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孃親現在絕對不能在出任何事。”

剛剛到洞裏,看到一個高大的背影朝着水晶棺材走去。

“站住!”蘇齊的聲音極爲冰冷。

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上,透着一種讓人駭然的凌厲氣勢,一時間,會讓人忽視他那小小的身影。

魔靈轉身,一雙長眉促起,這種傲氣,絕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孩子的臉上。

“你是何人?”魔靈微微垂眸,用一種帝王的氣勢來看螻蟻的眼神看着蘇齊。

蘇齊冷笑:“君臨天,你居然敢闖雲城,這裏是雲城的禁地。”

蘇齊突然間像是變了一個人,那小小的身影上,凌厲的氣勢讓人心口有些發毛。

暗處的青楓個敬淮聽到聲音,兩人也快速的飛身進來。

“二公子。”

“嗯!”蘇齊冷冷的點了點頭。

青楓和敬淮看到魔靈,兩人眼裏閃過一絲驚駭!

有人闖進來了他們都沒有發現。

“滾出去!”蘇齊冷聲道!

魔靈的臉皮瞬間有些抽搐,緊緊抿着薄脣,那張俊臉上,眉心狠狠擰成了一個疙瘩。

他袖中的大手早已經緊緊握成拳頭。

“你敢對朕不敬?”

“小爺一向是這樣對你的。”蘇齊毫不客氣的反駁回去。

其實他已經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早已經不是君臨天了。

魔靈冷冰冰的看着面前兩大一小,眼底沒有絲毫溫度。

蘇紫陌也被她們的聲音驚醒,一起身,看到魔靈,她也瞬間驚了驚!

魔靈怎麼會追到這裏來了?

“朕要殺了你。”魔靈渾身散發出恐怖嗜血的氣息。

這天下的人,誰要是敢對他不敬?他就殺了誰? “殺我,你都殺了我多少次了,沒有一次是成功的。”

蘇齊粉雕玉琢的小臉上絲毫沒有懼意!

“朕現在就可以殺了你。”

“來呀!你隨時都可以殺了我的,這句話你都不知道說了多少遍了。”

蘇齊得意的抖着小短腿,那挑釁的怒放讓魔靈忍無可忍。

他左腳一邁,腳下的青石板被震裂。

後邊的蘇紫陌知道魔靈真的動了殺心了。

“魔靈。”蘇紫陌快速的現身。

魔靈轉身,看到蘇紫陌,驚訝無比!

“你真的在這裏?”

魔靈俊顏上非常的激動。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

蘇紫陌對魔靈這個人很疑惑。

他爲何那麼想見她?

“我記得這個地方,似乎以前來過。”

以前來過?

是君臨天來過吧,潛意識裏,君臨天的記憶還是會涌現在他的腦海裏的。

而他記得自己,潛意識裏也應該是君臨天的記憶。

“跟我回去。”魔靈激動地笑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

蘇齊和青楓,敬淮懵了。

這人到底想幹什麼呢?

“你幹什麼?一來就讓我孃親跟你走。”

寶貝甜妻,抱一抱 蘇齊的話讓魔靈如雷擊。

“你孃親?”

魔靈看了看蘇紫陌,又看了看蘇齊。

“是呀!她是我孃親,你讓他跟你走,所以我才覺得很懵的。”

蘇齊得意的看魔靈。

“怎麼可能?”

魔靈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怎麼不可能?”

蘇齊怒視着他。

這混蛋居然一開口就想帶孃親走。

做夢吧,他?

“你成婚了?”魔靈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

“不可能?”魔靈不相信,黑羽怎麼沒有告訴他。

他搖着頭,他心底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他對眼前的這個女人帶着一股很強烈的佔有慾。

“那不是你的感覺,而是君臨天的。”蘇紫陌知道魔靈在糾結什麼?

魔靈那張如同雕琢一般的五官上,彰顯着難以置信。

他面容瞬間變得冷冽,勾勒出如天神一般完美的容顏上,閃現着痛苦。

猛的,他冷酷的眼眸轉向蘇紫陌。

他突然威脅道:“你必須跟朕走,否則朕殺了天下所有的女人。”

蘇紫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漫不經心地道:“我已經死了,不能離開這裏。”

蘇齊一聽,胸口止不住的痛。

她擡眸,緩緩掃視了一眼水晶棺材裏的自己。

魔靈順着她的目光看去,猩紅的眸子猛的一縮,他急步走過去。

看到冰棺裏睡着的女人,在看看蘇紫陌。

“你不是好好的站在這裏嗎?”

魔靈不解的看着她。

“你看到的只是我的魂魄而已。”

蘇紫陌微微抿脣一笑,那笑容盡顯苦澀。

魔靈一聽,劍眉微凜,快速的移到蘇紫陌的面前。

伸出長臂去,什麼都沒有碰到。

他不可置信的退後了幾步。

猩紅的眸子裏閃過妖豔的光澤。

冰冷的薄脣裏緩緩吐出話來:“是庚樂羽殺了你的?黑羽告訴我,你已經死了,可是我不相信,所以想過來看看。”

蘇紫陌緩緩開口:“不錯,我已經死了,現在的只是殘留在世間的一抹執念而已。” “殘留的一抹執念,就和朕一樣嗎?”

