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洪笑呵呵的說:“小雨姑娘真是會說話,現在晚了我送你回去吧。”周小雨來他這裏辦事情,其實也是幫了他,這個時候只有他把周小雨送回去纔可以,不然以後你有事情人家怎麼會幫你。

周小雨推辭說:“我自己回去就好了,越是夜深我越喜歡,對我來說如同你們正常人的白晝呀!”

白洪知道周小雨是鬼道之人,雖然周小雨的法力不會畏懼任何的人,但是他送她是出於禮貌。

“小雨姑娘不要推辭,剛好我把李達的事情跟你說一下,你幫我分析分析。”

兩人一起出府後,捱打的侍衛相互看了一眼,沒想到這個姑娘的面子還真大,白大人居然親自送她出府。

這以後要是有人來找白洪,他們肯定不會再怠慢了,耍威風的後果就是挨頓揍,雖然所有的人並不會跟周小雨一樣厲害,但是他們畢竟不是神仙看不出來,所以以後只有小心了。

“什麼?你懷疑李達之死跟二夫人有關係?”周小雨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也只是懷疑,畢竟有人見過李達進入二夫人的院子,二夫人現在裝的跟不認識李達似的。”白洪邊走邊說。

周小雨說:“這個二夫人不是已經懷孕了麼?孕婦應該不會殺人吧,再說了她殺個下人對她一點好處都沒有呀!”

如果二夫人殺個情敵,甚至她殺了大夫人她都覺得有理由,但是殺個下人着實沒有理由呀,想到這裏,周小雨突然想到了秦巖告訴她們的一件事情。

白洪見周小雨腳步突然停了下來,白洪也站住問:“怎麼了小雨姑娘,你怎麼不走了?”

周小雨知道自己把這件事情告訴白洪,這個二夫人肯定不會有好下場的,這個李達沒準就是二夫人的情人,她聽李天霸說過的,他冒充二夫人進刑司府打探詩詩的下落,有個侍衛對他使眼色來着。

秦巖也說過趙大人的身體有問題,不可能讓女人懷孕,這個二夫人的孩子本來就不是趙大人的。

如果這個孩子是李達的,那麼二夫人殺了李達肯定是不想事情敗漏,連自己的情人都殺,可見這個二夫人真不是東西。

周小雨看着白洪說:“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或許對案子有幫助。”

白洪激動的說:“那你快告訴我?”白洪滿懷期待的看着周小雨。 周小雨不知道她說出來後秦巖會不會生氣,畢竟這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周小雨有些猶豫的說:“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我怕我說出來後會影響到主人。”

白洪知道周小雨肯定知道什麼重要的信息,白洪說:“小雨姑娘,我發誓,我不會告訴別人是您告訴我的,你放心更不會連累秦巖仙帝的。”

周小雨覺得白洪不是亂說話的人,還有這個二夫人心腸太壞了,她平時最討厭這樣的女人了。

周小雨說:“你記得你們抓詩詩的那一次嗎?李天霸幻化成二夫人的樣子進了刑司府打探消息。”

周小雨看着白洪,試探性的問他希望他沒有忘記,因爲這樣就好說接下來的事情了。

白洪點點頭說:“原來李將軍還化成過二夫人的樣子呀,你不說我可能永遠不知道。”說完白洪微微一笑。

周小雨現在敢告訴白洪,是因爲他們現在是一個陣營的,她知道白洪不會對他們做什麼。

周小雨接着說:“在府中有個侍衛摸了他的手還有對他使眼色,他當時噁心壞了,他那時候就說二夫人跟這個侍衛肯定關係不正常,現在二夫人不是懷孕了嗎?我家主人跟趙大人喝酒的時候無意中碰到了他的脈搏,發現趙大人身體有問題,是不可能讓女子懷孕的。”

白洪覺得所有的事情都解開了,二夫人怕事情敗露殺害了李達,李達的身體現在應該就在二夫人的院中。

白洪帶着責怪的語氣說:“秦巖仙帝這件事情辦得真不漂亮,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早一點告訴趙大人呢?”

