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王,這江山,兒臣願為皇兄肝腦塗地,踏平四野,唯有一事,不可讓。」

明德帝深感痛惜,本來嫡次子遇事果敢,天賦異稟,自小便疼愛有加,十分中意上心,

最是失策的決定,便是同意他小小年紀便到邊疆歷練,邊疆傳來六皇子重傷,聽聞噩耗,明德帝一夜間也是愁白了頭,最後雖是毀容,幸的保了性命堪堪無虞。

「皇兒且說,父皇自當是竭盡所能。」明德帝頓了頓,低沉的說著。雖覺著薄屹之言,頗為大逆不道,但也並無他言苛責。

「待兒臣功成名就時,自會求娶臨安侯府嫡小姐,除此之外,別無他求。」 穿越之小妖種田日記 字字鏗鏘,珠璣有力。

明德帝震驚,對那侯府嫡小姐也只個宮宴一曲《流觴賦》,一鳴驚人,自己還欽賜:平寧郡主封號。回憶里,確是個絕代的美人胚子,這寡淡少言的皇兒,居然心儀至此。

冰冷刺骨的寒冬,薄屹生生挺腰直背,跪了一個時辰

沉默良久,明德帝語重心長,「皇兒,你可得想清楚,這娶了臨安侯府這般門楣的女兒,意味著什麼?」

薄屹重活一世,怎會不知個中緣由,雖是三朝高門,但無兵無權的文官,也就放棄那至高無上的皇位罷了。

「兒臣,心意已決,望父皇成全。」薄屹毫無波瀾的說著,瞳孔中散發著戾氣。

「哼,如你所願。」如此沒得出息,耽於兒女情長,不堪大用,明德帝冷哼一聲,拂袖,揚長而去。

「兒臣,謝父皇恩典!」叩頭而謝,

薄屹嘴角卻是挑釁詭秘的挑唇,這區區大周江山,他自然是不要的。他要的,只是這天下罷了。

至此,薄屹邊疆而去,待到明德帝駕崩之日,再未歸城。。。

——————————————————

「皇上,何事如此入神?」敬太妃眸間有幾許疑惑,素來莊重無錯的皇上,今日瞧著卻是有些魂不守舍,神遊太虛了。

一句溫溫和和的女聲,將薄祁拉回現實,「咳咳,無事,果真有嫡長女的富貴風範,本是一道聖旨便可,穆之當初硬是不允,說親自求娶才顯心誠,哈哈,穆之果真好眼光。」

如此大庭廣眾之下調侃,別說清媱,連著敬林氏也覺些許不好意思得。

「皇上謬讚,小女得嫁天家,乃是侯府福氣。」敬林氏彬彬有禮回答。

正當眾人聊的酣暢時,從玉坤宮門外便遠遠傳來,小太監的尖聲尖氣:

「王昭儀,華淑容求見!」

片刻,兩位打扮時興明艷的妙齡女子端莊優雅的踱步進殿,

一位梳著驚鴻髻,頭飾蝙蝠紋鑲琉璃珠顫枝金步搖,耳戴金鑲紅寶石耳墜,身著大紅雲霏妝花緞織彩百花飛蝶錦衣,眉飛入鬢,雖是明艷奪目,不可方物,但也頗有些小孩穿了大人家的衣服的稚氣。正是丞相家的小女兒,王昭儀,恰和清媱一般年紀罷了。

另一個,別著淡色玫瑰晶並蒂蓮海棠的修翅玉鸞步搖,一襲拖地煙籠梅花百水宮裝,長的中規中矩些,氣質卻是端莊大氣,笑意盈盈。翰林大學士華府長女,華淑容雙十年華,倒是多了些沉穩內斂。

————————————————————

「——臣妾參見皇上,太妃娘娘,萬福金安。」

「——臣妾參見皇上,太妃娘娘,萬福金安。」

兩人進門行了個禮,

「免禮,給兩位娘娘賜座!」敬太妃淡淡說道。

「謝太妃恩典!」王昭儀活絡的笑著。

「兩位愛妃,今日里也是為太妃賀壽來著?」薄祁把玩著玉扳指,低頭說著。

「可不是,平日里太妃娘娘可不好見,連著皇上繁忙的,臣妾多少次到御書房,都給拒了,也都不曾來看望臣妾。」王昭儀,字裡行間都是抱怨,這賀壽是假,怕得目的是馬不停,來皇上面前露個臉。

