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黑洞?

看着那緩緩轉動的巨大黑洞,蘇言臉色大變,該不會要進那裏面去吧,我還能活着出來嗎?

而五位神皇在見到黑洞的一刻,則是全都臉色一喜,終於是安然無恙回到族裏了,這次出去,可真是收穫頗豐啊。

完犢子了,這下真的完犢子了。

蘇言像熱鍋上的螞蟻,急的團團轉。

都說人越害怕什麼就來什麼。

就在距離那黑洞越來越近時,一聲叮咚提示音將蘇言嚇得一哆嗦。

“提示,宿主操控魔靈的時間將在半柱香後結束,望宿主隨時調整自身狀態,免得受傷。”

半柱香,也就是二十分鐘,這他孃的剛好是進入那黑洞的時間距離啊。

此刻蘇言一咬牙,突然強行停住了被拉扯而走的身體,渾身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此刻如果能翻白眼,嘴裏吐白沫就更加的好了。

果不其然,見到慢慢溫順下來的厄蒼突然如此的變故,讓的五位神皇更加緊張起來,不知道這又是出了怎樣的變故。

“怎麼回事?”芍陽等人連忙湊近去看,卻見到厄蒼將自己的蝙蝠羽翼牢牢護在胸部,皺着眉頭,一副很難受的樣子。

“不知道,以前乃至災變之前,都沒見過魔靈有這樣的,它們一般都是沒任何感覺,現在的樣子,怎麼有點像,像未同化之前的,有自己的獨立意識,沒錯,太人性化了。”

“還等什麼,趕緊帶它回族內,找大祭司。”

“對對對,我們加快速度,大祭司聽說了這裏的情況,已經派遣復活後的四大殺神的血蠻和孤鴻來接引我們了。”

五人找不出頭緒,連忙使勁加快了速度,運載厄蒼這尊龐然大物。

蘇言則哀嚎不斷,我說,你們怎麼不按常理出牌啊,我都這樣了,你們最起碼將我四肢和脖子上的繩索解開,看是不是這些原因造成的不舒服,再不行來個人工呼吸也行,還怎麼更快了,倒是給我一點逃跑的生機啊。

很快,隨着接近黑洞,才發現近距離的黑洞轉的非常快,並伴隨着轟隆隆的巨響,還有一股龐大的吸力。

沒什麼猶豫的,五位神皇便帶着厄蒼的身體,直接跳躍而下。

彷彿噩夢一般,周圍的空間不斷扭曲着,甚至於時間似乎每個階段都是不一樣的,蘇言有種被仍進洗衣機的攪拌眩暈感覺。

直至很久後,一股龐大的霧氣而來,竟然是神源凝成了液體,非常的多,然後,在前面出現了一個銀色的旋渦,光芒異常強烈,在蘇言絕望的目光下,一頭鑽了進去。

光芒過後,面前一片蒼綠,到處都是險峻山巒,長河白雲,有的山峯甚至在半空中,猶如一柄柄巨劍般,直插雲霄。

原來古神所居住的地方,也是這般的美。

蘇言還沒來得及欣賞,系統則開始了警告倒計時。

“五、四、三、二、一,請宿主做好準備,魔靈開始迴歸!”

…………

PS:大家看到小魚這幾天的努力了,下班回來後,飯都沒吃就趕緊碼字,中午用來休息和吃飯的時間也用在了這上面,是真的辛苦,求支持正版(起點讀書),推薦票、月票。 蘇言的小心肝啊,感覺自己遲早要被這系統給玩死,你這個時間段掐的也太準了吧。

