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法醫老呂檢查完一遍屍體,就開始在一個本子上記錄了起來。

“呂哥,到點吃飯了”一個年輕的小幹警走了進來招呼他吃飯。

“好的”法醫老呂將白大褂脫了下來,又把手套和口罩摘了下來洗了一下手就跟着那年輕的小幹警走了出去。

“老劉,怎麼今天你也值班啊”法醫老呂在食堂看見了劉隊長。

“我今天晚上不值班,我媳婦跟我孩子出去旅遊了,這幾天不能回來,家裏也沒有做飯的,今天晚上就在食堂蹭頓飯”劉隊長笑道。

“那感情好,你先彆着急打飯,我讓食堂給咱們炒兩個小菜,咱們倆喝點”

“你今天晚上不是值班嗎?別喝酒了”

“沒事,咱們倆工作性質不同,你們面對的是窮兇極惡的罪犯,而我面對的是一具具不能動的屍體,反正你也不值班,陪我喝點”

“那好吧,咱們倆就喝點”劉隊長笑着點頭應道。

法醫老呂讓食堂的廚師加了四個菜,又要了六瓶啤酒就跟劉隊長喝了起來。

“老呂呀,今天林兄弟說的那番話你是不是不相信”

“恩,其實我根本就沒有聽進心裏,我從二十歲就參加工作,我現在已經四十五了,這二十五年來我什麼沒見過,經過我手的屍體沒有三千也有兩千,至於他嘴裏說的殭屍完全就是老百姓自己虛構出來的,我還有點納悶你老劉怎麼會相信那小子說的話,真是滑稽”法醫老呂有點嘲笑劉隊長。

“我以前是不相信那些神鬼之類的事,但是自從接觸這個林兄弟以後我開始相信這個世界是有鬼的,我知道我這些說你不信,因爲你沒親眼看見你是不會信的,改天我一定要讓你相信鬼是真實存在的”劉隊長認真的對法醫老呂說道。

“這兩瓶酒沒下肚你就醉了,你現在的酒量是越來越差了”法醫老呂覺得劉隊長完全是在胡說八道。

“我會讓你相信的”劉隊長固執的說道。

“別說那些沒用的了,咱們趕緊喝酒吧”法醫老呂不耐煩的說道。

法醫老呂跟劉隊長從六點多一直喝到晚上八點多,他們要的六瓶啤酒早就喝光了,後來又要了六瓶啤酒也都喝光了。

“今天晚上就喝到這吧,明天還有事要做,改天我們倆再喝”劉隊長站起來身子有些搖晃。

“老劉你這酒量可真是越來越差勁了,今天回家就別開車了,打車回去吧”法醫老呂站了起來拍着劉隊長的肩膀說道。

“恩,不開車了,我這狀態也開不了車”

“那就好”法醫老呂聽劉隊長這麼說放心不少。

“對了,那具屍體上的鎮屍符千萬不要揭開,有些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別的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這句話你最好相信我”劉隊長一臉嚴肅的對法醫老呂說道。

“我知道了,你趕緊回家吧,真嘮叨”法醫老呂有點不耐煩了。

“我還是去看一下屍體吧,要不我心裏不放心”老劉說完就要往停屍間方向走。

“你放心就是了,我是不會揭那張符的,你趕緊回家睡覺吧”法醫老呂將劉隊長一把拽住。

“那好吧,那我回家睡覺了,老呂你要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吧,我電話二十四小時不關機”

“行了,我知道了,你趕緊回去睡覺吧,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恩”劉隊長聽到法醫老呂這麼說,這才放心的點點頭走了出去。

“這個老劉,這以後怎麼跟個娘們似的墨墨跡跡的,唉”法醫老呂嘆了一口氣回到了停屍間。

法醫老呂的辦公室就在停屍間隔壁的一間屋子裏,這間屋子不大,屋子裏放着一張辦公桌,還有一個單人牀。

“這好久沒喝酒了,這喝的還有點迷糊”法醫老呂躺在牀上自言自語的說道。

“呼嚕嚕,呼嚕嚕…..”沒過五分鐘法醫老呂就打起了呼嚕,每次值班對於法醫老呂來說就是換個地方睡覺而已。

“叮噹”停屍間裏傳出一聲脆響,把正在熟睡的法醫老呂驚醒。

法醫老呂睜開眼睛躺在牀上沒有出聲,他仔細聽着外面的響動,十分鐘過去了,外面一點響動都沒有,於是老呂轉了一下.身繼續睡覺。

“嘭,嘭,嘭….吱嘎”法醫老呂辦公室門被推開了。

“你是誰”老呂迷迷糊糊的將眼睛睜開對着一個黑影問道。

那個黑影也不說話,他一高躍起向老呂的身上撲了過去,老呂還沒反應過來是什麼情況就被那個黑影撲在身上。

“嗷嗚”那個黑影發出野獸般的吼叫,然後他張開嘴巴就向法醫老呂的脖子處咬去。

老呂伸出兩手掐住了壓在他身上的那個人的脖子,透過外面的月光老呂看清了撲在他身上的這個人是誰,確切的說撲在他身上的不是人,他就是昨天晚上送過來的那個服務生的屍體,法醫老呂沒想到這具屍體還真的詐屍了。

