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永國笑道,“不錯,我們又見面了!只不過這次見面的時候你已經成爲了我的階下囚!”

小哥沒有多說話,語氣依舊冰冷,“戴永國,你究竟想怎樣?”

戴永國兩眼惡狠狠的盯着小哥,忽的又笑了,“不想怎樣?只不過就是想放你離開這裏而已,並且讓你帶走你那個朋友的三魂六魄!”

小哥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神色,兩眼朝我望了過來,“那麼,蘭天呢?你能不能讓他跟着我一起離開?”

戴永國搖了搖頭,“這個,你就要問他自己了!”

我怕事情有變,直接了當的說道,“小哥,你不要擔心我,你找到林梅心的三魂六魄趕緊離開吧!”

小哥狐疑的望了我一眼,“蘭天,你……”

“你什麼你?”我不等小哥把話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頭,冷冷的說道,“你如果答應我帶着林梅心的三魂六魄趕緊離開這,我們就還是朋友。如果你再囉嗦,我們就此絕交!”

我這話說得不留一點情面,這也是我第一次給小哥臉色看,但我心裏其實是在辣辣作痛。

“啪、啪、啪……”戴永國拍着巴掌笑道,“小哥,蘭天的話你是聽明白還是沒聽明白啊?趕緊給我滾!”

小哥臉色鐵青,望了我一眼,掙扎着在鬼卒的帶領之下走了出去。

我不放心,要求戴永國帶着我親眼看到小哥能離開陰間。戴永國略一遲疑,將我帶到了他的辦公室,用手指着那面我曾經見過的鏡子說道,“你看這裏就好了!”

我定睛朝鏡子裏面看了過去,就看到小哥捧着一個圓形的瓶子,瓶子裏裝着林梅心的三魂六魄在幾個鬼卒的護送下,走到了鬼門的邊沿……

現在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在陰間了,一中無可名狀的估計和恐懼忽的就瀰漫在了我的周圍,我,還能離開這裏,重新回到人世嗎?

眼前一花,小哥走進了鬼門,瞬間不見了蹤影。

戴永國哈哈大笑着,“蘭天,這下你放心了吧?”

我茫然的點了點頭。

聽說婚會來 戴永國拍着我的肩膀,說道,“蘭天,你就好好考慮考慮吧?我讓人先帶你下去休息!”

他一揮手,立即走過來幾個鬼卒。在鬼卒的押送下,七拐八拐,我被帶到了一個獨立小院的房間。

房間還算寬敞,院牆看上去特別高,我就像在一個水桶的底部,只能擡頭看到一圈灰濛濛的天空。

霸情總裁的小嬌妻 我嘆了口氣,走進屋子坐了下來。現在該是冷靜下來好好想想辦法的時候了。

可是,莫說門口有鬼卒看守,就是沒有鬼卒看守,我也飛不出這道高牆。

從屋子裏往高牆外看,依舊是灰濛濛的天空沒有任何變化,周圍依舊是黑白世界,看不到其它任何的色彩。

如果我有什麼絕世武功就好了,身輕如燕,一跳越過牆頭,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或者一拳打碎石牆,將輪轉殿砸個稀巴爛,挾持戴永國將我送出鬼門……

但幻想畢竟是幻想,我試着跳了一下,離地不到兩尺;砸了圍牆一拳,疼得我直流眼淚,牆卻紋絲不動。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天,我活動的範圍始終就只有這個院子,唯一做的兩件事就是吃飯和睡覺。

在這段時間裏,我將過去發生過的所有事情都仔細回想了一遍,卻始終想不起自己爲何會落入今天這樣的一個境地。

我的心中記掛着兩件事情。第一件事,小哥帶着林梅心的三魂六魄回了人世,有沒有救活林梅心?他有沒有在想辦法來陰間救我脫離苦海?第二件事,梅瑛姑那個可惡的婆娘究竟騙我簽下了一個什麼樣的生死書?爲何師伯沈傑聽說這件事後會大驚失色?

