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同學們無奈的搖頭,隨即朝來路走去。

不多時,就在衆人要走到大巴的時候,慕容風從後面趕了過來。

張小凡一愣,因爲他發現慕容風身上挺乾淨的,根本就沒有廝殺過得樣子。

再看看自己這些人,幾乎個個身上掛彩,這一幕和慕容風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慕容風,你昨晚去哪裏了,一晚上沒看見你。”張小凡忍不住問。

“死屍太多了,我進入一間屋子,等到天亮了我纔起來。”慕容風面無表情的說。

“死魚臉。”看着慕容風的臉,張小凡心中嘀咕。

慕容風說完便來到大巴前,此時兩個司機準備多時,看到同學們少了這麼多,他們也沒表現出奇怪的跡象,朝慕容風點點頭,便讓同學們上車。

上車的時候,張小凡清點了一下人數,此行一下子少了二十多個人,可以說是傷亡慘重!

坐在車上,張小凡心情沉重,其實剛纔蘇倩倩和同學們解釋說此行有了進展,這些只是說說罷了,他可是知道,此行不但沒有進展,還被一個強大的惡鬼給纏上了。

“那李婷既然如此放心的讓自己回來,想來一定有什麼手段,能夠控制住自己,自己還是不要耍什麼花招,乖乖替她完成這次任務爲好。”

張小凡心中嘀咕着,在車上扭頭看了一眼後面的落葉村,這時候,他才驚異的發現,那裏哪有什麼村莊,此時出現的,是一個個荒草重生,堆滿了落葉的墳場!

那裏墓碑林立,埋葬死人的小土丘比比皆是,很多還是無主墓碑。

“昨晚根本就沒有來到什麼村莊,而是直接進入了這個墳場。”張小凡心頭震驚。

……

回到教室之後,張小凡和同學們講了此次所發生的事,慕容風皺眉說道:“也就是說,你要去那個火葬場?”

同學們都看向張小凡,張小凡點點頭,說道:“那個李婷太厲害了,她一定有手段對付我們,所以我覺得,還是按照她的要求行動比較好。”

慕容風點點頭,“那個火葬場我也知道,沒聽說過那裏有什麼怪東西,應該沒問題。”

“要不我們和你一起過去吧。”胡小天提議。

張小凡搖頭說:“還是算了,那火葬場裏面還有很多工作人員,人太多的話,太惹眼了。”

“但是你一個人太危險了啊。”林柔說。

“這樣吧,我們幾人陪你進去,這樣的話人數也就三四個,不會那麼容易被發現。”胡小天說道。

張小凡最終點點頭,說道:“那好吧。”

隨後同學們商量了一陣,叫上了蔣介偉,周建和胡小天,之所以叫這三人,是因爲這三人對自己來說,是班級裏最信任的朋友,張小凡覺得和他們一起比較安全。

商量完之後,慕容風說有事叫他,隨後出去後坐着還停在門口的大巴直接離開了,其餘同學們則是自行灰頭土臉的離開,說回去好好洗個澡。

這羣人大部分被那個鬼村莊嚇破了膽,自然是不願意

張小凡一個人回到宿舍,沒想到剛剛進去,秦小雨突然飄出,貪婪的趴在他身上吸食着什麼。

“小凡哥哥,你昨晚去的地方好好玩,那些鬼氣真好吃。”秦小雨說道。

鬼氣,乃是鬼魂身上流露出的能量,相當於精神力。張小凡心中一動,說道:“你這麼愛吃這東西?”

“當然了,昨晚要不是怕驚嚇到同學們,我肯定要出來的。”

事實上,自從秦小雨失去記憶之後,張小凡自然而然已經把她當成了弱者,以至於一直只把秦小雨當成寵物養。

此時看到秦小雨能夠輕易的吞噬鬼氣,這些鬼氣對秦小雨還特別有用,張小凡頓時覺得,帶着秦小雨在身邊也不錯。

關鍵時刻能幫到忙。

於是在古鏡上掛了一根繩子,直接放在胸口貼身放好。

晚上,張小凡一個人在宿舍裏收拾了一下,準備好各種工具之後,這時候胡小天,蔣介偉,周建三人也回來了,四人直接朝着火葬場走去。

火葬場,對所有人來說是一個不吉利的名詞,沒事的時候,沒有人會願意往那裏跑。

因爲那裏是死人的聚集地,一個城市,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屍體都會運往那裏,進行最後的火化,而一些沒有人給收屍的,也會被運往那裏,寄存在火葬場內部的停屍房內。

