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還想着不是地府是自己個兒夢遊到啥遊樂場鬼屋了,我心裏那一點僥倖的小火苗頓時被現實這泡尿澆的熄滅熄滅的。鼻腔裏充斥着滿滿的尿臊味!

一股很強烈的寒意從腳底板開始飆升到我腦門,我有種強烈的逃跑*,可四下看來,竟辨不清何處可逃,因爲我身後茫然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似乎暗示着這是一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路。

我一想到自己此刻身在地獄,頓時感覺憤憤不平,努力回憶自己生前的履歷,貌似沒有幹過什麼缺德事啊,不偷不搶,吃喝嫖賭抽樣樣都不會,麻痹的咋就下地獄了哪?介尼瑪是冤獄啊!我這鬼官之後竟然會含冤入地獄?一想起這下我就有種想罵人的衝動。

正在這時,恍惚中站在橋頭的那個孟婆,似乎在朝着我散發出和藹的微笑。“難道她在對我拋媚眼?”我四下打望一番貌似除我之外沒有別的活物了。被人拋媚眼應該是一件很舒爽的事情,可爲什麼我現在有種前列腺炎的感覺?小腹發脹,想要出恭?

看着這張臉,雖然年紀着實不小了,但年輕時候也斷然是個美人坯子,這五官絕對過關,可我沒有戀母情結啊!我腦子裏一心戀着周沫根本沒有性趣啊!隨着一陣冷風吹過,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剛剛強烈的腥臭味似乎突然轉淡了很多。

“這尼瑪也忒兒他瑪恐怖了,嚇死我了,看這屁滾尿流的!”,我掙扎着站起身來,一邊迎風抖動着褲襠,一邊四處打量着看看哪裏有出口,剛剛那生吞活人,血蛟一舔的畫面實在是驚心動魄的一幕,幾乎讓我肝膽俱裂!

文藝小清新範的我在面對限制暴力級的場面,着實扛不住,我心裏暗罵一聲。縱然我也算是見過些許世面的人,但眼前的這一切還是將我驚的神魂不符,大腦缺氧,心臟缺膽。

我不住的看着河中,死死盯着那隻血蛟跳入水中的位置!深怕那條血蛟龍嗖的一聲就冒出來,告訴我剛纔跟我開玩笑,現在要吃我,然後叼我一口直接掛掉!此刻,我明顯已經不能像正常人一樣思維了。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的樣子,隨着空間漸漸安靜下來,似乎那血蛟是沒有再整我的意思了,“難道那東西也拜倒在我帥氣的容貌之下捨不得叼我?趕緊想辦法離開,萬一那玩意兒想起不能擁有我便要毀滅我可可咋辦!”。我顫抖的雙腿勉強支撐着我站立起來,像是極度缺鈣的腦癱兒童一樣的走姿。

我擡眼看去,看見橫跨在河水之上駕着一座青石橋樑,“難道,出口在橋對面?我是不是應該過橋?但是過橋的話,橋下的那玩意會不會突然竄起來咬我?”我思忖着自己的處境,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死翹翹了。

後來一琢磨,我目前的狀態也不像是活着呀!

到底是死還是活着?這真是個很哲學的問題!

“算了,死就死了,總比困死在這裏好!”此刻我應該是身處橋北,當我下定決心準備過橋的時候,半爬半跑的向着橋頭跑去,生怕一不小心又出來什麼怪物,真是步步驚心,步步贏,一毫米一毫米的跟自己較量!

當我快靠近橋頭的時候,看見前方不遠處立着一塊白玉石牌,這樣式就跟崔家別墅外的陵園石碑差不多,“這石碑不會是崔家贊助的吧?”我暗自思忖。作爲跟陰間打交道的世家,我相信崔家有這個能力和財力!

“好歹有個地標,說不定寫着逃生路口在哪邊!”我走進幾步上前,希望找到逃生通道知識圖啥的說明。誰知上面只有硃砂書寫的“幽冥奈何”四字,“奈何,奈何”我呢喃的唸叨着,這名字好像在哪裏聽過一般,在我用僅存的爲數不多的腦細胞思考之後,頓時軟了!

這如雷貫耳的名字意味着什麼?估計剛斷奶的孩子都能知曉!

突然想起來,我擦,這是鬼魂歷經十殿閻羅的旅途後準備投胎的必經之地呀,我看看背後赫然刻着那首《長恨歌》,我心裏咯噔一下,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想要撒腿逃跑,卻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跑,眼前貌似除去那座橋,已然是別無他路了,眼前的世界都是糊濛濛的感覺,像是有淡淡的霧霾籠罩下的迷宮。

我一邊哭着一邊罵着“幽冥奈何長恨歌,麻痹的這是咋啦?弄啥咧弄?”過度悲傷讓滿腹抱怨說不出,太震撼了,混沌的腦子看不清眼前的世界。

我啪啪的扇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努力想要清醒些和找回我失去的部分智商!結果用力過猛一巴掌把自己扇到在地,我掙扎着站起來然後繼續啜泣着言語道:“我這是到了陰曹地府了,不是說我是陰官之後嗎?不是沒死成嗎?咋麻痹的到這陰曹地府了哪?”一肚子的怨氣無處發泄,以前孤身一身,啥都沒有死就死求了,現在我也是有家有錢有豪宅的人了,還沒過上兩天好日子就掛了,這可找誰說理呀!

老天爺您這薅羊毛也不能總逮住我這一隻薅呀不是,你看都光禿禿了!!!