服務生張開大嘴露出四顆尖銳的殭屍牙向法醫老呂的脖子處咬去,嘴裏噴出令人作嘔的腥臭味,法醫老呂的力氣根本沒有他身上的那具屍體力氣大,眼看服務生的牙齒就要咬到老呂脖子上…..

“救命啊,救命啊……”法醫老呂聲嘶力竭的大喊道,由於老呂所處的位置離公安局前面的大樓隔的距離大約有五十多米遠不說,而且老呂辦公室的隔音非常的好,前面大樓值班的警察根本聽不見法醫老呂的呼救聲。

“噗呲”一聲,服務生的尖牙最終咬在了法醫老呂的肩膀處,法醫老呂能感受到身體裏的血液自動的向肩膀處涌動,法醫老呂現在腸子都悔青了,他後悔沒有聽取我跟劉隊長的話把屍體頭上的符咒摘了下來。

“嗷嗚”服務生從法醫老呂的身上爬了起來,然後一蹦一跳的向外跳去。

法醫老呂無力的掏出了電話,他撥通了劉隊長的電話還沒等說話,就閉上了眼睛。

“喂,老呂說話,老呂你在不在,你可別嚇唬我,你要是在的話就說句話,你要不說話我就過去了,在不在……你搞什麼鬼啊”無論電話那頭劉隊長說什麼,老呂這邊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個老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劉隊長關了電話躺在牀上繼續睡覺,他心裏認爲是法醫老呂可能不小心碰到了電話上的哪個鍵給自己打了過來,劉隊長眼睛雖然閉上了,但是他的心開始不安的跳了起來,他掏出電話就給法醫老呂撥了過去,劉隊長一連撥了三個電話給法醫老呂,可是電話那頭根本就沒有人接聽,這下劉隊長可有點坐不住了。

劉隊長把衣服穿上,急忙的下樓就打了一輛出租車“師傅,去趟市局”劉隊長坐在車上這一路他的心裏有些忐忑不安。

“劉隊長,你怎麼來了”值班的五六個警察站起來主動的跟着劉隊長打着招呼。

“小張,你跟我去看看老呂”劉隊長對值班的小張說道。

“昂”小張點點頭跟在了劉隊長的後面往公安局的後院的停屍間走去。

“怎麼了劉隊長”小張望着劉隊長一臉慌張的樣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劉隊長也沒跟小張說話。

當劉隊長走到了法醫老呂的辦公室把牆上的燈打開時,他看到法醫老呂臉色蒼白渾身是血的躺在他那張單人牀上。

“老呂,老呂”劉隊長跑到了法醫老呂的身邊推着老呂身子。

“怎麼會這樣”小張一臉慌張的看着躺在牀上的法醫老呂說道。

“小張,你現在趕緊開車去把你上次送的那個林兄弟接過來”劉隊長回過頭對小張說道。

“劉隊長,是不是應該先把呂哥送到醫院去”小張疑惑的問道。

“這個病醫院治不了,我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劉隊長紅着眼睛對小張說道。

“是,我現在就去”小張撒腿就向外跑去。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作者的微信號346927777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劉隊長將手放在了法醫老呂的鼻子下面“還有氣”劉隊長站起來就向停屍間走了過去,等他走到停屍間的時候,他發現躺在停屍間的那具服務生的屍體不見了,停屍間桌子上放着一張鎮屍符還有一袋糯米,劉隊長抓起了那袋糯米就向法醫老呂的辦公室走去。

劉隊長按照我之前說的將袋子裏的糯米抓出來一把按在了法醫老呂肩膀上的傷口處。

“滋啦”一聲,法醫老呂的肩膀上冒起了青煙,青煙的味道有些腥臭。

“啊”法醫老呂的嘴裏發出一聲慘叫之聲,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掉了下來。

“老呂,你醒醒,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那個服務生的屍體呢”劉隊長急切的問道。

“老劉,怪我沒聽你的話,那具屍體真的活過來了,他咬了我以後就逃跑了”法醫老呂說完脖子一歪就暈了過去。

二柱子坐了一下午感覺非常的無聊,他走到牆角拿起掃把就開始掃起地來,我擡頭看了一眼二柱子笑了一下又低下頭開始練習畫符,我現在已經養成了每天都畫符的習慣,畢竟我這一天閒的沒事做,不畫符我還真不知道幹什麼。

