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喪屍們之所以等級都那麼高,完全是因爲它們都來自m市。

當初陳君儀被喪屍們分食,第一批吃她血肉的喪屍們無法承受龐大的力量爆體身亡。它們碎裂的血肉散發的力量引誘第二批喪屍吞噬,無法承受繼續爆體。

一批又一批的延續,不知道多少喪屍們吞噬,將龐大的力量分化之後,成功融入體內造成m市大批喪屍超自然恐怖進化。於是纔出現了m市有高級喪屍發源地一說,歸根結底,都是因爲陳君儀。

程璐菲當初依靠寬哥,爲了逃離莊稼地那裏的喪屍圍攻逃亡到m市,幸運的她來的時候正趕上大批的喪屍再次爆體,白白撿了許多高等級喪屍晶核,吸收之後竟然激發出稀罕的異能力,並且依靠大批的晶核快速進階到二級。

說白了,程璐菲就是沾陳君儀的光纔有後來的風光。只不過這件事情沒有人知道。陳君儀不知道,程璐菲也不知道。

她只是單純的以爲自己幸運,並不知道幸運背後隱藏着m市喪屍源地的天大機密。

正因爲m市的特殊,基本上全國量的高等級喪屍都是從那裏流動過來的。許多大基地都曾經想過到m市去,弄明白喪屍源地進化快的原因,甚至摧毀喪屍源地。

可一切都是妄想,m市對於喪屍是天堂,對於人類來說卻是地獄。沒有人能活着進去。

程璐菲後來也想過繼續到那裏撿晶核,不過她根本進不去,經歷了九死一生還只能在外圍徘徊。心理恐懼讓她再也不敢去那個地方了。

他們直接闖進後廚,沒有電源,冰箱裏的肉類蛋類早就臭了,米麪有的被喪屍破壞,有的還能吃。

看着方嘯歌將米麪裝進空間中,陳君儀羨慕地嘆口氣,眼巴巴看着卻又無可奈何。

廚房因爲喪屍活動,許多東西都不能食用了。不過還有不少的飲料酒水還可以喝。幾人很快找到酒店的儲藏室,冷庫沒有電源肉蛋類不能吃,能拿的東西也就乾的藥膳菜類、大米小米玉米麪豆子高粱等。

因爲儲存空間有限,他們拿不了太多。

在酒店裏頭找到了棉衣棉被裝上,又拿了些日用品。方嘯歌還體貼的給陳君儀多拿了幾包衛生巾。

所有人嗨翻了天,殺怪闖關似的一路輕鬆解決喪屍們瘋狂掃蕩。

明夕一個房間挨着一個房間轉悠,蒐集白色的手絹裝進自己口袋裏頭。也不知道他那不大的口袋到底是怎麼裝下如此多的手絹。

豹子跟主人一個德行,一個挨着一個房間來回晃悠,腳掌比劃過來比劃過去最後找到兩雙嬰兒的小鞋子,滿意地讓明夕給綁在腦袋上,準備燒包一圈就穿上。

幾十層的大樓這幫鬼子硬是掃蕩了個乾淨,喪屍都讓他們給弄死光了,乾淨的不像話。

附近就是加油站,秦明昊賀梅方嘯歌蔣麗月四人去了,溫若筠拖死豬似的一路拖着程璐菲,待陳君儀確定住宿的屋子之後扔垃圾一樣隨手仍在門口。

從她身上流出的鮮血隨着溫若筠的腳步拉出蜿蜒的路,溫若筠卻毫不擔心。依她多年的經驗,暫時還死不了。

出門的時候蔣麗月他們看見那隊人還在苦苦掙扎,並且明顯少了幾個,方嘯歌正準備上去幫忙就被兩人拖走了。

大哥望着他們的方向,眼中最後一絲光亮湮滅。

確定了每個人住宿的屋子,小傢伙立即賢惠地掃地拖地擦桌子換牀單鋪牀,房間挨個的整理。等整理完畢所有房間的時候,已經累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末世爆發前他是標準的嬌生慣養純貴族,末世爆發之後變成了不死鳥小隊標準的勤務人員。說真的他還真聰明,什麼東西一學就會。

