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博雅頓了頓說道:“他已經換名字了,他想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現在是我們的紀元!” 仰望紀元,人類在戰爭結束後第一次如此迫切的要求仰望星空,第一次如此心無旁騖的朝着星空看,當然僅僅是地球上的人類,整個人類在塔克人入侵後分爲了三個部分,在塔克人入侵的這個苛刻的條件下,被迫做出了三種選擇,放棄了其他的。每一種選擇都有放棄。沒有完美,以21世紀人類的眼光來看,無論哪一種放棄都是難以接受的,但是爲了生存必須選擇。

星環上的人類現在肯定無法接受土星共同體和阿瓦隆合衆國人類生活方式。

就像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田舍翁無法,接受爲名爲利的生活,這種連做官都嫌麻煩的心態,那麼肯定無法接受現代化社會生活,無論是對流水線的負責,還是坐班制度條條框框,還是工匠精神的精益求精,這在嚮往田園生活的人心裏都是抗拒的,厭惡的。中國某場最徹底的思想革命後,這種佔據上層的舊文化人的田園心態被徹底根除了,生產力纔開始滾滾向前。認爲農業時代很適合生活的思維,會形成殘留,也並非東方獨有。比如說西方的沙龍文化,19世紀到達頂峯。

毫無疑問星環上的人類文明,對這種要求每一個人出生下來就必須肩負責任的生活,肯定是無法接受的。責任太重,這樣的未來對於他們來說太恐怖。

而土星共同體和阿瓦隆合衆國之間的差異則是意識形態上的,有關奇蹟源自何方。兩個同樣在塔克人入侵重壓下承受下來的人類分支,卻對於奇蹟有着不同的看法,阿瓦隆合衆國,認爲奇蹟在於堅持,堅持之下,自然會得到神的迴應。這個神可以接受所有人對未來嚮往的寄託。當所有人用實際行爲去做。神的奇蹟終究會到來。

而土星共同體則認爲,根本沒有神,有的只是過去留下的願景,和承擔願景存在於現在的自己。自己能做出什麼,自己有一定的決定權,對這個世界的影響僅此而已,然而奇蹟不存在,只有一步步走下去,過去留下的意志,進一步的演化下去,或許未來會交給下一代。當自己承受不下去的時候。

土星共同體和阿瓦隆合衆國兩者之間有差別嗎?在星環上的人類看來都沒差別,都是爲虛無縹緲的東西,在苦海中跋涉。然而在雙方的羽化者看來,有差別,絕對是有差別的。種族意識的核心概念的核心凝聚點是什麼。奇蹟誕生後的榮耀歸於誰?

土星共同體和阿瓦隆聯邦接觸後,立刻分離。東西方的差異,並沒有在太空時代彌合,反而越走越開,分道揚鑣成爲了兩種道路。各自對種族的爲什麼聚集在一起的理解概念不同,導致了星空時代的發展道路不同。生產力越高,差別越明顯。

地球南海要塞。這是仰望紀年後興建的第二個要塞,在地幔建造高密度的熱核反應堆,獲取能源,磁化大海。可以稱爲行星要塞。在大海深處一位蛻變者的投影出現在了宋幕面前說道:“大行者,阿瓦隆一方請求入駐地球。”

宋幕說道:“朝晨,告訴他們,如果夠膽量,就去金星,地球現在滿員了。”

朝晨點頭說道:“是的,我這就去恢復。對了大行者,我們嘗試在土星高壓區域建造反應室。”

宋幕打斷了問題說道:“地球上的具體資料都已經給你們了,問題該自己解決。土星上也應該誕生羽化者。”

朝晨說道:“大行者,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刷的一下,隨着朝晨的光影消失,這場跨星際的通訊結束了,整個對話的過程非常困難,每一句話都要等一段時間才能得到回覆。雙方的距離已經達不到即時通訊了。光速已經不夠了。

在太陽系內部通訊都如此困難,可想星際國度是多麼不切實際了。量子效應是超光速的,但是無法幫助人類超光速傳遞信息。不是量子現象的問題,而是人類的問題。人類並不是量子生物,人類決定這個世界的複雜思維信息並不是量子現象,而是腦神經元的電流現象。信息在腦神經元的電流中。

這就決定了人類思維永遠在盒子外,對於盒子內記載的信息,永遠要打開量子這個盒子後才能知道。量子糾纏之間的信息。一大堆糾纏粒子中到底蘊含着什麼信息呢?對不起,人類無法直接知曉,必須通過實驗打開一個個粒子的盒子才能知道。

