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姑別哭、別激動。我知道這幾年確實對你的教導沒有做好,這是我的錯,我會想辦法解決的,我一定會想辦法將你培養出來,讓你有能力復仇。」

「那我以後就跟在師傅身邊,不去中洲城了。」何仙姑要求道。

「這恐怕不行。仙姑。我的功法現在出現了一些難題,必須要想辦法解決掉,不能將你帶在身邊。不過,你練功之事,我來想辦法解決。你等上幾天,事情一有眉目。我即刻通知你。」

「為何不能將我帶在身邊?師傅,你不會是又再推卸了吧。」

「仙姑,過完年後,我要去幾處禁地一趟。在那裡,我自身都難保,到時怎麼來保護你?這不是推諉,是真的不能帶你。」

「哦,我知道啦,那我也不為難師傅了。」得知真相。何仙姑沒有再要求跟在林炎身邊。

「仙姑,你先去看看思凡姐和雪兒她們吧,我去辦點事。」交代過後,林炎起身出院,去找義父。

「義父,我想求你個事。」見到林朝元,林炎開門見山的說道。

「什麼事,炎兒?」

「是關於仙姑練功的事。義父。仙姑自拜我為師以來,我卻一直有事纏身。沒有時間教導她,致使她到現在提升的有限。這令我心有不安;特別是何大哥為助我和驚天哥脫困犧牲了自己,這更讓我心中有愧,辜負了何大哥的所託。我想好好教她,可是我又沒有時間。新年一過,我就要去那幾處禁地。尋找凝煞之法,根本無暇照顧到她。義父,我想請你向家族長老們提議一下,能否同意讓仙姑跟著族人一起修鍊。」

林朝元想了想,說道:「炎兒。這事我做不了主,確實要請示才行,畢竟這涉及到家傳功法外傳之事。要不這樣,你陪我去爺爺那裡一趟,把這事跟爺爺說一說。只要爺爺答應下來,這事就好辦多啦。」

「好啊。走,義父,我們現在就去找爺爺。」林炎聽完義父的建議,就迫不及待的拉著義父去找爺爺。

二人找到林永強,向他稟明此事。

林永強聽完之後當場同意:「仙姑這丫頭在我林家也有幾年啦,人品信得過;再說他父親何師道確實對我林家有恩,咱們不能對不起人家的付出。這事我同意了,你們就不用管啦,其他人那裡,我去找他們說去。炎兒,你回去告訴仙姑:以後她就住在你院,平時就和思凡一道,跟族人一起練功。」

「是,爺爺,我這就告訴她去。謝謝爺爺!」聽到林永強滿口答應下來,林炎興匆匆的往回趕。

看著林炎遠去的背影,林永強搖頭笑道:「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爹啦,還這麼沉不住氣。」

「父親,這是炎兒的真性情,在我們面前,他始終都是個孩子,」林朝元笑著說道。

「老二,仙姑這丫頭練功的事你多操點心,爭取早日讓她學會《五行功法》。咱們要對得起何師道的犧牲。」

快穿系統:漫漫重生路 「我知道了,父親。」林朝元接下了這個任務。「父親,炎兒過完年就要出門,此番外出又不知道要呆多久啦,真是苦了這孩子。」

「是啊,這孩子對我林家付出的太多啦!朝元,前段時間,四老跟我說過,今後鏢局的事務不要麻煩到炎兒,讓他專心習武練功,爭取早日突破;如果鏢局有何難事,盡可找他們出面解決就是。看來他們對炎兒很是看重,把突破的希望寄托在炎兒身上了。」

「我也有這樣的感覺。炎兒的天賦和氣運確實值得期待。」林朝元自豪的說道。

「嗯,確實如此。老二,走,跟我去議事廳,把這事跟他們解釋一下。」二人出門。

回到小院,,林炎見到何仙姑。此刻何仙姑正同林思凡、百里雪逗著孩子玩。

「仙姑,你練功的事有著落啦。」隨即林炎將林永強的決定告訴了她。

何仙姑卻顯得不是很興奮,撅著嘴說:「師傅,我就想跟著你練功。」

「仙姑,我確實沒時間。等事情處理完了,我一定親自指導你,這樣總行了吧。還有,仙姑,練功之餘,你不能把咱五毒教的看家本領給落下。明日我傳你一本煉藥手冊,你要把上面所記載的所有藥物都煉製出來。這些,我回來之後是要檢查的。」

