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是時候睡覺了!”

江文走進寢室,將陽臺門關上,向自己的牀上爬去,然後脫掉衣服,鑽進被窩裏,只一會的功會,便將冰涼的棉被捂熱了,可他卻卻久久地不能入睡,老是在腦海中回想着那個女孩,向着他的背影,喊出的那充滿堅定的喊聲,

覺得也許她真的在等自己。

可當江文半坐起身的看了一眼窗外,已成鵝毛大雪的雪花時,他本能的認爲,那個女孩根本不可能在她,於是,他重新躲下,打算繼續睡覺。

輾轉了好大一會,江文還沒有一絲睡意,他那亂如麻的心裏,突然閃過那個女孩向她表白時,說出的那句和夜沫昕子一模一樣的話過後,他再也躺不下去了,一邊告訴自己去看一眼之後,便可以安心地回來睡覺,一邊利索的穿起衣服,打開寢室門,一路小跑,跑到二樓的水房裏,順着離地不高的窗臺,就那麼直接的跳了下去,

大一剛開始時,江文和張若寒等人經常會從這裏跳下去,跑到學校門口的網吧裏看看有沒有空閒的電腦,如果有的話,他們就會在網吧裏待一晚上,如果沒有的話,他們就跑回公寓樓的門前,用力地砸門。然後在開門大媽喋喋不休的“問候”下,依然我行我素的向寢室跑去

…..

外面的雪,下的真的很大。十一點多鐘才下的雪,居然在快一點時。便落漫了厚厚的一層,雖然因爲正在下雪的原因,讓江文感覺不是太冷,可他還是一路狂奔,向籃球場跑去,打算跑到籃球場上看一眼,然後便心安理得的回去睡大覺。

幾分鐘過後,江文跑到籃球場上。接着,他的腳步突然變得好沉好沉,彷彿每向前走一步,便要花費掉他很大地力氣,因爲他看到了令他真的一點也不敢置信的事情,

那個女孩,居然就那麼的蜷縮在佈滿白雪的籃球場上,她的全身都在巨烈的顫抖着。

江文能從籃框的位置上,分別出來,那個女孩好象真的一動也沒動過。

江文走到了那個女孩的身邊。但他自己卻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過去的,只知道,他真的走了過去。

“你真的來了!”

聽到腳步的響聲。那個頭髮上已經快結冰的人影,擡起頭來,竭立的想從地板上站起來,卻在艱難的說出一句話後,突然在潔白的月光以及滿地的白雪反射下,清晰地送給江文一個微笑後,向一旁倒去,砰然倒在漫天的雪花裏。

“不!”

瘋狂大叫一聲的江文,將她輕柔的身體。從積雪上一把抱起後,拼命地向校外跑去。

江文邊跑,邊用自己的臉緊緊貼在那個冰冷的。彷彿不帶一絲溫度的臉蛋上,任憑一滴滴奪狂而出的滾燙淚水,在風雪中輕輕滴打在積雪上,融出一個個細小的溫曖世界……….

“好親熱啊,別怪我沒有告訴你們,臺前的那些小女生們的眼珠,可都快紅了,小心她們實在看不下去,要衝上前來搶人了,呵呵,”

夜沫昕子帶着小云走到臺後,向正閉着眼睛,享受王敏靈巧十指的江文說道。

“呵,校花同學來了啊,有沒有去給你的張若寒投票?”江文眼開眼,直視着夜沫昕子那雙曾經讓他着迷過的漂亮眼晴,向其打趣道。

“校草同學,我這就去,真的很感謝你爲若寒所做的投票動員工作。”夜沫昕子輕笑道,她那亮藍的秀髮下,天使般秀美的臉蛋上,露出了一個輕輕地笑容!

頓時讓江文和很多臺前的男生們,不由自住的心跳加速起來,還好江文經常能看到這樣的笑容,就算他以前也爲這副笑容,付出過第一次的愛意,可畢竟已經過去了,因此,他成爲了第一個恢復正常的男生。