至於人類思維中是有量子現象的,但是人類的思維並不在量子現象中,假若在的話,那麼切完腦子按道理也是很思考的。量子現象控制人大腦,就像人類控制電腦進入互聯網世界。電腦沒了,那就沒辦法在互聯網世界中思考,並且闡述了。人的思維電流沒了,人類就沒法在這個世界思考了。

沒錯我們就是由原子這一個個盒子組成的,我們的思維就是一個個盒子之間電流構建的。我們的記憶也是盒子組成蛋白質在這個世界中記錄的。至於盒子內部信息?我們無法清楚感覺到。二十一世紀量子通訊剛剛出現的時候,有科學家曾貌似狂妄的宣稱,破譯量子通訊,還不如研究時光倒流機更簡單一點。這種發言是有點狂妄。但是也是有幾分道理,即使研究出來時光倒流機,在過去時間段所有粒子各就各位。一個個量子內部的信息還是具有不確定性的。

薛定諤貓理論,一個盒子只有打開瞬間才能知道結果。未打開之前,結果無窮。同一時間打開也具有無窮多的可能。這也是平行空間的理論之一。沒錯你看到的世界是前後連續的。但是你確定你現在看到的世界就是剛剛的世界嗎?說不定的你的量子狀態瞬間轉移到了另外一個所有化學現象,粒子空間位置都一樣的世界,然而每一個粒子內部的現象卻不連貫的世界。說不定量子態的你在不同的位面跳躍,但是你就是無法從化學現象,宏觀物理現象發現。

任迪自己是相信這個理論的,因爲演變,這東西存在。

話題回過來,人類現在的科技發展方向則是深入了量子,從材料學上,人類的已經和塔克人的技術已經趨於平行,原子各種有價值的化學鍵離子鍵共價鍵的組合就那麼多。有的組合蓄積高強度的化學能,有的組合則是增強材料的強度。唯一的差距就是如何找到特定的條件大規模形成這些組合。也就是材料學。

無機材料學已經走到了頂端。而現在人類踏上的量子技術就看到了前方的斷崖,這個斷崖邊上塔克人似乎造就停在了這裏。塔克人未能有超光的通訊的技術,有關量子通訊依然處於傳遞盒子的過程中。

量子通訊無法超光速,大家的訊息都無法破譯,那麼在量子通訊後,另一個實用價值的技術就要攻破了,量子計算。理論上這是一種速度極快的運算,耗能極小的運算,甚至運算算法和電子計算機都不同的計算。運算過程在量子傳輸中瞬間完成,唯一制約速度,應該說是制約站在盒子之外的人類讀取信息速度,就是開盒子的過程。

宋幕處理了土星傳來的通訊後,立刻轉向另一個區域。在天權工業區的某地,宋幕的投影出現在了大廳中,大廳中非常整潔,這個處於海水下方的基地,空氣的中的灰塵極低,當然水汽標準也在恆定範圍內。

宋幕到達後在場的一位位羽化者也到達了。看到宋幕到達,一位位羽化者微微頷首,宋幕說道:“實驗準備的怎麼樣了。”

羽化者,馮和月(女)說道:“蛋白質結構穩定。隨時可以加載。只是。”

宋幕說道:“只是什麼?”

馮和月說道:“長官這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一旦加載失敗,我們沒法撤出結構,而不損害人體結構。這麼做很具有風險。”

宋幕皺了皺眉頭說道:“風險?”在空曠的大廳中兩位身着白色帶着淡藍柔和紋路的服飾,身軀黃金比例的羽化者投影,在大廳中一邊行走一邊聊着。

馮和月說道:“風險巨大,並且未知,我建議只對部分腦區進行高速化。”

宋幕停下腳步說道:“告訴我,風險到底有多大。”

馮和月說道:“人類每一次晉級,雖然不想承認,但是每一輪都刷掉了一大批人。參與蛻變實驗的羽化者目前只有一個。而這一位,就是當初設立這個計劃的成員。”

宋幕停住了腳步,說道:“你的意思是。”

馮和月說道:“我沒有別的意思,風險那位,那位很瞭解,但是並沒有說什麼。情緒十分穩定。”

宋幕說道:“讓我見見他吧。”

在一個白色的房間中,任迪靠在牆壁上仰頭看着上方,一顆兩顆三四顆,白色泛着淡藍的變換色彩的牆壁,讓人情緒安定。靠在牆壁上,矯健的長腿在地面上自行伸展,羽化者可以不維持人形態,但是維持人形態是一種堅持,維持比例完美,以自己出生後本來面目爲基礎的形態是對自己的一種尊重。對進化道路的一種尊重,也是宣告自己是人類並非異種。和二十一世紀一個國家的人宣告自己效忠這個國家的意義是相同的。

