵茵大概在為她母親的事焦急,待不住學校,那她呢?

站在宿舍門口,他給她打了電話。

等待接通的過程有點漫長,他倒是看起來很耐心,一手插兜,習慣低眉慢慢的踱了兩步,然後就隱約聽到了樓道里傳來的手機鈴聲。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放著音樂回宿舍。

沈清水剛從樓道出來,一抬頭就看到了雙手插在西褲兜里、站在宿舍門口等候的男人。

他還衝她微微勾了嘴角。

她走過去開了門,「怎麼過來了?」

宋庭君還以為她都不打算跟自己說話。

進了宿舍,他靠在她的書桌邊,單腳支地,探究的看了她一會兒,才篤定的開口:「在生氣。哪一件事?」

雖然他也算是懂女人心思,但這次著實沒摸透。

沈清水看似忙著放置手上的各種書籍,碼好、擺順,忙得不亦樂乎,其實都是無關緊要的動作,純屬在磨蹭時間,好不用跟他面對面。

既然她不說話,宋庭君就知道她確實有情緒。

「林茵茵的母親?」他覺得這也跟她沒多大關係。

沈清水稍微深呼吸,最終是不知道說什麼,只是看了看時間,「我還得去自習室……」

「不是剛回來,去什麼?這麼冷,宿舍里也一樣。」 我的小熊男友 他接了她的話。

她依舊磨蹭著不跟他正面應對,五分鐘過去,宋庭君才把她手裡的東西統統拿走,把她定在跟前,「有什麼事就說出來,我不一定猜得到。」

沈清水終於看了他。

「我記得你說過,原因跟我做戀人,那就是喜歡我,是么?」

他眉宇間一片不解,「哪一點做的讓你有疑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