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影(接過,打開看了看)「挺好的,沒什麼不滿意的。」

太后:「那就定下成親的日子吧,小羽你說呢?」

趙羽:「太后決定就是,微臣沒有意見。」

太后:「那就定下吧,龍兒派人宣欽天監。」

玉龍:「是,母后」(站起身,走到門外吩咐)

玉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哥,你的扇子呢,借我用用,天氣太熱了。」

玉龍(把摺扇遞給她)「今天冰過的水果吃了多少?」

玉影:「不多,也就兩串葡萄,幾個蘋果」

玉龍:「你就不能少吃點,那是冰過的,對身子不好,你又不喝葯。」

玉影:「知道了」(嘟嘴)

玉龍:「記好了,少吃點。」

玉影:「母后,你看王兄又欺負我。」

太后:「你王兄說的沒錯,確實該少吃點冰的。」

玉影(嘟嘴)「知道了。」

宮女:「太后,國主,欽天監在外等候。」

太后:「讓他進來吧。」

宮女:「是,太后。」

欽天監:「微臣參見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參見國主,國主萬福。」(行禮)

太后:「起來吧。」

欽天監:「謝太后。」

太后:「王大人,你給算個好日子看看趙侯爺和玉影公主什麼時候成親合適。」

王大人:「是,太后」(開始算日子)

玉影(無聊的把玩腰間的玉佩)

玉龍:「王大人,怎麼樣?最近可有好日子?」

王大人:「回國主的話,得下個月十五。」

太后:「那就下個月十五,也不用太緊張,正好能把東西都準備好。」

王大人:「微臣告退。」

太后:「行了,你們該去忙什麼就忙吧。」

玉龍玉影:「兒臣告退。」

趙羽丞相:「臣等告退。」

太后(看到他們離開,讓王嬤嬤扶著自己回內室。)

玉龍:「小羽,你去陪影兒吧,我有事和丞相商量。」

趙羽:「是,國主。」

玉影(把摺扇還給自家哥哥)「哥,你去忙吧,天熱注意別上火了。」

玉龍:「我知道了,倒是你成親前呀,多來陪陪母后,知道了嗎?」

玉影:「天熱,不想動。」

玉龍:「你呀。」(和丞相離開)

玉影:「小羽哥有想去的地方嗎?」

趙羽:「你想去哪裡?」

玉影:「去哪都一樣,熱。」

趙羽(想了想)「要不陪你去郊外如何」?

玉影:「郊外有好玩的嗎?」

趙羽:「記得有條小河還有間木屋。」

玉影:「那好吧」(跟著他出宮)

趙羽(帶著她到了宮外)

玉影:「我不想走了,小羽哥你背我。」

趙羽:「好,我背你」(蹲下身)

玉影(趴到他背上,環著他的頸)

趙羽(站起身,背著她回到侯府,放下她,給她倒了一杯水遞給她)「先喝些水,我們一會再走。」

玉影(接過杯子喝水)「小羽哥,你這邊到準備的差不多了啊。」

趙羽:「國主下旨賜婚後,我就吩咐人開始準備了。想把你快些娶回家。」

玉影:「這麼心急啊」

趙羽:「對啊,很心急行嗎?」

重生vs書穿之千瓣魏紫 玉影:「行,呀,忘了和哥哥說綺蘿姐的事了,等晚些時候和哥哥說一下,看看他的意思。」

趙羽:「你呀,告訴國主就可以了,讓國主決定,國主決定了,你在幫忙。」(抬手揉了揉她的發)

玉影:「知道了小羽哥,我不會亂來的。」 【次日御書房】

浩毓(敲門)

玉龍:「進來」(頭也不抬,桌上攤著三四本奏摺)

浩毓(推開門走進御書房)「國主。」

玉龍(聽到聲音抬起頭放下硃筆)「是,王叔啊,王叔快坐。」

浩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奏摺很多嗎?」

玉龍:「來人,上茶,還好,大臣在上奏恢複選秀的事情。」

浩毓:「那你的意思呢?」

玉龍:「我不打算恢復,還想下旨廢除,我想效仿父王,此生就珊珊一人足矣。」

浩毓:「真是和王兄一個樣。」

玉龍:「王叔前來是有事嗎?」

浩毓:「是有事找你。」

玉龍:「王叔請說。」

浩毓(拿出聘禮單子遞給他)「這是禮部擬好的,我昨日又和你王嬸商量了一番,改動過,你看看合適嗎?要合適,就正式出一份。」

玉龍(接過,打開看)

李公公(端來茶水敲門)