對本來人類形態認同,在美醜上也偏向於人類形態。這一點並沒有隨着技術變革而改變。黑色的頭髮,黑色的眼睛,出生下來後基因決定的面龐基礎。在過去如果每一個人面龐骨骼發育,其實和生活習慣有關,比如說肋骨如果一直睡覺向右側躺着,肋骨左右會出現不對稱,這一年寄宿連續兩年背靠一面牆壁睡覺後,爲出現這樣的現象。

美醜很大一部分被潛移默化的外力決定。而現在每一個人都是在自己基因技術上趨於完美面貌,男帥氣挺拔,女子身軀曲線高挑,這是人類對健康的一種感知,在這個基礎下,每一個人的面貌都有屬於自己特點。任迪在這個時代的外貌並不能說是特別突出的。但是絕沒有負分項目在其上。

爲什麼說外貌?外貌不可控的時候,自然不能說,而現在外貌可控可堅持,從面相可見心。並不是虛言。

當宋幕以光幕形態,看到對着天空發呆的任迪。宋幕突然間有一種感覺——這位曾經的大行者根本沒有涅盤的暮氣。 宋幕看着任迪,想說什麼,然而張口後,說道:“我是來爲你做這個實驗的最後介紹的。”聽到這任迪點了點頭,並沒有打斷,雖然這個實驗任迪可能比宋幕更熟。

宋幕掌心出現了一個光球上面是一種新種類的細胞體,這種人類設計的共生細胞,看似現在是健康成長,如果少掉集中營養物質供應,該細胞會立刻死亡,而這幾種營養物質,只有人類身軀纔會提供。而且只認一個人的基因鏈。一種認主的伴生細胞。該細胞的作用只有一個,那就是將一種重核元素納入蛋白質鏈條中。

一共十六種這樣必須依靠人體細胞提供原料才能穩定存在的細胞,甚至分裂都要按照人類的原生細胞指令。而這種寄生細胞,卻能製造新的蛋白質,並且在人體中構成組織網路。

人類基因科技樹點到了頂級的底蘊,孕育了這種技術。那就是製造契合人類碳基體系的寄生體。如果是別的普通少將和中將任務,這種技術能讓士兵在寄生後肌肉變得強健,敏捷,或者聰明。強大的爆發力量,或者是堅韌的耐力,或者是敏銳的感知,人類可以任選其一。

但是這個位面,上將任務,這種碳基基礎上的技術,在大戰中看起來太渺小了。中將階段,爲什麼納米科技路線被稱爲正統。那就是走基因道路的中將會被虐的毫無還手之力。納米科技的中將還能還兩下手。

基因道路的寄生體研究科技要是加上重核元素的話,碳基就不再是低能材料。根據最新的技術儲備,有一種純碳基戰鬥兵器植入重核元素可以鈾礦等重核金屬爲能量源通過一個晶狀體釋放出光束。當然這只是技術儲備,重核元素的產量尚無法支撐。人類大規模生產這種碳基兵器,話說現在的液態納米兵器,加上自動化程式,無論是攜帶能量還是靈活程度都不遜色於這種新的碳基兵器,最重要的是,根本用不着重核元素。現在重核元素的產量,實在感人。

宋幕掌心的投影圖快速變換着,而現在變換出一個大腦部位的圖像,在一條條神經元聯繫的部位有一個個黃豆大小的紫色區域。宋幕說道:“第一階段的,將在你大腦中製造量子位(雙態量子系統)密集排列區,在這裏。你可能會感覺到有些不適。”

任迪的面前出現一排排蛋白質結構,蛋白質結構上對應的量子糾纏點,成醒目的紅點。任迪說道:“我明白。”

任迪自然明白,也明白量子運算的弊端,量子運算是非常快的,一瞬間的事情,而慢的是人類開盒子,以及開盒子的時候對盒子的影響。可以這麼說,每一個量子位糾纏運算起來是正確的,但是極易受到外來電磁干擾。外來的一個電子擾動,就能讓運算出錯誤,然而擾動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要重複運算數千遍,進行確認。這樣有錯誤,也可以統計出來正確值。二十一世紀,就是因爲需要重複運算,並且運算多少次就要開多少次盒子,讓量子計算機未能大規模替代電子計算機,沒錯以當時的技術量子計算機的確能微微勝過普通計算機,但是需要耗費的成本,足以造上千臺電腦。

