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人是秦家老爺子秦衛國。

另外一人是龍天正。

兩個老頭子面色帶喜,有說有笑,朝大廳走了進來。

秦先兵眉頭一皺,神情有些難以置信。

「什麼情況,老爺子今天怎麼這麼開心?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

秦家老爺子秦衛國,身為重要人物,向來不苟言笑,今天能笑成這個樣子,這得是多大的好事兒?

也難怪秦先兵說,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誰以情深,亂我流年 洞穴中,無數碧綠的眼珠鑲嵌在一團綠色,蠕動的粘液上。

其中有九隻眼瞳最爲特別,不僅相比其他眼珠來說眼靈動許多,而且從其中可以看出有着不同的符文浮現。密密麻麻的毒蟲靜靜地定在原地,朝向這團綠色的粘液。

當蔣舟舟和妖到達這裏,看到眼前這一場景時,頓時嚇了一大跳。

“萬蟲臣服?這是蟲王?” 黑天使的溫柔甜心 蔣舟舟注視片刻,不確定說道。

妖則緊緊地皺着眉頭,道:“你有沒有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什麼氣息?”

“趙小川的氣息,輪迴者的氣息!”

“什麼?”

蔣舟舟驚呼出聲,地上趴着的毒蟲齊齊轉頭看向蔣舟舟。

妖臉色鐵靑,眼前的毒蟲太多,哪怕是他也沒有把握可以全身而退。

“該死的!”

蔣舟舟低聲咒罵一句,連忙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向着自己的手腕子劃去。

鮮血從他的手腕上冒了出來,瞬間染紅了前方的地面。

“你做什麼!?”妖驚呼出聲。

蔣舟舟沒有說話,緊張地看着眼前的毒蟲。

那些毒蟲在蔣舟舟血液噴濺時,眼中光芒猛然一亮,不過很快又黯淡了下去,然後在妖驚訝的目光中再次轉身,向着那團綠色的粘液望去。

蔣舟舟鬆了口氣,看向妖道:“我的血可以暫時壓制這些毒蟲!”

妖露出恍然的神情,想起了之前黑寡婦告訴他的事情。

不過很快他的目光便被眼前的綠色粘液所吸引!

他發現那粘液不斷蠕動起來,竟然所有的眼珠都齊齊的看向蔣舟舟,其中充滿了貪婪。

“不好!”

妖臉色一變,二話不說,扛起蔣舟舟向着外面奔去。

蔣舟舟被妖的動作嚇了一跳,然而還沒等他叫出聲來,便發現那團綠色的粘液中顯現出了趙小川的面孔。

此刻的趙小川臉上佈滿了痛苦的神情,最恐怖的是在他的額頭一個“咒”字的黑色符文佔據他的整個面孔,微微閃動着烏光。

“該死的,天咒蟲!”

蔣舟舟臉色驟變,地上咒罵一句。

趙小川倏然睜開眼睛,地上的蟲豸開始躁動起來,竟然化作蟲海向着兩人爬去。

“快跑,再快一些!”

蔣舟舟大聲喊道。

妖臉色有些難看,他想到了自己可能要面對變成天咒蟲的趙小川,可卻沒想到趙小川竟然會控制這麼多毒蟲。

“往左邊跑!那裏有着我們蔣家的禁制,那些毒蟲過去不去!”

經過一個三叉洞穴時,蔣舟舟大聲喊道。

妖腳下一蹬,身影消失在最左邊的一個洞穴。

兩人又行了一段時間後,身後悉悉索索的聲音漸漸消失不見了。

“好了,這裏應該安全了!”蔣舟舟鬆了口氣,嘆息道:“你放我下來吧!”

妖將蔣舟舟放在了地上,兩人相顧無語。

片刻後,妖凝重道:“看起來,你母親的推測沒有錯,我們必須儘快除去趙小川身上的天咒蟲,否則當天咒蟲融合了趙小川體內的輪迴之力,到時候世界就是一場災難了!”

“沒錯!”蔣舟舟點頭道:“你有什麼好辦法麼?”

“好辦法?”妖皺眉道:“若是我可以靠近那團粘液就可以了,到時候我可以嘗試用我的絕招轟擊他一次!”

“絕招?管用麼?”蔣舟舟有些遲疑道:“畢竟現在的趙小川可是一個怪物!”

“哪怕是仙中了這招也要掉三層皮!”妖冷笑道:“趙小川現在還比不上仙吧?”

蔣舟舟臉色陰沉道:“我也不想小川自身受到一絲傷害!”

“這點我不能保證,不過我敢保證趙小川他不會死!”妖道:“畢竟若是我不用全力,恐怕很難殺死天咒蟲的幼體,不過你放心,我這招是以精神力爲主,以趙小川的精神力,最多是精神枯竭一段世界罷了!”

