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有名的明主平生第一次爲某人做飯,竟是爲這麼個女人,一個咬過他肉的女人,一個踢過他那裏的女人!

自己這是怎麼了,竟然心甘情願的爲她着想!不正常,不正常!

朱明推門而進,發現那食肉女斜倒在地板上。

怎麼又暈倒了?燒不是退了嗎?難道剛被自己嚇的?不對,剛他出去時還是清醒着的?那是…餓的?

朱明想起垃圾桶裏的米飯和洋白菜不由自覺地想到了根本原因。()

一縷陽光照射在孟晨曦的身上,雪白如玉。

看着寬鬆襯衣下的瘦小女人,朱明的心微微顫動了一下,他停頓了兩秒向那女人走了過去。他把盤子放在一邊,慢慢蹲了下來。

他的手不受控制的摸了摸她的臉,滑滑的涼涼的,那感覺直接抵達了他的心裏。

朱明默不作聲地把她抱了起來,陽光打在她的臉上很是清秀,容顏勝雪。他抱着她看了好幾眼,蒼白的臉不免叫人憐惜,他眼裏的憤怒早已被柔情似水擠得無影無蹤。

在那一時刻,朱明做出了重大決定,他決定,決定撤銷那個計劃,其實心底還有另一個決定,只是自己不想說出來不想承認不想接受而已。

朱明把懷裏的孟晨曦輕輕地放在鋪子上,深怕傷到她。

他拿了把椅子坐到前面,拿過盤子裏的一碗熱水,輕輕吹了吹,用勺子送到她的嘴邊。水滴沿着嘴邊流了下來,朱明用白色的手絹擦了擦。

依着枕頭的半躺着的女人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晨曦把朱明的舉動全部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她的心早已被柔情融化,無法自拔。她不知道這個討厭的男人爲什麼對自己這麼溫柔,爲什麼自己對她有了那麼多好感,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住進了她的心裏。

晨曦那雙無力的眼皮慢慢地眨了眨。

朱明換過那碗粥,一勺一勺的喂她,晨曦的心被感動的一塌糊塗,就差以身相許。

高高在上的一個人,遙不可攀的一個人,一個男神級的優質男,他爲什麼對自己這麼好,他是喜歡自己嗎?

晨曦的眼神恢復了點精神,她一口一口嚥着勺中的飲食,默默地注視着眼前的俊男。

朱明看食肉女緩了過來,直接把碗放到她的手裏,起身離開。

他知道他這是在逃避,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逃避,難道這感覺來的太快他怕掌握不好,還是怕…

朱明離去屋裏又剩下她一人,晨曦看着碗裏的雞肉粥感動的紅了眼睛。

晨曦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觸過的那地方,臉一下紅了起來,都忘記了美食就在手中的事實。那一勺一勺的粥,他親自餵給她,晨曦頓時明白來了什麼叫幸福…

, ?肚子裏一進食,體力也回來了一些,晨曦穿着朱明的那件襯衣下了樓,正好和正要離開的朱明碰在了一起。[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等一等,那個,那個,對不起…”晨曦雙手放在身後羞答答的低下了頭。

“謝謝你,謝謝你給我…”

“tuang!”

晨曦的話還沒說完,頭還沒擡起來就聽見了摔門聲。

沒禮貌的混球,還是那德行,自己怎麼就對他有了好感,竟然被一碗粥給忽悠了,太沒志氣了。

晨曦氣哄哄的下了樓打開了大門,只聽見鐵門外傳來的引擎聲。

失落感瞬間包圍了全身,晨曦失望的關上了門。

她一邊嘆氣一邊上樓一邊自我嘀咕,“走就走吧,反正道歉過了謝也謝過了,沒什麼的了。”

