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乃……你聽我說。”葉知秋故意拖延時間,放慢語速說道:

“我乃南瞻部洲大華夏大皖省琅琊郡琅琊山人士,家住琅琊山西南十五里的陳牌坊村……從西頭數是第一家,從東頭數是第二十七家,門前兩棵槐樹,三棵柳樹,四棵香樟樹,五棵棗樹,六棵桃樹,七棵杏子樹,九棵白楊樹……白楊樹上有鳥窩,鳥窩裏面有鳥蛋……杏樹上面結杏子,杏子吃了有杏仁。在下杏仁……不是,在下姓葉名知秋,你去陳牌坊村一打聽,報上我的大名,男女老少都知道……對了,敢問閣下是何人?”

對方明顯地一愣,隨後聲音忽然逼近,罵道:“什麼亂七八糟的?凡夫俗子,擅入者死!”

話音未落,一個人影忽地出現在葉知秋的身前!

速度太快了,葉知秋根本就沒看清楚對方是怎麼來的!

“聽我敕令,赤元出鞘!”葉知秋想都沒想,赤元劍向前一送。

管你怎麼來的,小爺先下手爲強!

錚!

赤元劍大放光芒,劍氣破空而去。

對方顯然沒有料到葉知秋還有這一手,急欲躲閃,胸部卻已經被劍氣射中,頓時血流如注!

“你不是凡夫俗子!?”來人驚駭,一手捂住胸前的傷口,一手拔出了背後寶劍。

“誰跟你說我是凡夫俗子?我是茅山弟子,只是剛纔還沒說完,你就動手了!”葉知秋冷眼看着來人,嚴陣以待。

此人大約四十多歲,身材高大,穿着古裝長衫,束着頭髮,蓄着鬍子,看不出是哪個朝代的造型。

但是可以確認,他是大活人,不是鬼!

“茅山弟子?茅山弟子是什麼東西,竟敢擅入地下神宮,偷襲於我?”來人瞪眼喝道。

“放屁,茅山弟子不是東西!”葉知秋罵了一句,話一出口又覺得不對,急忙又罵道:“你個妖孽,鬼鬼祟祟地藏在這裏,又是什麼東西?”

“我是守山大神,奉山主之命,守護在此,嚴禁凡夫俗子進入!”那人的眼神裏,閃動着殺機。

“青山本無主,哪來的山主,守山大神?簡直一派胡言,叫你們的狗屁山主,滾出來見我!你去問問他,認不認識我茅山葉知秋!”葉知秋咋咋呼呼,繼續拖延時間。

“敢罵我們山主,找死!”來人大怒,揮動寶劍,當頭劈了下來。

劍未至,一股巨大的威壓已然襲來,鎮得葉知秋難以動作。

對方的寶劍上,劍氣如虹,竟似二郎神劈山之刃,向着葉知秋頭頂劈來!

臥槽,完了,我葉知秋要喪命於此了!

萬界隨機購物系統 葉知秋被對方的威壓禁錮住,根本就不能抵抗,眼睜睜地看着人家的寶劍劈來,心中絕望,千百個念頭,同時襲來。

再見了雪兒,再見了柳煙,再見了爺爺,再見了師父……再見了,這美好紅塵!

“住手!”

忽然間,葉知秋的身後,通道入口方向,飛來一道黃光,正是柳雪的玄天無極符!

叮!

對方的長劍被黃光劈中,掉落在地。

葉知秋身上的威壓,也驟然消失。

“雪兒!”葉知秋大喜過望,急忙回頭來看。

通道入口處,柳雪抱着柳煙,正在催動無極符,一邊衝着那守山大神喝道:“你是什麼人,爲什麼在這裏?”

葉知秋衝過去,從柳雪的懷裏接過柳煙,叫道:“柳煙怎麼了,雪兒,柳煙怎麼了?”

柳煙雙目緊閉,面色如紙,看起來非常虛弱。

柳雪沒有回答,而是逼視着守山大神,一點也不敢分心。

守山大神也看着柳雪,一臉震驚。

大約愣了半分鐘,守山大神忽然單膝點地,衝着柳雪低頭施禮:“山主,您回來了!屬下恭迎來遲,罪該萬死!”

