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啊!腦袋裏哪來這麼特別的想法?”

沐雲軒不知何時出現在蘇紫陌的身後。

擁着她,眼眸裏閃過一絲心疼,同時也對她的倔強無奈,腦海裏在思索着她自言自語的話,明明連走路都困難,卻要逞強的過來。

“你怎麼來了?事情都辦好了嗎?”

蘇紫陌把身體靠在她的懷裏,她雖然走得很慢,但還是會扯動傷口,這會已經隱隱作痛了。

“都辦好了,敬淮已經把惜月送出去的紙條給換了,放心吧!”

“哼!”蘇紫陌輕哼一聲,“那庚桑瑤只要一天沒有死,我就不會放心。”

蘇紫陌冷冽一笑,不過她猜想,自己在庚桑瑤的心裏已經成爲了一條揮之不去的毒蛇了,要不然她也不會急着除去她。

“陌兒,我們的人在庚桑瑤進維庫城的時候跟丟了,不過既然庚桑瑤進入了維庫城,那就有辦法找到她的行蹤。”

“跟丟了?”蘇紫陌神色突然冷峻,心裏暗忖,怎麼會突然消失了,那庚桑瑤到底想玩什麼把戲。

“你不是說齊兒和櫟兒在維庫城嗎?也許他們發現了什麼也說不一定。”

“他們兄弟二人正好住在了我名下的另一個酒樓裏,程和子默就在臨城的幾個地方辦事,今晚一定會趕到酒樓去見櫟兒和齊兒的。”

“那我們現在只能等一等了,送我回去吧!”

“嗯!”沐雲軒眸光幽幽,輕輕抱起蘇紫陌。

蘇紫陌擡眸看了他一眼,秀麗的小臉上笑容燦爛。

“這樣感覺舒服多了?”

“回去吧!”沐雲軒低頭,用鼻尖碰了一下她的鼻尖,溫暖的情意在兩人之間蔓延。

維庫城,豐樂酒樓裏,有一名身穿斗篷的男子潛入了蘇紫雲住的房間裏。

蘇紫雲本就沒有睡,靜坐在窗邊看書。

“族長,有消息傳過來了。”

蘇紫雲便是庚桑瑤易容出來的。

此時她一身大紅色的衣裙,在閃爍的燭光下,更顯豔麗脫俗。

“給我吧!”

庚桑瑤接過紙條一看,目光沉了沉。

沉聲道:“繼續去打探消息,本族長要知道蘇紫陌的一舉一動。”

“是,族長。”

男子跳出窗外,消失在黑夜裏。

“嬌蕪。”

“族長。”

一名身穿粉紅色衣裙的女子垂眸走了進來。

“你對惜月熟悉,看一看這是不是惜月的筆跡。” 嬌蕪接過看了看,“族長,可以確定,這是惜月的筆跡。”

“去讓巫師們進來。”

“是,族長。”嬌蕪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不一會,七個巫師快速的進入了房間裏。

“族長。”七個巫師一起喊道。

“嗯!你們都坐吧!”

庚桑瑤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一口。

“你們幾位巫師都是見多識廣的,惜月傳來消息,說蘇紫陌已經昏迷不醒,時日無多,可是以往我們使用的萬毒花是沾到一滴就會立刻斃命,可是那沾了萬毒花的箭已經刺穿了蘇紫陌的身體了,她沒有立刻斃命,而是昏迷不醒,你們倒是說說,這是怎麼回事?”

庚桑瑤一臉陰沉的問道,這不是她想要聽到的答案,她要的答案就是蘇紫陌的死訊。

“族長,蘇紫陌是淬鍊靈體,很有可能要毒發得慢一點。”

“幻婷巫師,你不說這淬鍊靈體的事情我倒是忘記了,你們測試了這麼久,居然沒有發現蘇紫陌是淬鍊靈體。”

幻停巫師快速的跪倒地上。

“族長恕罪,淬鍊靈體萬里挑一,很難發現,相信蘇紫陌也是不久之前才發現自己是淬鍊靈體的。”

“哼!本族長還能指望你們什麼?”

庚桑瑤用力的拍了拍桌子,桌子上的茶水被震出來很多,水珠快速的滴落在地上。

衆巫師惶恐的低着頭,不敢說話,如今水蓓巫師不在,她們誰出頭誰倒黴。

“去,找一找蘇紫陌的弱點,以防蘇紫陌沒有死,這次本族長出來,可不能白跑一趟。”

“是,族長。”

衆巫師如釋負重的快速的退了出去。

庚桑瑤只能氣憤的看着她們。

“哥,我們能不能在近一點,這樣一點都聽不到?”