周小雨說:“趙大人那麼期待二夫人肚子裏的孩子出世,我們要是說出來了,他該多失望呀,你千萬不能讓趙大人知道我們早就知曉這件事情。”

“原來秦巖仙帝還是個神醫呀!怪不得這麼有本事,今天我對他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了。”白洪客氣的說道,白洪一直以爲秦巖也就是法術高而已,沒想到他懂得還挺多。

“白大人,我快到了,你早點回去吧!我想你現在應該很想去找趙大人聊一聊吧!”

周小雨客氣的對白洪說,她知道白洪這幾天的事情最多了,沒想到他忙裏偷閒還出來送她,她很感動,能夠被重視的感覺是很好的。

白洪說:“都出來了,也不怕耽誤這麼一會了。”

九窈發現周小雨不見了以後,到處找她,府中沒有看到周小雨後,九窈公主趕緊把這件事情告訴了秦巖。

“什麼?周小雨不見了?這麼晚她能去哪裏呢?”秦巖一邊穿衣服一邊跟九窈公主說話。

九窈公主說:“我也不知道,她從來沒有擅自出去過,平時你睡覺她都是給你執夜。”

周小雨睡覺少,大多時候是守着秦巖,保護着秦巖,雖然秦巖的法力沒有幾個人能夠傷的了他,但是她從認識秦巖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守護着他,已經習慣了,改也改不了。

秦巖說:“不着急,我們尋着她的痕跡去找她。”

秦巖發現他的府中,除了有周小雨的痕跡氣味外,還有兩位很是熟悉,他猜測周小雨肯定是跟着這兩人出去了。

就在秦巖跟九窈公主出府的時候,恰好碰到白洪送周小雨回來。

周小雨看到秦巖跟九窈公主後快讀飛到他們身邊,周小雨笑着問:“你們是去找我嗎?”

秦巖瞟了周小雨一眼說:“居然還敢傻笑,你大晚上出去不知道給我打聲招呼嗎?”

周小雨說:“事情比較緊急,還有就是你們在休息,我怕打擾了你們休息。”

秦巖說:“你這樣就不打擾我休息了嗎?”

周小雨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白洪急忙說:“小雨姑娘去我府上辦事情了,仙帝就不要怪罪於她。”

“白司長,大晚上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秦巖盯着白洪問道。

白洪剛想開口,周小雨對白洪說:“白大人您趕緊回去處理事情吧,我會跟主人解釋清楚的。”

白洪說:“那就麻煩小雨姑娘了,秦仙帝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人我安然無恙的送回來了,我先走了。”白洪按照魚人世界的禮儀跟秦巖行禮告別。

九窈公主好奇的問:“怎麼回事,刑司府出什麼事了?”

周小雨說:“還不是主人上次跟我們說的事情,現在出了點小事情,刑司府現在也夠忙的。”

秦巖早就忘了自己說過什麼了,秦巖問:“我跟你們說過什麼呢?”

“你不是說趙大人不孕不育嗎?這個二夫人把情夫殺了,現在刑司府在調查。”周小雨提醒秦巖說道。

這個時候她非常害怕秦巖怪罪於她把事情泄露了出去,畢竟這件事情非同小可,趙大人如果接受不了,肯定是要出問題的。

秦巖看着周小雨問:“你把我說的告訴白洪了?”

秦巖知道周小雨的性格肯定不會藏着掖着,但是他還是想親自從周小雨的嘴裏得到答案。

周小雨不好意思的說:“是那個二夫人太壞了,我實在是看不過去就告訴白大人了,不過主人你放心啊,白大人發誓了,他是不會告訴別人是我們說出去的。”

周小雨說完後秦巖沒有說話,直接向房間走去,周小雨以爲秦巖生氣了,周小雨不開心的說:“以後我再也不說了,主人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

秦巖停下腳步對周小雨說:“下不爲例,以後有事情不管什麼時候先通知我。”

他不想周小雨出事,不想自己身邊的任何一個人出事,她真的在生氣,只是不是因爲趙大人的事情,而是周小雨擅作主張的事情。

九窈公主說:“秦巖沒有生你的氣,你放心吧。刑司府的人怎麼會叫你過去呢?他們怎麼知道你知道這件事情?”

