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李德龍已經離開了! 我茫然的望着牀上那件熟悉的睡衣,心情無比的複雜。

李德龍不辭而別,這是不是說明,他對我的傷,真的束手無策?

我不知道!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空無一人的內室,不由的,我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原本以爲,我會度過一個愉快的春節,可是,除夕還沒到,我便先接到了這個壞到不能再壞的壞消息……

我仰起頭,閉上雙眼,深吸氣,再吐出來,如此重複了三次,我的心境,纔算勉強的平復了一些。

隨後,我關上了內室的房門,走出了套房。

套房外面,鄭藍還在等我,而我見到了鄭藍之後,我也儘量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一些,因爲,我不想讓他們知道這些事情,更因爲,我是所有人的精神支柱,一旦我倒了,那麼,整個錦繡,都會垮!

“楚大哥,嚴大師也來了,正在宴會廳和大家拼酒呢!”鄭藍似乎並沒有看出我又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也沒有問有關於李德龍的事情,只是輕聲朝着我笑道。

“好!今天就和他們一醉方休!” 獵愛甜心:追妻計劃NO.1 我微微的牽動了一下嘴角。

沒錯,一醉方休!

我從來沒有想讓自己喝醉的念頭,但現在,我卻是非常迫切的希望,自己能真醉一次!

我和鄭藍很快便回到了宴會廳,不同的是,鄭藍將我引入宴會廳之後,便退走了,而我,則和李東,盧員外,機械師,影子,汪如海,張儒,屠龍,林纖,還有最後到的嚴雷,開懷暢飲了起來,只不過,沒人知道,我喝的酒,是鬱悶的酒……

“小風爺,我們可都喝了好幾杯了,你還一口沒喝呢!”李東舉着半瓶五糧液,朝着我晃了晃,“作爲領袖,你是不是應該先乾一杯?”

“沒問題!”我笑了笑,一把搶過了李東手中的半瓶五糧液,我掂了掂,大概還有半斤左右的份量,當即,我直接咬住了瓶口,對着瓶子,把這半斤五糧液直接幹了!

頓時,一股火辣辣的感覺,從我的喉嚨,直接燒到了胃裏,說實話,這種感覺,很難受,但對於此時的我來說,卻是很爽!

我一抹嘴,直接將空瓶子拍到了桌子上,“我幹了,你們隨意!”

沒有人迴應我,因爲,此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我,整個宴會廳,突然被一種異樣的沉靜,籠罩了起來……

那可是半斤五糧液,五十二度的上等白酒,更別說,我還是對着瓶子,直接一口就給幹了,最誇張的是,幹了半斤五糧液之後,我竟然腳步不晃,說話不散,好像根本沒喝似的……

這場面,那叫一個震撼,而且,我相信,通過這次,大家對我的酒量應該會有一個大概程度的瞭解了……

“你這酒量……”林纖捂着櫻桃小嘴,瞪着一雙美目,震撼無比的望着我,甚至於,她連下半句話都忘說了!

林纖的話,好像是點燃了炸彈的引線那般,直接引爆了整個宴會廳,當即,衆人紛紛扯着嗓子驚呼了起來!

“師父……你也太誇張了吧?”

“我也幹了!”

“陪小風爺走一個!”

一陣喧鬧過後,大家紛紛爲自己滿上了兩杯五糧液,桌上的所有人,包括林纖在內,全都連着幹了兩杯火辣辣的五糧液!

當然,兩杯五糧液下肚之後,張儒第一個倒下了,五分鐘之後,汪如海,成爲了第二個壯烈犧牲的人……

李東扯着嗓子,把毒狼喝禿鷹喊了進來,二人二話不說,直接把張儒喝汪如海背出了宴會廳。

然而,沒了汪如海喝張儒之後,宴會廳的氣氛並沒有減弱,反倒被推向了最頂峯!

大家又是一頓胡吃海塞,這時候,機械師和影子,藉着酒勁,湊到了我身邊,我一見二人的模樣,我就知道,二人一定是有話要對我說…… 我笑吟吟的看了機械師和影子一眼,淡淡的對二人說道:“有什麼事,就直說,都是自己人!”

機械師和影子對視了一眼,最後,還是由機械師開口對我說道:“小風爺,那我就直說了……剛纔開會的時候,小風爺每個人都點了一遍,可偏偏沒有點我和影子,不知道小風爺,是不是另有安排?”

