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者聯盟總部羅堯的辦公室內,王中平、謝晉、極道武館館主李泉、少林武館釋延、太極道場張子辰,武者聯盟一方的所有先天武者全部聚集在一起,一個個臉色都非常難看,眼神之中都帶著熊熊的火焰,彷彿能夠燃燒整個世界一般。

「盟主,難道我們就這樣算了?」

謝晉臉色蒼白,弟弟的死一直在他的腦海中回蕩,他恨不得現在就將武道社的人全部殺光,可是他連楚雄都殺不了。

「算了,怎麼可能,我一定要將武道社連根拔起。」

羅堯英俊的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神色,羅童就死在了羅家的大門口,這個仇,他也恨不得現在就將武道社給拆的乾乾淨淨。

「我們武者聯盟不能兌換武道功法之後,很多武者都重新迴向武道社這邊了,而且武道社這邊的鐵血手段起作用了,很多老武者都向武者聯盟這邊兌換功法,生怕因此被武道社這邊給殺了。」

「而武道社這邊出了新的規定,兌換武道社的功法只能加入武道社,不允許加入其它勢力,我們力量的發展一下子就停止了,長期這樣下去話,我們也將漸漸的名存實亡。」

張子辰算是武者聯盟這邊的2號人物了,他倒是沒有被仇恨沖昏腦袋,雖然太極道場這邊也有很多高手死在了武道社這邊的立威之下,但他知道,現在憤怒是沒有任何作用的,想要真正報仇雪恨就要將武道社給連根拔起才行。

「我們當初是太操之過急了一些,將武道社給逼急了,沒想到這個王影一上台,竟然如此的強硬。」

「但是我們雙方既然已經到了今天這個地步了,根本就已經沒有緩和的可能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花好孕圓:國民少校攜妻跑 「我準備出去一趟,再我回來之前,我們先避開武道社的鋒芒,等我回來之後,就是我們和武道社決戰的時候。」

羅堯雙眼之中的怒火漸漸的消失,他回復了往日的淡定與沉穩,和武道社之間的決戰,他並沒有太大的把握,上次和雷正的廝殺,他覺得雷正似乎並沒有盡全力,所以他根本就不敢現在和武道社這邊進行決戰。

武道社本身就擁有雷正、王影這樣的高手,還有趙鐵軍、歐陽雲兩個老牌先天武者,后後期之秀也還有餘慶全和施玉成。

當然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雙方這些天的火拚,基地市官方這邊一直都沒有站出來表態,可是楚雄和溫國榮兩個先天武者加入到武道社這邊就足以說明,在關鍵的時刻,基地市官方這邊肯定是支持武道社。

這就是他現在不敢發動決戰的原因,因為勝算很小,即便是他還有底牌,可是誰知道武道社這邊有沒有底牌呢。

儘管自己家的羅童被殺,可是他依然要忍住,沒有把握的情況下,他知道自己該夾著尾巴做人。

。m. 武道社,因為武道社這邊強硬的作風,原先門可羅雀的武道社大樓這裡也開始重新變的熱鬧起來,來來往往的武者,車水馬龍,也算是有了幾分人氣。

對於大部分的武者來說,初次接觸武道,基本上都是從武道社這裡換取的修鍊功法,在武道社和武者聯盟之間的爭鬥上都是保持著中立的態度,既不敢得罪武道社,也不敢招惹武者聯盟。

現在武道社強硬無比,連武者聯盟這邊都不得不下架了所有武道社這邊流出的功法,自然而然,大部分的普通武者都會慢慢的回歸到武道社這邊,沒有了修鍊的功法,實力想要進步就會很緩慢。

武者聯盟這邊可不是武道社,只要有積分就願意將功法完整的傳授給你,在武者聯盟這邊,想要兌換功法,還是非常的麻煩,要有貢獻度,還必須要一層、一層兌換,有些珍貴的修鍊功法甚至還會要求必須忠誠於武者聯盟才能夠兌換。