“當真?”

“當真!”妖點頭道:“但是還是那句話,如何讓我靠近趙小川,畢竟那怪物的身邊你是看到的,那麼多的蟲子…….若是我一開始用盡了全力,恐怕我就用不出那一招了!”

…….

蔣舟舟眼神閃爍,似乎在猶豫着什麼,片刻後深吸一口氣道:“我可以幫你,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情!”

“保護好小川,儘可能的減小他的受傷,還有殺死天咒蟲!”妖趴在距離那團綠色粘液還有十丈的距離,渾身佈滿猩紅的血液,回想着蔣舟舟四天前的話語。

“我的辦法就是讓你的身上塗滿我的血液,這樣就可以暫時讓那些毒蟲誤認爲你是我們蔣家人,不過這並不能瞞過天咒蟲,所以想要接近趙小川,就必須要有耐心!”

耐心麼?我最缺少的就是耐心,但是我一定會克服它的!

妖深吸一口氣,緩緩地抖動自己的身體,讓身體以微不可查的頻率震動起來。

隨着他的抖動,他的位置向前移動了三指的距離。

這已經是他趴在地上的四天了,用這四天的時間,他以這種方式將他和天咒蟲的距離縮短了一大半。

可是對於斬殺天咒蟲來說,還不夠!

想要完全斬殺天咒蟲,他必須靠近趙小川的三米範圍之內!

正當妖胡思亂想時,那團綠色的粘液中突然伸出了一隻手掌。

那手掌皮膚呈現綠色,可上面卻有佈滿了複雜地花紋,妖仔細的辨認了一下,發現上面這些花紋竟然是一個個大小不同的“咒”字組成的!

“天咒蟲快要蛻變了!”妖眼中閃過一絲凝重。

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那團綠色粘液竟然開始從趙小川身上剝離。

爺太殘暴 一具光着的身體顯露在妖的眼前,更恐怖的是上面如同那隻胳膊一般,寫滿了一個個“咒”字。

妖的神色越發凝重,因爲他感覺到從眼前未知的生物山上,他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這股氣息讓他不敢輕舉妄動,然而正當他思索着下一步應該怎麼辦時,忽然間發現剛纔那怪物的蛻變,竟然讓他和對方之間的距離變成了十米。

“十米,若是我俯衝之後,再用出絕招,想必可以擊殺天咒蟲吧?”

妖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不知道自己現在應不應該放手一搏…… 秦家院內,在龍天正陪同下,秦衛國衣風凜凜,踏步走了進來。

「穆然,傾城,你們回來了,快讓爺爺看看,最近都還好吧!」

秦衛國滿面慈祥說道。

作為秦家老爺子,秦衛國在家中,向來擁有著神聖的地位,但看到秦穆然,立刻放低了自己的架子,顯得格外平易近人。

「爺爺,我們都挺好的,您老身體看著比之前還要硬朗,真是越活越年輕了。」

秦穆然笑道。

秦衛國和龍天正相視一眼,兩人笑的越歡。

「老秦,你這孫子嘴可真甜,我看他八成今天是吃了蜂蜜才回秦家的。」

「哈哈……」

大廳內,響起秦衛國和龍天正一陣笑聲,兩人神情歡愉。

此刻。

站在一旁的秦文武和秦先兵兩人,更是一臉笑意。

「穆然,一路回來餓了吧,咱們開飯吧!」

秦先兵笑道。

「我都可以,這裡我和傾城的輩分兒最低,全體大家安排。」

秦穆乖巧說道,彷彿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

「好,那就先開飯吧!待會兒,我和老龍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並且給你送上一份大禮,哈哈……」

秦衛國笑道。

聽到自己爺爺的話,秦穆然和陸傾城都有些詫異。

秦衛國要給自己送上一份大禮?

要知道,秦衛國的身份和地位,不僅僅是在秦家,在整個夏國那都是能排上名號的,如此重要的人物,他會送上一份什麼大禮?

反正,他的禮物,一定不簡單!

「爺爺,到底什麼禮物,給我說說?」

秦穆然笑問。

秦衛國笑著搖頭,擺出一副賣關子的樣子,回道:「現在不能說,現在說了就沒有什麼意思了,待會兒等秦家人到齊了再說。」

秦穆然越是好奇,目光看向龍天正。

龍天正微微一笑,回道:「穆然,別看我,這裡是你們秦家,一切聽老秦安排,我可不敢越權行事,哈哈……」

秦家。

某處安靜優雅的包間內,一張八仙桌,眾人環坐。

這裡是秦家的餐廳,兩旁掛著秦文武親筆寫下的幾條掛副,上面寫道:歷覽前賢國與家,成由勤儉敗由奢!