科技的研發被市場定價左右,自然陷入了停滯,而市場定價取決於大多數人的需求。二十一世紀看來這並沒有什麼?而現在這個時代,羽化者幹事情可不需要看大多數蛻變者的個人需求。未來需要哪一種技術,哪一種技術未突破。就選擇哪一種技術鑽研至實用化,而蛻變者,則是保障個人最基礎生存權,和探索權的情況下,接受社會提供的知識,無資格要求更多了。至於未蛻變者?老老實實呆在卵裏面努力學習。二十一世紀的人類只能適應這種先進生產力,卻無法接受這種制度。

知識即是力量,只要堅持往前走,變爲翼龍翱翔天際,穿梭太陽系大行星之間,甚至直下九幽探尋地幔能量都是可以的。所得到的大自由,就如同二十一世紀傳說中的修真,人類能暢想修真的逍遙,但是真的能承受住修真的清苦嗎?這可不是一句毅力強大,可以熬過粉身碎骨的痛苦可以描述的。

誰都知道向前走好處多多,但是越往上走,同伴越來越少。而自我會感覺越來越沉重。

任迪說道:“按照初步計算,這次實驗最高有效運算速度爲現有大腦運算速度的四百倍。”

宋幕說道:“這種技術,我們並不知道塔克人有沒有。如你當初所說的一樣,凡是我們可以弄出來的技術,他們沒有理由弄不出來。”

任迪說道:“是的,他們不用的技術八成是無法實用化的。但是……”

任迪看了看宋幕說道:“即使是錯誤的,也要知道錯誤在那裏,必須要做的。”

宋幕說道:“其實我是拒絕這個方向的。並且現在。哎,你一直在計劃是嗎?”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不,從一開始是準備涅盤的,但是突然想起來有些事沒做完。不甘心。”

宋幕看了看任迪:“好了,你準備吧。”對於一個執念者,宋幕覺得自己沒必要勸說。

看到宋幕的光影消失,任迪輕輕地擡頭看着天空的星辰。肉眼可見的星辰是明亮的,但是在這些星辰之間的世界是什麼呢?若是有大型望遠鏡持續不斷的接受天空的光,數十個小時的時間的光富集在一起,天空是無比燦爛的。

“這個世界,需要人類繼續看下去。”任迪默默地說道。

目光轉回太空,當星環撤離的後,以及大規模氫氧火箭,猶如易拉罐般的被生產。人類在開始重建地球衛星環防禦體系。陸博雅作爲地球太空軍團的第二批軍事領導者。

曾和宋幕一起競爭過大行者的位置,但是最終因爲對所有工業知識鏈的掌握程度不足,被宋幕擊敗,但是此次競爭中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不是所有的羽化者都參與了競爭,只有最強的數十個參加了競爭。這些存在除了人形態身軀,身側往往有一個直徑超過三米的液態團。隨着身軀所需要的運算量越來越大,人體已經無法完成空間配置。需要一個有着自己細胞和無機納米顆粒組成的液態團隨身跟隨。首創這種模式的當然是任迪。

嗯現在斜躺在大廳中的任迪貌似看不出來,但是隻要仔細的看着地面,就會發現地面的材質和牆壁的材質是無縫的,平鋪在了整個空間牆壁上。只留下上方的投影孔。

而陸博雅身後的這個液態團直徑五米。液態團的大小並不能代表實力,因爲有的羽化者隨身攜帶的液態團包含着大量的能量體系和戰鬥系統。所以看起來較大。現在地球人維持着自己的原始進化形態,大腦顱骨並沒有進化的巨大。其實基因改造是可以這樣做的。但是傳統,人類自我形態的認同是一種對自我的堅持,如果不能堅持自己的種族的審美觀。那麼作爲一個自然進化凝聚在一起的種族在共識方面,就不知不覺就退了一大步。

太空指揮部,這是一個巨大的太空戰艦,一個由三千八百艇構建的巨型戰艦,這裏必須提到液態戰艦的一個弊端,當艇的數量超過一千的是時候,整個液態系統就需要一個骨架來支撐了,塔克人的戰列艦之所以可以製造的比人類的要龐大,其兩千米長整塊納米材料骨架功不可沒。就先蛻變者在大氣中活動,控制的液態系統要依附在各種專屬的骨架上,才能變成各種形態。

人類並無這種技術,該巨型戰艦可以隨時分裂爲四個水滴形態的部分。

陸博雅在戰艦中的氣道走廊中行走,很快進入了專屬的聯絡室,在進入這個滿是水,空間不超過了三立方米聯絡室中光線突然黑色下來,然後有一瞬間亮起來,視覺效果中自己處於一個藍色的大廳中,一位位軍官已經就坐。這是一個聲光高度模擬真實的環境。

