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軒輕輕閉上眼睛,愛意在全身蔓延着。

蘇紫陌清澈的眼底,流露出深深的幸福。

兩人就這樣一路恩恩愛愛的走了三天。

有了落霞天靈海膽果的幫助,她體內的玄氣充盈了很多。

這幾日,她也偷懶了三天,一路陪着沐雲軒聊天。

他們一路,從陽光明媚到夕陽滿天,大好山河盡收眼底,望天上雲捲雲舒,過得非常的開心快樂。

蘇紫陌也想開了許多,別讓自己活得太累,難過的時候,學着想開,沒有過不去的,雨過之後,終究會天晴!

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往好的方面想。

這樣想,她感覺心情好了很多。

三日後的傍晚,九翼停在希冀山的上空。

“陌兒,這裏就是希冀山了。”

沐雲軒看着臣服在腳下的連綿起伏的大山,墨黑的眼底,沒有任何情緒,沉靜如深潭看不見底。

“雲軒,可是這裏只有大山,會有人居住嗎?”蘇紫陌望去。

除了連綿起伏的大山,一點人類的痕跡都看不到。

這連綿起伏的大山,就像一條巨龍盤踞着。

“陌兒,這裏是有人居住,就在這面大山的後面。”沐雲軒指了指山的另一面。

雖然不記得,但他知道,就在山的另一面。

蘇紫陌深深吸了一口氣。

不管這裏有多危險,居然來了,就面對吧!

“雲軒,天快黑了,我們下去吧!”

沐雲軒低頭看了她一眼,“陌兒,我打算等天黑以後進入山脈裏看一看。”

蘇紫陌微微蹙眉,說道:“雲軒,那我回空間指環戒裏等你好了,帶着我,你行事不方便。”

“嗯!”他輕輕的揉了揉她柔軟的秀髮。

她總是這樣善解人意。

蘇紫陌回頭,兩人相視一笑,彼此眼中的情意都看得清清楚楚。

夜色沉靜,月光淡淡。

沐雲軒把蘇紫陌送回了空間指環戒裏。

再次出現,他站在九翼的背上,那在暗夜裏修長的身影,氣勢凌人。

冷聲道:“九翼,走。”

九翼快速的飛走。

一人一獸,在靜謐的曠野種飛翔。

九翼的速度非常的快,不一會,就翻過了大山。

突然,夜空中傳來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沐雲軒雙眸一凜,看向聲音的來源出。 可是黑茫茫的夜空下,什麼都看不到。

沐雲軒的魂識快速的透體而出,居然什麼都沒有感應到。

也沒有危險的氣息。

而他的周圍,出現了詭異的一幕。

被風捲起的殘葉飛舞在空氣中。

一股股黑氣,如長了眼睛一般,在沐雲軒的周圍來回飛動。

營造出了一股恐怖的氣息,那些黑氣,就如孤魂野鬼一樣,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令人毛骨悚然的。

“主人,這些黑氣出現的非常的突然,要小心一點。”九翼覺得眼前的這一切,甚是詭異!

“九翼,這只是幻術而已。”沐雲軒閉上眼睛,驅除心裏的所有雜念。

一盞茶的功夫以後,沐雲軒黑沉的雙眸再次睜開,眼前的一切消失,只剩下黑茫茫的夜色。

剛剛那毛骨悚然的聲音也消失了。

“九翼,走。”冷冷清清的聲音,似乎無所畏懼!

九翼往沐雲軒指引的方向飛去。

沐雲軒腦海裏,突然多出了幻境的消息來。

這裏的人,都覺得希冀山恐怖!

他的恐怖之處來來源於這些幻境,它會把人困死在裏邊,讓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無法走出來。

必須是精神力和意志力特別強大的人,才能走出幻境。

“九翼,一會無論遇到什麼情況,不要多想,不要多看,你眼前出現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沐雲軒叮囑道,只怕之後出現的幻境會更加的厲害。

“是,主人。”它本就無所欲,亦不會被幻境困住。

又走了一盞茶的功夫,沐雲軒突然進入了一個非常漂亮的空間裏。

鳳尾花,他的周圍,都是鳳尾花。

沐雲軒微微蹙眉,果然又進入了環境裏了。

這裏,被設了多少幻境呢?

