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川,做好準備!”牧童忽然出聲說道。

“準備?準備什麼?”趙小川微微一愣,不解的看着牧童。

牧童沒有給他反應的機會,只見他大喝一聲,一掌擊在十丈的青銅棺材上,青銅棺材的蓋子瞬間飛起,一股股黑煙從中冒出。

趙小川一驚,感到一股力道向着自己身後涌來,然後不由自主地向着那口被打開的青銅棺材中倒去。

轟!

棺材蓋瞬間閉合,趙小川的身影消失不見。

軒轅鐵等人注意到了牧童的舉動,紛紛將目光從第一世轉移到了牧童身上。

“第九世,你想要做什麼?”軒轅鐵喝問道。

四周的古屍羣衝着牧童齊齊咆哮,不斷迫近。

軒轅鐵一擺手,四周的古屍們閉上嘴巴,但卻都如狼似虎的盯着牧童。

“哼!”

牧童冷哼一聲,衝着第一世喊道:“喂,你還沒有死透吧!”

“你死了我都不會死!”

一聲怒叱聲在空中響起,只見金色火焰中第一世的身體完全燒盡,不過從火焰中冒出的一股股黑煙卻在上空慢慢凝聚,化作一張猙獰地面孔。

“百足之蟲果然死而不僵!”軒轅鐵冷笑一聲,似乎早就猜測到了這種結局。

一雙幽綠的眼睛從黑霧中亮起,憤恨地瞪着軒轅鐵,但在眼底深處卻有着一絲忌憚。

“我要和你做一筆交易!”牧童一手按着青銅巨棺,衝着第一世大聲喊道。

第一世黑煙凝聚的身體不斷蠕動,在空中變化着形態,不過一雙眼睛卻看向軒轅鐵。

軒轅鐵嘴角露出一絲不屑,他已經復活,不相信他們可以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翻出什麼浪花,只是冷笑地看着第一世和第九世,想要看看這些輪迴者們還有什麼花招沒有使出來。

“你想做什麼交易?”第一世問道。

“幫助我送他離開這裏!”牧童拍了拍青銅棺材說道。

“我能夠得到什麼?”

“一個機會!”牧童說道:“現在以你的魂力可以說是根本走不出這裏,不過你可以做一次賭博,賭趙小川可以捲土重來,殺了他!”

牧童說到最後,伸手指向空中停留的軒轅鐵。

軒轅鐵一愣,隨即嘴角露出一絲嘲諷,轉頭看向第一世道:“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交易,你可以考慮考慮。”

第一世哈哈大笑道:“老傢伙,你不用激我,我哪怕是輸了也不會墮落到依靠別人的下場。至於你,還沒有能耐讓我魂飛魄散。”

“哦?是麼?”軒轅鐵笑道,轉頭看向牧童道:“既然他拒絕了,那你打算怎麼做?”

牧童皺眉,現在軒轅鐵實力絕對超過了第一世和他倆人,想要鎮壓他們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雖然他口中說是合作,但實際上是想要拼盡魂力和第一世一起拖住對方几分鐘讓趙小川離開這裏。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雖然我以前不相信這句話,但是最後只能將你的命運交給上天來安排了!”

牧童的手掌撫過青銅棺材,點點光芒滲入青銅棺材中,心中暗暗想到,同時眼中閃過一絲堅定,似乎下了某種決心。

……

“他們在說什麼?”

“不知道,不過應該和趙小川有關!”

“趙小川?他似乎被那人打入了青銅棺材中,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不太清楚,但現在只能聽天由命了!”

地面上所有人看到天空中的幾人停止,知道這場戰鬥即將落幕,同時寧氏兄妹則緊張地看着那口青銅棺材,生怕戰鬥會損傷其中祖先寧遠的屍體。

……

“好了,敘舊已經完了,現在我們就應該算算總賬了!”

軒轅鐵冷笑道,伸手一招,四周遊離的閃電在他的掌心凝聚,不一會兒變成鬼璽出現在他的掌心。

牧童看到鬼璽,拳頭一緊,原本沉重的臉色又沉重了幾分。

第一世雖然沒有說什麼,但眼中也閃過一絲凝重。

“等等!”第一世突然爆喝道。

軒轅鐵和牧童轉頭看向黑霧滾滾的第一世,皺起眉頭。

“怎麼?想要求饒了麼?”軒轅鐵道:“這可不想是你的作風!”