在大廳中央太陽系模型中,大天體圍繞着太陽旋轉着,塔克人的套着的水星軌道越來越橢圓化,而地球的軌道也變得非常扁平。而現在大家討論的目標是金星。

在塔克人入侵地球前,地球和金星的軌道交錯是8年、121.5年,8年、105.5年以此循環。而現在軌道變了。

陸博雅說道:“還有十二年,就是我們距離水星最近的時間。下一次這樣的時間段需要三十七年,至於在下一次,則是九十七年後。不過基本上大家不用考慮一百年後的事情了,按照塔克人現在的速度。水星在四十年內就會被他們解決。戰爭逃不了,不是我們不抵抗,塔克人就會大發慈悲的放過我們,而這次塔克人計劃中沒有吞噬地球,也不是他們原本就沒打算吞噬地球,現在由我負責空天防禦這裏。我認爲,應該登陸地球姊妹星。”

軍事在戰略方向上並不需要他人否認,只需要自己堅持不變。當演變軍官一次退場後,本位面的繼任者歷經了戰火後,已經被染上了色彩。女子的溫柔是有的,但是不存在於面對敵人的時候。 唐朝人淳于棼醉酒後,在庭院的槐樹下入夢。槐安國的國王派人邀他入槐安國,得賞識,娶公主,任南柯郡太守。任期內淳于棼在南柯善治,得國君賞識。他五個兒子都有爵位,兩個女兒也嫁給王侯,他在槐安國的地位越來越高。後來,檀蘿國攻打南柯郡,淳于棼的軍隊輸了,接着他的妻子也因重病死了。這一切的不幸,讓淳于棼不想在南柯郡繼續住下去,就回到京城。可是,在京城裏,有人在國王面前說淳于棼的壞話,國王沒有查證,就把他的孩子抓起來,還把他送回原來的家鄉。一離開槐安國,淳于棼就醒了,才知道原來這是一場夢。

此典故爲南柯一夢。

任迪睜開了眼睛,然而眼睛中卻是非常困惑。因爲時間。對時間的感覺似乎錯誤了。而在一旁一位位羽化者憂心忡忡的看着任迪呆坐着。好像在發呆的樣子。

白毅說道:“這種生命形態轉變絕對是有問題的。”

一旁馮和月說道:“再等一等。尚不能證明已經寂滅。”

這時候任迪甩了甩腦袋,扭頭對一旁地問道:“真的只過了是十秒鐘嗎。”

白毅說道:“是的,你僅僅躺下了不過四分之三秒的時間,然後就立刻中斷了那一部分的腦區。你的狀態如何。”

“狀態?”任迪語氣有些茫然。而在任迪腦海中則是劇烈的衝突:“真?假?虛?還是實?是否整個演變都是虛。”

大量的回憶在腦海中重放,從第一次進入,然後血腥迴歸,一場場位面的記憶,過去看是連貫的,現在卻又像拼接出來的。十分違和感。面前的人一位位都像虛假的,似乎等待死亡降臨一切就像虛幻一樣結束。並不值得留戀。

“我究竟在幹什麼?”任迪感覺到越來越混亂。雙手掌紋逐漸消失了。然後十指開始併攏變成一團,這是身體開始液化。看到這一幕的馮和月嘆了一口氣說道:“該項目終止。進行封閉。”

羽化者思維陷入崩潰的最後一刻,人形態完全失控是會變得非常醜陋的。這不值得欣賞,也不值得鄙視。這項技術在最初,就有反對力量,因爲思考的模式涉及到了量子,而人類控制思維的力量就是量子層面的,一旦這個層面的能量系統遭到外來衝擊,自我本質會無法控制自己,最終會發什麼什麼,結果應該是悲觀的,如果說思維沉寂是靜若秋葉的安靜死亡,而這種思維中的量子生命結構遭到外能量的注入,破壞了原本控制思維穩定。極易發生精神分裂。而塔克人很顯然沒有直接將這種技術應用在自身。

當週圍的玻璃逐漸變得不透明的時候,任迪感覺到了周圍的變化,擡起了手,這時候看到了自己手的變化,明白了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變化。立刻控制着自己變爲原來的狀態。當注意力重新回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崩壞停止了。

任迪恢復的時候,其他幾位羽化者很顯然也注意到了這個情況,立刻開啓了對話問道:“任迪?”

