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相信只要跟着這個神一般的傢伙,狄家便可在他手上發揚光大!

……

狄風雲就任家主的消息,很快在雲海傳開了。

張家豪華的別墅內。

張志堯慵懶的靠在泳池裏,隨手從一旁美女侍應生托盤上取了一杯紅酒,順便在那女人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籲,狄風雲,你算什麼東西,我張家稍微動點手腳,就要你徹底完蛋。”

“跟我玩,你們怎麼玩?”

張志堯懶懶道。

“狄家早已是沒了牙的老虎,根本不足爲懼,你要做的就是把那個擁有“仙氣”的小子,拉到咱們張家來。”

“這小子可是個無價之寶!”

旁邊另一個長髮青年,三角眼中閃爍着狠辣陰險的光澤,冷冷笑道。

他正是張志堯的大哥張志忠,年逾三十,有勇有謀,師出漠北第一高手狼神門下!

張志忠算是狼神的徒孫輩,雖然修爲算不上多高,但畢竟師門四絕大宗師的名氣擺在那,即便是段家,也不敢小覷。

昔日四絕排位,羅剎門宗主裘無敵、洪幫幫主洪昭理、普陀寺華光大師、漠北狼神,位列四絕。

論修爲,洪昭理是末席,狼神與裘無敵、華光大師三人不分伯仲。

這四人中,除了華光大師,餘者三人盡皆心狠手辣之輩,尤其是狼神,門下弟子個個都是大漠中的嗜血狂徒。

雖然被燕九天限制不得隨意進入華夏武道界,但狼神大名,如日中天,張家正是籍此大做文章,這才發的家。

兩人正聊着,門外一人匆匆忙忙的走了進來,拜道:“兩位少爺,出事了,狄廷東等人被趕出了狄家,第三代狄風雲成爲了家主!由狄老爺子親自選任的。” “什麼?”

張志堯大驚,酒水全撒了。

“馬勒戈壁的,狄廷東這兩個廢物,一張好牌打廢了不說,怎麼還讓狄風雲坐上了位置。”

張志堯大罵道。

“不知道,聽說是一個叫秦羿的人,與狄風雲去了趟狄家,讓狄老爺子改變了心意。”

那人道。

“秦羿,又是你這小子,看來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上次你殺了老巴,大哥和父親念他是個人才,我忍了,沒想到他還敢掀風作浪,大哥,你得想想辦法才行啊。”

張志堯大怒道。

“好說!”

“叫黃老過來見我。”

張志忠拿起手機,簡單的交代了一句。

片刻,一個乾瘦的黑衫老頭,來到泳池邊,淡然問道:“張少找我有事。”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黃老,你來我張家做門客已經有一年了,我一直沒捨得動你這枚棋子,如今正是時候。”

“我讓你去抓一個人,要活的!”

張志忠冷冷道。

“誰?”黃老問道。

“秦羿!

“記住了這人很重要,能不殺,儘量不殺!”

張志忠森然道。

“知道了!”

黃老應了一聲,木然消失在黑暗中。

……

雲海國際機場。

秦羿安靜的站在機場的角落,神識外放,很快,他便感應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溫雪妍回來了。

遠遠,他就看到了穿着米白色的修身小西裝,白色直筒褲,帶着黑框眼鏡,一副都市俏麗人打扮的小妍。

她愈發的像一個女總裁了!

秦羿心疼之餘,頗是無奈。

這是溫雪妍證明自己的一種方式,即便是他,也無力阻攔她那顆努力拼搏之心。

溫雪妍一出現,絕美的素顏,遠遠秒殺了所謂的明星、模特,立即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秦羿一道神念傳了過去,溫雪妍會意,很快走到了通道,在僻靜處與秦羿相逢。

“羿哥哥,想我沒有?”

溫雪妍扔掉行李箱撲入了秦羿的懷裏,撇嘴撒嬌問道。

“想!”

秦羿淡淡一笑,緊緊的把她擁入了懷中。

然而,當溫雪妍背過去的時候,秦羿的目光漸冷,瀰漫着森寒的殺意。

他感覺到了數股潛藏的武道氣息分散在機場大廳內。

其中還有一股近乎宗師級別的氣息!

而且,這些人正從各個方向,正在向他靠攏。

“哼!”

“有點意思,居然敢找我的茬!”

秦羿嘴角浮現出一絲邪意,拉着溫雪妍出了航天大樓,徑直往一旁的岔道拐去。

“羿哥,怎麼了?”

溫雪妍頓時不妙,小聲問道。

“無妨,幾隻小蝦米而已,來!”

秦羿冷然一笑,拉着溫雪妍如閃電般的消失在了黑暗的角落處。

很快,一行人追到了剛剛的位置。

“邪門了,剛剛還盯着的,怎麼一眨眼,這小子就不見了。”

殺手中,有人皺眉驚詫問道。

“這小子怕是不簡單,記住了,抓活的,東西都備齊了吧。”

黃老面無表情問道。

“放心,這玩意只要一沾上,就是大羅神仙,也得暈了。”

衆人應道。

沙沙!

機場外,是一片荒僻的郊區,附近仍然有不少搬空的老舊房屋。

黃老領着手下鎖定了其中一間門敞開的廢棄修理廠。

幾人如風一般捲了進去。

哐當!

