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巧這個時候筒新川走了過來,於是她看着老人輕聲問道:“川爺爺,你說除了在駐地裏的高層知道如何進出這裏外,是不是外面還有別的人知道?”

“這個嘛……”筒新川頜下鬍鬚輕顫的皺眉回道,“內部清楚知道如何進出駐地的人,除了首領大人,以及其他兩大家主外,就只有長老會的長老們了。至於外面的話……”

他搖了搖頭,語帶幾分不確定的接着說道:“甲賀在扶桑畢竟已經傳承了千年,駐地的位置,外面該知道的也已經都知道了。真要說具體都有哪些的話,恐怕還真沒人說得清楚。”

“但是……”想起剛纔陳志凡說是在距離甲賀駐地一百多裏外的山谷裏碰到的小姑娘,六角晴子十分惑然的彎了彎眉,“這裏方圓三百公里都是我甲賀的私人領地,怎麼會在一百多公里外的山谷裏有外人生活?”

“什麼一百多公里外的山谷?”筒新川眉頭微皺的問了一聲。

六角晴子側着身子,伸出右手悄悄指了指大廳角落的小蘿莉低聲說道:“那個小姑娘是志凡他從一百多公里外的一個山谷裏帶過來的,而且找到這裏來的路線,還是小姑娘指點的。”

筒新川聞言,面上表情微微一變的看着陳志凡,語帶幾分急促的沉聲說道:“陳先生,晴子說的是真的嗎?”

某青年斜睨了他一眼:“我有必要騙晴子嗎?”

筒新川惶然一驚,垂首弱聲應道:“對不起,陳先生,是我冒犯了,請您原諒!” 帝玄胤也上前一步,重新對龍王打招呼,「原來尊者便是小羽的父親,久仰大名。」

帝玄胤並沒有直接說出龍王真正的身份,因為他知道對方並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則也不會幻化成人形。

龍王也看著帝玄胤,這個英氣逼人的男子,他的實力跟他相比差遠了。

可是面對強大的威脅,他卻不懼危險,也不退縮,這樣的男子,確實值得令人欣賞。

更重要的是,生死關頭,他還是先保護自己的親人和他的妻子,這點也讓很疼愛自己妻子的龍王很是欣賞。

何況拋開一切別的不說,就憑他是小澈兒的父親,他也對他有了好感。

畢竟小澈兒那樣一個乖巧可愛的孩子,他的父母又會差到哪裡去呢?

龍王也難免會愛屋及烏,因為喜歡小澈兒,便將他身邊的親朋好友都給喜歡上。

「多虧你們照顧我的兒子,多謝。」龍王也對帝玄胤道謝,公事公辦,作為一個父親,他還是要感謝對方的。

隨後,龍王的視線越過帝玄胤的身後,望著那些匍匐在半空中的龍,似乎在想著,該如何處理它們的事情。

帝玄胤率先說道:「龍王,實不相瞞,我們都是從另外一個大陸而來,這些龍乃是當初我從另一個人手下豢養的牢籠當中解救出來的。

我從未對它們如何,也並不了解這個大陸的規矩,但倘若龍王要是把它們收回去的話,我絕無異議。」

帝玄胤自然知道,龍族的高傲存在,不容半人踐踏。

所以,就算龍王要收回這些龍,他也絕對不會有怨言,會尊重他的決定。

龍王略微沉默,在認真定奪這件事情。

龍后望了龍王一眼,心中明白了幾分,與他傳音,柔聲說道,「龍王,他們是我們兒子的救命恩人,不光是救了我們的兒子,更是幫助了我們整個龍族啊,我們是要報恩才對。」

龍王睜開眼睛,心中已經有了定奪。

「既然如此,那不如便破了這次的例外,這些龍,便先跟著你們,不過,你必須要保證,永遠不可能奴隸它們,若它們願意離開,你也不可強逼它們,我們龍族只與你們人類做朋友,絕對不會被任何人類所奴隸。」龍王深沉都道。

「這是自然,我也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帝玄胤聞言,眼睛一亮,保證道。

沒想到龍王居然會同意把這些龍還留在他們的身邊,如此一來,他們豈不是大陸上唯一一個可以擁有龍族的人類了?

要是讓旁人知道,還不知道該怎麼羨慕呢。

龍王微微頜首,又朝著那些龍掃去威嚴的一眼。

龍們心中頓時長長的出了口氣。

這才各自離開,回到了各自動契約主的身上,瞬間,天空的烏雲密布,便撥散了開來。

「龍后姐姐,我們要先去龍王學院看小澈兒的比賽了,然後我們有話再慢慢說。」夜冰依對著龍后道。

「好的。」龍後點點頭,微微一笑。

現在話都說明白了,夜冰依便迫不及待的想要飛到兒子的身邊,去看望他。 隨後把雪羽交給了龍后,夜冰依一行人便直接朝著龍王學院奔去了。

此刻,底下的眾人才從怔愣當中回過神來,「靠!這一幕也太狗血太兒戲了吧!」

「先從頭開始說起,那個以一人之力敢攔住整條龍隊伍的男人,他到底是誰呀?!」

他好生強大,可是這麼厲害的人怎麼會沒有名呢?他們竟然一個人都不認識他。

新時代導師 「這也就算了,那個什麼一個巴掌大的小白糰子,居然叫他爹爹,父王?」是他們耳朵出現幻覺了嗎?