任迪此時控制着體內的納米液態系統構模擬自己的人體結構重新構建心肺。在深吸了一口感覺到氣流在氣管中的流動後說道:“我在。”原本不可遏止的焦躁情緒,正在極力的穩定。

馮如月將艙室周圍重新返回透明,對任迪問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還好嗎?”

任迪大口的喘氣手掌攤開,觸及地面感受着這個世界的溫度,眼神偶爾閃爍着茫然,說道:“不好,但是應該可以撐得住。”

聽到這個回答,馮如月,一雙鳳目輕輕眯了一下,然後這位女性羽化者說道:“我們準備讓你涅盤。”

“不可以。”任迪猛然說道。聽到這個回答馮如月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你自己的決定佔據絕大部分。能說一下具體發生了什麼嗎?”

任迪的呼吸逐漸平靜,問道:“先告訴我,在啓動的時候只過了一秒鐘不到。”

馮如月說道:“是的,確切的說你連四分之三秒都沒有堅持到。”

任迪說道:“我的感覺中,時間絕不是幾秒,而是數年。”

這時候白毅說道:“不可能量子計算的速度雖然很快,但是……”

馮如月:“節流閥沒有了。”

馮如月打斷了白毅的話,而聽到馮如月的話後,白毅未閉合的嘴,頓了一下。然後說道:“你是說。”

馮如月說道:“電流思維充當節流閥的作用沒有了。”

按照量子計算的速度,任迪過去的一秒,按照量子計算機最快的計算速度,任迪按道理任迪只應該感覺一兩個小時,而任迪卻說自己感覺了數年之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首先談人類的量子計算機,一對粒子相互糾纏,在量子計算機中稱爲一個量子對。量子計算機就是由這一個個量子對組成的。人類製造量子計算機是擾動一粒子,觀察另一個粒子被擾動的現象。注意是人類可以觀察到的擾動級別。人類觀察不到,同樣有量子糾纏在裏面,沒錯就在裏面這個現象在每一個粒子中時時刻刻的發聲。而人類製造的量子計算機,只是觀察可以觀察到的。而人類的觀察是在盒子外面的。

一個量子對遭到外來能量擾動,時時刻刻在遭到外來能量的擾動。哪怕是絕對零度,粒子也是在顫抖。量子計算機的速度,是人類在裝着量子運動的盒子之外,看自己可以看到的擾動,按照規律進行的計算。

但是如果人類的感覺在盒子內呢?人類的思維是以電流形態存在的,而控制大腦電流的是量子現象,而現在人類通過植入蛋白質,先讓自己的思維電流,控制量子對,然後在讀取(打開盒子的過程)量子對中在粒子中足夠強度展現出來的運算結果。等等,是不是覺得繞了一個大圈子,人類的量子意志先控制思維電流,然後思維電流在控制量子運算。這中間控制電流的那個過程,是不是有點多餘呢?

所以馮如月說道——節流閥失效了。這個節流閥,就是人類限制人類在這個世界,思維速度的硬件——電信號思維。若是按照相對論現象,當以亞光速的前進的時候,人類會感覺到時間變慢,這是所有的粒子運動都變慢了。

所有信息只有在電信號的思維中出現,才能稱得上人類所想到的信息。我思我故在,確切的說是在這個所能感覺到的世界思考,我就存在。如果思考體系脫離的電流,出現在另一種運算的能量中呢?

任迪感覺到的時間差距,爲什麼這推算思維加速有着如此巨大的差異,因爲馮如月他們的參考系,是大腦電流思維獲取信息的速度會有託少提升。而任迪自己的量子思維很顯然在另一個量子層面上獲取了思考和感知的權利。

馮如月繼續問道:“除了感覺外,還有什麼感覺。”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沒有記憶,沒有任何記憶。我能帶回來的只有感覺,我想當我回來的時候,那裏的我應該已經泯滅了。”

任迪說的是實話,因爲只有落入電流思維中,才能對人描述,即使是在量子計算體系打雜音(無法被人類觀察的弱擾動爲雜音)體系中心產生了惡思維模式,因爲是在雜音中,所以不能將信息反饋到大腦的電流信息中。所以任迪現在的電流思維無法回憶具體情況。能帶回來的只有感覺。在空曠中絕望的感覺。

