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已經放假,阮君都開始收拾行李回家了,聽到說林天留守。頓時一怒:“喂,林天,你不回去是什麼意思?”

“春節基地就你一人?你吃什麼?我又不在這裏!”

看着阮君憤怒的表情,林天無奈的道:“君姐,我只是不回去呆在這裏而已,不用這麼大驚小怪。”

“其他職業戰隊應該也有人春節留守的,不是嗎?”

阮君急到道:“可是,那不一樣啊!你…”

“沒事的。君姐,”林天笑了一聲,“吃的我就隨便弄一點就行,不用擔心。”

在苦苦相勸無果的情況下。阮君無奈的放下行李,“行,我給你準備一週的吃的,放冰箱裏!”

說完幽怨的瞟了一眼林天,一頭鑽進了廚房。

周毅點着一個煙,悠然的道:“很勤奮啊。”

林天面淡然的說:“還好,只是不想回去而已。”

“哦,你覺得你很的努力能給戰隊帶來進步嗎?”周毅冷笑一聲,“lol是五個人的遊戲,你能力再強,能與有什麼用?”

看着周毅有些不屑的眼神,林天微微皺眉。他實在是想不明白爲什麼一個戰隊的教練會對自己的戰隊如此看不起!

從來都是如此!

林天不知道在周毅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教練這樣的態度讓他十分不悅,戰隊的成績差也是必然。

“我沒有想過那麼多。”林天淡淡的說,“我只知道做完該做的事,僅此而已。”

“是否隊伍四連勝的戰績讓你覺得lta有了與其他強隊抗衡的資本了?”周毅冷笑一聲。

“沒有。”林天眉頭緊皺,“正是知道不足,所以纔要加倍的努力!”

周毅神一動,但語氣仍然很淡然。

“哦,原來你知道,我還以爲你們這些小子都忘記了。”周毅幽幽的說着,“你要留守,隨你便。”

直到周毅離開,林天眉頭依然緊皺,看着教練的背影,久久未言!

阮君做好了飯菜便離開了,七天的量,林天看了看起碼有十天的,心中一陣感激。

當吳建,謝華他們都是拖着行李從基地走出去的時候,基地裏面越來越空蕩。

“一個人也挺好的。”林天呢喃一聲。

打開電腦,看了遍上週比賽的視頻回放,把在筆記本上記上幾筆,時而沉思。

基地裏安靜的針落可聞,也許在萬家燈火的時候,他們所瞧不起的那些打遊戲的不良少年此刻卻是如此的努力!

天才不是一朝一夕煉成的!

賽場的王者同樣經歷了超乎常人的努力!

正當林天看完視頻,輕輕呼出一口氣時,門外,想起來一陣敲門聲……目標編號004 急促的敲門聲在基地顯得格外空曠,林天微微一愣,這個時候還有人來?

帶着疑惑,林天起身去開門,拉開門,卻是一愣!

“謝華?!”

去而復返的謝華手裏還提着行李箱,滿臉笑容的看着林天。

“你怎麼回來了?忘東西了嗎?”林天一愣。

Www¤т tκa n¤c○

這時,從旁邊又竄出來一個人,表情十分誇張的大笑一聲“沒想到,我又回來啦!”

“吳建?!”林天又是一驚!

“我去,賤人,嚇我一跳。你以爲你潘森附體啊!”

一旁的趙玉波悠閒的說着,臉上洋溢着笑容。

“我看看啊,走了大概三個小時,有沒有想我們?!”

郭仁放下行李箱。衝着林天一笑。

林天深深呼吸着,心中一股暖流涌動。

“大家,都回來了啊?”

吳建笑着說道“嘻嘻,可不是嗎。我們剛纔在路上就商量好了!”

“一起回來,陪天哥!”謝華說道。

“對!今年春節,我就不回去了!”趙玉波也說道。

郭仁微微一笑“有句話怎麼說來着,小天經常對我們說的。”

四人相視一笑,異口同聲的道“我們是隊友!”

林天心中涌現一抹感動,語氣有些顫抖的道“謝謝你們!”

“嘿嘿,這還說啥,走進去,外面賊冷!”

“對!聽說明天要下雪呢?”

“哈哈,明天看雪咯!”

“對了,你怎麼跟家裏說的?”

