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這個沒問題,我們大伙兒都敬慕容小姐一杯,祝慕容小姐永遠都這麼年輕漂亮,酒店的生意越來越紅火!」小刀呵呵一笑,說道。

隨後,慕容晚晴便是與方逸天他們喝了一杯,大半杯白酒下肚,慕容晚晴臉色不該,不過神態間卻是多了一絲的嫵媚之色,看著更是迷人萬分。

接著,慕容晚晴也坐在了餐桌上,陪著方逸天他們一起吃了點東西。

「方逸天,你不能總是喝酒不吃東西啊,你嘗嘗麻辣兔,挺好吃的。」慕容晚晴看著方逸天一個勁的喝酒,禁不住的嗔聲說著,而後便是夾了一大塊麻辣烤兔到了他的碗里。

「這個——呃,謝謝,謝謝!對了,這麼大我吃不完啊,要不我吃一半你吃一半吧!」方逸天一笑,說道。

「啊……我、我才不跟你一起吃呢……」慕容晚晴聞言后臉色一怔,連忙說道。

旁邊的小刀他們聞言之後忍不住爽朗而又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如此一來,慕容晚晴更是臉色嬌紅不已,坐在方逸天的身邊都感覺到有點彆扭起來,饒是如此,她卻還是情願在方逸天的身邊坐著,只覺得坐在方逸天的身邊心裡頭有種淡淡的欣喜以及踏實之感。

她喜歡這種感覺。

況且她看出來方逸天的這些朋友一個個都是不拘小節極為豪爽大方之人,雖說口頭上開著些小玩笑但並不過度,跟著這些人相處她自己也感到很放鬆。

再則,小刀、劉猛、張老闆他們本就是熱情多話之極,各種話題輪番說著,氣氛倒也是熱鬧之極。

…………

突然,猛地看到包間的門口又被推開,一個中年人走了進來,正是皇冠大酒店的何副經理,他走進來后微微一笑跟著方逸天他們打了聲招呼,而後看向慕容晚晴,說道:「大小姐,有點事要找你!」

慕容晚晴點了點頭,隨口問道:「什麼事?」

「那個……」何副經理微微囁嚅,絲毫是不方便當眾說出來般。

慕容晚晴臉色一怔,而後便是笑著歉聲說道:「你們先吃,我出去一下!」

說著,慕容晚晴便是站了起來跟何副經理走出了包間。

方逸天看著慕容晚晴離開,心中並以為然,以為何副經理找慕容晚晴說的是酒店裡的事,因此不方便當眾說出來吧。 慕容晚晴走出去後方逸天他們也不在意,繼續談話喝酒。

包間外面,慕容晚晴看著何副經理,問道:「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大小姐,摩西先生又過來了,揚言要找你,此刻他就在酒店下面一樓的會客室裡面坐著呢,因此我就上來跟大小姐說聲。」何副經理低聲說道。