另外,他們雙方本來不是都看不對眼,要拚死一戰嗎?為什麼突然收手了呢?

眾人有驚奇,有疑惑。

「好了,大家不要想了,趕緊好好的抓緊時間修鍊吧,說不定他們彩翼學院之人還並不是最厲害的呢。」天牛學院的師兄冷冷的說道,眼中閃過一抹強烈的戰意。

另一邊。

龍王學院,今天是眾人參加煉造大師比賽入門一級考核的日子。

比賽場上人山人海,都在觀望著,大陸上的未來,或者希望尋找一個好苗子。

倘若今天的比賽測試結果一出來,他們便能發現誰的天賦最高,到時候各大勢力便會不惜一切,付出一切的代價,把這位天才少年拐回他們的門派,來為他們的門派發揚光大。

來參加的比賽的人有大有小,只是看他們的天賦如何。

小的居然連十歲都沒有。

測試天賦的等級,一共有十個等級,一般來說,能夠有六級的,就算是天賦頗高的了。

只要超過五級達到六級,這位煉造者就會有可能被各大門派瘋搶,拉攏到自己的門下。

這種六級的天才,也就只有在他們煉造門才能夠找得到,畢竟煉造門是整個大陸上最大的煉造師組織。

所以每年的比賽,此時都會有各大高手們看過來,他們無一例外皆是身份出色的煉造大師,還有一些閑散的門派家族。

夜雲澈一行人看起來算得上是本次參加的最年輕的人了。

而夜雲澈無疑是這些人當中最帥氣的一個。

其餘的都是一些年紀頗大的。

當一位少女領著夜雲澈他們來到比賽場地的時候,一些人的目光盯著他們,皆是無語的搖了搖頭。

這少年長得一股胭脂水煙樣子,還這麼年輕,他要是能過,他們的名字都能倒著寫,這不是來玩笑的嘛?

不過這麼想著,他們也不敢當面說些什麼,畢竟能夠來到龍王學院參加比賽的那身份,那都是響噹噹的人物,萬一人家是哪家的富貴弟子呢?

帝少雲也跟著夜雲澈一起參加。

他之前在帝家便有學過這些基礎,所以他達到了參賽的標準,便過來一同參加了。

楊帆影雖然跟著夜雲澈學了一些,但是他還沒有達到標準,所以現在並沒有參加。

帝少雲和夜雲澈兩個跟在少女的後面,一路上,別人都只是淡淡的瞥了他們一眼,並不看好他們。

也有很少人議論他們,畢竟今日來參加考核的並不是只有入門考核,還有參加比賽三級四級的考核。 光線暗淡的大廳裏,在諸人注視之下,陳志凡對着貼在自己耳邊的手機撇了撇嘴:“你問我現在在哪裏?我還想要問問你現在是在哪兒?”

我現在在哪裏?

一百多公里外,大鄉武夫一邊拿着手機,一邊將目光投在了到處都是坑坑窪窪、好似被幾十顆手雷給炸過了一般的山谷口。

距離他身前十數米遠的地上,除了躺着之前被秋山原和藤田直樹幹趴下的三長老和四長老外,此時又多出了另外兩個老頭,以及三個臉色灰敗的中年男子。

時間撥回到幾分鐘前,那十八個黑僵剛剛深入山谷沒多久,就立馬從山谷深處傳出了一道悠長的戾嘯聲。

隨後不久,十八道狼狽的身影,就在一大片近似於鋪天蓋地的刀芒勁氣的追趕之下,頭都不敢回的亡命躥到了山谷口。

緊接着,一個渾身上下雪白一片,尤其是手上握着的那一把長刀更是通體閃爍森白光芒的老人,就如同一隻雪白大鷹般從山谷裏飛了出來。

跟在他身後的,還有一個雙手頎長、眼裏寒光滾動的光頭老人,以及三個一身黑色作戰服、氣息凝然的中年男子。

再然後,在經過一番雖時間短暫,但着實驚險的打鬥過後,以大鄉武夫出手,一掌將那渾身雪白、殺傷了二十幾個黑僵的老頭持刀手臂打成骨折而宣告結束。

還沒等他多喘幾口氣,就接到了來自於主人的電話。

“給我老實點!再敢動一下的話,信不信我把你另外一隻手臂給打成三段!”身上有好幾處刀傷的藤田直樹,對着躺在地上想要掙扎着站起來的雪白老頭沒好氣的踹了一腳。

大鄉武夫看了兩人一眼後,手上拿着電話,轉身走到了一旁。

“主人,我現在就在甲賀駐地的外面啊。”走到草地邊緣的那片灌木叢旁,他對着手機恭聲回了一句。

“你確定你沒有搞錯?”石樓大廳裏,陳志凡撩眉說道,“我現在就在甲賀派的駐地裏,但是怎麼沒有‘看’到你在哪裏?”

