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好似當成跟自己沒有聽見一般,心裏也是充滿了無奈的。

神仙都是這樣的嗎?自己也不行偏偏要從仙階自己低很多的神仙身找存在感?

林寒不再去管他們的閒言碎語,全神貫注在了進入神像的思維。

猶如灌了鉛一般的雙腳也總算在林寒強烈的渴望下開始緩緩的移動了。

面對林寒的動作,那些仙人皆有些驚了。

他竟然可以移動!

連一個小小的下仙都能移動!那他們爲何動不了?

“小子!沒聽仙尊說過嗎?能者爲大!你敢如此狂妄,不怕進了這裏,我便將你宰了嗎!”要知道,這閻羅修煉場可是殺伐不限的,這廝在這裏還能嘚瑟一下,難道他不怕自己進入其殺了他嗎?

“是啊!能者爲大,不過那前提,前輩你得先進去,不是嗎?”林寒終於忍無可忍,這傢伙是故意從自己的身找存在感是吧!

明明自己弱雞的連走動都困難,還好意思在自己這個走了一大半路程的人面前找存在感。

他轉過頭對對方,衝對方露出了一個明豔的笑容。但是嘴裏說出的話足夠讓那個仙人氣的吐血三升,萬萬沒有想到林寒竟然會如此猖狂。

“不錯……”伴隨着林寒的話音落下,一道沉悶如鐘的般的蒼老嗓音出現在了他們的空。他們大吃一驚,赫然發現這聲音的主人靈力修爲已經突破了仙尊的水準。

這閻羅煉獄場內竟然還有神尊級別的大能嗎!

“小子,你很猖狂,很對我的胃口,快些進來。”而對方的話,明顯是對林寒說的。

林寒心生畏懼,對方讓自己進去做什麼?

這地方怎麼還會有如此厲害的人?龍傲天不是說,這神尊級別的神仙基本已經沒有了嗎?

爲什麼在閻羅修煉場內,還會出現一個神尊級別的大能!

不過,快些進來是什麼鬼?

林寒面色凝重,停了一會兒,才邁開腳步,繼續前行。

不管怎樣,看樣子是招惹了。既然招惹了,那選擇面對吧!

林寒長嘆一口氣,在走近神像所張大的深淵巨口旁的一剎那,這神像好似具有強大的吸力一般,瞬間將林寒的身體拉入了其。

一陣天旋地轉過後,林寒發現自己站在了一處懸崖之巔。在此處,前方的一切,都一覽無遺的展露在了他們的面前。

“天……”林寒看到出現在眼前的一幕,不由驚呼出聲。

“嗯?”林寒還未從眼前的景色所帶來的震撼走出來,那道蒼老的聲音在自己的耳畔響起了。隨後,一個身影猶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他的身邊,在他的身微微的嗅了嗅。

“竟然有魔族和天族的氣息……”對方的眼底閃過一抹金光,出現了一抹狂熱的色澤。

林寒被對方給驚到了,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

果然是神尊級別的大能,竟然一下子嗅到了自己的身那連風瑟都感覺不到的魔族氣息。

古妖凰的確係數魔族,自己的身體摻雜了魔族和天族的兩種體質,可以說的是矛盾的綜合體。

“小子,你讓我很是喜歡,跟我走吧!”這位神尊說完,宛如枯木一般的大掌一把將林寒罩住。隨後,扣住了他的肩膀。拖着他直接飛了天際,林寒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被對方給帶的飛了起來。

在快要沒入天際的那一瞬間,這位神尊級別的大能強者伸出了另外一隻空餘的手,在天空狠狠的撕扯一下。

隨即,空間被撕裂,露出了一個黑幽幽的裂縫來。

對方帶着自己跳入了這墨黑色的裂縫之。

這是神階品以纔有的撕裂空間的能力,不過到了神尊級別之,這能力顯得有些不夠看了。

“前輩……”林寒試圖開口,但是對方罔若未聞,強行拖着林寒消失在了這閻羅修煉場真正的入口處。

等到林寒的身子總算穩定下來了,那大能直接將林寒往下方一丟,林寒的身子猶如失控的風箏一般,迅速的降落到了地面。

“這是何處?”林寒赫然發現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竟然是星辰大海的位置。四周那炫目散發着光芒的星辰好似近在眼前一般,林寒滿眼吃驚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這整個的環境好似都沉浸在了這片迷人的星空。