連陳君儀最害怕的做飯都能很快上手,現在做出的飯菜連溫若筠這個老手都稱讚。

“好久沒能吃到瓜子了。”陳君儀捧着瓜子盤子,盤腿坐在小傢伙剛剛鋪好的牀上,一邊兒感嘆一邊兒嗑,瓜子皮扔的滿天飛。

牀旁邊,小傢伙乖巧地給她剝瓜子,葡萄黑的大眼珠子不時瞅瞅飛舞的瓜子皮,娃娃臉嚴肅,琢磨着一會兒從哪裏掃起。

“你真的想不起來自己家在哪裏?”陳君儀吐飛瓜子,問。長這麼大還不知道自己家住在哪裏,要不要這麼奇葩?

小傢伙羞愧地低頭不敢看她,“我每次出門都是坐車,沒有自己走過。”

許久不說話,他發音生澀。

“就是坐車好歹也記住點吧?”

水汪汪的大眼可憐兮兮,毛茸茸的腦袋搖搖,卷卷的睫毛忽閃忽閃,粉嫩嫩的小模樣萌死個人。

“賣萌無恥……”陳君儀捂住臉,不再看他萌噠噠的娃娃臉蛋。

小傢伙咧嘴嘿嘿笑着,一口雪白的小米牙閃閃亮亮,伸出粉嫩的舌頭舔舔她的手背。

突然溼熱的觸感讓陳君儀觸電似的放下手,棕黑色的眼瞳正對上天真可愛的娃娃臉,還有他伸出半截的、嬰兒身子粉紅色的小舌頭。

女魔頭面色冰冷,絲毫沒有被萌翻,伸出無情的魔爪揪住他的舌頭拽下!

“唔——”從喉嚨根部發出淒厲的慘叫。

陳君儀鬆開手一巴掌將他扇翻在牀上,惡狠狠壓上去:“屁大點兒的娃娃,再引誘小心姐姐我吃了你!”

他捂住生疼的嘴巴,眼淚順着眼角滑落,美的像藍天上飄落的羽毛,驚鴻翩躚。卷卷的長睫毛沾染水晶淚花,在陽光下閃爍着誘人的璀璨,就像不小心墜落凡塵的天使,帶着禁慾的蠱惑。

“漂亮姐姐,我喜歡你。”和萌噠噠的娃娃臉一樣,他的聲音甜的要命。配上小狗狗似的懵懂眼神,純淨的仿若嬰兒。

陳君儀居高臨下淡淡看着他:“我也喜歡你。”

葡萄大眼瞬間錚亮,鋪了漫天的星星似的閃耀,他激動的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真、真的嗎?”

懵懂的他對情愛並沒有確切的體會,他只知道漂亮姐姐很漂亮,他很喜歡。可是這份喜歡究竟是什麼他不知道,只知道是喜歡罷了。

而剛纔聽見她類似告白迴應的話,他的心臟強烈收縮跳動。陌生的情緒導電似的立即傳送到大腦,他僵硬着四肢,不知道該怎麼迴應。

她說……她喜歡自己?

真的喜歡自己?

陌生的狂喜佔據心臟,他的嘴脣顫抖着,不能表述內心陌生的激動感受究竟是什麼。爲什麼,會有這種不同的情緒?和爸爸媽媽說喜歡的時候不一樣的情緒?是什麼?

“明天開始你跟着蔣麗月學習一些簡單的招式。”陳君儀拍拍他的腦袋。

小傢伙還被她壓在身下,黑漆漆的葡萄大眼直勾勾盯着她,滿含希冀:“漂亮姐姐說喜歡健伊,對嗎?”

