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雀斑所說,廚娘只是幫助她修改錄像,似乎嫌疑不是那麼大。

“唉,嫌疑又到丸子身上了,這下還是個麻煩。”蜜蛇心想,藍海辰也感覺到一絲擔憂。

在這種情況下,壓力最大的無疑是丸子。面對這種壓力,誰也不知道丸子會幹出什麼,就像山城鬼影裏的混混男一樣。

“嚯嚯嚯嚯,看來大家猜錯了呢,宋欣瑩不是殺手。”法官又發出令人噁心的笑聲,“如此一來她們中誰纔是殺手呢,不知道大家想明白沒有?” 衆人沉默,法官的這句話實在太有諷刺意味,讓人忍不住皺起眉頭。

方纔投票之時,大家幾乎都以爲雀斑是殺手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大家的內心其實都很激動。

沒想到原本十拿九穩的選擇,居然瞬間宣告失敗,不得不說這對衆人來講是個沉重的打擊。

“嚯嚯嚯嚯,還是太嫩啊,這批玩家。”看着衆人的反應法官心想,“這些傢伙畢竟還只經歷了三場左右的遊戲,不少人甚至是經過了五到六場遊戲纔得到這個資格。

真要想像那些高手一樣任何時候都面不改色,至少要經歷過這次晉級賽才行。”

又過了一會兒,衆人終於逐漸平靜下來,接受了投票失敗的現實,法官這時纔再次開口。

“現在投票結束,我將後面的遊戲過程跟大家解釋一下。

由於這一次遊戲不會通過傳送讓大家離開這裏,所以大家要自己進入指定區域休息。”

法官說着一指背後,不遠處一個小山頭上突然出現一棟灰色的小樓,與前一晚玩家們所住的十分相似。

“那裏就是今天大家休息的地點,請大家安心在那裏養精蓄銳,想想今晚要如何行動。

另外,裏面的房間排列與昨晚的基本相同,請大家依舊選擇之前的房間休息。”

衆人聽後都很奇怪,這個要求十分詭異啊,爲什麼要有這種奇怪的規定?

不過沒有人提出異議,這對遊戲並沒有什麼影響,遵守就是了。

“另外,今晚的行進路線會在不久之後發到大家的手機上,大家可以在殺人遊戲應用裏面查看,提前做好規劃。

在今天下午6點之前,請各位待在住處,不要隨意亂走動。6點之後大家就可以出發,進入遊戲區域開始行進。

但遊戲的正式開始時間依舊是零點,這個過程大家應該都已經熟悉,我就不多說了。”法官說。

衆人紛紛點頭,看來以後遊戲很大可能就會按照這個節奏一直下去。白天留給玩家足夠的休息時間,6點過後開始行動。

在遊戲奇異能力的幫助下,玩家們很快就可以從疲勞中恢復,甚至不需要睡覺。

“嚯嚯嚯嚯,那麼大家現在就可以就地解散了,祝所有玩家今晚都能夠成功達到自己的目的!”

法官說完便“呼”地一聲從地面上衝起,徑直將自己投入篝火中。下一秒那青色的篝火和法官一同消失,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衆人你望我我望你,過了一會兒才紛紛站起身來,漸漸向不遠處的那棟灰樓走去。

蜜蛇在走前悄悄對藍海辰眨眨眼,似乎是在誇獎他一般。藍海辰充滿邪氣的一笑,標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突然向藍海辰這邊倒來。藍海辰見狀急忙伸手去扶,發現卻是病號有些虛弱的在衝自己苦笑。

“咳咳咳……不好意思撞到你了,一時沒控制住。”病號又咳嗽了兩聲說。

“就你這副樣子根本就不叫撞,頂多能把一個小姑娘壓倒,被人叫做流氓。”藍海辰也同樣苦笑兩聲,扶着病號讓他站穩說。

病號不愧是病號,整個人就像張紙一樣輕飄飄的,沒有一絲活力。藍海辰記着這個傢伙好像姓俞,原本長得不醜,甚至稱得上十分清秀。

只是因爲他這副病殃殃的形象,多好的長相都會被掩蓋掉。

“唉,從小就這樣,先天的,治不好了。”病號又搖搖頭說,“真羨慕你們這些身體沒有病的人,有時候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

