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掛心秦楚齊的安危,當即點頭。張遼也跳下山峯。

韓千千一跺腳,也飛走了。

陰語兒和阿卡迪亞也要去找,被我攔住,“老狼,你鼻子好使,陰語兒速度也快,你們快去找祖大樂和小初九吧,還有雅努斯,鮫靈兒你們,都去找——”

多傑冷哼道:“算你有點兒良心,老子不在你這裏耽誤時間,我去找小師弟,讓他們去找別人吧!”

砰地一聲,多傑立足之地崩出一米多高的泥石,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天際。

我微微搖頭,這妖猿,還是那臭脾氣。

老貓呸一口,“擦,那毛猴子欠削!”

“那毛猴子和你也是同門——”

“他是密宗,我是禪宗,誰和他是同門?”

呃——

雅努斯過來,說道:“冥王,我們呢?”

“都去找小初九和祖大樂吧。”

雅努斯等人應聲,離開山峯。

老貓留下來守護我。

“趙子,說真的,如果秦楚齊真變醜了,你還要她不?”老貓叼了根菸,蹲到我面前。

我體內的骨骼和內臟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翻了老貓一白眼,罵道:“你當我是你?”

老貓吐出一口菸圈,笑道:“哥們,你這是真愛啊!”

“廢話,多少年了,能假?”

老貓不再吭聲,一口一口地嘬着菸屁股,好像在沉思什麼,旋即搖頭,“你這樣,哥們只能說佩服,但真心學不來。”

我苦笑搖頭。

娘子萬安 不多時,艾魚容一個人過來,笑吟吟的彷彿春風拂面。

“搞定了?”我一臉期待。

艾魚容點頭,說道:“斯庫拉交代了,它把楚齊妹妹藏進這座海島東北方向五十海里的一座荒島上。”

“魚容,你行啊!”老貓把菸屁股往腳下一搓,興沖沖站起來。

艾魚容微笑道:“大哥說笑了。”這聲大哥是從我這兒論的。

老貓嘿嘿樂,說道:“那咱們這就去接楚齊吧!”

艾魚容說道:“還有一件事,趙子,我剛纔替你做主,已經答應不殺斯庫拉了,它如今被我收在山河鼎裏。”

“饒了它?那老妖婦都把楚齊弄成醜八怪了!”老貓有些不樂意,對女海妖成見不淺。

艾魚容微微搖頭,看向我,等着我的態度。

“既然你答應了,那便如此。”

艾魚容歡快地應答一聲,含笑道:“那我這就去了!”

話音未落,艾魚容便化身爲龍,離開山峯。

“老貓,叫老蝠頭,張遼,韓千千他們都去尋找祖大樂和小初九吧!”我說道。

老貓皺眉,“你自己留這兒行麼?”

“沒事。”

十幾分鍾後,老貓返回,“都搞定了,你放心吧。”

大約半個小時,金龍帶着秦楚齊回到山峯上。

忽地,金龍搖身變回艾魚容,攙扶着秦楚齊走過來。

“咦?楚,楚齊,你這臉?”老貓指着秦楚齊,嘴上打結。

“老貓,我的臉怎麼了?”秦楚齊疑惑道。

老貓嘿嘿樂,擺手說道:“沒事,沒事,沒事就好!”

秦楚齊看了眼一旁的艾魚容,“老貓受刺激了?”

艾魚容掩嘴微笑,不語。

老貓大笑,拍着我的肩膀,“兄弟,臉沒事,哈哈!”

我倒吸一口氣,笑罵道:“你大爺,疼死我了。我眼睛又沒瞎,看得見。”

秦楚齊見我受傷,連忙跑過來,關切道:“老公,你怎麼了?”

“一點兒小傷,馬上就好!”

秦楚齊能回來,我已經很高興了,又見她容貌依舊,我更是喜出望外,望着秦楚齊,一個勁兒傻笑。

秦楚齊苦笑搖頭,扶着我重新坐下來,把手搭在我的脈上。

“媳婦,真沒事兒!”

半晌兒,秦楚齊把手放下,這才彎着眼睛笑起來,“確實沒事兒了,以後不許這麼拼!”

“嗯!”

老貓咳嗽兩聲,“不帶這麼撒狗糧的,這還有單身呢!”