我擦了兩把眼淚,醒了三口鼻涕,摸摸身體的肉感,軟乎乎,熱騰騰的,完全沒有僵死的感覺,我然後四下打量一番,實在弄不清自己目前的處境究竟如何,爲何鬼使神差的就身在地府之中了?我現在究竟是個什麼狀態?是來旅遊還是常住?是生是死?是在做夢還是現實?

爲毛這種很愚蠢的問題會經常出現讓我糾結啊?而且爲毛這種看起來輕而易舉就能回答的問題,我絞盡腦汁都想不出答案?這也忒兒他瑪點背了吧!這是欺負老實人的節奏啊!

算了,盡人事知天命吧!我硬着頭皮以一個蚯蚓蠕動的造型一寸一寸的向前挪着,估計此刻若是那隻血蛟看到我都不好意思咬我了,以爲是近親啥的。

當然,這樣做是有道理的,之所以使用這個造型一來是剛纔失禁導致的後果:褲襠還沒幹,有點尷尬。二來怕被啥類似那血蛟的玩意兒發現報銷了小命!電視裏隱蔽都這造型,現在想想多看點電視劇還是非常有教育意義的!

當我以遊弋的姿態快要漸漸靠近青石橋的時候,我赫然發現,在前方不遠處,那座奈何橋的橋頭,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了一位老嫗模樣的婦人在支起一口大鍋,剛剛明明連根毛都沒有的啊!難道是我眼花了?我使勁的搓了搓眼睛,本是想確認自己沒有眼花,誰知竟然點着了讀心術,可在這陰曹地府哪裏有人,讀個毛啊,我頂着兩個藍眼眶,趴在地上看着不遠處的老嫗非常的尷尬。生怕她看到我認爲我垂涎她的美色,看的雙眼都冒藍光了!然後看我帥氣的外形,拜倒在我的蕾絲睡褲之下,以身相許,生堆小鬼……。

老嫗拿着一把碩大的塑料勺子,身旁的那口大鍋上面煮着一鍋滾滾濃湯,湯香四溢,聞起來欲罷不能,簡直可以飄飄欲仙了。這氣息讓我有種迫切想要上前一飽口福的衝動。像是憋了半年的老煙鬼看見地上有個菸屁股還挺長的菸頭一般!

但頗爲奇怪的是那口鍋在沒有任何支撐的情況下穩穩地懸浮在空中,讓我深刻的懷疑到這傢俱是不是也有磁懸浮列車的原理,難道陰間的科技已經先進到如斯地步?

鍋下無火無柴,鍋中卻白煙嫋嫋,濃湯翻滾,芳香四溢。不管怎麼說,這老嫗的造型看起來比剛纔的奈何水中的半拉死鬼和血蛟好看多了,我也沒有那種*裸的視覺上的恐怖感,這景象引起了我的好奇,爲了看的更清楚一點,我便又向前奴了奴,蹭了半釐米的距離。而橋上突然便開始有人影爍爍,接着甚至貼肩比踵,如同憑空冒出來的一般。

我慢慢向前蠕動着,始終撅着屁股,這是爲了做好了遇到意外隨時調頭狂奔的準備。就在我一眨眼的功夫,橋上瞬間便人頭攢動起來,我順眼望去,橋上的人自橋頭一直延伸到橋下很遠很遠,根本看不到盡頭。而我此刻的戰術便是混到橋上的人羣中,過橋跑路,但我仔細一看發現橋上的人則個個面色鐵青,毫無表情,雙眼之處竟然全是白色,竟然跟徐伯一樣沒有瞳仁!!!“這尼瑪都是鬼呀!”我差點喊出聲來!

這連番的驚嚇幾乎讓我昏死過去,我幾乎能聽到自己膽裂和心碎的聲音。

不知道這些人都是瞎子?還是我看的不大清楚因爲光線折射的緣故,總之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他們秩序井然的排着隊緩緩上橋,沒有吵鬧,沒有喧囂,我想要是我華夏排隊的時候能有這效果該有多好!

又犯了文科生的通病有些跑題,這時候我應該害怕的,我調整了下情緒,鼓勵身上的雞皮疙瘩初露鋒芒,展露頭腳。還別說經過我這一鼓勵,周身的雞皮疙瘩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紛紛涌出,十分壯觀。沒錯,我非常害怕!有那麼一秒,我感覺害怕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

這時候我做了幾次深呼吸,開始分析眼前的情況:這地方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地府無疑了!奈何橋,孟婆湯,黃泉路了吧,想到這裏我是既驚又怕,既恨又愁,胸中一口悶氣差點將我憋到背過氣去,想我此刻英俊瀟灑,多金帥氣且身背家族使命,咋說死就死了哪?我想死的時候不讓死,我不想死了哐當一下就睡死了?

在此之前,我好像啥都沒幹,就睡覺了,我努力的回憶着在此之前的事情。經過分析研究,我得出了一個非常恐怖的解釋就是:我睡死了,我竟然睡死了!!!

本來還想着不是地府是自己個兒夢遊到啥遊樂場鬼屋了,我心裏那一點僥倖的小火苗頓時被現實這泡尿澆的熄滅熄滅的。鼻腔裏充斥着滿滿的尿臊味!

