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我還是對着殷明珠說道:明珠,這件事情不是你的錯,你別太難過了。

殷明珠努力的擠出來一個笑容,說:我爲什麼要難過?要了他的命的是貪婪。

即便如此,我還是能夠看到她壓抑不住的內疚,說道:你爲什麼偏偏要裝作這麼堅強的樣子?

這句話讓殷明珠不爽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說:我早就給你說過,下山之後那些村民的選擇會讓你大吃一驚,我勸過你,你自己不聽,現在可好了?

看殷明珠像是鬥雞一樣的看着我,我反而覺得輕鬆了下來,還稍微的露出了微笑來,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殷明珠翻起了白眼,說:老天爺對大家都公平,你以爲我是白癡麼,覺得是老天無情隨意收割我們?聖人有那麼閒說那種屁話。

陰命顯然火氣還是很大。

我笑了,並不在意,說:既然這樣,我相信,那些人一定會有報應的。

殷明珠有點愣神,顯然沒有想到我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隨後有點泄氣的問: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神?

我搖頭。

殷明珠也搖頭,說:我們修道的自己都不信,還談什麼報應,這個世界壞人活千年好人不長命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我不信有神,但是相信有鬼,有鬼必定有鬼差陰司,我不信他們能夠平安無事。

殷明珠聽了我的話眼前一亮,說:你想要到陰司告他們的狀?

我得意的說道:那是自然,咱們下陰間,見閻王,死了這麼多魂魄,閻王難道不發飆?

殷明珠一聽來了精神,說: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我剛好學會了借道陰陽的道術。 想到這裡,中年男人看了眼墨九狸陣法的位置,轉身回到身後的帳篷裡面去了……

墨九狸和帝溟寒等人回去后,錦年看著武老問道:「武老,你來的時候,大概知道有多少人,集結準備來這裡?」

「所有人都聚集在蒼穹山不遠的雲木城了,我來的時候去看了一眼,單是隠族實力和我相當的老傢伙,就有五十多人,其餘的實力跟我差不多的也有兩百餘人,剩下一些實力低的,全部加起來,可能有三千多人,每個家族最少都會有一隊人參與,少的十幾個人一隊,多的一百多人一隊……」武老想了想說道.

「三千多人?還大部分都是強者,這手筆果然不小啊!」錦年聞言有些無語的說道。

「確實,丫頭啊,你到底是得罪了什麼人?需要如此來陷害你?」武老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也很想知道!」墨九狸十分無奈的說道。

武老聞言一愣,想了想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幾人說道:「我總是覺得幕後想害你的人,似乎不願意自己出手,才會這樣陷害你,想借蒼穹界強者的手除掉你,不僅想殺你,還能讓你身敗名裂!」

「這一點我也想到了,但是確實是不知道對方是誰!」墨九狸說道。

「你這丫頭還真的是……連是誰想害你都不知道啊!」武老看著墨九狸無奈的說道。

墨九狸也沒辦法,現在她確實不知道幕後的人是誰,唯一能懷疑的對象就是錦年說的,曾經遇到的黑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兩個人,但是之前從夏家人口中得知的情況來看,對方應該是錦年看到過的黑衣女子……

只不過黑衣女子四個人也確實讓墨九狸無法想出來對方的身份,猜不到是誰要害自己!

接下來的日子,墨九狸和帝溟寒完全沒有打算再理會外面叫囂的那些人,不管後來的人是誰,墨九狸和帝溟寒都沒有理會!而墨九狸留下來的毒陣,開始的時候,最先來的老者和中年人,就提醒過了……

但是那些後來的人,完全沒幫對方的提醒聽進去,因此一個個不信邪的走進陣法,出來的都是一個個屍體,哪怕有人剛進去察覺到不好跑出來,也活不過一天的時間,就會徹底變成一具屍體……

而且,分明也沒看出來墨九狸的陣法佔據多大的地方,卻是直直擋住了他們前往冥殿的路,天上地下都難盡一步,上前就是死,絕無例外……

這讓最開始來的中年男人和十多個老者,心裡都無數次慶幸他們的選擇,真的是太正確了!

