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指着不遠處說道:“小鳳,那一堆,就是你的獎勵了。”

一堆?!

白小鳳皺了皺眉,循着方向看了過去。

然後,懵比了。

視線中,出現了一座約莫有兩米高的小山,盡皆是各種寶物堆積而成。

白小鳳乍一看過去,就感覺那一座小山如同金子一般,綻放着耀眼的光芒。

然後,他的眼睛也開始綻放起了耀眼的光芒。

“咕咚”

吞了一口口水,白小鳳激動地搓了搓雙手。

土豪啊!

天師聯盟果然土豪啊!

錯入豪門嫁對郎 這次,真的賺飛起來了呀。

一眼掃過去,那堆積如山的寶物品階全都不低,一些材料更是散發着濃郁的陰曆波動和天地之氣。

偏偏,就如同垃圾一般,堆砌在一起,和它們本身的價值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彷彿是一記重錘,劈頭蓋臉的就糊了一臉,讓人完全反應不過來呀。

怪不得人人都想進天師聯盟呢。

這尼瑪被一堆寶物砸翻的感覺,真的爽的不要不要的啊! 萌妻甜蜜蜜:厲少,放肆寵 這世上有那麼一種人。

明明能夠靠臉吃飯,卻偏偏要靠才華,靠才華就算了,關鍵是他還比你土豪。

白小鳳深刻地在風長卿身上感受到了什麼叫暴擊傷害。

但,他沒有任何心路歷程,不會因爲羨慕嫉妒恨而嚷嚷着,就算餓死凍死從懸崖上跳下去,也不要一件寶物。

他很乾脆。

很從心。

抱着一大堆寶物,吞嚥着口水,眼睛放着光,哈哈……真香!

開玩笑!

從小到大,他跟着無良師父,可從來沒見過這麼多寶物呢。

要是低階寶物就算了,偏偏這小山堆裏邊,隨便拎出來一件,都是上百萬的價值。

要是賭咒發誓着不要,那不是腦子被拖拉機碾過麼?

不過,很快,白小鳳就發現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這麼多寶物,該怎麼帶走?

全部打包,以他的肉身實力,倒是有足夠的力氣抗走。

可這麼大一堆,打包起來也是很大的一包呢,背在背上,太扎眼了。

要是被那些被他團滅的參賽天師看到,又得給人家暴擊傷害了。

且,揹着那麼大一包,從觀感上就極不美觀了。

畢竟,在山裏的時候,他可不少次幫着二柱子老村長他們抓住了那些深夜進村扛着大包的賊娃子呢。

“老夫會安排專門的人幫你送到濱海市的。”

大長老彷彿看穿了白小鳳的心思,和藹笑道。

白小鳳頓時覺得,那些想加入天師聯盟的天師,不是沒有道理啊。

天師聯盟不僅土豪,而且還服務周到呢。

白小鳳忙感激大長老,想了想,他又說:“不用那麼麻煩,幫我送到一個賓館就行,我能帶回去的。”

嗯,賓館裏還有皮皮鱔呢。

連飛機都能扛的皮皮,還扛不走這些寶物了?

大長老也沒多問,便是答應了下來。

和大長老離開了藏寶閣,白小鳳感覺走路都有些飄飄然了。

這感覺,就有種賺錢啦賺錢啦,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花,左手一個諾基亞?右手一個摩托羅拉?

白小鳳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或許,能很快把這些“錢”用出去。

他對大長老一抱拳,打了聲招呼,便徑直離開。

走了一些距離後,他纔拿出手機,撥通了華青月的電話。

“華娘娘,那女孩還在嗎?”

白云殿內長生人 “在呢,不過你速度得快點,她好像要走了。”電話那頭,華青月說道。

白小鳳忙問清了他們的位置,掛掉電話,就直奔而去。

遠遠地,就看到華青月就跟個賊娃子似的縮在住宿樓牆角根上,時不時地目光看向二樓的一個房間。

那神態,那舉止,嗯,不娘了。

就是猥瑣的一匹。

跟個猥瑣老宅男似的。

白小鳳走了過去,無奈地說:“華娘娘,讓你盯着個人,你不至於這麼猥瑣吧?”