一股很強烈的寒意從腳底板開始飆升到我腦門,我有種強烈的逃跑*,可四下看來,竟辨不清何處可逃,因爲我身後茫然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似乎暗示着這是一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路。

我一想到自己此刻身在地獄,頓時感覺憤憤不平,努力回憶自己生前的履歷,貌似沒有幹過什麼缺德事啊,不偷不搶,吃喝嫖賭抽樣樣都不會,麻痹的咋就下地獄了哪?介尼瑪是冤獄啊!我這鬼官之後竟然會含冤入地獄?一想起這下我就有種想罵人的衝動。

正在這時,恍惚中站在橋頭的那個孟婆,似乎在朝着我散發出和藹的微笑。“難道她在對我拋媚眼?”我四下打望一番貌似除我之外沒有別的活物了。被人拋媚眼應該是一件很舒爽的事情,可爲什麼我現在有種前列腺炎的感覺?小腹發脹,想要出恭?

看着這張臉,雖然年紀着實不小了,但年輕時候也斷然是個美人坯子,這五官絕對過關,可我沒有戀母情結啊!我腦子裏一心戀着周沫根本沒有性趣啊!隨着一陣冷風吹過,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剛剛強烈的腥臭味似乎突然轉淡了很多。

“這尼瑪也忒兒他瑪恐怖了,嚇死我了,看這屁滾尿流的!”,我掙扎着站起身來,一邊迎風抖動着褲襠,一邊四處打量着看看哪裏有出口,剛剛那生吞活人,血蛟一舔的畫面實在是驚心動魄的一幕,幾乎讓我肝膽俱裂!

文藝小清新範的我在面對限制暴力級的場面,着實扛不住,我心裏暗罵一聲。縱然我也算是見過些許世面的人,但眼前的這一切還是將我驚的神魂不符,大腦缺氧,心臟缺膽。

我不住的看着河中,死死盯着那隻血蛟跳入水中的位置!深怕那條血蛟龍嗖的一聲就冒出來,告訴我剛纔跟我開玩笑,現在要吃我,然後叼我一口直接掛掉!此刻,我明顯已經不能像正常人一樣思維了。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的樣子,隨着空間漸漸安靜下來,似乎那血蛟是沒有再整我的意思了,“難道那東西也拜倒在我帥氣的容貌之下捨不得叼我?趕緊想辦法離開,萬一那玩意兒想起不能擁有我便要毀滅我可可咋辦!”。我顫抖的雙腿勉強支撐着我站立起來,像是極度缺鈣的腦癱兒童一樣的走姿。

我擡眼看去,看見橫跨在河水之上駕着一座青石橋樑,“難道,出口在橋對面?我是不是應該過橋?但是過橋的話,橋下的那玩意會不會突然竄起來咬我?”我思忖着自己的處境,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死翹翹了。

後來一琢磨,我目前的狀態也不像是活着呀!

到底是死還是活着?這真是個很哲學的問題!

“算了,死就死了,總比困死在這裏好!”此刻我應該是身處橋北,當我下定決心準備過橋的時候,半爬半跑的向着橋頭跑去,生怕一不小心又出來什麼怪物,真是步步驚心,步步贏,一毫米一毫米的跟自己較量!

當我快靠近橋頭的時候,看見前方不遠處立着一塊白玉石牌,這樣式就跟崔家別墅外的陵園石碑差不多,“這石碑不會是崔家贊助的吧?”我暗自思忖。作爲跟陰間打交道的世家,我相信崔家有這個能力和財力!

“好歹有個地標,說不定寫着逃生路口在哪邊!”我走進幾步上前,希望找到逃生通道知識圖啥的說明。誰知上面只有硃砂書寫的“幽冥奈何”四字,“奈何,奈何”我呢喃的唸叨着,這名字好像在哪裏聽過一般,在我用僅存的爲數不多的腦細胞思考之後,頓時軟了!

這如雷貫耳的名字意味着什麼?估計剛斷奶的孩子都能知曉!

突然想起來,我擦,這是鬼魂歷經十殿閻羅的旅途後準備投胎的必經之地呀,我看看背後赫然刻着那首《長恨歌》,我心裏咯噔一下,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想要撒腿逃跑,卻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跑,眼前貌似除去那座橋,已然是別無他路了,眼前的世界都是糊濛濛的感覺,像是有淡淡的霧霾籠罩下的迷宮。

我一邊哭着一邊罵着“幽冥奈何長恨歌,麻痹的這是咋啦?弄啥咧弄?”過度悲傷讓滿腹抱怨說不出,太震撼了,混沌的腦子看不清眼前的世界。

我啪啪的扇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努力想要清醒些和找回我失去的部分智商!結果用力過猛一巴掌把自己扇到在地,我掙扎着站起來然後繼續啜泣着言語道:“我這是到了陰曹地府了,不是說我是陰官之後嗎?不是沒死成嗎?咋麻痹的到這陰曹地府了哪?”一肚子的怨氣無處發泄,以前孤身一身,啥都沒有死就死求了,現在我也是有家有錢有豪宅的人了,還沒過上兩天好日子就掛了,這可找誰說理呀!

老天爺您這薅羊毛也不能總逮住我這一隻薅呀不是,你看都光禿禿了!!!

我擦了兩把眼淚,醒了三口鼻涕,摸摸身體的肉感,軟乎乎,熱騰騰的,完全沒有僵死的感覺,我然後四下打量一番,實在弄不清自己目前的處境究竟如何,爲何鬼使神差的就身在地府之中了?我現在究竟是個什麼狀態?是來旅遊還是常住?是生是死?是在做夢還是現實?

爲毛這種很愚蠢的問題會經常出現讓我糾結啊?而且爲毛這種看起來輕而易舉就能回答的問題,我絞盡腦汁都想不出答案?這也忒兒他瑪點背了吧!這是欺負老實人的節奏啊!

