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我和文翰對望一眼,隨即,我從俞川的手中抽出自己的胳膊,朝外面走去。

一出去,就見張導坐在椅子上,雙手扶額,一臉煩躁的樣子。

“怎麼了,張導?”我走過去輕輕問他。

他擡頭掃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是……哎……”

想想又扶額不說話了。

文翰走過來,輕輕拉開我,示意他來問。我就退到一邊,只見文翰走到他身邊,拉開椅子坐下,伸手拍了拍張導的肩膀,笑呵呵的問道:“張導,怎麼愁眉苦臉的?剛開機,你這樣可不吉利!”

“還吉利呢!你都不知道,現在各大網站把我們開機着火的事情,說的多麼不吉利了!剛纔姜娜打電話來嘲諷我們,說是天要詛咒我們這部戲,只因爲女主角不是她。投資方的大股東也打來電話,如果不換女主角,他們就撤資了。”張導嘆口氣道。

我聞言,差點沒氣的吐血!根本就是姜娜在借題發揮!

聽他這話的意思,我如果不離開劇組的話,整個劇都沒法拍攝了。可我要是這樣離開,就會揹負黴星的名聲,到時候,誰還請我拍戲啊!

“這種時候,如果可兒離開,前途不是毀了嗎?張導,沒有投資方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有積蓄,我可以拿出來重投這部戲,只要求女主角還是可兒!”文翰激動道。

我聽後,感動的看着他,想到他要散盡家財來保我的前途,我就忍不住落淚了,“文翰算了。我不需要你這麼做。沒什麼大不了的,我不拍好了。”

說話間,我轉身就拿起椅背上的貂皮披肩,想要離開。可就在我手剛碰到衣服時,一隻大手緊緊握住我的手腕,制止住我。

我順着這隻手,慢慢將目光往上攀去,很快就看到了俞川那似笑非笑的臉龐,“我看誰敢阻止你演這部戲的女主角!哼,我俞川不才,但閒錢還是有不少。”

他話說到這頓了頓,將目光移到張導身上,“一個億夠不夠?”

他這句話一出,我驚愕的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他。

就連張導都發出疑惑聲,“你只是可兒的助理吧,你可不要開玩笑。”

俞川仰起頭,傲然的笑了,“劇組帳號發給可兒,一會我就讓會計打款給你。”

“不是……你誰啊?”張導這會直接站起來,上下仔細打量着他一眼,不可置信的又問了一遍。

“很明顯我是土豪。”他朝張導聳了聳肩,隨後,就替我拿起披肩,搭在我的肩膀上,整理了的頭髮一下,纔對還在愣神的張導提醒道,“記住,一定要發帳號。我現在,先帶可兒去醫院。回見。”

“等等,你究竟是誰?”我這下拉着他的胳膊,顧不得指甲的痛,疑惑的問他。

“你明明知道我最討厭回答問題了。”俞川沒回答我,而是拽着我的胳膊往外走。

他的力氣很大,我被他拽的步伐急促。文翰在我們離開,走到走廊處時,才後知後覺的追了出來,“等等……”

俞川聞言,拽住一個女服務員道:“那是大明星文翰。”

“文翰?”那個女服務員激動的朝文翰那邊看去,一看到果然是他,大喊大叫起來,“是文翰啊!快來啊!”

她這一嗓子,將二樓包房區那些站在門口的服務員都驚動了,僅僅十幾秒的時間,那些服務員就衝過去把文翰團團圍住了。

文翰就沒法再追上我們。

而可氣的是,俞川下樓後,招來經理,朝經理指了指樓上道:“樓上服務員上班時間追星,一定要處分,你也要罰!”

“是是……”經理是個頭髮花白的老頭,一聽他這麼說,忙點頭稱是。隨即,在我們離開的時候,急忙跑樓上了。

我扭過頭看着那經理上樓,不禁朝俞川道:“你這樣太過分了吧?明明就是你剛纔告訴服務員文翰在那的。”

“是我告訴她的,可我沒說讓她們上班追星吧?” 女神的貼身男秘 俞川挑了挑濃眉,在扶我來到路邊停的一輛黑色邁巴赫車邊。隨後,副駕駛座上,下來一個穿黑色制服的小夥,朝他打招呼,“俞總!”

俞川沒理他,他也不介意,而是拉開後車門,躬身讓我們進去。

俞川在我前面,照理說應該是他先進去坐,可他卻閃開一邊,讓我先進去,並提醒我,“小心手。”

這樣體貼,讓我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畢竟,之前他對我可是沒什麼好臉子。

我坐下後,他才坐進來。而外面那個小夥就替他關上了車門。

小夥坐進來之後,司機就問小夥,“小莫,俞總要去哪?”

