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王八蛋,老子不跟你玩兒了!”

狐狸姐姐在空中被逼的大罵起來“你個老不死的,有種上來跟我打!”

“呵!”

狐狸姐姐話剛說完,這子墨竟然一躍跳起,落在了虛幻的黑鷹背脊之上“死!”木劍揮出引動這片山頭的所有黑氣翻滾而來。

狐狸姐姐對付一人一鷹,也不戀戰,身子變小,開始往後跑,忽然叫了起來“龍空,不是給你說別上來了!快下去,這倆王八蛋根本就不是

人,龍空,你!”

狐狸姐姐正在說着話,忽然愣住,因爲它看到我周圍的翻滾的黑氣比這山頭上的還要濃厚,並且對這些黑氣有聚攏吞噬作用,它愣了一會兒,突然想明白了,用爪子抓着頭自笑道“我怎麼忘記了,龍空原本就是死過的人,對於這死亡氣息根本就怕。”它忽然看着子墨“黑老頭,你個王八蛋死定了!”

我跑到山頭上之後,就不由控制的釋放出了渾身的死亡之氣和屍氣,並且體內的三股氣流也跟着完全釋放,此時,我總感覺這種黑氣的氣息是如此的熟悉,讓我身陷其中無法自拔,並且渾身充滿了力量,不單單如此,從未有過的血腥念頭在我心頭、腦海裏滾動,我眼前不自覺的出現了只有握着軒轅劍才能看到了那種血型的場景.慢慢的,我雙眼銳利,握緊搖鈴.眼前就像是有鮮血如大浪淘沙般激起.我一步步的朝子魚靠過去,殺戮,也許只有殺戮!

子魚此時如蛤蟆趴在地上不聽的吼叫,看到我靠近,一個彈跳站起來“我信仰的邪靈,讓您的黑暗力量永存,讓嗜殺充滿人間,怒吼吧,掙扎吧,我的魂魄願做您的先鋒!““轟轟!“天空的蘑菇雲翻動,同時幾道閃電擊了下來,蘑菇雲越來越低,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裏面跑出來一樣。

“去死!“子魚倒是先發制人,腳下用力如同蛤蟆功一把手握木劍朝我刺了過來,並且他的頭上出現了一頭兇惡的張着大嘴的眼鏡王蛇的幻影,長長的蛇信子如同一根奔騰的紐帶,朝我抽了過來。

現在的我感覺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內心就像是憋了一股子怒氣,終於在這一刻隨着一聲大喝全然爆發出來“吼!”洶涌澎湃的氣息朝子魚和他的邪靈襲擊過去,握着手搖鈴念動咒語“天惶惶,地惶惶。”圍着他開始不停的旋轉。

子魚信心滿滿,對於一個未經世面的年輕人,他本就是不屑於顧“師從何方?老子不殺無名鼠輩!”

“滾!”

我又是一聲怒吼,將渾身的氣息引到半空圍卷子魚的眼鏡王蛇邪靈,眼鏡王蛇怒不可解,咆哮着用尾巴橫掃,試圖將其周圍的黑氣驅散,但

它接觸了這股黑氣之後慘叫起來,兩股黑色的氣流它根本就奈何不了,並且在消散它靈魂狀態。

子魚看着圍着自己快速奔跑的年輕人,心裏大怒,將渾身的黑暗氣息發揮到最大限度,但,他卻震驚的發現他的黑暗氣息對這個人沒有一點用處!

另外這個年輕人的恐怖死亡氣息朝他蔓延過來,不可能,他內心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儘管是茅山鬼道的那羣旁門左道也逃不出他的黑暗之力,事實卻是,這個年輕人竟然在他的黑暗氣息中來去自如,就如同當年的歐陽羽一般!

“不可能!”