據說,很多沒有身份的死屍被放在停屍房十幾年都沒人管理,這些死屍在冷凍庫中存放多年,無人問津,也許停屍房的管理員都已經把這些死屍遺忘。

此時已經是深夜了。

四人從出租車上下來,司機二話沒說,一踩油門直接離開。 張小凡嘆了一口氣,看了看漆黑的火葬場,一咬牙,走了進去。

呼呼呼……

火葬場內風勢很大,這裏被風聲包圍,火葬場入口如同一個噬人的血盆大口,吞噬着一切。

這些聲音聽起來格外陰森,哪怕張小凡見鬼無數,但還是被弄得有些背脊發寒。

進入之後,張小凡發現這裏亮着幽暗的燈光,沒想到這裏還挺大,逛了一大圈之後,張小凡終於看到了停屍間的門牌。

“看來就是這了。”

張小凡嚥了一口口水,望向前面,停屍間位於火葬場的東側,之所以建造在這,是有東方向陽氣足的特點,老一輩人建房都信這,停屍間陰氣重,建造在東側能夠很好的抵消掉陰氣。

“陰氣好重啊。”胡小天撫了撫手臂,摸出一枚銅錢,說道:“要不我給咱們算一卦?看看此行是吉是兇?”

張小凡想起之前他給林柔和蘇倩倩算的那一卦,罵道:“還是算了吧,越算越倒黴。”

胡小天無語的說:“那好吧。”

“你們看,前面就是進入停屍間的地方了。”周建指了指前面。

四人前方處,這裏是一條長長的走廊,四人剛剛進去,突然一個人影在角落的陰影中走出,他穿着門衛的保安服,面無表情的說:“你們四人進來幹嗎?”

“我們一個朋友出車禍死在這裏了,特意過來看他。”張小凡急中生智說。

“嗯?”門衛目光一凝,冷冷說:“最近沒有人出車禍。”

“咳咳,你一個門衛怎麼會知道呢?我朋友就前幾天進來的,你可能沒注意吧。”張小凡硬着頭皮說。

一時間陷入了僵局,張小凡暗暗打定主意,這個傢伙要是再纏着他們,只能把他打趴下了。

好在,下一刻的時候,門衛點點頭,說道:“那好,你們進去吧,小點聲,吵到人可不好。”

說完,門衛步履蹣跚的走了,似乎是巡邏去了。

胡小天罵罵咧咧說:“這裏都是一羣死屍,會吵到誰啊?真是麻煩。”

周建低沉說:“這種陰氣重的地方極容易生成陰靈,還是小點聲比較好。”

“好了,大家小心點,這地方很古怪。”張小凡說道。主要是剛纔秦小雨說這裏的鬼氣好濃郁,味道好好聞,她很想多吃點,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這裏還真是鬼聚集之地。

隨後再次往前走,越往前,溫度越來越冷。

“剛剛應該問一下屍體都放在哪裏的。”胡小天說道。

“找到停屍房就行,屍體就在九十八號冰櫃。”張小凡說着,突然發現迎面走來兩個穿着白色工作服的人,他們都帶着白色帽子和口罩。

黑暗中,這兩人沒有任何聲息,哪怕是走過來,但是腳步聲卻是一點都沒有發出。

“麻煩了,有人。”胡小天緊張的說。

“還是按照之前的計劃。”張小凡說。

令死人驚詫的是,這兩人直接走了過去,彷彿並沒有看到他們。

這讓四人摸不着頭腦,張小凡說道:“也許他們是普通工作人員,別管那麼多了,剛纔我注意到他們是前面的房間出來的,走吧。”

“嗯。”

四人走到一間雙開的大門口,正欲進去看看這裏是什麼地方,沒想到門後突然又出來穿着白色衣服的工作人員,他看着張小凡幾人,隨即漠不關心的直接走了開去。

“這裏的人真怪。”蔣介偉說。

“當然了,天天和死人打交道,換你你也會變怪。”胡小天搖搖頭。

張小凡卻是皺了皺眉,胡小天推推他,說道:“咋了?”