短短十四個字,字跡猶如行雲走水,氣勢磅礴,僅僅是看這幾個字體,就能看出來秦文武低調之下隱藏的雄心勃勃。

如今,秦家作為京城頭號世家,雖然幾近富可敵國的家境,但是秦家的家訓依舊頗有戒律。

這句詩更是盡顯秦家勤儉風範。

幾分鐘后,幾名下人,端上八菜一湯,都是一些秦穆然平常愛吃的家常菜,這也可見秦衛國平常生活並不怎麼鋪張浪費。

「大伯,三叔,咱們先共舉一杯,一起祝爺爺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秦穆然笑道。

坐在一旁的龍天正笑道:「老秦,你看看,你這孫子多懂事,唉,果然,好孩子都是別人家的,哈哈……」

聽到龍天正的話,秦衛國一臉欣慰。

活到他這個年紀,他現在可謂功成名就,無論是權還是錢,又或者是名聲都已經不缺了,他現在最開心的事情,就是能這麼一家人坐在一起,享受天倫之樂,如果自己太有能力,國會不允許他退休,秦衛國早已退休在家陪孫子的想法了。

「那是,我秦家好男兒,自然懂事能幹。」

秦衛國停直胸膛,一臉自豪說道。

人都是這樣,少年比學,中年比業,老年比子,晚年比孫,總而言之,一輩子總要跟比些什麼,因為有對比,才有幾家歡喜幾家愁啊!

很顯然,自己這個孫子很給自己爭氣。

秦衛國目光看看先秦穆然,慈祥笑道:「穆然,聽老龍說,你這次去西方做的很不錯,你在西方的事情,我也聽老龍說過了,確實沒有辱沒咱們秦家的名聲,對了,秦霜那丫頭在西方如何了?」

「爺爺,我小姑在西方遇到了一點兒麻煩,不過放心,我已經料理好了。」

秦穆然笑道。

他並沒有詳細說秦霜的事情,反正事情已經過去了,說出來只是讓秦衛國白擔心罷了,意義不大。

「嗯,很好,這個丫頭打小我就看出來了,她這性子直,多在西方經歷一些事情歷練一下,對她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情,」

秦衛國說道。

「對了,爺爺,你剛才不是說要告訴我一個好消息,還要送我一個禮物嗎?到底是什麼禮物?」

秦穆然迫不及待追問道。

如果換成別人的禮物,秦穆然肯定不會這麼好奇,因為不稀罕。

但是秦衛國的禮物,絕對是有特殊意義的重禮,而且絕對不是靠金錢可以衡量的禮物,對此,秦穆然還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看秦衛國的禮物。

秦衛國放下手中的筷子,態度一下嚴肅起來,一本正經,讓坐在一旁的秦文武和秦先兵也都急忙放下筷子。

我在豪門當夫人 「老龍,你看就在這裡給穆然說嗎?」

秦衛國問道。

「我看可以,一號雖然交代了要低調一些,但在秦家的飯桌上,都是自家人,已經夠低調了。」

龍天正笑道。

聽到秦衛國和龍天正的話,眾人都是一陣狐疑,到底什麼禮物,居然還搞的這麼神秘?

「父親,您老到底要送穆然什麼禮物,現在搞的我們也都很好奇了呀!」

秦文武說道。

秦衛國毅然起身,眾人也跟著站了起來,此刻,秦衛國從口袋掏出一個刻著夏國國家標誌的精美實木盒,兩手鄭重遞到了秦穆然面前。

這不是他對秦穆然的敬重,而是他對這份重禮的敬重。

一份可以讓秦衛國雙手遞出的禮物,可見他的分量有多重。

在眾人目光注視下,秦穆然立刻恭敬地用雙手接過了秦衛國手中的精美木盒。

打開一看。

一枚帶有「國士無雙」字樣的勳章,熠熠生輝,灼人眼球。

國士勳章!

這是一枚在夏國有著最高榮譽的勳章,古往今來,在夏國能夠得到這麼一枚勳章的人,足夠他們全家三代人在夏國有吹噓的資本,他代表了無上的榮譽。

而像秦穆然這樣,年紀輕輕,便能得此國士勳章者,更是千古第一人! “凡是做什麼都有風險,雖然說現在還有五天時間,可是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的!”

妖看着不遠處綠色粘液中浮現的趙小川面孔,很快做出了決定。

隨即他深吸一口氣,瞬間在地上暴起,化作一道流光衝向前方。

嘰嘰嘰嘰~

四周的蟲豸感受到了妖的殺意,開始躁動起來。

許多毒蟲直接從地上跳起,鋪天蓋天地向着妖彈去。

妖的速度非常快,不僅是指他的移動速度,更是指他本身的變身速度。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