“你比李東更懂我!”我眯着眼睛,一邊笑着,一邊拍了拍機械師的肩膀,道:“其實,你們二人的確另有任務……我打算,過了春節,就把你們兩個分別派到甘市和滄水市,沒了軍師和惡鬼,那兩個市肯定會發生動亂,我希望你們壓住動亂,暫時保證那兩個市處於羣龍無首,但又相安無事的狀態,等錦繡在石市,刑市喝西市穩定之後,那兩個市,便是我們的下一個目標!”

聽了我的話之後,機械師並沒有露出興奮的神色,而是頗爲爲難的說道:“小風爺,光憑我們兩個人,這任務似乎有些難度……我們盡力而爲吧!”

“誰說只有你們兩個人?”我神祕一笑,道:“我會聯繫顧國強,讓他幫助你們,因爲,沒了惡鬼和軍師的甘市和滄水市,一定會很亂,這樣的狀態,已經威脅到了社會穩定,我打算和顧國強聯手,趁着這個機會,直接把二市中,那些惡勢力連根拔起,還百姓一片安寧淨土!”

“好辦法!”機械師一拍大腿,頗爲興奮的低吼了一聲。

我能感覺到,與軍方合作,機械師非常的興奮,其實我心中也清楚,由始至終,機械師和影子,包括李東,都還將自己當成一名軍人,進入江湖這麼久,他們從來都沒有觸及社會的底線,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還有一點……這次去港島執行任務之前,我會找龍星夜,讓他幫你們三個恢復軍籍……在江湖上,你們依舊能夠以軍人的身份,維護社會穩定,保家衛國,只不過,你們換了一片戰場而已!”

“小風爺……”機械師有些哽咽,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當即,機械師,影子,包括偷偷躲在旁邊聽我們說話的李東,三人對視了一眼,直接打開了三瓶一斤裝的整瓶五糧液,朝着我遙遙一敬,旋即,三人對着瓶口,直接開喝!

咕嘟咕嘟……三瓶五糧液,三人幾乎是一滴不剩的全都幹了,可換來的,卻是壯烈犧牲……

李東,機械師和影子,直接醉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說實話,我真擔心這三個傢伙明天醒來,會胃出血……

隨後,黃毛等人走了進來,把李東三人擡了出去,爲了不讓三人白白犧牲,我連幹了三杯白酒,算是還李東他們的,也算是我自己灌自己的……

“楚大師,敬你!”盧員外朝着我遙遙舉杯,眼神中,已經有了醉意,估計這一杯下去,他也得躺下!

“幹了!”我拎起了半瓶五糧液,又直接和盧員外幹了!

另一邊,嚴雷,屠龍和林纖見狀,也陪着喝了一杯,不過,這一輪喝下去,盧員外,屠龍和林纖,嚴雷四人,也直接醉倒在了桌子上,當即,花豹等人又走了進來,把盧員外幾人擡了而且,而林纖,則是由鄭藍攙扶着,走出了宴會廳。

此時,整個宴會廳,只剩我自己了……

我沒有繼續喝酒,只是靜靜的坐在椅子上,透過巨大的落地窗,望向了漆黑一片,萬里無星的蒼穹……

我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我的手機,發出了一道清脆的短信提示音之時,我才驚醒過來。

當即,我打開了手機,定睛一看,是一串陌生的號碼,發過來的文字信息,短信的內容也很簡單,只有六個字……今夜小心暗殺! 今夜小心暗殺?

難道,今夜會有人暗殺我?

我不解的望着手機上顯示的六個字,旋即,我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撥通了那串給我發來短信的陌生號碼,可是,電話中卻傳來了一道提示關機的電子音。

“關機了?”我頗爲疑惑的皺起了眉頭,貌似,這條短信,應該又是那神祕的送信人,發給我的吧?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那神祕的送信人又給了我提示,那我就不得不防備了,畢竟,我的潛意識中,還是相信那神祕人的,更何況,小心駛得萬年船,警惕一些,總是好的!

當即,我便站起了身,腳步微微發晃的走出了宴會廳……畢竟哥們我前前後後也得喝了兩三斤五糧液,要說沒事,那是吹-牛-比!

