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我就聽咔嚓一聲,這籠罩在我們四周的結界突然崩開——

匆忙間,我只瞥見,在我們頭頂的裂縫中,抽出去一把大刀,那刀面,有一條栩栩如生的青龍——

“不!”

這一次,驚訝地改成了龐禺。

“爲什麼?你會出手!”這龐禺好似瘋魔了一樣,對着頭頂的裂縫兒嘶吼着。

可根本沒有誰回答他。

轟隆隆一聲,這結界最終消失。

這裏恐怕是城鄉結合部了,偏僻一些。

來往的路人忽然見到我們出現,均是嚇了一大跳,而後見到龐禺手裏拿着刀,更好像避瘟神一樣躲得遠遠的。

“我擦,這是拍啥電影呢?還有古代人,是不是穿越了?”

“滾一邊去,你家拍電影沒導演也就算了,攝像機也沒有,拍個屁!”

“不會是cosplay吧?”

“你沒看那要殺人呢嗎?這他麼就是一犯罪現場——誰有電話,趕緊報警——”

呃。我瞥了眼那個喊大家報警的男人,你手裏就攥着手機呢,怎麼想的?

當然,我是不希望他們報警的,到時候,還不把我們當成神經病抓了?

還有,這幾個偷偷拍照的,你丫手機不想要了吧?

“燕趙,等我殺了這個怪胎,就來取你人頭!”龐禺狠狠說道,接着就要剌李禿子的脖子。

“你敢!”飛將軍李廣大喊一聲,瞬間虎頭鐵膽弓滿如圓月。

嗖地一聲,李廣射出一箭。

就在龐禺堪堪剌開李禿子的氣管前,這一箭直接定到了龐禺的肩頭。

接着,那龐禺這條握刀的手直接輪了一個大風車。

趁機,我祭起赤色麒麟印。

龐禺連忙掏出城隍印對上,可惜,麒麟印終歸要比這些制式的城隍印強大,所以這一撞之下,龐禺的羊紐城隍印直接碎了個角,倒飛出去。

我繼續控制麒麟印,只見一團火焰竄出,這麒麟印拖着火星子的尾巴就直接撞向龐禺,而後呼啦一下子,在龐禺四周,麒麟火連成一片。

這時,那些偷偷拍照的路人又開始一陣騷亂。

“我去,剛纔那老頭是在射箭嗎?這麼厲害啊!”

“還有那個是什麼東西,扔出去還能自燃!”

擦,真是夠可以的。

就在麒麟火燒開始焚燒龐禺的時候。

有些路人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偷偷地打起了電話。

我看在心裏,放出自有書中的韓千千,簡單給這小鳳凰妞介紹了一下工作,她便直奔人羣裏撲。

好在現在日頭西沉了,小鳳凰妞在人羣中穿梭者,轉眼,那幾個偷拍照片的手機,就跟爆炸之後沒啥兩樣,又被小鳳凰妞將壞掉的手機塞了回去。

燙得那幾個人立馬跳起來罵娘。

“哎呦,我擦你妹啊,這他麼蓋樂塞鬧挺7咋還爆炸了呢?”

“小夥子,沒看新聞嗎?這個鬧挺7早就出問題了。”

“我靠,我的也爆了,這愛瘋7也完犢子了。”

——

一時間,路人的吸引力都分散開了。

那小鳳凰妞完成了任務被我直接收回自有書中,再看那麒麟火越燒越旺。

我帶着李廣和李禿子跳上了車。

崔玉一直沒下來,這是我的意思,就爲了方便開車。

比如這個時候。

“老崔,趕緊走,有幾個路人好像報了警。”我又召回了麒麟印,說道。

崔玉道了聲瞭解,這翻了蓋,成了敞篷車的捷達一溜煙倒出了這條街,轉頭往長安飛奔。

車上,崔玉問我:“燕老弟,這龐禺算是嗝兒屁了,哈哈。”

恢復些氣力的李禿子也附和道:“嗯,那老東西爲燕老弟的麒麟火一燒,渣渣都不剩。他麼的,叫他敢陰老子!”