“你啊,活該!”我笑道。 三個小時以後,所有人都返回了機關城。

小初九已經被多傑找到,找到的時候奄奄一息,死抱着大喇嘛給他的降魔杵在海里飄着。

找祖大樂就慢了一些,他的魂魄都被打散了,好懸煙消雲散,灰人族的戰士也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遭遇四獄妖靈之王,機關城這邊,除卻灰人族的損失,人魚族也只剩下二十幾個,傑克傑夫兄弟爲首的吸血鬼全滅,老蝠頭的嗜血蝙蝠也只剩下最後五十來只。

秦楚齊全力救治小初九,多傑一步不留,甚至連眼皮子都不眨。

雖然我不喜歡這野猴子的臭脾氣,但他對小初九這份師兄弟情分,卻好的叫我沒有話說。

大約兩天之後,多傑終於走了出來。

小初九醒過來了,但還不能下牀行走。

天價契約,總裁的女人 又過了三天,祖大樂的魂魄終於穩固下來,我也長出一口氣。

我利用這五天時間,將那隻巨龍拉冬的龍丹提煉出來,又與地獄種子一起熬煮,做出百餘粒藥丸來,分給灰人族,人魚族與嗜血蝙蝠吃下。

一夜之間,三族實力再度提升,全員達到惡鬼級別。

欣喜之餘,我把艾魚容叫過來,讓她放出收進山河鼎裏的女海妖。

忽地一聲,女海妖的鬼魂鑽了出來,它乖乖地站在艾魚容身旁,低眉順目,好似一出嫁的小媳婦。

“斯庫拉,冥王讓我放你出來,有幾句話想問你。”艾魚容拉着女海妖說道。

女海妖默默點頭,說道:“想問什麼,我知道的一定說。”

我默默點頭,暗忖:這女海妖倒是不錯,我放它魂魄一命,它也算識趣。

“斯庫拉,之前問過你,還是那個問題,爲了什麼目的來我機關城殺人?”

女海妖回答道:“拿破崙!”

果然是他!

“跟瓦沙克沒關係嗎?”我追問。

女海妖搖頭,“沒關係,瓦沙克是不是神廟的那個老瞎子?我和他沒有交集。”

我擺手,艾魚容心領神會,衝女海妖低聲一句,又把女海妖收進了山河鼎中。

“趙子,你信斯庫拉的話嗎?”艾魚容問。

“拿破崙與四獄妖靈之王一定有關係。至於瓦沙克,應該是在背後攛掇拿破崙,他是裝槍的人,拿破崙那傻帽放炮。”

其實這些東西,在我詢問女海妖之前,也已經想到了。之所以要問一問,是想排除意外。

至於女海妖這話裏能有幾分真假,我現在也只能說,姑且這麼信了。

這一天,我把所有人都招到我的小院子裏。

多傑不服我管,只陪着小初九不知唸了幾千遍經文,所以這裏沒有他。

我掃視衆人鬼妖一眼,勾脣淺笑:“諸位,今兒請你們來,是有一件事說。”

“兄弟,你什麼事就說吧。”老貓扔給我一根菸,自己也叼了一根。

“貓哥,我準備去一趟伊奧尼亞海——”

“啥?”老貓長大嘴巴,煙掉下去都沒注意,“你要去哪兒?”

老貓不是沒聽清,從他驚訝的表情就看得出來,他是不敢相信。

“哈哈,老貓,你沒聽錯,我要去伊奧尼亞海!”

“你他麼瘋了!”老貓瞪眼了。

我掃了其他人一眼,將大家的反應看在眼裏,對老貓說:“你急個球?我只是去看看——”

皮大仙插嘴,“趙子,你是想確定瓦沙克的話有沒有假吧?”

我對皮大仙豎起了大拇指,讚歎道:“皮大仙所說不錯,我便是這個意思,那瓦沙克說要與我合作,他又說伊奧尼亞海的戰爭會以神廟失敗而告終,那老瞎子神神叨叨,我摸不清他的套路。”

“那也不用你親自犯險啊,我去!”老貓說道。

大牙搖頭,“還是我去吧,我速度快。”

“我擦,大牙,你就別跟我搶了。”老貓拍了拍一旁的大牙,直接把他按坐回去。

“行了,你們就被爭了,你倆都跟我去!”

