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蟲皺了皺眉,“沒想什麼,你去靈池附近待着吧,邪靈怕靈池,你在那邊應該很安全,免得我老得跟着你。”

蟲蟲真懶,自己不想跟着了就讓她去靈池。

“喂,我哪裏懶了。”靈蟲敲着尾巴發起了脾氣。

呀,又忘了蟲蟲能聽得到心聲的事兒。

“不懶不懶,蟲蟲最勤快。”晨曦壞壞的笑了笑。

靈蟲說靈池是吧,雖然一提到靈池,就想到那次驚險的經歷,可是她現在知道怎麼避開靈池,應該沒什麼的吧。

既然邪靈害怕靈池,那就回老別墅是最好的選擇了,正好她也要準備考試,老別墅附近沒有亡靈的打擾可以一心用功於學習。

這麼想,好像好些時間沒見到朱爺爺了,不知道朱爺爺身體怎麼樣了。

晨曦收起書包直接去了朱氏集團找明主。

明主正打算告訴晨曦下週開始就住在老別墅的事兒,誰知晨曦先提了出來,難得晨曦這麼主動,就不等下週了,當日就帶着行李一同搬了過去。

連着兩月晨曦住在老別墅幾乎沒怎麼出門,關在屋子裏苦讀功課。

雖然記憶力提高了,可畢竟要準備的科目不少,可是廢了她不少腦細胞。

要是沒和秦月打賭,她可能不必這麼折騰,考試的時候靈魂一出竅,逛一逛考場整理答案,或者抄一抄學習成績好的同學的答案就可以輕而易舉考進貝京。

可現在和她打賭的是上官嘉怡,傳說中比上官文浩智商還高的一人,上官文浩是什麼人,高考狀元,上官嘉怡比文浩還聰明,那豈不也是狀元級的程度,她要跟狀元級的比成績,能大意嗎,考場裏抄答案未必贏得過上官嘉怡,她必須靠自己。

爲了不犧牲明主,她必須拿下高考。

夜世界的事情暫時交給了貓頭鷹,貓頭鷹說找到魑靈的老屋就會聯繫她。

晨曦決定一心用在學習上,先把高考搞定再說。

日月交替,天氣逐漸變熱,終於迎來了高考日。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 立夏剛過,天氣就熱了起來,高考那一日考生都期待能趕上個好天氣,老天還真給力,竟然下起了大雨。

這一日晨曦坐上明主的車出現在了考場。

上官文浩送上官嘉怡,明主送晨曦,四人就那麼在考場門口相遇了。

上官嘉怡穿着白色的連衣裙站在雨傘底下,對着晨曦微微一笑,這一笑讓晨曦起了一身雞皮,這狐狸精想幹什麼?

上官嘉怡不笑倒好,這一笑讓晨曦緊張了,秦月每次這麼笑時肯定沒什麼好事情。 考場門外很是熱鬧,家長和考生密集在一處,除了鼓勵就是鼓勵。(m舞若小說網首發)

雨無情的飄落,卻絲毫沒打溼考生的士氣。

晨曦望着上官文浩的臉,險些失態,過了這麼些時日她竟然還沒準備好怎麼面對他,事情貌似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上官文浩從書包裏拿出兩瓶奇怪包裝的飲料遞給了晨曦和上官嘉怡。

“這是尚未上市的金牌火牛,既可以補充體能,還能醒腦,我媽特意爲我準備了一箱,給你拿一瓶,這樣相對公平一些,免得我贏了,你到時怪到飲料上來怎麼辦。”上官嘉怡扇動着長長的睫毛俏皮的說道。

她是那麼小氣的人嗎,還會拿一瓶意料爲藉口,她把她當什麼了,飲料,可這飲料真的沒問題嗎?晨曦看着那瓶飲料猶豫了。

“怎麼還怕我害了你啊。”上官嘉怡收好自己的飲料瓶,搶過了上官文浩手中的那瓶。

前世吃了那麼多虧,笨蛋都要學聰明瞭,誰知道上官嘉怡有沒有對這瓶飲料動沒動手腳。

“沒有,沒有,看着新鮮就愣神了。”晨曦露着牙齒假笑着試着拿上官嘉怡手中的飲料。

“對哦,是新鮮,沒人打開過萬一有事兒怎麼辦。”上官嘉怡面帶着天真的笑容擰開了水瓶,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

“這下放心了吧,我在家喝過很管用,拿着吧。”