否則他們真的不知道現在都死了多少回了!

「怎麼辦,這樣下去不行啊,對方的陣法太毒了,飛行獸都過不去,這可怎麼辦啊?」冥殿外面,一個黑衣老者皺眉的看著身邊的幾個人問道。

「四長老,你就別再問了,這都問了多少遍了,要是有辦法誰還站在這裡啊,早就殺進去滅了冥殿那些人了!現在,我們只能等了,」 雖然很多時候我並不聽師父的招呼,不過那是我能夠分辨出師父告誡我用的語氣嚴重程度,不嚴重的話我自然可以選擇違背,但是倘若嚴重,我自然不會傻乎乎的不聽。

一時間我們的情緒又再次跌落了下去。

畢竟不做點什麼的話我的心裏面總是覺得虧欠了很多,心虛得慌。

看到殷明珠臉色陰沉,我也有些不開心,想了想,便招呼韓德控制銅甲屍進來,看到銅甲屍殷明珠總算是臉色好了不少。

茅山這些年總是壓了龍虎山一頭,就是因爲他們現在還存了幾具厲害的殭屍,龍虎山在養殭屍一道上的確是一個明顯的軟肋,只要我能夠琢磨透了,龍虎山肯定能夠再次壓過茅山。

在我面前殷明珠倒也沒有多少隱藏的意思,大方的說道。

我有點無語那些大門大派的心思,總是想着要去爭一個第一,一個統領天下,就算是能夠統領天下又如何?

我心中不屑卻也沒喲表現出來,而是說道:銅甲屍吸收了五顆喪魂釘,正好研究一下,反正那個茅龍也不是很厚道,不用白不用。

殷明珠不像張佐臣還要顧念自己的面子,頓時就點頭直接答應了下來,韓德也早就回到了玉印之中了,在玉印裏面呆了一段時間抵抗封魂針的能力似乎都有所上升,還真如韓德所說,玉印是個好東西。

喪魂釘是茅山用來控制殭屍的最主要也是最常見的一種法器,這種喪魂釘我只知道其中一味原料是黑狗血,黑狗血有辟邪的功能,經過煉製的確可以破除殭屍,但是喪魂釘連銅甲屍的防禦都能攻破,顯然還有許多我不知道的法門在其中。

殷明珠對我說道。

這不是廢話麼。

要是那麼容易就用黑狗血浸泡就能夠產生喪魂釘了,茅山豈不是浪得虛名?

我沒有答話,而是想要將喪魂釘給扯出來,不過任憑我怎麼用力,喪魂釘都無法從銅甲屍身體之中弄出來,不由得有點泄氣,說:這釘子怎麼生了根了?

殷明珠讓我鬆開,讓她自己來,我覺得有點丟臉,不想要放開,說:我還不信了。

乾脆用了雙手,狠狠朝着外面扯。

照樣是扯不動,反而在努力之下,我感覺被什麼東西給刺了一下,痛得我啊的大叫了一聲,手趕緊縮了回來,原來被割了一個口子,痛得厲害。

傷口不大,但是異常疼痛,而且最關鍵的是血流不止,有點誇張,像是動脈都被割破了一樣。

殷明珠抓過我的手指,一看,頓時皺眉,掏出了一個瓶子從裏面倒出來一顆藥丸直接揉碎了按壓在我的傷口上面。

頓時原本就有點異常誇張疼痛就變得更加的兇殘起來了,我忍不住大聲的慘叫起來。

殷明珠直接撇嘴,說:閉嘴,你好歹也是男子漢,怎麼跟一個娘娘腔一樣。比小姑娘都不如呢?

我被殷明珠給弄得翻起了白眼來,說得好聽,這丫頭自己來試試?

幸好,疼痛加劇之後迅速的縮小,到了後面我幾乎都要覺得之前的恐怖疼痛只是我自己的錯覺而已了。

很快傷口就直接癒合,倒是讓我鬆了口氣。

我不由得說道:這喪魂釘還真是恐怖,怎麼被割了一個小口子都像是要人命了一樣。

殷明珠翻起了白眼,說:要是你一直不管的話,這還真的會要人命,原來他們竟然在喪魂釘裏面融入了庚金之氣,難怪如此的尖銳難當,如果一直不管的話,這一絲庚金之氣能夠一直沿着你的經脈逆行,到最後能夠傷害到你的內臟。

殷明珠的話讓我驟然一驚,說:庚金之氣有這麼厲害麼?