小莫就轉過頭問俞川,“俞總,我們去哪?”

“醫院。先聯繫一下那的外傷主任,一會有病人找他。”俞川吩咐道。

“好!”小莫點點頭,隨即,拿出手機打電話去了。司機也發動了車子往醫院趕。

我則驚愣的看着俞川,心想這傢伙怎麼會這麼有錢啊?難道和姜家沾邊的人物,都這麼有錢?

邪少的簽約萌妻 可這幾年,姜家一天不如一天了,估計現在姜家,也沒有俞川這麼豪吧?

“別這麼看着我,是逸晟安排的。”他似乎看出我的疑惑了,回頭掃了我一眼道。 “逸晟安排的?”我眨了眨眼,疑惑不已。

“現在說話不方便,等回頭細細說給你聽。”俞川不再多說什麼,身子靠在車後座上,閉目養神。

我乘機細細打量了他一眼,發現他無論是身材還是相貌,都是出挑的。如果混演藝圈,一定是偶像派的。

他既然說,這裏不方便回答我,我也就不好多問。隨後,去了上海某家大醫院,找到外傷科主任,外傷科主任親自在手術室給我包紮傷口。我覺得有點大材小用的感覺,可是,人家主任一點怨言沒有,全程對我和俞川客氣熱情。

我即使現在有點名氣,但也不至於被人這樣重視,所以,我覺得,還是俞川的面子大。不禁暗自猜測他的身份和資產來。

等我包紮完畢,坐上回酒店的車上時,俞川兜裏傳來了我手機的短信音。他拿出我的手機,按了一下開屏按鈕,結果有密碼,所以問我:“開機密碼是什麼?”

“我來吧?”我可不想隱私被他窺探。

他卻長睫一垂,看着我受傷被紗布纏繞的手指,“我覺得你現在不方便。”

“……好吧,是……是逸晟的祭日。”我輕聲道。

他聞言,愣了一下,“你這是要提醒自己做的惡嗎?”

“你沒必要知道。”我別過頭不理會他。

心裏卻在回答,其實,我唯一忘不掉的就是這個日期,所以,喜歡用來做密碼。

“好吧。相信逸晟知道你這麼在乎他,在天有靈的話,一定會原諒你的。”因爲車上有別的人在,所以,他說話謹慎。

我再沒搭話,他則快速的觸屏撥了密碼。撥完,屏幕被打開,他一看信息的發件人笑了,“是張導。果然投資方撤資了,走投無路的他,抱着試一試的心裏來發帳號給我。”

“他真發帳號了?”我將目光移向他手裏的手機屏幕上,真的看到了張導發來的劇組帳號。

還不等我細看,俞川就將手機遞給前面的小莫,“莫會計,從我瑞士的賬戶裏轉一千萬給這個賬戶,順便給他打電話,讓他今晚7點,去秦可兒的房間籤合作合同。你今天下午,讓律師準備好合同。”

“好的。”莫會計接過他遞來的手機,照着上面的帳號去操作了。

我則詫異的看着俞川,“你真的要投資這部戲?現在媒體都在宣傳,我們這部戲開機着火,不吉利啊!你投資的話,豈不是會虧本嗎?”

“我俞川從不做虧本的買賣。更何況,這本來就是……”他突然俯下頭,湊到我耳邊,輕聲道,“這本來就是逸晟設計好的。”

“你什麼意思?”我驚愕了。

什麼叫逸晟設計好的?難道開機儀式上的着火事件另有隱情?

“你以爲香那麼容易斷的?”俞川脣瓣朝我耳邊貼的更近,聲音更小,同樣溫熱的氣息打在我耳後更熱,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身子往後縮了縮,躲開他的靠近,環顧了一下四周,小聲問他:“是他做的嗎?”

我指的他,當然就是逸晟了。

聽者甚明,俞川點點尖下巴,輕聲道:“大白天有這樣能力的邪祟,除了他,還會有誰?可兒,你真是幸運,可以得到他的諒解。否則,他會有一萬種殘忍的方法,讓你死亡。”

他這句話一出,我心“咯噔”一跳,隨即後背都發寒了。

“逸晟這麼做是爲了什麼?”我轉移話題。因爲,我不敢再想如果逸晟不肯原諒我的後果。

“當然是愛你了。”

“愛我?”我納悶了,愛我就讓記者埋汰我?讓投資方撤資,逼導演換掉我?