“哦,我說今年俱樂部不讓回家!”

“我去,你太缺德啦!”

“那你說的什麼啊?”

“我說教練不讓我回家!春節努力訓練!”

“臥槽,賤人!”

“菠菜,你他nnd!我剛買的烤雞呢?!”

四名隊友說說笑笑,打鬧着走進基地,林天深深呼出一口氣,目光動容,呢喃着“謝謝!”

在來lta戰隊之前,這裏只有三個人,上單郭仁,打野趙玉波,adc吳建,還有一箇中單前一天剛離隊。

就在吳建三人已經心灰意冷。隨時準備接受戰隊解散的消息時,林天和謝華來了,剛好填補了中單和輔助的空白。

雖然趙玉波他們都不說,不不會表達,但是對林天和謝華都是十分感激,尤其是林天!

是他在隊伍快要絕望的時候,在開局五連敗的低谷,一手把lta給拉起來!

這份情。他們不會忘!

吳建不會忘記每次林天是如何的保護自己,讓自己的adc可以完美的輸出,甚至自己死都可以!

趙玉波不會忘記,林天教着自己打野套路和戰術,直到凌晨!

郭仁也不會忘記,爲了照顧他的英雄池,每次都爲他拿版本強勢的上單,並且在遊戲中,經常三四人一起保他!

謝華也不會忘記,自己是怎樣重新燃起的鬥志!那在lt基地不屈的眼神,從低做起的態度讓謝華下定了決心!

有時候,隊友不是自己選擇的,可既然五個人一起做了隊友,那就代表着相互信任,不僅在遊戲中的相互鼓勵!

更是在遊戲中的信任!

別無其他,因爲。我們是隊友!

五人一起來到訓練室,不等林天說話,自覺的開始投入訓練,歡樂中帶着緊張。

林天也是微微一笑,隨即繼續看着比賽視頻。

兩週的假期,林天五人都要在基地度過,雖然兩週訓練不了什麼太大的成效,但是卻能夠在研究對手的套路上更加透徹。

訓練的日子越來越枯燥。大家的心也漸漸的平靜下來,每天都沉浸在遊戲裏,練習英雄,研究對手,開發套路。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林天儼然成爲了戰隊教練,在休賽期悄悄的加強lta戰隊的實力。

鍋盔,把這三個英雄熟悉一下,這個版本這些英雄有小幅度的加強。”

“菠菜,狼人打野不需要再練習了,挖掘機和酒桶一定要練起來,如果不行的話,試試豹女和努努打野。”

天降福女:我家王妃是寶貝 “吳建,復仇之矛從現在開始放棄,希維爾和小炮,飛機畢竟要持續加強手感,還有一個英雄,vn!必須非常精通!”

吳建有些鬱悶地說:“爲什麼啊,復仇之矛不能用了?”

林天笑着聳聳肩:“我怎麼知道爲什麼,你去問官方啊。”

原來就在前一週,拳頭官方突然宣佈復仇之矛這個英雄出現了嚴重的bug,影響了遊戲的平衡,進行官方封禁,bug修改之後會再放出來。

這個決定讓剛剛熟悉復仇之矛的大呼吸不痛快。

網上傳言說復仇之矛的長矛配合盧安娜的颶風。雙倍的長矛讓遊戲失衡。

而最早開始使用的lta戰隊又一次的站在了輿論的風間浪口,也因此許多戰隊都說lta是個輿論隊伍。

“這些英雄我都一個個的研究過,非常適合我們做戰術搭配,如果大家都熟悉的話。那麼我們在bp上就贏了一半!”

聽着林天這番話,大家都是信心滿滿!

剛纔的一些怨言也沒有了,都是用力的點點頭:“嘿嘿!聽天哥的!絕對沒有問題!”

林天笑罵一聲:“別瞎扯淡,去訓練。”

衆人又是一笑,休息室裏有着五道堅毅的背影!

萬家燈火的時刻就要來臨,林天掛斷手機,嘆口氣。

剛纔給母親打過去電話,母親感傷的差點哭出來。印象中這是第一次春節沒有回家,沒有陪在母親的身邊。

不過家裏也說了對自己的理解,想要去拼搏就去拼,趁着年輕!

