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兒,眼前的皇子的確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因爲一個靈魂的進入,一切都不尋常了。

童言沒有死,只是靈魂竟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個滅境。他能否順利的返回神魔遺蹟,又能否獲得重生呢?敬請期待! 童言對這個世界所知甚少,雖然他的靈魂進入了這位傻皇子的體內,但他在遍尋了傻皇子的記憶後,仍舊沒有獲得多少的信息。

畢竟是傻皇子,既然傻,腦子裏又會有多少東西呢?

不過童言並沒有太過在意,沒有魂飛魄散,他已經十分滿足了。現在要做的,就是替這個讓自己可以繼續活命的皇子做些事情,然後再想辦法離開這個世界,回到神魔遺蹟或者返回人間。

但有些可惜的是,他僅僅只是靈魂來到了這兒,至於他的法器還有萬鬼之厄都沒有一同跟來。而這也將意味着,他必須靠自己搞清楚這個世界,靠自己找到離開的辦法。

傻皇子的這個身體倒也還算不錯,至少健康。不過體內並沒有半點兒真氣,童言想施展點兒什麼神通,自然不行。但若是修煉一段時間,或許就可以了。

現在當務之急是幫傻皇子坐上皇位,只有順利登基,他纔有大把的時間用來修煉,也可以傾全國之力尋找離開這裏的通道。

任何一個世界都與其他世界是相連的,這一點不會有錯,所以只要尋找到兩個世界之間的交點,他就一定可以重返神魔遺蹟,重返人間。

童言把一切都提前想好,計劃好,這才靜靜的等候那位太子妃和她老情人的到來。至於童言給太子妃吃的“劇毒”其實根本就是假的,他只是順手從臥榻上摳下了一個用來裝飾的白球罷了,這種木質的白球吃下去就算不消化,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現在就看那太子妃是不是上套了,也要看看她的那位老情人是否真的在乎她。

童言這樣做,事實上有很大的風險,萬一那姓武的御林軍頭領是個高手,那他將面臨着生命危險。另外,能否讓那姓武的替他辦事,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不過事在人爲,總要試試的。

想在這深宮之中立足,僅憑自己根本沒有可能,只有培植出自己的勢力,掌握權力掌握軍隊,才能真正的掌握一切。

修羅神帝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終於,寢宮之外響起了宮女的喊聲:“啓稟殿下,太子妃和武將軍求見!”

童言聽此,深呼了一口氣道:“宣!”

宣字剛落,寢宮的門立刻被人打開,接着就看到太子妃和一位身着銀色鎧甲的壯漢走了進來。

這漢子年約三十上下,個頭足有一米九以上,身體強壯,濃眉大眼,臉上滿是胡茬,算不上英俊,但卻散發出濃濃的陽剛之氣。這樣的男人比那些所謂的小鮮肉其實更具有魅力,得到太子妃的青睞,倒也算十分正常。

兩人走到童言的身前,雖有些不情願,但還是乖乖的跪地問候。

“御林軍統領武三郎見過殿下!”

童言聽此,先是一愣,接着笑問道:“你兄長莫非是武大郎和武二郎?”

武三郎有些尷尬,當即搖頭說道:“殿下,臣並無兄長,只有兩位姐姐。因排行老三,所以取名三郎!”

童言輕哦了一聲,然後微微笑道:“你們先起來吧,在我這兒,用不着如此拘束。賜座!”

武三郎有點兒猶豫,也有點兒發懵。之前太子妃對他說,傻皇子突然開竅了,他本來還不信,現在見到了,果然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雖然童言向太子妃說的是,自己已經暈倒,讓武三郎過來刺殺,但太子妃並沒有這樣說。她不傻,她知道刺殺皇子是要誅九族的大罪。所以她只是向武三郎說自己服下了劇毒,而解藥只有皇子有。是皇子想要見他,於是讓自己服毒作爲要挾。之後她又向武三郎說了一些關於皇子突然變聰明的情況,因爲擔心太子妃的安危,武三郎這才陪她一同前來面見皇子。

童言倒是不在乎太子妃到底對武三郎說了什麼,他更關心的是結果。既然這武三郎來了,也就說明他是真的在乎太子妃。如此一來,他就有機會利用武三郎,爲自己順利登基做好準備。

武三郎扭頭看了一眼跪在身旁的太子妃,這纔跟她一同站了起來。

“殿下,不知你召見屬下,所爲何事?”