在功法的傳承方面,武者聯盟的這些人更加的小心、謹慎,法不輕傳這才是他們的態度,相比之下,武道社這邊即便是現在也同樣出了很多的條條框框,但依然政策依然顯得很可愛。

「雷哥,最近加入我們武道社的武者越來越多了,武者聯盟這邊開始冷清下來,只要這樣的勢頭一直保持下去,我們慢慢的就可以恢復到以前的繁榮景象了。」

雷正的辦公室,王影看著下面進進出出的武者,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不要高興太早,我們和武者聯盟之間的事情還沒有完呢,現在給我的感覺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大決戰很快就要來了,只有真正解決了武者聯盟,我們才能夠放開手腳了施展我們的抱負。」

雷正笑了笑搖搖頭,他這些天對武道社的事情都完全不管不顧,而是選擇一心潛修,他知道現在的平靜不過是暴風雨前的一點平靜罷了。

「王影,我這裡還有幾十枚先天果,你全部拿去,接下來你將武道社的事情交給餘慶全和施玉成去做,你專心修鍊,再風雨之中,唯有變的更強大才能夠活下去。」

雷正想了想,還是大方的將自己手頭之中的先天果都給王影,他有種預感,大決戰很快就會到來,而且會非常的殘酷,王影掌握了無堅不摧的境界,只要元氣足夠充沛的話,絕對不會比羅堯差,是武道社的一大主力。

「你不說我也要向你請假,羅堯在這個時候出去荒野之中,我們要不要現在就……」

王影的話沒有說完,但是意思已經表達的足夠清楚。

「現在時機還不夠成熟,他們在等,我們也在等,高武如果恢復的話,我們就穩了。」

雷正搖搖頭,他現在都還沒有什麼把握,不敢說一定就能夠打贏武者聯名這邊。

「高武大概什麼時候能夠恢復?」

「還不確定,至少還需要一兩個月的時間。」

「那我們只能等下去了。」

「所以我才讓你安心回家去潛修,我也是如此。」

……

王影將手頭的工作暫時交給餘慶全和施玉成去做,武者聯盟這邊選擇想武道社低頭,其它的一些小勢力、小組織和個人自然是不敢再違背武道社的禁令,很多人甚至都害怕的趕緊回到武道社來補上積分,所以現在這塊的工作比較輕鬆。

最主要的就是建立武道社自己的武者,拉攏武者加入武道社,組建武道社自己的武者力量,這一塊工作,有餘慶全和施玉成去做就足夠了。

提著裝滿了先天果的箱子,王影回到怡園小區的家裡,見到王影回來,郭媛媛猶如燕子一般一下子飛入王影的懷中,這些天武者之間的戰鬥,實在是讓人膽戰心驚,她每天都在擔心王影。

