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倆人可就犯難了,這時候入夜不久,正是酒店人最多的時候,挨個房間去找的話指不定會看到啥辣眼睛的畫面……而且若是不小心被人發現了多尷尬啊!

“這樣吧。”王路出主意,“我們再等一陣子,到了半夜大部分普通人都該睡了,我們就去看看哪些房間還亮着燈,找亮燈的房間就行。”

“好。”

於是倆人就蹲在樓頂上看星星。

其實無面早就發現了這倆貨,只是懶得搭理他們,他正在觀察黎曉曉。

諸天信條 “晶化”已經從體內蔓延到體表,黎曉曉胸前的皮肉首先受到影響,變成了半透明狀的晶體,甚至可以看到內裏那些已經晶化的內臟組織。

血管內流動的不是血液,而是黎曉曉本身的靈力流搭載着如水銀般的液體在流動,晶化的心臟在無面的控制下緩慢的跳動着、維繫全身的能量循環——這也是黎曉曉還活着的原因。

但實際上黎曉曉也已經是進氣少出氣多,馬上就要假死變真死的狀態。

“堅持住!你要是現在死了,可就功虧一簣了!”無面在心裏默默的說道。

黎曉曉全身的細胞,正在那紙張的影響下突變。

紙張在胃裏燃燒,卻並不是真的燃燒,只不過是一種釋放能量的方式罷了,那些來自另一個維度的能量好像輻射一般影響着黎曉曉的細胞,使其快速的突變,幾次突變之後,組織便會變成現在透明晶體的模樣。

這些突變後的細胞具有極高的活性,分裂迅速且沒有上限——這一點倒是和癌細胞有些相似。

癌細胞也是人體的正常細胞經過數次突變而形成的。

人體普通細胞是有分裂上限的,幾十次分裂後便會死亡,同時人體的壽命也就走到了盡頭。

然而癌細胞卻沒有分裂上限,曾有人戲稱如果一個人能堅持到全身所有正常細胞都變成癌細胞而不死的話,那麼就獲得了永生。

這當然是扯淡,被癌細胞侵襲的臟器會失去原本的功能,死亡是必然的結果。

黎曉曉身體變異的這些細胞比癌細胞優秀的一點就在於——只是改變了器官組成細胞的性質,卻不會改變器官本身的功能。

只是,這些器官雖然保留了原本器官的功能,卻又不再是原本的器官,至少它們運轉所需的動力不是原本的動力了。

而現在,它們只能靠着無面的人工干預勉強維持着黎曉曉的身體機能,讓他不死。

但事實上無面也不知道等黎曉曉全身晶化之後他的身體是否能夠建立起一套完善的循環系統,如果能,便是脫胎換骨,如果不能,便是身體崩潰。

而崩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畢竟無面這種做飯已經屬於“強行逆天”的範疇了,知天易,逆天難,就算強大如無面,也不敢保證什麼。

還好有聖光降臨,不然無面也不敢冒這種風險。

晶化的面積越來越大,黎曉曉的氣息也越來越弱。

終於,身體的最後一個細胞也突變完畢,黎曉曉徹底晶化了!而這時候,黎曉曉的氣息已經微不可查,幾近消失。

無面繼續監測着黎曉曉的情況。

全面晶化之後,他的身體自發的開始構建新的循環系統,那些晶化的半透明血肉再次逐漸軟化、向不透明變化着。

一旦這種變化結束,黎曉曉會恢復原樣,但同時也會脫胎換骨。

只是……

一分鐘後,黎曉曉的氣息徹底消失了,靈力瞬間潰散,血管裏銀色的液體停止了流動,即使無面控制着心臟搏動,也沒有用了。

沒有了靈力的支撐,黎曉曉身上的變化也停止了,晶化的身體上分佈着一塊塊正常的皮肉,看起來就像是個破碎的布娃娃。

“你就不能再多堅持一分鐘嗎?”無面無奈的嘆氣。

可惜,黎曉曉聽不到他所說,他那昏昏然的靈魂正不由自主的離體升起,如果沒人理會,就會化作空氣中游離的無屬性能量,一片片消散,直到完全消失融入自然。

這是靈魂正常的輪迴,從自然來,回自然去。

無面一把摁住了黎曉曉靈魂,硬是給摁進了身體,一隻手覆蓋在他額頭之上將他的靈魂禁錮在身體之中不得消散,然後,無面幫助黎曉曉啓動了聖光降臨。

脫胎換骨失敗了,還要浪費掉唯一的一件復活神物,當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看,那是什麼?!”