周小雨說:“南轅北轍來勾那個人的靈魂,進不了刑司府,所以讓我幫忙把魂魄帶出來而已。”

九窈公主點了點頭說:“以後記住,不要擅作主張,有什麼事情一定要跟我們說一聲,你忘記了我跟雪菡因爲大意差點被毒王毒死的事情了嗎?” 周小雨雖然聽說過這件事情,她總覺得這件事情離她很遠很遠,周小雨對九窈說:“我知道了,以後我一定不會自己行動了,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

白洪急忙忙的回到了刑司府,他走到趙大人的門口敲門,此時趙大人正在跟紅姨聊天,最近紅姨只能趴着,趙大人每晚都會來陪她,等她睡着了以後纔回書房睡覺。

趙大人聽到敲門聲,對值夜班的丫鬟說:“看看是誰在敲門。”

丫鬟走到門後打開門說;“老爺,是白司長來了。”

趙大人暗自覺得有事情發生了,但是他沒想到跟他自己有關係。

趙大人說:“請他進來吧。”

白洪進門後,跟趙大人行禮說:“大人,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向您稟報。”

趙大人看着白洪說:“什麼時候也沒見你如此緊張過,說吧。”

看白洪的樣子趙大人知道肯定是大事情,他想就算是再大的事情他也不關心。

白洪看了紅姨一眼,說:“我們移步書房吧!”

當着紅姨的面白洪實在是不敢說,紅姨要是知道了,趙大人的面子可就沒有了。

紅姨對趙大人說:“趙大人,您看白司長着急的樣子,你去吧我沒有事情的,我跟小蓮說話話我就睡了,您去忙吧!”

趙大人不好意思的說:“那有事情就讓小蓮去書房喊我,你早點休息。”

書房內,趙大人坐在了椅子上,指着桌子另一邊的椅子說:“什麼事情?坐下說吧。”

白洪也不客氣,直接坐在了椅子上,雙手掌心來回的搓着,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白洪說:“李達死了!”

趙大人問:“就是那個侍衛小隊長嗎?死就死了唄,你怎麼這麼緊張?”

就在這時府中的張大夫在門口求見,白洪把張大夫請了進來,讓張大夫給趙大人號脈,他在沒有十足的證據前,是不會跟趙大人攤牌的。

趙大人疑惑的問:“白司長你這是什麼意思,大半夜的叫張大夫來做什麼?”

白洪說:“趙大人,你一會就會知道了,張大夫請給趙大人號脈吧。”

張大夫給趙大人號脈的時候,表情非常的沉重,他白天剛剛給二夫人開過安胎藥,結果晚上白司長就讓他給趙大人號脈,不是別的竟然是看趙大人能不能生育。

當他第一遍知道趙大人不能生育後,就又號脈了第二次,依舊是不能生育。這就尷尬了,那二夫人肚子裏的孩子是誰的呢。

張大夫號完脈後對白洪搖了搖頭,意思是不能。

白洪問:“張大夫,你確定沒有錯?”

張大夫說:“我摸了兩次,絕對沒有錯的。”

趙大人此時一頭霧水,趙大人有些生氣的問:“你們兩人跟我打啞謎呢?怎麼回事快說。”

白洪對張大夫說:“張大夫,今日之事不要宣揚出去。”說完白洪塞給張大夫一些錢。

張大夫推辭了兩下,還是收下了。

張大夫走後,白洪開門見山的說:“大人剛纔不是給您瞧別的病,是給您號脈能不能生育。”

趙大人厲聲對白洪說:“二夫人肚子都那麼大了,你給我號這種脈,你簡直是在胡鬧。”

白洪說:“您沒有生育的能力,二夫人肚子裏的孩子是誰的?”雖然白洪知道趙大人很生氣,但是他這麼做也是對趙大人好。

趙大人不是傻子,張大夫的醫術他是知道的,趙大人問:“你怎麼會想到給我號脈的,你查到了什麼嗎?”

白洪說:“有些話我不方便說,但是現在有一件事情可以確認了,那就是您沒有生育的能力,二夫人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你的,你有疑惑或者不相信的話,您白天再去找其他的大夫看看。”

白洪非常直白的說,他希望趙大人能夠接受這個現實。

趙大人其實早就懷疑自己的身體了,這麼大年紀了還沒有孩子,不過看到二夫人懷孕了,又讓他對自己有了信心。

他身邊的女人那麼多,卻沒有一個爲他開枝散葉,趙大人看着白洪說:“你接着說吧,是不是那個死了的侍衛跟二夫人有關係?”