上官嘉怡把自己包中的飲料遞給了晨曦,晨曦只好收下那瓶飲料。

上官嘉怡都這麼說了,她還能說什麼,給就拿唄,到時她不喝不就好了。

考場大門一開,考生紛紛涌入。

“晨曦,相信自己,沒問題。”明主拍了拍她的肩膀,晨曦卻感到了強烈的鼓舞,明主這麼信任她,她更得打起十二萬分精神。

晨曦穿着短褲和t恤,擡頭挺胸,雙手握緊着揹帶,邁進了考場。

本來沒那麼緊張的,不知爲什麼走進考場後心跳都加速了。

吸氣,呼氣,晨曦坐在座位調整呼吸,忽然坐在旁邊的紅髮女同學用鉛筆敲了敲她的桌邊。

“同學,我的橡皮擦掉到你腳底下去了,幫我拿一下好嗎?”

晨曦低頭一看,果然有一塊兒橡皮擦在她的帆布鞋旁邊,她把椅子往後挪了挪撿起了橡皮擦。

“謝謝你。”紅頭髮女同學道謝着微微低下了頭。

晨曦繼續調整呼吸,注意監考老師的一舉一動。

一位打扮明豔的女老師一一下發卷子,不知是她的鼻子太過靈敏還是怎麼了,漂亮女老師一到她的旁邊,她就不停地打噴嚏,晨曦怕打擾到別的學生急忙捂住了嘴。

奇怪的是,那位女老師一走開,就沒事了,是不是這老師身上的香水味弄得她不適?希望這老師別走來走去,要麼就真影響到考試成績了。

臨近開考,只見漂亮老師被主考官安排到了最後面,那位漂亮老師離她那麼遠應該不會再打噴嚏了吧。

晨曦慶幸的回過頭,可身體卻不識時務的發出了不適信號,不知道爲什麼考場開始旋轉了起來,視覺模糊了起來,晨曦不知不覺得趴倒在了卷子上。 流浪之城 自己睡着了嗎?晨曦的靈魂強制離開了軀體。

晨曦無語的直感嘆,你妹的,到底誰在搗鬼,怎麼就被強制睡眠了!

她也沒喝上官嘉怡給的飲料,怎麼就睡着了?

晨曦看到其他考生開始答題,焦急的直跺腳,快,必須快回到軀體去,晨曦試着回軀體,可沉睡的軀體怎麼也醒不過來。

不可能啊,她已經相當熟練的掌握了回軀體的能力,怎麼就回不去,難道自己的肉身被強制睡眠就回不到軀體?

這下完了,睡到考試結束就徹底輸了,上官嘉怡是不是又是你!晨曦生氣的握緊了拳頭!現在無憑無據怎麼說是她乾的!

晨曦怎麼想也找不到頭緒,很是疑惑,她貌似沒吃什麼也沒喝什麼,怎麼就給睡着了呢?晨曦慢慢回想早上發生的一切。

那瓶飲料她壓根兒就沒碰,肯定不是飲料的問題,那會是什麼?卷子?誰那麼有本事知道她的卷子是哪一個,肯定也不是了,對了她打噴嚏了的,那個漂亮的監考老師,會不會是她?

晨曦帶着疑惑飄到了漂亮老師面前,死死地盯住她的一舉一動。

漂亮老師敲着二郎腿兒俯瞰考生,那神態淡定的絲毫看不出幹過壞事。

不是漂亮老師,那會是誰?晨曦重新回憶走進教室以後的每一個細節,一人一物都沒有落下,甚至細小的細節也沒落下。

走進考場,幫同學撿了橡皮擦,後面拿到卷子,除外她也沒幹什麼啊。

走進考場前她也沒吃過什麼碰過什麼,不會出事,那就是和橡皮擦有關係了?

晨曦確實幫紅髮同學撿過橡皮擦,不會真是那橡皮擦的問題吧?

晨曦急速飄到了紅髮女同學的面前。

看到紅髮女同學不安的做着題,時不時的往她這邊看看,晨曦更加懷疑上紅髮女同學。

這眼神不對,不會真是紅髮女同學乾的吧?要真是她的所作所爲,這女同學也太陰險了。

橡皮擦,剛纔那個橡皮擦去哪兒了,晨曦找了找紅髮女的桌子,甚至任何一角也沒拉下,可始終沒找到橡皮擦!

橡皮擦呢去哪兒了?找不到那個橡皮擦,這個紅髮女同學的懸疑反而更大!

可讓晨曦很不解的是紅髮女同學爲什麼要害她?

她既不認識她也沒有仇恨,紅髮女同學怎麼就這麼和她過不去!還用這種方式害她!太叫人吃驚。

考場的座位是隨機安排的,不可能是想做那個位置就能坐那個位置,可這紅髮女同學好像知道她會坐在那裏似的精心準備了這一齣戲。

冥主說過,看到的未必是事實。那事實會是什麼?