還有,師父洪三水此刻又在哪裏?他還記不記得我這個跟他有半來個月情分的徒弟……

我也曾多次起了逃跑的念頭,之所以不敢輕舉妄動是根本就沒有想出好的辦法。莫說高高的圍牆攀巖不上,就是趁機打暈送飯的鬼卒逃跑也不敢想,誰知道牆外還有多少鬼卒在守着?

所以,我不敢貿然行動。對於我來說,等待機會纔是唯一的辦法!一旦行動,就必須成功,否則就是死路一條。

就在我幾乎絕望的時候,這一天,機會終於來了。

這一天,我獨自坐在院子裏呆呆的望着灰濛濛的天空胡思亂想,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你是人間月 “我奉大王之命,來勸說這個人,你們趕緊將門打開。”

聽聲音竟然是當上王妃的丫頭!我心中百味具陳,她——終於記得來看我了?

在鬼卒的答應聲裏,大門“哐當”一聲被打開了,身穿一襲大紅衣裙,長裙着地的丫頭一步三扭的走了進來,就像仙女下凡。

丫頭臉上的神情特別奇怪,目光一片茫然,說不出到底是什麼表情。

我猛然記起,她死前在灘頭村跟我舉行婚禮的時候穿的就是這身衣裙!她——什麼意思?

“丫頭,是你?”我呆了一呆說道。

丫頭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做聲,然後欺近了我的身旁,壓低聲音說,“我是來救你出去的!”

救我出去?我頓時就激動起來,“丫……”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丫頭用冰涼的手指放到我的嘴脣上打斷了話頭。

“我剛纔進來的時候已經把看守你的兩個鬼卒弄暈了,他們一炷香的時刻纔會醒,而且醒來後什麼都會記不起。所以你不用擔心,趕緊跟我走!”

說完她握住了我的手!

我來不及多想,跟着她就跌跌撞撞的就往門外跑!

門外停着早就準備好的一輛馬車,我上了馬車,丫頭駕着馬車飛一般的往前而行。等到出了城門兩三里路的樣子,她將馬車停了下來,交給我一個包裹,“我只能送你到這了……這包裹裏有一幅陰界的地圖,按照地圖上的指示,你一路往東,就能找到鬼門,回到人世!”

“丫頭,你?你不會有危險吧?”我最後猶豫了一下,問道。

丫頭的臉上流下兩行悽楚的淚水,“我不是跟你說過不用擔心我的嗎?戴永國那邊我自有辦法應付。趕緊給我走,遲了就來不及了!”

丫頭的鬼靈精怪我是清楚的,知道她說的絕不可能是假話,一定有辦法應付戴永國那隻老狐狸!

我的鼻子有些發酸,最終只說了句,“丫頭,謝謝你,你多保重。”

說完,我將丫頭給我的包裹塞進懷裏,最後忘了一眼站在馬車旁的她,揮了揮手,大踏步的朝着東方走去!

等我走出很遠再回頭去看的時候,身後的一切已經掩映在一片灰濛濛的迷霧之中。

我在陰間的逃亡之旅就這麼開始了……

說句實話,我此刻的心情並不樂觀。雖然在丫頭的幫助之下逃離了禁錮我數月的那間院子,但我一路往東就真的能找到去往人世的鬼門嗎?

還有,一柱香的時間早就過去了,此刻看守我的鬼卒有沒有把我逃跑的消息告訴了戴永國?如果告訴了戴永國,那麼,戴永國應該已經派出鬼卒在追殺我了……

我沒有明確的目標,反正就是往東,離開轉輪城越遠越好……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前面出現了一座很高的大山。趕了一天的路,我累得精疲力盡,掙扎朝山腳下跑了過去。

一條彎曲的小路,兩旁都是黑壓壓的樹林,山中恐怖的叫聲此起彼伏,讓我心裏毛骨悚然。在一個巨石旁邊,我找到了一個藏身之地,一個天然形成的石洞,面積很小,大概只有兩三個平方,但足夠我容身了。

我鑽了進去,靜靜的蜷縮在裏面,真是太累了,我很想睡,但又不敢睡,在糾結掙扎中,我從懷裏取出了丫頭交給我的那個包裹。

丫頭說過,這包裹裏裝着一張陰間的地圖。

藉着昏暗的光線,我拿出那張地圖仔細看了起來。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陰間的版圖居然大得很!