童言聽此,呵呵笑道:“武將軍是聰明人,我也就不跟你繞彎子了。我知道你已經被人收買,想率領御林軍幫助別人爭奪我的皇位。我想你這樣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爲了她。作爲情敵,你確實巴不得我死。但作爲皇室唯一的繼承人,你這樣做,註定要滿門抄斬,五馬分屍。”

武三郎一聽此言,眼中立刻寒光畢現,竟隱隱有要向童言動手的意思。

童言看在眼裏,但卻毫不在意,繼續笑着說道:“正所謂君子好成人之美,你既然與太子妃情投意合,我願意成全你們。但是,你必須甘心爲我效命,助我順利登基,助我剷除異己。我的意思很簡單,我想結識你這個朋友。而我所能向你許諾的,便是將太子妃賜給你,讓你們遠走天涯,讓你們相伴一生。怎麼樣?有興趣嗎?”

武三郎和太子妃的關係在童言面前已經無需隱瞞,因爲太子妃早已向童言說出了一切。

現在童言拋給武三郎一個餡餅,就要看他接不接了。

短暫的沉默之後,武三郎終於開口。“殿下,不是我輕視你。只是以現在的情況,你根本沒法登基。就算我願意幫你,但御林軍只有幾百人,你知道你的那些皇叔、皇姐皇妹糾集了多少人嗎?足有上萬之衆!就憑這幾百人,你想跟上萬人抗衡,你覺得你有成功的可能嗎?另外,你或許還不知道,北燕國和飛龍國的大軍已經向我們趙國進發了。即使你順利登基,只怕也難逃亡國之宿命。爲了這幾天的皇位,很可能把命搭上,你覺得值得嗎?我奉勸你,還是帶着錢財有多遠就逃多遠吧。繼續做那個傻皇子沒什麼不好,活着比什麼都重要,不是嗎?”

武三郎說的確實是實情,雖然對童言來說有些殘忍,但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

只可惜臨陣脫逃不是童言的風格,況且,不到最後一刻,誰又知道結果會怎樣呢?麒麟才子可不是浪得虛名,且看他如何絕地反擊,如何一統天下! 滅境內的通天塔中,五位一品魂官正聚集在通天塔的最高層。 這裏高聳入雲,是滅境之中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他們身着顏色各不相同的長袍,正目光凝重的看着大廳當中的一塊黑色巨石。

這石頭散發出絲絲黑氣,正漂浮在離地面約有兩米高的地方。在巨石之下,是一個一米高的圓臺,圓臺之上刻着日月星辰,竟然還有道家的五行八卦印記,這着實讓人有些摸不着頭腦。

五人只是恭恭敬敬的站在石頭前,一言不發,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就這樣過了約莫半個小時的樣子,黑色石頭上的黑氣突然濃重起來,僅僅一會兒工夫竟幾乎將整個大廳都包裹在黑氣的籠罩之中。

梅夫人的生存日記 與此同時,一個陰冷的聲音在黑色石頭中慢慢響起。

“查出那道紅光是從哪兒來的了嗎?”

五人之中的金袍老者趕忙開口答道:“稟魂靈,那紅光好像是從上面來的。”

“上面?哪個上面?天界?阿修羅道?還是哪裏?”

金袍老者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再次答道:“應該是阿修羅道。”

“應該?這是你的臆測嗎?爲何不去調查清楚?我要知道那紅光到底是什麼,還要知道它從何而來。我不想聽你在這裏跟我臆測,我要的是事實。明白嗎?”