冥主還說過,換位思考,利弊分析。

利弊分析,她要是考試失敗誰受益最大?那肯定是上官嘉怡了!難道這一切真是這狐狸精的所作所爲?

艾瑪,腫麼辦,就這麼睡下去,考試真的要結束了!

晨曦正爲醒不過來着急時,主管考官朝她這邊走了過來,主管考官是不是要叫醒她啊,現在她最渴望的事兒是醒過來,醒來了才能答題,才能比分,所以醒來比任何一件事情都重要! 主管監考老師是位上了歲數的中年大媽,她走到晨曦的旁邊,輕輕推了推晨曦的肉身。【】

晨曦握緊着雙手緊張的等待被叫醒。

可自己的肉身睡得死沉死沉,絲毫沒有要醒來的意思。

上官嘉怡你到底下的什麼是藥,這麼恨,那麼大力氣的搖晃也醒不過來,晨曦氣的直接穿牆穿壁,飄在考場尋找上官嘉怡的身影。

看到上官嘉怡挺直着腰板埋頭答題,晨曦氣的鼻孔直冒氣。

上官嘉怡,你丫夠狠,來這麼陰的招,好,你出招我就接招,別以爲我就這麼傻傻的輸掉考試。

晨曦看着牆壁的時間,咬了咬下嘴脣。

不怕不怕,她只要考試結束前回到自己的軀體就來得及,大不了就抄上官嘉怡的答案,考的是數學,不用寫太多的文字,只要知道答案寫答案花不了多少時間,還有希望,絕不能就這麼放棄。

時間,她必須抓緊時間尋找回到軀體的方法,最晚也在響鈴前5分鐘前回去,這樣還能有時間寫答案,還有一個多小時,來得及,來得及。

晨曦安慰着自己回到了軀體身旁。

胖胖的大媽老師好像放棄了自己似的回到了講臺,自己仍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考卷一片空白,讓人看着直着急。

總不能就這麼幹等,怎麼辦?

大媽老師走出了教室,晨曦更加絕望了,連唯一能幫她的救星都走了,怎麼辦?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晨曦已經試了無數次用意念回軀體,可屢屢失敗告終。

離交卷沒剩下多少時間了,怎麼辦?

上官嘉怡這時候都快打完題了吧,她還是先去看看上官嘉怡答題的情況好了,說不定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厲害。

晨曦帶着僥倖心理走出考場,找上官嘉怡查閱她的答案。

果不其然,上官嘉怡的能力超凡,幾乎都打完題了,晨曦看着卷子一一覈對答案。

哇靠,幾乎臨近滿分,簡直是怪胎!

成績這麼好還要出這麼陰招,安的是什麼心!誠心要她出醜嗎,狠心的女人,不僅要讓她輸掉考試,還想讓她考不進貝京,忒特麼壞了。

就這麼一會兒,牆上的分針又移動了一個格,晨曦臨近抓狂,秦月我絕不會讓你得逞!

晨曦試着做最後一搏,急速飄回了考場。

只見胖胖的老師一手拿着打火機走進了考場,打火機,這老師還抽菸嗎?監考還能抽菸嗎?還以爲是救星,原來看錯了。

晨曦穿過牆壁回到了自己肉身旁,集中意念做了最後一次的嘗試,可惜最後還是失敗了,晨曦正要絕望頭頂的時候,胖胖的大媽老師站到了她的旁邊。

那位老師拿出了一根別針,晨曦看着別針卻茫然一片,這老師想幹什麼?

大媽老師直接把針扎進了她的人中,晨曦感到了痛覺,隨着痛苦的聲響睜開了眼睛。

哇塞,終於醒來了,原來打火機是用來消毒別針用的啊,胖老師,愛死你了!

晨曦捂着鼻子坐了起來,胖老師指了指表,指了指卷子就離開了她的身邊。

晨曦看到還有二十分鐘立即拿起筆急速寫起了答案。

上官嘉怡,答案,不客氣了。

….易.看.小.說. 坐在晨曦旁邊的紅髮女同學,略微遲疑了一下,擡頭看了眼表。

好你個紅髮妹子,得意了是吧,看時間沒剩多少,以爲她來不及寫答案了是不是,看你怎麼跟你的主子交代去。

晨曦扭過頭狠狠地瞪了一眼紅髮女同學。

那女同學卻裝着無辜樣低下了頭。爲毛有些人的臉皮就這麼厚!