算了,盡人事知天命吧!我硬着頭皮以一個蚯蚓蠕動的造型一寸一寸的向前挪着,估計此刻若是那隻血蛟看到我都不好意思咬我了,以爲是近親啥的。

當然,這樣做是有道理的,之所以使用這個造型一來是剛纔失禁導致的後果:褲襠還沒幹,有點尷尬。二來怕被啥類似那血蛟的玩意兒發現報銷了小命!電視裏隱蔽都這造型,現在想想多看點電視劇還是非常有教育意義的!

當我以遊弋的姿態快要漸漸靠近青石橋的時候,我赫然發現,在前方不遠處,那座奈何橋的橋頭,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了一位老嫗模樣的婦人在支起一口大鍋,剛剛明明連根毛都沒有的啊!難道是我眼花了?我使勁的搓了搓眼睛,本是想確認自己沒有眼花,誰知竟然點着了讀心術,可在這陰曹地府哪裏有人,讀個毛啊,我頂着兩個藍眼眶,趴在地上看着不遠處的老嫗非常的尷尬。生怕她看到我認爲我垂涎她的美色,看的雙眼都冒藍光了!然後看我帥氣的外形,拜倒在我的蕾絲睡褲之下,以身相許,生堆小鬼……。

老嫗拿着一把碩大的塑料勺子,身旁的那口大鍋上面煮着一鍋滾滾濃湯,湯香四溢,聞起來欲罷不能,簡直可以飄飄欲仙了。這氣息讓我有種迫切想要上前一飽口福的衝動。像是憋了半年的老煙鬼看見地上有個菸屁股還挺長的菸頭一般!

但頗爲奇怪的是那口鍋在沒有任何支撐的情況下穩穩地懸浮在空中,讓我深刻的懷疑到這傢俱是不是也有磁懸浮列車的原理,難道陰間的科技已經先進到如斯地步?

鍋下無火無柴,鍋中卻白煙嫋嫋,濃湯翻滾,芳香四溢。不管怎麼說,這老嫗的造型看起來比剛纔的奈何水中的半拉死鬼和血蛟好看多了,我也沒有那種*裸的視覺上的恐怖感,這景象引起了我的好奇,爲了看的更清楚一點,我便又向前奴了奴,蹭了半釐米的距離。而橋上突然便開始有人影爍爍,接着甚至貼肩比踵,如同憑空冒出來的一般。

wWW●тт kдn●¢ Ο

我慢慢向前蠕動着,始終撅着屁股,這是爲了做好了遇到意外隨時調頭狂奔的準備。就在我一眨眼的功夫,橋上瞬間便人頭攢動起來,我順眼望去,橋上的人自橋頭一直延伸到橋下很遠很遠,根本看不到盡頭。而我此刻的戰術便是混到橋上的人羣中,過橋跑路,但我仔細一看發現橋上的人則個個面色鐵青,毫無表情,雙眼之處竟然全是白色,竟然跟徐伯一樣沒有瞳仁!!!“這尼瑪都是鬼呀!”我差點喊出聲來!

這連番的驚嚇幾乎讓我昏死過去,我幾乎能聽到自己膽裂和心碎的聲音。

不知道這些人都是瞎子?還是我看的不大清楚因爲光線折射的緣故,總之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他們秩序井然的排着隊緩緩上橋,沒有吵鬧,沒有喧囂,我想要是我華夏排隊的時候能有這效果該有多好!

又犯了文科生的通病有些跑題,這時候我應該害怕的,我調整了下情緒,鼓勵身上的雞皮疙瘩初露鋒芒,展露頭腳。還別說經過我這一鼓勵,周身的雞皮疙瘩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紛紛涌出,十分壯觀。沒錯,我非常害怕!有那麼一秒,我感覺害怕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

這時候我做了幾次深呼吸,開始分析眼前的情況:這地方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地府無疑了!奈何橋,孟婆湯,黃泉路了吧,想到這裏我是既驚又怕,既恨又愁,胸中一口悶氣差點將我憋到背過氣去,想我此刻英俊瀟灑,多金帥氣且身背家族使命,咋說死就死了哪?我想死的時候不讓死,我不想死了哐當一下就睡死了?

在此之前,我好像啥都沒幹,就睡覺了,我努力的回憶着在此之前的事情。經過分析研究,我得出了一個非常恐怖的解釋就是:我睡死了,我竟然睡死了!!!

本來還想着不是地府是自己個兒夢遊到啥遊樂場鬼屋了,我心裏那一點僥倖的小火苗頓時被現實這泡尿澆的熄滅熄滅的。鼻腔裏充斥着滿滿的尿臊味!

一股很強烈的寒意從腳底板開始飆升到我腦門,我有種強烈的逃跑*,可四下看來,竟辨不清何處可逃,因爲我身後茫然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似乎暗示着這是一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路。

我一想到自己此刻身在地獄,頓時感覺憤憤不平,努力回憶自己生前的履歷,貌似沒有幹過什麼缺德事啊,不偷不搶,吃喝嫖賭抽樣樣都不會,麻痹的咋就下地獄了哪?介尼瑪是冤獄啊!我這鬼官之後竟然會含冤入地獄?一想起這下我就有種想罵人的衝動。

正在這時,恍惚中站在橋頭的那個孟婆,似乎在朝着我散發出和藹的微笑。“難道她在對我拋媚眼?”我四下打望一番貌似除我之外沒有別的活物了。被人拋媚眼應該是一件很舒爽的事情,可爲什麼我現在有種前列腺炎的感覺?小腹發脹,想要出恭?