“我的住址,你且安心住下。”那位大能掃了林寒一眼,輕描淡寫的開口說道。

“前輩,不知該如何稱呼前輩。”能夠在閻羅修煉場這種地方佔有一方空間的絕對是泛泛之輩。若是離開這個地方,怕也是能夠成爲超越所有天族人的存在。

“我說了你也沒聽過。”對方的樣子看起來並不願意透露自己的身份。 林寒聽言無奈的扯了扯嘴角,的確,連龍傲天這個天界百事通都不知道的存在,他算說出了自己的身份,他也未必知道。

“龍傲天……”讓林寒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竟然聽到了自己的心聲。

林寒大吃一驚,詫異的看着對方。

“別驚訝,我好歹也是一個神尊,如果連你這個小小下仙階品的人心理在想什麼都聽不見的話,那還像話嗎?”神尊級別便是超越一切的存在,離天尊只有一線之差,這閻羅修煉場內,怎麼會出現如此強者。

如此強者,那爲什麼青龍神還會憂慮天族會逐漸的消亡。

“小子你心裏話挺多的,聽得我都有些應接不暇了。該怎麼回答你這些問題呢?”對方滿面愁容,那一副老頑童的樣子也是看啥了林寒。

該怎麼說,眼前的這個仙人看起來了歲數了。具體年齡實在看不出來,但是整個人都沒在了白色的毛髮之。一頭的白色長髮將他整個老弱的身體都罩住了不說,他的鬍子和眉毛都達到了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程度。總之整個人看起來有些像那種了年紀的老神仙。

“在這閻羅修煉場內,可不單單隻有我一個神尊級別的大能,還有更多的大能。甚至還有兩個天尊級別的。但是這閻羅修煉場,也不是一般的地方,這地方設下了屏障結界,是我們這些神尊和天尊級別的大能都不能破開的。也是說,在這個地方,一旦修煉到了神尊級別,出不去了。”只要是在這裏修煉成神尊的,基本別想出去了。哪怕你有着通天的本事,都不行。

對方給的話信息量大到有些驚人了,在其如果修爲晉升到了神尊級別,竟然無法離開這裏了……

難怪,難怪天族的會人才凋零,原來是被困在這個地方了。

“還有,不管是人還是仙,了年紀什麼事情都想開了。什麼東西活不活死不死的,其實對我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興趣和作用了。”對方的鬍子一動一動的模樣,看起來越發讓林寒覺得親切了起來。整個人也放鬆了許多,或許是因爲經常跟神農相處的原因,所以對這樣的老者產生了不自覺的好感。

“好了好了!你不許再想東想西了!老朽百萬年說過的話都沒有今日來的多!不說了不說了!不高興說了!”老人傲嬌的冷哼一聲,說完甩了甩衣袖朝着距離他們不遠處的一棟看起來有些破舊的木屋走去。

林寒緊隨其後跟了去,纔剛剛抵達木屋門口,老人擋住了林寒動作。

“要進入我的房子,除非你是徒弟,否則的話,休得進入。”老人說出的話讓林寒微微的愣了愣。

不過很快他反應了過來,連忙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師傅在,請受徒兒一拜!”說完,林寒給對方重重的磕了一下頭。

老者一臉的滿意,這小子可真是機靈。

“咳咳!算你小子挺聰明的。”老人話音落下,木屋的大門打開了。

老人領着林寒走了進去,林寒才發現這木屋裏的空間跟外表看起來完全不一樣。木屋的裏頭,又是一方空間。起外面的星辰大海,裏頭則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大草原的最心點有着一棟宛如世外桃源般的房子。那房子的通體都是用竹子建成的,看起來有些像竹樓。

“咱們到了,隨我來。”老人轉過頭跟林寒說了一句,施展仙術消失在了林寒的面前。等到他再出現,以及站在了竹樓之,遠遠的衝着林寒勾了勾手指。

林寒連忙也打算飛過去,但是沒有想到在這個地方,他的靈力施展不出來,飛不動。

林寒囧了,試着召喚出了自己的火翼。

慶幸的是,火翼是成功的召喚了出來。拍打着自己的翅膀,林寒飛向了竹樓。

“妖凰之翼……”老人眼睛眯了眯,自然也是認出了林寒背後的火翼是何物。

“前輩……”林寒內心有些忐忑了。

“不用說,我知道你是何身份,不過這對我來說一點都不是問題。畢竟關在這個地方這麼多年也出不去,所以,空有一身修爲也是無用功。不管你是何身份,我只認定你是我的弟子夠了。”老人說完,領着林寒進入了竹樓之。