晨曦走進自己的小窩拿了身乾淨的衣服進了浴室,澡還沒開始洗呢,肚子就咕嚕嚕叫了起來。

不爭氣的肚子還是惦記着那碗粥。

晨曦匆匆洗完澡就下樓覓食。看到一大鍋的粥,馬上欣喜若狂,hoho有吃的了,太好了。

她盛了一碗狼吞虎嚥,好像餓了好幾天似的。

碗中的雞肉丁,胡蘿蔔丁,還有蔬菜丁,每一個丁都切得如雙生子一般一個模樣,真不知道某男是怎麼做到的。

特別是那味道,清淡中又有着肉丁的香味兒,美味可口,估計老爸都做不出這個味道來。

要是她未來的老公有這麼個手藝,自己豈不大有口福了。

可惜啊,某男高高在上,不是她這樣的平凡平胸女敢奢望的。老媽說了,一定要接地氣,接地氣,對,她要接地氣。不能爲了男人忘了正經事兒,認真工作,找回正常的生物鐘。

晨曦喝完粥就開始了勞動,可燒過的身體還是很虛弱,動了一小會兒就覺得疲憊不堪。

吃過午飯後,更懶散了起來,晨曦爬到自己的窩躺了下來。

靈魂自然出竅,晨曦發現門外有了汽車聲,出去一看,某男竟然回來了。

晨曦跟在某男後面,只見某男上樓把藥放在她的旁邊悄聲離開了。

這朱明還知道給她送藥啊,看着冷血還蠻體貼的嗎?晨曦笑嘻嘻地跟在了他的後面。

門外竟然有兩個陌生人,難道他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嗎,這些是什麼人?

“明主,計劃還進行嗎?”瘦子半貓着腰低着頭討好着問道。

明帶着煩躁的表情揮了揮手。

“是中瘦子打開包裹把一個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偶放了進去,另外一個人收了收像音響一樣的東西。

晨曦的視線停在了那個人偶身上,這個人偶怎麼那麼像昨夜從窗前飄過的那個身影?晨曦的臉一下暗淡了下來。

“明主,廚房還有一個音響…”那個瘦子指着別墅說道。

朱明擡頭看了看三樓的窗戶不耐煩的說了倆字,“等着。”

晨曦緊閉着雙脣跟着朱明去了廚房。

她看到他從櫥櫃裏面拿了一個無線音響走了出來,遞給那些人,隨後用眼神示意叫他們趕緊離開。

晨曦這才明白了過來,她要是沒猜錯的話,那一晚的那一切都是他搞得鬼!

, ?廚房的聲音,窗外的白色身影,院子裏的追逐,竟然都出自某人的精心安排ang

“朱明啊朱明你可真是用心良苦!也太看得起我了吧!這麼費盡心思安排了這樣的一齣戲,真是難爲你了!!”

晨曦無力的向後退了退。[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那晚她還納悶兒,她的靈魂出竅後怎麼就見不到那厲鬼,現在看來她要見着了就奇怪了,人嚇人,怎麼可能碰得到鬼魂!

說他昨夜怎麼突然出現在別墅前面,原來一直在鐵門外看好戲!沒良心的傢伙,怎麼可以眼睜睜地看着她受折磨?真特麼是個大混球而且是個特大超大的混球!

沒德行的傢伙怎麼可以做這麼過分的事情!真狠心!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麼待她?晨曦的心一下變得潑涼潑涼,心灰意懶!

朱明,你是貓疼老鼠嗎?欺負完她還給她蛋糕吃?

臭朱明,壞朱明,你個死無賴!恨死你啦啦啦!!

昨夜,她嚇得差點出事兒,還在雨地裏躺了那麼久,他還拿換衣服爲藉口看了她的那裏!!無恥的大壞蛋,百分百的大混球!是她瞎了眼還誇了他,還對他產生了那種情感,還把他當成了男神,我呸!還男神!

臭朱明,你特麼是男人嗎!要找她算舊賬就大大方方的宣戰,來個這麼個陰招,你特麼不配做男人!

晨曦一刻都不想待在他的身旁,扭頭回了別墅。()

細想一切,一切都變得可疑了,難道他是有意把她騙到這棟別墅?爲什麼?難道他知道她是誰?他這是對她進行報復嗎?

用這種方式!忒小氣了吧,來這麼陰的!爲了什麼?就他那位置,就他那勢力大可以大大方方地整她,她也無力反抗,爲什麼要來這種招式,純粹是爲了好玩?

臭朱明,管你是出自什麼原因,她孟晨曦可不是吃素的!等着,看誰整誰!!晨曦站在窗前看着正在走出鐵門的某男握緊了拳頭。

好女報仇十年不晚,混球,她孟晨曦可不是好惹的。

有冤抱冤有仇報仇,臭朱明,別怪她手下不留情!

可在怎麼決心她的心還是涼透了,傷透了,黯然神傷弄得她提不起精神來。她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如此的傷感,他和她有那麼熟嗎,她怎麼這麼在意他的舉動…

爲這樣的男人值得嗎?

晨曦,清醒過來吧,別自作多情了,他是他,你是你,完全不是一類人,不能奢望什麼,也不能太亂來。

話說,惹不起還躲不起嗎?可她躲得了嗎?她在他家打工怎麼躲?往哪兒躲?