道家修道,總是很難脫離最根本的陰陽五行,你說厲不厲害?

殷明珠翻起了白眼,說:金木水火土,這是中國最厲害的五種神獸對應的,你當真以爲這些很簡單。

甲木爲青龍,南火爲朱雀,庚金爲白虎,葵水爲玄武,麒麟爲戊土。你覺得這無形之中哪一種是好招惹的?

殷明珠的話讓我直接舉雙手投降,說:好了,好了,我錯了,我錯了行了吧說這麼多,不就是要我感謝你的救命之恩麼。

殷明珠哼哼了兩聲,說了句:無知真是可怕。

真是夠了啊,這小丫頭,自己心裏面不爽是不是就要在我的身上出氣了?真是過分。

我很是有點憤憤不平的想到。

幸好殷明珠倒也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做了一個古怪的手印,剛好用拇指中指和食指壓住了喪魂釘的三點,隨後將喪魂釘給扯了出來。

短短時間,五顆喪魂釘還真就被殷明珠給輕輕鬆鬆的扯了出來。

整齊的擺放在了地上。

還一邊掃了我一眼,眼角向上,說不出的得意,顯然是在我的面前炫耀了。

這一次我倒是沒喲不服氣,說道:你真厲害,爲什麼我怎麼都拔不出來你一下就弄出來了?

殷明珠很是得意洋洋的說:我就說了要讓你平時多讀書的,看吧,這就是讀書少的劣勢了。

我有些不爽了,說:你夠了啊,信不信我真的和你翻臉了?

真是一個臭屁的小丫頭,以爲自己會的東西多一點就了不起了,之前我還救過你呢?讀書少難道就不能當英雄了?

殷明珠倒也沒有繼續裝樣子了,而是給我解釋着說道:我想這五顆喪魂釘都是用上好的庚金打造出來的,因此擁有強悍的攻擊能力能夠破開銅甲屍的防禦,但是銅甲屍乃是在泥土之中孕育成的,屬土,土生金,因此喪魂釘進入了銅甲屍的身體之後等於是和銅甲屍融爲一體了,想要從銅甲屍身體之中將喪魂釘給拔出來可不是那麼簡單。

殷明珠這樣一說我倒是明白過來了,由衷的說了一句:五行的講究還真是神奇。

五行相生相剋這我也知道,不過沒有想到會利用到這麼實際的地方,師父給我講的東西畢竟太過抽象,有這樣的具體參考一下子就明白過來。

在我們道家之中,五行是構成宇宙的最基本的元素,你說神奇不神奇?

殷明珠又給我表現出來那種欠揍的表情了,我沒有生氣,反而覺得很是有點高興,因爲這樣一來可就是說明了殷明珠至少暫時沒有想着那些煩心事兒了。

算起來,我還真是沒出息,沒辦法,誰讓殷明珠是我的小媳婦兒呢。

五顆喪魂釘擺在地上,殷明珠也被轉移了注意力至少現在暫時沒有對村民的事情感到傷心難過了。

我也小心翼翼的拿起了喪魂釘來觀察。

釘子不大,普通棺材釘的大小,甚至可能更小,漆黑如墨,上面鐫刻了許多道紋,我看不太清楚,有點傷眼睛,殷明珠倒是看得相當認真,如獲至寶的樣子。

我看了兩下覺得沒有多大個意思,便直接放下了。

殷明珠研究了半天,終於心滿意足,說:具體的控屍法門我顯然是看不明白的,畢竟是茅山真正的不傳之祕,要是被看一眼就明白過來有點不太現實,不過至少我能夠明白他們的喪魂釘厲害不過是用了大量的庚金材料打造出來的,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看殷明珠一臉興奮的樣子,我只能忍住了自己想說的話,要是真那麼簡單的話,人家茅山還敢號稱殭屍天下第一?