「知道啦,師傅。自己不教還布置這麼多任務,你這師傅當的到輕鬆。」何仙姑嘴裡嘟嚕著。

林炎無奈的搖搖頭,沒再多說什麼,轉身去往書房,取出紙筆,開始默錄《醫聖藥典》中關於毒藥的煉製方法。(未完待續。。) ?十五一過,林炎再次出門,前往紅海沙漠深處,陪在身邊的唯有金蛇。…,出了西城門,林炎打馬揚鞭,向著紅海沙漠直奔而去。

林炎外出的事被萬馬山莊安排來的林平安發現,他判斷出林炎的去向後,向呼延贊發去了信函。

收到林平安的密報,呼延贊猜不出林炎意欲何為,隨向其他幾位閣主發去信息,商談如何處理此事。經過一番商討,最終採納了唐堂的意見(雖然覺得有些小題大作):派出刺天閣金牌殺手——當年圍殺李修遠的七人組合,去執行這個任務。務必讓林炎在沙漠中銷聲匿跡!

岳洪生知道這個結果后很替林炎擔心,他很清楚這七人的實力:七人聯手,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

密室中,他將此事告訴了岳英豪、岳英傑。

岳英豪聽完急了,「爹,我們趕緊通知林家,再等下去,林炎很危險。」

「英豪,我也想通知林家,可是現在不能啊。」

「為何不能?」

「林家潛伏著萬馬山莊的人,如果我們貿然通知,勢必就會暴露我們。林炎外出的消息是萬馬山莊那邊傳過來的,呼延贊說此消息絕對可靠。」

「那怎麼辦,總不能看著林炎就此喪命吧。實在不行,我們冒險一試,只要小心些,萬馬山莊的暗樁未必能知道是我們通知的。」岳英豪急迫的說道。

「英豪,我們不能將青城派的命運寄托在這僥倖上。」岳洪生嚴詞拒絕道。

「這、這……這可怎麼辦?」岳英豪心急如焚。

「爹,我有一計,不知可否?」一旁,岳英傑插話道。

「二弟,快說。是何計策?」

「爹,現在刺天閣人都知道是林炎害死了大哥,我們既然知道林炎獨自外出,那麼找他尋仇就在自然不過啦。我即刻出發,前往沙漠找林炎,希望能趕在殺手之前找到他。這樣林炎或許就能避過此劫。」

「這主意好!二弟,快、快,趕快動身。」岳英豪催促道。

何處是安身 「英傑此計不錯,值得一試。英傑,此行你要記住我的話:事不可為、明哲保身,切不可露出破綻。」

回稟丞相之陛下有喜了 「我知道,爹。那我這就出發。」岳英傑簡單收拾一下后就急匆匆趕往紅海沙漠。

林炎出得城門后一路向西而去。路上,他很少停留。這一日,他來到了綠洲。在這裡。林炎停了下來,鄭重的向著族人火化之地跪拜下去。他決定今日不再前行。

初春的綠洲,積雪開始融化,枯黃的草色裸露出來,在其中還零落著淡淡的青色,一些性急的小草聞到春的氣息,開始吐露新芽,給這沉寂的綠洲增添了些許生機。

林炎靜靜的盤坐在草地上。望著前方的草地,腦海中閃現著同白駝山決戰時的場景。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容如今已然消逝。留給後人的只有思念和奮發。林炎觸景生情,隨想由心,沉浸在對逝者的緬懷之中,體內的木行真氣不知何故竟然無意識的自行運轉起來。

時間流逝,林炎依舊沒有動靜,任由木行真氣在經脈中流轉。

木乃春木。是生之象徵,給予人活力和希望。綠洲因這幾點嫩綠顯得不是那麼空寂。

受此影響,林炎的情緒沒有因為回憶其族人的犧牲而傷痛,他理解了這種犧牲:以我之死,護衛林家安全。讓林家後人有更好的明天!林炎相信,如果有一天他面對這樣的選擇時,他也會做出這個選擇。生與死不是簡單對立的兩個面,他應該還有一種傳承、一種延續。