「哥哥,我們離開這裡吧,找一個沒人的地方,我不想再像現在這樣,天天提心弔膽。」

郭媛媛紅著眼睛,因為王影的強硬作風,她和萬磊也是受到了牽連,幾次都差點死在敵人的報復之下,所以現在她都害怕的門都不敢出。

「沒事的,沒事的,很快就會過去的,哥哥接下來就專心在家教你習武。」

王影輕輕的拍拍她的肩膀,他能夠感受到這種巨大的壓力,沒有任何顧忌的武者非常可怕,彼此之間的仇殺此起彼伏。

好在大部分的人在經歷了末世之後,在基地市當中基本上都孤零零的一個人,否則的話,整個基地市當中就真的要人人自危,仇殺的血都要匯聚成河。

閃婚夫妻寵娃日常 「嗯~」

郭媛媛點點頭,不過卻是始終不肯離開王影的懷抱,在王影的懷抱之中,有一種特別的安全感,這種感覺讓她覺得即便是天塌下來,她也不用擔心什麼。

「好了,沒事了、沒事了,我餓了,趕緊做飯吃吧。」

足足讓她抱了十多分鐘,王影這才笑著說道。

「我這就去做飯,很快就好。」

郭媛媛一聽,立刻就離開了依依不捨的港灣,猶如勤勞的小蜜蜂一般開始忙碌起來。

「猴子,很快你就能夠重新拿起你的短刀了!」

王影來到萬磊的房間,萬磊此時正在玩遊戲,長期宅在家裡,他的臉色有些蒼白,整個人也變胖了很多。

「我現在過的挺好的,衣食無憂,還有遊戲玩,我都不想那些了。」

萬磊當然是知道草木心的珍貴,這種能夠接上自己經脈的東西,即便是王影身為武道社的副社長也很難獲得,他不想讓王影有太大的壓力,所以笑著回應。

「哈哈,很快就會有,到時候我們兄弟再一起出去荒野之中大殺四方,說不定還可以帶上媛媛,我們組成一個鐵三角。」

「也好,玩遊戲終究是沒有荒野廝殺來的激情。」

「你玩的是DOTA?我也來,等我,我們開黑玩幾把。」

「行,趕緊,比武不如你,玩遊戲你可是老被人虐的菜鳥。」

寵冠豪門:總裁大人求暖牀 「……」

夜色漸漸的籠罩大地,燈光漸漸的熄滅,王影的房間內,郭媛媛紅著臉趴在王影的懷中,沒有絲毫的睡意。

「媛媛,你還沒睡著?」

王影有些無奈的看了看郭媛媛,前幾天有人報復王影,意圖對郭媛媛下手,讓郭媛媛受到了很大的驚嚇,從哪以後,一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郭媛媛就一定要王影抱著哄著才能睡得著。

「沒,哥哥,你給我講故事聽吧?」

郭媛媛抱著王影,猶如八爪魚一般,死死的黏在王影的身上,臉紅的發燙,聽到王影的話,她更是恨不得鑽進被子裡面去。

「好,我給你講大灰狼與小白兔的故事吧?」

「不要,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想聽祝英台與梁山伯的故事。」

「行吧,那就講梁山伯與祝英台……」

王影開始緩緩講起故事來,一個故事講完,郭媛媛依然沒有睡意,嚷嚷著王影繼續講故事,時間慢慢的過去,漸漸的兩個人都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王影從睡夢之中醒來,郭媛媛猶如八爪魚一般,死死的纏繞在自己的身上,睡得很香、很甜,小臉蛋紅彤彤的。

「額?發育的也太好了吧。」

突然,王影有些尷尬的將自己的手給抽出來,剛剛他無意間觸碰到了一團柔軟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是什麼。

「再這樣下去可不行~」

王影頭枕著手,自己好歹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這郭媛媛雖然還小,可是發育真心沒的說,早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凹凸有致,天天晚上趴在自己的身上,很容易就擦槍走火。

王影看了看自己懷中的郭媛媛,精緻的小臉蛋紅紅的,青絲遮住半邊臉,帶著嫵媚的氣息,一副任君採摘的樣子,時不時還依戀的抱緊王影。

透過寬鬆的睡衣,王影甚至都能夠看到她飽滿的一片雪白,頓時鼻血都差點流出來。

「要命啊~」

「她是自己的妹妹,自己怎麼可以有這樣的想法,禽獸啊~」

王影吸口氣,給自己一巴掌,接著躡手躡腳將趴在自己身上的媛媛給挪開,過程之中,自然少不了又要大飽眼福,郭媛媛似乎也害怕失去王影,本能的又抱緊王影。

「呼~呼~」

王影連連深呼吸,很是艱難的從被窩之中起來,一番洗刷,也是平息了體內的莫名火氣。

「真的不能這樣下去~必須要讓她回自己的房間睡。」

王影搖搖頭,下定了決心,晚上不能再這樣了。

「笨蛋哥哥~」

王影的房間內,郭媛媛臉蛋紅的發燙,想起剛剛王影掙紮起來時候觸碰到自己的地方,更是覺得自己的臉猶如紅燒了一般。

練功房內,王影揮舞著手中的長槍開始苦修起來。

「有了先天果,自己元力的增長會很快,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不斷的提升自己對元氣的掌控,還要就是修鍊疊浪戰法,這兩樣東西才能夠短時間內不斷的增加自己的實力。」

「無堅不摧的境界還是需要多去領悟,只是這天地、宇宙的『勢』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m. 「呼~呼~」

練功房內,王影的長槍不斷揮舞,每一次都會與空氣摩擦產生呼呼的嘯聲,沉浸修鍊之中的王影,額頭上一滴滴豆大的汗水不斷的湧出來。

良久,王影緩緩的收功,輕輕的吐氣。

「4疊浪的攻擊算是比較成熟,5疊浪的攻擊並不算太成熟,還需要多多的磨練和聯繫。」

「果然,生與死之間蘊藏著無限的可能,末世前,有的人在自己孩子遭到生命危險的時候能夠突然舉起小汽車,還有人在生死之間爆發潛力,躲過死神的鐮刀,生與死對人的刺激是最大的。」