“別這麼想,大家都進入這個遊戲了,還談什麼公平不公平的。那些比你死的早的不更倒黴,他們情願身體差點。”藍海辰接着說。

病號微微一笑,鬆開了藍海辰自行離開,藍海辰也跟上大部隊,大家一起朝那棟新的灰樓走去。

越走藍海辰就越覺得這棟灰樓與昨晚那棟越像,他悄悄來到蜜蛇身邊,小聲出聲詢問。

“這棟樓在結構上與之前那棟一樣嗎?”藍海辰說。

“基本差不多,不過好多地方似乎都反着。比如我要是還在原來的房間的話,那條密道就沒法用了,它肯定在另一邊的某個房間裏。”蜜蛇解釋說。

“居然是這樣……”藍海辰暗暗點頭,心裏覺得這一點十分有趣。

接下來大家進入灰樓,找到自己對應的房間住下。由於此時殺手和警察們都已經知道自己的同伴,因此平民們也沒有再搞出什麼事。

而蜜蛇則暗中通知大家先緩一緩,先休息一會兒再集合。

藍海辰回到房間後立刻翻出手機,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屏幕。昨晚的任務已經完成,按理說神祕號碼應該給他一個答覆纔是。

這種等待是最難熬的,就在藍海辰覺得自己已經等了一萬年之後,手機終於震動起來。

通知欄上提醒收到一條新信息,藍海辰急忙打開,看了一眼後卻是一愣。

“這是怎麼回事?”藍海辰忍不住開口說。

他發現發來信息的號碼居然不是神祕號碼,而是遊戲管理方,那個一切數字都正常的號。

而信息裏的內容卻跟神祕號碼的語氣十分類似,充斥着一股隱匿感。

異世穿越帝國 “玩家藍海辰和江雨煙,立刻前往地下室5號房間,不要告訴其他玩家。”

藍海辰眉頭一皺,立刻打電話給江雨煙,江雨煙似乎就守在電話邊上,瞬間就接了起來。

“那條信息你收到了嗎?”藍海辰開門見山的說。

“收到了,但很奇怪啊,那個號碼……”江雨煙回答。

“打住,我知道你要說什麼。這裏面確實有些奇怪,現在我先過去,你等我消息。”藍海辰說。

“那你一切小心。”

江雨煙點點頭接受了藍海辰的提議,藍海辰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服,深吸一口氣推門而出。

樓道里沒有人,看來大家都還在休息中。藍海辰趁機快步下到地下室,找到了那間門上寫着5的房間。

他小心的推開房門,將頭探進去觀察裏面的情況,沒想到下一秒藍海辰立刻忍不住驚呼出聲。

“怎麼會這樣?!” 藍海辰全身緊繃,右腿微微向後退出一步,同時將門微微開啓,隨時準備奪路而逃。

在房間的中央居然站着一個身披黑袍的身影,此刻這身影正面相窗戶背對着自己。但即便如此藍海辰也能瞬間認出,這個傢伙是法官!

“爲什麼法官會在這裏,他究竟想要幹什麼?是與神祕號碼的任務有關嗎,難道這件事已經被他發覺了?”

一連串的問題出現在藍海辰腦中,此刻的他恨不得立刻轉身逃走。但理智告訴他這樣很危險,要鎮定,聽聽法官想說些什麼。

“嚯嚯嚯嚯,是不是很吃驚,沒有想到會在這裏看到我?”這時法官轉過身來看着藍海辰笑道,一雙細長的眼睛讓人作嘔。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在白天見到法官。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藍海辰回答說,裝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進來說吧,不用緊張。這次找你們,是因爲你們觸發了遊戲的一個隱藏條件。”法官擺擺手示意藍海辰進來。

藍海辰點點頭走進屋內,然後將房門輕輕帶上。他掏出手機假裝查看時間,同時將一條事先準備好的信息發到江雨煙那裏。

法官居然提到了隱藏條件,那麼這次見面就沒有危險。

“還有一名玩家會來,你應該已經在信息裏知道是誰了,我們等她來了一起說。”法官又說。

不一會兒門又被小心推開,江雨煙從外面進入。她一看到法官也是一驚,心裏也下意識的擔心起來。

藍海辰偷偷給江雨煙一個眼神,告訴她不用擔心。江雨煙這才放心的走到藍海辰身旁,兩人一起注視着法官。

“嚯嚯嚯嚯,這下人都到齊了,我也開始說明。首先你們無需擔心,這裏就像昨晚的那兩個房間一樣,受到遊戲保護。

其他玩家不會發現你們已經不在,會自動忽略你們,所以請不必擔心暴露。

而這次之所以把你們叫到這裏,是因爲你們完成了一個遊戲的隱藏條件,觸發了新的角色!”法官笑着說。

“觸發新角色?聽起來像電子遊戲一樣。”藍海辰嘴上說着,心裏卻有些激動。看來確實是昨晚的行爲起到了作用,不利的情況將會有所改變。

“是有些像,你們還記得我在講述規則時說過的話吧。簡單來說,就是遊戲的一些新角色會在遊戲中隨機被觸發,這會讓遊戲規則在一定程度上發生改變。

而你們,恰巧觸發了其中一條,這也就是找你們過來的原因。”