綠洲其實也是這個道理:一季過去,原先的綠草走到生命的盡頭,枯萎了,化作大地的被褥覆在其上,為新生的生命遮風擋雨。春風吹來,生命綻放,新的綠洲再次顯現。

情景相融,林炎的的思緒不知不覺間又轉到武學的探究中:木行的奧義難道只是賦予事物生的力量?那麼死亡和枯萎又如何解釋,他們是生的對立面,難道是木行逆用,或剝離木行?想到此處,林炎終於有了動靜,他有意識的控制著木行真氣的運轉,細心感受著其中的變化,想要從中找到自己猜測的答案。一遍、二遍、三遍……林炎感受到的是木行功法運轉后給自己帶來的蓬勃的生機感。正轉是賦予生,那麼我反轉功法試試。

想到就做,林炎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后,開始嘗試逆轉木行功法。

這個過程林炎不敢有絲毫大意,他控制著真氣的量和速度,沿著木行功法所經過的經脈,反向推進著。這種行功之法令林炎十分彆扭,推進途中經常出差錯,使得林炎又不得不重新來過。一個時辰過去,真氣推進到第三條經脈時出現差錯,重頭再來;二個時辰過去,真氣推進到第五條經脈時出現差錯,重來……

五個時辰過去,林炎終於控制著木行真氣來到最後一條經脈:也就是木行功法中,真氣從丹田出發的第一站。

越接近丹田,林炎越發小心,他自己也不清楚一旦一個周天完成,將會產生怎樣的後果。但是武者的探索欲讓他必須進行下去。他再次調整一下心神,準備完成這最後一步。

木行真氣接近丹田,完全起見,林炎又減少了真氣的量。

當那一絲真氣進到丹田,宣告逆轉木行功法一個周天完成!林炎感覺經脈一陣劇震,一口逆血噴口而出,心神有強力的疲憊、衰老之感。

這些到沒什麼,反應最強烈的卻是懷中的金蛇。當逆木行功法周天完成的霎那,金蛇竟然十分慌張的從林炎懷中躥出,驚恐萬狀,看向林炎的眼神中含著深深的擔憂。

沉寂了一段時間的暖玉有了一絲移動,似要離開,卻又不舍,最終還是停了下來。

一個周天完成,感覺沒有什麼大礙,林炎再接再厲,又運轉了二個周天,熟悉和鞏固一下剛才的所得。

暖玉沒再動靜,應該是適應了這個變化。

行功完畢,林炎睜眼看到替自己擔憂的金蛇,微微一笑,向其招手。金蛇游至林炎手臂,二者進行了一番交流。 古釵失鈿 從金蛇那裡,林炎得到信息:當逆木行功法完成時,金蛇有被抽取生機之感!看來自己的猜測是有一定道理的。

為了驗證一下金蛇的感受,林炎找到一棵樹,將雙手貼在樹上,逆轉木行功法。二個周天過去,林炎能感覺得出樹木在慢慢枯萎。他趕緊收功,不再嘗試。

木行功法有了新的變化,我要再創出一式招式來配合新功法,這樣運用起來才相得益彰。林炎取出盤龍棍,開始琢磨起招式來。

一天時間過去,新的招式有了一些輪廓,但是總是不能完美表現出來。林炎最終放棄了繼續推敲,畢竟他這次出行的主要目的還沒有著落,時間消耗不起。這後面的推敲等以後有時間再來嘗試吧。

招式雖然沒有成型,林炎還是為其取了名「枯榮之變」,來感激草地對自己這次心靈感悟的提示。林炎木行第三式終於有了著落(第一式:遮天蔽日、第二式:荊棘密布)。

這番悟功,林炎在綠洲停留了二天,現在已經有了一定的收穫,所以他不再耽擱,繼續出發,向著沙漠深處奔去。

此時,刺天閣的殺手七人組已經收到密令,朝著沙漠方向趕來;岳英傑更是早早出發,在他們動身之前就已經往這個方向趕來。

林炎不知身後之事,依舊按照原定的目標前進。即便他知道,因為有金蛇相伴,估計他也不會改變方向來躲避這次刺殺。(未完待續。。)

… ?西行數日,林炎終於抵達上次遭遇流沙之所。∑,

無風的情況下,沙漠表面顯得很平靜,但是林炎知道其內在的兇險,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卷進流沙之中。