金袍老者聽此,身體不由得一顫,趕緊應聲道:“是,屬下這就派人去調查。一有消息,屬下便來此向你稟報。”

他話聲剛落,黑色石頭上的黑氣這才稍稍收斂一些。

“好,我等你的消息,七日後,我要知曉一切。你們可以退下了!”

五個魂官聽此,立刻躬身行了一禮,隨即快步離開了最頂層。他們的後背都已經溼了一片,看來這黑色石頭裏的人才是這通天塔真正的主人。

等五人退出之後,黑色石頭的聲音再次響起。“距離神魔之戰已經過了千年,那些傢伙,難道還不肯放過我嗎?可惡,真是可惡!”

神魔之戰?這黑色石頭裏的人竟然也知道神魔之戰,難道他也是從神魔遺蹟來到這裏的嗎?那他到底是什麼人呢?天神?魔人?還是天行者?

……

視角回到東宮,童言仍舊一臉笑容的看着面前的武三郎和太子妃。對於武三郎的“善意”提醒,他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相反的,他竟然有一些興奮,有一些熱血沸騰。

“武將軍,謝謝你能向我說出這麼多的實情。但這一切也只是最壞的打算,不到最後一步,誰又知道結果如何呢?至於你說北燕國和飛龍國的大軍已經向趙國進發,我想守衛邊疆的將士們肯定不會坐以待斃。他們會給入侵者最有力的打擊,他們會完成他們的使命。我們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穩定國內的形勢,如此也方可傾全國之力再對付外敵。攘夷必先安內,在趙國風雨飄渺之際,尤其重要!”

可能有人會說,抗日時期某黨派採取的政策就是攘外必先安內,爲什麼是錯誤的呢?這與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安內其實沒錯,我黨也同意聯手抗日。但當時的某黨派不接受這種妥協,反而視我黨爲頭號敵人,而強於對日侵略者。一味的消耗國力,自己人打自己人,等到時候安內了,也沒有實力對抗外敵了。

而現在趙國的局面與那時有很大的不同,趙國需要一位國君,一位民心所向的國君。只要有了這個主心骨,才能民心所向,國內齊心,到時候再對抗外敵,自然如虎添翼,實力倍增。

對於童言所提出的說法,武三郎思量一會兒後,表示贊同。可現在最不能忽視的問題是,那些皇親國戚已經聯手,意圖逼宮。即使有了御林軍的支持,難道這皇子就能坐穩江山了嗎?

“皇子殿下,我必須承認,你的確讓我刮目相看。但是,你對於如何安內,可有萬全之策了嗎?實不相瞞,逼宮大軍已經定於今夜子時向皇宮發動擒王之戰。到時候,你真的有辦法擋住叛軍,穩住朝綱嗎?”

童言聽此,微微笑道:“再次感謝你向我告知叛黨的進攻時間,只要你真心爲我效命。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安排吧!”

武三郎稍稍遲疑了一會兒,雖然還是有些不太相信童言。可他卻願意與他一同冒險,畢竟他不想真正的做反賊,這樣的罵名,是個有抱負的人恐怕都不想揹負。

“好,我答應你。我御林軍將士,願意與你共進退。但是,也希望你能兌現你的承諾,讓我可以和文靜廝守一生。”

“文靜?就是太子妃嗎?這名字與她本人倒是有些不符合,但是你放心,我很樂於成人之美。現在,我需要你做第一件事,還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武三郎聽此,立刻單膝跪地道:“殿下,末將願聽候差遣!”

童言滿意的點頭笑道:“很好,現在,我需要你派遣五百人守衛各個宮門,閒雜人等,一律不得出入。違者,斬!剩餘的一百人全部聚集在東宮門口,稍後我會帶你們一同上朝!”