而此刻,從入口進來的五位神皇也是長舒一口氣,終於是回家了。

古神如今龜縮在星空深處,已經經營了上萬年之久,就像剛纔的黑洞,的確是進出的入口,不過裏面被設置了不下上千種殺陣和傳送陣。

別看剛纔他們順順利利進來了,在進來的過程中,其實消耗了大量的心神去向黑洞認可自己的身份,解除無數禁制。

這要是換做其他人,比如真界仙族的,基本從一進來就有無數奪命東西在等着他們。

就算這樣,經過黑洞,來到此地也纔算是進入神族的第一道門戶,接下來就是十三蟲洞了,蟲洞過後,裁斷是真正進入到了古神一族生活之地。

數萬年前,古神一族本來是生活在一塊的,但是,自從那次門戶有所鬆動,衆神大部分力量遠征放在那裏,將族中老幼全部暴露給真界之人,近乎被屠戮一空,尤其是無垢之師和近乎九成九的妖靈師,被斬殺乾淨後,古神,變分爲十三個部分,簡稱十三州。

這十三州的所有民衆加起來,大概頂真界一個位面的人吧,想想真可悲,十大真界,每一個真界都有至少三千位面,加起來都好幾萬,而堂堂星空最原始的居民,竟然只剩下如此一點人。

被仙族所殺,防守門戶又折損了近乎全部的力量,哪怕經過這麼多年下來,所誕生的新的族人也是少之又少,他們出現了斷層。

也是,當年近乎八成的力量去防守星空門戶,對抗先民,活着回來的寥寥無幾,而身後所留下的年輕男女、孩子、老人又被真界聯合絞殺,光是生育這一塊就存在很大問題。

所以,如今年輕一輩都是受人寵溺的,他們是古神一族的希望,新鮮血液,就像清澤和滄媚,寧願用神王來保護他們完成歷練和學習,就這麼幾個老不死的,能多發揮點餘熱就多一點。

甚至於五個真界投放封印不住地先民,每次十萬古神獻祭,這五十萬古神,也都是自願站出來,他們是當年遺留下來,重傷難以恢復折磨自己的,感覺自己時日無多的,修爲難以精進的等等諸多敢死隊。

所以在死亡後,大祭司將他們的屍體全部帶了回來,因爲他們是英雄,是戰士,值得每一個活着的神族之人去銘記。

十三州,十三個蟲洞,每一個蟲洞又都生活在彼此隔離的位面之中,一旦發生什麼問題,蟲洞所守護的強者會立馬關閉,不讓絲毫危險闖進來,而且還能保留古神的火種,不至於滅絕以及萬年前,那心痛的一幕再次發生。

他們已經問過了,大祭司等人在第三州等着他們,而四大殺神的孤鴻和血蠻兩位超級神皇,也會在蟲洞入口等着護送。

天外天大人的點將臺和徵調令,厄蒼到底在消失的這段時間去了哪裏?又怎樣得到的?真是好奇啊。

五人臉上的笑容還沒消失,突然,位於他們中間位置的魔靈厄蒼,龐大身體突然變淡,只是瞬間就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小人。

的確是小人,厄蒼的身軀有上千丈,換做長度算的化,是將近四千米的,五人又是遠遠的守護在一旁,只是做了一個牽引的距離,畢竟萬一厄蒼又犯病,將他們襲擊了怎麼辦,畢竟魔靈的戰鬥力是放在那裏的,否則也不可能被真界仙族人如此忌憚。

四千米的長度,他們又呈現周圍防護,厄蒼身軀一下子不見了,只是遠遠的中間位置出現了一個看不起面容的小人樣子,而那小人還飛快的帶上了一個面具,扭頭就跑。

五人看着脫落下來,直直垂着的鐵鏈,還有已經飛快遠離他們,瘋狂逃竄的人影,全都待在原地,有些回不過神來。

我這是眼花了?魔靈厄蒼呢?這都到家門口了,厄蒼被他們五個神皇嚴密監視下給弄丟了?

還有,那個逃跑的人是什麼鬼?厄蒼的孩子?

我嘞個去,我們,是不是被耍了?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更有一股心驚肉跳的感覺,似乎看見了連想都不敢想的事,很快,神皇一斗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立馬丟掉手中的鎖鏈就是追了上去。

“你給我站住!”