洛雨好奇的指着頭頂,王路看過去,只見他們頭頂上忽然出現一團白光,而後白光迅速擴大變成了一片光幕,光幕上朦朦朧朧的看到一座雄偉聖潔的大門。

“天堂之門?!”王路吃驚極了。

天堂之門並沒有開啓,門上那顆碩大的寶石忽然射出一道光柱直通地下!

王路好奇的伸手探進光柱,卻發現就跟普通陽光照着一樣,有點暖,沒有其他感覺。他又運轉靈力聚集在手掌上,這時候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他感覺到一股神聖的能量順着他的手掌流入了他的身體,滋養着他的每一個細胞,讓它們如新生般充滿活力!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在飛速的增長!

這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壽命的增加!

豪門灰姑娘:惡魔奶爸找上門 王路頓時狂喜,整個人都站在了光柱裏,還不忘招呼洛雨:“洛雨!快進來,運轉全身靈力!這次可真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

倆人站在光柱中,毫無顧忌的享用着這充滿了生命能量的聖光…… “那兩個傻逼在幹嘛?!”

無面察覺到屋頂上王路和洛雨的小動作,頓時一腦門子的黑線,要不是走不開,他現在就上樓頂拍死那兩個蠢貨!

聖光被樓頂的倆人“截流”了一部分,飄灑在黎曉曉身上時黯淡了一些,但依然在起着作用:復活黎曉曉、驅逐死神的能量。

黎曉曉活了過來,卻是處於昏迷狀態,眉頭緊皺眼珠顫抖。

因爲隨着黎曉曉的復活,他身體的靈力又涌了出來,之前身體停止的變化再次開始了!

一方面,死神的能量繼續發揮作用改造着黎曉曉的身體,另一方面,聖光執行着自己的職責:驅逐黎曉曉身體的異常能量、恢復健康。

如果沒有王路和洛雨插一手,會有足夠的聖光以壓倒性的姿態強行將黎曉曉恢復成正常人模樣。

但是,現在聖光的總量卻有些不足,驅逐的進度十分緩慢,竟然是以黎曉曉的身體爲戰場,與死神能量打起了拉鋸戰!

對此無面也是束手無策,只能憑藉自己的力量幫助黎曉曉穩定身體,讓他不至於崩潰。

“啊——!!”

一聲鬼哭狼嚎,黎曉曉被硬生生的給痛醒了,他睜開滿是淚花的眼睛看着無面,想要動一動卻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而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好像在一邊被火烤一邊被針刺,那滋味簡直生不如死!

黎曉曉嘴脣顫抖着,發出微弱的聲音,“怎麼回事……”

無面十分淡定的說道,“還能怎麼回事?你亂吃東西把自己給吃成這樣的唄!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你早就死了。”

“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我只吃了一小坨而已,爲什麼現在我胃裏有那麼多坨?它還會生崽不成?”黎曉曉又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無面在敷衍他。

“……”無面沉默了一下,“這並不重要,反正它們的能量已經散盡了,不過是一堆灰燼而已,很快就會被你消化掉。”

“我現在……什麼情況……你用了我的聖光降臨?”

“嗯,你剛剛死掉了。”

“已經復活了嗎……那我爲什麼感覺現在隨時都會死……”

“你的感覺沒錯,因爲樓頂上有兩個傻逼截流了聖光,所以無法在短時間內完全驅逐死神能量造成的影響、恢復細胞的正常。”

“這聖光讓我很難受。”黎曉曉說。

無面沉默了一下,“你現在可以做兩件事,一是調集靈力幫助聖光壓制死神的能量,這樣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恢復成以前的樣子。你也可以選擇將聖光驅逐出身體,讓死神能量繼續完成未完成的改造,一旦成功,你將立刻提升到與龍子毅差不多的等級,當然,這並不會百分百成功,有死亡的可能,而我沒辦法再救你一次。”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想個……屁……”黎曉曉沒好氣的說了一句,然後立刻調集能量開始驅逐體內的聖光。

無面:????