庚桑瑤住的房間外邊,一棵大樹上,蘇櫟和蘇齊躲在大樹上邊竊聽庚桑瑤他們的談話,兄弟兩人在這裏等了好久了,只是聽到了幾聲怒吼聲,其它的什麼都沒有聽到。

“不能再近了,在近就會被發現的。”蘇櫟小聲的說道,這個女人的修爲太高,要是離得太近,很快就會被發現的。

“哥,我們用幻影迷蹤過去聽一聽吧!”

“人都已經走了,還去聽什麼?只會被發現。”蘇櫟不同意,他也很想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不會拿自己的性命去開玩笑。

蘇齊氣憤的摘下一片葉子含在嘴裏。

突然,他大大的眼眸裏劃過一抹狡詐。

“哥,我有辦法了。”

“什麼辦法?”蘇櫟突然回頭看着他。

“哥,窗戶不是開着嗎?齊兒可以給她下回夢仙遊,今天發生的事情他都會在夢裏再說一遍,而且中了迴夢仙遊以後,要四個時辰以後才能清醒過來,而這四個時辰裏,連們只要能瞞過他的手下,就可以明目張膽的進她的房間裏聽了。”

蘇櫟聽完發出嗤的一聲,面無表情的道:“我還以爲你能想出什麼好辦法,原來是這餿主意。”

:“哥,有辦法總比沒有辦法的好,她的修爲讓我們兄弟兩人望塵莫及,既然不想死,那卑鄙一點也無妨,再說她也不是好人,對付壞人,咱們就用對付壞人的方法嘛?”

蘇齊知道哥哥的心裏不贊同他的做法,可是爲了他老孃的安全,卑鄙次也無所謂。

“那好!你下藥,我把藥用玄氣打入她的窗戶裏。”

蘇櫟想了想,爲今之計,也只能這樣做了,這個蘇紫雲太讓他懷疑了。

“好!哥,你準備好。”蘇齊快速的把藥粉拿出來。

突然聽到腳步聲,兄弟兩人快速的隱藏好。

“子默,聖主不是說大公子和二公子就在豐樂酒樓裏嗎?四處都找過了,還是沒有他們的聲音。”

而在他們的身後,嬌蕪猛地停下了腳步。

聖主?大公子,二公子,他們指的是誰?嬌蕪皺眉想了想,隨即快速的轉身往樓上走去。

“咚咚……。”

正準備睡覺的庚桑瑤突然聽到了敲門聲,她快速的披上外衣,起身去開門。

“嬌蕪,還有什麼事情?”

“族長,剛剛嬌蕪下去查探的時候,突然聽到兩名男子提到聖主還有大公子和二公子就在這豐樂酒樓裏,以嬌蕪猜測,那聖主應該是雲城聖主沐雲軒,那兩位正好是他的兒子也說不一定。”

聞言,庚桑瑤冷冷一笑,並不作答,而是轉身往屋內走去,她們下榻的這家酒樓,剛好是沐雲軒名下的豐樂酒樓。

“派人立刻行動,蘇櫟和蘇齊是孿生兄弟,很引人注目,如果發現,立刻抓起來。”

庚桑瑤冷笑着下命令,如果能抓到蘇紫陌的兩個兒子,事情就更好玩了。

“是,聖主,嬌蕪這就下去讓人去尋找。”

嬌蕪一臉笑意的退了下去。

庚桑瑤突然覺得心情好了很多,一臉笑意絕絕的往窗戶邊走去。

窗邊突然吹進一陣風來,看着黑夜裏被風吹得搖搖晃晃的樹葉,庚桑瑤沒有一絲懷疑,被晚風撫過,她覺得有些神清氣爽,又站了一會,才轉身去休息。

“哥,真是天助我們,這女人出現得太是時候了。”

蘇齊得意的笑了笑。

“不會被他發現吧?”蘇櫟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哥,你還信不過齊兒嗎?這夢迴仙遊可是無色無味的,天底下就齊兒一個人配製得出來,就算她修爲在高也識別不了的。”

蘇齊一臉自信的說道,月影穿梭在他粉雕玉琢的小臉上,顯得更加的可愛。

一雙滴溜溜轉的大眼眸,毅然有了蕩人心魄的氣勢。

“哥哥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做事情一向大大咧咧的,可別拿錯了藥粉。”

蘇櫟轉過頭去淡淡的說道。

沉着的眼眸裏閃爍着飄忽不定的光芒。

“哥,這性命攸關的事情,齊兒怎敢大意呢?”

蘇齊小臉上有些不悅,哥哥咱就這麼不相信他呢?

“藥效大概什麼時候發作?”

“哥,一柱香的時間裏就會發作,就在再不想睡的人都會有睏意,而且還能做一夜的夢,而她夢裏就是她白天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她也會像說夢話那樣,把白天說過的話再說一遍。”

“你什麼時候研製出這麼神奇的藥來了?”

