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暗的燈光下,他目光灼灼的望着我,眼神裏我看到一絲迷戀。

我微微一愣,難道他喜歡我?

很快,我否決掉。

他是天之驕子,我是什麼?泥地裏的塵埃!差距如此大,怎麼可能呢?

我朝他喊道:“鳳子煜,謝謝你。”

離迷路燈下,他抿嘴漾起一抹笑容,看起來很美,暖心的說道:“以後有什麼事情打我電話。”

我回答說:“好,你也回去把,時間不早了。”

來到宿舍,雯雯和青蘭見我安然無恙的回來,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青蘭興奮的說道:“龍小幽,好樣的,我沒想到你還有這麼猛的一面,猛女啊。”

初中同班三年的雯雯,語氣很平淡:“你小看她了,初一時,我們學校的小霸王王魁,大門牙就被小幽打掉的。自從那以後,王魁見到小幽,就像老鼠見了貓似的。還有初三時,班霸李巖欺負同學。腦袋也是被小幽磕破的。”

老公來勢洶洶 “可以啊,龍小幽,我跟你同桌一年,咋沒發現你膽子這麼大呢。”

“你別小看她,小幽什麼都不怕,就怕……”雯雯沒繼續說下去了。她當然知道我最怕的是鬼。

我咧嘴一笑,笑的比哭還難看。

這有什麼用,萬一李蕭被放出來,我在學校裏又寸步難行了。還得時時刻刻提防李蕭對我下毒手。

………

晚上十一點,洗漱好後睡覺進入夢鄉,沒有那個奇怪的夢境,我睡的很香。

半夜時,不知誰撫摸我的頭髮,吻我的嘴脣,睡衣被冰冷的手解開,冰涼的手摸了進來,在我身上輕輕的撫着。

他把玩我上身柔軟的水密桃,另外一隻手撫摸到腰間,即將到身下祕迷花園。

我急的不得了,想阻止他卻發現動彈不得。

我立即嚇出一聲冷汗,迅速睜開眼睛,俯在我胸前的不是別人,是君無邪。

我生氣的坐起來,拼命推開他。

他見我醒來,邪肆的勾起嘴角,把周圍幻化成古代閨房樣子:“娘子,我們好久沒有洞房了,爲夫想要你。”

我咬牙切齒的瞪着他,憤怒道:“我和你之間的婚約不算。你懂麼,我們結婚必須去民政局登記領證,領證結婚才能算合法夫妻。至於我和你,頂多只能算一夜情。”

估計連一夜情都算不上,畢竟不是你情我願下發生的。

他陰沉着臉色,指着我脖子上那個祖母綠扳指,冷冷道:“結婚領證?本尊和你冥婚的契約就在你的脖子上,龍小幽,你賴不掉的。”

聽到他的話,我把脖子裏的扳指掏出來,憤怒的砸到他身上。

媽蛋,一個破東西就想框我,我纔不上當。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他見我在次把扳指丟了,很生氣。

雙手把我身子搬過來,如墨瞳孔暗波洶涌。冰冷的手挑起我的下巴,聲音低沉:“你不承認和本尊的冥婚,想和鳳子煜在一起?龍小幽,你死了那條心。你這輩子只能是我的。” 他不顧我的意願,瘋狂的吻落下來,把我推倒在牀上。

我身上的睡裙被他扯開撕碎,動作蠻橫,沒有憐香惜玉。

冰冷的舌探入我口中,瘋狂吸取口中芬芳。

我被他粗魯的動作弄疼了,拼命的想推開他。

手觸碰到他黑色袍子,指尖黏糊糊,擡手一看,是黑色和紅色的粘稠物。

是血跡!

他身上有血跡,剛剛浸溼的。

我細緻瞧他的臉,比以前更蒼白了。

我想說話,口被他堵住。

他覆上來把我壓在身下,我拼命的他推開,卻如何也動不了。

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着,他的手把玩我胸前水密桃,在我下身燎撥着。

我被他撩的全身滾燙,身體輕顛,下面越來越熱,忍不住低吟。

他冰冷的東西擠進來,我深吸一口氣。

相比剛纔的狂暴粗野,現在他很溫柔,更多的是在乎我的感受。

我隨着他在雲層上漂浮,在水中遨遊,像小舟在大海驚濤駭浪中浮浮沉沉,我沉醉在他亦兇猛,亦溫柔的攻勢裏。

情到深處,我伸吟了。

那種聲音我自己聽了都羞澀。

他眼眸中的激情點亮,更狂野了。

不知做了多久,直到我在也受不住,他才停下來。

他壓我身上輕輕撫着我,小心翼翼的怕弄疼我。把我抱起放進一個浴桶內,桶裏的水是熱的,上面還飄着花瓣。

我清洗完,穿上旁邊準備的衣裳,光着白皙的腳丫走下來。

房間裏,他站在雕花隔窗傍,雙手背後,漠然的望着遠方。

外面黑漆漆的,我不知道他在看什麼。

這裏是他的空間,我只想出去,回到我的宿舍。

他轉過身來,看見我穿着一身寬大古代白袍,竟然笑了,笑的莫名其妙。

他走過來,拉着我的手:“阿幽,對不起,剛纔是我失控了,不顧你的意願。”