“這聖光讓我難受死了,我感覺那些死神能量反而更親近一些,遵循身體本能總是沒錯的……”黎曉曉解釋了一下。

無面滿腦門子問號,不明白黎曉曉爲何會有這種感覺。

按道理說,他並不是什麼邪惡血脈,而是正正經經的神族血脈,怎麼會對聖光排斥呢?

難道我看錯了他?他其實是個邪惡的物種?

聖光柱已經消失,黎曉曉將體內的聖光能量全部驅逐出去後,大大的舒了一口氣,感覺自己輕鬆多了,腰不疼了腿不麻了頭也不暈了。

然後他死魚一樣的癱在牀上,任憑死神能量死灰復燃、改造着他的身體。

身體上軟化的面積在不斷擴大,黎曉曉木然的盯着天花板,時不時的抽搐一下。

無面忍不住問了句,“你真的沒事?”

“沒事。”黎曉曉搖搖頭,“可能是因爲我之前在死神空間吸收同化了一坨灰色能量,我的身體對這些死神能量其實並不太排斥。”

“那你之前怎麼死了?”無面沒好氣道。

“我那不是痛的失去意識了麼……”黎曉曉無辜的看着無面,“如果我撐住沒暈的話,用我的精神力引導改造,就像現在這樣,肯定是不會死的……不過凡事沒有如果,我的確是沒撐住暈了,要不是你我肯定就在無意識的狀態裏死掉了,這次真的謝謝你!”

無面:……

要不要告訴他,其實我當時有辦法弄醒他,只是我爲了不讓他太痛苦,所以不但沒弄醒他還把他給弄成了假死狀態深度昏迷呢……

嗯,算了,爲了家庭和睦,還是不說了。

免得到時候兄妹相殘、哥哥暴斃、父母傷心。

無面給黎曉曉檢查了一下身體,確定他是真的沒事,氣息雖弱,卻很平穩,看來是他自己想的太多,黎曉曉這種禍害哪有那麼容易死的……

“我出去一下。”

無面說了一句,便上酒店天台去了。

渣男總裁:強娶甜心俏辣媽 原本還在嘻嘻哈哈慶祝自己賺了大便宜的洛雨和王路,一看到無面立刻拘束起來,恭恭敬敬的問好後,王路問,“之前是您放煙花召集我們過來嗎?”

誰特麼召集你們了?自作多情!

無面冷冷看着他們,“聖光吸收的很爽嗎?”

嘎?!倆人懵逼。

無面繼續說道,“你們知不知道,那道聖光是我用了一個十分珍貴的復活道具引來救人的。”

呃……

王路和洛雨對視一眼,撲通撲通就齊刷刷的跪下了,五體投地行大禮,“對不起!!”

“你們以爲一句對不起就能補償我的損失、平息我的怒火嗎?”無面冷道。

嗯?補償損失?

王路心裏一動,很機靈的聽出了無面的弦外之音,知道想要活命恐怕不付出點東西是不可能的了,好在好處已經得到,也不會太肉疼。

“我願意用我的全部家當36萬靈幣補償您的損失!”王路恭恭敬敬的說道。

洛雨一聽立刻緊接着說,“我也願意用我全部的靈幣補償您的損失!”

“我不需要靈幣。”無面一句話就打破了倆人的幻想。

在倆人發愣時,他丟出兩張奴役契約紙,“想活命,簽了這個。”

…… 酒店某個套房,居住着一家四口,兩個大人睡着了,倆熊孩子正在偷偷摸摸幹壞事。

客廳的落地窗兩邊各有一扇可以打開一條縫通風的窗戶,此時倆熊孩子都踩着椅子扒在窗戶邊上。

小男孩拿着媽媽的沐浴液,將手臂從酒店窗戶的縫隙裏伸出去使勁擠着,把那瓶昂貴的沐浴露潑灑在酒店外牆磚面上,而另一扇窗戶那裏,小女孩也學着哥哥的樣子,將媽媽的護髮素擠到窗外。

倆人一邊擠一邊看着對方,露出會心的笑容。

擠空了瓶子,倆人悄悄的灌滿水放回原位,然後又去禍害媽媽的口紅……

酒店樓頂。

無面滿意的看着手中的契約。

又收入兩個炮灰,這麼一來,他的炮灰大軍很快就要成型了,200級的“飛昇副本”更有把握了!

王路和洛雨則是失魂落魄、如喪考妣。

只是貪心佔了點小便宜而已,誰知道竟然把自己給摺進去了……佔小便宜吃大虧,果然是至理箴言!