“對。”她微笑:“我喜歡你。”

“那你能親親健伊嗎?”媽媽說喜歡爸爸的時候總愛親親,他也想她那樣親親自己。

對上萌娃的純淨的大眼,陳君儀第一次覺得自己聖潔。純粹對美好事物的喜歡,對可愛小弟弟的喜歡。

純粹乾淨的吻——

她緩緩低頭,紅脣輕啓。

女子炙熱的烈焰紅脣碰觸他的臉頰,莫名的,他戰慄一下。陽關照在交疊的兩人身上,美的不可思議。

嘴脣貼上滑嫩柔軟的肌膚,陳君儀輕輕張開嘴巴,咔嚓一口咬下!

想要惡魔老老實實?娃娃,你天真了。

“啊啊啊啊啊!”稚嫩的慘叫聲炸開,隔壁正救死扶傷的醫生急忙衝出來,闖進陳君儀的屋子。

不過有門板的阻擋她進不來。

“怎麼回事?我怎麼聽見男孩兒的哭叫?”溫若筠懷疑地問道,明明看見陳君儀把所有的隊員都派出去取汽油去了,哭叫的是誰?

“你是不是思春了?”門裏頭傳來懶洋洋的迴應,惡毒的讓她噎住沒話說。

不對,明明聽見陳君儀屋子裏頭有男孩兒的哭叫,難不成……醫生驚訝了,詫異了,不懷好意地曖昧笑了。

藏的夠緊的,什麼時候勾搭的小男孩兒,這麼快就玩上了。

敲敲門,善意地提醒:“不要太過分了,小孩子經不起的。”說罷,轉身就走。

在溫若筠心中,陳君儀已經打上了猥瑣幼童的標籤。聽聲音就知道年齡不大,頂多十幾歲。沒想到陳君儀還有這種癖好,嘖嘖,誰知道這小孩兒哪來的。

依陳君儀恐怖的實力,偷渡來一個小孩子不讓所有人發現還真的十分有可能,說不定她讓隊員們都出去就是爲了滿足自己的獸慾呢?

她越想越多,越想越離譜,但是卻覺得自己越想越正確!

肯定被誤解了。陳君儀翻翻白眼,人類的腦洞非常可怕,誰知道溫若筠這時候把她想成什麼了。不過她想來我行我素,懶得浪費口水解釋。她原本就沒有什麼光輝形象,再黑一點也沒關係。

口下留情,並沒有咬的血流不止,頂多一個大嘴巴血印子。

惡魔壓在小傢伙身上,彎脣笑了,忽而百媚生輝妖豔美惑,生出萬種風情讓人血脈噴張難以抗拒。

小傢伙癡癡呆呆地盯着她,鼻血流出來都不知道,臉上的痛覺全被忽視。

惡魔瞬間化身妖精,鮮紅的舌頭學着他一寸寸伸出,舔上他的臉頰血痕。同樣的動作,不同的風情。

一個懵懂天真,一個妖媚致命。

他全身燥熱,陌生的感覺衝擊着胸口,呼吸困難,只能死死鎖定眼前不一樣的人。

“咯咯咯。”妖精笑得開心,蔥白纖細的手指掐掐他的臉蛋,果斷起身。

“……”走了?這就走了?

鳳健伊還呆愣着,總覺得不對勁。心中的空虛讓他難受,難道沒有接下來了嗎?困惑的眼睛望向她,帶着若有若無的勾引意味。

------題外話------

爆發明天繼續。

最近不知道爲啥老是肚子疼,長蟲子了還是出胃病了,真是奇怪啊。 完美誘人的天使面孔,純淨天真的琉璃雙眼,殷紅的嘴脣微微張開,粉嫩嫩的舌尖舔舐,滑溜的像條小魚來回晃動勾引。