對於他的話,我不屑的裂了裂嘴皮子:“你先強了,然後在對我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這種馬後炮有意義麼?有麼?”

他對我用強一詞,臉色微變,深邃瞳孔盯了我半響,但什麼也沒說,許是知道自己理虧對我愧疚。

他冰冷的手幫我把額前的長髮捋到腦後,宣示主權道:“待爲夫把北冥之地事情擺平,萬鬼迎親,八擡大轎,十里紅錦,親自把你娶進門,以後你是我的妻,唯一的妻,我會許你一世榮寵。”

我聽到後,眼睛驟然睜大,頭搖的像撥浪鼓。

我瘋了纔會答應他。

他是鬼!

就算帥的驚天動地的鬼王,我也不能跟他在一塊。

北冥之地,一聽就是陰間的地方,我還沒活夠,還不想死,才20歲正值青春年華。

什麼一世榮寵,鬼才信。

他見到我拒絕神色,蹙着眉心,語氣有絲怒氣:“怎麼,你不願意?這是多少鬼都求不來的。”

我是人,不是鬼。

跟他簡直無法溝通!

我氣呼呼的鼓着臉,保持沉默。

見我還在生氣,他搓了搓我鼓鼓的小臉蛋:“龍小幽,你難道看上了鳳子煜?”

我不說話,眼睛憤恨的盯着他,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他語氣變了,怒道:“他有本尊俊美? 老公不壞,嬌妻不愛 他有本尊睿智,他比本尊強大?他給本尊提鞋都不配。你居然看上他?哼,龍小幽你的眼睛裝的是眼屎嗎?本尊冥界之王站在你面前,你居然看上一隻千年老……”

說到這裏,他沒繼續說下去。

我內心猜想,他是發覺偏低別人來擡高自己的做法很不恥。

我們依舊在冷戰,他極力在控制自己的怒氣。

沉默半響後,流雲廣袖一揮,怒道:“不准你跟鳳子煜見面,以後敢和他見面,爲夫一定會懲罰你。”

我剛要反駁,卻聽到:“啊……”

宿舍裏,淒厲的叫聲把我驚醒。

我瞬間從夢境中醒來。

剛纔的一切,彷如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宿舍裏,其他人也陸續的醒過來,青蘭把牀頭的燈打開,文莉還在淒厲的大叫。

雯雯坐在牀頭,揉着眼睛問道:“怎麼回事,文莉是不是坐噩夢了?”

我下牀穿拖鞋走到她牀前,看見她臉上全部是汗,汗水把頭髮浸溼,雙眼緊閉。

她像在夢中遇到非常可怕的事,面上驚駭,尖叫不止。

青蘭站在我旁邊,瞧着她:“大概是昨天被李蕭劫持,晚上做噩夢了,我們要不要把她叫醒?”

宿舍裏另外一個女生叫張清玲,她和文莉走的很近,幾乎形影不離。

她害怕的說:“把她叫醒把。”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青蘭坐在她牀邊,把她搖醒。

她閉着眼睛,驚恐的大叫:“啊……鬼啊,有鬼。” “鬼,有鬼……”

文莉瞬間睜大,看見我們都站在她牀頭,她如受到極大驚嚇,抱着離她最近的青蘭嗚嗚的哭:“青蘭,我做了一個惡夢,好恐怖的噩夢,太可怕。”

我挺擔憂,幫忙倒了杯水遞給她:“怎麼了?”

她臉色蒼白,額頭黑氣環繞,情緒很不穩定。

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我夢到了孫傾和李盛煊,他們……他們都死了,他們一個宿舍的都死了。”

嘭——

青蘭接過她喝完的水杯,水杯從手裏掉下去,玻璃碎片落的到處都是。

她很生氣:“李盛煊惹你了?你怎麼說話的呢?居然咒他死。”

青蘭是直腸子,不帶拐彎的。一向說話沒輕沒重。

我拿掃帚把玻璃渣子掃乾淨倒掉,對青蘭說:“你少說兩句,她白天受了刺激,晚上做噩夢很正常。在說,夢境一般都是反的,你急個什麼勁兒。”

雯雯附和道:“對,對,對……小幽說的對。”

說完,雯雯衝我眨眨眼睛,示意我把青蘭勸到牀上去。

我看了下時間,剛好凌晨三點。離早上還有好幾個小時。

我扯了扯青蘭衣服,笑眯眯的說:“老實告訴我李盛煊是誰?你剛處的朋友?”