「什麼?他、他又來了?他怎麼如此的厚顏無恥,不是跟你說了他來找我就說我不在的嗎?」慕容晚晴說道。

「我跟他說了,可他根本不相信,說你的車子就停在停車場,他看到了。」何副經理連忙說道。

慕容晚晴的眼中似乎是閃過一絲的厭惡之色,冷冷的說了聲:「好了,我知道了。你去跟他說,就說我忙,不方便見他!」

何副經理聞言後點了點頭,便是朝著樓下走去。

慕容晚晴隨後不打算理會這事,推開了包間的門,走進了包間裡面。

這已經是摩西聯繫三番兩次直接過來大酒店找她,她都煩不勝煩了,沒想到今晚上又過來,還真是讓她感到心煩之極。

慕容晚晴走回到包間的座位上坐下,臉色上的情緒有點不高,方逸天看了他一眼,禁不住問道:「怎麼了?」

「哦,沒、沒什麼事……」慕容晚晴連忙一笑,而後便是說道,「對了,我看你們的酒都喝差不多完了,要不我讓人再送過來幾瓶酒吧。」

「不用了,喝得差不多就行,再喝下去只怕要走不了。」方逸天一笑,說道。

「呵呵,慕容小姐,酒的確是喝得差不多了,都有點醉意了,再喝下去只怕會醉。」小刀也是呵呵一笑,說道。

「哦,那你們吃點東西吧,要不要吃點飯?」慕容晚晴問道。

「不用,不用,我們喝起酒來都不吃飯的,再說了,這麼豐盛的菜吃都吃飽了,還用得著吃飯嗎?」張老闆一笑,說道。

慕容晚晴聞言后盈盈一笑,說道:「那好吧,那你們得要多吃點菜,還剩這麼多,不吃可就浪費了。」

「吃,肯定得要吃,這白斬雞味道不錯,來,大伙兒都嘗嘗!」張老闆說著,給每個人夾了一塊白斬雞肉。

眾人正在津津有味的吃著,突然,卻是隱約聽到了包間外面傳來了真正爭執吵鬧的聲音,當中夾雜著何副經理緩和調節的聲音,但另外一個顯得有點半生不熟的聲音卻是顯得極不耐煩,而且還囂張霸橫之極。

方逸天聽到這聲聲音之後臉色微微一怔,感覺聽著這聲聲音有點熟悉的感覺來,這時他卻是發現旁邊坐著的慕容晚晴的臉色驟然一變,那雙美麗的眼眸中似乎是閃過一絲不耐煩的厭惡之色,顯然,她知道剛才在包間外說話的人是誰。

慕容晚晴暗中咬了咬牙,而後正準備站起來朝著外面走去,先把事情解決了再說,以免打擾了方逸天他們的吃飯。

然而,這時,包間門口「砰!」的一聲,直接被人用力的擰開了。

「晚晴,我知道你在這裡,你別躲著我了!」

隨著一聲外國語氣說著的顯得有點生澀的華語,一個高大英俊,外形優雅,風度翩翩的西方年輕男子走了進來。

方逸天下意識的轉頭看去,看清了這個西方年輕男子的面容之後瞳孔猛地冷縮起來,淡然的冷笑了聲,說了句:「摩西?我就說怎麼聽著那聲音有點耳熟呢!」

「晚晴……」走進來的英俊帥氣的年輕人正是摩西,他看到慕容晚晴后正想說什麼,可一轉眼卻是看到了方逸天竟然坐在慕容晚晴的身邊,他臉色先是一詫,而後眼中不由閃現出一絲森冷怨毒之色起來,冷冷的說道,「方逸天?哼,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你啊!」

「莫非你知道我正想找你不成?居然主動送上門來找虐來了!」方逸天冷笑了聲,淡淡說著,看著摩西的臉,眼中寒芒閃動。

今天得知慕容晚晴右手上的淤血抓痕是摩西造成的之後,方逸天的心中便是憋著一股怒火,恨不得將摩西給揪出來狠狠地扇他幾巴掌,可不曾想,今晚他跟小刀他們喝酒之際,摩西竟然主動找上門來了。

看來還真是上天註定摩西這傢伙倒霉催的,註定要悲劇!

「哼,方逸天,你別太囂張了,誰虐誰還說不定呢!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在我面前跪地求饒!還有,給我離開晚晴遠一點,她是你可以接近的嗎?」摩西冷冷說著,語氣中帶著一絲的憤怒之意。

方逸天淡然一笑,好整以暇的看著摩西,摩西的語氣還是那麼的張狂不可一世,不過能夠讓他如此囂張的底牌只怕是他身邊的那個光頭佬保鏢泰勒吧?

摩西的身邊除了這個冷血強悍的貼身保鏢泰勒之外,還有著四個俄羅斯大漢,因此口中才會說著如此狂妄的話來。

「操你妹的,你小子算什麼鳥東西?竟然敢說出讓我大哥給你跪地求饒的話?你小子連給我大哥提鞋都不配,憑什麼信口雌黃?不給我道歉,我非打爛你的嘴巴!」性格暴烈之極的小刀聽到摩西的話之後便是忍耐不住,站了起來,一雙虎目瞪著摩西,怒聲的說道。