大鄉武夫轉身看着剛纔以雪白老頭爲首的幾人衝出的山谷恭聲說道:“主人,我確實在外面。”

語氣微微一頓後,他不無愧疚的沉聲說道:“主人,屬下把事辦砸了!您剛纔不是吩咐說不要打草驚蛇嗎?可是屬下剛纔派了一些人進去查探情況,結果不小心把人給驚動了。”

“把人給驚動了?”眉鋒一擰的陳志凡,一點點的靈念立即發散了出來。

少頃,他收回靈念,面露幾分不解的對着手機說道:“你到底在搞什麼鬼?方圓三十公里的範圍內,我根本就沒有‘看’到你啊!”

大廳角落,小蘿莉癟了癟嘴:這個可惡的大騙子,居然睜着眼睛說瞎話,都沒有出去看一眼,哼!就說方圓三十公里內沒有看到人。

山谷口的大鄉武夫聽着從電話裏傳出來的聲音,不禁傻眼了。

方圓三十公里?僅僅只是一個小山谷而已,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面積。等等……

眼裏橙光驀地一閃的他,對着電話裏急聲說道:“主人,您先稍等一下,屬下這就把定位發給您。”

說罷,大鄉武夫埋頭對着手機屏幕操作了起來。很快,隨着他一指點下,一道帶有方位訊息的電波就瞬間投向了遠方。

“搞什麼鬼。”

嘴裏呢聲低語了一聲後,陳志凡放下手機。沒過一會兒,手機裏忽然響起了一道清脆的“叮”響。

進入軟件,打開訊息,他的眉頭忽地皺了起來。

埋頭擺弄了一會兒後,某青年擡頭看着六角晴子揚眉說道:“晴子,把你的手機給我用一下,好像我的手機出了問題,怎麼弄都打不開定位軟件。”

一旁的筒新川聞言,面上流露出幾許苦笑的恭聲說道:“先生,沒用的,在這裏,除了有限的十幾個人外,其他人的手機都受到了一定的信號屏蔽。”

“志凡,川爺爺說的沒錯。”六角晴子附聲應了一句。

“切,真沒勁。”陳志凡十分不爽的撇了撇嘴,“你們就一點意見都沒有嗎?”

“先生,習慣了就好。”筒新川頜下鬍鬚抖了一抖。意見?千年以來養成的規矩,誰有那個膽子去打破!

低頭看了自己的手機一眼,某青年復又擡眼看向了他:“你說在這裏還有十幾個人的手機是沒有受到信號屏蔽的對吧?都有哪些人?”

“志凡……”六角晴子眼裏光芒倏地一閃,“你該不會是想……”他點點頭:“小心一點的話,應該是可以的。”

筒新川眼神微微一凝:“您是打算從那十幾個人裏的其中一人手裏搶一個手機過來?”

仔細考慮了一下後,他不無奇怪的疑聲說道:“先生,其實何必用搶的?以您的實力,這裏根本就沒有一個人會是您的對手!”

陳志凡搖頭:“誠然,以我目前的實力,全力出手的話,這裏的人全都活不過十分鐘。但是……”

看着六角晴子,他聳了聳肩:“你願意我這樣做嗎?”

後者輕搖螓首,雖溫柔,但堅定的頷首說道:“志凡,你爲我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但是我不想什麼事情都依靠你!”

“所以嘍……”他攤了攤手,“晴子她既然不願意我直接動手,那麼我就只能採取曲線做事了。只要搶過來一個不受信號屏蔽的手機,把這裏的位置發給大鄉武夫,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完全由他來決定怎麼做了。”

“可是志凡……”六角晴子秀美彎彎的柔聲說道,“大鄉先生他是……”

陳志凡擺手:“晴子,如果你要是想拒絕大鄉武夫幫忙的話,那就不要怪我親自動手了。而要是我親自動手的話,生活在這裏的人,一定會十不存一。”

大廳角落,小蘿莉聞言,柔嫩嘴角掛着幾許不屑的冷笑。十不存一?哼,真是好大的口氣!大爺爺他們聯手都不敢說這麼大的話呢!

