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急忙向後退了幾步,這時死屍也已經來到了土臺跟前。如果被死屍爬上來的話,我一定會死的很慘!

我朝着四周張望了一下,發現在距離我不遠處的石壁上,有一孔石洞。

我看了一眼腳下的死屍,隨即趴在石壁上,朝着石洞走了過去。

就在這時,死屍突然爬到了土臺上。見狀,我急忙朝着石洞走了過去。

死屍大吼了一聲,緊接着朝我撲了過來。

我弓着身子,猛地一跳抓住了石壁。隨即進入了石洞當中,石洞裏有一條通道,不知道通向哪裏。

看着就快要走到我跟前的死屍,我急忙朝着通道里走了過去。

通道里氣溫相比外面低了許多,不過總算擺脫了昆蟲和死屍。我小心翼翼的朝着前方走去,這座古墓給我的感覺太過詭異了,如果不多加小心,可能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前方閃了過去。見狀,我急忙停下了腳步,謹慎的看着前方。

可我站在原地看了好一會後,拿到黑影卻並沒有再次出現。我揉了揉眼睛,心想可能是自己太過緊張,所產生的幻覺吧。

向前走了一會後,通道里開始出現了,許多昆蟲的屍體。這些昆蟲身上的血肉,已經被人吃光了。只剩下了一句空殼,散落在地上。

我看着自己腳下的大蜈蚣,心想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可以殺死它啊!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笑聲。聽到笑聲,我急忙向後看去,卻發現身後並沒有人!

我貼在石壁上,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喊道:“誰!”

這時,前方不遠處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我面前。

看到朝着自己走來的人,我的心中提到了嗓子眼。可是仔細一看,卻發現這人的動作非常僵硬,兩條跟身體不成比例的大腿,就好像木頭一樣。

“你跑不掉了。”雖然它壓低了嗓音,可是它那獨特的語氣,卻讓我發現了它的身份。

我假裝非常緊張的說道:“你是誰?不要殺我!”

那人走到我面前,說:“今天晚上有人肉吃了!”

說完,它揮舞了幾下胳膊,對着我怪叫了一聲。

看到它滑稽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別裝了。”

那人聽到我的笑聲,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對着我大喊了一聲,“不許笑!”

緊接着,它用手摸了摸我的額頭,說:“還是個細皮潤肉的。”

我將它的手撥到了一旁,淡淡的說道:“別裝了,老人精。我知道是你。”

老人精聽到我的話,耷拉着腦袋

說道:“一點都不好玩!”

我看了老人精一眼,問道:“你怎麼會在這?”

老人精瞪了我一眼,說:“還不是以爲你!我們將趟子手賣給蟒天璽之後,就打算回到神宮寨。誰知道一個叫白戎的混蛋,竟然把我丟盡了這裏。我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好餓!”

聽到老人精的話,我撓了撓頭,說:“白戎爲什麼要把你丟進古墓裏?”

老人精咒罵了一聲,隨即緩緩地朝着前方走了過去,“我他媽上哪知道去!”

看着老人精滑稽的步伐,我說道:“你能不能下來?這樣走怪彆扭的。”

老人精大笑了一聲,說:“管不着,我就喜歡俯視你們。顫抖吧凡人,我的出場….”

見狀,我輕笑了一聲,嘟囔道:“真是一個老小孩兒。”

老人精帶着我來到了它安身的地方,一個十分隱蔽的墓室。

老人精坐在地上,笑嘻嘻的看着我,“你餓不餓?”

我看了老人精一眼,說:“不餓!”

老人精聽到我的話,頓時像發了狂一樣,“天啊,你竟然不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我被老人精掐的直咳嗽,急忙拍了拍它的肩膀,“你殺了我,楊子也活不成!”

老人精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說:“爲嘛?”

我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老人精。老人精聽到我的話,輕笑了一聲,“嘿嘿,快玩笑呢。別當真,咱爺倆誰跟誰!”

看着行爲怪異的老人精,我長嘆了一口氣,看來壞境的確能夠改變一個人。如果自己在這裏待時間長了,可能也會跟老人精一樣,變得瘋瘋癲癲的了吧。

就在這時,躺在地上的老人精,突然站了起來。走到墓室門口,朝着外面打量了起來。

看到老人精謹慎的行爲,我問道:“怎麼了?”

“它來了,快藏起來!”老人精將腿上的木棍扔到了一旁,隨即走到牆角,蜷縮在了一起。

見狀,我我急忙躺在了地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墓門口,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老人精如此緊張!

這時,一陣輕微的摩擦聲,從通道里傳了出來。緊接着,一個臉盆那麼大的蛇頭,探進了墓室當中。

巨大的蛇頭上,長着一條紅色的雞冠。兩隻眼睛被一層白毛包裹着,顯然是瞎了。

巨蛇吐出信子,在墓室門口停留了一會後,隨即扭頭朝着前方走了過去。

在巨蛇的身體上,趴着許多土元。而且這些土元竟然是血紅色的,它們趴在蛇身上,好像在吸食着巨蛇的血液!