林炎小心的遊走在外圍,觀察著沙漠的動態,希望能夠看到沙漠流動時的場景。大規模的流沙移動不是時常都會出現,所以林炎必須要耐心的等待下去。

當然,如果不想等待,也是有辦法解決的,那就是親身去體驗一下流沙,這個風險,以林炎現在的實力是不敢試探的。即便金蛇,進到流沙群中恐怕也不能全身而退。

林炎在流沙群的外圍算是暫時定居了下來,每天的事情就是觀察流沙的變化。一晃,一個月就過去了。

這時,岳英傑和殺手七人組也相繼來到綠洲附近。二方人員都能猜到林炎有可能會到綠洲來,但是至於下一個位置則誰都不知道了,他們只得憑自己的感覺在沙漠中四處找尋,希望機緣巧合下能碰到林炎。這方面岳英傑就比較吃虧,他單身一人,搜尋範圍有限,沒幾日就被殺手七人組給趕超了過去。無奈之下,岳英傑只能遠遠的掉在他們身後,觀察事情的變化。

這段時間,流沙雖然沒有大規模的爆發過,但是林炎通過細心觀察,還是發現了些變化,也算是有所收穫吧。

林炎試圖以觀察到的變化來催動土行真氣,但是變化太少,沒有效果。林炎相信:只要給他時間,他一定能總結出更多的變化來。所以,林炎呆著更有耐心。

這一日,林炎正在細心觀察流沙變化時。金蛇突然在懷中示警:有人向這裡接近。

林炎急忙收心,開始轉移位置,避開來者。雖然不知道來者何人,有何目的,但是他不想同他們有什麼交際,以免影響到自己的修行。

一人、二人、三人……沒過多久。七個身形出現在林炎眼前。看到這些身影,林炎心中泛起不好的預感:這些人來此是針對他的。不對,金蛇在林炎懷中再次提醒,還有一人存在,只是此人遠遠的跟在這些人後面,沒有露出身形而已。

感覺到七人實力不凡,林炎將自己掩藏的更隱蔽,也不再看向對方,防止他們中有人對視線有感應。發現自己的位置,警戒的任務就交給金蛇來完成。

「大哥,我們來到沙漠已經二月有餘,還是沒有找到林炎的蹤影,總不會他已經離開沙漠了吧?」

「應該不會。隨同我們一道前來的還有組織的暗哨,他們分佈在幾個進出沙漠的關鍵點,如果林炎出沙漠,他們定會有所察覺。會及時通知我們的。」

「那這小子到底去什麼地方了呢,一路找尋下來。我們應該沒有什麼遺漏之處啊。再向前去可是流沙群了,我可不認為他有這實力穿過流沙群進到沙漠中心。」

「這到不會。流沙群他林炎是沒有這個實力過的,即便七位至尊來此,恐怕也沒有這個把握穿越流沙群。他應該是在我們還沒有踏足到的地方。七弟,耐心些,我們遲早會找到他的。」

這時突然另一個聲音叫起:「大哥。快來看,這裡有明顯的人的活動痕迹,看來此人離開此地沒有多久。」

交談的二人急忙趕去,察看那人的發現。確實,地面上有著明顯的足跡。足跡既然還沒有被沙漠覆蓋。那很顯然此人離開沒有多久。

「大哥,看來我們找對方向啦。」老七興奮的說道。

「嗯,應該錯不了。兄弟們,分散開來找,一定要找到他。」老大發話道。

兄弟七人成扇形向遠處搜查過去。

林炎接到金蛇示警,知道有人向他這個方向找來,他不得不繼續移動,以避開這些人的搜尋。

後方跟著的岳英傑看到殺手七人組的動靜,估計他們是有所發現,尋思著如何提醒林炎。想要不被這七人發現而告知林炎,恐怕是不可能啦。那麼只有名正言順的尋仇吧。想到此處,岳英傑在後方顯露身形,向著殺手七人組方向走來,口中叫喊著:「林炎,你給我出來。你用毒藥害死我大哥,今日我一定要親手將你殺死,為我大哥報仇!林炎,你出來,我岳英傑來找你尋仇啦,有種的,你就出來與我一戰。」