這喪魂釘用來攻擊人效果如何?

我看着喪魂釘心思已經轉移到了別的地方。

殷明珠翻起了白眼,說道:連銅甲屍都能夠刺穿,你說傷人如何?這喪魂釘可以算得上是專門攻破一切防禦的好東西了。

我聽了殷明珠的話,頓時眼睛一亮說:我有控屍者一脈的養屍祕錄,裏面有封魂針的煉製方法,你說,倘若我們在喪魂釘上面融合了封魂針的優點,那樣一來的話

我的話讓殷明珠雙眼發光,既能傷屍又能夠傷鬼。

到時候茅山殭屍還敢號稱第一? 「現在,我們只能等了,再過兩天所有人都到齊了,隠族的強者中,不是有煉丹師嗎?

而且,丹盟的盟主和副盟主也會來不是嗎?到時候,總有人能想辦法解了陣法內的劇毒,這樣我們所有人強攻陣法,一定能破陣的!」另外一個老者看著黑衣老者說道。

「三長老說的沒錯,我們也別急了,等到所有人都來了再說吧!」其餘人也紛紛說道。

黑衣老者無奈,輕嘆一聲只能等待。

轉眼半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冥殿門口一個護衛都沒有,但是對面確實人上人海的,一樣望去,無數的帳篷在對面了,武老之前說的三千人,真的是很保守了……

粗略按照帳篷的數量算了一下,冥殿對面的空地,差不多又四千多人,安營紮寨,簡直就趕上一個小軍隊,在攻打什麼山寨的感覺了……

到今天為止,所有蒼穹界這一次集結滅掉冥殿的人也都到齊了,為首的是四十九個家族中,實力最強的一個頂級家族韓家的親戚的家族南族……

韓家和南族是至交好友,兩家世代交好,兒女也都有很多都結成姻緣,可以說兩家好如一家,韓家被滅族,南族也損失了很多人的子女,和後代,因此南族大怒……

加上後面四十九個家族都被滅了,南族對外公開發出了召集令,召集蒼穹界的所有強者,集體前往冥殿,殺死墨九狸滅掉冥殿,為蒼穹界除害……

一翻運作下來,沒有想到隠族也有人前來,得知隠族的家族也被滅了時,南族等人可謂更加的有信心了!覺得這就是老天都在幫助他們啊……

為首的領頭人是南族的老祖宗南澗,因此南族來的人也最多,幾乎所有南族強者傾巢而出,主要是因為南澗最疼愛的弟子,是韓家的少主,結果也被殺了,南澗十分的憤怒……

南族的族長南木也跟來了,但是有他們南族的老祖宗在,南木的存在感並不強!

除此之外,隠族雲家的太上長老雲空帶著雲族的八個長老,實力算是所有人中,隊伍最強的一隊了,據說是被滅族的其中一個隠族的小家族,就是雲空一脈的後人,因為這一次那個小家族被滅,雲空這一脈就剩下加上雲空在內的九個老者了,基本是絕種了雲空一脈,所以雲空九個人都來了,因為太憤怒了……

因此,這一次的行動,所有人匯合后商量了一翻,起了個名字,叫做滅冥殿行動,意思是滅掉冥殿,斬殺墨九狸……

除了南澗,雲空,還有幾個代表,一個是蒼穹界丹盟的盟主第五贏,煉器盟的盟主高尚和,和馴獸盟的盟主王天華……

畢竟蒼穹界的三大盟的勢力十分強悍,三大盟也是蒼穹界沒有人剛招惹的勢力,如今蒼穹界出了這樣的大事,眾人要求三大盟的人出來做主或者幫忙也情有可原……

而且,被滅掉的四十九個家族中,跟三大盟有關係的家族, 殷明珠豁然一下子站起身來,很是激動的說道:到那時候,母親總不會再給我那麼大的壓力了養屍祕錄給我如何?

殷明珠很是迫切的靠近了我,開口說道。

我既然說出來,原本就是打算和殷明珠分享的,不過被殷明珠用這樣的態度一說,我就有點不高興了,殷明珠把我當成了什麼了?