巨蛇離開後,老人精站了起來。笑嘻嘻的看着我,說道:“小子,多虧了你身上有屍氣。要不然被它聞到,你就該死了。”

我摸了摸頭上的冷汗,說:“這巨蛇的眼睛怎麼回事?”

老人精摸了摸鼻子,十分得意的說道:“我第一天到這裏的時候,它想吃我。然後被我弄瞎了。”

“那它身上的土元呢?”

老人精聽到我的話,滿不在意的說道:“哦,你說的是那些屍蟲啊。那是墓裏的東西,靠吸食它的血液生存。”

就在這時,巨蛇突然反了回來。老人精躲閃不及,被巨蛇咬中了胳膊。

老人精吃痛的叫了一聲,“我跟你拼了!”

可是老人精哪裏是巨蛇的對手,沒過一會就被巨蛇纏繞了起來。

見狀,我走到巨蛇跟前。狠狠地朝着它的腦袋踹了一腳,可是巨蛇就好像沒知覺一樣,張開大嘴準備將老人精吞下去!

見攻擊對巨蛇無效,我狠狠地踩了一腳它身上的土元。土元在被我踩到後,拼命的朝着巨蛇身體裏鑽了過去。

巨蛇吃痛的叫了一聲,卻並沒有鬆開老人精的意思。見狀,我又連續踩了幾隻土元,巨蛇感覺到了威脅,急忙鬆開了老人精。

朝着我撲了過來,見狀我一骨碌,躲過了巨蛇的血盆大口。

老者人站在巨蛇身後,不停地揣着蛇身上的土元,大喊道:“王八蛋,讓你纏我!”

土元們受到驚嚇後,紛紛鑽進了巨蛇的身體當中。巨蛇慘叫了一聲,在地上不停地翻滾了起來。

過了沒多久,巨蛇漸漸地停止了晃動。老人精十分謹慎的看着巨蛇,說:“它死了?”

聽到老人精的話,我點了點頭,“應該是死了。”

就在這時,巨蛇突然晃動了一下。緊接着許多土元,從巨蛇的腹部爬了出來。

看着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的巨蛇,我長出了一口氣,“沒事了。”

老人精看了我一眼,說:“想不想吃東西?”

我摸了摸乾癟的肚子,說:“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點餓了。”

“它的窩裏有很多好東西,咱們去看看。”說着,老人精一把拉住我的手臂,帶着我跑出了墓室。

來到巨蛇的巢穴,角落裏的一塊牌位,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正在狼吞虎嚥着的老人精,看了我一眼,說道:“傻玩意,快吃啊!”

我將牌位拿在了手中,牌位上寫着四個大字,“令尹伍奢”

伍奢因爲他那大名鼎鼎的兒子,伍子胥而被人熟知。但是他的牌位爲什麼會在這裏呢?那不成這座古墓,是伍奢的陵寢?

想到這裏,我急忙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在一張已經腐朽了的漆案上,我發現了一枚令牌。

令牌上雕有一隻白虎,上面有大篆寫着兩個大字,“人屠!”

看到令牌上的大字後,我的手中就好像觸電了一樣。心情非常激動,歷史上被稱爲人屠的,只有殺人白起一人。

難不成這枚令牌,就是他的遺物?

就在這時,一旁正在吃東西的老人精,突然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了起來。

見狀,我急忙將靈牌別在了腰間。走到老人精面前,問道:“怎麼了?”

老人精抽搐的看着我,磕磕巴巴的說道:“屍毒,我中屍毒了。”

聽到老人精的話,我急忙朝着他手中的食物看去。只見一個酷似嬰兒的人蔘,已經被它吃了多一半了。

看到老人精手中的人蔘後,我大喊了一聲,“血蔘!”

看着老人精十分痛苦的表情,我問道:“你沒事吧?”

就在這時,一旁角落裏的棺材,突然晃動了一下,隨即棺材板被重重的扔到了地上。

一個渾身長滿黑毛,脖頸處有一條巨大刀痕的死屍,從棺材裏站了起來。

看到死屍後,我急忙想後退了幾步,“吳三水,你沒死!”

(本章完) 吳三水死死的盯着我,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我們又見面了!”

看着棺材裏的吳三水,我發現他好像身體還未恢復,只能做一些簡單的動作,卻不能從棺材裏走出來!

見狀,我急忙抱起了地上的老人精。帶着它跑出了墓室,老人精此刻已經昏了過去,嘴角還殘留着一些白沫。

我用力晃動了一下老人精,說:“你可別死啊!”