岳英傑的突然出現,引起了殺手七人組的注意,當他們聽到岳英傑的叫陣,有些無奈的搖搖頭。林炎和青城派的仇怨,在刺天閣內眾人皆知。他們得到命令前來圍殺林炎,青城派自然也會有林炎的動向情報,岳英傑前來尋仇,此事再正常不過。

理解歸理解,但是也不能讓他干擾到他們此行的任務。殺手組的老大向岳英傑走了過去:「岳公子,此處沒有你所說的林炎,還請你到其他地方尋找,不要影響到我們兄弟在此練功。」

岳英傑將七人細細打量一番,而後搖搖頭,抱拳說道:「諸位,實在對不住啊。我得到情報說林炎孤身前來沙漠,一路尋來,卻人影也沒有見著一個。今日看到此處有人,以為林炎必在其中,所以有些激動,影響到諸位練功,還請諸位擔待。既然這裡沒有,那我再去其他地方找尋。告辭!」說完,岳英傑轉身欲走,卻又再次說道,「如果諸位見著林炎,還請告知在下,我青城派定當厚報。」

「岳公子放心,如果我們見著定會通知你。告辭!」老大抱拳回禮,並承諾下來。

看到岳英傑去往其他地方找尋,七人再次搜尋起來。

暗處轉移的林炎聽到岳英傑的叫聲,分析出了事情的原委,知道這七人應該是刺天閣派來刺殺自己的殺手,他感激岳英傑的義舉。

刺天閣消息到是靈通啊,我前腳出城,他們就派人找上門來,看來西沙城內還有他們的暗探,等此事事了,一定要好好查查。

你們既然是刺天閣的人,那我就不用對你們客氣啦。此處沒有他人到來,只要將你們一網打盡,金蛇的秘密就不會暴露出去。林炎對這七人起了殺心。他停下腳步,將金蛇取出,向它傳遞了自己的想法。

金蛇明白其意后非常興奮:這下可以痛痛快快的殺一場啦,希望他們不要太弱。

既然想同他們一戰,自然要找個好的戰場。林炎開始找尋一偏僻之所,作為即將到來的戰鬥的戰場。在一個大型沙丘背面,林炎停下腳步:此地不錯,前方是茫茫流沙,後面有沙丘阻擋,即便有人經過,也不會看到這裡。確定下戰場,林炎盤腿坐下,等著殺手的到來。

七位殺手都是江湖老道之輩,循著足跡很快就找到了林炎。

「林公子,找你可真不容易。」圍住林炎后,老七開口道。

「你們是何人,為何要找我?」林炎故作緊張的問道。

「我們是誰你就不用知道啦,再說,即便知道了又能怎樣,你認為還能有機會逃離此地嗎?你只要知道: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現在他請我們來取你的命就行啦。」老七自信的說道。他確實有自信的資本,想當年他們七人差點就要了李修遠的性命,林炎與李修遠相比,修為還差著一截。

「我知道你們是誰啦。你們是刺天閣的人,對吧?」林炎恍然大悟道。

「看來你小子對我們組織還蠻了解的嗎,這樣簡單一說你就能猜到我們的身份。既然你已經猜到,我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不錯,我們就是刺天閣的人。」

「七弟,不要跟他多啰嗦啦,早點解決了,我們好早點回去復命。」老大打斷了他們的交談。(未完待續。。)