老貓嘿嘿一樂,這才安靜下來。

撒旦只說:“留意小命,巴爾一定要留給我!”

一天之後,我帶着老貓和大牙騎乘着納貝里士所化的黑鶴魔神,飛躍到伊奧尼亞海附近。

我們的落腳點,是意大利的一個小鎮。

鎮子不大,最高的建築,便是那聖教王國的一所教堂。

按規制,這教堂裏的主事人,頂多是一個紅衣主教。

但因爲兩個組織如今在伊奧尼亞海正鬥得厲害,所以此時的小鎮恐怕會有很多厲害的角色。

“趙子,要不要下去看看?”老貓摩挲着下巴,盯着教堂說道。

我搖頭,“不用,先不要打草驚蛇,我們到鎮子裏的小飯館吃些東西,就去伊奧尼亞海。”

衆人不再說話,納貝里士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將我們放下來,自己則飛進雲端。

我,老貓,大牙三個走進小鎮中心的一家飯館。

或許是過了飯點兒,這裏的食客並不多。除卻三兩桌喝酒的人,再沒有人了。

見到我們進來,夥計客氣地引領我們來到靠窗的一張桌子。

隨意點了幾樣東西,我便讓夥計趕緊去準備。

菜上得比較快,正吃着時,進來一對教徒。

那領頭的,是一個魁梧的黑傢伙,我瞥了眼服裝,白袍子——白衣主教。

老貓要搞小動作,我被眼神攔下,輕聲道:“兄弟,別找事,吃了飯我們就去戰場。”

老貓收回放在桌子下的左手,繼續吃飯。

匆匆吃完,我們便要離開,卻聽那桌教徒當中,一個人喊道:“你們仨,站住!”

嗯?

尼瑪,真是人要死,攔都攔不住。

老貓嘀咕一句,轉身過去。

我和大牙對視一眼,也轉過身子,我尋找到那個喊話的人,正是那黝黑的白衣主教。

“這位,叫我們哥仨停下,是什麼意思?”老貓問道。

“你們三個,怎麼看着這麼眼熟啊?”白衣主教喊道,“不是神廟的人吧?”

你大爺,怎麼遇到這麼個瞎貨?

我暗罵一句,連忙搖頭,“你誤會了,我們不是神廟的人,我們就是普通的遊客。”

“普通的遊客?可爲什麼我看着你眼熟呢?”白衣主教哼了哼。 背地裏,我一把攥住老貓和大牙的手,示意他倆別衝動。

我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這位白衣主教,你看我面熟其實也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那黑貨瞪眼。

我開始往下編。

“我們之間人種不同,你看我們黃種人,可能長相都差不多,換一個詞,這就叫臉盲!”

說完,我拱了拱手,抓着老貓大牙就要走。“我們還有事,不奉陪,告辭!”

“告個屁辭!你們給老子站住!”

那黑貨猛力一拍桌子,大罵道。

“你他麼一個出家人,說話怎麼那麼髒?”老貓摟不住火了,張嘴罵道。

這長得帥的人,就是一點兒受不得委屈。

老貓一回頭,我和大牙也趕緊轉身。“大牙,一會兒要是打起來,你就去找納貝里士,這裏不定有多少聖教的人,咱們別在這裏耽誤時間。”

大牙點頭。

“老貓,若是打起來,就往死裏打!”

老貓笑,“明白,一個也活不了!”

見我們嘀嘀咕咕,那黑貨惱怒了,讓跟班圍住了我們。“研究怎麼跑了?放棄吧!”

“你他麼那隻眼睛看出小爺要跑了?”老貓罵道。

那黑貨香腸大嘴一撇,“難道不是嗎?老子這些人,你難道不害怕?”

老貓看我一眼,“擦了,趙子,幹吧!”

我也聽不下去了,“削他!”

話音剛落,我和老貓已經撲上去,大牙卻弓着腰衝出小飯館。

神級奶叔 “想跑,去兩個人追他!”那黑貨指手畫腳。

“還是顧你自己吧!”老貓獰笑一聲,一腳蹬翻了那黑貨,“我擦,這貨就這麼點兒本事?”

那黑貨慘叫一聲,口吐血沫,就一命嗚呼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