李廣倒是沒說話,也在默默調整。

“對了,老崔,你看清剛纔在鬼見愁結界中,是誰解救了咱們嗎?”笑了一會兒,我突然想起這一茬,於是問一直留在車裏的崔玉。

崔玉忽然皺眉,說道:“看得不是太真亮,一道寒光過後,倒是見着一條青色的大龍——”

崔玉因爲開車,單手一拍腦門,說道:“是一柄大刀,帶青龍的刀!”

李禿子想了一下,說道:“我知道是誰了!”

誰?我和崔玉問道。

“這是哪兒?”李禿子故意吊我們胃口。

崔玉急道:“運城唄。”

“對唄,運城啊,那可是聖人關羽的老家——”

說着,李禿子遙指一個方向,說道:“喏,不遠處,就是關帝廟。”

“我去,你是說,剛纔關二爺救了咱們?”崔玉嘀咕道。

“嗯,八成是!”

心懷感激,我和崔玉,李禿子,還有飛將軍李廣停車下來,對着那關帝廟拜了拜。這才重新開車離開。 捷達一路狂奔,跑到黃河上的大橋時,車子突然打晃兒。

就好像有人在車軲轆下面撒了冰。

突發狀況,饒是崔玉這個老司機也有些難捏不準,險險地避開對面開過來的大貨車,我們這輛禿了頂的破捷達一頭扎向黃河裏。

“快跳!”崔玉喊道。

不用他喊,我和李禿子也知道跳車。

就在捷達扎進黃河裏的那一瞬間,崔玉,我,還有李禿子李廣紛紛脫離了捷達,但我和李禿子身子沉,也撲通通地掉進了水裏。

只有李廣獨自飄在水面上。

我掉進水裏連忙往上游。噗嗤,我竄出了水面,擦了一下臉上的水,開始尋找崔玉和李禿子。

噗。

李禿子冒出了頭。

但崔玉卻始終不見。

不對勁,按理說,崔玉比我們跳的還早一些,怎麼到現在還沒人影。

“李嚇,老崔不見了,我得下去找找。”我喊。

“我也下去。”李禿子說。

飛將軍李廣也跟着衝入黃河。

但爲了儘早找到崔玉,我們三個都默契的分開了找。

再次潛水,我好像聽見那輛沉底的捷達車底兒發出絲絲簌簌的聲響,因爲周圍充斥着水流,所以我也不敢確認。

但下一刻,我卻看見,一條長着黃色菱形塊的蛇扭動着鑽了出來。

是玉斑錦蛇,三賢莊的那隻蛇女!

認出是這蛇女搞的車禍,我也不顧上去換口氣,直接砸出赤色麒麟印。

雖說在這黃河裏我不能用麒麟火,但這一擊的力道,也足以砸暈這蛇女。

咕嚕嚕,麒麟印擠開水花衝了過去,那蛇女本就小心翼翼,這會兒一聽見異響,頓時警覺地瞟了一眼,見到麒麟印,嚇得尾巴一彈,往外竄出老遠,而後消失在黑暗的河水之中。

我控制麒麟印追打了幾下,確定那蛇女又利用這河道地形躲了起來,我這才飛快地往水上游。

呼。

這一次,我甚至連李禿子,飛將軍也沒有看見。

怪事了。就算李廣不用換氣,那李禿子也總該冒頭吧?

不好,難道他也出事了?

崔玉失蹤,這回跟我腳前腳後入水的李禿子和李廣也不見了,難道這黃河水道里還有什麼暗流——

就在我疑惑時,忽然一道涼風鑽進了脖頸,本來就溼冷的身子不禁又猛打一個寒顫。

“小子,這裏透着詭異,不如先上了岸再說。”老天狗提醒道。

我還沒回應,忽然,腳踝處一緊,好像什麼東西抓住了我的雙腳,猛地一拽,我直接喝了一口渾濁的河水。

我以爲是蛇女去而復返,但掙扎幾下,我就肯定水下的不是蛇女。

我使勁兒用手拍打着水花,還想掙脫雙腳去踩水,可越是掙扎,那股力量越強大,在我又喝了兩口水後,撲通一聲,被拽了下去。

等我全身都泡在水裏時,那力量越發強大的離譜,拽着我就往下沉。

咕咕。

我忍不住又喝了幾口水,眼皮子一沉,昏死了過去。

“小子——”

——

“咳咳,咳咳。”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咳出幾口髒水。慢慢地,我把眼皮子睜開,整個世界都倒了。

尼瑪,是我被人倒着掛了起來。

周圍溼噠噠的往下滴着水,就好像一個水簾洞。

這是哪?抓我的又是誰?