… ?七殺手抽出武器,將林炎團團圍住。+,

林炎手持五行盤龍棍小心戒備。目前林炎還不想動用金蛇,他想通過這些殺手,來檢驗一下自己最近的收穫。

「呵,大哥,看架勢這小子還不肯就範,要跟我們過過招啊。怎麼樣,要不我先跟他切磋一下,看看這小子到底有何能耐,非要出動我們哥七個。」老七向老大請示道。

「行!七弟,你就出手試試,我們也好奇這點。」 三少她又撩我 老大首肯,其他幾位確實也想了解一下。

老七手持開山斧,走近林炎,「小子,給你個出手的機會,可別讓我們太失望。」

「你不會失望的。」林炎恨恨的說道。隨即就舞動五行盤龍棍攻了過去。

二人都是使用重型武器,老七自然想測一測林炎的力量。他見五行盤龍棍攻來,沒有閃避,待其將要及頭,揮動開山斧架了過去。

「咣」聲響起,二人兵器雙雙彈開。

「小子,有把子力氣。再來。」老七將開山斧掄圓了想林炎劈了下來。

林炎可不想跟他白耗體力,閃身避開,找尋空當「覆雨棍法」攻了過去。

「孬種!」老七罵了一句,施展開斧法與林炎戰在一處。

這殺手實力確實不同凡響,林炎同他一戰,守多攻少,當「覆雨棍法」不及防守時,他就會使出自創招式,來解決危境。

一來一往,二者戰了近五百個回合。

林炎的實力讓七位殺手略有驚奇,但還不至於吃驚。

此時,老七使出「五丁開山斧法」,招招兇猛;林炎見狀,變「覆雨棍法」為水行功法招式:「寸步難行」。竭力防守,同時使出了凝煞的水行功法。頓時現場氣溫驟降,煞氣逼人。

「咦!這小子竟然凝煞啦。難得、難道,不錯、不錯。」老七開口稱讚。他們七兄弟目前都已達到凝煞的階段,但是考慮到凝煞的風險,沒有做好準備之前。他們七人都還沒有開始嘗試。

其他六人也很吃驚:千年下來,還沒有聽說過有誰在功力沒有達到先天圓滿的情況下就凝煞的,這小子確實不凡,怪不得組織如此重視。他們不知覺間認同了林炎的實力。

趁著老七說話之機,林炎變守為攻,「冰封萬里」隨手而出。此招在煞的作用下威力更強,這片區域好像真的要被冰封一般。

「好招式!看我如何破你。」老七不再輕視,功力全開,「五丁開山斧法」使得更是氣勢逼人。他要一力降十會。

林炎拿此沒轍,功力上的明顯差距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他只得再次變招為「寸步難行」全力防守。

又是百招過去,「寸步難行」的招式漸漸被老七摸透,林炎防守起來更加艱難。他不得不再次變換功法,水行功法中加入了木行功法,「迷霧重重」使將出來。戰場頓時顯得迷幻起來,使人感覺看不真切。

老七見林炎變招,不敢輕易上攻。撤回開山斧后穩紮穩打,看清林炎的方位。步步緊逼。

林炎層出不窮的奇異招式令現場的七殺手都感震驚:這小子確實不能留,否則後患無窮!他們六人不由自主的將包圍圈縮小,以防出現意外。殺林炎之心昭然若揭。

林炎邊防守,邊嘗試著將新悟出的逆木行功法使出來,並融入到「迷霧重重」之中。還別說,這一嘗試還真的成功啦。

穩步前進的老七在林炎嘗試成功時突然感覺心神有些不寧。卻又不知問題出在何處。他鎮定心神,稍微加快點進攻節奏,想要早點結束這場戰鬥,然後再做檢查。(林炎畢竟才剛剛掌握逆木行功法,他還不能全力催動木行真氣逆運轉。可是即便這樣。老七的生機也在不知不覺中損耗了几絲。)

在老七的強力進逼下,林炎的自創招式,除了「百鍊成兵」和「火焚九天」因附帶精神攻擊,林炎沒使,其他招式都使了個遍,最終沒能阻止老七前進的腳步。

當老七快要接近時,林炎向金蛇傳遞道:金蛇,該你出手啦。記住:不留活口!

金蛇聞言,興奮的從林炎懷中竄出,直射老七面門。

老七看到林炎懷中有一道黑光向自己射來,以為是某種暗器,揮斧格檔開來。

金蛇在空中一個轉身變向,向老七左腿射去。

老七再想變招已然不及。金蛇穿透了左大腿,並順勢咬了一口。接著向另外六人撲去。

「眾位哥哥小心,那是活物,還有劇毒。我已中毒。」老七急忙提醒。

六殺手聞言,小心戒備,同時向老七圍攏過來,想要為他爭取解毒的時間。

金蛇閃電般的速度使得眾殺手看不清它的真實面目,只能相互配合著,防止金蛇的偷襲。兄弟幾人常年陣法配合,默契程度非比尋常。雖然現在老七受傷,「天罡七星陣法」無法布下,但是應有的協防能力還是很強的。金蛇一時不能得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