這竹樓清塵雅緻,別有一番風格。

老人帶着林寒去了前廳坐下,才坐下沒有多久,一個童子的出現又讓林寒驚到了。

“大師。”對方畢恭畢敬的衝着老人鞠了鞠躬。

“來人了,給我最新的這個弟子泡一杯茶來。”老人這一番話等於爲林寒做了介紹。

林寒看了看那個童子,才吃驚的發現對方的修爲竟然已經在神階品了。

用神階品的大神來做童子……要不要這麼任性。

而那個童子聽到老人的話也是吃驚不已,眼底閃過一抹嫉妒的光芒,很快斂去轉身乖乖的下去了。

“額……”林寒有些鬱悶了,明明有一個神階品的人在身邊不培養卻偏偏培養自己這麼一個等階這麼低的下仙,是爲何呢?

“你小子的內心旁白能不那麼多嗎!” 豬八戒之尋覓真愛 老人再次聽到林寒內心的困惑,顯得有些毛躁了,“一個是用了短短兩三年從一個什麼靈力都沒有的少年晉升到下仙水準的鬼才,一個則是修煉的了百萬年纔到達神階品的廢物。你說我找誰當我的徒弟!”

對方的一席話聽得林寒驚呆了。原來這老人一早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老你妹!叫師傅!”對方猛地是一記暴慄,打的林寒壓根不敢反抗,乖巧的樣子總算讓老人滿意許多了。

“師傅。”他如他所言那般,開口叫了他一聲師傅。

“嗯,喝過了茶,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突破下仙一階水準,進階下仙五階。”對方的話讓林寒驚了,怎麼都有種自己是不是誤入賊窩的感覺。

一個月能夠升一階都不錯了!但是升個五階……這特麼有些難了啊…… “做不到老夫弄死你……”

對方極不負責的丟下這麼一句話,一臉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繼續該幹嘛幹嘛了。

林寒無言以對的目送對方直至離開,神尊前腳剛走,後腳那個神階品的仙童端了一杯茶水重重的放到了他的面前。那力道好似要將這杯子給砸了一般。林寒擡眼打量了對方一下,發現對方眼底滿滿的都是惡意。依照對方的修爲,想要隨手弄死自己只不過是心情的問題。林寒可以看出,他是恨不得弄死自己的。但是沒有動手,估計是看在神尊的面子。

“謝師兄。”正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林寒揚脣微微一笑,說了一聲感謝。

那仙童也沒想到林寒竟然會這麼無恥,還直接叫自己師兄。

師兄這兩個字,聽得對方心裏無的愉悅。嘴角也出現了難掩的笑意,“咳咳……”他沉悶了片刻,剛剛想要說什麼,那全身包裹在白色長髮的神尊又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老頭子我這一輩子只收過兩個徒弟,一個是阿戰另一個是你。這小子資質那麼低,纔不是你師兄!只是在老頭子手下打打下手的小人物。你犯不着對他畢恭畢敬的。”老頭子一番話出來,讓林寒和那仙童都有些尷尬了。

仙童滿臉的屈辱,而林寒則是很尷尬。

他之所以叫人家師兄,純粹是怕人家對自己發難好麼……

“這麼怕事,怎麼當我徒弟?算你現在是閻羅修煉場內最菜的神仙,那也不能滅了我威風!”老頭子最厭煩的是那種畏頭畏尾的人,林寒管人家叫師兄,顯然是怕事的表現。所以他纔會這麼不滿。

“師傅教訓,弟子銘記在心。”林寒語塞,他怎麼感覺自己跟了一個怪物……

“嗯~對! 我對你動了心 怪物,別人都叫我老怪物,你即是我徒弟,便要當個小怪物。”神尊的話聽得林寒有些無力。要傲視羣雄那是需要資本的,依照他現在的資質。太猖狂是被別人絞殺的。