摩西看向了小刀一眼,冷哼了聲,說道:「你還沒資格跟我說話,我是什麼身份你也沒資格知道!」

「你妹的,那麼老子總有資格打爛你的嘴巴吧?」小刀冷冷說著,拉開了凳子,大步流星的朝著摩西走了過去。

這時,摩西身邊的那個光頭佬泰勒眼中閃過一絲的駭人殺機,他的身形猛地上前站了一步,巧妙的將摩西保護在了身側。

小刀那暴烈剛猛的氣勢以及光頭佬泰勒那陰沉凌厲的殺機,瞬間對撞在了一起,現場的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

劉猛與張老闆他們目光均是一冷,一絲淡淡的血性殺機從他們的身上散發出來,雖說他們沒說什麼,但一旦出現什麼動手的局面,他們必定是第一時間衝上去! 包間內的氣氛頓時間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緊張沉重之極,空氣中充滿了炸藥的味道,彷彿是只消輕輕一點,那麼就會「轟然」一聲的炸響開來。

慕容晚晴也察覺到了事態的不對勁,便是連忙的站了出來,美眸含怒的瞪著摩西,冷冷說道:「摩西,你這是什麼意思?酒店裡的客人正在吃飯你卻是闖了進來,是不是太過於無理了點?」

「小刀,先別衝動!」

眼看著小刀依然是怒氣沖沖的朝著摩西走過去,方逸天開口說道。

小刀聞言后臉色一怔,而後森冷的目光看了眼摩西身邊的泰勒,哼聲說道:「禿頭佬,算你走遠!還有你這個小子,給老子嘴巴放乾淨點!」

摩西沒理會小刀,看向了慕容晚晴,說道:「晚晴,這也是你逼我的。我屢次來找你,你都不見我,今晚我是有事跟你談,因此魯莽了些。但我是真的有事情跟你說。」

「我跟你之間沒什麼好談的,你還是走了吧。」慕容晚晴淡漠的說道。

「晚晴,這麼說你是不願意跟我出去談話了嗎?那麼我今晚還真是不走了!」摩西語氣有點慍怒的說著。

慕容晚晴聞言后一怔,看了眼方逸天,咬了咬牙,說道:「行,我跟你出去說話,不過你也不要亂來,這裡不是你胡鬧的地方!」

說著,慕容晚晴便是徑直走了出去,說起來她也是不想把事情鬧大,如果摩西不願意走繼續留在這裡,那麼說不定最後還會跟方逸天他們發生衝突矛盾,因此她只能是退一步,跟摩西出去說話。

總裁老公別過來 「哼,方逸天,這次算你走運,今晚我是來找晚晴的,不想跟你計較!不過給你一個忠告,以後離開晚晴遠點,不然……」摩西說著,冷哼了聲,便是走了出去。

…………

「大哥,這個小子是什麼來頭?說話如此沖,老子真是恨不得把他的嘴巴給轟爆了!」小刀語氣憤然,心有不甘的說道。

「他叫摩西,是美國摩西家族的少爺,為了追求慕容晚晴而來到了天海市。偏不巧我跟晚晴走得似乎有點近,他當然是惱羞成怒看不慣我。」方逸天淡然一笑,緩緩說道。

「原來是大家族中的少爺,難怪他身邊的那幾個保鏢有點功底。特別是那個光頭佬,殺機濃烈,想必是殺過人的狠角色。」劉猛介面說道。

「那又怎麼了,難道我們還會怕他不成?」小刀冷冷說著,而後看向方逸天,說道,「大哥,那個小子依我看以後肯定是會暗中算計你不定,臉色還如此的倨傲張狂,難道大哥能咽得下這口氣不成?」

「你什麼時候見過我們兄弟受過別人氣來著?你還以為大哥真是忌憚他家族中的勢力而怕了他不成?」方逸天一笑,淡然說道。

「那、那大哥你剛才怎麼出聲阻止了我? 丁薇記事 要不然現在那小子早就趴在地上求饒了!」小刀說道。

「這是慕容晚晴的酒店,在這裡鬧事多少有點不合適。不過等他們出去了酒店那麼就不一樣了,不是嗎?」方逸天一笑,說道。

「哈哈,看來方老弟是準備要對付剛才那個摩西少爺了吧?」張老闆一笑,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我只是想問問大夥,這酒喝夠了嗎?如果喝夠了那麼就出去吧,說不定還可以活動活動一下筋骨脈絡呢!」