剩下四人也是回過神來,臉色變得極度難看,那個人是誰?他怎麼會在魔靈體內?我族魔靈呢?

媽蛋,耍猴呢?

蘇言感覺自己心都要跳出來了,天使之翼也不敢用,他現在確定的一點時,自己進入了古神的家了,且惹了衆怒了,你說當時爲什麼要告訴滄媚自己的名字,萬一逃脫了,或者逃脫不掉,他們順着痕跡去找海清她們怎麼辦。

還有自己的容貌,古神的妍妃也是見過的,也知道火神門在哪裏,這豈不是帶給他們危險了。

所以在魔靈消失的一刻,蘇言立馬帶上面具,哪怕逃跑也不敢用天使之翼,因爲滄媚清澤以及那兩位神王是見過的。

恨只恨自己當初走的時候,沒有向寧清婉要回狐假虎威盤,否則還能騙一點人,拖延點時間,最起碼變幻成清澤的樣子也行啊。

蘇言亡命的跑着,身後很快就傳來了五道呼嘯聲,他們根本就不是在一個檔次,甚至於蘇言都能想象得到,五個神皇抓住他們會發生什麼,你說到時候我說自己是妍妃的兒子,他們會放過我嗎?

“站住!”身後傳來極致的怒吼聲,就像一個盜賊,偷走了他們極其重要的東西,最起碼心虛的蘇言是這樣想的,而且,也給他們解釋不了系統的原因啊。

眼看着兩者的距離越來越近,蘇言一咬牙,再次花費一千萬魂星。

五名神皇暴怒的飛行,很快就愣住了,因爲那個人影周圍彷彿波紋一般,出現了虛幻,很快就凝實了起來,變成了另一尊龐然大物,單手一揮,一個由藤蔓組成的巨大牢籠,一下子將他們包裹進去,而他,撒開兩腿就狂奔着,很快就消失在了他們視線中。

姬清、芍陽和姜戈三名神皇,更是下意識的轉過頭去看同樣瞠目結舌的一斗和邯山。

剛纔,是魔靈鬥嗒嗎?

不是說,魔靈鬥嗒目前只會被你們操控嗎,剛纔那人可是一個啊! 恐怖的藤蔓像蟒蛇一般不斷扭曲,還帶着陣陣的冰寒之氣,化作一個牢籠,將五人給困在了裏面。

雖說蘇言操控魔靈,所能發揮的真實戰鬥力和他自己本身一樣,但是一些魔靈附加的屬性,還是很強的。

就像當初第一次操控魔靈厄蒼一把,雙翅一揮,就是上萬丈,比天使之翼強太多,還把他嚇了一大跳呢。

如今雖然首次操控鬥嗒,但是還依稀有些熟悉,那些藤蔓韌勁十足,且伴隨着極度的寒氣,應該能困住他們,蘇言所能做的,就是不斷逃跑。

厄蒼不能再被召喚出來了,哪怕你用一億魂星也是白搭,好像需要一次時間過渡,沒辦法,蘇言只好用不久前得到的鬥嗒了。

“我他娘怎麼知道,還幹什麼,這小子到底是誰?魔靈鬥嗒,連大祭司都辦不到,我們倆也是用了上萬年才融合的,且也沒他這麼操控的熟練,好像是自己身體一樣,”神皇一斗感覺自己被生生打臉了一般,更有濃濃的屈辱。

他們是眼睜睜看着人家不久前才藉助點將臺將鬥嗒給收了,如今就可以單獨一人操控,開什麼玩笑。

魔靈共計十二尊,如今找到契合度能操控的,除了魔靈厄蒼外,其餘五尊加起來一共十個人,每尊兩人,這是一種榮譽,一種自豪,兩人沒少向其他人炫耀過。

而如今呢,上千年的契合融合,抵不過人家這麼一會兒,等等,那豈不是說,無生和鄔多弄丟的厄蒼,剛纔也是被他一個人操控着?