沐雲軒的心裏,絲毫不在意,在他的心裏,除了那個叫做蘇紫陌的女人,沒有什麼能成爲他心裏的魔障。

沐雲軒收回九翼,免得它一會被困。

剛想一頓腳步,突然聽到一道悅耳動聽的聲音。

“雲軒,快過來。”

沐雲軒擡眼看去,那個朝着他招手的人正是蘇紫陌。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瀲灩的笑意。

陌兒就是他在幻境裏最大的敵人。

因爲,他沒事的時候,腦海裏都是她的身影。

幻境裏,出現的也是她。

“雲軒,你愣着幹什麼?快點過來呀!”遠處一身紅色衣裙的蘇紫陌依然對着沐雲軒笑得一臉的溫柔。

沐雲軒快速的閉上眼睛,幻境裏,你心裏的慾望,便會成爲最大的魔障。

隔絕了他的世界,他的眼前,又換了一個場景。

“雲軒,救我,救我。”撕心裂肺的場景闖入了沐雲軒的耳朵裏。

沐雲軒猛地睜開眼眸,他的目光中閃爍着狠毒妖異的藍光。令人感到莫名的戰慄和恐懼,唯有躲閃和俯首才能稍作緩解。

不遠處的蘇紫陌,被兩個人硬拖着往後走。

沐雲軒站在原地無動於衷,他的心底,一片清明。

那不是陌兒,沐雲軒在心裏告訴自己。

隨着那悽慘的聲音遠去,沐雲軒周圍的場景再次發生了變化。

他踏空懸在半空,回到了剛纔的地方。 沐雲軒沒有喚出九翼,這裏已經是山頭地界。

沐雲軒緩緩落入樹林裏。

樹林裏的小道上,靜謐可怕。

一陣陣青煙四處飄揚,恐怖的氣息讓人大氣都不敢出。

而沐雲軒俊逸的臉上無所畏懼,一雙黑成的眸子裏波瀾不驚。

修長高大的身影,雙手負在身後,正氣凜然的走着。

沐雲軒目光掃了一眼不遠處,漸漸出現房屋的輪廓。

他嘴角微微牽脣一笑,果然,人們都生活在這大山的後邊。

隔着他不遠處的樹林裏,感覺到人類氣息的魔獸,正在漸漸甦醒。

沐雲軒感覺到魔獸的存在,瞬間釋放玄魂階巔峯的修爲。

周圍躁動的魔獸,瞬間俯首稱臣,睡回原地不敢再亂動。

不過……

沐雲軒的目光瞟向不遠處的,四隻高大的魔獸並沒有受到沐雲軒威壓的影響。

那是希冀山的四大凶獸,沐雲軒的腦海裏,早已經有了信息。

原來,夢魘真的來過這個地方。

這四大凶獸的存在,非常的恐怖!

是希冀山的大祭司以修爲修煉出來的怪物,從幻獸期開始,和魔獸的修煉級別一樣,以超神獸期修爲相互對應。

對於希冀山的人來說,這四大魔獸可以和高手較量,也可以守衛他們的家園。

所以,就算是沐雲軒也不敢大意,他收斂起自己的氣息,只要讓四大凶獸察覺到一點點氣息,就會觸發兇獸就會現身。

他的目標是希冀山靈氣最充盈的寒靈洞,那裏,有陌兒需要的金焱果,也是希冀山玄氣最充盈的地方。

“砰!”

突然,一聲悶響傳來,一棵大樹突然倒在沐雲軒的面前。

除了倒在道路中央的大樹,沒有出現任何東西,沐雲軒感到詫異。

“砰砰砰……”可是緊隨其後,他眼前的大樹倒成了一片。

甜心伊人 這些大樹,倒下得很詭異。

直到此刻,沐雲軒都沒有看到這些大樹是因爲什麼而倒的。

正在沐雲軒疑惑之際,

他清晰的看見,一隻體型龐大的蛇,頭部確長着兩個頭,兩邊長着巨大的羽翼。

這雙頭蛇魔獸,是沐雲軒見過的體型最大的一種。

全身烏黑一片,能夠看見的只有那如刃一般的利爪獠牙,以及一雙血紅色的雙眼,它擋住了沐雲軒的去路。

“嘶……”

雙頭蛇魔獸也看到了沐雲軒。

它那血紅的雙眼,微微圓瞪,在這裏看到人類,他顯然很驚訝。

沐雲軒同時也感應到,這條雙頭蛇魔獸,修爲已經到了超神獸期了。

雙頭蛇魔獸看着沐雲軒,並且露出了垂涎之色。

沐雲軒眼底一片波瀾不驚!