這一下,葉知秋懵逼了。

原來,這裏的山主,就是柳雪? 權門貴嫁 眼前這個守山大神,是柳雪的手下?

媽蛋,早說山主是柳雪,還打什麼架?

柳雪也懵了,愕然無語,半晌方纔問道:“你叫我什麼?山主?”

守山大神擡起頭來,困惑地看着柳雪:“山主,難道你不是?”

“我不是什麼山主,我叫柳雪,你怕是認錯人了吧?”柳雪皺眉說道。

“你真的……不是山主?”守山大神反覆打量着柳雪,忽然暴起,拾起地上的寶劍,旋風一般劈來:“既然不是山主,便一定是妖孽,受死!”

“雪兒小心!”葉知秋一聲大喝,赤元劍脫手,向着守山大神咽喉射去。

“蠻不講理。”柳雪也一招手,無極符飛回,放大到二尺見方,盾牌一樣擋住了對方的劍氣。

守山大神獰笑:“果然不是山主!雖然你拿着我們山主的信符,跟我們山主長得一樣,但是我們山主可比你厲害太多!妖孽快說,你從哪裏偷得了我們山主的信符?”「上架爆發第七更」

「本章完」 “什麼山主什麼信符?一派胡言!”柳雪全力催動無極符,抵擋着對方的劍氣。

可是對方顯然道行更深,將無極符一點點地壓了下來。

葉知秋的赤元劍,剛纔放出去,根本沒起作用,圍着對方轉了一圈,又飛了回來!

“知秋,刺他背後的靈臺穴!”柳雪低聲說道。

葉知秋毫不猶豫,就地一滾,撲在對方的身後,倒持赤元劍,向着他靈臺穴刺去!

對方正在和柳雪相峙,無力顧及背後。

但聽見噗地一聲,赤元劍應聲而入,直至沒柄!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守山大神很牛逼,也怕葉知秋的赤元劍。

“呀啊……”守山大神渾身顫抖,發出慘叫。

“還不死?”葉知秋將短劍拔出,對着他原來的傷口,又連刺三刀!

神臺穴在人的後背肩骨中間,屬於中樞位置。

尋常人捱上一刀也就掛了,守山大神雖然厲害,也經不起葉知秋這麼折騰,終於倒地。

但是,有一道綠色的煙氣,正從守山大神的頭頂上,緩緩飄出。

柳雪一揮手,無極符嗤嗤轉動,將那些綠煙攪碎,蕩然無存!

葉知秋鬆了一口氣,將守山大神的衣服上擦去赤元劍上的血跡,問道:“雪兒,柳煙怎麼樣了?”

“煙兒沒事,就是體力不支,昏迷了。”柳雪收起無極符,將柳煙抱在懷裏,緊握她的手,幫助她傳功回覆。

她們兩姐妹一母同胎,心意相通,體質相通,柳雪傳功更加方便。

葉知秋這才放心,看着地上守山大神的屍體,說道:“這傢伙好厲害……而且還像是幾千年前的人。雪兒,難道你真的是什麼山主?”

“我是柳雪,不是什麼山主。”柳雪白了葉知秋一眼,又說道:

“這個守山大神,也不是很厲害,只不過他一直守在這裏,融入了這裏的風水條件之中,所以比較難鬥。換個地方,他失去了地利,就不一樣了。剛纔他頭上飄出來的綠煙,就是他的元神。我看,也就和越女王晗差不多。”

葉知秋點點頭,看着通道深處:“這裏既然有守山大神,一定還有更多的祕密……”

“等煙兒醒了,我們一起去通道里看看。”柳雪說道。

這時候,通道口的亂石流,速度已經慢了下來。

看架勢,外面的陣法就要停止運轉了。

葉知秋蹲下來,握了握柳煙的手,對柳雪說道:“雪兒,我們要不要帶着柳煙先出去,脫困以後,再慢慢想辦法讓她醒來?我看外面的陣法快要停止了,如果我們現在不走,會不會被困在?”