子魚再次爆發出了怒吼,但他的聲音剛落下,就被人一腳踹飛了出去,口中的鮮血如同花雨一般濺落,眼睛裏是滿滿的不信和不甘,看着這個年輕人踹飛自己之後,攜風雲之勢,直逼當空,朝他的邪靈捲了過去。

“吼!“眼鏡王蛇邪靈爆發除了淒厲的吼叫聲,它的虛幻身體裏已經被兩股氣流所侵蝕,並且這兩股氣流在它的身體裏打了起來,撞擊之間,將它扯的想要消散於天地之間。

“滴答!“子魚從地上爬起,一滴東西落在了他的胳膊之上,他以爲是鮮血,等他摸了之後一下子愣在原地,因爲他的手開始慢慢變黑“蠱毒,這是蠱毒!”他抓狂的叫了起來。

抓狂的他,顯然已經忘記了這個世界的五行概念,萬物之間,五行相剋!

此時的我將所有氣息擰成一股朝天空旋轉的蘑菇雲撞了過去,伴隨着一聲“轟!”的巨大響動,閃電直接朝我劈了下來,看到這種情況我迅速一邊躲了過去。

子魚從地上爬起來,拿着木劍又要跳動,我躲過閃電之後並沒向他攻擊,因爲那股蘑菇雲太可怕了,我轟出的全部氣息,三分之一都被其吞噬了,若不是我躲得快,早就被劈的粉身碎骨。

“嗡嗡”

隨着幾聲手搖鈴響起,我周身的屍氣將子魚包圍其中。

在空中正在和狐狸姐姐角逐的子墨看到這情況,臉色一變“子魚,當心!他是趕屍一脈!”說着就飛身帶着自己的黑鷹邪靈躍下來!

(本章完) 子墨帶着莫大的恐懼之色從天空中疾奔下來,趕屍一脈滅門於數百年前,這些年間幾乎是銷聲匿跡,很多人都以爲這個古老的巫族一脈會永遠消失在這片天地之間!

今天,他卻再一次看到了這個古老的趕屍一脈傳人!

“咿呀!”

子墨木劍亂舞,身體不停跳竄“邪靈,與天地永生!暗黑與邪惡同在!”他緊緊跟隨一股黑氣從側面朝我襲擊過來,他的黑鷹邪靈一下子膨脹到了原本身體的好幾倍,鳴叫着攻擊試圖過來的狐狸姐姐。

“你這破鳥!”

狐狸姐姐氣的要死,這個黑鷹散發的黑暗氣息讓它根本就是無從招架。

“天惶惶,地惶惶,前路漫漫,屍勿慌!”我舉着手搖鈴躲過子墨一擊,爲在地上翻滾的子魚不停旋轉“歸來吧,不朽的亡靈,歸來吧,不朽的歲月!咦喝瑪雅!”

子墨心中大急,果然猜的沒錯,就是趕屍人!

他衝捂着頭亂叫的子魚大喊“屏住呼吸,靜心下來,他在催眠你!”

“歸來吧,歸來吧,回家吧!”

我拿着手搖鈴越轉越快“歸來!”

子魚捂着頭,頭疼欲裂,就像是被重物瘋狂的碾壓了一般,生不如死。

“啊!”

子魚捂着頭不聽大吼,根本沒聽到子墨在說什麼,他的魂魄似乎在慢慢被禁錮,他的眼睛開始渙散,周圍的屍氣就像是奔騰的河水將其淹沒其中,從腳到腿,從腿延伸到肚子、脖子,最後沒過頭頂。

子魚感覺自己就像是死了一般,那種搖鈴的聲音,聽着越發的悅耳。

“子魚!”

子墨在外面狂叫,對我不停的攻擊,我將他給忽略掉,左右躲着,圍着子魚轉動,天空中的蘑菇雲,再沒了子魚的血祭後,顏色慢慢的暗淡,黑氣漸漸的消散,裏面似乎傳出來不甘的怒吼。

“小子,還不住手,你。”

子墨話都沒說完,就聽到空中一聲悽慘的嚎叫,子魚的眼鏡王蛇邪靈在空中竟然被兩股黑色的氣流衝散了,它一半身軀化爲了黑水落下來,另一半化作黑氣被吸進了眼前這個

年輕人的身體裏。

子墨氣急巫術要將這個年輕人的魂魄召出來,但他卻驚訝的發現,這個人竟然沒有魂魄!