假面女生:俘虜良家少年 這怎麼可能,迄今爲止,還沒人可以單獨操控一尊魔靈呢,更不要說,與兩尊都可以相互迴應,達到如此完美的地步。

五人近乎同時想到了這麼一個問題,感覺心都要炸裂一般,大事,可能要發生大事了。

蘇言原本以爲能困住五人一會兒,給自己留下逃跑的時間,但是沒一會兒,又隱隱約約看見了五個身影追上來,而且速度更加快了。

這要是換做其他神皇,或許可以困住一段時間,但是裏面有一斗和邯山,他們在這上萬年來,和魔靈鬥嗒形影不離,對它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比別人要熟悉的多,更不要說活這些寒氣藤蔓了,花費了點時間就解開了。

蘇言脖子上青筋暴露,眼球暴突的狂奔着,時不時揮手出種種藤蔓屏障、冰牆去阻攔那五位,但絕大多數都被躲過,就算困住,也是很快就逃開追了上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看着周圍到處的巨山綠洲,蘇言不知道該逃亡哪裏,有史以來,被五位神皇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還能堅持這麼久的,他蘇言說第二,沒人敢叫第一。

這不是演習,這是生死時速,不,速度與激情的較量,可是,系統的聲音讓的蘇言近乎又要哭了。

“警告,魔靈鬥嗒的體驗時間即將結束,請宿主提前做好準備,時間開始倒計時,十、九、八……”

“他媽的,老子就不信了!”蘇言怒吼一聲,整個人都近乎癲狂起來,猛的一個跳躍,在倒計時完畢後,彷彿巨大的鎧甲解體一般,魔靈鬥嗒消失,一個牛頭魔靈重新而出,然後踩踏着大地,不斷跳躍。

正是十三魔靈桑相,蘇言進入星空,就是爲了加速它的轉化,然後回去救小夏的,沒想到第一次出場,會在這裏,而且剛剛得到的另一尊魔靈噬嗥,估計再有幾分鐘也完成轉化了。

這些都足以表明,他們來到星空更深更深的地方了。

五個原本追擊的人,看到鬥嗒再次消失,逃跑之人再次操控起如此熟悉的牛頭來,直接尖叫起來。

“十三魔靈桑相!”

對的,正是十三魔靈桑相,那個眼看就要完成記憶篡改,成爲我古神第十三尊魔靈,最後逃脫,如今各大長老都在拼了命的尋找,它竟然會在這裏,還是被眼前那個人操控着,看着速度和動作,完美協調的像是一場美的畫,雖然狂逃,留給他們的只是一個背影。

抓住他,絕對要抓住他,從來沒見過有人能一一己之力操控三尊魔靈,而且魔靈桑相的記憶還沒被篡改完成,這有很大的隱患。

五人徹底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如果這樣的一幕被古神高層知道,將會引起多大的震盪,如果他是古神一族的,他是誰?

如果他是仙族混進來的,這對古神一族來說,就是一場滅族的災難。

後面的事情已經不敢再想了,五人不斷催動祕法,不斷去接近,還有直接傳言殺神血蠻和孤鴻的,別在蟲洞等着了,趕緊來吧,否則,我們都將是罪人。

此刻的蘇言瑕疵欲裂,不斷奔逃,而這桑相的附加能力也被他慢慢摸索出來,他不像厄蒼一樣的極致飛行,不像鬥嗒那樣的困人牢籠,竟然是恢復。

本來早在之前,因爲突破到日輪境大圓滿,心神有些睏乏,然後就是被動抓捕和徵調了兩尊魔靈,被帶到這裏追殺逃跑,心神極度緊繃和疲倦。

如今就跟待在氧氣艙裏,不斷恢復着,可是,蘇言不想要這些啊,你給點實用的也行。

蘇言操控着牛頭桑相,越跑越精神,但是那五人還是牢牢掛在身後,直至時間推進,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

“警告,魔靈桑相的體驗時間即將結束,請宿主提前做好準備,時間開始倒計時,十、九、八……”

“啊啊啊~~”