符籙用於的地方十分廣泛,符籙不僅僅可以降妖除魔,還可以治病救人,將一些治病的符咒燒化後溶於水中,讓病人飲下可以驅除身上的病患。將符籙佩戴在身上可以驅鬼鎮邪,至於我們道士開壇做法更是離不開符籙,整個壇場內外,張貼、懸掛各式符籙。

“你們幾個把腳擡一下,我要掃地”二柱子對着坐在沙發上聊天的那四個陰靈說道,二柱子說完這句話首先驚訝的是我。

“二柱子,你剛剛說什麼”我擡起頭問向二柱子。

“我剛剛讓他們四個腳擡一下我要掃地,怎麼了”二柱子指着沙發上坐的劉梅,劉倩,峯哥和二彪對我說道。

“你居然能看見他們四個?”我一臉疑惑的看着二柱子問道。

“昂,我能看見他們四個”二柱子對我點頭說道。

“你怎麼會看見他們”

“難道林師傅也能看見他們?”二柱子也是一臉疑惑的看着我。

“放屁,我問你呢,你怎麼看見他們的”我不耐煩的問道。

“昂,我從小就能看見一些平常人看不見的東西,每到正月十五,清明節,七月十五,十月初一滿大街的小鬼,一般這四個節日我都很少出門”二柱子一臉認真的對我說道。

“原來你是天生的陰陽眼,真是難得”說到這我想起了我的師傅,我的師傅張大狗就是天生陰陽眼。

“林師傅,什麼是陰陽眼”二柱子不懂我在說什麼。

“這陰陽眼,分兩種,一種是生出來就能看見鬼的爲天生陰陽眼,你就是天生陰陽眼,另一種是必須要做法或者通過某種媒介打開陰陽眼看見鬼,我們一般稱這個是開天眼呢”我解釋給二柱子聽。

“原來是這樣的,林師傅你怎麼也能看見這些鬼,難道你跟我一樣也是天生陰陽眼”二柱子好奇的問道。

“我不是天生的陰陽眼,我是後天修煉出來的”

“我還是不懂”二柱子撓着後腦勺對我說道。

“你不是道士,你當然不懂了”

“林師傅,難道你真的是道士不是江湖騙子?”二柱子瞪着大眼睛問道。

“我乃道教茅山派弟子,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些街邊算命的騙子”我瞥了一眼二柱子說道。

“我還以爲你是騙子呢,還想跟你學兩手騙人的本事”二柱子低聲的說道。

“二柱子,你現在馬上拿上你的東西給我走人,趁我沒發火之前給我遠遠的走”此時此刻我的臉一直紅到脖子根,我強忍着自己不要發火。

“林師傅,你別趕我走了,這大晚上的我也沒有地方去,你就讓我留下來吧”二柱子也覺得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好,我今天晚上留你一晚上,明天早上你就給我走”我氣的手都嘚瑟了。

“林師傅,我錯了,你就讓我留下來吧,我以後再不想那些邪門歪道的事了”

“這件事沒必要再談下去了,明天早上你就給我走”我說完這話扔下手裏的毛筆就向樓上走去,之前覺得這個二柱子還不錯,沒想到這小子是狗改不了吃屎。

“該,嘚瑟,居然說林道長是江湖騙子”峯哥坐在沙發上數落着二柱子。

“唉,你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劉梅嘆了一口氣說道。

“各位哥哥,姐姐,你們幫我想個辦法吧”二柱子向劉梅他們四個陰靈鞠了一躬說道。

“這個我們可幫不了你,我們纔不會因爲你這毛頭小子得罪林道長的”峯哥說完就起身向外走去。

“哥哥,姐姐,我二柱子求你們了還不行嗎,只要你們肯幫我,我一定會報答你們的”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都快要急哭了。

“對不起,我們真的幫不了你,你自己說的話你自己承擔吧”劉梅說完這話就帶着劉倩和二彪走了出去。

“唉,你簡直比我二彪還彪”二彪回過頭嘲諷了二柱子一句就走了出去。

“我這嘴,就是欠抽”二柱子對着自己的臉狠狠的扇了一個耳光子。

“你好,我想找一下林兄弟,請問他在嗎?”劉梅他們前腳剛走,小張後腳推開門就走了進來。

“你找林師傅有事嗎?”二柱子向門口的小張問道。

“我們市局刑.警隊的劉隊長要找林兄弟”小張說到這的時候,二柱子的腦袋瓜子開始轉了起來。

“是不是林師傅犯事了”二柱子在心裏嘀咕着。

“對不起,我們林師傅出門了,他現在不在,等他回來了我轉告他一聲吧”二柱子撒謊的時候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那好吧,等林兄弟回來的時候,你務必要轉告他一聲,就說我們劉隊長找他有事”小張說完這句話就走了出去。