打開了會議室的銅門之後,外面的活動室裏,此時也只坐着黃毛一人而已。

“大家都走了?”我朝着黃毛隨口問了一句。

“我派了司機送嚴大師回古玩店了,屠老大回自己的場子去了,汪總,張總,東哥,還有林小姐都留在了醉仙居。”黃毛見我從宴會廳裏走了出來,當即便朝着我迎了上來,想要攙扶我,卻被我揮手製止了。

“馬上給花豹打電話,讓他和屠龍今夜小心一點,還有,醉仙居的防衛工作,今夜也要加強,我收到消息,今夜會有針對我們的暗殺行動!”我正色的對黃毛說道:“告訴送嚴雷回古玩店的司機,馬上把嚴雷帶回醉仙居!”

屠龍在西鎮和西市都有自己的勢力,我倒是不太擔心他,只是嚴雷,這麼晚還會古玩店,路上如果遇到伏擊……

黃毛一聽我的話,表情立刻嚴肅了起來,不由分說的便掏出了手機,一邊安排起了醉仙居的防衛工作,一邊打電話給嚴雷和屠龍身邊的人,警告他們今夜務必小心。

安排完畢之後,黃毛便引着我走向了六樓,那裏,又張儒特意爲我留了一間套房。

黃毛將我讓進了套房之後,便退了出去,套房內,又只剩下了我自己。

這間套房和李德龍居住的那間套房沒什麼區別,更何況,我現在也沒什麼心情去欣賞套房的佈置,只是自顧自的坐到了沙發上,心情有些沉重的望着漆黑的蒼穹,腦中也是百轉千回,想起了很多事……

從祖乙大墓之行,到被白天虹拿到的商王手記,以及消失了的陳泰和胡墨,還有不知所蹤,目的不明的倩女幽魂,最後,我的思緒又迴歸到了我所丟失的內勁,這個問題上了……

我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下意識的擡起了頭,望向了牆上的掛鐘,指針,已經來到了凌晨三時的位置了。

不知不覺之間,一股睡意襲上我的大腦,凌晨兩點到四點之間,是人類最疲憊,最睏倦的時候,也是精神最爲放鬆的時候……

想到這裏,我沒來由的打了一個寒顫,暗殺,該不會就選擇在這個時候吧?

我的腦中剛剛閃現出這一念頭,忽的,窗外的黑色世界中,猛的爆出了一團絢麗而巨大的火花,當然,這絕對不是煙火造成的,而是某種東西爆炸,所產生的光芒!

轟!

僅僅零點幾秒之後,一陣震耳欲聾的劇烈爆炸聲,好像驚雷那般,直接席捲了整個西鎮,就連離我不遠的落地窗,都開始劇烈的震顫了起來!

我幾乎是下意識朝着火光的方向望去,便見遠處,一棟高樓的頂樓,燃起了沖天火光,一股股濃郁的黑煙好似與黑暗融爲了一體,直衝雲霄……

那棟高樓的頂樓,一定是剛纔發生爆炸的事發現場,還有,那棟高樓的方向,位置,外觀,看起來似乎有些熟悉,我的潛意識告訴我,我的記憶中,應該記得那棟高樓…… 那棟高樓是什麼地方?

我望着窗外那彷彿將半個西鎮都映紅的沖天火光,皺着眉頭的思索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套房的門,被直接推開了,黃毛慌慌張張的跑進了套房內,氣喘吁吁的吼道;“小風爺……爆炸了……爆炸了……”

黃毛一邊指着窗外那棟火光沖天的高樓,一邊瞪大了雙眼,滿臉驚慌的吼道:“那棟大樓,是屠老大旗下的商務賓館,而花豹說,屠老大,今夜就住在那裏!”

黃毛話音剛落,我的大腦在這一瞬間,也直接被一片空白完全佔據了!

我怔怔的望着黃毛,過了兩三秒鐘之後,我才猛的回過神來……

屠龍今晚就住在那棟高樓裏,而且,按照江湖人的習慣,自己的場子,通常都會把最頂層留給自己,這樣,才能顯示出不凡的地位,而剛纔,那陣爆炸的事發地點,就是那棟高樓的頂層,也就是說,屠龍和花豹,有可能被爆炸波及!

“馬上聯繫花豹!”我凜然一喝道:“還有,嚴雷呢?回來了嗎?”

總裁溺愛請剋制 “嚴大師……還沒回來!”黃毛羞愧的低下了頭,“十分鐘之前,我和送嚴大師返回古玩店的司機失去了聯絡……不過,小風爺放心,我已經派人全鎮搜索了!”