張小凡搖搖頭,說沒事。

推門進入,又有兩個穿着白衣的人走來,由於他們都戴着口罩,所以並不能看清他們的面容。

“奇怪,都十一點多了,這些人還沒下班。”胡小天說道。

張小凡卻是面色一變,說道:“不對勁!”

“確實不對勁。”周建抽出了身上的小匕首。

“是不對勁,這些人……怎麼走的這麼僵硬?”蔣介偉說道。

“這些……難道是靈屍?”胡小天也注意到了不對勁。

“不是,靈屍身上鬼氣很重。”張小凡凝神說道。

說話間,前方拐角處,又有一個白衣人走了出來,看到這個人,四人瞳孔一縮。

只見這個人只有半邊的身子,另外半邊似乎是被什麼東西壓住,變得一片扁平,頭顱也缺失了一大半,朝着這邊走來。

“僵僵僵……屎……”胡小天嚇得倒吸一口涼氣,屍都讀成了屎。

張小凡也震驚的臉都變了,和周建對視一眼,張小凡輕聲說:“你認爲這些是什麼?”

“確實很像殭屍,因爲只有殭屍纔沒有鬼的氣息。”周建凝重說。

突然,那頭缺失一半頭顱的死屍來到他們面前,這麼近的距離,張小凡能夠聞到死屍身上傳來的陣陣惡臭和涼意。

“快走。”周建拉了拉張小凡,四人連忙繞過死屍,朝前走去,而這一次,死屍彷彿聞到了什麼味道,他緩緩扭頭,只剩一半的頭顱咕嚕嚕的轉了過來。

“我滴媽,他看我們了。”胡小天冷汗淋漓,口中唸叨着:“我說算個卦吧,好歹也知道個吉還是兇啊。”

張小凡沒空聽胡小天說話,四人來到前方拐角處,這裏更加黑了,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

胡小天掏出手機說道:“都看不見了,我照一下。”

說話間,也沒等其他人迴應,便開了手機的照明功能,頓時,屋內一片明亮!

放眼看去,就在胡小天面前,居然站着一個女人,她照例穿着白衣,只有一半的頭顱,眼珠子聳拉在眼角處,咧嘴朝胡小天笑呵呵笑着。

“嘶……”胡小天倒吸一口涼氣,就在他要大喊一聲的時候,張小凡連忙捂住了他的嘴,緊接着連忙向後退去。

“砰!”

張小凡感覺背後撞到什麼東西,藉着餘光向後看去,這一幕讓他差點沒被嚇得跳起來。

身後一個老太婆弓着腰看他。

余光中,老太婆身上滿是屍斑,頭角處凹陷了一大塊,似乎是被銳器給砸的。

“滋滋滋……”

突然,燈光全部亮起,四人四周看去,只見周圍站滿了身穿白衣的死屍,這些死屍猙獰的看着張小凡他們,目露兇光! “跑!”

張小凡當機立斷喊跑,其餘三人反應不可謂不快,幾乎是拔腿就跑,沒想到這時候,他們進來之後的大門突然打開,一個老人家緩緩走了進來。

他也穿着白色衣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手上戴着藍色的手術一次性手套,口罩似乎剛剛摘下,因爲在臉頰兩旁有着戴口罩會出現的印痕。

他臉色陰沉的看着張小凡他們,隨即冷冷說道:“都出來!”

張小凡他們猶如找到了救星,直接衝門而出,老人家隨即關閉了大門,望着氣喘吁吁,猶如死裏逃生的四人,冷冷說:“你們爲何闖到這裏?”

“我們過來看屍體,沒想到誤入這裏,那些人到底是什麼?”張小凡說道。

老人家緩緩走着,目光深邃的看着張小凡,說道:“看你們也不是普通人,有什麼目的?”

“真是誤入這裏。”張小凡硬着頭皮說。

“嗯,那好,都走吧。”老人家一甩手,冷冷說:“再被我發現你們在這裏,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四人對視了一眼,蔣介偉問道:“老人家,你真的就讓我們……”

“怎麼?還想要留在這?”