看着這張臉,雖然年紀着實不小了,但年輕時候也斷然是個美人坯子,這五官絕對過關,可我沒有戀母情結啊!我腦子裏一心戀着周沫根本沒有性趣啊!隨着一陣冷風吹過,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剛剛強烈的腥臭味似乎突然轉淡了很多。

不小了,但年輕時候也斷然是個美人坯子,這五官絕對過關,可我沒有戀母情結啊!我腦子裏一心戀着周沫根本沒有性趣啊!隨着一陣冷風吹過,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剛剛強烈的腥臭味似乎突然轉淡了很多。

不小了,“這尼瑪也忒兒他瑪恐怖了,嚇死我了,看這屁滾尿流的!”,我掙扎着站起身來,一邊迎風抖動着褲襠,一邊四處打量着看看哪裏有出口,剛剛那生吞活人,血蛟一舔的畫面實在是驚心動魄的一幕,幾乎讓我肝膽俱裂!

文藝小清新範的我在面對限制暴力級的場面,着實扛不住,我心裏暗罵一聲。縱然我也算是見過些許世面的人,但眼前的這一切還是將我驚的神魂不符,大腦缺氧,心臟缺膽。

我不住的看着河中,死死盯着那隻血蛟跳入水中的位置!深怕那條血蛟龍嗖的一聲就冒出來,告訴我剛纔跟我開玩笑,現在要吃我,然後叼我一口直接掛掉!此刻,我明顯已經不能像正常人一樣思維了。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的樣子,隨着空間漸漸安靜下來,似乎那血蛟是沒有再整我的意思了,“難道那東西也拜倒在我帥氣的容貌之下捨不得叼我?趕緊想辦法離開,萬一那玩意兒想起不能擁有我便要毀滅我可可咋辦!”。我顫抖的雙腿勉強支撐着我站立起來,像是極度缺鈣的腦癱兒童一樣的走姿。

我擡眼看去,看見橫跨在河水之上駕着一座青石橋樑,“難道,出口在橋對面?我是不是應該過橋?但是過橋的話,橋下的那玩意會不會突然竄起來咬我?”我思忖着自己的處境,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死翹翹了。

後來一琢磨,我目前的狀態也不像是活着呀!

到底是死還是活着?這真是個很哲學的問題!

“算了,死就死了,總比困死在這裏好!”此刻我應該是身處橋北,當我下定決心準備過橋的時候,半爬半跑的向着橋頭跑去,生怕一不小心又出來什麼怪物,真是步步驚心,步步贏,一毫米一毫米的跟自己較量!

當我快靠近橋頭的時候,看見前方不遠處立着一塊白玉石牌,這樣式就跟崔家別墅外的陵園石碑差不多,“這石碑不會是崔家贊助的吧?”我暗自思忖。作爲跟陰間打交道的世家,我相信崔家有這個能力和財力!

“好歹有個地標,說不定寫着逃生路口在哪邊!”我走進幾步上前,希望找到逃生通道知識圖啥的說明。誰知上面只有硃砂書寫的“幽冥奈何”四字,“奈何,奈何”我呢喃的唸叨着,這名字好像在哪裏聽過一般,在我用僅存的爲數不多的腦細胞思考之後,頓時軟了!

這如雷貫耳的名字意味着什麼?估計剛斷奶的孩子都能知曉!

突然想起來,我擦,這是鬼魂歷經十殿閻羅的旅途後準備投胎的必經之地呀,我看看背後赫然刻着那首《長恨歌》,我心裏咯噔一下,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想要撒腿逃跑,卻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跑,眼前貌似除去那座橋,已然是別無他路了,眼前的世界都是糊濛濛的感覺,像是有淡淡的霧霾籠罩下的迷宮。

我一邊哭着一邊罵着“幽冥奈何長恨歌,麻痹的這是咋啦?弄啥咧弄?”過度悲傷讓滿腹抱怨說不出,太震撼了,混沌的腦子看不清眼前的世界。

我啪啪的扇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努力想要清醒些和找回我失去的部分智商!結果用力過猛一巴掌把自己扇到在地,我掙扎着站起來然後繼續啜泣着言語道:“我這是到了陰曹地府了,不是說我是陰官之後嗎?不是沒死成嗎?咋麻痹的到這陰曹地府了哪?”一肚子的怨氣無處發泄,以前孤身一身,啥都沒有死就死求了,現在我也是有家有錢有豪宅的人了,還沒過上兩天好日子就掛了,這可找誰說理呀!

老天爺您這薅羊毛也不能總逮住我這一隻薅呀不是,你看都光禿禿了!!!

我擦了兩把眼淚,醒了三口鼻涕,摸摸身體的肉感,軟乎乎,熱騰騰的,完全沒有僵死的感覺,我然後四下打量一番,實在弄不清自己目前的處境究竟如何,爲何鬼使神差的就身在地府之中了?我現在究竟是個什麼狀態?是來旅遊還是常住?是生是死?是在做夢還是現實?

爲毛這種很愚蠢的問題會經常出現讓我糾結啊?而且爲毛這種看起來輕而易舉就能回答的問題,我絞盡腦汁都想不出答案?這也忒兒他瑪點背了吧!這是欺負老實人的節奏啊!

算了,盡人事知天命吧!我硬着頭皮以一個蚯蚓蠕動的造型一寸一寸的向前挪着,估計此刻若是那隻血蛟看到我都不好意思咬我了,以爲是近親啥的。

當然,這樣做是有道理的,之所以使用這個造型一來是剛纔失禁導致的後果:褲襠還沒幹,有點尷尬。二來怕被啥類似那血蛟的玩意兒發現報銷了小命!電視裏隱蔽都這造型,現在想想多看點電視劇還是非常有教育意義的!