身後的木市裏,傳來了吳三水大吼的聲音。看來它已經從棺材裏跑出來了,我抱着老人精在墓道里,不知道跑了多久。

就在這時一塊巨大的壁畫,突然擋在了我身前。聽着身後不斷傳來的喘氣聲,我急忙朝着掉頭,朝着原路返了回去。

可當我走了剛剛沒幾步,吳三水就追了上來。見狀,我只好退到了壁畫前。

就在我舉足無措的時候,從壁畫的縫隙裏,突然吹來了一陣微風。

感覺到有風吹來,我心中一喜。隨即拼盡全身的力氣,踹在了壁畫上。

壁畫被我踹出了一個大洞,刺眼的陽光,從缺口照射了進來。

這時,吳三水也走到了我面前。看着朝着自己撲來的吳三水,我一下牙報仇老人精,從缺口處鑽了出去。

緊接着,我的身體突然一輕。只感覺自己在向下降落,隨即一陣巨大的水聲,從我耳邊傳了過來。

我抱着老人精,在水裏這掙扎。過於驚恐的內心,讓我忘記了游泳,差一點就被水淹死了!

等我抱着老人精,掙扎着爬到岸邊的時候。一座規模不大的村落,出現在了我面前。

村口的牌坊上寫着三個大字,“王莽莊”

想起身後的吳三水,我急忙朝着王莽莊跑了過去。

莊子裏並沒有多少人,只有幾位老人坐在村口的石頭上,靜靜地看着我。

我長出了一口氣,問道:“老大爺,村子裏有飯館嗎?”

一位手拿骨牌的老人,白了我一眼,說:“有,就在前面不遠。”

來到飯館還沒有進門,門口的對聯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凌煙閣所畫諸王,白水村起義元臣。”橫批是“莽分兩漢”

走進飯館裏面,一箇中年男子正坐在桌子上,喝着茶水。

看到我進來後,中年男子站了起來,“你是什麼人?”

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水珠,說:“老闆,來一碗麪條。”

中年男子打量了我一眼,隨即轉身進入了後廚。

看着自己懷中昏迷不醒的老人精,我將它放到了一旁,自顧自的喝起了茶水。

不一會,中年男子端着一碗麪條。從後廚走了出來,他把麪條放到了我面前。

坐在對面的椅子上,謹慎的看着我,“小夥子,你從那裏來?”

我吸溜了一口麪條,含糊的說道:“南天門”

男子聽到我的話,顯得有些吃驚,“哦?你是怎麼來的?”

“從古墓”話剛剛說了一半,我便急忙停了下來。低頭吃着麪條,不再理會中年男子。

說話間,一位老者從後廚走了出來。瞪了我一眼後,說:“古墓?能從裏面活着出來的,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聽到老者的話,我眉頭一皺。低頭繼續吃着麪條。

就在這時,一旁的老人精突然醒了過來。它看了我一眼,問道:“這是在哪?”

老者抽了一口菸袋,說:“王莽莊。”

老人精聽到老者的話,顯得有些吃驚,“王莽莊?這是在雪山那頭!”

老者看了我一眼,說:“老人精?有點意思。”

老人精看到桌子上的麪條,一把奪了過去,“餓死了,我要吃五大碗!”

老者顯然對我們有些敵意,大聲說道:“別撐死!”

我眉頭一皺,說:“老人家,我們沒得罪你吧?”

老者磕了磕手中的菸袋,說道:“誰知道你們是不是,劉秀莊派來的細作!”

聽到老者的話,我嘟囔道:“劉秀莊?王莽和劉秀?”

老人精吃完麪條,打了一聲飽嗝,“怕什麼,王莽還是劉秀的孃舅呢。”

老者突然大聲笑了起來,對着老人精說道:“這句話我愛聽。”

這時,中年男子臉色慌忙的說道:“爹,劉秀莊來人了。”

老者突然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問道:“他們來幹什麼?”

“說是從古墓裏,跑出來了一隻乾屍。”

老者看了我們兩人一眼,緊接着走出了飯館。

老者和中年男子走後,我拍了拍老人精的肩膀,“快走!”

老人精看了我一眼,問道:“怎麼滴?”

“吳三水跑出來了,萬一他們把咱們倆當中乾屍的話。還不得把咱倆活活燒死!”

我和老人精剛剛走到村口,只見一羣人正扛着吳三水,站在村口商議着什麼。

吳三水在看到我後,突然變得暴躁了起來。它竟然將身上的繩索扯斷了,人羣見狀紛紛跑到了一旁。

看着朝着自己跑來的吳三水,我本能的向後跑了過去。就在這時,老人精突然擋在了我身前。

吳三水看到老人精後,怪叫了一聲,隨即抓住了它的衣領。

可是老人精非常靈活,身子在地上一打滾,隨即便掙脫了吳三水的束縛。

老人精指着吳三水,輕笑道:“小子,跟爺爺我玩。你還嫩點。”

就在這時,一旁的人們突然衝了上來,將吳三水重新捆綁了起來,“快抓住它!”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