白洪說:“是的,有人目擊李達進了二夫人的院子後就失蹤了,李達是被毒死的,所以我懷疑屍體就在二夫人的院中,只要您下令去搜查,我就可以去了,畢竟是您的家眷,不告訴您就去搜不好。”

白洪知道趙大人雖然生性風流,但是做事情還是很有條理的,一點也不糊塗。

趙大人聽了白洪的話想起來,他送二夫人回房間,看見在她院中被翻動過的一塊土。

他現在恍然大悟那根本不是想着用來種花的,而是把人埋了起來,趙大人立馬站了起來嚴肅的對白洪說:“叫人跟我走!”

這個時候怎麼可能只交給白洪處理這件事情呢?

二夫人讓他帶了這麼大的一頂綠帽子,顯然已經讓他站在了大樹底下了,這不是成心不給他臉嗎?他肯定不會饒了二夫人的。

二夫人跟大夫人不一樣,大夫人孃家權利大,他不敢怎麼樣,但是二夫人孃家一點勢利都沒有,她還是個奴才身份,他想不到他讓二夫人擺脫了奴才籍,二夫人居然紅杏出牆這麼打他的臉。

今天是白洪發現了這件事情告訴了他,如果是別人知道了,這件事情肯定會傳出去,那時候他還有什麼面子在京城混。

趙大人來到了二夫人的院子門口,二夫人的院子大門緊閉。

趙大人一腳就把門踹開了,此時二夫人正在房間睡覺,她今天一天眼皮都在跳,她覺得今天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沒想到還真發生了。

趙大人踹開門的聲音很大,二夫人直接驚醒過來,問身邊的丫鬟:“出什麼事情了?”

丫鬟趕緊小跑到二夫人身邊驚恐的說:“是趙大人來了,夫人是不是我們做的事情被發現了?”

“不不不,不會的,你不說我不說沒有人會知道的。”二夫人現在只能自我安慰了,她覺得她做的事情天衣無縫,就算白洪也不可能查到。 本來今天她還在爲大夫人跟趙大人合離的事情而忘乎所以,她沒想到自己做的事情會在今晚敗露。

趙大人進院子後,指着一塊鬆動的土地對身後的侍衛說:“把那給我刨開!”

侍衛們立馬拿着鐵鍬走了過去刨了起來。

二夫人在房間內雖然看不清外面的一切,但是外面的聲音她此時聽的一清二楚。

“二夫人,老爺帶着人來挖李達了,二夫人你快點出去阻止,要不然我們兩個都活不了了。”丫鬟趕緊提醒二夫人,她知道李達的屍體一旦被挖出來,她就死定了,人是她埋的,她知道埋的很淺,用不了多久就會挖出來。

“不會的,這件事情老爺怎麼會知道呢?”二夫人覺得這件事情就算是被查出來也不會這麼快的,因爲只有她跟丫鬟知道這件事情。

她知道一定是白洪在背後搗鬼,現在的趙大人對她是百依百順,不可能調查這件事情的。

她不明白白洪爲什麼要這麼的刁難她,二夫人走出房間,走到趙大人的身邊撒嬌說:“老爺,你帶這麼多人來我這裏做什麼呀?你看都把兒子嚇到了。”

趙大人現在看到二夫人就很生氣,聽到二夫人的話後就更加的生氣了,趙大人立馬把二夫人推倒在地,厲聲說:“我來這裏做什麼,你難道不知道嗎?”

丫鬟見二夫人被趙大人推在地上了,她知道李達的事情一定敗露了,就算是她們殺死了李達,趙大人也不應該這麼生氣呀!難道李達跟二夫人的關係被趙大人查到了?