大的城池一共有十座,也就是十大閻羅殿,位於中心位置的就是我剛逃出的轉輪城……

從整個地勢來看,東高西低,東邊多爲大山,丘陵地帶,而西邊地勢平坦,有大片的水域存在。

我看得心驚肉跳,因爲地圖上面並沒有註明哪個地方纔是能進入人世的鬼門。難道,鬼門在陰間的盡頭麼?

我將地圖收起重又裝進包裹塞到懷裏,剛休息了一會,忽然颳起了一陣狂風,吹得我眼睛都睜不開來。

我捲縮在石室中間,一動也不敢動。狂風中石室外突然響起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我頓時一驚,凝神細聽,就聽到“稀里嘩啦”的響聲夾雜着一種怪嘯從石室不遠處傳了過來。

什麼東西?不會是戴永國派來追殺我的鬼卒吧?我嚇得魂飛魄散,出了石室,向林子中的高坡便跑!

身後的“稀里嘩啦”和急驟的嘯聲緊緊的跟着我,我慌不擇路,跑進了茂密的樹林,時不時的摔倒,或是被什麼植物纏住。

山坡的坡度並不大,可是草溼地滑,一踩一跐溜,每一步都是踉踉蹌蹌,吃力得很。

身後的聲音依然不斷,我不敢回頭,擔心回頭看見了什麼可怕的東西,就會失去逃生的勇氣!

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嘯聲越來越大,我雖然渾身被汗水溼透,但依然感到後背發涼,只覺得寒氣森森、陰風煞煞,那奇怪的響動就要觸到我的後背一樣。

逃生是人的一種本能,我也不知哪來的一股勁,箭一樣地向前飛奔。

忽然,腳下一鬆,我整個人朝着一個懸崖掉落下去。

這下真的死定了!我雙手揮舞着在空中亂抓亂舞,希望抓住救命的東西,但我能夠抓住的只有荒草!

那些荒草是估計是長在多年積聚的腐植之中,可以說是遇風飄搖,遇水浮根,哪裏撐得住我的拉扯?只輕輕一抖,那些荒草便被我連根拔起!

我的身體迅速向下滑去……完了!這是我昏迷過去的最後念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了水聲。不,我早就聽到了水聲,就在我滑落懸崖的時候,我就聽到了水聲。

這是哪裏?我疲倦的睜開眼睛,看到了一片白霧,水聲來自左前方。

周圍白茫茫一片,並不斷有水汽落向我的身體,臉上有無數細小的水珠跳躍、撞擊,牽動着我的全部神經,一起振動。

我看了看自己,整個身體都泡在水中,正被激流衝擊而劇烈浮蕩,那種感覺有點像溫泉衝浪,不過就是水太涼,冷得我的身體有些發!

我的左手正死死地扣住一塊石頭的棱角,右手橫臥胸前。頭枕在巖壁一塊突出的石頭上,身旁是一處峭壁。

我終於弄明白了,從懸崖上摔落,我竟然落在了一個深潭裏,沒死!

我莫名其妙的興奮,大難不死,真是天意!

我全身用力,試圖讓在水中站起來,可是我無法直立,水流太急。沒有辦法,我只好鬆開有些麻木的左手,湍急的水流立刻將我捲起衝向下游。

等我還想再去抓住那塊石頭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我嚇得用盡全身力氣,手腳並用,奮力擊水,仍然不能阻止自己的身體被激流捲走。

此時此刻,我終於明白大海上的一葉孤舟是什麼感覺了。

只幾分鐘的時間,我就被衝出很遠。慌亂中我看到前方有突出水面的礁石,不好,不會撞上那塊礁石吧?我拼盡全身的力氣與激流抗爭,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剛剛獲救的喜悅頓時蕩然無存!

