蜿蜒的隊伍隨着時間流逝而漸漸縮短,周霜霜看着這個熟悉的櫃檯,從兜裏掏出了三元錢。

店裏依舊是一張張“沉重”的實木桌子,她選好位置坐了下來。司機在對面等着她,在明天早上,她就要接受造血幹細胞提取了。

面還是熟悉的味道,店員還是熟悉的店員,老闆也依舊是之前的老闆。

不過,已經沒人記得她的模樣了。

畢竟,三月初來到這個世界,如今,已經五月了。

再有一個月,她的臨時身份證也該過期了。

周霜霜想起這條街上的警局,還有爲他辦證的小警員,不由又有些開心。

在付出五十萬,順利買下牛肉麪的祕方後,周霜霜便拎着一份打包好的面,悠悠回去了。

車子以四十碼的標準速度開着,周霜霜早有準備,此刻慢悠悠的,半點不急。

反正湯麪是分開的,大不了回去加熱一下就好了。

美女董事長老婆 反正……只是嘗一嘗味道而已。

陳侖應該會很滿足吧。

從小到大,這應該還是他第一次吃外頭的東西呢!

今晚,她要好好養精蓄銳了。

……………………

朝陽初生時,周霜霜被推進實驗室。

但奇怪的是,當她平躺在手術檯上,居然半點也不害怕。

她想起來這點,恍然覺得那個一開始見到喪屍就會大喊大叫的慫包霜霜,似乎已經離自己很遠了。

實驗室的門關上,只有陳伯倫一人進來。

——這是正常的。

畢竟,周霜霜自願被提取造血幹細胞,以她細胞的特殊性,一旦被人發現,恐怕這裏要永無寧日了。

陳伯倫的做法,就是從最開始,杜絕任何可能。

包括分離血液的儀器和管道,在這次提取完成之後,不會出實驗室的大門,便直接在另一側的高濃度分解液中,從頭到尾消融掉。

從頭到尾的每一步,陳伯倫都安排的好好的,萬分穩妥。

屋子裏靜謐無聲,被注射針劑的周霜霜動彈不得,此刻只能微微活動着嘴脣——

陳伯倫開始了最後一步消毒過程。

周霜霜眼角餘光看着他,突然問道:“你明明都放棄了基因方向的研究,又爲什麼那麼執着的想要我的幹細胞?”

陳伯倫對着屏幕不斷調整,沒有回答。

周霜霜卻一定要得到答案:“真的只是爲了你自己,或者是爲了小侖嗎?”

“真的是爲了你的私心的話,你又爲什麼要採用提取造血幹細胞這麼複雜的辦法?直接抽血,不是也可以嗎?” 造血幹細胞的提取是不需要麻醉的,因此,在短暫的象徵性束縛後,周霜霜很快抗議起來:“我可以活動了嗎?”

因爲手術前準備是需要助理幫忙的,因此,周霜霜不得不做出一副全麻的狀態,方便陳伯倫找藉口,掩人耳目。

問到別的問題時,陳伯倫一直沉默不出聲。但周霜霜此刻說起這個,在短暫的沉默後,他還是點了點頭:“小幅度在病牀上活動即可,待會兒就要開始提取幹細胞了。”

他觀察着屏幕上剛提取出來的樣本,對之前連續注射的生長因子的效果,相當滿意。

此刻,周霜霜纔剛活動手腳,他便已經準備好分離機了。

伴隨着“滴”的一聲,血細胞分離機便開始工作了。

………………

陳伯倫將採血針輕輕的扎入周霜霜右臂的靜脈血管中,眼看着暗紅色的血液正順暢着順着導管流動,他便迅速繞到病牀另一頭,毫不猶豫的在左臂插入了另一根連着導管的採血針。

只不過,這一側的導管是用來回流血液的,並不會抽血。

幹細胞提取,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

周霜霜直挺挺的躺在那裏,此刻,終於又忍不住提起那個話題。

“你還沒有告訴我,這麼想得到幹細胞,究竟是爲什麼呢?”