“是,末將遵命!”說着,他直接站起身來,轉身便向着房外走去。

太子妃一看,就要跟上。

童言見此,微微笑道:“太子妃還請留步,我需要有人保護,你身手不錯,就先給我當個貼身侍衛吧。”

太子妃聽此,看了一眼武三郎,隨即點頭應道:“是,文靜遵命!”

武三郎看了看童言,想說點兒什麼,可話到嘴邊還是嚥了回去。

他不傻,相反的,他的確有大將之才,身處宮中卻能對天下形勢有此瞭解,這絕不是普通人所能看透的。他知道皇子不讓太子妃跟自己一起離開,是另有用意。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用來牽制自己。

皇子這樣做,他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相反的,他對這個心思縝密的皇子竟生出了一絲期待。也許,他真的可以力挽狂瀾,也許,他真的可以帶領趙國子民打敗外敵。

武三郎離開之後,童言立刻向房外的宮女喊道:“爲我更衣吧,是時候閃亮登場了!”

ps:爲一些不太理解的讀者做點兒解釋,首先,詭道傳人不是穿越文。童言不是穿越,而是帶着“使命”來到了滅境。滅境是和冥界、阿修羅道一樣存在的世界。童言之所以會來這裏,其實是爲後續埋下了伏筆。在這裏,他會得到更多的訊息,也會增加更多的閱歷。他會離開,帶着驕傲帶着仇恨返回神魔遺蹟,返回人間。我不便於解釋太多,因爲涉及劇透。總之,到時候你們自然會明白!謝謝你們一路的陪伴! 此時的金鑾殿內,已經聚集了滿朝文武。 雖然稱之爲滿朝文武,事實上也不過寥寥二十多人。至於其他大臣,都是見時局不對告病在家。因爲很多人都知道,今晚註定不會平靜,雖然夜晚還沒來臨,可躲得遠一點兒,終究不是壞處。

大殿之中的大臣共分爲四列,四大輔臣就站在這四列的領頭位置。作爲老皇帝欽定的四大輔臣,他們必須站好最後一班崗,即使很可能會隨新君一同死在叛賊的刀劍之下,他們也無怨無悔。

殿內的氣氛凝重到了極點,就連喜歡笑的戶部尚書,現在也笑不出來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而那不中用的皇子直到現在都沒有前來,這讓一衆大臣更加灰心了。

終於,站在王大人身後的那位大臣有些按捺不住了。只見他輕聲向四大輔臣之首的王大人詢問道:“王大人,殿下會來嗎?你可派人去請了?”

王大人聽此,轉身看向他,點了點頭道:“已經派人去了,我想殿下可能一時還不適應上朝,估計很快就會來了。”

“王大人,你覺得殿下還有翻盤的機會嗎?說心裏話,如果不是先皇對我有恩,我今天是無論如何都不會來的。要知道,那叛軍已經在皇宮的周圍佈下了天羅地網。誰在這個時候支持新皇,無異於自尋死路。只希望殿下能不辜負我們的一片赤誠,如此,下官也便心滿意足了。”

王大人看了看這位自己的老部下,輕嘆一聲道:“我等深受皇恩,就算死在這裏,又算得了什麼呢?一切都是命中註定的事,還是平常心對待吧!”

正在兩人小聲交談之際,宦官的喊聲終於在後殿響起了。

“殿下駕到,百官下跪!”

王大人聽此,輕舒了一口氣道:“瞧,殿下來了。現在就算是死,也沒什麼遺憾的了。”

說着,他率先跪了下去。其他大臣見此,趕忙也紛紛下跪。

童言並沒有換上皇袍,而是特意穿上了一套金色的鎧甲。他之所以這樣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向這些還支持自己的大臣們表露決心。

子時的大戰已經不可避免,這個時候當全民皆兵,不收拾掉反賊,他就算穿上了皇袍,也註定要當個亡國之君。

童言一手抱着頭盔,一手抓着腰間掛着的寶劍,這般英姿颯爽,果然分外醒目。

他擡腿直接走到了衆大臣的面前,接着緩聲說道:“諸位大人,平身吧!”