“哼!向你求饒,簡直做夢!”第一世罵道:“我只是想要在我死之前四個明白,問你一些問題。當然回不回答問題完全由你決定。”

“好!你說!”軒轅鐵笑道。

他的勝利已經可以預見,他不急於一時。

“兩個問題!第一,他是什麼時候和你聯繫上的?”第一世指着牧童說道:“我想他總不會這麼巧就選在這個時間點背叛我,應該是你計劃好的吧?”

“第二,你們這幫老傢伙的目的是什麼?爲什麼要下這麼大的一盤棋來製造假死?”第一世一揮手指着四周排列整齊的青銅巨棺說道。

“哦?沒想到你已經察覺到了!”軒轅鐵注視對方片刻後,輕笑道:“不愧是當年六道輪迴的建造者,雖然只是一縷殘魂,但這種洞察力果然不同尋常。”

說到這裏,軒轅鐵的聲音頓了頓,看向牧童道:“關於你的第一個問題,我想不用我回答,他會告訴你的!”

第一世轉頭看向牧童,牧童沉默片刻後,道:“我是茅山派的掌門!”

我是茅山派的掌門,所以要阻止鬼道橫行,還世界一個朗朗乾坤。

牧童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第一世卻動了他想要表達的意思,向軒轅鐵道:“我明白了,想必在他那一世的時候你就開始佈局了吧?”

軒轅鐵輕笑一聲,道:“你錯了,其實從輪迴者開始轉世第二世開始我就已經開始做一系列的佈局,包括你那些輪迴者得到的九龍印和所有行跡實際上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什麼?”第一世驚叫一聲,怒道:“你胡說!”

“胡說?呵呵,第一世,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你仔細想一想爲什麼每一世的輪迴者都會得到不同的九龍印,而且每次在最關鍵的時候就會失敗呢?我想以你的聰明才智應該很容易就想明白吧?”軒轅鐵得意的笑道。 黃昏時刻。

格蘭塞堡城,某別墅內,布朗父子和金人鳳師徒,個個臉色鐵青,一片灰暗。

「姓秦的,居然拆了我們布朗家的別墅,真是可惡!」

布朗森惡狠狠說道。

金人鳳未與理會,神情發愣,嘴裡不斷嘟囔道:「寶貝兒,我的寶貝蛇……」

自己嘔心瀝血,煉製三年的五彩毒蛇,居然就這麼沒了,他只感覺心疼猶如刀割一般。

布朗克臉色陰沉,看向金人鳳,深深嘆口氣。

「金先生,一條蛇而已,別太難過。」

布朗克安慰說道。

金人鳳眉頭一皺,目光冷冷看向布朗克,眼神中掠過几絲冰冷的寒意。

「一條蛇?」

「混蛋,你懂個毛線,那是老夫的心血,這三年來,老夫比疼兒子還要疼我的寶貝兒……」

金人鳳失態怒吼道。

雖然,他並沒有兒子,不過,可見他對那條五彩毒蛇的喜愛至極程度。

「金先生,你的心情,我現在很能理解,不過事已至此,咱們難過也沒有用,您說對吧?」

布朗克說道。

金人鳳深深呼吸一口,靠在沙發上,眼神中流露出心痛的目光。

「秦穆然,等我哪天抓到你,一定要把你煉化成一具蠱屍,讓你每天都活在生不如死的痛苦當中……」

金人鳳冷聲吼道。

……

就在這個時候,大廳外,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布朗家族的管家,克雷爾走了進來。

「主人,剛才有人給我們布朗家送來了一份禮盒過來,說是給咱們的回禮,請您和金先生親自打開。」

克雷爾恭敬說道。

布朗克和金人鳳互視一眼后,臉上都露出几絲詫異的目光。

這個時候,誰會給他們送禮,而且還必須讓他們親自拆開?

「這是誰送來的?」

布朗克冷聲問道。

「來人我們不認識,只是把東西交給門衛后,便離開了,沒有留下任何信息。」

雷克爾說道。

布朗克和金人鳳相視一眼,目光中都露出几絲驚奇的目光,隨即看向克雷爾手中提著的禮盒上。

「把禮盒拿給來,打開看看裡面放的到底是什麼。」

布朗克說道。

克雷爾立刻將手中不大的精緻禮盒,擺在布朗克和金人鳳面前。

「父親,好香,是不是你訂的外賣呀!」

布朗森說道。

「你就知道吃,我怎麼會訂那種玩意兒……」

布朗克冷聲呵斥說道。

盯著地上的禮盒,眾人愈發驚奇,這份禮盒當中,到底會是什麼?