這裏的魔獸能夠長這麼大,倚丈都是這裏充足的玄氣。

殺了它,吸收了它的修爲,可以讓他體內的修爲迅速增長。

沐雲軒手中出現了幽冥劍。

幽冥劍在黑夜裏,那鋒利的劍氣縱橫。

沐雲軒的舉動,便很快引起了雙頭蛇魔獸的注意。

對於雙頭蛇魔獸來說,沐雲軒玄魂階巔峯的修爲,同樣誘惑着它。

在魔獸的眼裏,修爲強大的人類的血肉比靈藥更具有誘惑力。

“人類,你膽子到是挺大的,居然敢來希冀山,把命拿來吧!” 雙頭蛇魔獸說完,迅速攻擊沐雲軒,然而沐雲軒卻並未恐懼,他矯健的身子微微一側,幽冥劍每次出一招,對方不死也是半條命。

嘶……!

幽冥劍在雙頭蛇的僵硬的身上留下了一道血口。

此時此刻,與殘忍的魔獸相比,在魔獸的嚴重,沐雲軒更像是一隻可怕的怪物,他手中是堅不可摧的利器,任憑兇獸再皮糙肉厚,卻也抵擋不住幽冥劍的一擊。

這一刻,沐雲軒能夠感覺到,在他體內奔騰的不止是玄氣,還有那天地間最強大的古月夢神訣,在他的體內形成了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能將他肉體鍛造的更加完美。

這也是他來這裏的目的,這裏的玄氣,非同尋常。

特工重生:公主開掛啦 庚映柔有冥域韞神靈,他怕自己到時力量不及。

而這裏非同尋常的玄氣,能讓他的修爲得到更大的昇華。

“吼!”傷口的劇痛,讓雙頭蛇魔獸傳出刺耳的怒吼。

更加兇猛的攻擊沐雲軒。

它的速度極快!

快到讓人眼花繚亂。

沐雲軒沒有絲毫的分心,可那雙頭蛇魔獸的身體柔軟的程度超度了他的想象。

這雙頭蛇魔獸的身子,居然可以自己大一個結,蛇尾也迅速的攻擊沐雲軒,沐雲軒一望,不由大驚,巨大的尾巴,已是對他的腦袋抽來。

這巨尾與衆不同,比起其它蛇尾不知強大多少倍,若是被它砸中,腦袋定要粉碎。

沐雲軒身影下意識的便向一旁移去,想要躲開那巨尾。

然而那巨尾的速度實在太快,沐雲軒的腦袋雖然躲開了攻擊,但它的兩個蛇頭卻狠狠朝着沐雲軒咬過來。

沐雲軒幽藍的目光裏充滿了殺意,手中的幽冥劍快速的朝着雙頭蛇魔獸的胸口斬去。

嘶啦!!!

雙頭蛇魔獸的胸口被撕裂出一道血淋淋的傷口,致命的疼痛讓雙頭蛇魔獸忍不住大吼起來。

“該死的人類,我要撕了你。”然而疼痛之餘,雙頭蛇魔獸更多的卻是憤怒。

總裁哥哥請放手 它不不要命的撲向沐雲軒。

強悍老公你夠狠 它這麼強大的魔獸,換做是他人,肯定掉頭便跑,因爲哪怕是同一個等級的修爲,但超神獸期的力量肯定強於人類。

可沐雲軒不一樣,他不但沒有逃跑,反而瘋狂的向那雙頭蛇魔獸斬了過去,他這一不要命的舉動,就連沒瘋狂的雙頭蛇魔獸,也是下意識的一愣。

“砰!”兩個巨大的蛇頭掉到地上去。

瞪着血紅的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沐雲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