幸運的是,我並沒有被激流衝向礁石,而是從兩塊礁石的空隙中一涌而過,被衝下了山崖……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倚在一塊巨石旁邊,身體的下部依然浸在水中。

周圍一片黑暗,藉助天上灰濛濛的光亮,可以看見眼前是一條湍急的河流,水流拍岸跳躍,嘩嘩作響,而河流的對面和身後都是茂密的林木,黑悄悄的一片。

我晃晃有些發暈的腦袋,艱難地站了起來,攀附着巨石走上了河岸。我摸了摸口袋,發現丫頭給我的那個裝有陰間地圖的包裹還在,沈傑送給我的那把精緻小刀也在,稍微放了心。

他媽的,昨夜追殺我的究竟是什麼怪物?不會是轉輪王戴永國派出的鬼卒吧? 我坐在地上稍微休息了一下,辨明方向又向東而行。我一邊走一邊想,昨晚遇到的東西究竟是什麼,如果不是轉輪王戴永國派出來追殺我的的鬼卒又會是什麼東西?

正行走間,忽然聽到兩個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

“胖哥,你說轉輪王這次懸下重賞,讓我們捉拿的那個人到底是什麼角色啊?”

“猴子,這個我哪裏知道?我只聽說這個人來自人間,轉輪王想留他在轉輪殿一起打點事務,沒想到他不識時務逃跑了!嘿嘿,你說我兄弟聯手,哪還有辦不成的事情,難就難在轉輪王說要抓活的。到時候我們如果找到他,一定要注意力道,不要傷了他的性命纔好!”

“說得有道理!我在陰間已經遊蕩了一萬二千多年,一直沒機會投胎轉世,此次轉輪王承諾我們,如果捉到這個人就讓我們輪迴,這是不可多得的良機啊!”

“嗯,不錯,不錯!”

兩個人的交談聲悠忽就近了。

我一驚閃身躲到一塊大石頭後,渾身被冷汗溼透!昨晚那個發出怪叫的聲音究竟是不是戴永國派出的殺手此刻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兩個追命的殺手此刻已經到了我的眼前!

我嚇得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

忽然聽到那個胖子使勁的吸了吸鼻子,說道,“猴子,不對啊,這裏怎麼會有生魂的氣息?莫非那個人就躲在這附近?”

猴子答道,“不錯,我也聽到此處有生魂的氣息,我們趕緊搜,千萬別讓他逃了!”

我頓時嚇得腿肚子發軟,從懷裏掏出沈傑送給我的那把匕首緊緊地攥在手裏,心裏不停地祈禱,千萬別讓他們發現了……

我的念頭未落,就聽到那個胖子大聲的喝道,“是誰,出來!”緊接着就聽到兩個腳步聲朝我藏身的石頭走了過來。

我大驚失色,要想逃跑已經來不及了,只能跟他們拼了!

我手裏緊緊握着那把短刀,一咬牙從石頭後現出身來,怒道,“老子就在這裏reads;!你們別逼我出手!”

胖子和猴子望着我顫抖的身影陰森森的大笑,“別逼你出手?你以爲你是捉鬼的鐘馗還是什麼?嘿嘿,這是你胖爺和猴爺在陰間這麼多年聽到過最好的笑話!哈哈……”

兩個鬼卒在我面前放肆的大笑,笑得連眼淚幾乎都流了出來。看來他們已經把我當成了甕中之鱉!

兩個鬼卒笑夠了,臉上立刻堆滿猙獰恐怖的笑容,“你小子如果識相的話就趕緊跟我們迴轉輪殿,聽候轉輪王的發落!”

“如果我說不呢?”我好不容易從不見天日的禁錮之屋逃出來,哪肯就這麼輕易就範!

“那我們就只有將你抓回去了!”胖子陰測測的笑着衝猴子說道,“猴子,是你先動手還是我來動手?”

猴子一聲怪叫,“交給我吧!”說着就向我撲了過來。

我把心一橫,拼了,往前一衝,舉刀就向猴子頭上砍去!沒想到猴子身體輕輕一轉,就躲開了我揮舞着的短刀,緊接着手一擡腳,踹在我的肚子上,我一下子就仰面躺在地上,痛得我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完了!看來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猴子陰森森的笑着,與胖子一起慢慢朝我圍了過來。

就在我完全放棄了抵抗,閉上眼睛聽天由命的時候,忽然聽到一聲厲喝,一個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我和胖子、猴子的中間!