小刀聞言后嘿嘿一笑,說道:「原來大哥這是先抑后揚啊!來,大家幹了這杯就走!」

話剛落音,酒桌上的方逸天他們便是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而後一個個站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走出包間的剎那,方逸天眼中隱隱閃動著一絲冰冷駭然的殺機,心中那股怒火也翻騰了起來。

…………

皇冠大酒店的外面。

慕容晚晴神色淡然的看著摩西,說道:「摩西,你有什麼話就趕緊說吧!」

「晚晴,我曾跟你提的事,你考慮清楚了嗎?」摩西看著慕容晚晴,閃動著的目光中流露出絲絲遮掩不住的炙熱愛慕之意。

「摩西,我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我跟你之間不可能。我不會答應你的求婚!你不覺得這很可笑嗎?我不喜歡你,你讓我如何接受你?你身為摩西家族中的大少爺,身份高貴,身邊比我出色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何必對我糾纏不清!」慕容晚晴語氣冷冷的說道。

「晚晴,我是真的愛你,因此請你慎重考慮一下。對我而言,我一定要娶你為妻!」摩西語氣堅決的說道。

「你是因為得不到我因此才會如此的執著吧?你的本性我很了解,我們合不來!你走吧,以後希望不要過來打擾我了。」慕容晚晴冷冷笑著說了聲,便是不打斷理會摩西,正欲朝著酒店裡面走去。

「晚晴,關於我想你提婚的事我已經跟慕容爺爺說了,他老人家沒什麼問題,尊重我的選擇,並且覺得我們在一起我會給你幸福!接下來,就看你了。」摩西突然說道。

「什麼?爺爺他……」慕容晚晴臉色一怔,而後回身看了他一眼,說道,「爺爺並不知道我對你沒有任何的感情,再說了,在婚姻大事上我爺爺也不會強迫我,最終還是我拿主意。摩西,我們真的不適合,謝謝你的好意。」

「晚晴,你……」摩西眼中閃過一絲的不甘惱羞之色,而後便是快步的追了上前,直接伸手拉住了慕容晚晴的手臂。

「你、你放開我的手!」

慕容晚晴心中一驚,美眸冰冷的盯著摩西,怒聲說道。

「晚晴,難道你非要逼我對你用硬的嗎?」摩西氣急敗壞之下語氣一沉,森冷的問道。

「啊……你、你想幹什麼?我屢屢不計較你的冒犯舉動並非是怕了你,而是看在幾年同學的份上給彼此留下一點餘地,如果你再亂來休怪我翻臉不認人!」慕容晚晴目光一沉,冷冷說道。

「晚晴,你是我的,你只能是屬於我,我一定要得到你!只要我願意,我有千百種手段可以得到你,但是,我並不像那樣做,我希望你能夠接受我!」摩西語氣一緩,低沉的說道。

「放開我的手!」

慕容晚晴聞言后心中忍不住怒了起來,狠狠地甩開了摩西握住她的手,心中簡直是被氣壞了,嬌軀都禁不住的顫動了起來。

「晚晴,你現在就跟我走,不管你願不願意,都要跟我走!」摩西像是被逼急了般,正欲直接伸手過來拉住慕容晚晴的手。

這時——

「住手!摩西,你他媽的算什麼狗東西,你再敢碰晚晴一根寒毛我斬斷你的手!」

一聲大喝聲驟然傳來,方逸天寒著臉快步走了出來,森冷的雙眼彷彿是隱隱跳躍著兩團怒焰般,看著摩西,就像是一頭野獸盯住了自己的獵物般!

摩西臉色一怔,被方逸天如此的盯著,他隱隱感覺到自己的心中泛起了一絲的寒意起來,不過他還是咬了咬牙,很快,心中便是冒起了一股憤怒恥辱的感覺來。

他永遠不會忘記方逸天施加給他的恥辱,那是他畢生難忘的恥辱經歷,居然在方逸天的面前跪下來。

不然如此,他一直想要得到的慕容晚晴似乎是跟方逸天走得很近,而且還很親密的樣子,這就更加讓摩西火冒三丈!