“他是想你火。你放心,明天一早,所有網站都將是你的正面新聞了。我不會賠本,你也不會失去這個角色。這些,都是逸晟安排的好。本來,他就想投資爲你拍部戲捧紅你的。”俞川笑着說道。

我對自己不能掌控的事情和人,都會感覺到恐懼。就像現在,我聽到一切都是逸晟安排的,我就有些呼吸困難了。

如果有一天,我不順着逸晟了,會不會我將死的很慘?

“感動嗎?”俞川伸手拽了拽從我肩頭滑落的貂皮披肩,溫聲問道。

“感動……”我當然不會說不感動了。

等到了酒店之後,小莫才轉賬成功,並且接到張導的電話,張導說晚上一定到。還說了些感謝的客套話。

俞川只是淡淡的笑了,隨即,接回我的手機,就打發小莫離開了我們的房間。

這時,我才發現小譚不在套房裏,忙問他,“小譚呢?”

“她好像接到她家打來的電話,說是她爸爸出事故住院了,急匆匆趕回京了。”俞川此時拿着酒店的熱水壺,去裝水泡茶了。

我發現他好喜歡喝茶,姜家人其實除了老二家,其他人都不愛喝茶。據說,逸晟的媽媽就是個泡功夫茶的行家。

而逸晟在她死後,再沒喝過茶。

“哦。那她也沒和我說一聲,好歹我給她打點錢啊。”我嘆了口氣。

俞川將電水壺插上電,打開開關,就坐到我身邊的沙發上,“沒事,我臨時借給了她十萬,希望能夠幫上她。”

十萬?這俞川果然土豪。

“她還不上,以後你問我要。”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這時,他卻目光異樣的掃了我一眼,“沒必要,你和我不必分的這麼細。”

“啊?”我沒幻聽吧,這話說的可有點曖昧了。

也不知道逸晟在不在? 極品魔鬼啃小羊 會不會亂想啊?

我四周環視了一圈,目光有些避諱的,不去看他。

俞川卻道:“逸晟不會吃我的醋。再說,我說的話並沒有其他涵義。因爲,我有今天的一切,都是逸晟幫我的。”

既然他把話頭挑起來了,我忙問他:“逸晟怎麼幫你的?”

“這你要問他了。我可不喜歡花時間說這些事。”俞川拿起酒店裏的茶具,開始擺弄,準備泡茶了。

我也覺得無趣,就回到自己的房間,脫下披肩,費力的拉開晚禮裙後面的拉鍊,好不容易脫掉裙子。就翹起受傷的手指,拉開衣櫃,發現小譚並沒來得及將我的衣服掛好。衣服應該還在行李箱裏,而我的手又不方便打開行李箱。出去喊俞川幫忙的話,我現在又衣衫不整……

最後實在沒轍,只好跑到浴室,拿浴巾裹住身體,走了出來,朝正在泡茶的俞川,甜甜道:“川哥,幫我個忙唄?”

俞川一聽我的話,放下水壺,朝我這邊看過來,估計一看到我只裹了浴巾之後,愣了好幾秒,才冷冷道:“昨晚逸晟沒有滿足你?你這是來找我紅杏出牆?”

“你這人說話怎麼這麼難聽啊!”我氣的顧不得手受傷,就“砰”的一聲關上門了。

等關上門,還聽到他的聲音隔着門傳來,“難道被我說中了?生氣了?”

這讓我火噌噌上了頭頂,猛地又拉開門,朝他怒道:“我只是手受傷了,想要你幫我打開行李箱,那幾件衣服出來而已。你至於說話這麼沒分寸嗎?!我秦可兒就算再飢渴,也不可能找你這種男人的!更何況,我和逸晟發過誓,這輩子無論他是人是鬼,我都不會背叛他,離開他的!請你以後說話放尊重一點!”

說完這句話,我不等他反應,就將門關上,並且反鎖了。

這會氣的我拽掉浴巾,就扔掉,怒不可遏的罵道:“自戀的神經病!”

環顧四周,“逸晟,你要是在的話,請你聽好了,我不想再看到他!”

我話音剛落,門一下就被擰開了,隨後傳來俞川的聲音,“我向你道歉還不行……呃……”

“啊!”我一聽到他的聲音,就驚羞的捂住胸口,朝他那邊吼道,“你出去!”

天啊,他怎麼突然進來的?我明明反鎖上門了啊!

“身材不錯。”他愣了幾秒,還上下打量了我一圈,才慢悠悠的走出去,把門給關上了。

我臉頰發燙,氣的身子都顫抖了,“逸晟,這就是你表哥?他偷看我,你自己看着辦!哼!”