二柱子見小張開車走了,他疾奔上樓,這個時候我正在衛生間裏洗澡。

“林師傅,你現在趕緊走吧”二柱子一臉慌張的把衛生間的門打開對我說道。

“二柱子,你小子越來越過分了”我瞪着二柱子憤怒的說道。

“剛剛有個警察來找你,說要帶你去公安局,我說你不在,你趕緊收拾東西走吧林師傅”

“什麼個跟什麼呀,我爲什麼要走”我感到莫名其妙,心中的怒火慢慢的燃燒了起來。

“林師傅你是不是犯事了,要不然警察怎麼可能上門找你”

“我犯什麼事啊我,一驚一乍的,那個警察怎麼跟你說的”我向二柱子問道,這個時候的我有些迷糊。

“那個警察說他們市局刑.警隊的劉隊長找你有急事,你說一個刑.警隊的隊長能找你有什麼急事”二柱子一臉慌張的對我說道。

“是啊,找我能有什麼急事呢”我也跟着附和道,我剛說完這句話就想到了白天的事情。

“不好,肯定是那具屍體出事了”我從衛生間跑出來穿上衣服就向外跑去。

“林師傅,你千萬不要做傻事,不要自投羅網啊”二柱子跟在我的後面喊道。

“你在家給我看着家,我出去有點事”我對着跟上來的二柱子說道。

“昂”二柱子頓住腳點了點頭。

我揮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就向市局的方向趕去,這一路我的心裏是忐忑不安的,心想着千萬不要出什麼事,我越是這樣想,我的心越是不安。

過了大約十分鐘我來到了市公安局,我剛走到大廳門口就被兩個警察給攔了下來。

“你有什麼事嗎?”一個大約二十五六歲的值班警察向我問道。

“這樣的,是你們劉隊長找我來的”

“哦,我們劉隊長就在後院的停屍房,我帶你去吧”值班警察一聽我報出劉隊長對我的態度瞬間恭敬了起來。

“不用你帶我去了,我認得路,還是我自己去吧”我說完便向後院走去。

“劉隊長,劉隊長…..”我還沒走進去,我就在外面喊着劉隊長。

“小張,趕緊把林兄弟請進來”劉隊長對着剛剛回來的小張說道。

“林兄弟,我們劉隊長就在裏面,你趕緊進去吧”小張出門迎道。

“恩”我點着頭邁着大步就走了進去,我看到躺在牀上的法醫老呂我的心開始緊張了起來,因爲我不願意面對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林兄弟,那個服務生咬了老呂以後就跑了,這下怎麼辦”劉隊長紅着眼對我說道,我能看見劉隊長的眼睛裏有眼淚在打轉。

我沒有說話,而是走到法醫老呂的身邊檢查着老呂的傷口,那具殭屍咬在法醫老呂肩膀上的牙洞並不深,幸運的是那具殭屍沒有咬到法醫老呂的脖子上,如果這一口是咬在老呂脖子上的話,估計這個老呂是十死無生。

“怎麼樣林兄弟,有沒有事”劉隊長擔憂的向我問道。

“幸虧發現的及時,這個人還有救,現在必須準備大量的糯米,只有糯米能救他的命”我對着劉隊長說道。

“好,小張你趕緊去找糯米,越多越好”劉隊長對站在一旁的小張吩咐道。

“可是劉隊長,這個時間段咱們市裏的糧店都關門了”小張皺着眉頭說道。

“別忘記了你的身份是什麼,必須給我想辦法弄到糯米,這是命令”

“是,劉隊長”小張轉身就向外跑去。

我抓了一把糯米放在了法醫老呂的傷口處,老呂的傷口處先是冒出一股青煙,然後傳來刺鼻的腥臭味。

“劉隊長,你把他的嘴給我掰開”我指着法醫老呂對劉隊長吩咐道。

“好”劉隊長也不問我幹什麼就把法醫老呂的嘴給掰開了。

我抓了一把糯米放在了法醫老呂的嘴裏,然後我從桌子上拿了一瓶水倒在他的嘴裏,用水把法醫老呂嘴裏的糯米衝下去。

這個法醫老呂的中的屍毒比我上次中的屍毒輕很多,暫時來看,這個法醫老呂應該不會有事。

“劉隊長,能不能調取監控讓我看一下”我對站在一旁的劉隊長問道。

“好,你現在跟我走”劉隊長明白我是什麼意思。

“這具殭屍想要出去的話必須要經過警衛室,警衛室還有四個警察在值班,他們應該能發現那具殭屍”我走在劉隊長的身邊分析着。

“你說的沒有錯”劉隊長點頭說道。

“劉隊長,你們市局除了大門,還有沒有什麼小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