青蘭把我手拍開,回到自己牀上躺下,被子蓋上:“龍小幽,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李盛煊他不認識我。”

我一看,她一臉的思春,嘴角一翹:“喲,還害羞呢,李盛煊是不是大帥哥啊?”

雯雯看了眼上青蘭,衝我笑了笑:“李盛煊是我們學校的大帥哥,長的可帥了。”

青蘭嗔了我一眼:“他長的在帥,也沒有你的鳳子煜帥。你也不許看上他,你還是看好你的鳳子煜把。”

我……

無語望青天,我和鳳子煜其實真的沒什麼。

這樣的話我已經不想解釋。

文莉躺下了,雯雯把宿舍裏的燈一關,所有人都回自己牀位。

我入睡後,夢見自己站在一處迷霧的地方,四周黑乎乎的,這地方我來過,君無邪經常在這裏忽悠我。

我生氣的大叫:“君無邪,你給我出來。”

遠處,黑霧瀰漫處飄來一個白影子,白色,不是君無邪經常穿的黑色。

人越來越近,我看出是一個女子身形,身材很好,一頭長及腰間的黑髮,嬌媚柔弱的臉龐,蒼白的有些過分。

我看清楚了,是陳曉美!

我有些生氣,同時很害怕,左右看沒有地方可以躲藏,萬一她衝我撲過來。

我頓時後退了幾步。

陳曉美見我害怕,朝我微微一笑:“謝謝你龍小幽,是我錯怪你了,我要走了,是跟你來告別的。”

聽她說要走,我鎮定的問:“你要去那裏?”

“怨氣已散,我要去輪迴了。”

我侷促道:“可是,李蕭他有背景和關係,不能得到應有的懲罰,我很不甘心。”

聽見我的話,陳曉美只是笑了笑,笑容釋然。

轉身往回走,幽怨的聲音傳來:“龍小幽,你以後要小心,鬼魂野鬼都聽到風聲,說只要殺了你,吃下你的心,就能功力大增,不死不滅……”

她越飄越遠,她說到最後幾句我聽不真切。

我衝她大喊:“喂,等等陳曉美,你說清楚點,什麼吃了我的心,我是凡人,很平凡的人,不是唐僧。”

看她走遠,我腳狠狠的一跺地。“她到底什麼意思啊,我招誰惹誰了。”

………

早上,我被一陣吵雜聲驚醒。

急救車,警車聲把學校寧靜打破。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雯雯把我從牀上拉起來:“小幽,小幽快起來,出事了,出大事了。”

我愣住,腦子昏昏沉沉,還沒完全清醒過來,衝她嚷嚷道:“你說什麼呢?一大清早的,出什麼大事了?”

雯雯一把拉我跑到走廊上,我穿着拖鞋還沒穩,差點摔了一跤。

下面,120急救車停在男生宿舍樓下,擔架上躺着蒙白單屍體,被擡上救護車。

總裁的夜妻 另外三個被人帶上車,一個個魂不守舍。臉色很難看,恍如受到極大驚嚇。

連走路都是旁人攙扶的。

雯雯指了指其中一個高個子的男生,說道:“你看,那個最高的是李盛煊,死的那個人是他們同個宿舍的,叫孫傾。”

我一聽李盛煊,孫傾,頓時睜大眼睛,驚訝不已:“孫傾,李盛煊,不就是昨天晚上文莉的那個噩夢靈驗了?”

雯雯趕緊把我嘴巴捂上,把我從走廊上拖回宿舍。

宿舍裏,只剩下我們兩。

因爲男神李盛煊出事,青蘭下樓去看了,文莉和張清玲去了醫務室,說文莉病了。 雯雯緊張道:“昨天文莉那個夢,說孫傾和李盛煊他們都死了,早上醒來,結果孫傾真的死了,你說另外幾個會不會……”

雯雯沒有敢往下說。

我回想昨晚陳曉美說的話,鬼魂野鬼都聽到風聲!

宮鬥之替嫁孽妃 他們都想殺了我!

難道這是真的?

我頓時臉色煞白,神色慌張,內心恐懼。

怎麼辦,怎麼辦?這一切要是真的,那我啓不是死路一條。

雯雯看我臉色不對勁,問我:“小幽,你怎麼了?”

我極力掩飾自己的慌亂:“沒,沒什麼?一大清早的死人,我害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