敬太妃宮裡也有些年,王昭儀這些小心思,她也不戳破明言。

「愛妃多心,待過些日子得空,便去濃華宮瞧你。」薄祁溫和疏離的說著,眉眼卻還是一如往常的笑。

「這,侯府姑娘果真名不虛傳,都是個頂個的標誌。」華淑容倒是沒得抱怨,只是瞧著一眾個姑娘誇讚著,

敬太妃便順著意,一一禮套的介紹了侯府眾女眷,

王昭儀捏著手帕的指尖微翹,大紅蔻丹,如滿面紅妝,正宮朱唇一般,引人注目。

斜睨著眼,打量對面的清媱,這般姿色,幸得沒有入宮的,薄祁優雅溫和,這嫡小姐卻要嫁個粗俗不堪的薄屹,命生的不好,天壤之差。

噬天為帝 前些日子,雍親王妃帶著凌玥進宮,不知凌玥受了何等刺激,驚懼少言,甚至有些癲狂。

她與凌玥自幼便好,雍親王妃那般高傲的人,竟求著她多與凌玥說些話兒,逗些樂子。

凌玥閉口不言,只是空洞無神,後來見著濃華宮紅牆上的簪花仕女圖,驚的瞳仁如散,直直驚呼,喚的卻是這嫡小姐的名字…王昭儀也是被嚇得一跳,這事兒,頗為有趣了些。

女子生來便有的敏銳,讓王昭儀對清媱也是頗有敵意。

「聽聞,清媱姑娘才華橫溢,臨安侯府邸的姑娘也是名揚京城,瞧這時日離宴席開面還有些時日,既是如此,各位定要賞本宮一個薄面。。。」

「不如到妾身濃華宮,讓妾身好好招待一番,太妃娘娘覺著意下如何啊?」王昭儀一臉殷切,眸光閃閃的說著。

華淑容抿了口茶,這王昭儀果然是個不知禮數的,今日太妃壽辰,卻還想著拿侯府的姑娘們,做些幺蛾子,沒得頭腦。

##########

各位小仙女,大可愛們,今日最後一更有些遲啦!

今後十三都會保證每天至少3000字,大家放心閱文。

當然大家有任何好的意見都歡迎在留言評論提出,十三都會仔細考量,及時修正。

十三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感謝大家支持,閱文愉快~()

####### 第二天,莫承佑醒來,緊張的發現夏念念不見了。

他很著急地踩著白胖胖的腳丫子下床,四處尋找。

看到夏念念正在廚房裡做早餐,他鬆了口氣。

「小雨!」他軟萌萌地喊道。

夏念念擦了擦手:「快去穿衣服,洗漱後來吃早餐。」

「哦!」莫承佑轉了轉頭,看到情敵居然也在廚房。

艾瑪!

這個情敵是狐狸精嗎?

為什麼一直纏著他的小雨!

莫承佑不太開心地吃著早餐,不停地在夏念念身上扭來扭去的。

一會兒要喝牛奶,一會兒要吃雞蛋。

故意在情敵面前表現親密。

夏念念都一一滿足他的要求。

莫承佑偷偷打量情敵,覺得自己KO了這個狐狸精。

吃完了早飯,夏念念去廚房收拾的時候。

客廳里的氣氛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承佑,你喜歡騎馬嗎?」霍月沉突然開口問道。

「騎馬?」

莫承佑的眼睛一亮!

爸爸曾經帶他去跑馬場玩過。

不過因為他年紀太小,每次只能讓爸爸牽著馬,在馬上溜達一圈。

一點兒也沒有真正騎馬疾馳的感覺。

明明他都已經看爸爸騎過好多次了,騎馬的技巧他都牢牢記住了。

可是爸爸還是不肯讓他自己騎。

好不容易小雨答應了要帶他去,為什麼情敵也會問他?

難道情敵看小雨很在乎他,所以主動示好,想要帶他去騎馬嗎?