布朗森立刻拆開包裝。

精緻的禮盒內,居然放在一堆被啃食的蛇骨,同時還散發出一陣陣清香的蛇肉味道。

金人鳳神情一愣,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露出一臉生無可戀的神情出來。

「哇靠!」

「寶貝兒,我的心肝寶貝兒啊!」

自己嘔心瀝血,苦苦煉製三年才煉化出的五彩毒蛇,居然特碼就這麼變成了一盤蛇肉?

不對。

是骨頭!

……

幾天前,布朗家送給秦穆然一口鐘。

現在,秦穆然回禮他們一盤蛇骨。

禮尚往來,公平公正!

……

盯著秦穆然送來的「回禮」,金人鳳的心態幾乎要炸了,因為怒氣,臉色都被憋的有些鐵青。

「秦穆然,老夫跟你沒完,我的心肝寶貝兒……」

金人鳳趴在地上,聲淚俱下,整個大廳,都飄蕩起金人鳳此起彼伏的哭吼聲。

「金老先生,注意身體,節哀順便!」

布朗克安慰說道。

「秦穆然,老夫跟你沒完……」

金人鳳兩拳握的生緊,每個字幾乎都是從牙縫裡面擠出來的,此刻,他對秦穆然的恨意,已經難以用語言形容。

「姓秦的,別以為老夫只有一個寶貝,老夫苗域聖手這個稱呼,那可不是白叫的,你等著……」

金人鳳惡狠狠說道,雙眼中流露出嗜血的目光,瞳孔凝聚,四周散發出強大的寒氣,令人膽寒。

……

此刻,在東方娛樂城,頂層會客廳內,光線宜人。

秦穆然悠然靠在沙發上,桌上還擺著半碗蛇肉羹,香氣誘人,令人回味。

李伯和周吳二老,立在一旁,神情畢恭畢敬。

「秦會長,骨頭渣子已經給布朗家送過去了,那個金老頭看到后估計得被氣死。」

李伯站在一旁,欣悅說道。

「敢惹我秦穆然,氣死算他走運,總比被我活活虐殺舒服,哈哈……」

秦穆然開懷笑道。

「前幾天,布朗家送咱們一口鐘,今天回禮他們一盒蛇骨,天經地義,大快人心。」

李伯笑道。

「不錯,布朗家族仗著自己實力強悍,大鬧東方酒店,殘害咱們華僑會三名堂主,秦會長孤身一人,將咱們的血仇,十倍奉還,如今又給了那個金人鳳顏色,真是大快人心……」

周老笑道。

秦穆然輕拭嘴角油水,靠在沙發上,愜意點上一根香煙,繼而問道。

「小雷現在怎麼樣了?」

他已經替上官雷闕逼出了體內的劇毒,按照他的估算,上官雷闕現在應該已經蘇醒過來了才對。

「剛才,萊恩醫生打來了電話,說雷闕副會長已經蘇醒,不過還需要在醫院靜養一段時間。」

李伯回道。

秦穆然輕彈煙灰,微微點頭,一切和自己預料的差不多。

雖然自己已經解掉了上官雷闕體內的劇毒,但因為毒性劇烈,對身體傷害巨大,最起碼還得調養十天半個月後才能下床,至於完全恢復,還得一段時間。

「苗疆蠱毒,毒性劇烈,這也正常,我比較忙,小雷就交給你照顧了。」

「還有,小雷住院的這段時間裡面,咱們華僑會缺乏高層管理,我絕對明天開一場堂會,重新任命華僑會的結構組織……」

秦穆然說道。

曾經,華僑會嚴重匱乏高手,缺乏人才,現在,華僑會的實力已經得到擴充,周吳二老和二十餘名高手加入華僑會,現在都沒有正式身份。

秦穆然感覺,有必要讓華僑會內部重新洗牌,對他們進行工作詳細安排一下。

優化華僑會的內部結構,也是為了讓華僑會可以更好的發展。

「明白,我立刻通知下去,明天晚上,華僑會所有骨幹人員在東方酒店召開堂會。」

李伯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