華青月嚇了一跳,扭頭一看是白小鳳,登時一跺腳,嗔怒道:“嚇死人家了。”

“……”白小鳳。

他深吸了一口氣,問:“那女孩呢?”

華青月指了指二樓:“上邊,開着門的那個房間。”

“好叻,你幫我看着,我上去。”白小鳳轉身就往樓上走。

沒走兩步呢,華青月卻拽住了他,一臉凝重地說:“你確定了?我可告訴你,咱們天師雖然很難受法律制裁,但強叉罪在陰陽界依舊罪不可赦呢。”

白小鳳一陣無語,這死娘炮到底在想什麼吶?

或許是受到了風長卿的感染,他冷冷一笑,傲然道:“本大爺這麼優秀,肯定是被妞泡,這種霸王硬上弓的事,是項天明乾的事,他家祖上就是霸王,本大爺可幹不出來。”

說完,他轉身就往樓上走去。

二樓房間,房門打開。

白小鳳剛到門口,就看到馬尾女孩坐在沙發上,手裏揉搓着什麼東西,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咚咚。

敲了敲門。

沙發上的馬尾女孩回過神,一看到門口的白小鳳,登時俏臉飛起一抹紅暈:“是,是你?”

“我能進來嗎?”白小鳳也不管女孩答應不答應,大搖大擺的就走了進去。

沒等他坐下呢,馬尾女孩忽然說:“我一直在等你。”

白小鳳虎軀一震,差點一口口水嗆到。

他愕然地看着馬尾女孩:“等我?”

娘希匹的!

好事不會這麼連着來吧?

一件接一件的,完全不考慮本大爺遭不遭得住呀?

一個極品美女,說在等自己,這光想想都覺得會有事情發生吶。

正想着呢,面前女孩忽然雙手遞了過來:“這是我的名片。”

白小鳳愣了一下,接過名片一看,登時就風中凌亂了。

名片很大氣,黑底金邊,只是上邊的內容,有些……辣眼睛了。

“長宏建材集團,總經理莫輕舞”

一行字體如同一柄柄重錘轟在了白小鳳的腦海中。

他整個人都懵了。

兵道世家?

建材集團總經理?

這畫風,極其不對勁啊!

他有些不確定地問:“你,真是兵道世家的人?”

莫輕舞冷漠的臉上閃過一抹驚愕:“我,不像嗎?”

開完笑!

這讓本大爺怎麼覺得像?

世家之人,不該都是項天明諸葛青兒那種逼格爆棚,鼻孔朝天的嗎?

再不濟,華青月那種雖然娘們唧唧的,但好歹也有自己的逼格呀。

一邊是沉迷修煉逼格爆棚的世家天才,一邊是辦公室的霸道總裁,怎麼聯繫的起來嘛?

見白小鳳沉默。

莫輕舞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嫣然一笑,指了指名片:“這是我們家族的民間產業,我修煉之餘,也會到民間增長閱歷,順便掌控產業技術。”

“……”白小鳳。

他嘴角抽搐了起來,世家的民間產業?

這長宏建材集團,他倒是聽陳靈兒提起過,這家公司算是行業中的龍頭了,陳家在建築方面的產業和這家集團也有所交集。

怪不得人家能成爲行業龍頭呢,有兵道世家的技術支撐着,成了全世界的行業龍頭,都不足爲奇。

想着,白小鳳下意識地又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名字,有些不確定道:“你姓莫?那你是哪個世家的傳人?”

不是他孤陋寡聞,實在是能稱得上兵道世家的,總共就那麼幾家而已。

或是隱世不出,或是湮滅在了歷史長河中。

但,這莫家,他是真滴搞不懂狀況了!

莫輕舞嫣然一笑,好似花朵綻放,一雙眼睛更是彎曲成了月牙兒。

這一刻,愣是讓白小鳳看得一陣失神。

緊跟着,莫輕舞低聲說道:“干將莫邪世家傳人。”

什麼?!