法官說完將手伸到兩人面前,上面捏着兩張新的卡牌,背面朝上不知道具體內容。

“這就是你們的新卡牌,上面有你們的新身份。請將原本的卡牌交出,替換新的卡牌。”

藍海辰和江雨煙聽完都將自己的卡牌掏出,江雨煙看到藍海辰的殺手牌後,眉毛不經意間挑了一下。

“哈哈哈,不要在意以前的身份,從現在起你們將處於同一陣營!”法官說着將新卡牌交到兩人手中。

“太好了,終於可以一起活下來了!”藍海辰激動的翻開卡牌,發現上面印着一個男人的剪影,剪影的手伸向卡牌邊緣,似乎握着什麼。

藍海辰看向江雨煙,兩人將手中的牌對到一起。發現江雨煙的牌也有一個女人的剪影,手同樣伸出,正好與藍海辰的鏈接到一起,組成一幅牽手的畫面。

“這是?”藍海辰看向法官。

“這是情侶牌,代表着一種特殊身份。”法官解釋說,“觸發條件是兩名不同性別的玩家幾乎同時到達終點,而且相隔的時間要短於其他玩家。”

藍海辰和江雨煙暗暗點頭,這個條件與神祕號碼給他們的任務一模一樣,看來神祕號碼也是想讓他們轉換身份。

“這個牌有什麼特殊之處?”江雨煙問。

“擁有這兩張牌的玩家會默認變成情侶,即便是敵對陣營也不例外。

情侶自然是相愛的,因此他們不會彼此殘殺,而是一起對抗所有阻撓他們的人!”法官解釋說。

“阻撓我們的人,我的隊友還有其他人肯定都不會允許我們在一起的。”藍海辰冷冷一笑說。

“是的,所以從現在開始,他們已經不是你的隊友了!

由於你們之前是敵對陣營,所以爲了在一起,你們現在的目標已經變爲殺死所有其他玩家,一個不留!”法官點頭說。

“要殺死所有玩家,這不是比殺手還難?”藍海辰眉頭一皺問到。

“嚯嚯嚯嚯,放心,遊戲不會這麼難爲你們。就像殺手一樣,你們不用將所有人都殺死,而只需要將殺手和警察全滅就可以!

因此你們以後就要齊心合力,一起以這個爲目標,才能最終活下來!

並且在你們死亡之前,就算警察或者殺手有一方被全滅,遊戲也不會結束。而是要一直等到你們完成任務,纔會真正分出勝負!”法官笑着解釋說。

“也就是說這是一場暗殺咯,要在不知不覺中殺掉所有玩家!我們雖然人很少,但卻有信息優勢!”藍海辰說。

“是的,現在只有你們知道新身份的產生,其他人還被矇在鼓裏。但請你們注意,這個祕密只能保持三晚,三晚之後我就會將這個消息公佈出來,到時候你們的這個優勢就沒有了。

當然,到時候你們的身份以及原先所屬陣營依舊會保密,這點請不必擔心。”法官補充道。

“三個晚上嗎……看來時間緊迫……”江雨煙思索着說。

“對了,還有一點你們要注意,那就是殉情設定。

由於你們是情侶,所以當你們其中一人被殺死時,另一人也會跟着殉情。

換句話說,你們之中只要死一個人,另一個也會跟着死。這樣你們就全盤皆輸,這點一定要牢記哦!”法官又說。

藍海辰和江雨煙對視一眼,這情侶看似擁有信息優勢,可以將所有人玩弄在股掌之間。

但其實這卻是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尤其是那個殉情,簡直就是喪心病狂的設定。

“但無論如何,這已經是我跟雨煙一起活下去的唯一機會!”藍海辰心想。 藍海辰握緊拳頭,心中暗暗發誓,無論這情侶想要勝利有多麼難,都一定要完成。

他還有太多的祕密需要去挖掘,即使這一世死去,下一輩子依然不得善終。況且還有江雨煙,等到藍海辰再次轉世,恐怕一切都已經物是人非。到時候即使再見也無法相識。

江雨煙也默默看着藍海辰,心中也有同樣的想法。無論之後會遇到什麼,先活過這場遊戲再說。

“法官,我還有一個問題。如果現在的我們被警察驗到,那會顯示什麼身份?”藍海辰又開口詢問。

“嚯嚯嚯嚯,放心,就算是被查到,你依舊會顯示爲殺手,不用擔心真實身份被泄露。在三個晚上過去之前,你的情侶身份是不會被遊戲泄露出去的。

當然,要是你自己玩不好被人發現了,就另當別論。”法官笑着回答。

“哼,泄露殺手身份同樣糟糕!所以目前我絕對不能讓警察驗到,否則雨煙機會有危險!”藍海辰聽後心想。

“接下來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就離開了。這個房間對你們的保護依然有效,不必擔心。”法官又開口說。