“好了,且先將這茶喝了,爲師帶你去一處地方。”一轉眼,他又變得慈眉善目起來,看起來像是一個和藹的長者。

“好。”林寒點點頭,連忙端起了茶送到了嘴邊,可纔剛剛碰到嘴邊,林寒察覺到了茶裏有一絲異樣。

“怎麼了?”見林寒端起了茶卻不喝下,神尊的臉色有些異樣。

“那個……師傅,能換一杯嗎?”這茶的氣味有異,如果喝下去指不定會出什麼幺蛾子,林寒提出換一杯。

“換什麼換!泡茶不需要時間啊!”神尊故作不知,想要看看林寒究竟會做何反應。

結果發現林寒下意識的看了那個仙童一眼,發現仙童的眼底有一抹閃躲,額頭也心虛的冷汗直冒。

“那弟子不喝了,華夏數千年的歷史,哪有拜師不敬茶的,師傅在,弟子敬你一杯。”林寒矛頭一轉,直接端着茶送到了老人面前。

老人沒有想到林寒竟然會是如此套路,先是微愣了片刻,反應過來之後,哈哈大笑出來。

“哈哈!不愧是爲師的好弟子,這杯敬師茶,爲師喝了。”神尊說完,接過茶水,正打算一口飲下。卻林寒大步向前直接打翻掉了。

“師傅別喝,這茶有問題,而且你不是也知道嗎?”林寒實在不解,剛纔看他的樣子明顯是聽到了自己心裏在想什麼。現在還裝腔作勢的要喝下這茶,到底是在想什麼?

“算你小子有心。”神尊冷哼一聲,挑了一張椅子坐下,隨後慵懶的將實現對了那神所在的位置。才赫然發現那神已經不見了蹤影。

“想逃……逃得走嗎?”神尊眼底趨於冰冷,擡手輕輕的勾了勾自己的手指。

一道黑影從外面飛了進來,重重的砸在了他們兩人面前。

林寒大吃一驚,定眼一看,可不是那個仙童嗎?

“說,爲何下毒。”這尋常的毒藥對他來說並沒有任何的作用。可是剛纔,他只是輕輕的嗅了一下,察覺到了那是能夠斬殺一名神尊的至毒!沒想到自己養他這麼多年,他竟然設了圈子讓自己跳!是自己對他太好了,所以讓他忘掉了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神麼?

“神尊饒命!小的是豬油蒙了心!小的嫉妒這下仙剛來此處便獲得你的賞識成爲你的小弟子,這才……”對方自然是苦苦的狡辯。

聽到對方的狡辯,神尊的臉色越發的冰冷起來。

隨後,林寒聽見了東西被冰凍的聲音,看向聲源。才發現那個神的身體正在被冰塊逐漸的凍結起來。

“本尊最討厭說謊之人!說實話!”想要誅殺林寒,犯得着下這麼大的血本,下這麼狠毒的藥物?

“神尊饒命!”那神不斷的求饒,但死死是不願說出背後的主謀。

神尊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扭過頭的一剎那,那神的整個身體都被冰凍成了一個冰塊。

“砸了他!”神尊不知從哪兒弄出了一個錘子,放到了林寒的手裏。

林寒驚詫的看着神尊,再低頭看了看自己手的鐵錘。

玄鐵所制,錘子的圓錐形地方雕刻了龍形圖案,手柄處也盤旋着一隻五爪金龍。看起來很是厲害的模樣,更重要的是,很重很重……

重到林寒差點拿不動了,只能施展靈力來拿住它。

“砸……砸了?”林寒有些不確定。

“嗯,爲師最喜歡看人被砸碎成肉餅的樣子,你若砸了他,爲師將這霸天錘送於你如何?”不愧是神尊,隨隨便便送了林寒一樣法器。“若是你不砸他,那爲師砸你,雖然你這樣的鬼才不多,但是爲師想要收徒弟,還是隨隨便便的事情。”威脅!赤果果的威脅啊!