“你們去吧,我一定會爲了老大,而全力演講的。”江文說道。

“謝謝你,江文同學再見。”小云向江文笑了笑,拉着夜沫昕子離開臺後,向校門外走去

江文再次凝望一眼夜沫昕子讓他充滿無限暇想的背影后,輕輕地靠在王敏的身上,他清楚地明白,真正陪得上夜沫昕子的人,只有張若寒

……

“昕子姐姐,這是什麼?”剛剛投完票的小云,看到一個自動彈出的窗口後,向坐在她身邊另一臺電腦上的夜沫昕子問道。

夜沫昕子湊過頭,盯着那個窗口看了幾眼,方纔得知,這是由每次負責承辦中國區票選活動的紅牛公司,所舉行的抽獎活動,

投完選票的球迷們,都可以參加此次抽獎,獲獎者將獲得由紅牛公司提供的不同獎品,並有機會贏得幸運大獎——紅牛雙人美國體斯頓明星之旅(包括雙人往返美國的機票、在美國期間的食宿以前各項其它所需費用)。

“小云,投一下吧,要是能夠中獎,你就可以去美國看你的若寒哥哥了”

夜沫昕子向小云輕笑道。

“真的嗎,好的,我肯定要投,昕子姐姐,你也投吧,上面不是寫了嗎,可以有兩個人去,只要我們其中某一個人中了,便可以一起前往美國,看若寒哥哥參加全明星比賽了。”小云有些激動的說道。

“好的,我當然會投的,呵,”

夜沫昕子笑道,然後和小云一起參加了抽獎活動,但她對這幾百萬人裏選一人的幸福大獎,真的沒有抱什麼信心,她只是爲了讓小云開心一會

……

ps:請大家多多投票支持小鬱,也許小鬱無法衝榜成功,獲得經濟上的利益,但您的投票會給小鬱精神上的支持,讓小鬱擁有更大的寫作動力,謝謝!。,

鬱郁林中樹2005/11/2 位於美國北卡羅來納洲和田納西洲交界處的大煙山(alpark)是美國東部最大的自然保護區和國家森林公園.同時也是美國東部羣山最多和最高的自然公園,它距離夏洛特市僅有幾個小時的車程.

在大煙山國家森林公園裏,有很多聞名於世界的地方,其中某條從公園中橫穿而過的阿帕拉契小徑,便是全球所有夢想野外步行生存活動的人們,進行野外生存的最佳理想之地,而另一條在所有美國人眼中,毫無疑問是世界上最美公路的藍脊公路,也恰巧從大煙山公園裏穿過.

天氣好一些的時候,開着跑車,行駛在籃脊公路上,能夠在遠處看到一種不可思議的藍色似煙霧氣,籠罩着大煙色公園的大小十六坐山峯和峽谷,因此,大煙山又有藍脊山之稱。

其它早晚和陰雨天的大多數時候,會有另一種灰色的似煙霧氣和樹林裏的潮溼地氣,一起常年籠罩在這裏的高峯上和峽谷中間,像是一座永遠會被霧氣纏繞的世界,因此得名爲大煙山…..

明天便是二零零六年的第一天,伯尼給隊內所有球員都放了兩天的假期,張若寒和江娜自從來到北卡以後,就一直聽聞當地人說,大煙山自然公園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地方,因此,心下懷着一個特殊目的的張若寒,告訴江娜,他會在這兩天裏帶江娜去看一看,那個全美國最美的地方。到底有多麼美…..

沿着空曠、平穩的高速公路一番急駛過後,張若寒和江娜來到了如詩如畫的大煙山國家公園,兩人瞬即便被造物主的神奇所徹底征服了。

只見十六座高達六千六百六十三英尺。被煙霧瀰漫的山峯,靜靜聳立在他們的眼前。更有數不清的瀑布和小溪,從他們的面前,飛快的流過

遠處是磅礴的山,近處是溫柔的水,兩人在這山水之間,完全忘記了喧譁塵世中的一切,只知道默默的看着那神祕的煙霧,感受着造物主的偉大之處和大自然的無限魅力

……



遊玩途中,二人憑請的當地導遊咋晚不知吃了什麼東西。向二人吩咐一聲不要亂跑,在這裏等她,她去去就來過後,跑進森林裏,離開了兩人的身邊,讓身心愉悅的二人,得到了暫時的寧靜,

他們靜靜地相擁着,靠在參天的古木上,一起欣賞天邊那抹斜陽所散發出的最後一絲光輝…..

張若寒抱着江娜湛柔軟的身體。嗅着從江娜髮際傳來的陣陣幽香,深深的迷醉在對江娜的不盡愛意之中,片刻後。他顫顫巍巍的將左手探進自己懷中,摸到那個讓他心頭狂跳的東西過後,擡起頭,湊過嘴,輕輕吻了吻江娜的耳垂,非常激動的說道

“娜,你會永遠的陪在我的身邊,對嗎?”