此言一出,跪着的大臣們這才起身並擡頭看向了這位他們心目中的傻皇子。可是當他們看到皇子殿下身着金甲,一臉英氣之後,他們竟生出了一種震撼,一種從未有過的敬畏之感。

王大人盯着童言看了看,立刻不解的道:“殿下,你這是?”

童言微微一笑道:“反賊已經聚集在皇宮的周圍,這個時候,不穿上鎧甲,如何與他們放手一搏?”

聽聞此言,王大人心中的震驚更加強烈了。

“殿下,你……你要向反賊開戰?”

童言點了點頭道:“沒錯兒,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這些亂臣賊子欺我年幼,欺我父皇駕崩朝野大亂,想謀朝篡位,跟他們還需要客氣嗎?”

身爲四大輔臣之一的大將軍聽此,立刻潑冷水的道:“殿下,你有此決心並無不可。只是就憑我們,又如何能夠擊敗那上萬反賊?依末將之見,不如殿下先行突圍,衝出皇宮,等到時候再謀打算。殿下放心,末將已經爲你備好快騎,還有一百我精心訓練的死士,有他們保護,你一定可以安然脫險的。”

童言聽此,搖頭笑道:“想必你就是大將軍吧?你這提議其實不錯,只不過卻不合我意。我身負天命,乃是未來的國君。這個時候我若是撇下你們不管,我還算什麼真命天子?先皇臨終前,將一國之重擔交付給我。身爲儲君,焉有不戰而逃之理?雖說那反賊人數衆多,可據我所知,他們之中多爲家兵,並無上陣殺敵經歷。就憑他們一盤散沙,也想奪我皇位,佔我皇宮,簡直就是癡心妄想。你不是有一百死士嗎?速速給我聚集在這金鑾殿前,晚些時候,他們將是我的奇兵。這就去安排吧,不得有誤!”

大將軍聞此,就要再說點兒什麼,可是見王大人向他搖了搖頭,只能領命先行退出了大殿。

大將軍走後,童言並沒有急着安排任務,而是讓在場的大臣們都報下自己的官職和所負責的職責。

他必須先認識他們,瞭解他們,如此才能心中有底,爲下一步計劃做好準備。

很快,滿朝文武都自我介紹了一遍,童言也算是大概有了瞭解。

腹黑總裁的契約妻子 “你們今日能在這金鑾殿上擁護我,就說明你們都是我趙國忠良。你們不與反賊同流合污,我很欣慰。等除了反賊,我會好好賞賜你們。但是現在,我恐怕得讓你們先委屈一下了。來人啊,給我將他們全部拿下!”

童言此言一出,滿朝文武頓時大驚失色。

王大人一看,立刻高聲呵斥道:“殿下,你瘋了嗎?你這是要幹什麼?”

童言沒有理會他的話,那一百多個御林軍立刻在武三郎的率領下衝入了大殿之中。二十多個大臣,很快就被擒住。

童言看了看他們,接着微微一笑道:“很抱歉,我已經跟我皇叔達成了共識。只要我將你們這些先皇的老頑固全部殺掉,他就可保我榮華富貴。真是對不起了,爲了我能好好的活着,你們就安心的去吧!動手!”

話聲剛落,一百多個御林軍士兵紛紛抽出長劍,眼瞅着就要大開殺戒。

王大人見此,頓時怒喝道:“混賬,先皇真是看錯了你。就爲了你自己苟活,竟想殺害我們一衆忠良,你一定會遭到報應的!”

童言聽此,冷笑一聲道:“報應?還有什麼比活着更重要呢?你們還等什麼?”

這一次,又有人從人羣之中發出了喊聲。

“殿下饒命啊,我是三王爺的人,是他把我安插在這兒的。你別殺我,我不是忠良!”