筒新川看着六角晴子一臉爲難的表情,心頭頗顯幾分焦急的揚眉勸慰道:“晴子,你就不要再固執了!先生他做的這一切,還不都是爲了你!”

真要是惹得眼前這位一怒之下憤而出手,十不存一有點誇大,但是血流成河還是很有可能的。

三大家族在這裏生存繁衍了幾十代,早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萬一要是傷了,甚至是死了哪個自己親近人的話,到時候就該哭的哭,心痛的心痛了。

好在,在他的憂心注視下,最後六角晴子終於是輕輕點了點螓首:“好吧,志凡,我答應就是了。” 何況他們這些剛入門的在眾人的眼中,根本就是菜鳥一堆,沒有人會注意的。

「這為師姐,請問今天我們來參加比賽,主要都是做些什麼呢?」帝少雲開口問眼前的少女。

他已經看到了帝家的帝豪傑他們幾個人在沖著他扮鬼臉,要不是因為他們身邊有一個師姐在,恐怕他們就要過來了吧。

少女回過頭來望向他,輕聲道,「比賽很簡單,你們只需要選擇一件武器把石頭給擊碎便就成功了,你們看,那邊就有武器,有鎚子,還有劍,你們選擇自己喜歡的就可以了。」

「用劍么?那我不用挑選了,我有這把匕首,是我師父給我做的,是劍也是匕首,很好玩的,也很實用。」夜雲澈摸出一把匕首,笑嘻嘻道。

少女和帝少雲兩個瞬間驚訝的張大嘴巴,「那個小匕首,用來擊碎石頭,這怎麼可能!」

不過,隨即少女又搖了搖頭,他的師父可是夢機大人,既然是夢機大人的東西,又怎麼可能是凡品呢?」少女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好了,你們就在這裡等著吧,我也要走了。」少女道。

「師姐再見。」帝少雲和夜雲澈兩個人沖少女揮了揮手。

待少女走了之後,帝豪傑幾人瞬間就朝著兩人走了過來。

鄙夷的瞥了帝少雲一眼,「帝少雲,你就等著認輸吧。」

「你怎麼知道我會輸?我不可能輸的!」帝少雲握緊了拳頭,一臉堅定。

「呵呵,那你就等著吧,反正待會兒考核及格就是五分,高分就是十分,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及格,當然了,最高分肯定是帝老大的!」幾個少年將帝豪傑簇擁起來,哈哈笑著說道。

帝少雲臉色氣得通紅,緊握了拳頭,站在一旁。

夜雲澈淡淡的瞥了他們一眼,並沒有心情去跟他們小孩子家家的過嘴。

而是直接走到帝豪傑跟前,伸出手來,「請問我的那塊白玉石呢?它還在不在?先給我看看。」

帝豪傑立即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就惦記著你的白玉石吧,不過你還是不要在做夢了,你根本不可能贏的。」

帝豪傑嘴角一跳,自通道。

「實話跟你說,按照我的實力,早就不用參加什麼入門的考核了,我完全可以到二級升級去,只不過呢,因為規定我必須要從第一級開始審核罷了。」

夜雲澈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我不想聽你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我想只想看一眼我的白玉石。」

帝豪傑頓時一臉古怪的望著少年,「你的腦子裡到底都裝的什麼?我跟你說了這麼多,你是覺得比賽重要?還是你的白玉石重要啊?」

「這還用說嘛,當然是白玉石更重要啊。」夜雲澈想都不用想,便說出來,如果不是因為白玉石,他才懶得和他比試呢。

帝豪傑更加古怪的望了少年一眼,然後伸出手,將那塊白玉石拿了出來在夜雲澈眼前晃了晃。

很快的收了回去。

「看到了沒有?我向來說話算話,不是那種欺騙人的小人。」 夜雲澈眼睛緊緊盯著少年手中的白玉石,還沒來得及看個明白,就被帝豪傑給收了回去。

他一副心痛的模樣,搖了搖頭,嘆道,如果白玉石是他的,天天被他揣在兜里,那該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呢?

哎,他待會兒一定要好好努力,一定要通過考核。

他其實也不是貪財,他只不過就是喜歡收藏寶貝而已。

正在這時。

外面傳來了一陣響鈴的聲音。

那是考核比賽開始的聲音。

夜雲澈看向帝少雲,「少雲,比賽快要開始了,我們也趕緊去找自己的位置吧。」

「好。」帝少雲點點頭,兩人各自分開尋找自己的座位。

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號。

夜雲澈被安排一個隊,帝少雲也被分到了一個隊當中。

觀眾席上,坐在最前面的十幾位長老,其中一位指著帝少雲道,「七長老你看,那是我們家的少雲少爺。」

「少雲?」

七長老一看,便看到了那個少年,心中長長舒了口氣,原來這孩子在這裡啊,我說怎麼把城都給翻遍了,都沒有找到他的影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