“燕兄弟,你也醒了!”

嗯?

wWW◆тTk án◆¢〇

我連忙扭頭,在我左手邊,李禿子也被倒掛在木樁子上。再遠一些,就是崔玉。倒是沒見着飛將軍李廣。

“李嚇,這是哪兒?”我左右看了眼,見四下無人,問道。

“應該還在黃河水道,具體是哪兒,我得琢磨琢磨。”

“誰抓得咱們?”

這洞口很窄,但縱深很長,裏面深邃昏暗,我能瞧清楚的就是,在我們不遠處,散落着幾口銅棺材。

“我也不知道,一醒來就沒見着。”李禿子邊說邊晃盪身子,想要掙開綁腳的鏈子。

可那是銅鏈子,李禿子也掙不開。

“喂,老崔,你醒醒啊!”我喊道。

喊了兩三聲,崔玉哇地一聲,張嘴就吐。

好一會兒,才虛弱地說道:“我擦,這是哪兒?”

得,看來崔玉也不知道。

“老崔,用城隍印試試,看能不能砸開着銅鏈子。”我說着,便要念訣祭出麒麟印。

可就在這時,那幾口銅棺材中突然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而且聲調越來越頻繁。

我擦,看來那銅棺材裏藏着髒東西了,“老崔,動作快點兒!”

崔玉和李禿子顯然也聽見了棺材裏的響動,崔玉更不敢怠慢。

哐當!

我的銅鏈子劇烈顫抖起來,當然,我也跟着被遊蕩了起來。

沒斷?

再來!

哐當,又是一下。

就這時候,那幾口銅棺材的蓋兒突然被推開,一隻只黢黑的枯癟的手掌扒在了棺材板上。

“桀桀,燕趙,崔玉,不要白費力氣了,這不是普通的銅鏈子,你們那城隍印就算連着砸上一個時辰,也只能砸出一個缺口。而這工夫,我們兄弟幾個,早把你送給都城隍了。”

“至於你,李鎮守,就給我兄弟幾個打打牙祭吧。”

“我擦,我知道你們是誰了!你們是黃河四鬼。”

嘎吱嘎吱響聲連動,一個枯癟的不像樣子的東西跨出了銅棺材,朝着李禿子走過來。

“李鎮守果然是貴人多忘事,這纔多久的工夫,就把我們四兄弟給忘了。”

“哈哈,大哥,別跟這不人不鬼的怪胎說話了,記着他當初差點兒殺了我,今兒就讓我來宰了他。”另一隻同樣不像人的傢伙走出銅棺。

“他麼的,黃河四鬼,十年前,老子年輕大意,叫你們幾個跑了,卻沒想到這些年過去了,你們竟然還敢回來!還他麼想吃了老子,真是狗膽包天!”

“哎呦喂,李禿子,以前我們怕你,不是技不如你,而是身後沒有靠山,這次我們哥幾個可是給都城隍辦事——”

“呸,一羣狗!”

“李嚇,死到臨頭你還裝什麼裝?要是跟爺爺求個饒,說句軟話,爺就保證給你來個痛快的!”

“你當老子是你們幾個雜碎,來啊!”

“大哥,這李禿子實在氣人,我忍不了了!”

“桀桀,老四,那先去割了他的舌頭!哈哈哈——” “且慢!”

突然,一個脆生生帶着幾分黏糊的聲音傳出。

那已經齜牙咧嘴走到李禿子身前的鬼東西不耐煩地轉過頭去。

我也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去,卻見一三角臉,大紅嘴的女人扭着腰肢走進洞來。

又是這該死的蛇女!

“玉寡婦,你什麼意思?”李禿子身前的鬼東西有些不高興。

“四哥,這種動手的髒活,還是交給小妹吧。”蛇女故意擠出兩滴淚,說,“他們屠殺我三賢莊生靈,又殺我兩位哥哥,我恨不能啖其肉,飲其血!”

“行了,行了,別哭喪了,這李禿子你隨便殺,四爺不管了。”說完,李禿子身前的鬼東西退回去,將折磨李禿子的活計交給了那隻蛇女。

“多謝四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