“不不,我們馬上走。”張小凡推推蔣介偉,四人連忙走到走廊邊緣處拐角,蔣介偉皺眉說:“這下麻煩了,沒想到這裏居然有那麼多殭屍,這可怎麼辦?那女鬼的屍體根本不好找。”

說着,看向張小凡,嘆氣說:“要我說,你剛剛不應該攔着我,由我和他把事情說清楚,也許他不會爲難我們呢?”

張小凡突然笑着說:“剛剛我推你過來,是因爲我發現那走廊盡頭有一個樓梯,那老頭剛剛那裏下來。”

“你的意思是……”胡小天問道。

“這老頭戴着藍色一次性手套,這是做手術用的,再看他的白衣服上面,也有很多血跡。” 怦然心動:總裁,晚上見 張小凡分析着。

“哦,我知道了,他也是死屍。”胡小天說。

張小凡白了他一眼,說道:“他不是死屍,而是一個普通人,以他對這裏的熟悉程度來看,這個老人家在這裏有些年頭了,本身又是個外科手術高手,不過腳有些跛。”

“嗯,門裏出來的時候,他走路速度確實不快。”周建回憶着說。

“我們可以從這一點入手,就朝二樓處走,因爲剛剛的停屍房我看了,存放的是一至五十號的屍體,因此我估計,二樓應該存放有二至一百號的屍體。”張小凡分析着說。

“那走吧。”胡小天第一個走了出去,此時這裏靜悄悄的,那個老人進入之前的房間之後,便沒有了任何聲息。

走在臺階上,四周都是陰森森一片,這裏的溫度格外的涼,上樓之後,第一眼便看到了又一個停屍間。

“咚咚咚……”

這個時候,房間內傳來一陣異響,似乎有什麼東西拍打着什麼。

胡小天哆嗦的說:“咋回事啊?難道又是那些鬼東西?”

張小凡沒說話,他走到門口,側耳傾聽,不一會兒便說道:“就一個聲音,好像裏面有人。”

說話間,嘗試着推開門,沒想到裏面還亮着燈,進去之後,張小凡驚異的發現,這裏面根本沒人。

這裏擺放着一排排的冰櫃,這些櫃子可以像抽屜一樣抽出,整個房間溫度更低了,而且裏面有一股腐爛的味道,讓四人都皺起了眉頭。

“快找一下九十八號。”張小凡說道。

“五十一,五十二……六十。”胡小天在最後一排點着。

蔣介偉和周建也看着邊上一排。

“嗯?九十六,九十七……”蔣介偉走到一個冰櫃面前,說道:“奇怪,到九十七號就沒有了。”蔣介偉震驚的說。

四人圍了過去,突然,櫃子劇烈的抖動起來。

“咚咚咚……”

四人連忙後退,胡小天臉色難看的說:“這難道就是李婷說的,存放她屍體的櫃子?”

張小凡湊過去,只見櫃子頂端處的標牌已經被扯下。

“怪不得找不到九十八號,原來牌子被人扯下了。”張小凡說道。

“那……打開……”蔣介偉說。

“打開吧,那女鬼李婷的魂魄應該和這本體有點聯繫,我們過來她能感應的,因此不會對我們做出什麼事。”張小凡說道。

周建沒囉嗦,他說了一句小心,便拉開了冰櫃,一陣陰冷的寒氣撲面而來,裏面躺着的,果然是李婷。

李婷的面容扭曲着,身上沒有穿任何衣物,頭顱呈扁狀,似乎被什麼東西擠壓過,眼眶被挖出,以兩個大黑球填充。

WWW¤ тt kΛn¤ ℃ O

胸口塌陷的不成樣子,手腳都呈現彎曲狀,一看就知道生前的時候遭遇過極大的折磨。

突然,李婷屍體笑了,她嘴巴一彎,輕喃說:“你們找到我了,做事吧。”

張小凡點點頭,說道:“做了這事之後,希望你別纏着我們。”

說完,拿着匕首朝李婷屍體胸口捅去,由於屍體被冷凍了很長時間,因此屍體跟石頭一樣,廢了好大的勁,張小凡才在胸口劃開了一道口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