陶瓷般白淨的娃娃臉懵懂,眨巴的眼睛裏絲絲魔媚毒蛇般在空氣中蔓延,像最致命的曼陀羅,天使和魔鬼完美的結合體產生的極致瘋狂對比,能讓任何一個人爲之着魔。

陳君儀的眼神恍惚,心底最深處的*被無限放大。迷迷糊糊中所有的理智統統消失,她的思維被惡主導,雙腿不聽使喚的一步步走過去。

“到我懷裏來……”純善的天使脫去潔白的光環,魔鬼的黑色羽翼張開,可愛的娃娃臉噙着嗜血的笑意,帶着來自地獄深處的誘惑,喚醒人類埋藏最深的*和飢渴。

“來吧我的寶貝……”依舊是稚嫩的嗓音,卻變得低沉誘惑,詭異的對比使得空氣都詭譎起來,雙臂張開摟住搖搖晃晃的人,頭顱俯下,森白的牙齒張開仔細親吻她修長優美的脖頸。

窗外喪屍吼叫聲不斷,窗戶裏面炙熱正在上升。

女上男下兩人忘我地熱情激吻,或者說是男人一個人活躍女人毫無反應。操控者獨自掌控的遊戲,被操控者只是僵硬的木偶。

“寶貝,我可是忍了好久好久啊,上次那個該死的和尚抱的是哪裏?這兒?還是這兒?”他肆無忌憚地親吻,不時啓用牙齒輕輕啃噬,似乎還不滿足地猛然翻身將人壓在身下便開始瘋狂的索取。

“你……是誰……”意志恍惚的人強撐者艱難抵抗被吞噬的理智。

身上的人明顯驚訝地停頓了下,笑了,娃娃臉魔媚的如妖:“你可是第一個被操控之後還能反抗出自我意識的人呢,真不愧是我看上的寶貝。”

“你是……誰……”

他舔舔女子的烈焰紅脣,吐氣如蘭:“我是鳳健伊啊,寶貝不記得了?”

“不……你不是……不是……”

“寶貝是想說,我和鳳健伊不一樣對不對?”

女子精緻的臉僵死,棕黑色的眼瞳空洞,裏面佈滿了掙扎。

“別反抗了,沒用的。”他們家族傳承千年的古老祕術,怎麼可能隨隨便便被人解開?“因爲我是雙重靈魂的人。雙重靈魂,用現代話解釋也類似於雙重人格。”

“精神……分裂症……”

魔媚的娃娃臉有瞬間的石化,他微笑,葡萄眼望着她,黑色的魔氣有生命般繚繞,陰霾的*透過她的雙眼順着神經傳達進心臟。

陳君儀意識模糊,靈魂深處傳達指令,自己喜歡這個人,很喜歡很喜歡,可以把一切託付給的他的喜歡。

“喜歡你……”

“我也是寶貝,今晚屬於我們。”他柔情地呢喃着,送上虔誠的吻。魔鬼吞噬靈魂的嘴脣即將碰上她的那一刻,異變發生了!

“砰!”

“嘶——”被震下牀的鳳健伊捂住肚子,腹部絞痛,一絲鮮血溢出脣角,混合着天真的惡娃娃臉更添妖豔風情。

“媽的浪費時間,重要的話一句不說,害的老子白白犧牲了。”陳君儀伸手擦擦嘴脣,滿臉戾氣。

“寶貝真厲害,連我的祕法都能破解。”他笑的燦爛,不動聲色埋藏眼底的震驚。

“原來你也是個異能者,搞得我還一直以爲你沒有異能力呢。”感情自己白白當了一路的保鏢,陳君儀越想越不爽。

“你認識的鳳健伊的確沒有異能力。”他依舊燦爛笑着,彷彿陳君儀生猛的痛擊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魔鬼,對別人狠辣,對自己殘酷。

什麼跟什麼,陳君儀煩躁地瞪着他,五指張開,手心風系異能力盤旋,將地上的人吸過來,纖細的手腕咔嚓掐住脖子。

長長的睫毛微微下壓,隱藏棕黑色的冷酷眼瞳:“從現在開始,我問你答。”

娃娃臉無辜笑笑,態度恣意。

“精神分裂症導致你分裂成平常的鳳健伊和現在兩種樣子?”