江娜聽罷張若寒的問題,並沒有回答他。只將左側臉頰靠在張若寒的鼻脣之間,不斷的摩撐着。帶給兩人一種輕微的氧意過後,轉過臉。深吻住那張薄薄的嘴脣,忘情的吮吸着,但還是一個字也沒有說,

也許是想用她的行動回答張若寒,更也許是因爲,對她來說,這是一個根本不用回答的問題…..

一陣深吻過後,張若寒扶着江娜,從地下站起身,在萬千金黃色的落日餘輝下,突然左膝着地,單膝跪到在滿臉不解的江娜面前,緩慢的從懷中掏出一支讓所有女孩一見到,便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的,小巧精緻的正方形盒子,順式打了開來,

剎時一道藍色的耀眼光芒晃過江娜眼前,晃射得江娜的眼中頓時充滿了激動的淚水。接着,面孔上滿是金黃色陽光的張若寒,如刀削一般的臉上,那雙滿是癡情的目光,直直地凝望着江娜即將溢出激動淚雙的鳳目,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用最深情的口吻顫聲道

“今天是二零零五年的最後一天,在這個全美國最美麗的地方,在這個新年之前的最後一天,我張若寒向我這一生中最愛的女人江娜求婚,希望她能嫁給我,陪我走過完這一生,

娜,嫁給我吧!“

張若寒忘情的說道,他的耳邊在說完這不是很長,但卻意義最爲莊嚴、神聖的話後,響起了如戰鼓一般狂鳴的心跳聲,使得他身邊的的流水聲,聽不見了,參天古木上的鳥語聲,也銷聲匿跡了,只有江娜越來越沉重的呼吸聲,還在他的心間不斷地向徹着。

張若寒的最後一個吧字,剛剛落進江娜的心中,江娜的一雙秀麗的風目中,便瘋狂地溢出滾燙的淚水

顆顆晶瀅的淚珠,輕劃過江娜完美無暇的臉龐,滴落在張若寒巨烈顫抖的雙手上,使得張若寒的心臟,彷彿都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動,更似乎連永遠向前不斷奔跑的時間,都在這最美好神聖的剎那,爲之凍潔住,但江娜卻不知是怎麼了,還是久久地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哭着,哭的像個淚人兒似的,一邊搖着手,一邊向參天古本的一側躲去.

!!

爲什麼會這樣?!!

跪在地上好一會的張若寒,直視着那站在古木左側,佈滿淚水的秀麗臉龐,不住地輕搖着頭。

他想象中的我願意三個字,並沒有如期的出現,反而出現了一副讓他怎麼也想象不到的畫面,

江娜竟然會搖手,竟然會躲開!

因此,張若寒的心裏充滿了迷惘,就算他在片刻前,還非常肯定地知道江娜今生都不會離開他的身邊,可在這最讓人感到幸福的一刻,江娜的反常行爲,卻讓他弄不清江娜是否真的會永遠留在他的身邊了!

爲了籌劃這原本是最幸福和神聖的一刻。張若寒暗自準備了好久好久!

張若寒知道江娜和她一樣,喜歡藍色的東西,便暗自拜託皮特。去南非幫他尋覓一顆藍色的鑽石。

衆所周知,在鑽石的世界中。藍色的鑽石像來是最獨特也是最罕見的一種鑽石,隨之,他的價值也是全世界最貴重的一種鑽石,但爲了尋找到心目中,能夠配的上江娜的那顆藍鑽,張若寒向皮特說出了不惜一切代價幾個字…..

幾個月後,皮特找到了那顆適合的藍鑽,然後經由世界上最著名的首飾師。將其打造成一支獨一無二的鑽戒後,張若寒打算將它用來實現自己人生中的最大夢想之一。

雖然爲此張若寒花費了四百多萬美元,可張若寒卻覺得非常的值,因爲這顆鑽戒,是要戴在那個他最愛的女人手指上的。

誰知,當張若寒將這顆充滿愛意的藍色鑽戒,以最神聖的姿勢,送給他最愛的女人時,得到的卻只是想不清,更弄不明的心痛的答案。

他最愛的女人,看到這顆充滿他心中愛意的鑽戒之後,不但沒有說中他想象中的話。反而選擇了搖手和躲避,這讓他怎能接受得了啊!