農門肥千金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我幾乎是從嗓子眼裏蹦出了這句話,咬牙切齒的朝着黃毛吼了起來:“立刻給我搜索整個醉仙居,如果有炸藥,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來,還有,馬上安排大家撤離醉仙居!”

黃毛被我的模樣嚇的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不過,這傢伙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立刻開始打起了電話。

今夜小心暗殺……

我本以爲,這只是一場普通的暗殺,是雷虎的心腹,或是一些其他敵人弄出來的行動,卻沒想到,這場暗殺,竟然如此狂暴,直接在鬧市區動用了炸藥……

終究,我還是低估了敵人想要殺我的決心,甚至,我都不知道弄出如此巨大動靜的敵人,是哪方人馬……

還有屠龍和嚴雷,現在也是生死未卜……我現在只希望,嚴雷他們不要有事,如果嚴雷他們出了事情,我想,我一定會採取更加瘋狂的報復手段!

說實話,我的內心深處,現在十分的自責!

當即,我狠狠的緊握着雙拳,連指甲摳入了肉中,我都沒有絲毫的察覺。

就在這時候,我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我連忙打開手機,一看,依舊是那串陌生的號碼發來短信,只不過,這一次,短信上的字數要多一些……醉仙居的炸藥已經被拆除,按放炸藥的人,在醉仙居地下儲藏室。

醉仙居也有炸藥?

而且還在地下儲藏室按放?

看來,這些策劃暗殺的人,對我一定恨之入骨,甚至,想把我,連同整個醉仙居,都送上天!

而且,不得不承認,暗殺我們的這幫人,選擇的時機很好……

臘月二十九,我們威震河省!

臘月二十九,我們酩酊大醉!

臘月二十九,我們準備歡度春節!

可是,偏偏就在臘月二十九,剛剛過去了三個小時的除夕,我們被暗殺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旋即,我堅決邁出了步子,離開了套房,朝着醉仙居的地下儲藏室走了過去。

發來短信的神祕人已經解除了醉仙居的炸藥,那我們,暫時是安全的,我現在要做的就是,馬上找到按放炸藥的人,查清楚,到底是哪股勢力,竟然敢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離開了套房之後,我才發現,整個醉仙居都亂了套,不少壯漢匆忙的奔走於醉仙居之內,應該是在搜索炸藥……

當即,我隨便抓住一名壯漢,問清楚了地下儲藏室的位置,隨後,我便坐上了電梯,直奔醉仙居的負一層而去。

醉仙居,地下儲藏室。

當我打開地下儲藏室虛掩着的大門之後,一名暈倒在地上的黑衣人,便映入了我的眼中,而在黑衣人的身邊,還擺放着一捆類似自制的土製計時炸藥,只不過,炸藥的計時器還沒有被開啓,那黑衣人便暈倒了。

應該是隱藏在暗處,始終保護我的神祕人所爲……

我皺着眉頭,直接走進了儲藏室,打開儲藏室的燈之後,便反手關上了儲藏室的門。

我一邊望着仍舊昏迷不醒,倒在地上的黑衣人,我一邊蹲下了身體,直接把黑衣人的面罩給扯了下來,這時候,露出了一張典型的神州人面孔……

“是神州人?”我的眉頭越皺越緊,因爲,按照我的思維邏輯來分析,在市區引爆炸藥這種事,應該是島國死士乾的事纔對,可是,如今躺在我面前的人,竟然是神州人……

雷虎的死忠?

張道一派來的殺手?

八部衆的人?

港島字母幫的死士?

無數種念頭從我的腦中閃過,不過,這些也都只是我的猜想罷了,想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自然要問這黑衣人了……

當即,我毫不猶豫的用手指按住了那黑衣人的人中,狠狠的一掐,頓時,那黑衣人的眼皮猛的跳動了兩下,隨後,他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當那黑衣人睜開雙眼,看到蹲在他面前的我之後,神色驟然大變!

就在這一瞬間,我閃電般伸出了手臂,手掌成爪,直接扣住了他的咽喉,讓他無法咬舌,更無法服毒自盡!

“我問你幾個問題,老實的回答我,否則,我會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眯着雙眼,冷冷的低喝一聲。

那黑衣人倒是很配合的點了點頭,不過,他的雙眼中,始終都佈滿了驚恐的神色……貌似,他認識我?