藍海辰和江雨煙對視一眼,確認沒有問題後便都搖搖頭。

法官見後怪笑一聲,隨後全身突然裹上一層青色火焰。隨着青色火焰的不斷跳躍,法官也眨眼間消失在房間裏,不見了蹤影。

“我們……”

“等等!”江雨煙剛剛開口就被藍海辰攔下。

“咱們換個地方,這裏不能久留。”藍海辰用眼神告訴江雨煙,江雨煙當即點頭表示明白。於是兩人走出房間,在地下隨便找了個屋子進去。

剛一進屋藍海辰就突然把江雨煙抱住,江雨煙也同樣緊抱着藍海辰,並將對方的嘴封住。

過了好一會兒兩人才分開,藍海辰握着江雨煙的肩膀,看着對方的眼睛喘息着開口。

“還好,總算又迴歸同一陣營了!昨晚上簡直要把我嚇死,這天殺的倒黴地方簡直讓人崩潰。”藍海辰說着又深吸幾口氣,這一晚上雖然短暫,但他的壓力卻前所未有。

“是啊,也快把我嚇死了。還好咱們完成了那個任務,只是不知道這神祕號碼到底和遊戲是什麼關係,居然可以知道這麼多細節。”江雨煙也說。

“恐怕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不說這個了,現在咱們有了新身份,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勝利!”藍海辰扶着江雨煙坐下,開始思考新身份的事。

“對,現在咱們的立場就像上一輪遊戲的林婉寧一樣,一定要謹慎的平衡殺手和警察兩邊,不能讓他們發覺不對勁。”江雨煙點點頭說。

“確實,不過聖騎士的方法雖然看起來精妙,但有的地方設計痕跡太過明顯。

所以咱們要儘量避免使用這種思路,一定要循序漸進,不能將計劃定得太過死板,這樣一旦出問題就會很麻煩。”藍海辰說。

“那我們怎麼辦?”江雨煙問。

藍海辰仔細想了想,最後拍了一下手說:

“咱們的優勢就是咱們兩個人可以相互配合,不像聖騎士始終是孤軍奮戰。

因此咱們要利用起這個優勢,各自在原本的陣營裏紮下根,這樣纔好策劃後面的行動。”

藍海辰說完認真看向江雨煙的眼睛。

“要對付敵人,首先就要清楚敵人的身份。現在殺手這邊咱們已經都清楚了,就剩警察那裏。

我先將殺手的身份告訴你,你以後要小心這些人。”

於是藍海辰將蜜蛇等人的身份告訴江雨煙,由於新身份的關係,現在藍海辰已經沒有以前那些顧及。

“竟然是這些人……那昨晚襲擊我的就是……”江雨煙聽後問。

“就是那個野狼,是個十分麻煩的傢伙,很不好惹,我也沒有把握短時間裏拿下他。”藍海辰表示。

“以後再從長計議吧,那剩下的警察身份……”江雨煙說。

“警察的身份就要靠你來完成了,你是平民,更容易獲得他們他們的信賴。”藍海辰回答說,“所以接下來的第一步,就是想辦法讓你接近他們!”

“接近警察?這不會引起他們的懷疑嗎?”江雨煙奇道,在她看來這麼做似乎有些冒險。

藍海辰聽後笑着搖搖頭,然後開始仔細向江雨煙解釋。

“不會的,因爲那些警察現在基本不會懷疑你。”

“啊?”江雨煙聽後一驚。

“你是對昨晚的狀況沒有一個全面瞭解,這纔會覺得奇怪,其實真實情況很好理解。”

於是藍海辰將警察陷害江雨煙的過程說了一遍,江雨煙聽後恍然大悟,沒想到竟然是這樣。

“也就是說,現在那些警察已經基本確認我沒有嫌疑?所以現在的我對他們來講就是個視覺盲點?”江雨煙分析說。

“正確,所以現在正是你接近他們的好機會。

別看今晚投票的時候丸子差點被認出來,其實要論真正的輸贏,昨晚警察其實是吃了大虧的。

所以此時他們的士氣應該也處於低谷,一有點機會就會拼命想抓住。”藍海辰說罷微微一笑。

“更何況這個機會還是沒什麼嫌疑的你帶來的,這就更安全了。”

江雨煙聽後點點頭,竟藍海辰這麼一說似乎確實如此。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