此人一帶頭,緊接着又有三人同樣說出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童言見再也沒有人開口解釋,臉上立刻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很好,既然你們幾個不是先皇的心腹,那我就送你們離開。只是這路途恐怕有點兒遠,來人啊,幫幫他們。”

話聲剛落,就看到幾名御林軍當即長劍下揮。這幾個皇親國戚派來的眼線,立刻絕命在大殿之上。

童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後微微笑道:“不清理掉這幾隻臭蟲,我又怎能安心向你們說明我的計劃。諸位大人,剛纔多有得罪,還請多多包涵。來人,賜座!”

一衆大臣聽此,這才反應過來。原來皇子突然發難,是爲了讓那幾個反賊的眼線露出馬腳。皇子竟然有此謀略,也許,他真的可以扭轉敗局,成爲一代明君!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童言的計劃遠遠不止這些。“反賊雖衆,吾一人可擋千軍!” 順利清理掉反賊的幾個爪牙,讓在場的大臣們對皇子的態度發生了極大的轉變。

雖然御林軍已經把椅子搬到了大殿上,可這些大臣卻沒有一個人敢坐,一雙雙眼睛全部注視着童言。

王大人剛纔公然呵斥童言,當得知是自己誤會了他,不免有些過意不去。

他看了看童言,接着“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殿下,老臣有眼無珠,不知是殿下設計除掉反賊爪牙。剛纔言語不敬,還請殿下責罰!”

童言聞此,微微一笑道:“這算不得什麼,從輩分上來說,你是我的長輩,從職責上來說,你是四大輔臣之首,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講,你都有資格批評我。而且,不知者不罪。你不必爲此事內疚,我也根本不在乎這些。好了,你們都坐下吧。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吩咐你們去做。”

王大人沒想到童言竟然會如此看重自己,不免心中感動,當即高聲說道:“殿下,老臣這條命以後就是你的。縱是一死,在所不惜!”

童言笑着點了點頭,然後示意所有人都坐下。

只等諸位大臣有些受寵若驚的坐下之後,童言這纔開口繼續說道:“反賊欲謀權篡位,北燕國與飛龍國對我趙國虎視眈眈。內憂外患,此乃危急存亡之秋也。這般時刻,想扭轉敗局難度頗大,但我相信,只要我們能同仇敵愾,攜手並進,定可蕩除反賊,擊退外敵。現在當務之急是對付即將發動進攻的反賊,反賊人數雖衆,可並不團結。據我所知,他們是由幾位皇親國戚臨時組成的同盟。看似他們有共同的利益,而實際上,他們也都將彼此視爲對手。這時候,只要稍稍在他們之間點上一把火,這個同盟定可不攻而破。對於反賊的瞭解,我恐怕還不及諸位,所以我希望諸位可以出謀劃策,把你們對反賊的瞭解都告訴我,如此我也方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衆人聽此,紛紛點頭表示贊同。身爲四大輔臣之首,王大人率先開口說道:“殿下,如你所說,叛軍的確是由皇親國戚臨時組成。他們之中,以三王爺和五公主的實力最強。三王爺是先皇的三弟,武力超羣,本來駐守在邊疆。後來先皇擔心他據地爲王,叛出趙國,於是將他從邊疆召回,安排在聖安城。 重生之激蕩年華 雖然他放棄了自己的兵權,可背地裏還是與江湖人士多有交集,並私自訓練了一支隱祕部隊。在這萬人的反賊大軍之中,僅僅一個三王爺就擁有五千兵馬。他對皇位早就垂涎已久,所以他是你目前最大的敵人。再說五公主,她是你的姐姐,從小聰明好學,深得先皇喜愛。只嘆她是一介女流,否則的話,這趙國的儲君就是她了。五公主表面上溫柔大方,實則心狠手辣。她自己養了一批殺手,死在她手上的人無計其數。再加上她與守城將軍李大志私交甚篤,這一次她所率領的人基本都是守城的兵馬,再加上她手下的殺手,她的實力也不容小覷。至於其他幾位,都是爲了一點兒小利益,所以纔跟在了三王爺和五公主的後頭。但聚少成多,叛軍的數量實在多的可怕。”