蘇言感覺自己都要瘋了,在倒計時完畢的一刻,直接又花費了一千萬魂星到剛剛轉化成功的魔靈噬嗥內。

看着那巨大蠍子而出,身後的五人齊齊嚥了一口唾沫,第四尊魔靈了,今日就算是死,也要抓到此人。

“空間?”在摸索了一下噬嗥的附加屬性後,蘇言臉色大喜,他還以爲是劇毒呢,畢竟這是一個蠍子形狀的魔靈。

蘇言心神一動,蠍子往前一躍,直接穿透了空間,下一刻就從一千丈外的空間鑽出,只用了不到一秒,就跨越這麼多。

蘇言哈哈大笑着,繼續開始了終究逃跑。

而後方五人,看着噬嗥的空間穿越術,只感覺頭皮一陣發麻,這他孃的簡直就是一尊活生生的魔靈,誰能看得出來被操控的,沒有個上千年的契合,能有這默契? 蘇言在拼了命逃跑,後面五個在拼了命的追,很快,在蘇言目光下,遠處萬丈的位置,出現了一個橢圓形的類似虛空壁壘的東西,陣陣空間波動無不表示着,這是一個傳送陣。

跑了這麼久,換了四個魔靈了,這是唯一一個生死不知道的地方,但也好過周圍那一成不變的山林。

樓妃篡位記 蘇言臉色大喜,二話不說,又是幾個空間穿越,很快就接近了那蟲洞。

可是下一刻,有一黑一白兩個人影從蟲洞周圍走出,全都散發着神皇級別的氣息。

“這是,魔靈噬嗥?真的給帶回來了,早就聽說一斗他們有所感應,沒想到會這麼順利,”其中一個身着白衣的人滿眼的欣慰。

“不錯不錯,等等,魔靈噬嗥當年逃走未曾抓捕,他的記憶可還沒清除呢,還保留着跟着先民時候的記憶,快阻止他。”

黑衣神皇臉色一變,兩人連忙祭出武器,嚴陣以待,也不敢過多去衝擊,畢竟那可是魔靈,沒有四五個神皇根本攔不住。

“快,快抓住它!”很快,遠處就傳來了焦急的聲音,兩人看去,才發現五個黑點正在急速變大。

“出大事了!”兩人迅速明白過來,但是,他們兩個怎麼能抵得過一個殺戮之輩的先民手下。

“快,快關掉蟲洞!”黑衣人影大聲喊着,而後兩人立馬將手裏的印記打入蟲洞中,蟲洞迅速的合攏。

“竟然有埋伏,這果然是出口,否則他們不可能這麼焦急的關閉!”蘇言眼睛一亮,急忙來了幾個空間跳躍,魔靈厄蒼在兩人精驚駭的目光下,一頭紮了過去。

只可惜蟲洞關閉的太快,只有小孩大小了,上千丈的魔靈想要穿過去根本不可能。

見到魔靈撞在空間上,兩名神皇飛快的讓開,然後,魔靈就不動了,彷彿僵硬了一般,芍陽他們五個也是飛快趕來,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可是很快就僵硬起來。

因爲噬嗥的身軀慢慢開始了虛化,直至透明,就這麼消失在了七人的面前。

“這這這——”黑白兩衣兩尊神皇瞪大了眼睛,充滿了不敢置信,發生什麼了?

“他進去了,老韓,趕緊打開蟲洞,必須要找到他!”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情異常凝重,簡直不可思議,魔靈在他身上,竟然會操控的如此爐火純青,必須要找到他啊。

“找誰?”穿着黑衣,被稱作老韓的神皇有些懵圈,你們應該得給我解釋一下,剛纔魔靈噬嗥是怎麼回事?它去哪裏了?