躲到參天古木左側的江娜,在自己最愛的男人雙眼中,看到了極度痛苦的神情,方纔意識到自己在做些什麼,以至於會讓張若寒怎樣誤會自己,於是,她一步便衝到張若寒的身前,抱住張若寒不住顫抖的身體。在張若寒那句最痛苦的爲什麼出口之前,用她溫柔的紅脣。堵住了張若寒的嘴吧,接着。在張若寒的眼中,再次迸射出濃濃的迷惘目光後,移開嘴,貼着張若寒的耳朵,向張若寒非常着急的喊道

“若寒,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並沒有說不願意,更不會說不願意!你應該知道我愛你勝過愛自己的生命,我怎會不想做你的妻子,名正言順的照顧你一生一世呢?其實,我流出的眼淚,都是幸福的淚水,而我搖手躲開的舉動,更有我自己的用意!”

“你的用意是什麼?”

張若寒在江娜的癡吻和解釋下,心不再是那麼痛了,他撫摸着江娜滿是幸福淚水的臉蛋,非常不解的向江娜詢問道

“呵。”

江娜露出一個如天使般美好的笑容,用手背擦了擦她的眼睛後,向張若寒接着解釋道:

“若寒,我真的好開心,自己是你一生中最愛的女人,能得到你的求婚,可你別忘了,在地球的另一端,在我們的祖國那裏,還有三名同樣癡愛你,終生無法離開你身邊的女孩子,在待等着你!

如果我現在接受了你的求婚,她們三個人的心,肯定會碎成一片一片的,你也會很難過的,而我真的不希望你會難過,所以我暫時不能接受你的求婚,要接受的會,我會和她們三人一起接受!”

!~~~~~~~~~~~~~~~~~~~“

“娜!”

張若寒的聲音帶着幾許哽咽,他已經激動的,感動的說不出話來,他終於在經厲一番最痛苦的地獄後,重現回到了無限美好的天堂!

誰能想到,在這個每個女孩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江娜首先想到的卻是他會不會難過,並且,非常癡情到極點的願意爲了不讓自己難過,希望在以後和另外三名女孩一起接受自己的求婚!

自己能夠得到如此至愛自己,如此包容自己的女孩一生的癡愛,還有什麼好求的,還有什麼滿不足的,只能去用自己的所有心思,帶給她幸福,送給她微笑吧。

也許這就是自己,真正最愛她的原因!

因爲她的美好,她的善良,她的溺愛,她的性子,都是讓自己癡迷一生,永遠無法離開她的幸福…..

張若寒非常幸福的薄脣,印在江娜同樣幸福的紅脣上,兩個最相愛人兒的身影,在漸漸潛下地平線的夕陽,渾灑出的落日餘輝中越來越長,越來越貼近,直到融爲一體,再也不會分開……

美國當地時間二零零六年一月九號,已經連續拼殺了二十九場比賽的山貓隊。一共獲得了十八場勝利和十一場失敗,暫時和弗朗西斯領銜的奧蘭多魔術隊,並排排在東部第八的位置上。

不過山貓隊只要在今晚的比賽裏。戰勝曾經敗給他們的猶他爵士隊,便可以一舉超出並排第八的位置。暫時踏進季後賽的大門。

因此,今天晚上的這場比賽吸引了很多球迷們的目光,更有很多看過兩隊在季前賽中交手的球迷們,在球場外圍的地下賭球協會裏,將大把的鈔票壓在山貓隊的身上,認爲山貓隊肯定能夠輕取得本場比賽的勝利,一舉獲得真正東的部第八排名。

誰知,比賽剛一開始。奧卡福在一次和對方的中鋒賈倫科林斯爭搶籃板球時,賈倫科林斯很明顯有一個在空中壓人的犯規動作,裁判也明明看在眼中,可他卻沒有吹,反而因爲奧卡福之後的奮力一擠動作,當場鳴哨,吹出奧卡福搶籃板時犯規,把球判給了賈化科林斯。

奧卡福當時便火了,想上前去找裁判理論,卻被張若寒給抱住了。並小聲向其聲稱,也許只是因爲裁判沒有看見,是一個誤判。同時,希望奧卡福不要和裁判對着幹,那是一種非常的不理智行爲,於是,奧卡福向場邊吐出一口口水後,兩隊繼續開始比賽,

哪知僅僅兩分鐘過後,猶他爵士基裏連可向站在邊線的肖恩梅斷球時,雖然拍掉了肖恩梅手中的籃球。可他的右腳卻已經踩到了邊線上,但裁判依然對於這個界外擊球的明顯違例動作視而不見。沒有發出任何哨音,反而作出手勢。示意兩隊換攻,比賽繼續,