見我沉默,殷明珠也沒有當回事兒,顯然有點誤會我的意思,說:我不會讓你吃虧的,只要是我拿得出來的東西,我們交換。

我愈發的不高興了,一巴掌將殷明珠的手給打開了。

殷明珠一愣,隨後顯然是有點回神過來了,臉色有點尷尬,頓時紅了,愣了好半天方纔說道:對不起法一,我也是太激動了纔會這樣的,我不是故意的。

殷明珠說着眼圈兒都紅了。

我就見不得殷明珠哭,不由得皺眉,說:你哭什麼,我都沒有說你什麼。

殷明珠見狀,反倒是像是受了委屈一樣,說:對不起,我真沒有那個意思,只是只是因爲我的母親對不起,法一。

殷明珠一直以來都是在我的面前表現出那種強勢,要強,自尊心很強的樣子,我哪裏會想到有一天殷明珠在我的面前這麼傷心哭泣的樣子,頓時慌了神,說:你別哭啊,有話好好說行麼?

殷明珠顯得很是委屈,哭了好一陣,方纔擦乾了眼淚,有點害羞的說道:沒什麼,法一,今天的事情真的對不起了,養屍祕錄我不要了,你不要生我氣了好麼?我們相處不久,我不過,你是我第一個朋友,我不想要失去朋友。

看殷明珠認真又可憐的樣子,我不由得哼哼:什麼朋友,老子可是你未婚夫,你是老子童養媳。

不過我肯定是不會將這東西給說出來的,看着殷明珠,我有點關心的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兒?你媽媽那邊有什麼問題麼?

我知道師父說過我的丈母孃那邊是殷家人,殷家到底是什麼來頭我並不知道,不過看殷明珠的反應和她不隨張佐臣姓,就可以想象殷家肯定是一個相當強勢的家族。

殷明珠肯定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殷明珠搖頭,並不想要多說。

我跑回屋子,將藏起來的養屍祕錄拿出來,遞給殷明珠說:你看吧,可以抄一份,不過我也要啊,因爲我也想學。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我的腦袋,開口說道。

殷明珠本來還在猶豫,我一把將養屍祕錄塞到了殷明珠手裏面說:我的就是你的。

殷明珠頓時又紅了臉,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倒是沒有多說什麼。

法一,謝謝你

殷明珠開口說道,隨後很是認真的看着我,說:我沒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想要交給你一樣東西算作交換,我不想要你吃虧。

我沒有想要殷明珠又給我說這種話,本來是有點不開心的,眉頭都皺了起來,不過看到殷明珠的樣子,最後我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想了想,說:這方玉印如果可以的話

這是師父一直都給我交代的事情不過我一直都不好意思說出來,現在正好。

殷明珠一聽,很是奇怪的看着我說:黑虎妖魂能夠認主化形,這方玉印原本就屬於你了,這也算?你再給我說一個吧,另外一個。

殷明珠這樣一說,我反倒是尷尬起來。

我一直都覺得殷明珠要用自己的東西和我交換養屍祕錄對我是種傷害,現在我說出這種話來豈不是也是一樣?

這樣吧,看你那麼渴望到陰間,我把借到陰陽的法子交給你,不過你必須要答應我,不準胡亂使用,也不準傳出去。

我點頭答應下來,心裏面總覺得不是滋味。

躺在牀上,手裏面拿着虎子送給我的變形金剛玩具,想着之前和殷明珠之間發生的事情,我的心裏面總是有點不舒服。

同樣的事情,我和殷明珠都沒有損失,反而都還各自得到了好處,但是最後都是弄得兩個人心情不那麼愉快。

如果換一種方式的話豈不是更好?

我知道其實自己心中是在反感和殷明珠的關係變得這麼的純粹和功利。

我們之間就是應該互相融洽的資源共享才行。

用什麼方式?我自己也不知道。不過絕對不是像現在這樣。

我的腦子很亂,第一次開始真正的思考起來,對於我的朋友,我喜歡的人,到底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相處。

比如今天的事情我和殷明珠大大方方的說出來。

比如對於虎子,即便他的父母依然選擇了和大家一起,我也沒有什麼理由在之前那樣對他。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