就在他木楞的時候,原本跪在地上痛苦慘叫的子魚,現在卻騰一下站了起來,並且拿着木劍朝他用力的揮了過來。

“子魚!”

子墨大驚,慌忙用木劍擋着,但,子魚就像是沒有魂的人一般對他瘋狂的攻擊。

我朝天空撒了一些冥錢,搖着搖鈴“回家了!阻擋你的人都是敵人!”

子魚大吼一聲,竟然彈跳着,吟唱着召集黑暗氣息朝子墨攻擊。

子墨不得已也召集黑暗氣息進行還手,現在的子魚已經成了別人的工具,他們巫師夠恐怖,但趕屍一脈更爲恐怖,他們直接操控別人的靈魂,並且讓其生不如死,他的可怕之處在於操控了你,但你還具備之前自身的實力!

“龍空,幫我把這個破鳥弄死!”

狐狸姐姐在空中被這黑鷹邪靈追的筋疲力盡,爲了節省實力和陰氣它的身體越變越小,而那黑鷹就像是一塊黑布一樣在空中籠罩着它,不被它吸食,也要被它追得雲消霧散。

“喝!”

我拿着手搖鈴跨步到了狐狸姐姐和黑鷹激戰的天空下,一股磅礴的氣息直衝雲霄,朝那黑鷹擊打過去。

狐狸姐姐見機迅速下落,在快與我的屍氣遭遇的時候,慌忙拐彎,而剛好下墜的黑鷹直接成了活靶子。

“嗷!”

黑鷹邪靈慘叫一聲,渾身的黑氣全部激發出來,大翅膀揮動,想要把這屍氣解除,不過又一股黑氣流直衝過去,這是蠱毒!

黑鷹邪靈還只是低級,根本就沒有自己魂魄思想,也不閃躲,在兩股氣流中橫衝直撞。

正在和子魚鬥法的子墨,瞄到我在攻擊他的黑鷹邪靈,氣的要瘋了,一聲高聲吟唱:歸去來兮!隱於萬物之間!

那已經被屍氣和蠱毒侵蝕的黑鷹悲鳴一聲消失與天地間。

“龍空,你好厲害!對,就這樣乾死他們!”

狐狸姐姐在空中揮舞着亂蹦“黑老頭,你個王八蛋,咋不得瑟了?”

我也是服了狐狸姐姐,但我自己知道,我的實力並沒增長,只不過我剛好能剋制他們的黑暗氣息。

子墨和子魚兩人同爲大巫師身邊的左右護法,兩人的實力相當,現在鬥起法來,還是不分高下,不過子墨已經處於了下風,因爲他不得不瞻前顧後防範我在背後偷襲他,若是再被我操控,他將會淪爲第二個行屍走肉的子魚。

實際上我已經無力再去操控另外一個人,不過對付這子墨還不需要在背後下手,我將蠱毒釋放出來,慢慢的朝他蔓延。

子墨嗅到了危險的味道,大喝一聲跳出戰圈,而後在空中一個翻滾,一聲禮花炮響了起來,在空中綻放出一朵金色的花!

“這王八蛋死到臨頭還有空給自己放朵煙花。”

狐狸姐姐躲得遠遠的,它可不敢再沾身這些黑氣。

我知道這應該是一種求援信號,下定決心,必須得速戰速決,不然等他們的援兵到了,我根本無法脫身!

我用力的搖動手搖鈴控制着子魚對子墨發狂的作法攻擊,並且將蠱毒全部釋放。

“噗!”

子墨抹了下嘴角的黑血“蠱毒?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並沒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直接問道:“昨天你們抓的那女孩兒在哪裏?”

“老子死也不會告訴你!”

子墨準備做背水一戰,他高聲吟唱,拿着劍亂舞,剛剛驅散的黑暗氣息再次朝他身邊聚攏,並且形成了一道旋風,而他將自己的胳膊抓破,揮動留着血的傷口“邪靈主宰與萬物永生!”他剛吟唱完,之前的蘑菇雲再次聚攏!