這種感覺堪比數年,但是在馮如月等羽化者的度過的時間中,只有四分之三秒。時間可以磨滅人類類型,南柯一夢可以在一場夢境中磨滅一個人封侯拜相,子孫富貴的雄心壯志。當任迪控制這個世界思考的量子現象逐漸對接了,量子計算機過程中逐漸衰弱殘留的量子噪音。剎那間時間的飛快流逝感覺,足以讓任迪控制思維的量子能量體系遭到重創。人在化學物質世界有身軀,在電流電信號世界中有思維電流。在量子現象中亦有自己的量子生命活動,身軀被破壞會殘,思維被破壞——假如喝酒嗑藥導致大腦電信號不正常會腦殘犯傻,而量子生命活動遭遇重創會怎麼樣呢。

任迪現在的思維是清晰的,但是情緒似乎極度不穩定。一位位羽化者之間的氣氛非常凝重。沒人對任迪說這是一個夢,過去了之類的安慰話。如果任迪說的是真的,那麼在量子世界中任迪死了一次。

時間,長短取決於人類的感受。

宇宙大爆炸紀元。

大爆炸後10E-43秒:約10E32度,宇宙從量子漲落背景中出現,這個階段稱爲普朗克時期。(10E-43,10的負43次方)

大爆炸後10E-35秒:約10E27度,暴漲期。

大爆炸後10E-12秒:約10E15度,粒子期。

在這前三個時間尺度,未必不會出現文明。當粒子並未形成的時候,當弱電解力和電磁力還在統一的時候,甚至在四大力處於大一統狀態的時期。雖然現在的我們感覺時間尺度只是一剎那,但是在那個高能的瞬間,那是一個紀元。

當人類所在的這個宇宙演化紀元結束後,在未來或許我們感覺的時間,比如說一顆恆星壽命的漫長時間。在下一個紀元文明的眼中只是閃爍的剎那。或許在下一個宇宙紀元的生命感知中銀河系中央黑洞的蒸發都是快速釋放能量的現象。

任迪的眼光逐漸清明起來,嘴裏輕輕的敘述道:“我活在這個世界上。” 在這個宇宙中需要文明拓展的疆域不僅僅是空間上的疆域,更需要時間上的疆域,空間上的疆域數百億光年外的光是宇宙大爆炸兩百億年前的餘暉,並非宇宙只有這麼大,而是更遠處的光未能有時間傳遞過來,以現在這種物質形態的智慧生命只能存在於這裏。

而瞬間,和永恆到底是什麼?大爆炸的時間是瞬間,所有恆星燃燒殆黑洞等待蒸發的時間是永恆嗎?這樣的瞬間和永恆,對於人類這種智慧生命而言,是時間紀元的邊界。

毫無疑問地球人類正處於這個紀元最輝煌的時期,這個紀元的前期,宇宙充斥着氫原子,化學元素貧乏。而這個紀元的後期衆多星體昏暗,各種黑洞潛伏。

宇宙會永恆的演化下去,不會隨着任何一個紀元的智慧生命主觀認爲滅亡而停止演化,而生命亦不會滅絕,任何一個紀元都會出現屬於該紀元的智慧生命。任何紀元的生命終究會死亡,在下一個紀元出現。就算是我們現在認爲的大爆炸時期,在那個紀元生命看來,在此之前還是有紀元存在的。

不同紀元生命相互之間互相視爲禁區。就比如說,未來紀元,思維變化中一個訊號,需要兩個黑洞花費數百億年相遇,然後糾纏釋放引力波,跨越數百萬光年。完成一次信息釋放。這個過程對於那時候的生命來說和人類大腦的電流電子激發相當。很顯然下一個紀元的生命對於人類來說是禁區,理論上人類是可以干擾下一個紀元的生命,但是能干擾嗎?數百億年,哪一個碳基生命敢說自己意志猶在。

而現在宇宙中橫行的文明,也絕不可能留下遺蹟給下一個紀元。下一個紀元唯一能夠確定,這個紀元存在的文明的證據,就是發現在這個時間空間尺度上電流能夠成思考程序這一現象。理論上可以形成思維,理論上就可以形成智慧,有了智慧就亦可以創造出文明。

禁區,地球上的人類,不準確的說是任迪,正在踏入上一個紀元智慧模式的禁區。以哪個紀元的智慧模式看現在的宇宙就是末日,就像現在的人類看十的九十九次方年後的宇宙(這是銀河系黑洞蒸發的時間級別),超級末日。

若人類依然用電爲基礎思考,永遠都不會邁入禁區,若是人類的思維全方位對接量子量子計算體系,生命量子波動必將受到量子影響。等待的不是量子永生,而是上一個紀元的宇宙末日體驗。

現在人類的未來,任迪不知道,但是塔克人絕對未能邁入禁區,他們探索依然屬於這個紀元的時間疆域。

在房間中,任迪正在計算系統中做事情。這時候一號的穿越光幕出現了:“本次任務評判,你失敗了,三十分鐘後強制迴歸。”刷的一下,真實之刃劃過,光幕被切成了兩半。

任迪說道:“我的任務還沒有結束。”