當我以遊弋的姿態快要漸漸靠近青石橋的時候,我赫然發現,在前方不遠處,那座奈何橋的橋頭,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了一位老嫗模樣的婦人在支起一口大鍋,剛剛明明連根毛都沒有的啊!難道是我眼花了?我使勁的搓了搓眼睛,本是想確認自己沒有眼花,誰知竟然點着了讀心術,可在這陰曹地府哪裏有人,讀個毛啊,我頂着兩個藍眼眶,趴在地上看着不遠處的老嫗非常的尷尬。生怕她看到我認爲我垂涎她的美色,看的雙眼都冒藍光了!然後看我帥氣的外形,拜倒在我的蕾絲睡褲之下,以身相許,生堆小鬼……。

老嫗拿着一把碩大的塑料勺子,身旁的那口大鍋上面煮着一鍋滾滾濃湯,湯香四溢,聞起來欲罷不能,簡直可以飄飄欲仙了。這氣息讓我有種迫切想要上前一飽口福的衝動。像是憋了半年的老煙鬼看見地上有個菸屁股還挺長的菸頭一般!

但頗爲奇怪的是那口鍋在沒有任何支撐的情況下穩穩地懸浮在空中,讓我深刻的懷疑到這傢俱是不是也有磁懸浮列車的原理,難道陰間的科技已經先進到如斯地步?

鍋下無火無柴,鍋中卻白煙嫋嫋,濃湯翻滾,芳香四溢。不管怎麼說,這老嫗的造型看起來比剛纔的奈何水中的半拉死鬼和血蛟好看多了,我也沒有那種*裸的視覺上的恐怖感,這景象引起了我的好奇,爲了看的更清楚一點,我便又向前奴了奴,蹭了半釐米的距離。而橋上突然便開始有人影爍爍,接着甚至貼肩比踵,如同憑空冒出來的一般。

我慢慢向前蠕動着,始終撅着屁股,這是爲了做好了遇到意外隨時調頭狂奔的準備。就在我一眨眼的功夫,橋上瞬間便人頭攢動起來,我順眼望去,橋上的人自橋頭一直延伸到橋下很遠很遠,根本看不到盡頭。而我此刻的戰術便是混到橋上的人羣中,過橋跑路,但我仔細一看發現橋上的人則個個面色鐵青,毫無表情,雙眼之處竟然全是白色,竟然跟徐伯一樣沒有瞳仁!!!“這尼瑪都是鬼呀!”我差點喊出聲來!

這連番的驚嚇幾乎讓我昏死過去,我幾乎能聽到自己膽裂和心碎的聲音。

不知道這些人都是瞎子?還是我看的不大清楚因爲光線折射的緣故,總之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他們秩序井然的排着隊緩緩上橋,沒有吵鬧,沒有喧囂,我想要是我華夏排隊的時候能有這效果該有多好!

又犯了文科生的通病有些跑題,這時候我應該害怕的,我調整了下情緒,鼓勵身上的雞皮疙瘩初露鋒芒,展露頭腳。還別說經過我這一鼓勵,周身的雞皮疙瘩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紛紛涌出,十分壯觀。沒錯,我非常害怕!有那麼一秒,我感覺害怕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

這時候我做了幾次深呼吸,開始分析眼前的情況:這地方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地府無疑了!奈何橋,孟婆湯,黃泉路了吧,想到這裏我是既驚又怕,既恨又愁,胸中一口悶氣差點將我憋到背過氣去,想我此刻英俊瀟灑,多金帥氣且身背家族使命,咋說死就死了哪?我想死的時候不讓死,我不想死了哐當一下就睡死了?

在此之前,我好像啥都沒幹,就睡覺了,我努力的回憶着在此之前的事情。經過分析研究,我得出了一個非常恐怖的解釋就是:我睡死了,我竟然睡死了!!!

本來還想着不是地府是自己個兒夢遊到啥遊樂場鬼屋了,我心裏那一點僥倖的小火苗頓時被現實這泡尿澆的熄滅熄滅的。鼻腔裏充斥着滿滿的尿臊味!

一股很強烈的寒意從腳底板開始飆升到我腦門,我有種強烈的逃跑*,可四下看來,竟辨不清何處可逃,因爲我身後茫然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似乎暗示着這是一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路。

我一想到自己此刻身在地獄,頓時感覺憤憤不平,努力回憶自己生前的履歷,貌似沒有幹過什麼缺德事啊,不偷不搶,吃喝嫖賭抽樣樣都不會,麻痹的咋就下地獄了哪?介尼瑪是冤獄啊!我這鬼官之後竟然會含冤入地獄?一想起這下我就有種想罵人的衝動。

正在這時,恍惚中站在橋頭的那個孟婆,似乎在朝着我散發出和藹的微笑。“難道她在對我拋媚眼?”我四下打望一番貌似除我之外沒有別的活物了。被人拋媚眼應該是一件很舒爽的事情,可爲什麼我現在有種前列腺炎的感覺?小腹發脹,想要出恭?