我大吃一驚,看來必須得下狠手了,不然被這子墨佔了先機,我必死無疑。

“咦喝。”

我剛喊出聲,山上就傳來了一聲厲喝“不知死活的東西,還敢賣弄!死!”緊跟着一羣黑壓壓的烏鴉羣從山下疾風而來,迅速將整個天空給覆蓋,白天變成了黑夜!

蘑菇雲再次發出轟隆隆的聲音,伴隨這很多閃電,在電閃的明亮空間,我看到一個拿着長長黑色法杖的人,如同死神一樣,面無表情的出現在我面前!

(本章完) 對於突然出現的這個人,我來不及思考,就感到了一股強有力的力量在吸着我,我竟然動彈不了!

“滾!”

這位如同死神般的全身黑衣的人法杖一揮,一股澎湃的強勁黑色氣流直接將我轟飛出去。

胸口如同百蟲撕咬,鑽心的疼,若不是我自身吸食了一些黑氣,怕是胸口早就出現了一個透明的血窟窿。

“大巫師,您可來了!”

子墨疲憊的走過來站到了那個黑衣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子魚他。”

這位來的就是大巫師卓羅,他瞅了眼地上因爲沒我控制呆然的子魚,又看看子墨,最後纔看向我“控屍?蠱毒?”

我竟然差點被這個巫師轟飛下山,狐狸姐姐飛在我身邊,悄聲的說道:“這人太恐怖了!我們瞅準機會跑!”

狐狸姐姐的話剛說完,整個山頭四周都出現了一些身穿黑衣,手拿法杖的人,他們就是跟隨卓羅而來的法老!

“狐妖?”

卓羅看到眼前的狐狸的時候,嘴角露出了陰森的笑意“千年來才能碰見一個吧,可有興趣做我的邪靈?”

“死王八蛋,你去死!”

狐狸姐姐跟着楚菡和肚兜小鬼兒現在說話已經刁鑽了起來,並且性格也也變了不少。

“作死!膽敢對大巫師這般說話!”

旁邊的法老大聲呵斥,並且朝狐狸姐姐釋放了滾滾黑暗氣息。

我伸手把狐狸姐姐抓在了包裹裏,打量了下週圍,他們現在是把我包圍了起來,我身後就是深達百米的懸崖,跳下去絕對不可能的,我迅速拿起了手搖鈴,並且把渾身的氣息全部釋放出來,朝一個法老攻了過去。

“蠱毒!各位法老小心!”

子墨在一旁大喊。

原本不動的子魚在我的搖鈴晃動的時候,蹦了起來,並且朝一旁的一個法老進行了攻擊。

“狂傲,在面前也敢放肆?”

卓羅伸手抓着了揮動木劍子魚,一陣低語吟唱,並且照着他胸口猛推幾下,子魚狂吐幾口黑水,整個人癱軟了下去。

“萬惡歸來!”

卓羅突然大喝,並且揮動法杖指着天空中轉動

的蘑菇雲。

“咔嚓!”

蘑菇雲一聲巨響,在空中出現了一個類似獅子的綠色猛獸幻影,這頭猛獸氣吞如虎,從天而降,一聲低吼將我震得鮮血翻滾,實力太強了,應該比鬼類中級王者鬼王還要厲害!

而卓羅這是伸手探出一股黑暗氣息,這股氣息直接朝我頭部涌來,試圖想佔據我的身體,不過隨後卓羅趕緊揮手抽了回來,臉上大驚“沒有魂魄!你是活死人?”

我沒有回話,而是聚攏周身的全部氣息準備迎戰。

“我不管你是誰,但我告訴你,你觸犯我巫師禁忌,必須死!”

卓羅怒吼一聲,法杖直接指着天空,蘑菇雲竟然轟然爆破,並且那頭獅子張嘴將裏面的恐怖黑氣全部吸食!

一道道電閃雷鳴,閃電目標竟然是我,這個大巫師引介天雷!

我在閃電空隙中狂奔,忽左忽右,而卓羅卻凌空躍起高聲吟唱着難懂的咒語,突然,一股黑暗力量朝獅子身上涌去,它爆發出了怒吼,朝我猛撲過來,超級恐怖的黑暗之力,將我震的口鼻全流血、身子都要散架。

狐狸姐姐則是被震得,直接慘叫着飛了出去。

恐怖,這幫巫師要比那些玄門高人恐怖的多!