重生民國:戰少,我有喜了 「我原先三疊浪攻擊都做不到,和王中平的一番廝殺,直接突破到4疊浪,現在連5疊浪也是已經差不多可以做到了,進步太快了!」

王影一邊擦掉身上的汗水,腦海中卻是在思考自己修鍊的成果。

「元氣還是不夠充沛,到現在都還無法做到元氣離體,先天果要繼續吃,突破到先天境之後,睡夢呼吸法吸納的元氣更多,我應該能夠很快就達到元氣外放的程度。」

「只是這境界的修鍊,始終沒有什麼頭緒,所謂天地宇宙的『勢』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依然還是沒有找到正確的領悟方式。」

王影實力進步很快,一直在家潛修,有雷正給的先天果,再加上睡夢呼吸法,王影進步很快,不過在境界的修鍊上,一直沒有太大的進步,王影覺得自己應該是沒有找到一個正確的修鍊方式。

「或許我不應該天天待在家中,可以出去看看,天地、自然,也許只有置身其中的時候才能夠真正另外出宇宙天地的境界。」

王影看著窗外,又下起雪來,末世之後的冬天,雪就很常見,看向遠處,白茫茫的一面,大地都被銀裝素裹,美的讓人窒息、讓人陶醉。

心中有了決定,王影做起事情來也是絕對不拖泥帶水,用一塊布套起自己的點光長槍,傳上一件袍子,帶上帽子,將自己深深的埋在其中,如果不掀開,根本就沒有人能夠認出自己來。

行走在基地市大道上,大雪越下越大,道路上的行人卻是越來越稀少。

不過當王影來到北城門口的時候,城門口這裡依然熱鬧非凡,外出狩獵的武者和獵人還是很多的,不管這天氣如何,生活總是要繼續的,肚子可不會因為下雪就不餓。

披著袍子的王影根本就沒有人能夠認出來,獨自一個人徑直朝著荒野之中走去,江南基地市的北邊有一個大湖,大湖連接著長江,王影準備去看看長江,看看湖水。

疊浪、疊浪,既然是和浪有關,多看看湖水和江水總是不會錯的,而且還可以看看這天地的蒼茫和浩瀚,說不定連自己的境界也都可以跟著一起提升。

大湖和長江口離基地市的北門並不算太遠,直線距離也就是100多里,出了基地市之後,當周圍看不到一個人影的時候。

王影瞬間高高躍起,接著腳踩虛空,整個人憑空就在空中不斷的升起,猶如一隻衝天鳥兒,很快就來到了幾十米高的空中。

接著落到一顆大樹的樹枝上面,輕輕一踩,整個人猶如沒有絲毫重量的柳絮一般,急速的朝著幾十米遠處另外一個樹枝上落去。

王影整個人的身影猶如一隻在樹頂上跳躍的猿猴,非常的靈活,速度奇快無比,轉眼間就消失在茫茫的白雪之中。

王影還是非常謹慎的,出去荒野之中怕遭到武者聯盟這邊的追殺,所以是穿著袍子出去,連點光長槍都用布套住,到了荒野之中也沒有再地上行走,而是選擇踩空到樹頂上,儘可能的不留下什麼痕迹,讓人無法追蹤到自己。

「轟~」

王影的速度快到了極致,運用上無堅不摧的境界,王影的速度很輕鬆就突破了音速,身邊的空氣都在炸裂,無數的雪花紛飛。

100多里的路,王影僅僅只花了十幾分鐘就抵達了,很快,在王影的視野之中,一片波瀾壯闊的湖面就出現在視野之中。

王影找了一座高山,速度飛快的來到山頂,俯瞰整個大湖,看著天地之間白茫茫的一片,紛紛落下的大雪不斷融入到湖水之中,頓時覺得整個人都心曠神怡。

「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

眼前的大湖,非常的熱鬧,在王影的視野之中,有一頭頭體型龐大的鷹類怪獸翱翔在大湖的天空之中,時不時俯衝而下,叼起一條條大魚。

看似平靜的湖面上,同樣波濤洶湧,時不時有一條條體型龐大的魚類怪獸御空飛去,張開滿嘴寒光的鋒利牙齒,狠狠的咬向俯衝而下的鳥類怪獸。

「嗷~」

一聲聲長嘯從大湖四周的群山之中傳來,有狼嚎、有虎嘯,一道道聲音都非常的沉悶,傳的非常遠,在這大雪天氣之中,猶如一道道颶風一般吹起無數紛飛的雪花。

敢大聲嚎叫的怪獸,都是實力強大的怪獸,最起碼都是先天境的怪獸,一次次都在向其它的怪獸宣示自己的存在,似乎在告訴其它的怪獸,不要輕易的招惹自己,不要進入自己的地盤之類的。