“給你一時半會也解釋不通,我們都犯迷糊呢,趕緊打開蟲洞,噬嗥進入到你所看守的第九州了。”姬清道。

“什麼,你別嚇我啊!”黑白兩尊神皇臉色大駭,一個沒有修改記憶的原始魔靈,進入到第九州,那裏面可是我神族的人啊,屠戮起來他們就真的成了罪人了。

沒等姬清說話,兩聲呼嘯聲而過,緊接着,兩道身影便是降落下來,其中一人腦袋很大,彷彿蠻族似的,提着狼牙棒,正是四大殺神之一的血蠻。

血蠻之前蘇言沒見過,但是,他一直保留,視若珍寶的無垢之血——血燈籠可是見過的,那個已經可以變幻形態成爲小女孩的精血。

上次雷吉兩人打開虛空壁壘,將鬥嗒傳送回去,那血燈籠也是帶了回來,並且藉助無垢之血的本源,將血蠻完全復活,如今在大祭司的幫助下,徹底回到了昔日的巔峯。

而另一個皮膚古銅色,白髮披肩,不過他的整個右臂,則是黑色的蛟身,上面鱗片緊密,烏光閃爍,右手直接是一蛟頭在嘶吼,充滿了強大的力感。

他是孤鴻,九大天王之一,最後硬生生擠進到四大殺神的行列。

孤鴻蘇言很早之前就見過,當時第一次進入星空,就碰到了許多人開着艦船在抓捕他。

不過當時的他早就死了,身體腐爛的嚴重,差點死在了這孤鴻手裏,最後一位仙王而來,想要趁他剛復活,身體虛弱而抓他,卻被他人給救走了。

也正是那次,自己假扮古翎名字,看見了安盈盈昏迷過去,最後沒辦法將自己的魂力注入她眉心,一直護送到艦船上,與諸多長老見面的。

只是沒想到,他們竟然全都復活了,因爲他們本該早在很久前就被殺死的,死在了保護後方那些婦孺厄戰場中,如今卻安然無恙,只能說,古神一族的某些手段,真正的鬼神莫測。

七人向着孤鴻和血蠻行禮,兩人還禮。

“現在情況怎麼樣?”孤鴻問道。

五人中的芍陽走出:“他進到第九州去了,我們正準備進去,只是蟲洞給關了,重新打開最快也需要半個時辰的。”

“他是神族還是仙族?”血蠻粗獷着聲音問道。

五人搖搖頭:“具體不知!”

“他長什麼模樣?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大概多大歲數?多高修爲?”五人臉色都有些發紅,慚愧的搖搖頭。

“不知!”

他們確實不知,從厄蒼開始消失見到那人時,人家就飛快的變幻着一尊又一尊魔靈在逃竄,根本沒給他們機會。

見着一問三不知的五人,孤鴻和血蠻皺着眉頭,最後嘆了一口氣:“那就封鎖第九州吧,你們五個是唯一見過他的,全都進入搜查,我們會通知大祭司他們,還有,先別聲張,此事被列爲高等機密,一切都需要暗自進行。”

是呀,必須不能讓更多的人知道,莫說第九州龐大的地域和人口的複雜,假如是仙族之人,不能給他們知道情況並救人的機會。

如果是我族的人,你這麼搜查,讓有心人知道,有一個可以隨意操控四尊魔靈的人存在,這不是讓仙族派遣人來暗殺嗎,就像當初的妖靈師和無垢之師一般。

神族是一個家族,但總有被策反的人爲仙族做事,當然,仙族也有他們的人,只要足夠的利益達到,因而,這件事很複雜。

“我們知道了!”五人點頭道。

“不是,開啓蟲洞需要點時間,你們總得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我們現在很慌啊!”黑白衣的兩個看守蟲洞的神皇有些緊張問道。

他們是不是做錯什麼事了,連第九州都要封鎖,這麼多年來,可從來沒有過啊。 蘇言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眼看着‘出口’馬上就要關閉了,他以極快的速度趕來,而後猛的解開自己與魔靈噬嗥的牽引,化爲本來樣子,在最後關頭一頭紮了進去。

這裏果然是傳送之地,身後的洞口也是給關閉,這讓蘇言感覺有種虎口脫險的刺激感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