雖然他肯定不會那麼容易被收買,可是騎馬真的很有誘惑……

莫承佑的心裡就像是小白的爪子在撓啊撓的,但是他的臉上還是一派雲淡風輕的樣子。

小傢伙細微的表情全都一一落入了霍月沉的眼底。

「我知道有一家馬術俱樂部,全都是純種血統的好馬,而且只有貴賓才可以進去。」

他晃了晃手裡的一張卡:「我正好有一張貴賓卡。」

莫承佑的眼珠子已經挪不開了。

霍月沉笑著說:「我還聽說,他們有專門訓練過的小馬給小孩子騎。」

莫承佑的表情有點兒綳不住了,問道:「真的嗎?我也可以騎嗎?」

「可以。」

莫承佑立刻擺出一副「因為你有卡不想浪費」的表情,很敷衍地說:「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陪你去吧!」

雖然有情敵在很討厭,不過這個情敵好像面子還挺大的。

跑馬場的負責人接到了通知,一早就站在門口迎接,親自帶著霍月沉他們選馬。

負責人頭頭是道的介紹了馬的血統和曾經得過的獎項。

莫承佑早就心癢難耐了。

夏念念看出了孩子渴望的眼神,問道:「承佑,你想騎哪一匹?」

莫承佑早就看上一匹棕色的高大漂亮的駿馬了,立刻指著說:「我要騎那個!」

夏念念心驚了下:「那個不行,那個是大人騎的。你選那匹白色小馬好嗎?」

「我不要騎小的,我要騎大馬!」莫承佑很堅持。

開玩笑!

情敵都選了一匹漂亮的大馬,他怎麼能落後呢?

夏念念很為難:「可是你太小了,萬一摔下來怎麼辦呢?」

「沒事的,爸爸說我是男子漢,不怕摔!」莫承佑把爸爸搬了出來。

夏念念有些氣惱。

莫晉北就是這麼帶孩子的嗎?

一點兒都不心疼孩子!

「沒關係,我可以看著他。」霍月沉說。

夏念念有些猶豫,可看到莫承佑挺著小胸脯的樣子,心裡酸酸的。

畢竟這是她陪他的最後一天了……

「好吧,你一定要小心點!」夏念念不放心地叮囑。

「你放心吧!」

莫承佑走了過去,小小的身子踩著馬鐙,一個漂亮又老練的姿勢上了馬。

看來承佑應該是跟莫晉北學過騎馬。

夏念念漸漸放下心來,站在馬場的邊上看著兒子的身影。

霍月沉和莫承佑兩人各自騎了一匹馬,緩步前進。

莫承佑四平八穩地坐在上面,拉緊了韁繩,稚嫩的聲音喊了一聲:「駕!」

陽光灑下來,莫承佑跑得歡快,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

霍月沉趕緊跟了上去。

夏念念緊張地看著兒子,心都揪在一起了,生怕他摔下來。

莫承佑有些得意地縱馬提韁:「駕!」

大馬頓時撒開了步子,在馬場里跑了起來。

霍月沉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仔細地保護著他的安全。

莫承佑回頭一看,小小的眉頭皺起。

情敵居然還跟著他?

哼!

簡直就是太小看他了!

他一定要好好表現一番,讓小雨看看誰更厲害!

這麼一想,莫承佑馬鞭揮舞了起來,連聲喊著:「駕!駕!」

大馬立刻提速,瞬間加快了速度。

霍月沉心中一驚,也跟了上去:「承佑,慢點!」

莫承佑根本不理他,一個勁兒地往前沖,姿勢萬分瀟洒的在馬場縱橫。

扭頭看到情敵那一臉氣急敗壞的樣子,他頓時覺得非常解氣。

哼!

情敵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霸愛虐戀:總裁的殘愛 莫承佑心裡得意極了。

馬兒越跑越快,突如其來的一陣加速讓莫承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朝後仰去,手裡的韁繩不知道怎麼的就鬆開了。

霍月沉變了臉色。

站在外面的夏念念臉色慘白,不顧一切的想要往裡面沖,被工作人員給攔住了。

她的聲音帶著哭腔,大喊著:「承佑!」

氣氛頓時緊張起來,已經有訓練有素的工作人員準備衝上去救援。

莫承佑在鬆開韁繩的一瞬間就大呼完蛋了!

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他要翹辮子了!

「承佑小心,用腳夾緊馬,不要放鬆!」霍月沉大喊著。

無奈距離太遠,霍月沉拚命追了上去。

「救命啊!」 聽說,我曾嫁給你 莫承佑驚慌地大喊。

兩米,一米!

霍月沉終於接近。

他想也不想的就站在馬鐙上,以一個簡直不可思議的非常危險的姿勢,朝著馬背上的莫承佑撲了過去。

然後,兩個人一起從馬背上摔了下來!

背上一陣鑽心的劇痛,霍月沉緊緊地把莫承佑摟在懷裡,用身體牢牢的保護住他,當他的肉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