林寒明白已經沒有退路了,將周身的靈力蓄力在了這霸天錘,隨後重重的朝着那個冰雕用力的一擊。

pong!的一聲,東西被砸碎的聲音響起,林寒本身也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人。人活着,都是自私爲了自己的。面對生死抉擇的時候,除非是他內心深處很在乎的人,他會選擇那個人。不然的話,他都會選擇自保。 這一錘落下,那被凍成冰塊的身體瞬間分崩離析了。 鮮血夾雜着碎肉四濺,地滿是血污。一枚散發着淡淡金光的小圓球吸引了林寒的注意。神魂化爲星光魂歸銀河,但是身體卻留下來了。也說這名神,也是肉身飛昇成仙的。所以在被殺死之後,肉身還在。

“做的不錯,這霸天錘送你了。”神尊起身,彷彿剛纔所發生的一切都與他沒有多大的關係一般。

這東西倒是一把好的武器,只是太重,自己以後若是想要使用它,怕是需要好好的歷練一番。

想到這兒,林寒將手的這個物體丟進了自己的玉佩空間內。

隨後走前,將那枚靜靜放置在血泊的小圓球撿了起來。

剛剛撿起來,便感覺到一股靈力撲面襲來。林寒迅速的丟開,本以爲這是跟鬼丹差不多的存在,以爲這是對方的內丹。還想嘗試着吞掉試試,可如今看來,好像並不是如此。對方好像打算奪舍自己的肉身。

想到這兒,林寒面露陰狠之色,擡手之間一團火球出現在了掌心,襲向了那顆被自己丟出去的小圓球。隨後,滋啦一聲,伴隨着一聲慘叫,小圓球被燃燒殆盡。

而剛剛打算離開的神尊停下了腳步,一臉饒有趣味的看了林寒一眼。

“每個神仙都是有內丹的,只是剛纔那顆,不是內丹。他身的內丹已經在被你擊碎身體的時候被他自爆了。所以你纔沒有弄到,不是什麼看起來像內丹的東西都可以吞食的。這算給你的一個教訓,現在也差不多了。跟爲師!”神尊的一番話讓林寒冷汗淋漓,也對,修行不易,有多少的神仙願意在自己死後將自己的內丹留給自己的對手。大多都是選擇自爆的多。

神尊話音落下,林寒連忙跟了去。

因爲對方的速度極快,林寒想要追他有些費力。兩人一前一後相繼離開了這廣袤的草原空間,去往了外面的星空空間。

“像我們這種了年紀的老神仙樹敵很多,所以需要住在足夠安全的地方。你也要小心,離開我所住的地方之後,千萬不要告訴別人你是我的弟子。”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保護吧!

“嗯,知道了。”林寒點頭,這種明哲保身的事情,龍傲天早提醒過自己。他自然是知道這其的厲害的。

跟隨着神尊離開了他所居住的空間之後,林寒又回到了剛剛進入閻羅修煉場時的懸崖。神尊領着林寒,直接縱身從懸崖一躍而下。

這懸崖,深不見底,林寒甚至以爲自己會不會直接摔下去變成肉泥。

穿過層層雲霧之後,山崖下的情景越發清晰的起來。原來這山崖之有一個巨大的瀑布,瀑布的水流十分的湍急,林寒一個不慎,掉入了瀑布之。被瀑布強大的衝擊力衝擊的直接掉進了瀑布下面的水潭之。

林寒想要遊岸去,結果被發現被一股力量狠狠的扣住了腦袋,不斷的將他的腦袋往水裏按。

林寒拼命的掙扎,稍作片刻之後,纔想到有閉息術連忙將自己的口鼻給封閉住,防止那些水流鑽進自己的口鼻之。

不過這動作稍稍有些晚了,有些水流已經鑽入了口鼻之,口鼻的通道處只覺得一陣火辣辣的感覺。

本以爲自己會被人活活按死在這水潭,忽然,扣住他腦袋的力量忽然消失了。

“住手阿戰!”一道熟悉嗓音傳來,宛若天音,讓林寒一下子放鬆了下來。從水底鑽了出來。

“師傅?”阿戰?難道是自己的那個師兄?

林寒正在猜測,立馬聽到對方叫了一聲師傅。

擡眼看去,才發現一個少年背對着自己站着。而岸邊則站着自己熟悉的老師。

“沒想到你在這裏修煉,打擾到你了。”老師笑眯眯的看着這個背對自己的少年,一臉的滿意。

“師傅前來所爲何事?此人是誰?”少年轉過頭對了林寒,林寒這才發現,這個阿戰是之前在閻羅修煉場門口攔下風瑟的狂戰神。

他竟然是自己的師兄!

林寒驚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