晨曦決定不理不值得理會的人,低頭寫起了答案。

現在有了上官嘉怡的這答案,數學考試應該不會輸給上官嘉怡了,後面還有三門,必須警惕起來,陰險的上官嘉怡,說不好還挖了其他的陷阱。

順利考完試,走出考場,明主帶着擔憂的目光迎接了過來。

“時間來不及是不是,別太有壓力了。”

晨曦停住腳步端詳明主的臉,時間來不及,他怎麼知道時間來不及,難道考場裏有他的眼線?

“考完了就讓它過去吧。”明主遞給晨曦一瓶蘇打水。

晨曦怔了怔,要不要告訴橡皮擦的事兒?畢竟這件事情關係到明主,還是告訴他好了,說不定還能想出其他防禦對策。

晨曦把考場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明主的臉頓時暗了下來。

早知他這麼在意就不說了的。

“沒事,沒事,我速度快,卷子打的漂亮着呢,放心不會輸給狐狸…不會輸給上官嘉怡。”

晨曦差點說出了狐狸精。

朱明卻凝望着晨曦的臉停住了腳步,他讓王祕先帶她去了飯館,自己卻返回了學校。

明主真在意了?怎麼辦,自己是不是話太多了,早知明主的反應這麼大就不提這些事兒的。

如今話都說了出來了,也只能這樣了。

晨曦跟着王祕去了飯館簡單吃了吃,不知是進入了夏季沒食慾,還是上午的事情讓她無了食慾,怎麼也吃不下東西。

下午的考試應該能安全度過吧,秦月這狐狸不會還會搞什麼花樣吧?虧她現在有獨特的能力,要麼這次打賭必定輸定。

不簡單的女人,她該怎麼樣才能保護好自己。

心事重重走出飯館時,明主親自過來接上她去了考場,繼續參加下午的考試。

雨停了,太陽出來了,清新的空氣幾乎感覺不到是高考日。

炮灰逆襲手冊 晨曦謹慎地走進考場提高警惕,萬一那個紅髮妹子又搞其他明堂怎麼辦,她可不能鬆了警戒心。

考試鈴聲響起,監考老師發試卷,晨曦發現那個漂亮的老師不見了,還有還有,那個紅髮妹子沒來參加考試。

這出啥事兒了,做賊心虛不敢再出來?不對啊,高考對於一個人來說多重大的一次考試,一般人不會這麼輕易就放棄,何況那個紅髮妹子,很用心的答題來着的,奇怪了!

還有,那個漂亮老師呢,其他的監考老師都沒換,唯獨那位老師不見了。

呀,不會是明主幹的吧。

她就那麼提了兩位嫌疑人的名字,兩人就直接消失了?

明主同學,執行力也忒強了吧,寧願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一個字狠!要麼怎麼當冥主,怎麼當明主。

晨曦安心的拿過卷子開始了答題,希望下午的考試不要出意外,可以公平的競爭。 不知是明主出面幫她擋住了暗箭,還是上官嘉怡以爲勝券在握就沒在出手,之後的考試沒再出現異常的狀況。(閱讀最新章節首發щщщmЁ)

苦苦的煎熬下終於結束了高考,晨曦覺得卸下重任般輕鬆,早知這麼麻煩就不該答應打賭的,以後做事不能頭腦一熱就說出承諾。

最後一門考完,走出考場,老媽和老爸都來接她,晨曦高興地回了錦繡花園。

晨曦決定這幾日暫不回老別墅,好好陪陪父母,順便查一查失靈者的事情,也不知貓頭鷹他們查的怎麼樣了。

車還沒開到錦繡花園,思琪就來了電話。

那一次咖啡館見面以後,晨曦也沒再見到過思琪,思琪肚子裏的寶寶也長大了不少吧。

晨曦忙碌與高考,思琪的生活卻起了軒然大波。

思琪父親的公司破產,父母離婚,思琪和她的母親從河濱公館搬進了平民住宅,唯一慶幸的是思琪最終沒選擇打胎。

晨曦告知邵青咖啡店地址那一日,邵青成功偷出了戶口本,兩人就那麼手牽着手去領了證,按思琪話說她這婚裸的不能再裸。

最叫人佩服的是,思琪竟然瞞着所有的人,學校照樣上,學習照樣學,生活照樣過,連她的老媽都瞞過了。

思琪說,她打算瞞到這學期考試結束,說已經和邵青說好了,放暑假的時候正式向雙方家人攤牌搬出來一起住。

晨曦又佩服思琪的勇氣和冷靜,又羨慕相愛的兩人在一同奮鬥的景象。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