丫鬟想到這裏全身開始發抖,丫鬟見二夫人倒在了地上,跑到二夫人的身邊把她護了起來。

二夫人此時哭着說:“姓趙的你幹什麼?我現在可是懷着你們趙家的孩子呢,你居然這麼對我。”

二夫人現在已經猜出來趙大人爲什麼來這裏了,但是她沒有想到趙大人也知道了她跟李達的關係。

她還想着挖出李達的屍體後,她就跟趙大人哭訴李達對他圖謀不軌,她才殺了他的。

沒想到趙大人對她跟孩子現在是一點都不關心,不是自己的孩子誰會關心呢,本來男的喜歡小孩子的少,像趙大人這樣無後的就更不喜歡了,男的跟女的思維永遠是相反的,如果一個女人沒有生育,就會特別的喜歡小孩子。

就在這時,侍衛們把李達的屍體挖了出來,他們沒有想到前兩天還跟他們賭錢的李達就這麼死了,他們有預感這是二夫人殺死的,不然趙大人怎麼會這麼生氣呢,居然不顧二夫人有孕在身,把她推倒在地。

侍衛們爲趙大人的做法很感動,他們沒有想到趙大人居然這麼關心他們,李達死了也查出了兇手爲他雪恨了。

白洪對侍衛說:“把人擡到衙門找仵作驗屍。”白洪是想借此把侍衛們全部都支走。

“趙大人,這裏的事情您自己處理,還是由我來?”白洪詢問道。

他知道這是趙大人的家事,這件事情雖然出了,但是也不能傳揚出去,如果傳出去之後,趙大人在魚人世界可就真沒有面子了。

“白大人,你先去衙門等着我吧,這裏的事情我自己處理。”白洪已經知道了他的祕密,他已經覺得很丟人了,接下來的事情他不想外人再知道了。

白洪聽了趙大人的話立馬走出了二夫人的院子。

二夫人此時被丫鬟扶了起來,哭着說:“老爺,是李達對我圖謀不軌,我才把他殺了的。”

“到現在了你還在撒謊,你現在都是身懷六甲之人了,誰會有心思對你有非分之想。”趙大人說的很對,對孕婦有非分之想的人真沒有,除非是畜生。

二夫人見趙大人這個態度,趙大人一定是知道了她的祕密,但是她又不確定趙大人知不知道。

就算趙大人知道了她跟李達的私情,但是也可以否認,畢竟李達都死了,她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趙大人膝下無子,現在也只有她肚子裏的這個孩子,就算他懷疑她,現在死無對證,趙大人不會把她怎麼樣的。

二夫人哭着說:“老爺,你爲什麼不相信我呢?我肚子裏的孩子可是您的呀!”

趙大人不再看二夫人一眼,看着二夫人的丫鬟問:“我給你一個機會,看你把握不把握了。”讓他說出他不孕不育他實在是說不出口。

但是二夫人又不得不整治,趙大人跟二夫人都在看着貼身丫鬟,二夫人現在非常擔心她的丫鬟把她的事情全盤托出。

趙大人則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就是這個表情讓丫鬟非常的害怕,趙大人不動聲色的就把李達的屍體挖出來了,他既然知道李達死了,也就會知道李達跟二夫人的關係,如果她現在幫着二夫人的話,她只有死路一條了,如果她把她知道的全部說出來,或許還能活命。

丫鬟看了二夫人一眼,二夫人給她微微的搖頭,示意她不要說出去,可是現在已經沒有後路了,她想活命呀!

丫鬟立馬跪在了趙大人的面前哭着說:“老爺饒命呀,我只是個奴才,李達是二夫人讓我下毒害死的,因爲二夫人怕她懷的孩子被發現不是老爺的,所以殺了李達,防止他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趙大人聽到丫鬟的話以後,傷心的閉上了眼睛,或許他這輩子跟孩子無緣了,但是他也不接受自己的女人紅杏出牆。

二夫人聽了丫鬟的話,發瘋似的掐住了丫鬟的脖子,恨恨的說:“我對你不薄,你爲什麼要這麼害我。”

丫鬟被二夫人掐的喘不上氣來,同樣也說不出話,兩眼通紅的看着趙大人,彷彿在說:“我什麼事情都說了,老爺您救我呀!”

趙大人抓住二夫人的一條胳膊用力一拉說:“你這個瘋子,怪我瞎了眼,我對你這麼好,你竟然這麼對我?”

“老爺對不起,我錯了,你饒了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二夫人祈求趙大人能夠原諒她。 她現在不是一條命,她肚子裏還有孩子,她要保護她的孩子,雖然她殺了孩子的爹,但是這個孩子在她肚子裏一天天的長大,她是有感情的。

趙大人聽到二夫人承認了通姦的事實,非常的生氣,他沒想到自己娶了個不知羞恥的女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