話音剛落,柳煙在柳雪的懷裏咳了兩聲,緩緩醒來。

“煙兒!”

“柳煙!”

葉知秋和柳雪都很激動,湊在柳煙的面前。

柳煙睜開眼來,衝着葉知秋和姐姐一笑:“你們……辛苦了。”

“傻丫頭,你還知道我們辛苦?”柳雪抱着妹妹,落淚道:“以後再也不許你離開我們了!否則,我就真的生氣了,以後跟你斷絕姐妹關係。”

“姐姐,是我不好……連累你們擔心。”柳煙緩緩坐起,揉了揉眼睛,問道:“這是什麼地方?我記得,我在一對碎石頭裏面轉,還看見了你們。我想抓住你們的手,卻抓不住。後來我就暈了過去。”

“已經安全了,傻丫頭。現在別問這麼多,等我們出去以後再說。”葉知秋在柳煙的鼻子上颳了一下,算是懲罰。

柳煙沒躲開,臉色微微一紅。

柳雪把柳煙扶起來,看看通道口,又看看通道深處,問道:“知秋,我們現在怎麼辦?是立刻出去,還是再進一步,去通道里面看一看?”

“我看,還是先把柳煙送出去吧。她的狀態不太好,先讓她休息,和王晗在一起。然後,我們再找機會下來。”葉知秋說道。

“也好,你照顧一下煙兒。”柳雪把柳煙推了過來,自己轉身看着出口,掐指推算。

葉知秋急忙扶住了柳煙的胳膊,關心地上下打量着。

柳煙卻微微用力,甩開了葉知秋的手:“我沒事了,不用扶。”

葉知秋心裏傷感,暗自想到,雪兒醒來,柳煙就和自己生分了。這次出去,一定要找個機會,大家打開天窗說亮話,把這關係理清楚。

唉,到時候,讓她們姐妹倆抓鬮吧,誰抓到,自己就是誰的!

柳煙看着通道深處,忽然皺眉:“姐姐,知秋,通道里面有水過來了!”

“有水?”葉知秋和柳雪吃驚,一起回頭來看。

果然,有黑色水,正從通道深處悄無聲息地漫過來,已經到了三丈開外。

水流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卻很詭異,一點聲音都沒有。看水流的浪頭,也有三四尺高,很快就要把通道填滿。

盯着黑水看,葉知秋只覺得神魂搖曳,頭昏腦脹!

似乎那黑色的水流,對自己的魂魄有吸引力,要催動自己出魂一樣!

柳雪舉着無極符,看了片刻之後,驚叫道:“是弱水!”

“弱水之淵裏面的弱水?”葉知秋問道。

柳雪還沒來得及回答,柳煙卻手舉射潮弩,向着對面的水流催發,看看能否將水流逼退!

可是,射潮弩遇見這種弱水,卻沒有發揮作用。

“快走,弱水之淵,連魂魄都不能渡過,很危險。”柳雪轉過身,催動無極符,撕開通道口處的亂石流,叫道:“煙兒,知秋,快跟我走!”

葉知秋不敢怠慢,推着柳煙就走。

可是就在柳煙轉身的瞬間,一道虛影從她頭頂飄出飛出,落在身後的弱水流中!

葉知秋眼尖,嚇得臉色大變,伸手捂住了柳煙的頭頂,大叫:“糟了,煙兒出魂了!”

柳雪愣了一下,拉着柳煙向前扯,叫道:“先別管魂魄了,保護身體安全再說!”

葉知秋的手一直捂在柳煙的頭頂上,也不敢鬆手,急忙追着柳煙,衝進亂石流中。

柳雪隨後跟來,利用無極符開路,施展奇門遁甲之術,帶着葉知秋和柳煙逃離。

“雪兒,柳煙的魂魄丟了,丟在弱水之中,怎麼辦!?”葉知秋心急似焚,大聲叫道。「上架爆發第八更」

「本章完」 “先出去再說,只要人在,就一定會有辦法!”柳雪繼續向前,說道。

葉知秋還是放不下,衝着懷裏的柳煙大叫:“柳煙,柳煙,聽到回答我一聲!”