“不要說精神分裂症嘛,好像我有病似的。”不滿的稚嫩口吻,黑白分明的無辜大眼,任何一個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疼。

陳君儀一巴掌扇了過去,“少廢話。”

白淨娃娃臉上鮮紅的巴掌印子,他愣了下,眨眨眼,陰狠暗藏,擡頭依舊笑的燦爛:“是雙重人格。我和我,都是鳳健伊。”

“什麼情況下你會出來?平常不都是他嗎?”

“不,一直都是我。”他邪惡地咧嘴笑,惡意地看着陳君儀驚訝的表情,像個調皮的孩子,“一直都是我呢,漂亮姐姐……我的寶貝兒~”最後一句說的格外曖昧。

“砰!”

女人毫不留情揮手風暴將他甩了出去,殘破的木偶娃娃似的狠狠裝上衣櫃,完美的娃娃臉疼的糾結成一團,蜷縮着不能動彈。

“我這個人,最討厭別人說廢話。我這個人,在別人說廢話的時候喜歡用拳頭解決。”握拳,指骨“咔吧”炸響,精緻的臉冷笑,美豔驚人:“要嚐嚐嗎?”

鳳健伊擦掉嘴角的血,雪白的指頭粘上腥紅,黑葡萄眼珠子盯着她,將指頭放進嘴裏吮吸,“我嚐到了,寶貝兒,真甜。”

果然是人格分裂,前後差距也太大了吧。面對一模一樣的娃娃臉陳君儀心頭隔應的很。

“再問一遍,你什麼時候出現,他什麼時候出現?”指尖微動,被鳳健伊撞碎的茶杯瓷片順着風力飛進手中,修長的手指把玩:“你說,把可愛的臉蛋切成漁網,再把你從窗戶裏頭扔下去回是什麼後果?”

她似笑非笑的表情,玩世不恭中隱藏的狠辣讓人恐懼話語絕非玩笑。

這個狠心的女人真的會那麼做。

委屈地瞅着她,眼淚汪汪:“沒有可愛臉蛋還怎麼勾引你呢,真狠心。”瞅瞅她手中的瓷片就要飛出來了,鳳健伊趕緊該口:“我說我說。

其實我一直都是甦醒的,但是我佔據思維的部分太小,你平常看見的鳳健伊纔是本體,而我被他壓制,沒有他的允許我是出不來的,除非……”可愛地歪起腦袋,朝她眨眨眼放電:“除非本體意識混沌讓我有機可乘。”

“本體意識混沌?”什麼玩意兒?

“還記得剛剛你們做什麼嗎?”

這語氣,搞得好像她陳君儀真的做什麼了一樣。翻翻白眼:“記得。”

“鳳健伊想親吻你想擁抱你想佔有你,可是他不敢,他單蠢的性格不敢,*被壓抑太久,身爲另一半的我自然就會出現來替他完成沒有完成的。不不不,不是替他,是給我自己。”

陳君儀傻了,“你什麼意思?”

“我的寶貝,不要不承認,你知道他喜歡對吧?爲什麼不想承認呢?”娃娃臉帶着寵溺的苛責,看的陳君儀想甩出拖鞋過去!

“他只是個小孩子,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小孩子哪來的什麼喜歡不喜歡。”

“不不不,他已經十五歲了。”

“十五歲也是小孩!”

“可你也只有十八歲。”

“老子足夠成年了!”

“我喜歡成年的,來吧,我們做成年人做的事情~”

“啪!”這回是真的一拖鞋過去了。

鳳健伊捂住臉,不用照鏡子也知道上頭一個大大的鞋印子。專門打臉的魔女……鳳健伊竟然喜歡這麼一個暴力女,什麼眼光!差差差差死了!不過……

他就喜歡這樣的。

“正中紅心,真厲害。”他笑嘻嘻地誇讚。

陳君儀無語:“你是受虐狂?”萌噠噠的小傢伙另一面是個受虐狂?難以接受。

“我只受你一個人的虐。”

油嘴滑舌難以溝通。“鳳健伊不記得回家的路,你肯定記得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