看着這張臉,雖然年紀着實不小了,但年輕時候也斷然是個美人坯子,這五官絕對過關,可我沒有戀母情結啊!我腦子裏一心戀着周沫根本沒有性趣啊!隨着一陣冷風吹過,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剛剛強烈的腥臭味似乎突然轉淡了很多。

“這尼瑪也忒兒他瑪恐怖了,嚇死我了,看這屁滾尿流的!”,我掙扎着站起身來,一邊迎風抖動着褲襠,一邊四處打量着看看哪裏有出口,剛剛那生吞活人,血蛟一舔的畫面實在是驚心動魄的一幕,幾乎讓我肝膽俱裂!

文藝小清新範的我在面對限制暴力級的場面,着實扛不住,我心裏暗罵一聲。縱然我也算是見過些許世面的人,但眼前的這一切還是將我驚的神魂不符,大腦缺氧,心臟缺膽。

我不住的看着河中,死死盯着那隻血蛟跳入水中的位置!深怕那條血蛟龍嗖的一聲就冒出來,告訴我剛纔跟我開玩笑,現在要吃我,然後叼我一口直接掛掉!此刻,我明顯已經不能像正常人一樣思維了。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的樣子,隨着空間漸漸安靜下來,似乎那血蛟是沒有再整我的意思了,“難道那東西也拜倒在我帥氣的容貌之下捨不得叼我?趕緊想辦法離開,萬一那玩意兒想起不能擁有我便要毀滅我可可咋辦!”。我顫抖的雙腿勉強支撐着我站立起來,像是極度缺鈣的腦癱兒童一樣的走姿。

我擡眼看去,看見橫跨在河水之上駕着一座青石橋樑,“難道,出口在橋對面?我是不是應該過橋?但是過橋的話,橋下的那玩意會不會突然竄起來咬我?”我思忖着自己的處境,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死翹翹了。

後來一琢磨,我目前的狀態也不像是活着呀!

到底是死還是活着?這真是個很哲學的問題!

“算了,死就死了,總比困死在這裏好!”此刻我應該是身處橋北,當我下定決心準備過橋的時候,半爬半跑的向着橋頭跑去,生怕一不小心又出來什麼怪物,真是步步驚心,步步贏,一毫米一毫米的跟自己較量!

當我快靠近橋頭的時候,看見前方不遠處立着一塊白玉石牌,這樣式就跟崔家別墅外的陵園石碑差不多,“這石碑不會是崔家贊助的吧?”我暗自思忖。作爲跟陰間打交道的世家,我相信崔家有這個能力和財力!

“好歹有個地標,說不定寫着逃生路口在哪邊!”我走進幾步上前,希望找到逃生通道知識圖啥的說明。誰知上面只有硃砂書寫的“幽冥奈何”四字,“奈何,奈何”我呢喃的唸叨着,這名字好像在哪裏聽過一般,在我用僅存的爲數不多的腦細胞思考之後,頓時軟了!

這如雷貫耳的名字意味着什麼?估計剛斷奶的孩子都能知曉!

突然想起來,我擦,這是鬼魂歷經十殿閻羅的旅途後準備投胎的必經之地呀,我看看背後赫然刻着那首《長恨歌》,我心裏咯噔一下,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想要撒腿逃跑,卻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跑,眼前貌似除去那座橋,已然是別無他路了,眼前的世界都是糊濛濛的感覺,像是有淡淡的霧霾籠罩下的迷宮。

我一邊哭着一邊罵着“幽冥奈何長恨歌,麻痹的這是咋啦?弄啥咧弄?”過度悲傷讓滿腹抱怨說不出,太震撼了,混沌的腦子看不清眼前的世界。

我啪啪的扇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努力想要清醒些和找回我失去的部分智商!結果用力過猛一巴掌把自己扇到在地,我掙扎着站起來然後繼續啜泣着言語道:“我這是到了陰曹地府了,不是說我是陰官之後嗎?不是沒死成嗎?咋麻痹的到這陰曹地府了哪?”一肚子的怨氣無處發泄,以前孤身一身,啥都沒有死就死求了,現在我也是有家有錢有豪宅的人了,還沒過上兩天好日子就掛了,這可找誰說理呀!

老天爺您這薅羊毛也不能總逮住我這一隻薅呀不是,你看都光禿禿了!!!

我擦了兩把眼淚,醒了三口鼻涕,摸摸身體的肉感,軟乎乎,熱騰騰的,完全沒有僵死的感覺,我然後四下打量一番,實在弄不清自己目前的處境究竟如何,爲何鬼使神差的就身在地府之中了?我現在究竟是個什麼狀態?是來旅遊還是常住?是生是死?是在做夢還是現實?

爲毛這種很愚蠢的問題會經常出現讓我糾結啊?而且爲毛這種看起來輕而易舉就能回答的問題,我絞盡腦汁都想不出答案?這也忒兒他瑪點背了吧!這是欺負老實人的節奏啊!

算了,盡人事知天命吧!我硬着頭皮以一個蚯蚓蠕動的造型一寸一寸的向前挪着,估計此刻若是那隻血蛟看到我都不好意思咬我了,以爲是近親啥的。

當然,這樣做是有道理的,之所以使用這個造型一來是剛纔失禁導致的後果:褲襠還沒幹,有點尷尬。二來怕被啥類似那血蛟的玩意兒發現報銷了小命!電視裏隱蔽都這造型,現在想想多看點電視劇還是非常有教育意義的!