“逸晟不在。”門外傳來俞川囂張的聲音。

“……我晚上告訴他!”

“他不會信你的。”

“……你不要臉!”

“要不要臉,我的臉都在臉上,怕什麼。”他帶着笑音說道。

“……”我直接氣的無話可說了。

“你先去洗手間,我給你打開行李箱,拿出衣服來,算是道歉成吧?”俞川在外面問道。

“不需要,我自己能行!”我寧願手指再痛,也不用他幫忙了。

“看來,你不是真的要我幫忙,確實是……”

“好,你幫我弄!”以免他再說出難聽的話,我到底還是妥協了。

隨即,躲進了衛生間,“好了。”

之後就聽到他擰開門走進臥室,然後拖行李箱,再拉開拉鍊的聲音,弄完喊道:“我已經打開了,你出來吧。”

“你先出去!”我怒道。

“你這女人真是矯情。看一下又怎麼了,我又不是故意的。”他嘀嘀咕咕的離開了。

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我才拉開洗手間的門,從門縫往外看,沒看到他之後,我才走出來,第一時間將房門反鎖。仔細看了一遍,確實反鎖上了,我才放心大膽的換了一套寬鬆的連衣裙款式的襯衣。

換完,就再也沒出去。

直到張導的聲音從外廳傳來,“俞總,晚上好。之前我對你失禮了,還請見諒。”

看來,張導來和俞川籤合約了。 聽到張導的聲音,我才拉開門走了出去。

一到外廳,就見張導領着他的助理宋雲坐到了沙發上,一看到我,又主動站起來,朝我打招呼,“可兒。”

看到張導對我笑的這麼熱情,讓我有點不習慣了,“張導,宋祕書你們來了。”

“嗯。”張導笑着點點頭,隨後重新坐下。

這時,俞川正坐在單獨的一張沙發上,看着我走過來坐下後,他將茶几下的投資合同拿出來,遞給了張導:“這是我律師擬定的投資你們劇組的合同,你看看,有沒有異議,沒有的話,我們就簽約,正式合作。”

張導接過合同,簡單的掃了幾眼,就遞給身旁的宋雲,讓宋雲去看,自己則和俞川聊起來,“俞總啊,雖然開機的時候,有些不好的事情發生。但我保證,只要資金到位,我保證將這部戲拍得很精彩。也謝謝你,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幫助我們。”

“這些客套話不必說。我只要你做到兩點,資金方面,就沒有任何問題。”俞川翹起二郎腿,身子斜靠在沙發背上,傲然的看着張導道。

張導摸了摸自己的及肩白髮,疑惑的問道,“哪兩點?”

“在劇組對我們家可兒尊重一點;對姜娜惡毒一點。”俞川輕啓脣瓣,淡淡道。

“可姜娜並不在我們劇組!”張導爲難道。

俞川上揚脣角,邪邪一笑道:“我不管這些,只問你能不能做到這兩點?”

“呃……”張導猶豫了一下,隨即,目光移到我身上,想了想,最終又道,“第一點我可以做到,也必須做到。可第二點,我真的是無能爲力,你也知道,姜娜最近臉部毀容,在醫院接受治療,不但是我們這個劇組進不了,就是別人的劇組她也同樣進不去。”

“張導如果信我的話,明天下午給她打個電話,和她簽約女二號的角色,我保證,她樂意之至。”

“可她的臉……”

“藝術這麼發達,而且,她傷的又不是那麼重,養一個星期左右就好了。那些都不是問題。”俞川用肯定的語氣說道。

如果是別人說這句話,我或許不信。但俞川說這句話,我絕對信!而且,最重要的是,俞川把姜娜招進劇組,分明就是給我機會對付她!

我很是感激,這會忙勸道張導,“張導,俞川從沒有失算過,你聽他的準沒錯。”

經過我這麼一肯定,張導這才鬆了眉頭,“好,明天下午我給姜娜打電話,如果她肯來劇組的話,我必然不會允許她囂張跋扈的。”

張導就是張導,說話一點都不留把柄。可見很謹慎。

然而,比起俞川做事這種無所畏懼的態度來看,張導還是沒有他身份地位高,否則,說話就沒必要這麼謹慎了。

隨後又說了幾句話,宋雲就看完了合同,對張導說了句沒問題。張導就和俞川愉快的把合約給簽了。這樣一來,劇組的投資商就變成了俞川。

也就是,一瞬間,他從我的私人法師成了我的老闆!

張導他們離開之後,俞川就說這個套房他不喜歡,非要將我和他調到了這酒店的總統套房裏,進來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這裏的總統套房,是他長期租住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