「方逸天,我今晚不想跟你計較,你卻是狗娘養的不識好歹,你曾給過我的恥辱我今晚要讓你百倍償還!」摩西雙眼泛紅的看著方逸天,咬牙切齒的說道。

「操你娘的,你說誰是狗娘養的?老子早就看不慣你了!」

一聲宛如雷鳴般的暴喝聲響起,小刀沖了上來,不由分說的直接出手一拳,轟向了摩西的臉面。

然而,這時,摩西身邊的光頭佬泰勒目光一寒,身形猛地一動,而後也是極快之極的一拳轟向了小刀的拳頭!

戰鬥,一觸即發,就此展開! 砰!

一聲拳頭相擊的震響之聲驟然傳來,小刀那碩大的拳頭已經是跟摩西身邊的最強貼身保鏢泰勒的拳頭對撞在了一起。

頓時,一股強大霸道之極的力量傳遍而來,小刀臉色微微一詫,他那宛如小山般魁梧的身子似乎是輕晃了一下,對方這個光頭佬實力之強橫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光憑對方這一拳當中蘊含著的那股強大的力量已經是百分百的勾起了他心中的旺盛戰意來。

接著,小刀暴喝了聲,欺身而上,朝著泰勒沖了過去,小刀那魁梧如山般的身體驟然發動起來其速度竟然是迅速之極,宛如一輛龐大的裝甲戰車朝著泰勒碾壓過去般,勢不可擋,那獵獵的風聲更是呼嘯刺耳!

泰勒的雙眼瞳孔猛地一縮,眼中爆射出一絲泛著血腥之氣的殺機出來,他心知朝他衝過來的小刀是他極為少見的強大高手,因此心中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大意,他目光一沉,整個人瞬間朝前飛躍而去,宛如一頭撲食的獵豹般迎向了小刀。

可這時,空氣中驟然響起了一聲聲噼里啪啦的爆破聲響,雖說細微之極,但是停在泰勒這種近身搏擊的高手耳中卻是宛如雷霆般的震撼不已。

接著,他便是看到了小刀衝上來之後雙腿迅速飛舞著,而後右腿拖著一道殘影,蘊含著磅礴澎湃力道的橫掃向了他的身上!

飛旋霹靂腿!

小刀一衝上來之極便是直接不遺餘力的使出了「飛旋霹靂腿」的腿法,右腿迅猛而又攜帶著極為澎湃的力量攻向了泰勒。

泰勒暗暗吃驚,可他眼中閃過一絲的凶光,接著,他的左腿也驟然間抬了起來,粗大結實宛如鋼鐵鑄成的左腿帶著一絲的破空之聲,猶如一柄戰斧般的迎上了小刀橫掃而來的右腿!

砰!

兩人的雙腿立即在虛空中碰在了一起,各自那強大的力道交碰之後更是爆發出轟然聲響,強悍之極!

接著,很快兩人便是再度出腿,在一眨眼的功夫間兩人已經是連續踢出了三四腿,每一次兩人的雙腿都交碰在了一起,洶湧強橫的力量憑空對碰著,爆發出來的聲響可謂是震撼人心!

要知道,那可是有血有肉的雙腿啊,如果換做是尋常的人,跟著泰勒以及小刀如此猛烈的出腿對碰著,那麼對方的雙腿骨頭只怕早就被硬生生的打折打斷了。

也唯有泰勒跟小刀這種經過特殊訓練的人才能將自身的肌肉凝聚起來,變得堅韌之極,就連自身的骨骼在一次次的訓練中也是堅硬無比,因此在力道如此猛烈的出腿對抗中才相安無事。

饒是如此,但他們兩人心中已經是暗暗詫異不已,如此的對碰下來,他們也是感覺到雙腿隱隱泛疼著,不過這點疼痛對於他們而言微不足道,反而是越加的激起了他們心中的那股熾烈旺盛的戰意!

吼!

小刀猛地怒喝了聲,而後腳下的雙腿步法一陣交叉而過,接著他那洶湧碩大的拳頭直接朝著泰勒的腰側轟了過去!