童言聽此,又向其他幾位大臣詢問他們所知道的情形。最後他得出了結論,想做皇帝的人不少,可真正有實力的人,只有三王爺和五公主。而這也就意味着,在他們順利攻佔皇宮之後,這兩人之中肯定還要再進行一場較量,或許,他們已經在暗地裏偷偷的較勁了。

想挑撥這兩個人彼此交手,難度着實不小。越是胸懷大志之人,往往心思越縝密。對付這樣的聰明人,可不容易。

思量片刻之後,他決定先着手於剩下的那幾股小勢力。他們雖然也想當皇帝,可他們心裏清楚,跟三王爺和五公主相比,他們不過是小蟹小蝦罷了。他們想要的不是皇位,而是利益。

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不會跟錢過不去。童言想出的計謀便是,用錢買通他們,不求他們真的會爲自己賣命,只要在子時動手之前,他們可以延緩發兵,甚至作壁上觀便可。

到時候,他也便可以專心的對付三王爺和五公主了。

計謀定下之後,童言立刻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讓與那幾個小勢力相識的大臣走一趟,當然需要帶上不可多得的皇家寶貝,並一定要向他們說出利害關係。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這個道理他們肯定明白。

雖然現在皇城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可憑藉武三郎與那些反賊的關係,他應該有辦法將這幾個充當說客的大臣送出宮。

喚來武三郎之後,童言便讓那幾個身負重任的大臣各自帶上一件不可多得的寶貝匆忙的離開了。

處理完這些之後,黃昏時分已經降臨。 出金屋記 現在該是最重要的部分了,那就是排兵佈陣!

想以少勝多,憑蠻幹肯定是不行的。整個御林軍不過六百多人,再加上大將軍的死士,也剛七百多人。不過若是加上什麼太監宮女雜役等等這些散人,人數倒也可以湊齊兩千。

有兩千人,對抗三王爺和五公主的六千人,似乎也可以有些期待。

可是在這些大臣的眼裏,他們卻徹底的泄了氣。讓一些沒用的太監和宮女充當衛兵,是個正常人都不會這麼幹。手無縛雞之力的太監和宮女能幹什麼?連兵器都拿不動,更甭提上陣殺敵了。讓他們當炮灰?這倒是可以,就怕是還沒打,這些太監宮女就跪地求饒了。

但童言對此卻不以爲然,真正的謀士就是可以化腐朽爲神奇。而他出身詭門,對於打仗這件事兒,或許沒有幾人能與他抗衡。

半個小時之後,所有的宮女和太監都被聚集在金鑾殿前。

看着他們站的雜亂無章,嬉笑打罵,童言仍舊保持着自信的笑容。因爲他知道,這些人將是他能否翻盤的關鍵。

叛軍已經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大戰即將來臨!童言能否獲勝呢? 看着站在大殿前的宮女和太監們,王大人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他實在不敢想象這些人上陣時會是什麼樣子,他似乎已經聽到了他們發出的慘叫和求饒之聲。但當他發現皇子殿下臉上那自信的笑容後,他竟不知爲何,反而生出了一絲期待。

御林軍的副統領快步走到童言的身前,然後單膝跪地道:“殿下,除了幾位娘娘的貼身宮女沒有帶到,除去老幼婦孺,其他太監和宮女全部都在這兒了。”

童言聽此,點頭笑道:“你做的很好,告訴我你的名字!”

副統領一聽,趕忙握拳放於胸前,高聲說道:“殿下,我叫雷同,是御林軍的副統領!”

童言看着眼前這個一臉剛毅的中年漢子,滿意的道:“雷將軍,此戰之後,我讓你官升兩級。不要讓我失望!”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