“你認識我?”我下意識的脫口問道。

問完這句話,我便鬆了鬆扣在那黑衣人咽喉處的手掌,讓他的喉嚨,有足夠的空間來發出聲音。

“認識……你叫楚風……是手段通天的大師……”黑衣人的聲音很微弱,這是因爲被我扣住喉嚨的緣故,不過,這黑衣人的普通話很生澀,其中還夾雜着一絲閩語的語調。

一聽黑衣人這話,我心中頓時瞭然,這傢伙果然認識我,而且還知道我的手段,這就能解釋,他爲什麼會一見我,雙眼便露出了那種驚駭之色了!

按照這個邏輯分析,那這黑衣人,應該是雷虎的死忠……

“是誰派你來的?”我冷冷的說道:“如果你的回答讓我滿意,我會放你一條生路。”

黑衣人略微停頓了片刻,便怒火中燒的低吼一聲,“我要爲虎爺報仇!”

聽了黑衣人的話,我頓時笑了,我的笑,很冷,“爲雷虎報仇?雷虎的勢力,什麼時候擴展到南福省和南廣省了? 黑幫冷少的霸寵嬌妻 你雖然會講普通話,但沒有人告訴過你,你的普通話,很生澀嗎?而且偶爾還會夾雜一絲閩語的語調,恰巧,閩語是南廣省和南福省的方言……想嫁禍雷虎?未免有些小看我楚風了!”

那黑衣人瞪起了雙眼,不可思議的望着我。

很不可思議嗎?

憑哥們我的洞察力,這點小事我如果都看不透的話,恐怕我早就死上幾十次了!

我沒有繼續說話,只是緩緩的擡起了另外一隻手,輕輕的捻起了那黑衣人的手掌,然後……我猛的一發力,“咔吧”一聲傳來,黑衣人的右手食指,頓時被我硬生生的掰斷了! 那黑衣人的眼珠突然暴凸,喉嚨忍不住的快速蠕動了起來,口中還發出了一陣陣堪比野獸一般嘶吼的低鳴之聲,看得出,他很疼,但偏偏叫不出來!

“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不說實話,那我就直接掰斷你第三條腿!”我陰聲低喝道。

這下子,那黑衣人算是被我嚇住了,當即便連連點頭。

我見狀,也微微的鬆開了黑衣人的咽喉。

那黑衣人狠狠的吞了幾下口水,便開口說道:“是……灣區金牙貴派我們來暗殺你的……本來……我和我的同伴打算今夜炸了醉仙居,沒想到有人離開了醉仙居……我的同伴便帶走了一半的炸藥,追上了離開醉仙居的那些人……這時候……另外一邊應該已經得手了……”

“灣區金牙貴?”我咬着牙,默默的念起了這五個字,還有,黑衣人的同伴,一定是炸了屠龍商務賓館的傢伙!

一想到剛纔的爆炸,我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無名邪火,當即,我強壓下了心中的怒火,道:“金牙貴是誰?爲什麼要暗殺我?”

“因爲……”那黑衣人的話還沒說完,忽的,儲藏室內,驟然捲起了一陣陰風!

這陣陰風,並寒徹骨,鬼氣十足,對於這種平地捲起的陰風,我實在是太熟悉了……有陰魂要出現了!

然而,幾乎就在陰風捲起的一瞬間,我的天機眼便自行開啓,當即,在儲藏室的門口處,一團詭異的黑氣便映入了我的眼中!

此時,那黑氣雖然正在凝聚鬼體,可鬼氣卻已達到了滔天之級別!

蛻變之後的胡老三,已經達到了鬼煞巔峯,隱約就要踏入鬼將之境了,可與我眼前的那團黑氣相比,卻是顯得非常弱小……

毫無疑問,出現在我眼前的陰魂,最差也是鬼將級別,在術人的境界劃分中,鬼將可與中天位一戰,還有,如果那團黑氣塑成鬼體之後,鬼氣必然還會暴漲!

如此陰魂,當真是恐怖之極!

不過,對於陰魂,我可從來都沒怕過!

正當我準備虛空畫符,直接和那陰魂開戰之際,忽的,一件衣服,從那團黑氣中飄了出來,穩穩的落到了我的面前……

我定睛一看,那件衣服,正是嚴雷今天穿的羊絨外套!

難道說,嚴雷已經和這陰魂交過手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