不等陳伯倫回答,她便又連忙說道:“如果你實在不想說就算了,別拿那些似是而非的謊話搪塞我。我知道,比起你們來,我的確不算聰明。”

“可如今,我都已經願意獻出幹細胞了。你要麼,告訴我動機與真相,要麼,就什麼也不要說。”

………………

周霜霜也是後來才反應過來,陳伯倫那天的表現不對勁的。

造血幹細胞的提取,並不像抽血那樣簡單,前期要做許多的準備。

而且,相比抽血來,大部分人對這個都是有一定牴觸心理的,而周霜霜血液的特殊性,是最不能有牴觸心理的。

這一點,陳伯倫不可能不知道,但還是這麼要求了——

那就證明,他有非提取不可的理由!

只不過,出於某種原因,他並不想告訴周霜霜真相,所以才故意引導她往錯誤的思路上去想。

畢竟,如果真像周霜霜猜測的那樣,單純只爲了他們父子兩人的話,只需要兩管血,陳伯倫能做的事就已經相當多了。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陳伯倫依舊沒有回答。

屋子陷入了一片安靜中。

在這漫長的靜默世界裏,周霜霜眼看着自己的鮮血從右側胳膊流出,然後經由分離機進入導管,再重新回到左邊……

這種狀態下,給人的心理壓力還是相當大的。

但她心裏一直執着於對方的回答,此刻倒是忘了這種壓力,在不緊張的情況下,兩側胳膊越發放鬆,血液流動就更加順暢了。

“還要多久呀?”

放鬆歸放鬆,但是這麼直挺挺的,周霜霜有點兒躺不住了。

陳伯倫看了看錶。

“纔過去40分鐘,還有大概三個小時。”

三個小時就這麼直挺挺的躺着?

周霜霜眼前一黑。

………………

而就在她心生沮喪的同時,陳伯倫卻給出了回答。

“原本,我的確已經放棄了。畢竟,基因融合的初衷,就是想讓小侖活下來……哪怕付出任何代價。”

“他既然已經好轉,我就不再執着於此,可以專心從另一個角度着手了。”

“但是小侖的身體檢測,依舊還在進行中。”

“他崩潰的基因被你的細胞壓制住,永遠不會有再翻身的可能。但是在後續的觀察中,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那些健康的細胞,也依舊每天被你的細胞所應激而生的免疫細胞圍攻着!”

“它們圍在那些細胞旁邊,並不單純像吞噬,卻依舊不肯離開……”

“而我在足足觀察了三天之後,才發現,原來當它們圍在原本細胞身邊時,會慢慢的從細胞膜的最外層,吞噬掉一些東西。”

周霜霜:…???

不是吧!那要是真的,自己的血……

陳伯倫似乎也難得有人吐露心聲,此刻說起來,也是越發的順暢了。

“我一開始很惶恐,我擔心將你的血液細胞融入小侖的身體,會是驅狼吞虎,一時之策。雖然你的血液細胞進入小侖的身體後一直蟄伏,只在最近出現,也不會再分裂增殖……”

“但是,我還是擔心。”

“擔心它們最終,還是會將小侖全部吞噬。”

“但是很快,我就發現,事實並不是這樣子的。”

“那些被圍攻過的細胞依舊健康的生長着,並在之後分裂再生的速度大大加快,就彷彿有生長因子直接作用在它身上……”

“可是怎麼可能呢?禁錮我們身體和壽命的,不就是細胞再生速度,會越來越慢,最後跟不上衰亡的速度……從而導致所有人的過早衰老和短壽嗎?”

“那段時間,我每天都特別忙,爲的,就是想要查明原因。”

周霜霜已經聽得入神了。

她沒想到,原來在向她索取幹細胞時,背後居然還發生這麼多事……

“那原因呢?原因是什麼?”

“原因……”

陳伯倫看着她,兩眼熠熠生輝,彷彿周霜霜的存在,就是他最大的希望!