「先天怪獸的數量真多,這群山之中都不知道都有多少先天怪獸,單單是聽著吼聲,我就聽到了幾十頭先天怪獸的嚎叫聲。」

王影臉色微微一變,仔細的聽一聽群山之中的嚎叫聲,心中默默的一計算,頓時也不得不為人類的處境擔憂了。

和荒野之中的怪獸相比,人類的力量還是顯得太弱了,整個江南基地市也不過20多個先天境,可是自己在荒野之中,隨隨便便一聽,這群山之中隱藏的先天怪獸就有幾十頭。

「噗~」

群山之中的嘯聲、嘶吼聲似乎驚動了大湖之中的強大怪獸,一頭頭體型龐大的魚類怪獸竟然竄出水面,巨大的尾巴在空中擺動,竟然猶如先天武者御空一般,在空中冉冉升起,身邊還有一條條粗大的水柱升起。

「水中的怪獸竟然如此之多,而且這先天境的怪獸也太多了吧。」

王影的眼睛微微眯起來,看著湖面上升騰而起的一頭頭怪獸,心中微微一驚,自己所能看到的竟然上百頭魚類的先天怪獸御空而起,強大的氣息迎面而來。

「咕~咕~」

寬闊的湖面上,水中的先天怪獸也開始咆哮,發出震耳欲聾的咕咕聲,掀起可怕的颶風,將大雪吹的紛飛。

隨著水中先天怪獸御空而起,發出可怕的聲音,王影很清晰的看到在離湖面較近的地方,有怪獸群朝著群山不斷的奔跑,似乎非常懼怕水中的怪獸一般。

「轟~」

一頭頭水中的先天怪獸御空到上百米的高空,讓空中的鳥類怪獸一個個都嚇的拚命高飛,接著一頭頭先天怪獸攜帶著磅礴的氣勢又重重的落入湖中。

原先平靜的湖面掀起了可怕的波濤,一浪接著一浪,一浪高過一浪,竟然有種海嘯席捲而來的感覺,波濤洶湧、驚濤駭浪。

王影看著眼前的湖面,整個人自然而然的就沉浸在其中,手中的長槍開始舞動,疊浪攻擊法很自然的跟隨著湖面的波濤施展出來。

「呼~」

長槍一掃,王影周圍身邊的風雪被一股力量所牽引猶如龍捲風席捲一般,在王影身邊捲起。

「~波~」

王影的長槍一點,彷彿有一股龐大無比的力量由長槍之上迸發出來,長槍尖頭前方,空氣竟然猶如水面蕩漾起來,一層又一層,席捲起周圍的風雪,形成一道奇觀。

「轟~」

王影的長槍一撥,長槍彷彿一股攪動天地的棍子,無形之中,攪動風雲,帶起風雪,猶如一道可怕的巨浪掃過,一顆需要幾人合抱的大木被掃中,可怕的力量作用下,樹榦中間斷開,轟然倒地。

「爆~」

王影習慣性的一招刺槍術,對著前方的空氣一刺,空氣炸裂,可怕的爆炸聲震耳發聵,無形之中一股力量凝聚在槍尖上,轟然炸裂空氣之後,竟然將前方十幾米遠處的一顆大樹給刺出一個大洞。

「喝~」

王影一聲暴喝,整個人踩空升起,手中的長槍對著不遠處的一顆大石落下,一道巨大的長槍憑空升起,足足有幾十米長,彷彿攜帶著開山斷海之威,重重的落下。

「嘭~」

足足有一座小山般大小的巨石瞬間四分五裂,被這可怕的力量震成了無數塊小石頭,小石頭攜帶著可怕的力量在空中激射,將周圍的大樹撞的紛紛晃動,大雪紛飛。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