蘇櫟偏頭問道。

“哥,師傅的醫書齊兒都讀完好幾本了,要是一點成就都沒有,那齊兒就太對不起師傅了。”

突然,大樹下傳來凌亂的腳步聲。

蘇齊和蘇櫟快速的隱蔽好!

“分頭行動,是一對孿生兄弟,五六歲左右,很好辨認,今晚之內一定要找到。”

“是。”

幾條黑影快速的從四周躥去。

蘇齊和蘇櫟一聽,兄弟兩人快速的相視了一眼。

“哥,難道我們被發現了?”

蘇齊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就是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他們兄弟,兩人進城以後就改頭換面了,他和哥哥都易容成了不一樣的樣子了,怎麼可能還會被人認出來?

蘇櫟想了想,想到剛纔從大樹底下經過的錦程和子默說的話,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應該還沒有,他們應該是知道我們在這個酒樓裏,並不知道我們在什麼地方?哼!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走,我們去那個女人的房間。”

蘇櫟說完,小小的身影轉眼蹤跡皆無。

蘇齊一看,也瞬間更了上去,只留下一片樹葉緩緩往樹上落下去。

房間裏,燭光有些暗,蘇櫟一臉沉着的往牀榻邊走去。

精緻的小臉上沒有一絲懼意。

“哥,你看,她睡得很熟,我們離她那麼近,他她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根本就沒有感應到我們進來。”

蘇齊看着自己的成果,得意的笑了笑。

“小聲點,四處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這個女人可疑的蹤跡,以蘇紫雲的資質,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她的修爲不可能達到玄武初期的境界。”

“知道了,哥,找這些東西齊兒最在行了。”

蘇齊大眼轉了轉,躡手躡腳開始四處翻找。

蘇櫟走到牀榻邊看着一臉熟睡的蘇紫雲。

他白希的小手上快速的凝聚起一層白光,快速快速的往蘇紫雲的臉上過了一遍。

還是蘇紫雲的樣子,蘇櫟深蹙着眉頭,怎麼可能?沒有易容過,還是他看不出來的易容術呢?

“哥,她的私人物品不多,出了衣服還有她喝水的茶杯是她自己的,其它的什麼都沒有,無跡可查。”蘇齊找了一遍,有些失望。

“看來這個女人比我們想象中的要警惕。”

蘇櫟不氣餒,她房間裏查不到蛛絲馬跡,他就不相信從她嘴裏查不出來。

猛地,門外一個黑影映入。

蘇櫟和蘇齊兩人快速的閃身躲避。 “怎麼樣?有沒有找到?”

聽到熟悉的聲音。

蘇齊鬆了一口氣。

這兩人這麼明目張膽地尋找他們兄弟兩人,不被人發現纔怪。

“沒有,聖主的消息應該不會有錯,我們在四處找找。”

“動作快一點,夫……人受傷了,要是沒有得到他們兄弟兩人的消息一定會非常着急的。”

“錦程,我瞭解你的心情,我們在找找,掌事的不是說有兩個四五歲左右的孩子和一個紅衣男子住進了豐樂酒樓嗎?他們不在自己的房間,一定去其他地方玩了,我們再找找看。”

“嗯!”黑影消失了,蘇櫟和蘇齊才從暗處走了出來。

蘇齊一扁嘴,說道:“哥,看來爹爹發現我們的行蹤了。”

“無妨,只要爹爹知道我們的行蹤,孃親就不會太擔心了。”

蘇櫟冷冰冰的臉上在提到自己孃親的時候,盪漾出了溫和的一面。

“殺了蘇紫陌,找出蘇紫陌的弱點。”

突然,牀榻上的蘇紫雲突然出聲說道。

蘇櫟眉頭一皺,快速的在周圍佈下屏障法,讓外邊的人,聽不到裏面的聲音。

兄弟,兩人認真的聽着牀榻上的人發出來的聲音。

“哥,這女人說來說去,不就是爲了殺咱們孃親嗎?”蘇齊眼眸裏閃過一絲嫌惡,這女人還沒有被教訓夠啊!

“我敢肯定她不是蘇紫雲,可是我剛剛看過來,沒有看出她有易容的痕跡,蘇紫雲現在在一個深山老林的小村莊裏過着安靜的生活,一直有人監視着她們,如果她出來了我們不可能不知道。”

“咦!對呀!這點我怎麼沒有想到呢?”蘇齊又認真的看了一下牀榻上的蘇紫雲。

“奇怪,那她會是誰呢?”

“你不說她的手下的穿着很像巫族的人嗎?我們可以試着大膽的猜測一下,蘇紫雲會不會是巫族族長庚桑瑤假扮的。”

“啊!”蘇齊驚訝得縮了縮肩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