恰巧這一切的一切,都被立於禁區右側的張若寒看在眼裏,也許上一次還有可能是誤判,可這一次張若寒清清楚楚地看到,裁判的眼光,打量了一眼基裏連可踩在邊紅上的右腳,卻沒有吹哨,因此,張若寒非常不滿的跑到那個故意不去吹罰的裁判身邊,向他發出了大聲抗議,稱其判罰不公,結果卻慘遭驅逐出場,帶着滿腔的怒火和不甘,在他的生活顧問克里斯小姐的陪同下,離開了球場,直接導致山貓隊在缺少核心球員,以及對裁判的滿之中,三心二意的和本賽季排名依然墊底的猶他爵士隊陷入了苦戰,更在全場比賽最後時,輸在了基裏連可的一次三分遠之下,以八十九比九十三的四分之差敗給了猶他爵士隊。

賽後的新聞發佈會上,伯尼大聲抗議裁判的不公行爲,很多花重金壓在山貓隊身上的球迷們,也同樣向聯盟發出抗議,但聯盟仲裁季員會,卻以張若寒抵撞裁判爲實,駁回了一切的上述後抗議,引起了漫天的漫罵。

很多同時輸球和輸球的球迷們,聚集在nba總裁斯特恩的豪宅之外,大聲抗議這場比賽的判罰的不公。

居於深宅之中的斯特恩,根本不甩那些在他眼中無端生事的球迷們以及,因爲輸球而不服氣的山貓隊教練伯尼,依然我行我素的把此次比賽的成績,算在山貓隊的總成績裏,並大筆一揮,同意了仲裁季員會建議,

對於“故意”抵撞裁判的山貓隊十三號球員張若寒,進行禁賽一場,以及二萬美元的處罰,致使山貓隊多徹底從好不容易方纔擠上的,東部並排第八的位置上掉了出來

……

“媽的,根本就是黑哨,他們根本就故意想讓我們輸!”

“碰~~~~~~~~!”

滿臉怒火的奧卡福,看了一眼張若寒的處罰通知書後,使勁的大力大踹了一腳更衣櫃的大門,恨不得就此一腳踹到nba總裁斯特恩的身上。

張若寒拉住了仍想繼續向更衣櫃櫃門踹去的奧卡福,用力的搖了搖頭,示意奧卡福不要再作這種損已不利人的舉動,可是在他的心中,卻同樣充滿了怒火,甚至比奧卡福的怒火還要大,畢竟他是當事人,這一切的一切都要落在他的身上,由他去承擔!

罰錢的事還是小事,可輸掉比賽和下一場比賽不能上場的結果,卻是張若寒萬萬不能受的。

如有可能,他真的想一腳踹倒那個應該千刀萬刮的裁判,可這一切都已經成定局,還有什麼意議,他只能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不要再去爲這些已經發生的事情,而在生出一些什麼意外了。

哎~~

這就是號稱世界上最乾淨,最透明的體育聯盟嗎?

如果是的話,今天的這個又算什麼?

張若寒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他真的一點也想不明白這是爲什麼?

與此同時,美國某處的一幢萬尺毫宅裏,一個帶着金絲邊眼鏡,亞洲人種的年輕人,將一張金色的信用卡,扔給那名判罰張若寒離場的裁判之後,在嘴角邊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鬱郁林中樹2005/11/4 賀家的資產大部份是賀家的創業家主賀英東老先生一手打拼回來的,現今這位年近八十的老人家,已經很少在媒體跟前露面,就連他幾個兒子,也很少公開露面,反而是以賀啓剛和賀啓山爲首的賀家第三代人,開始在香港媒體以及全球媒體的面前頗頗露面,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從賀英東老先生那兒流傳下來,天*浪漫,喜歡追星的習慣,經由三代人的漫長歲月之後,還是沒有絲毫改變,

這不,兩位即年經又有才有華,前途無量的賀家子弟,分別和當紅的影視明星張子怡、跳水皇后郭精精發生了看上去非常幸福的的戀情,以至於站到了輿論浪潮的最頂鋒上,

但到底幾人的結合是因爲郎的才,還是郎的財,也就不得而知了,總之因爲這件事而謀殺的菲林總數,可以豪不誇張的用噸位進行計算……..