父親雖然語氣還是非常不好,幾次想要罵着自己但還是忍住了。

回到訓練室,見吳建,謝華等人都買來了許多酒水和飯菜,郭仁笑着說:“我們今年要一起過新年了。”

林天也是一笑。這種感覺很奇妙,五個人之前都不認識的人此刻卻聚攏在一起。

三十這天中午,大家特意放了自己半天假,五個人一起吃着飯。嗨着歌,天南地北的聊着。

郭仁說自己的願望就是能夠掙夠錢,去家鄉里買個房子,娶個媳婦兒,說完大家鬨堂大笑。

趙玉波這小子說自己的願望是以後當個教練,指揮別人,特別牛叉!

謝華說着自己自己退役後做個主播就行了,開開心心的。

而吳建說自己以後想當解說,衆人一陣唏噓聲音,就你這毒舌頭,還沒解說就被別人給噴的不行了!

當大家問到林天的願望時,後者微微一笑:“和你們一起。拿冠軍!”

衆人一愣!舉着的酒杯有些顫抖!

“嘿嘿,這個願望一定會實現的!”

“幹!”

林天閉合雙眼,喝下一杯酒。

五個人一直鬧騰到了晚上,大家春晚都沒看,吳建這小子就扛不住睡去了。

林天醒醒酒之後,依然打開了電腦,拿出手機卻看見了三個來自李清雅的未接電話。

“唉……”

林天苦笑一聲沒,把手機放在一旁,也不去接了。

不過剛上線,卻在yy上收到了班長的!

“林天!你竟敢不接我電話?”

林天的yy賬號一整天都是掛着的,因爲要與隊友一起排。李清雅自然也有他的賬號。

見她居然找到了這裏:“哎,班長,我在訓練呢!”

“你真的過年都不回家?”

“額,你知道的了?”

“哼!你等着!”

李清雅憤怒的道,隨即就下線了。

林天苦笑一聲,搖搖頭準備開始排位。

卻是突然收到了yy羣的消息!“我去…”

林天驚訝的叫了出來。

錢進:“天哥,打職業爽不爽啊啊?”

陳文:“嘿嘿,天哥,上次你用的錘石簡直太牛叉啦!”

文小西:“天哥,過年都訓練啊,真是勤奮!”

劉若琳幽幽的道:“大過年的,一起排一把?”目標編號004 “我去,若琳女神也在這裏啊,失敬失敬!”錢進笑嘻嘻的說着。

“一邊去!”李清雅有些生氣的說,“你這胖子,林天春節都不回去,你爲什麼不早點說?”

“額,咳咳,我也是剛知道的。班長,你可真是誤會我了。”

黃傑也上線了,微微一愣:“我去,這麼多人啊,社長你也在啊。”

“嗯。”劉若林的清冷讓黃傑也是有些尷尬。

“我說林天,出來說句話啊,我這邊可是在年夜飯呢,跑到房間里語音來,哈哈,各位新年快樂啊。”

“新年快樂,恭喜發財。”

“恭喜恭喜!對了,小西。明年咱們學校的戰隊是不是參加全國高校爭霸賽啊?”

文小西苦笑一聲:“那可不?不過少了天哥,我估計啊,我們戰隊很懸!”

林天剛苦笑一聲準備說着鼓勵的話,劉若林冷冷的說:“怎麼?少了林天你們就不是戰隊了?少了林天你們就不打了?”

“啊!不是啊。社長,我不是這個意思!”

“呵呵,文小西,過年來學校。我給你單獨上上課。”

衆人都在爲文小西的悲慘命運默哀。

聽着熟悉的朋友,熟悉的聲音,林天一個人在上海這個陌生的城市,忽然感覺到一陣溫暖。

“謝謝大家!”林天深深的說。

李清雅嗔怒道:“哼!這還差不多!”

劉若林卻是淡淡的道:“別誤會,我們大家只是好久沒見了,今晚一起約着玩遊戲的,林天,你只是順帶。”

“嘿嘿,對!對!對!”錢進笑着說,“天哥別想多了。”

林天額頭三條黑線:“這幫小子……”

就在大家聊天的時候,突然又加進來一個人,衆人一看,d爲“徐徐如生”,頭像一看就是個妹子。

文小西特別熱情的道:“咦?這位妹子是……”

“文小西是!”妹子的聲音出來,文小西差點嚇的坐在椅子下面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