事已至此她也沒有別的選擇。

要麼安安靜靜地做分內的事兒,儘量和他保持距離。要麼她也來陰的,把這口氣出了。

怎麼想都不是個壞主意,兩個都有斟酌的價值,回來她還是好好想想好了。

現在最慶幸的是他還不知道她能靈魂出竅的事實,也不知道她解開了他的計謀的事兒,客觀因素對她還是有利的。

混球的背景特殊,她決不能亂來,一定得想個周全的辦法,必須得好好想想。

, ?晨曦醒來後翻出了那個信封,她手握着錢做了重大的決定,她決定幹完一個月就走人。[燃^文^書庫][www].[774][buy].[com]()總覺得離某男遠一點更踏實一些,這地方弄得她心煩意亂無法靜下來進行練習。

她看着桌子上的藥猶豫了半分鐘,最後還是打開藥盒吃了兩粒。她要是沒有體力和身體怎麼和混球抗爭,雖然藥是他送的,但爲了應付未來的戰爭她必須得健健康康,沒有身體就沒有力氣還怎麼和混球鬥智鬥勇!

醒過了墩兒,藥也吃了,她該做自己的工作。晨曦按着王先生留下的表格一項一項做了起來。

暴風雨過後的天空碧藍高遠,很難想象昨夜下過那麼大的雨。

雨後起風,空氣一下變冷,晨曦出去了一趟馬上折返了過來,外面實在是太冷了。()

她搓着雙手走進屋子,頓時感到渾身冷兮兮,急忙給自己倒了杯熱水暖了暖身。

身體暖了下來,熱量恢復了過來,肚子馬上感到了餓,粥容易消化是嗎,怎麼又覺得餓了?

有時晨曦覺得自己還很幸運,出生在這樣的年代,沒有戰爭沒有飢餓,要換成幾十年前,她不得餓死好幾回了。

晨曦走進廚房打開鍋蓋面對着一鍋粥迷茫了,上午還那麼討人喜歡的粥如今完全失去了吸引力。她好想把整鍋粥都給倒掉,可倒掉這粥,她吃什麼?

總不能又煮雞蛋吃吧,本來脾胃就虛弱,現在病剛好,能消化得了煮雞蛋嗎?何況連吃了幾頓早就吃膩了。

可一想到這一切食材都經過了某男的手,她就一口都吃不下。

晨曦端着鍋走到垃圾桶旁邊頓了頓又折回廚臺,她還是別和吃的過不去了。

她極不情願的熱了熱粥,可那鍋粥裏全是朱明的臉,晨曦用鐵勺使勁兒晃了晃,好像那朱明就在鍋裏似的。

我揉揉揉,我拌拌拌,我攪攪攪!

可怎麼出氣心裏的那口氣堵得很,晨曦看着整鍋的粥氣都氣飽了,她直接走到垃圾桶統統給倒掉,頓時覺得渾身一身輕!

可沒過一個時辰她就後悔了,就不該意氣用事,什麼時候自己能變得理智一些。

既然倒都倒掉了,也只能這樣了,不就是粥嗎,煮一煮不就好了,白米粥不至於那麼難做吧,她拿出手機給老爸打電話取經。

晨曦想,老爸會不會覺得,女兒沒碰到困難就不會打電話了?這閨女當的,遇到困難時纔會想起父母。

不知老爸有沒有和老媽說她**的事兒,這麼想也有幾日了,要是說了老媽該有個反應的,怎麼這麼肖靜。

晨曦啃着指甲撥通了家裏的電話。還好是老爸接了電話,可是電話那頭的聲音異樣的沉重,難道父母親爲她的事兒鬧翻了?還是?

“爸,家裏怎麼了?”晨曦急忙問道。

父親深沉地嘆了口氣。

“啊,沒事,就是你老舅闖了些禍,你媽也就沒力氣管你的事兒了,沒事,別擔心。”

這麼說父親已經告訴了母親了?母親竟然一個電話都沒給她打,這太不同尋常了,舅舅到底闖什麼禍了,讓老媽如此擔心,都沒空管自己的女兒。

, ?之後的幾天晨曦沒再見到朱明。[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沒有旁人騷擾的別墅一下恢復了清淨如同世外桃源。

這幾天她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怡然自得,每日習慣性的按着表格一一做好分內的工作,其外的時間用在了自己身上。

她已經連着幾日度過了正常的生活,也多虧這裏偏遠,這幾夜她都沒見到一個鬼魂,這樣的地方晨曦真有些捨不得了。

可就因爲這兒是某混球的家,她不得不離開。

馬上就週末了,晨曦決定提前通知王先生另找他人來替她,這樣她也好離開。

電話順利撥通,晨曦也清晰傳達了她的意願,可王先生卻泰然處之。晨曦不明白了他怎麼就一點也不驚訝呢,心理素質太強了,還是習慣了?