浩毓:「進來吧。」

神祕老公太溫柔 李公公(放在桌上)「王爺請用茶」

浩毓:「是李公公啊,好久不見了。」

李公公(把另一杯茶杯放在御案上)「是啊。老奴告退,王爺您們忙,老奴在外候著。」

浩毓:「好。」

玉龍(看完禮單)「沒什麼問題,過會拿去給母后看看,要是沒問題就正式寫吧,還有四日是個吉日可以下聘。」

浩毓:「好。」

玉龍(把手中的東西放在一旁,拿了筆把奏摺處理完)「王叔一起過去吧。」

浩毓:「好,走吧」

玉龍(拿了聘禮單子收好和王叔一起去壽康宮)

【壽康宮】

宮女:「啟稟太后,國主和攝政王在外等候召見。」

太后:「快讓他們進來,上茶。」

宮女:「是,太后」

玉龍(和王叔走了進去)「兒臣給母后請安。」

浩毓:「給王嫂請安。」

太后:「快免了,都是自家人不用多禮,坐吧。」

玉龍:「謝母后。」(坐在一旁)

浩毓:「謝王嫂。」(坐下)

太后:「龍兒前來是有事嗎?」

玉龍:「是這樣的,母后,禮部準備好聘禮單子了,又送到王叔府上,王叔又做了改動,兒臣覺得可以,不如母后親自過目,畢竟是辰國的公主,不能讓辰國說咱楚國的不好。」

太后:「也好。」

玉龍(拿出聘禮單子遞了上去)

太后(接過打開翻看)「挺好的,就按這樣準備吧。」

玉龍:「是,母后。」

太后:「三弟啊,那就麻煩你跑一趟了。」

浩毓:「王嫂,不麻煩的。龍兒他們我都當做親生的來看待。」

太后:「你啊,讓你媳婦帶著三個孩子進宮來陪陪我這老婆子。」

浩毓:「是」

太后:「行了,你們去忙吧」

【四日後白府】

錦澤:「讓人把茶水點心準備好。」

浩毓(和龍兒一起去白府)

玉龍:「王叔,大婚的事,還是要靠您親自監督了,到時別讓辰國找出問題來。」

浩毓:「放心,王叔親自監督,不會有問題的。」

玉龍(和王叔一起到了白府外,讓人通報)

管家:「大少爺,國主和攝政王到了。」

錦澤:「知道了,去通知小姐就說國主來送聘禮了。」

管家:「是,大少爺。」(派人去通知小姐)

玉龍(和王叔走進白府,直接去前廳)

【絳雪園】

珊珊(在房裡看書)

丫鬟(敲門)「小姐,大少爺說國主來下聘禮了,讓您去前廳。」

珊珊:「我知道了,我換件衣服,馬上就去」(拿了件水紅色的衣裙換上,戴上流蘇簪離開房裡去前廳)

玉龍:「慕容兄,這位是我王叔,也是楚國的攝政王」

浩毓:「辰皇陛下。」

錦澤(點頭)「坐吧」

玉龍(坐在王叔旁邊)

浩毓(拿出聘禮單子灑了金粉的香木做成長長的一卷,封皮上還鑲著翠綠色的貓眼石遞了過去)

錦澤(接過)「來人,上茶」

丫鬟(端來茶水,擺放在桌上,退了下去)

錦澤:「二位先喝茶」(打開聘禮單子看)

珊珊(到了前廳)「哥」

錦澤(抬起頭)「恩,來了,坐吧」

珊珊(看到一旁的人,行禮)「見過國主,見過王爺。」

玉龍:「珊珊,不必多禮的,還是和之前在宮外一樣叫我天佑哥就好了。」

珊珊:「好」(坐在一旁)

錦澤(看完聘禮單子合上)「雪兒,你也看看聘禮單子。」

浩毓:「對,看看還差了什麼,我立刻讓人去補上。」

珊珊(接過聘禮單子大概看了看)「沒什麼差的,挺好的。」

錦澤:「你滿意就好。」

玉龍:「慕容兄,影兒的婚期已經訂下了,下月十五,你可一定要來。」

錦澤:「下月十五,好,我記下了,到時一定帶雪兒一起來。」

玉龍:「好,我會讓人時不時把白府打掃乾淨,你們過來可以住驛館或者白府都可以。」

錦澤:「那就麻煩你了。」

玉龍:「不麻煩,白府也是珊珊曾經的家,到時她嫁給我,想家也可以回來看看。」

錦澤:「我們明日就準備啟程回辰國了。」

搞定你,嫁給我 玉龍:「我明日下了早朝來送你們。」

錦澤:「也好。」

【次日】

玉龍(下了早朝把奏摺交給王叔,自己和兩個妹妹一起出宮去送他們)

錦澤:「乖,等你成婚澤哥哥會來的。」(抬手揉了揉她的發)

玉影:「我捨不得你嘛。」

錦澤:「不回去不行啊,你在辰國這幾年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老頑固不好對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