我看得清楚,來人竟然是一個女子,身着黑色的衣裙,手裏握着一柄長劍,威風凜凜的站在那裏,雙目如寒光一樣緊緊的盯着眼前的胖子和瘦子不放!

“你是鍾家傳人鍾靈?”胖子失聲喊了出來,臉上已經變了顏色,瘦子也是露出恐懼的神色。

“不錯,我正是你家姑奶奶鍾靈!還不趕緊滾!”黑衣女子臉如寒霜,聲音裏透出一種凜冽的殺機!

胖子遲疑着說道,“鍾靈,你知不知道眼前這個人是轉輪王志在必得的人犯?”

“轉輪王?咯咯……你不提他還行,一提他姑奶奶我就反胃!自從他接管轉輪殿,轉輪殿的次序就沒有一天正常過,我早就想找他晦氣了!你們還不趕緊滾,今晚我就超度了你們!”這個叫做鍾靈的女孩殺氣騰騰的喝道。

猴子和胖子兩個鬼卒見勢不妙,恨恨的盯了鍾靈一眼,慢慢的往後退了下去。

我被眼前發生的一幕驚呆了,在陰間怎麼也有行俠仗義女俠?而且眼前這個女子還和天龍八部的女五號鍾靈同名!

不會是幻覺吧?

我正在胡思亂想,這個叫做鍾靈的女子已經慢慢朝我走了過來。

我看清此了她的相貌,居然天姿國色,長得煞是好看!

我看得呆了,她朝我笑了一笑,“看來你真的就是被轉輪王懸賞通緝的那個人了!”

“通緝?”我有些納悶。

遇到野蠻公主 “哦,看來你還不知道,從轉輪城傳出來的消息,轉輪王出高價想把你抓回輪轉城,現在想得到這報酬的人都在四處找你,剛纔這兩八成也是reads;。不過,現在我幫你解決了,你該怎麼感謝我呢?”

“報酬是什麼?”我好奇的問。

“兩個輪迴轉世的名額”黑衣人答道。

“轉世名額……”我的眼前頓時浮現出戴永國辦公室牆上那面鏡子裏成千上萬沒有去輪迴轉世的場面來。

我被嚇到了,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跟我走吧!”鍾靈笑着說道。她說着帶頭往前走去,見我沒有動,又回頭說道,“怎麼,你害怕我也拿你去換名額?”

我心裏想,這誰知道呢?既然名額這麼珍貴,保不準你也會動心不是?

“哈哈,你不用怕,我纔不稀罕那什麼名額呢,我一出生就在這裏,是用不着去爭搶什麼轉世的名額的。”

щшш_тт kǎn_¢ ○

這下我更糊塗了,這好像跟我之前知道的不大一樣啊,按理說,人都是按照生死循環纔是,爲什麼她說她一直就生活在陰間呢?

而且還不用參與輪迴?

“我叫鍾靈,是鍾家後人,就住在前面這座山上,你先跟我回去,我再想辦法幫你!”

這個叫做鍾靈的女子言辭懇切,看來沒什麼惡意,又是個高手,有她在,安全係數就大大增加,我再一想自己一直這樣獨自逃亡也不是辦法,遲早會落到殺手的手中。想到這裏,我點了點頭,“好吧,我跟你走,但是你得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沿着彎曲的山路盤旋而上,鍾靈一邊走一邊邊給我講關於陰間的一些事情。

原來,眼前這山叫崑山,鍾靈竟然是捉鬼天師鍾馗的後人!

我一聽就激動了!我曾經在濱城半邊街十八號中藥鋪拜了鍾馗爲祖師爺,入了陰司門,沒想到在陰間逃亡的路上竟然碰到了祖師爺的後人,鍾靈! 腹黑VS呆萌:竹馬誘青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