“你們隨便找個地方呆着等副本結束吧。”無面說完,轉身往安全通道走去。

王路和洛雨沮喪的點點頭,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到樓沿沿着外牆往下爬——他們倆沒有走酒店內部,之前就是從外樓爬上來的。

無面也沒在意,可是,就在他的手剛剛摸到安全通道門的時候,聽到兩聲淒厲的慘叫。

身形一閃,他已經來到了樓沿,剛好看到嘭嘭兩朵大紅花綻放在酒店樓下的小廣場上。

等我盛開愛上你 無面:……

又身形一閃,無面消失在天台。

宋疆 片刻之後,無面出現在一條走廊的盡頭,盡頭的陰影中,死神與無面對望。

“你浪費了我兩張契約。”無面逼近死神,“必須償還!”

死神自然是不會說話的,它化成一團煙霧,穿牆而過飛進了夜空,無面冷哼一聲,追了上去。

……

黎曉曉其實遠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輕鬆,無面走後,他立刻痛的面目扭曲起來。

雖然驅逐聖光之後讓他感覺好了許多,但那深入靈魂的疼痛依然撩撥在他忍耐的臨界點上,別無他法,只能憑藉他高於普通玩家的精神力死死硬撐!

好在,改造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大約十分鐘之後,終於結束了。

疼痛感一下子祛除了九成,讓黎曉曉大大的鬆了口氣。

“這算是第二次蛻變嗎?”黎曉曉嘀咕着。

第一次蛻變,是他夜叉血脈提升的那次,他的身體由一個普通人變成了神族,而這次,神族的身體再次蛻變,變成了……變成了……嗯好吧,黎曉曉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屬於什麼玩意。

仔細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和上次一樣,大致的結構沒變,改變體現在微觀上,細胞、基因鏈都發生了變化。

細胞的變化很直觀,形狀上倒是很普通,純潔點講,就像是一個兩顆裝的花生,不純潔點講,像是一個浮出水面的屁股……而其內部的細胞結構完全違背生物常識,十分古怪。

大家都學過生物,應該很清楚,動物細胞其實是一個比較複雜的東西,包含有細胞核、內質網、微管微絲、線粒體……等等部分,單細胞生物可以憑藉這些內部結構獨立存活。

但不管一個細胞內部都有些什麼,可以確定的是這些東西絕對不可能整整齊齊的排放着的。

而現在黎曉曉的細胞就很奇葩,裏面沒有太多的東西。

兩個疑似細胞核的東西,一黑一白,分別處於兩瓣屁股……不,兩顆花生的中間。圍繞着兩個細胞核、在靠近細胞壁的位置,各有一圈灰色的正圓封閉環。

白核與灰環之間,一些扭曲如蚯蚓的灰色組織組成一個個字符,整齊的排列在環中。

黎曉曉確定那是字符,這種字符他見過很多——在死神之書上。

顯然那是另一個維度的文字。

黑核與灰環之間也有同樣的字符,不過是翻轉的,就像是鏡子裏的映射一樣。

“所以說,我到底是變成了什麼東西?”黎曉曉無法理解這些細胞,於是只能從宏觀方向入手研究。

“血液被替換了,本質是靈力和灰色液體的混合物,呈現出亮銀色……經脈比以前牢固寬闊了數倍,運轉靈力更加順暢,法術的威力也更大了……嗯,胃有點和以前不一樣?”

胃部從外面看似乎和正常人沒什麼不同,但若從內部看,便可以看到胃膜上又多了一層膜——一層灰白色的膜,和那些燃燒釋放完所有能量的紙張殘骸顏色一致,也不知道有什麼作用。

還有一個發現,讓黎曉曉有些喜出望外。

“夜叉血脈竟然沒有影響?還給我直接衝開了兩重未開啓的傳承?”

他本以爲身體改變之後,他的夜叉血脈就算是廢了,以後也無法通過吞噬鬼魂來升級了。

可沒想到這次的變化並未影響到夜叉血脈,反而幫他又獲得了兩個新的傳承神通。

【夜叉之鰓】和【夜叉之翅】。

說白了,就是黎曉曉可以像魚兒一樣暢遊在大海,也可以像鳥兒一樣飛翔在天空,當然,都是要消耗靈力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