白小鳳嘴角繼續抽搐,順帶着眼皮也跳動起來。

他說:“我讀書少,你別騙我!你這名字,怎麼也和干將莫邪不搭邊呢。” 話剛出口。

白小鳳就感覺莫輕舞看他的眼神變了。

嘶~有些像是看二傻子似的呢。

莫輕舞古怪的看着白小鳳,有些驚訝道:“干將老祖姓幹,莫邪老祖姓莫,你不知道?”

“……”白小鳳。

頓了頓,莫輕舞道:“我們干將莫邪世家的習慣和尋常家族不一樣,在我們家族中,男隨幹姓,女隨莫姓。”

白小鳳恍然。

確定是干將莫邪家的傳人後,白小鳳也不隱瞞,搓了搓手,開門見山道:“那個,我能求你一件事嗎?”

“什麼?”莫輕舞問道。

她之所以典禮結束後,沒有立刻返回家族。

其一是因爲想等白小鳳,趁勢拉攏一翻。

其二是因爲想感謝一番白小鳳在祕境中出手相救之恩。

雖說祕境中的險境,是白小鳳一手締造出來的,可當時那種情況,白小鳳能衝陣而行,救她離開,還是讓她頗爲感動。

且,如果白小鳳不救她的話,以她當時的狀態和處境,根本連逃命的機會都做不到。

於公於私,所以才留了下來。

面前這傢伙既然有事相求,她也沒道理拒絕,幫了這個忙,拉攏和報恩便是能一併做了呢。

白小鳳笑着說:“能不能幫我鑄造一柄法寶劍?”

白小鳳最強的術法便是劍訣,師父留給他的法寶劍已經裂了,而在金陵分部碰瓷來的那柄法寶劍依舊承受不住他的陰力灌注。

所以在祕境中,他基本上很少使用那柄玄階下品的法寶劍,不是不想用,是稍微控制不好,陰力能直接將那柄劍炸了!

毫不客氣地說,如今他的戰力只能發揮出十之七成而已,若是能有一柄滿意的法寶劍在手,他便是能將戰力盡數發揮。

所以,當務之急,他才迫不及待的想要擁有一柄屬於自己的法寶劍。

經歷了帶走小妖女的那個老爺爺的戰鬥,還有祕境中和青城子長老的戰鬥,往後指不定還會遇上哪個老妖怪呢,沒法將自己的戰力全部發揮,總感覺就跟手短了一截似的。

若是有一柄合乎心意的法寶劍在手,白小鳳有十足的把握,再和那個老爺爺或者青城子長老戰鬥的時候,能輕易的讓他們跪在地上唱征服。

“鑄劍?”莫輕舞微微一怔,旋即道:“你需要什麼品階的法寶劍?”

鑄劍這種事,身爲干將莫邪世家傳人,對莫輕舞而言,再簡單不過。

即便是法寶層次,對旁人而言,或許會無比艱難,但對她,也難不到哪去。

白小鳳思索了一番,笑道:“等級越高越好,要是你能鑄造出天階法寶劍,就更好了。”

“……”莫輕舞。

這傢伙想什麼呢?

他還真的敢開口啊?

天階法寶,那可是隻在傳說中存在的重寶了!

換成別人,莫輕舞估計直接二白眼一番,世界與她無關了。

可面前這傢伙,不僅救了她的命,且非常值得家族拉攏。

她深吸了一口氣,冰冷如霜的臉上艱難地擠出了一絲笑容:“抱歉,天階法寶這種傳說中的重寶,別說我干將莫邪家了,放眼整個陰陽界,也無人能鑄造出來。”

這話倒不是她瞎說。

身爲兵道世家,對於其餘幾家兵道世家的底子,她瞭解的很清楚。

別說鑄造天階法寶了,即便是地階,也能耗費他們這些兵道世家的無數心力。

白小鳳一陣失望,無奈地看着莫輕舞:“唉……堂堂兵道世家連天階法寶都鑄造不出來,算什麼世家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