懷裏的柳煙在動,但是卻不說話。

葉知秋偷眼來看,發現柳煙的眼睛睜得很大,卻一片迷茫之色,似乎已經傻了!

“柳煙,柳煙!你別這樣看着我,說句話呀!”葉知秋叫苦不迭。

好不容易找到了柳煙,誰知道,她卻又意外丟了魂,這可如何是好?

不過根據柳煙的情況來看,她的魂魄並沒有全部丟失,否則就是死魚眼了,眼睛裏看不到任何情緒。

出來的路,似乎很順利。

感覺沒多久,身邊一空,已經出了流石陣,站在了湖底。

不過,腳下的碎石還在滾動,只是速度很慢了,即將停止的樣子。

柳雪這才鬆了一口氣,打量着柳煙的臉色,問道:“煙兒,你現在怎麼樣了?”

柳煙很困惑,好半天才反問道:“煙兒是誰?你……是誰?”

“煙兒,我是你姐姐啊!”柳雪眼圈一紅,將柳煙摟在懷裏,問葉知秋:“知秋,煙兒這是什麼情況?魂魄還在吧,要不怎麼會說話?”

能說話,就代表還是個大活人。

葉知秋也稍稍放心,說道:“看情況,柳煙的魂魄並沒有完全失落。不過她現在不認得我們,至少也是三魂中的命魂丟失。”

“命魂丟失,結果會怎麼樣?”柳雪關切地問道。

“對人一個人來說,命魂是最重要的……因爲命魂掌管着以前的記憶。而且,命魂乃七魄之根本,七魄乃命魂的枝葉。魄無命不生,命無魄不旺。”葉知秋說道。

“那就是……失憶?”柳雪問道。

“不僅僅失憶,還會……性情大變,喜怒無常。”葉知秋說道。

柳煙依偎在姐姐的懷抱裏,傻傻地聽着,一點反應都沒有!

柳雪想了想,問道:“知秋,你現在可以確定,煙兒是命魂丟失嗎?”

“目前還不能,要出去以後,看看我的法術能不能用。如果不能用,就要下山以後,才能檢查柳煙的魂魄。”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點頭,說道:“那好,我們先出去再說。知秋你不用擔心,那弱水,我們下不去,但是水精遊光一定有辦法。我們可以去找他幫忙。”

“遊光?”葉知秋的心裏升起了一線希望,急忙點頭:“好,我們立刻出去,給柳煙檢查清楚再說!”

說話間,身下的石塊,竟然有下沉的跡象。

柳雪低頭看了一眼,大叫:“快走,弱水蔓延上來了!”

葉知秋驚駭,一把抱起柳煙,跟柳雪一起,向着湖底高處飛奔!

三人剛剛離開原地,身後已經坍塌,黑色的弱水蔓延上來,悄無聲息地吞噬着湖底的碎石,也吞噬着湖水……

柳雪舉着無極符,闢水開路,向前飛奔,一邊叫道:“小太歲先前留在湖底,現在怎麼看不到了?但願他別遇上這弱水,否則……”

“那小東西賊精明,不用擔心他!”葉知秋叫道。

以小太歲的德行來看,遇到危險肯定第一個跑。現在,這小東西都不知跑到哪裏去了!

柳雪這時候也無法分心,只得繼續向前衝。

身後的湖底在繼續坍塌,弱水源源不斷地冒出來,追着葉知秋和柳雪。

好在一番奔行之後,終於拉來了一點距離。

再往前走,忽然壓力一鬆,已經到了岸邊!

剛一上岸,就聽見湖岸對面傳來大叫之聲,卻是小太歲聲音,帶着哭腔:“姐姐,漂亮姐姐,你在哪裏?有黑水上來了,好危險,你快上來啊……”

柳雪和葉知秋,原本是從東岸下水的。

但是剛纔在湖底,弱水襲來,柳雪也顧不上方向,就近逃生,帶着葉知秋衝上了西岸。

所以這時候,小太歲和王晗在對岸。

柳雪心裏感動,急忙迴應:“小太歲別哭,我在這裏,我們都好好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