王先生溫和的說道,“孟小姐,這個有點難辦了,望您理解,合同第十頁清清楚楚地寫着乙方不能單方面解除合同。()”

“啊?”晨曦失態着感嘆,跪在地板上翻出了合同,迅速翻到了十頁。

一行一行的查詢,竟然真有那麼一句話,看樣子某男早已計劃好要把她扣在這裏,要麼說怎麼那麼輕易就預付工資了呢。

原來天上真不會掉餡餅,也不可能走****運!

晨曦失色的苦笑。

“孟小姐,怎麼突然要辭職呢?”王先生的聲音不急不慢,不慌不亂,慢條斯理。

晨曦看着合同默然不作聲。

“喂,喂?”對方重複了好幾聲同一個字,也依然沒顯出慌亂之色。

“沒事,只是身體不舒服所以原想辭掉工作回家休息休息的,既然這樣,那我知道了,再見。”

畢竟那王先生也是打工者,老闆幹什麼他也只能做什麼,她也沒必要爲難一個聽命於他人的人。

晨曦無力的放下電話,拿起合同一項一項讀了起來。

看着正常的合同竟隱藏着這麼不平衡的條款,誰知還有什麼條款是她不知道的。這寫條款的人也真不是一般的人物,乍一看和普通的合同看不出什麼區別來,可這細細一看全是對她不利的款項。

這樣的律師真缺德,早就聽說律師行業黑暗,竟沒想到真有這樣的律師,爲了金錢其他的什麼都不顧,估計寫這條款的人也不是普通級別的律師吧。

一個人爲了錢真能出賣得了良心嗎?晨曦一心想要爲正義而戰所以特意選擇了法學專業,可好像律師這行業不是她想象的那麼簡單。

她的夢想還能繼續得了嗎?

晨曦合上合同,拿着三十六計下了樓,她的對手遠遠比她想象的強大,她要不變得智慧一些,怎麼被玩的都不知道了。

城市的另一邊,朱明也合上了合同。王祕打來的電話,讓他無心再想其他的事兒。

難道他對她還不好嗎?這女人怎麼想着離開那別墅?難道她看出什麼來了?

不可能,那一天她明明睡得很沉,而且留下來的證據已經全部銷燬掉,不可能看出貓膩。那她爲什麼突然的說要辭職?難道身體還沒好?這女人的身子骨怎麼就這麼弱不禁風,叫人不放心。

, ?說好早起回家的,愛睡懶覺的晨曦還是睡過了頭,等她醒來時太陽早已爬上了高空。[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

冬天的天空明亮透徹,冷風輕輕滑過肌膚,冰冷的感覺弄得肌膚刺疼刺疼,連着幾天沒出過遠門的晨曦,似乎有點不習慣了。

晨曦把帽子往下拉了拉,把圍巾往上提了提,只露着兩隻眼睛走在無人的街道上。

不知道家裏怎麼樣了,這麼想也有一週沒回家了,老媽的氣應該消下去了一些吧,雖然這麼安慰自己,可她的心還是感到了不安。

走了不少路,轉了不少車,等她到家裏是已過了午時。

不知他們這棟樓出了什麼事兒,樓梯口站着幾個黑色西服裝扮的壯漢,橫着眉板着臉怎麼看都像電視裏的黑社會。

晨曦偷偷瞄了眼,又馬上低下了頭,裝着若無其事的樣子走了起來。

住進這小區已經第六個年頭,她從未遇到過今天這樣的景象,今兒是怎麼了,哪家出事竟把這些人給惹來了?這家也真夠倒黴的。

什麼聲音?好像有人在哭?這聲音,怎麼那麼像老媽的…

晨曦的心揪了一下,她急忙加快了步伐跑了起來,可她還沒走到門口,就見同樣裝扮的黑衣人堵住了防盜門,晨曦的腳步一下變得沉重,停住了步伐。

難道這些人的目標是她們的家?

她鼓出勇氣擠進了那黑衣人人羣間,只見母親癱軟在地上痛哭,父親正試着扶母親起身。

“爸,媽,這是怎麼了?”晨曦傻傻的愣在了原地。

母親只在一邊哭泣,父親沉着臉默默地搖了搖頭。

晨曦這才發現家裏貼滿了紅色標籤,電視,冰箱,衣櫃,甚至飯桌都貼上標籤…這情景怎麼那麼像討債!

難道家裏真出大事兒了?上週回來時還好好的,就一週家裏怎麼變成這樣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