在紐約的長島,有一幢名叫三湖的別墅,它以其中三個大小不依的的淡水湖泊而得名,

那裏的湖面波光粼粼,清徹見底,勝似海景,因此很多租住過在此地的富豪們,都對這裏的環境優美而讚不絕口,可驚於這幢別墅高達五千五百萬美元的天文售價,很多人都是帶着微笑離開這裏,卻沒有一個人想來購買它。

直到大前年的七月份,一名來自於亞洲的富豪,找到了當時這幢別墅的主人,美國地產大亨愛德華格登的遺孀謝麗爾格登女士,幾乎沒有任何還價舉動的。便在現場簽定房屋轉售合同,接着進行電腦轉賬,一舉購得了這座極盡人間奢華的別墅。

接着不久後。一名帶着金絲眼鏡的年輕人來到這裏,成爲了這座幢別墅的新主人。按理說,喬遷新居的空人臉上,應該掛出滿意或者興奮的笑容,畢竟這裏是一處妙不可言的人間天堂,可在這個年經人的臉上,卻看不到一絲應該有的笑容,反而佈滿了陰霾之色,似乎對這眼前的人間天堂。充滿不了甚的厭惡和煩感,

因爲,這對別人來說這裏也許是最美好的人間天堂,可對他來說,卻是……

“媽的,兩個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垃圾。”

剛剛還因爲將臉部深埋在一名身材火爆,面容秀美的金髮女郎胸前,而不由得產生幾份原如衝動的年輕人,在無意聽到電視機裏,播報出賀氏家族那兩名和體育明星。影星有染的公子哥的大名後,向似心臟突然抽筋一般的巨痛後,滿臉猙獰之色的抓起放在荼機上的金屬菸灰缸。狠狠地響電視機砸去。

“碰”

一聲悶響,電視機的屏幕頓時粉碎開來,一陣黑煙從破碎之處冉冉冒起,空中氣充滿了橡膠燃着後的刺鼻味道

“給我滾出去~”

年輕人猛然推了一把金髮女郎,將其推倒在地板上,然後站起身,在那個金髮女郎不知所措的跑出房間之後,一臉陰冷的向樓上走去,默然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如人間天堂一般的美景。

那英格蘭風格的大花園是屬於他,那在湖水環饒中的美國最高級別的高爾夫球場是屬於他的。那綠草如茵的網球場也是屬於他的,就連遠處正在出海做業的大型搏漁船也是必於他的。可這一切的一切,對於一心想得到更多,想要得到賀氏集團股份的賀耀明來說,卻是遠遠不夠的。

就算加上遠處看不見的幾幢產業,又能值上幾個錢,最多不過二、三億美元,相對於能夠在將來獲得近百億身家的賀啓剛,賀啓山來說,這一切全他媽的是垃圾,全他媽的是他那個不負責任的爺爺,宣告他在再不能妄想,再也不能進行上述的慘忍判決通知書。

即使他憑着自己的真才實幹,拿到了經濟管理學的碩士頭銜,可又有什麼意義,他根本連賀氏集團的大門都進不去,只能待在賀英東留給他的天堂牢籠中,等待着活活的老死。

他不服,一點都不服!

他和那兩個將來有可能會得到近百億資產的垃圾,留得是同樣的鮮血,爲什麼卻不能擁有同等的命運?

難到就是因爲他的爸爸是賀英東的私生子,他自己更是一條被人拒知門外可憐蟲嗎?

可惡的老天,你他媽瞎了眼,讓那兩個垃圾得到了最名正言順的身份,卻讓我這麼優秀的人,成爲了不受賀家,封建家族觀念所承認的私生子的兒子。

如有選擇,我也想不做那個私生子的兒子啊?

可我卻卻偏偏成了私生子的兒子!

竟然連按輩份起的名字都不到

賀英東!

這是你一生中最錯誤的決定!

我一定會證明,自己要比你那兩名捧在手心,也會怕化了的孫子有出息,當上賀家的第一人!

…..

頭部泡在冰冷的水裏,讓自己的大腦冷靜下來過後,一臉冰冷的賀耀明,擦乾*的頭髮,拿出手機,撥出一個號碼,準備詢問他的手下,今天的壓率如何。

在賀英東的一手安排下,來到美國定居不久之後,心下懷着很大野心的賀耀明,不甘於賀英東爲他按排的老死異鄉的命運,開始思量起如何在短時間內,用手裏現有的資產,爲自己籌得實現成爲賀家第一人,讓他揚眉吐氣的龐大計劃的第一筆鉅額資金,

他要狙擊賀家!

天性自負的賀啓明,發誓要在賀英東的有生之年,向其證明,他纔是賀家最有出息的子孫,賀家的第一人,所以他必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弄到足夠的金錢。用來進行他對賀家的狙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