她也的確就是希望沒錯了。

“原因就是,我們之所以身體一代比一代差,不是因爲我們沒有找對合適的鍛鍊方法,也不是因爲我們將更多的精力寄託外物……”

“而是一種全球性的,細胞病變。”

“我從全球數據庫隨機抽取了上百組細胞,所有的結果都表明……”

“這是我們與生俱來的缺陷。”

“所有人,從出生的那一刻,體內的細胞膜都會發生改變……這種東西,會抑制它們的分裂與再生,使得細胞再生速度大幅度下降……”

“而你的細胞。一旦進入人體,反而會吞噬掉外頭病變的那一層……這纔是我堅持想要造血幹細胞的原因!”

說到這裏,陳伯倫不由苦笑一聲——

“畢竟,我不能因爲這個,就把你定位在移動血庫!” 周霜霜目瞪口呆。

她從來沒想過,原來打消了陳伯倫基因融合的念頭,可最終這個世界未來走向的把握,還在她自己身上!

什麼她的細胞吞噬陳侖細胞表面的病變區域,還有那麼多個數據庫的實驗體……天啊!

她不無驚恐的假設道:“這也不一定是好事啊!”

“萬一……萬一……”

因爲太過震驚,她明顯有些語無倫次。

畢竟,最近一段時間的高強度理論學習,讓她如今對細胞,已經算得上是相當瞭解了。

而人體的獨特性,也是她認知最深的一點。

“——這種情況不能代表以後啊!”

“萬一細胞再生能力的好轉只是暫時的,你特意提取的造血幹細胞,一樣沒有用。”

“更何況,你怎麼能保證……”

周霜霜看着陳伯倫,語帶雙關:“你怎麼能保證,我的血液殘留在別人身體裏,會不會影響他原本的體質,或者在某種衝突下,發生異變呢?!”

……………………

她本意是想提醒陳伯倫,未來,永遠是不可掌控的。

總裁大人哪裏逃 就像是他之前提到的基因融合,一開始形勢大好,全世界人都抵抗不了這種誘惑……可最終,周霜霜看到的,卻是那樣一副慘烈景象。

但陳伯倫卻在此刻搖了搖頭。

這一刻,他的神情是放鬆又充滿躍躍欲試感覺的。

“你不懂。”

………………

陳伯倫看着她,這一刻的目光堪稱溫柔。

“我最具優勢的,就是細胞生物方面的研究,其他的,不過是閒暇時的調劑品,又或者是出於對生物細胞知識的補充,纔去學習的。”

“因此,我如果想要研究什麼,想要找出方向,必定是從我最擅長的道路上走。”

“如今,你的血液給了我全新的靈感,讓我一舉找準了未來的方向……不管能不能成功,這都足夠了!”

“找準方向,制定計劃,施行計劃……然後,得到最終成果。”

“這就足夠了。”

周霜霜看看手臂上依舊不斷循環的血液,想起之前陳侖說的那些相似的話,終於沉默了。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周霜霜終於明白,爲什麼現如今技術成熟,許多人明知道獻骨髓沒什麼痛苦,可還是不情願了。

無關道德感,或者責任心。

而是源自於對未知的恐懼。

以前的骨髓穿刺,帶來的痛苦巨大,但過程中人是可以錯過的。

現如今的血細胞分離,雖然沒有肢體上的痛苦,可是要全程保持清醒,之後再眼睜睜看着神祕的細胞分離機將自己的血液抽出再送回……

那種精神上的壓力,也真是常人難以承受。

強悍如周霜霜,也忍不住會去想:這樣迴流回來的血液,會不會出問題啊?

管子乾不乾淨啊?

幹細胞被催生被提取……不會影響身體吧……

……

陳伯倫不再說話,她整個人又很快發散思維了。

不一會兒,人就忍不住緊張起來。

她趕緊轉移注意力。

……………

“陳伯倫。”

周霜霜叫他。

自從之前出狀況之後,她就再也沒有叫過陳先生了。

反正陳伯倫今年才二十九,算一算,也就比她大一二三……十一歲,可以稱呼歐巴了。

四捨五入一下,那就直接叫名字好了。

當然,這種邏輯,只存在於周霜霜的腦子裏,陳伯倫對此,其實根本就不在意。

他聞言,只是從資料堆裏擡起頭來。

………………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