當我以遊弋的姿態快要漸漸靠近青石橋的時候,我赫然發現,在前方不遠處,那座奈何橋的橋頭,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了一位老嫗模樣的婦人在支起一口大鍋,剛剛明明連根毛都沒有的啊!難道是我眼花了?我使勁的搓了搓眼睛,本是想確認自己沒有眼花,誰知竟然點着了讀心術,可在這陰曹地府哪裏有人,讀個毛啊,我頂着兩個藍眼眶,趴在地上看着不遠處的老嫗非常的尷尬。生怕她看到我認爲我垂涎她的美色,看的雙眼都冒藍光了!然後看我帥氣的外形,拜倒在我的蕾絲睡褲之下,以身相許,生堆小鬼……。

老嫗拿着一把碩大的塑料勺子,身旁的那口大鍋上面煮着一鍋滾滾濃湯,湯香四溢,聞起來欲罷不能,簡直可以飄飄欲仙了。這氣息讓我有種迫切想要上前一飽口福的衝動。像是憋了半年的老煙鬼看見地上有個菸屁股還挺長的菸頭一般!

但頗爲奇怪的是那口鍋在沒有任何支撐的情況下穩穩地懸浮在空中,讓我深刻的懷疑到這傢俱是不是也有磁懸浮列車的原理,難道陰間的科技已經先進到如斯地步?

鍋下無火無柴,鍋中卻白煙嫋嫋,濃湯翻滾,芳香四溢。不管怎麼說,這老嫗的造型看起來比剛纔的奈何水中的半拉死鬼和血蛟好看多了,我也沒有那種*裸的視覺上的恐怖感,這景象引起了我的好奇,爲了看的更清楚一點,我便又向前奴了奴,蹭了半釐米的距離。而橋上突然便開始有人影爍爍,接着甚至貼肩比踵,如同憑空冒出來的一般。

我慢慢向前蠕動着,始終撅着屁股,這是爲了做好了遇到意外隨時調頭狂奔的準備。就在我一眨眼的功夫,橋上瞬間便人頭攢動起來,我順眼望去,橋上的人自橋頭一直延伸到橋下很遠很遠,根本看不到盡頭。而我此刻的戰術便是混到橋上的人羣中,過橋跑路,但我仔細一看發現橋上的人則個個面色鐵青,毫無表情,雙眼之處竟然全是白色,竟然跟徐伯一樣沒有瞳仁!!!“這尼瑪都是鬼呀!”我差點喊出聲來!

這連番的驚嚇幾乎讓我昏死過去,我幾乎能聽到自己膽裂和心碎的聲音。

不知道這些人都是瞎子?還是我看的不大清楚因爲光線折射的緣故,總之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他們秩序井然的排着隊緩緩上橋,沒有吵鬧,沒有喧囂,我想要是我華夏排隊的時候能有這效果該有多好!

又犯了文科生的通病有些跑題,這時候我應該害怕的,我調整了下情緒,鼓勵身上的雞皮疙瘩初露鋒芒,展露頭腳。還別說經過我這一鼓勵,周身的雞皮疙瘩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紛紛涌出,十分壯觀。沒錯,我非常害怕!有那麼一秒,我感覺害怕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

這時候我做了幾次深呼吸,開始分析眼前的情況:這地方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地府無疑了!奈何橋,孟婆湯,黃泉路了吧,想到這裏我是既驚又怕,既恨又愁,胸中一口悶氣差點將我憋到背過氣去,想我此刻英俊瀟灑,多金帥氣且身背家族使命,咋說死就死了哪?我想死的時候不讓死,我不想死了哐當一下就睡死了?

在此之前,我好像啥都沒幹,就睡覺了,我努力的回憶着在此之前的事情。經過分析研究,我得出了一個非常恐怖的解釋就是:我睡死了,我竟然睡死了!!!

本來還想着不是地府是自己個兒夢遊到啥遊樂場鬼屋了,我心裏那一點僥倖的小火苗頓時被現實這泡尿澆的熄滅熄滅的。鼻腔裏充斥着滿滿的尿臊味!

一股很強烈的寒意從腳底板開始飆升到我腦門,我有種強烈的逃跑*,可四下看來,竟辨不清何處可逃,因爲我身後茫然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似乎暗示着這是一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路。

我一想到自己此刻身在地獄,頓時感覺憤憤不平,努力回憶自己生前的履歷,貌似沒有幹過什麼缺德事啊,不偷不搶,吃喝嫖賭抽樣樣都不會,麻痹的咋就下地獄了哪?介尼瑪是冤獄啊!我這鬼官之後竟然會含冤入地獄?一想起這下我就有種想罵人的衝動。

正在這時,恍惚中站在橋頭的那個孟婆,似乎在朝着我散發出和藹的微笑。“難道她在對我拋媚眼?”我四下打望一番貌似除我之外沒有別的活物了。被人拋媚眼應該是一件很舒爽的事情,可爲什麼我現在有種前列腺炎的感覺?小腹發脹,想要出恭?

看着這張臉,雖然年紀着實不小了,但年輕時候也斷然是個美人坯子,這五官絕對過關,可我沒有戀母情結啊!我腦子裏一心戀着周沫根本沒有性趣啊!隨着一陣冷風吹過,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剛剛強烈的腥臭味似乎突然轉淡了很多。

“這尼瑪也忒兒他瑪恐怖了,嚇死我了,看這屁滾尿流的!”,我掙扎着站起身來,一邊迎風抖動着褲襠,一邊四處打量着看看哪裏有出口,剛剛那生吞活人,血蛟一舔的畫面實在是驚心動魄的一幕,幾乎讓我肝膽俱裂!

文藝小清新範的我在面對限制暴力級的場面,着實扛不住,我心裏暗罵一聲。縱然我也算是見過些許世面的人,但眼前的這一切還是將我驚的神魂不符,大腦缺氧,心臟缺膽。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