泰勒臉色一變,顯然是沒有想到小刀身材如此魁梧可腳下的步法卻是如此的靈巧迅速,有點出乎他的意料,可他卻是不慌不忙,目光一沉,而後左腳朝上一踏,接著右腳稍稍朝後一側,接著他蓄勢而出的一拳直挺挺的朝著小刀的胸腹轟了過去!

這種打法已經完全是硬對硬的打法,看著毫無技巧可言,似乎是兩人都在憑著自身的力氣以及身體強橫能力一樣,實則不然,這當中的每個細節的變化都是極其微妙而又致命的,稍有不慎,便極有可能被對手反過來施於致命的一擊!

砰!砰!

小刀的拳頭轟在了泰勒的腰側上之際,泰勒的拳頭也是轟在了他的胸腹之上,饒是兩人身體都是非常強橫結實的高手,但在如此猛烈的力道攻擊之下兩人也禁不住的悶哼了聲,而後便是齊齊朝後退了一步。

小刀舔了舔嘴唇,而後便是朝著地上呸了口談,眼中熊熊燃燒著兩團熾烈之際的戰意怒焰,對他而言,他已經是許久沒有遇上過泰勒這樣的真正近身搏鬥的高手了。

隨遇而安十七年 他能夠感覺得到,泰勒以前肯定是在國際上的黑暗勢力中混過,而且名聲肯定不小,是一個真正殺過人舔過血的狠角色。

無論是臨敵對戰的經驗還是身上的那種兇狠凌厲的殺機都絕非是那種沒有經歷過生死搏鬥的人身上所具備的。

對於泰勒有如此強大的實力他一點也不感到驚訝,畢竟摩西家族在美國乃是一股龐大的家族勢力,而摩西身為家族中的大少爺,他身邊自然是不會缺少有泰勒這種級別的真正高手來保護其安危。

好不容易碰上泰勒這種真正能夠與之一戰的強者,小刀心中的那股旺盛戰意更是洶湧之極的爆發出來,他目光一沉,而後怒喝了聲,又是朝著泰勒沖了過去!

泰勒雙眼微微血紅著,閃動著的血腥殺機凌厲駭人之極,他也像是一頭被激怒的猛獸般,暴喝了聲后也是朝著小刀沖了過去!

兩個短時間內不分彼此的強者又是開始新一輪的近身搏鬥起來。

……

摩西身邊的泰勒已經是被小刀牽制住,方逸天目光森冷,朝著摩西一步步的走了過去,那眼神宛如刀鋒般的犀利森寒。

摩西渾身上下禁不住有種泛寒的感覺來,他竟是感覺到了一股無形中的巨大壓力,那是一種他自己無法抗拒著的威壓感覺,只覺得朝著他一步步走來的方逸天幻化成了一頭龐然猛獸,而他卻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般,只要方逸天願意隨時隨地都可以捏死他!

心中泛寒而又惶恐之下,摩西禁不住的朝後退了幾步,臉色一陣蒼白起來。

「我最討厭的,就是欺負女人的男人!你居然敢威脅晚晴並且對晚晴動粗?給我跪下,磕頭,道歉,求饒!」方逸天目光沉冷,犀利如刀,盯著摩西,一字一頓的說道。

摩西聞言后臉色禁不住的一陣抽蓄起來,眼中更是閃過了一絲的恥辱之色,接著,他身邊還有著的四個俄羅斯的保鏢沖了上來,一個個陰沉著臉,朝著方逸天逼了過去。

「找死!」

一聲沉悶的冷喝聲響起,一旁的劉猛猶如一頭下山猛虎般的朝著這四個俄羅斯大漢沖了過去。

接著,一條矯健的身影也是一閃,迅速、機敏、兇狠,一出手便是一記勾拳直接攻向了對方一個俄羅斯大漢的下顎處!

這條身影正是侯軍。

幾乎是剎那間,劉猛與侯軍兩人聯合一起,與摩西身邊的那四個俄羅斯壯漢廝殺在了一起! 這四個俄羅斯壯漢顯然是練過黑拳的,因此一個個面目猙獰,出手兇狠,絲毫不留餘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