魔靈心裏莫名的心酸。

他看着蘇紫陌絕美的面孔,她居然只是一抹執念。

他看着她是那樣的真實,居然只是一抹執念!

他曾經也是一抹執念,他活了很久才找到了合適身體可以活過來,沒想到被那個女人再次封印。

“只要有執念在,你就能再次活過來,就像我一樣,等了幾百年,也一樣能活過來。”

“幾百年?!”蘇紫陌冷冷一笑。

她一年都等不起,更何況是幾百年。

可她又能怎麼辦?

除了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她別無他法。

“魔靈,庚樂羽喚醒你的時候,我就在她的身邊!她讓你只有恨,沒有愛,你真的要按照她的遺願活下去嗎?顛覆了這個天下,你得到的不過是遺臭萬年的罵名而已!”

蘇紫陌靜靜的看着他,他也是一個可憐之人,他活着,不能做自己,卻是別人安排好的活法。

蘇紫雲也一樣,即使是死了,她也是帶着別人的臉死去的。

她心裏突然有一股挫敗感,若是她永遠醒不過來,她也和他們一樣的悲哀。

庚樂羽確實是一個厲害的角色。

魔靈看着蘇紫陌,微微嚴肅:“朕的心裏只有野心,沒有天下蒼生,就像你說的那樣,朕連自己最真實的感覺都不是自己的,那遺臭萬年又有什麼關係呢?”

心裏似乎有一根鉉斷了一樣。

魔靈冷眸一眯,銳利的眼眸掃過蘇紫陌。

“既然你不是我魔靈愛的那個人,死了也好!這樣朕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去奪這個天下去了。”

說着,他快速的往外走去。

似乎忘記了他之前要殺蘇齊的決心。

“孃親。”蘇齊快速走過去。

蘇紫陌嚴肅的看着他。

“齊兒,聽話,他不是君臨天,他是魔靈,他身上的煞氣很重,他對誰都不會手下留情的,以後不許你在挑釁他,知道嗎?”

蘇紫陌擔心的看着兒子,現在的魔靈雷厲風行,煞氣沖天,真的不好對付。

“孃親,齊兒有分寸的,孃親不用擔心。”蘇齊在面對魔靈時,絲毫不膽顫。

打不過他可以跑呀!

“夫人,是我們護主不利,請夫人責罰。”

青楓和敬淮跪到地上,一臉內疚。

“沒事,他的修爲很高,你們沒有發現也是情有可原,下去吧。”

“是,夫人。”青楓和敬淮下去。

“孃親,齊兒沒事,留在這裏陪陪孃親吧!”

蘇齊大眼忽閃忽閃的,他捨不得離開孃親。

妃有一劫 “去陪馨兒玩吧!孃親想睡一會,昨夜一夜沒睡,剛剛睡着,就被你們給吵醒了。”

“不要嘛!孃親,孃親你睡,齊兒在一旁守着孃親。”

蘇齊不願意離去,他怕那個魔靈又回來找孃親,誰知道那個神經病心裏是怎麼想的,都能找到這裏來了。

“好吧!”蘇紫陌也不爲難他。

不過她今天真的很困,她必須在睡一會。

晚上她打算在去一趟皇宮裏看看情況。

魔靈現在就像狩獵一樣,隨時都有可能殺人。

唉!

蘇紫陌心底嘆了一口氣,做鬼了也這麼累。 蘇齊看着孃親的背影,心裏一股強烈的痛意涌入全身。

孃親心裏有多難受呀!

他好想孃親抱抱他,孃親的懷抱,是最溫暖的。

蘇齊走到水晶棺材旁邊。

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

隨他坐在水晶棺材旁邊,靜靜的悲痛的看着水晶棺材裏的孃親。

孃親擔心他,他就多過來陪一陪孃親,這樣孃親就不會擔心他了。

蘇紫陌默默的看着兒子的動作。

她默默的躺下,這樣的日子也不知道要持續多久。

是夜,沐雲軒和沐雲軒還沒有回來。

一覺醒過來的蘇紫陌有些擔心了。

蘇齊在水晶棺材邊修煉。

蘇紫陌走過去,輕聲喚道:“齊兒。”

蘇齊緩緩睜開大眼,看了看洞外昏暗的天空。

“孃親,你醒了。”

“嗯!齊兒,回去吃晚膳吧,你爹爹還沒有回來,也不知道救出你三叔了沒有?”

“孃親,你就別擔心,以爹爹實力,沒有幾個人能傷得了他的。”

看着孃親擔心的臉,蘇齊心裏又酸又澀。

孃親只會在乎自己在乎的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最怕的就是孃親永遠這個樣子。

一閉上眼睛,腦海裏就會冒出各種各樣的想法過來。

時間久了,這股害怕就真的不會在消失了。

“孃親即使是擔心也做不了什麼?回去吃晚膳吧!你這麼愛吃的,居然能餓到現在,孃親也是覺得挺驚訝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