“太厲害了!”

我內心忍不住的一陣抽緊,若是正面遭遇,怕我是必死!

這時,卓羅竟然動手了!

他拿着法杖不停的蹦跳,高聲吟唱,一股濃厚的黑暗氣息將這片山頭全部覆蓋“法老聽令,全部做法,活捉這個小子!”

對於大巫師突然變卦想法,這些法老雖然吃驚,但,還是照做了,法杖舉起,烏黑騰騰的黑暗之前將這裏全部包裹,他們吟唱的聲音越來越大,黑暗氣息就越來越濃!

卓羅之所以要活捉眼前這個年輕人,怕是隻有大巫師的他才能知道吧,據傳沒有魂魄之人將其困住,用巫師之道對其惡化,再用禿鷲的血肉浸泡,能煉製成真實的邪靈傀儡!

雖然那些行屍也能煉化,但,那些只是行屍走肉,根本就吸食不了禿鷲的鮮血祭靈。

世上怕是隻有活死人才能真正的成爲邪靈傀儡,如若煉製成功,將是毀滅一些的高級邪靈

存在!

被這頭獅子攻擊,幾個照面,我已經傷痕累累,渾身鮮血直流,狐狸姐姐也大吼着出來幫忙,但這幾個巫師組成的陣法之中,我們根本就逃不掉,我釋放出來的屍氣和蠱毒也迅速的被這個大巫師給驅散。

“每次都要被這麼厲害的人圍攻!“狐狸姐姐在黑暗氣息中拼命的來回奔跑“要是姐姐在,這幫王八蛋早死翹翹了!

卓羅和這些法老並沒有召出自己的邪靈,他們在獅子的幫助下,一直靠近我,想把我徹底控制住!

“我看你的血有多少!”

卓羅對着我猛打一拳,一股鮮血噴涌出來,他用手感覺了一下,冰涼無比!再次確定了眼前這個人,就是活死人!

卓羅命令法老們靠近我,不停的對我進行實質性的攻擊,那頭獅子似乎也在故意消耗我的體力。

“去死!”

我大喝一聲,將周身的蠱毒全部釋放,並且嘗試這將體內的屍氣侵蝕這頭獅子,但,我的行動被卓羅看穿,他卻將黑暗氣息強行的灌入我體內,緊跟他之後,那羣法老們也將自身的濃厚黑暗之氣灌入我的身體內。

隨着這些黑暗氣息的強行進入,我身體內三股氣流開始竄行,撐得我身體想要爆炸開來,疼的我在地上打着滾,死去活來的慘叫。

“啊!”

我再也受不了,狂暴一聲,緊跟着周身的氣息就像是波浪一樣,朝四周擴散,將這些巫師們都震的朝後退了一步,每人臉上都寫滿了震驚之色!

就在幾人發發愣的時候,很遠處傳來了一聲帶着迴音的厲喝:“不要趕盡、殺、殺、絕、絕、絕!!”

隨着這聲厲喝,周圍的黑暗氣息全部潰散,趁着空檔,我強撐着在狐狸姐姐的幫助下快速的朝山下跑。

慌亂中,我們朝東面一路狂奔,後面巫師們緊追不捨,狐狸姐姐也是拼了命的抓着我朝前跑,它看到我滿身鮮血,擔心說道:“龍空,一定要撐住!”

巫師們召出了邪靈窮追不捨,我成了他們的首要目標,一股磅礴的黑暗氣息將我徹底的轟飛,在空中一個翻滾墜落到一個很大的圓坑裏!

一股陰冷、渾厚的陰涼之氣咆哮在我的耳邊。

(本章完) 整個天空被黑色的氣息全部籠罩,就如同末日一般,漫天的烏鴉啼叫亂舞,身穿黑色服飾巫師們就像是這個世界的裁決者一般,法杖揮動,黑暗之力朝着我墜落的地方洶涌而來。

“龍空!”

已經跑遠的狐狸姐姐再次返回,毫無猶豫的衝進了這片深坑之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