一號的光幕:“現在的你正在走向自毀。”

任迪吸了一口氣說道:“我還沒毀滅,這個世界我還有事情沒有做。”一號沒有繼續說下去。

任迪現在正在做計劃,上次的闖入禁區給任迪的絕對是重創,這種重創是思維的狂躁不安,性格似乎不穩定。和之前需要涅盤的思維冷寂現象相反,任迪覺得自己很可能會在狂亂中崩潰,——另一種自我毀滅現象,即熱潰現象。熱潰現象並非沒有,也就是現在人類未蛻變的青少年階段,身體發育最快,大腦發育最快,也就是二十一世紀初中生前後幾年的時間。

在這個時間段人類處於金屬卵殼中,積累知識,夯實世界觀。預備在二十歲到二十五歲之間,進行蛻變。但是有高達萬分之三的青少年,最終承受不住灌輸知識的成長,發生思維熱潰效應,變瘋掉。至於原因,多數是父母家庭不和,未能每天按時溝通所導致的。所以現在人類正在計劃對這樣出現熱潰跡象的青少年,提前脫離卵殼隨時跟在父母身邊。就像袋鼠攜帶幼崽一樣時刻陪伴。

好吧如果二十一世紀,教學出現了萬分之三的神經質。這種教學模式要批判到死。不過經過黑暗紀元,非蛻變者沒有一個活下來,這種卵殼內的熱潰現象被默許了。就像二十一世紀的人類男性容忍自己一次幾十億生殖細胞,無一存活死在牆上一樣。

熱潰,人類早期大腦硬件發育過快,原本幼稚的人格擁有了近乎成年人的思維速度。所導致的。而蛻變者,以及羽化者階段,思維死亡的模式往往是冷寂,而任迪現在卻有了熱潰的跡象。

而任迪爲了解決情況的行動只有一個,那就是給自己定計劃,到了這個地步,任迪有一種預感,只要自己退一步就會萬劫不復。是要安靜下來,各種雜念都會出現,過去的自己,所堅持的自己,依然被思維記憶所記載。那麼就按照記憶中的自己想要對這個世界做的,去做。

不選擇涅盤,而是繼續在這個世界保持龐大思維的理由是爲了破開恐懼的未來,那麼就按照這個願景計劃。被毀滅的意志依然可以成長出來,過去如何形成,那麼就逼迫自己再一次穩定自己的心。

龐大的計劃中囊括了現階段人類所有工業項目的知識,並且知識隨着人類努力還在不斷的細化。曾幾何時任迪對下一任大行者的要求,現在變成了計劃要求在自己身上,而完成這個計劃的終極目的,是爲了第二次探索禁區。

現在的任迪對禁區一無所知,因爲禁區中量子思維對於現在的自己而言是無法觀察的量子噪音,自己就能能在禁區看到什麼,能在電流思維中帶回來什麼樣的信息。絕不是一次探索就可以的。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這個身體,自然也包括量子層次上的身體,在計劃下學習,用過去的自己逼迫衰落的自己重新穩定的控制電流思維。然後再到量子運算世界中探索。

看了看自己的規劃,任迪抿了抿嘴說道:“必須走下去。”

任迪遭遇的情況,宋幕這裏幾乎是同步得到了情況。在光線條交錯的虛擬大廳中,宋幕放下了玉簡一樣的報告。在這個虛擬大廳中,玉簡設計是仿古。內部的訊息早已經通過圖像傳遞到了宋幕腦海中。

在宋幕正前方是陸博雅,看着陸博雅,宋幕淡淡地說道:“量子富集輔助計算,有重大缺陷。一旦運算量過高過快,超過大腦的電信號思維電流的運算。我們大腦中的量子生命現象就會被不良影響,在控制電訊號思維的同時,直接和蛋白質陣列中的量子運算聯繫。生命量子現象最終會迷失在量子運算的噪音中。”

說到着,宋幕頓了頓說道:“意志會被污染。”

陸博雅說道:“影響意志。他受創情況如何。”

宋幕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具體情況不知道。只知道沒有之前那麼沉穩。”

陸博雅說道:“可以進行涅盤嗎?”

宋幕說道:“理論上可以,但是他不願意。他決定學習知識。從法律上,只要他不願意涅盤,並且承認學習正確。那麼我們就不能強制要求他涅盤。還有。”

陸博雅說道:“還有什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