大門猛然關上了。

昏沉的暗光中,傳來一個死神般冰冷的聲音。

那個青衫少年,如同鬼神一般,豁然出現在水泥場地中。

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突然出現的。

就好像是眨了一下眼,他就在那了。

“你們是在找我嗎?”

少年冷冷問道。

“沒錯,就是這小子。”

其中一人拿出手機,對比了一下張志堯傳過來的照片,大喜道。

“你叫秦羿,張大少有請,識趣的就跟我走一趟吧。”

黃老見秦羿身上並無武道氣場,料是虛驚了一場,當即冷喝道。

“張家我是要走一趟,但在去之前,我得先送你們一程。”

秦拍了拍長衫的上的灰塵,淡然道。

“送我們一程?什麼意思?”

黃老皺眉問道。

“送你們下地獄去見閻王爺!”

“火來!”

秦羿神色一冷,瞳中火蓮飛出。

紫黑二火,化作幾縷火點,在昏暗中,極其的醒目,便如那天際流行,飛向了四面八方。

神火一出,萬物焚燒!

黃老只是眨了眨眼,待回過神來,身邊空空蕩蕩,已然只剩下他一個人。

人,人呢?

黃老惶恐驚叫道。

“他們已經去見了閻王爺!”

“下一個該輪到你了。”

秦羿揹着手,望着漆黑的房頂,冰寒的聲音,讓黃老心頭一陣絕望。

“你,你到底是誰?”

能一出手,便滅掉了幾位內煉中後期的殺手,只有天師級別的修爲纔可能達到。

而根據張志堯的情報,秦羿不過就是個普通的年輕人。

黃老此刻意識到,他看走眼了,這傢伙簡直就是一個殺人魔王。

“江東秦侯!”

秦羿徐徐吐出四個字。

“秦侯!”

“我的老孃啊!”

黃老面皮一緊,慘叫了一聲,噗通就跪下了。

“侯爺,我,我是崆峒派的長老,我們吳掌教還拜在你的盟下,求侯爺不殺啊!”

黃老跪地拜求,一把鼻涕,一把淚,哪裏還有此前半分宗師傲態。

“哼,就是你們吳掌教,在我眼中亦是螻蟻之徒,你怎麼替張家賣命去了?”

秦羿冷冷問道。

“侯爺,我家裏有個不成器的兒子,花銷太大,所以,平素我就在張家做供奉,我向你保證,此前我絕對沒替張家殺過一人,今兒這一單也只是來請你而已,並未藏有殺心啊。”

黃老哭訴道。

“好,既然如此,你且回去傳個話,就說明晚我會親自上門拜訪!”

秦羿摸了摸鼻樑,思量道。

“遵命。”

黃老求的一條生路,大喜不已,連滾帶爬,逃出了倉庫。

“羿哥哥,這些都是什麼人啊。”

溫雪妍從暗處走了出來,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走吧!”

秦羿牽住她的手,走出了倉庫。

回到東旗總部的雅間休息室,秦羿盤腿坐在牀上,心緒卻極是不寧,因爲他要下定決心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要了溫雪妍,正式傳授她最快的修真之法。 今日黃老等人的暗算,讓他愈發的警惕,他不可能無時無刻待在溫雪妍的身邊,最好的法子,便是讓她擁有修爲,成爲一個足夠自保的高手。

而最快、最好的修煉法子,便是兩人之間的歡好。

《鬼王手札》中記載了一門神通,是專門給夫妻、眷侶之間修煉,精進神通的。

事實上,在地獄、天界各大宗門的高手,大多都有伴侶,正是因爲這本身便是一門不可或缺的修煉途徑。

當然龍鳳訣,絕非是吳縣葛家莊葛老爺子那種下三濫的陰招可比的。

一想到就要得到溫雪妍,秦羿心中激動不已,竟是忍不住仰天長嘯!

片刻,溫雪妍裹着薄紗睡袍,擦着頭髮,慵懶的走了進來。

燈光下,溫雪妍沐浴過後,便是猶如一朵散發着清香的蓮花,讓人心醉。

一見屋,她就看到了秦羿眼中異樣的光芒,那是男人野狼捕食時,纔會散發的光芒。

這一天終究還是要來了麼?她的心竊喜之餘,緊張的噗通直跳。

雖然兩人那夜在草坪上已有親近之舉,更得到了雙方父母的祝福,在這種靜謐的環境中,溫雪妍仍是會有些羞澀。

“小妍,我想傳授你一門修煉法訣!助你踏入修真之道,你可願意?”

秦羿喉頭一陣發乾,表情也難以保持平靜。

溫雪妍乖巧的躺在秦羿的身旁,輕輕靠在他懷裏,溫柔道:“只要能跟羿哥哥在一起,我願意做任何事情。”

在她看來修真就是會厲害的本事,不是殺人就是被殺,她並無多大興趣。

但只要是秦羿讓她做的事,便是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辭。

“我說給你聽,你可得記好了,我不想再等了,今晚咱們就在……一起吧。”

秦羿心中狂跳,俊臉一紅,說道。

“在……一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